《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二集 大决战
第十回 拘魂

胴体的主人,正是碧怜怜。她给七焰玄虹鉴杀伤,除了真气灵力锐减至不足一成,身体里还仿佛多了团永不熄灭的可怖烈焰,日夜炙烤着五脏六腑,经自检判断,心知依靠自己之力极难消除,又一时无法从巨竹堡中逃脱,便悄悄摸到阁中寻药疗伤。

没想却在这生死关头,身为玄阳之极的小玄突然出现,登感如获至宝绝处逢生,当即施展邪功媚术,诱捕猎物。

“原来是你这邪秽在捣鬼!”小玄厉喝,真气凝贯全身,只是曾在她身上吃过大亏,不敢贸然出击。

碧怜怜仿若未闻,神情如痴似醉,依旧眼殇颜烫地抚摸着自己,一声低啼,手在腿心里陷得更深,粉胯突拱,碧落霞飞裳下摆朝旁滑褪,一条如酥搓就的美腿露了出来,时直时曲地贴着桌案伸缩蠕动。

小玄口干舌燥,只觉浑身不由自主地阵阵酥悸,心中暗自慌疑。

碧怜怜倏地一声嘤咛,埋在腿心里的手忽然抽出,兰指轻拢慢捻,从花底拉出一根长长的透明细丝来,颤颤悠悠地悬空晃荡,许久未断。

小玄僵立门口,眼睛盯着那根黏丝,尚隔着十余步远,竟似乎吸嗅到了它的气味,但觉甜腻袭人,间中又混夹着某种浓烈的奇香,似腥非腥,若膻非膻,不同平日里的任何一种味道,不禁眼饧耳烫百脉贲沸。

案上的尤物转过头来,一直垂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但见烟流雾转变幻万千,无比之诡谲神秘。

小玄登感一阵迷糊,心知不好,右臂一抬,八爪炎龙鞭即如飞龙般自袖口旋出,刹那间绞住了案台上的妇人。

“坏蛋,你弄痛人家啦。”碧怜怜呼道,声音娇嗲婉转,闻之骨酥。

小玄手臂一收一提,猛将碧怜怜扯飞过来,未想如此轻而易举,猝不及防间给她扑到身上。

“人家受了伤,身上这会半点力气都没,你是要趁机欺负人么?”碧怜怜低低娇喘,软软地趴伏在小玄胸口,悄将甜腻腻的一口香息喷吐男儿脸上。

“再搞鬼作祟,便立刻杀你!”小玄怒喝,那双烟雾弥漫的眼睛近在咫尺,急忙转头不看。

“心肝,你真忍心伤害人家么?”碧怜怜娇怯怯道,声音轻轻细细直拨男儿心底。

“你是不是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小玄手腕一抖,将炎龙鞭圈圈收紧。

“好痛,你的鞭子勒着人家啦。”碧怜怜蹙眉娇喊,雪似的乳肉自绞紧的赤鞭间隙挤了出来,触目惊心。

“快说!”小玄厉声道。

“奴家喘不过气儿啦……”碧怜怜指指绞着雪白细颈的赤链,伸手就要去扯。

“给我老实点!”小玄喝,炎龙鞭一绕,又将她双腕紧紧捆住。

小玄尚余一丝清明,明知眼前尤物十分危险,心中却奇异地提不起半点狠意敌意,非但如此,竟反而生出一种想要与之欢好的渴盼。

“小坏蛋,越说你还越来劲了呢,你就这么喜欢绑人么?来呀那来呀!”妇人娇滴滴地发嗔,被捆的双手高举头顶,身子朝前一送,将肥美挺翘的酥乳紧紧贴靠在男儿胸膛上。

小玄身躯一震,不由转回头来,目光正好撞上了妇人的妙目。

碧怜怜长睫抬起,眼中的神秘烟雾愈诡愈奇,流转间偶露一隅,便现出犹如躲藏云雾后的星辰般的两丸丽眸,如梦似幻。

小玄魂魄一酥,视线如给黏住般再也无法移开。

碧怜怜朱唇微动,似乎念了个古怪的音符。

小玄猛地将妇人抱起,三两步走到屋子正中,将之粗暴摁放在一张圆桌上。

碧怜怜低呼一声,旋又咯咯娇笑起来:“你想做什么,干嘛对人家这样粗鲁?”

小玄俯首盯着她,状若蓄势欲扑的猛兽。

碧怜怜的衣服已给七焰玄虹鉴焚毁,此时浑身上下只余一抹滑来溜去的碧落霞飞,各部妙处时隐时现,分外撩人。

小玄胸膛起伏,心中天人交战。

碧怜怜收了笑,轻喘着将两条雪腿缓缓打开,被捆的双手往下滑去,放到了丝缕无遮的花底,两根尖尖食指分别搭住了秘处的两瓣肥嫩粉唇。

小玄屏住呼吸,目光随着她的手落到了她的腿心,裆部撑起了个高高的帐篷。

碧怜怜凝视着他,搭摁在玉蛤上的葱指骤然一分,内里的瑰丽便惊心动魄的展现在男儿的眼前,无不嫩薄如脂润腻似膏,万般惹人地微微颤蠕。

小玄心头轰地炸开,身体深处的不明物事直如活了一般,大肆腾闹起来。

“还等什么?”一个妖娆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小钩子不知从哪冒了出来,肩贴乳偎地从旁侧搂抱住他。

小玄浑然不觉,肌肤炙烫,整个人似在燃烧。

小钩子浪荡地望着他的脸,一只手在底下解开腰带,将男儿的刚阳从松脱的裤子中释放出来。

巨柱暴弹而起,在半空一阵甩晃,最终保持着一个朝天怒指的姿态。

碧怜怜嘴角藏笑,眼中媚色愈浓,蜮魇引消耗甚巨,所余真气即将用尽,但她知道种于小玄体内的阴阳锁已给彻底诱发,眼前猎物终入罗网。

粉嫩的舌尖溜出嘴角,小钩子舔舐着水唇,另一只手来了勃翘的巨柱上方,伸出食、中二指压住了硬热的茎干,然后徐徐发力往下摁,怒昂的龟首被迫低头,一分一寸地凑近下方饥渴待哺的蜜穴。

“进去吧,插进去,只要进入里边,你就能得到天地间最销魂的快乐……”小钩子的唇舌来到男儿耳畔,魅惑的娇腻声音钻入耳心。

怒膨的龟首终于碰触到嫩滑的蜜穴,小钩子贴紧男儿身躯,粉肩轻轻一顶。

小玄意志蓦溃,低吼一声,巨硕的肉棒剖开团团娇嫩,瞬间直冲到底。

碧怜怜娇啼一声,被捆的双手极力张开,捧扶住了男儿雄健的腹肌,似乎想要推拒,然而事与愿违,突到底的巨物在攫获花心后,还在继续碾压吞噬,迫得她仰起雪颈,酥胸向上高高挺起,绞锁其上的血赤鞭子勒得愈实愈紧,两颗玛瑙般的乳蒂勃翘如珠。

傲人的酥腴巨乳就在前方颤晃,入目心跳,小玄盯着瞧着,两手叉住妇人腿弯,腰杆猛然挺摆,狠狠地抽插起来。

碧怜怜凝紧身子,两只朝天挺翘的玉足与小腿绷成直线,在男儿两侧迷人地抖着晃着,穴内肌壁团团收束,却丝毫减缓不了冲击的力道,才没几下,花房内已是浆涌蜜流泥泞不堪。

小玄终于按捺不住,腾出一只手捉扣住妇人右边的雪乳,恣肆捏握揉搓。

小钩子俏靥潮红,唇舌从男儿的耳廓溜到颈侧,再沿肩滑落,钻入腋窝猫儿似地一阵吸吮舔舐。

“啊呀!”碧怜怜突地又一声啼喊,却是花心子给清清楚楚地挑了一下。

小玄浊赤的眼睛一暗,仿佛发现了什么,腰挺臀摆,挥杵只往令妇人叫出声的地方杀去。

那里藏着个奇妙物事,无比之娇嫩肥美软弹滑溜。

“坏人,你好狠!啊!又顶到奴奴最里面去了……啊啊你故意的么……”妇人肩胛拱起,腰臀收紧,凹凸有致的雪躯轻轻战栗。

但小玄犹不肯善罢甘休,仍继提升突刺的速度与强度,肉杵愈强愈热,撑煨紧紧裹握的肥滑嫩壁。

碧怜怜婉转娇啼,随着肉棒猛烈抽耸,晶亮的细碎液珠不断从花底飞出,溅洒得男儿腿腹尽湿。

小玄十指掐入妇人腴嫩的雪肉,双目愈赤,喉底有如兽嘶,脸上忽然有些狰狞,饱浸蜜汁的肉棒倏地暴涨,赫将原本异样肥美的花唇撑成了一圈细薄晶亮的肉环。

碧怜怜闷哼一声,涂染蔻丹的足趾骤然蜷缩,两条腿挣开男儿的压制死死地夹上了他的腰杆。

小钩子察觉有异,赶忙探头望去,便瞧见了男儿“红日铸杵,虬龙盘柱”的异象,惊喜叫道:“娘娘,他那儿又现真身啦!”

碧怜怜登感爽利纷至沓来,潮奔浪涌般冲刷着各个紧要妙处,快美在成倍的攀升。

小玄攻势愈盛,现出本相的玄阳盘龙杵肆意逞凶,一下下狠刨怒犁,仿佛想要从妇人身子深处挖凿出什么宝藏来。

“哦……美死了……怎会这等爽利的……”碧怜怜此际身受重伤,真气所余无几,既要施展蜮魇引迷控男儿,又要运功固守元阴,只感十分吃力,再不能如上次与小玄云雨那般手到擒来。

阴阳蜱欲食蛊主阴精,便在宿主体内大肆作祟,小玄索取愈急,抽耸之势直如疾风暴雨。

碧怜怜云鬓散坠,竟感些招架不住,心中暗暗着慌,生怕玄阳宝精未得,自己的阴精便给人家先行采去,薄薄香汗渍透粉胸,染沐得两只美乳油润光亮细嫩如酥。

小玄直勾勾地瞧着,猛地趴伏下头,张口刁住了左边的粉乳,一顿吸吮啃噬大快朵颐。

碧怜怜正全神应付盘龙宝杵的攻击,乳际又有酥麻袭至,立时顾此失彼,狼狈间倏给男儿结结实实地戳中池底嫩蕊,蓦感花眼大痒,娇躯一抖就要丢出精来。

小钩子久侍这主子,立时发现不妙,慌忙探臂过去捉握住碧怜怜的手,急将真气传渡过去。

犹如雪中送炭,碧怜怜立时缓过劲来,小钩子送来的真气虽弱,但已足将骊关锁住。

饶是如此,一小注阴精还是跑了出来,正坠龟首之上,小玄体内的阴阳蜱得到甜头,越发腾闹不休,令得男儿如痴似狂,摁紧身底尤物百般耸搠。

碧怜怜冷汗涔涔,仍就紧握小钩子的手,只将元阴死死固守。

她乃采补大家,一旦稳住阵脚,已臻化境的媚功魅术便如沐浴晨露的朝花自行绽放,阴内团团坟起,肥美花壁从四面八方裹压穿梭其间的巨杵,最厉害的是此时得获小钩子真气相助,花房深处赫地生出一股神秘吸力,似有若无地笼罩着男儿龟头不住虚吮。

小玄兀自狠抽怒戳,突尔髓酥魂麻,无声无息地一泄如注。

“给我……给我……烫死奴奴了!”碧怜怜娇娇喊叫,花心张翕不住啜吮,一边抵死吸汲宝精,一边极力锁扣骊关。

小玄有如江河决堤般怒射,汹涌澎湃难遏难止。

不过须臾,碧怜怜便觉丹田暖热,通体酥融,心头懒洋洋的舒美欲仙,赶忙施展采补秘术将汲得的宝精吸收运化,数息之间,真气及灵力竟然不可思议地恢复至三成,体内的可怕烈焰也似大大减弱。

“玄狐之精果然是绝世至宝,有这心肝,不但功力指日可复,势必还能更上层楼!”她喜难自胜,心中忽然一动:“这宝贝天地唯一,今次再不能得而复失,他此际心智最弱,何不趁机将之彻底拘伏?”

主意一定,碧怜怜立将蜮魇引提至极限,不惜耗尽刚刚到手的真气,全力拘控男儿心智。

小玄目光愈迷,不觉杳杳冥冥,心无定见,一时未知身在何处,前尘往事如入牢笼,再给重重大门紧紧关住。

“小心肝,你是谁呀?”碧怜怜轻声问。

小玄一阵茫然,半晌未答。

“瞧我眼睛……”碧怜怜一字一句道,“记住,从今往后,我便是你的主子,人家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小玄痴痴地望着她双眸,昏昏懵懵地点了下头。

碧怜怜心知成功在即,正欲封下禁咒,蓦地美目圆睁,却是身上男儿又再抽耸了起来,还是同样的姿势,只是越发彪悍凶烈。

原来小玄本就玄阳之极,精力无比健旺充盈,加之阴阳蛊做祟,未得蛊主阴精,根本就停不下来。

“啊!心都给你捅乱了!人家没力气了……人家不要啦……”碧怜怜娇娇软软地叫,似求饶似无助,然却满心窃喜,心知只要自己阴精不失,身上的男儿便会无休无止地乖乖把宝精献上。

小玄千戳百捣,现出本相的玄阳盘龙杵筋脉虬起,紧紧攫搭住花壁,然后怒膨的龟头再一掀扯,便将妇人花内嫩物搅得七零八落,更有甚者给拖拽出穴口,状若凝脂琥珀,入目魂销。

“奴奴不行啦,求求你放过人家……啊啊……就那里就那里!人家还要……把人家要到坏掉为止!”碧怜怜牝麻蕊酸花浆四溢,却仍抛臀举股极力迎凑男儿的挞伐。

小钩子心明主子要取宝精,遂转到小玄身后,臂揽乳倚卖力推耸。

“人家流出来好多,唔唔……夹不住了……流死人了!心肝帮人家堵上好不好?”碧怜怜喘着气儿,声音软的似要融化。除了勾魂摄魄的淫词浪语,更在八爪炎龙鞭的绞锁中做出许多媚之入骨的奇姿靡态,过没片刻,便又将小玄哄诱得大泄一次。

碧怜怜如饮烈酒,蓦地眼饧靥晕,险险便被男儿射丢身子,凝身死忍了须臾,方才缓过劲来。

“射坏人了!射死人了!心肝宝贝……奴奴爱死你啦!”碧怜怜颤颤哼吟,惊喜地发觉男根依旧坚如金铁,无半点疲软迹象,赶忙又再施放蜮魇引,继续拘控小玄心智榨取玄阳宝精。

小玄兀自抽贯如虹,茎上盘龙张牙舞爪,似欲挣脱飞去。

小钩子看得心中发酥,只盼男儿身底之人换做自己,突见主子身后多了一个女人,雍容华贵丽似仙妃,不禁呆了一呆,只道是眼花了。

“心肝快松鞭子,放人家起来,奴奴定让你美到九霄云外去……”碧怜怜妖妖媚媚地叫,腰肢如蛇蠕动,忽右忽左突前突后,极力套弄男儿。

小玄此际心智尽迷,全无抵抗之力,真气一撤,八爪炎龙鞭便从妇人身上松脱下来。

“娘娘小心!”小钩子终于回过神来,话才出口,已见对面那人把袖一挥,自己立即倒了下去,这时才看见她手上有把未出鞘的剑,鞘身通体金黄,镶缀着繁若星辰的宝石,无比之绚烂辉煌。

碧怜怜吃了一惊,未及任何反应,脖子上已多了把剑,虽未出鞘,却有一道晦暗难明的锋锐剑气锁住了咽喉,令她纹丝不敢动弹。

“若是放了你,你还不把人家吃得一干二净。”声音从身后传来,既轻又柔,充满嘲讽之意。

碧怜怜满面涨赤,沉声道:“尊驾何人?”

“你在他身上种了阴阳蛊?”声音在更近的地方响起,来人的唇似乎就在她耳畔。

小钩子萎顿于地,通体麻软,只觉这辈子都爬起不来了。

碧怜怜默不作声,见架在颈上的宝剑十分不凡,正努力思索它的主人,眼角忽然瞥见持剑的之人腕际系着枚暗金古钱,钱上铸有两翼,心头一凛,吸气道:“武三绝?”

“跟我说说,这阴阳蛊……应该怎么解?”武翩跹反问。

碧怜怜闭目不答,心念电转,急思脱困之策,尴尬的是身上男儿犹在浑然不知地继续冲刺。

“不说是么?信不信我有一千种让你开口的法子。”武翩跹轻声说,咦的一声,又道:“你还用蜮魇引夺控了他的心智?”

碧怜怜终于开口,却道:“尊驾是要救他?还是想取他身上的先天太玄?且放奴家起来,一切皆好商议。”

“你还想同我讨价还价?”武翩跹冷冷一哼,“做梦!”

碧怜怜忽觉有两根冰凉的手指搭到腰上,心正惊疑,两道异样犀利的真气已从腰际侵入体内,长眼般循着经脉直袭骊关,蓦地通体酥透,花心一阵奇麻异痒,恰逢男儿一槌撞至,登时大丢起来。

武翩跹亲亲热热地搂抱着她,剑架颈前,指搭腰畔,将真气绵绵不绝地送入体内,轻声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碧大司祭适才拿了人家多少呀?这会亦该还点回去啦。”

碧怜怜瞠目结舌花容失色,此际体内所余真气不足三成,根本无法对抗,只觉那两道真气在体内无比刁钻地交错搅动,锁守元阴的骊关如给揉碎,雪腻的绵腹阵阵痉挛抽搐,依旧无声无息地丢着泄着,蜜穴里先是排出股股浓稠如膏的花浆,后又冲出大片稀粥似的汤汁,淋得小玄一身皆腻快活胜仙。

(第二部第十二集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