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二集 大决战
第九回 不周遗秘

痛。

这是小玄首次恢复意识时的唯一感觉。

眼睛无法睁开,周身骨头钻心的痛,五脏六腑皆似移了位,而且似有烈焰在持续地炙烤。

“能撑到现在已是奇迹了,这小子竟敢跟那大魔头硬碰硬的对着干。”

小玄脑子里一片混乱,想不起这是谁的声音。

“娘,你一定要把他救回来……”语调有些慌有些急,是楚纯的声音。

“他在哪?”这是婀妍的声音,有点发颤。

第二次醒时,小玄只觉肌肤微微刺痛,似乎有人正在往他身上扎针,他呻吟一声,努力睁眼,模糊中看见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及头顶上的苍苍白发。

“阿玄哥哥,你别动,是婆婆在帮你医治。”一张冰般剔透的娇靥凑了过来,映入他的视线,是婀妍。

小玄嘴唇动了动,却没能发出声音,然后再次陷入昏迷。

第三次醒来,小玄睁眼就瞧见了一双水似清澈星样灿烂的眸子,还是婀妍。

“阿玄哥哥,你觉得怎样了?还很痛么?”婀妍问,声音柔缓,眉目间却隐隐透出一丝忧急。

小玄点点头又摇摇头,依然说不出话。

手上一阵凉腻,有只柔嫩的手儿握住了他,婀妍轻声道:“婆婆,他好像还是很虚弱呀。”

旁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只有待他自己慢慢恢复了。”

婀妍依然凝目注视着他,眼中似有千言万语。

小玄也望着她,忽觉身上的痛楚减缓了许多,不觉一阵困眨,便又昏昏睡去。

在完全进入睡眠前,隐约听见那苍老的声音继道:“若是换做别个受了这样的伤,怕是大罗金仙都救不回了。这孩子身上十分古怪,除了真气灵力正邪混杂良莠不齐,更有数样奇异的不明之物藏匿体内,皆在暗地里守护着他的各个紧要之处,这可真是他的福份呢。”

“婆婆,他身上的这个东西,当真就是那传说中的……”婀妍的声音。

第四次醒时,小玄只觉额上一片清凉,十分之舒适,睁开眼,原来是婀妍拧了条帕子在帮他擦拭,这回还看见了阿绣,端着盆清水立在床边,眼中尽是关切之色。

“阿玄哥哥,你感觉身上好些了么?”婀妍见他醒来,欢喜于表。

“巨竹堡守住了么?”小玄脱口而出,发现已能说话,急着又问:“敌人退走没有?”

“全都赶跑啦,巨竹堡没事了。”婀妍嫣然道。

小玄猛又想起什么,接连问道:“程将军呢?他在哪里?伤势可重?”

婀妍微微一怔,道:“程将军也伤得不轻,眼下还在谷中医治,但他已无大碍,只消再调养些时日,便可痊愈。”

小玄松了口气,终于放下心来,望着眼前的女孩,问道:“我这是睡了多久?婀妍,都是……都是你在照看我么?”

“你睡两天两夜了呢,好多人都在照看你呢,除了我和阿秀,还有楚纯姐,紫儿,碧儿。这期间,是婆婆一直在为你尽心医治。”婀妍含笑回答,甜得饴人。

“婆婆……哪个婆婆?”小玄问。

“祖灵婆婆,吾族先祖之一,灵竹族所有族人,都是她的子孙。”婀妍应道。

“那不是要好几百岁了?”小玄道。

“岂止,婆婆长寿,怕是有万余岁了。”婀妍道。

“婆婆了不起!了不起!”小玄咂舌赞道。

“婆婆最擅养生之道,而且医术超凡,你伤得这样重,如果不是婆婆来了,还真糟糕呢。”婀妍停了一下,继道:“不过,婆婆也夸你根底很好,才能恢复得这样快哩。你放心,婆婆说你无甚大碍了,瞧吧,今儿醒来,精神是不是好多啦。”

小玄点点头,身子在被窝里动了动,发现各处的痛楚皆已消减许多,心中一阵高兴,“回头我要好好感谢婆婆。”

“我们族人才应该好好感谢你呢,如非你拚死击退敌首,此时的巨竹谷也许又是另外一个样子哩。”婀妍认真道。

“哪里哪里,这是大伙一块使劲。”小玄道。

“阿玄哥哥,你又帮了我一次。”婀妍轻轻道。

小玄待要谦虚,触及她的目光,心头突地一跳。

“你肚子饿么,要不要吃点东西?”婀妍问。

“要啊。”小玄即道,“肚皮后背全都贴做一处了。”

“阿秀,你快去把粥拿来。”婀妍喜道,动手摆好枕头,俯下身将小玄慢慢扶起,坐靠在床头。

小玄只觉幽香沁脾,忽然想起在谷中初遇时的情形来,犹记得两人衫鬓厮磨,一时诸般温柔弥漫心头,目光不觉停留在了女孩的脸上。

婀妍似有所觉,冰似的娇靥上晕了薄薄的一层,妙目斜睨,迎上了小玄的视线。

小玄一阵心慌,忙把目光挪开,还好阿秀端了只托盘进来,盘上有一盆砂锅粥,一只小碗,一双竹箸,一把汤匙,两碟粉绿小菜。

婀妍从砂锅里舀了小半碗粥,夹了几箸小菜,就要来喂小玄。

“我自个来……”小玄忙道。

“你好好坐着,不许动。”婀妍命令。

小玄只好乖乖靠在枕上。

婀妍轻轻吹了吹汤匙里的粥,送到他唇边。

小玄张唇,粥一入嘴,便觉软糯清香,十分可口。

接下来婀妍继续一匙一匙地喂粥,不时用手帕帮他擦拭嘴角,异样的温柔细致,与那个战场上杀伐决断的将帅简直判若两人。

小玄慢慢吃着粥,心底忽生出一种欲将女孩拥揽入怀的冲动。

“还要点么?”婀妍问。

转眼两碗粥落肚,小玄满意的摸摸肚皮,突然面色一变,惊觉腰间的焰浣罗不见了。

“为了帮你疗伤,就把那东西摘掉了。”婀妍语气如常,神色依旧。

“快把那巾子还与我!”小玄冷汗涔涔,心明丢了焰浣罗可不是开玩笑,逐出师门之痛犹在心头。

“去把公子的东西都拿过来,免得他着急。”婀妍唤道,阿绣应声去了。

沉默片刻,小玄终于忍不住道:“你……你看见了?”

婀妍点点头。

小玄吸了口凉气。

婀妍似乎思忖了片刻,斟酌道:“其实你没必要隐瞒的。阿玄哥哥,这两天,我得到了一些关于你的消息,知晓你已被逐出师门,只因为……你是玄狐后人。”

小玄沉声道:“等东西拿来,我就离开。”

婀妍瞪了他一眼,面上薄有嗔意:“为什么要离开?”

小玄不语。

这时阿秀领着只螳螂工匠进来,手里拿着焰浣罗,臂上悬着兜元锦;而螳螂工匠肩背上负着缚魄链、殛魂盾、役妖令、八爪炎龙鞭及如意囊等物,铺了满满一桌子。

小玄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做什么!”婀妍一把搂抱住他,丝毫没避讳旁边的阿绣。

小玄身躯僵了一下,道:“很多人在找我,早晚会牵连巨竹谷的。”

“那又如何?”婀妍秀眉一轩:“虽然巨竹谷与世无争,但也从来不怕别人来寻衅。”

“寻找我的那些人,都不是一般来头。”小玄闭目道。

“那我也不管!”婀妍咬唇道:“便是玉皇大帝西方佛祖来了,我也不让他们捉走你!”

“你这又是何苦?”小玄叹道。

“难道只许你帮我么?”婀妍道,娇靥一侧,贴住了他的胸口:“总之我不许你走,更何况你身上还有伤。”

小玄只觉女孩手臂搂抱得极紧,仿佛害怕一松手自己就会走掉似的,心中生疼,忍不住俯下脸去,唇在她额头轻轻地碰触了一下。

婀妍娇躯一颤,低低声道:“阿玄哥哥,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无论你何时回来,这里都是你的家。”

“记住。”她仰起脸,凝目望着男儿:“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小玄屏住呼吸,心中似有什么暖暖涌动,只觉眼前的女孩无比可人动人。

两人的唇渐渐贴近,转眼吻在一起,犹比前次愈炽愈烈。

************

凌晨时分,小玄虽觉困倦之极,但仍趁屋里没人强支起身,下床走到桌子前,小心翼翼地系上焰浣罗,犹不放心地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想起乙鹤道长赠与的兜元锦有隐藏气息体味及真气灵力之功,忙又取来穿上,只觉轻薄如无物,十分之清爽舒适。

他摸摸身上,发现衣服完好无缺,心中欢喜:“道长没哄我,这兜元锦果然有自补之妙,之前战斗中破损了许多,眼下却连个小洞都找不到。”

“婀妍感激我帮她,自是舍不得我离开,但如果一直待在这里,势必会连累到她同巨竹谷……”小玄把放在桌上的殛魂盾、缚魄链及役妖令一一收入如意囊,将八爪炎龙鞭缠到臂上,又忖:“这两日焰浣罗不在身上,说不定已经有人追踪过来了!”

思及此处,心中忧灼,去意愈定,他望望四下,忽然瞧见摆放在窗台上插着一支独蕾桃枝的青瓷瓶儿,赶忙过去取了下来,捧在手里轻声道:“好夭夭,又有几天没见面了,是不是很想我呢,可惜我们又要逃命了……”

小玄将青瓶收入如意囊,把囊紧系腰畔,悄悄往外走去,生怕惊动睡在外间的阿绣,便绕道二楼,来到阳台,瞥见对面附楼的工匠房,心底大痒,当即穿过小天桥,将停放在工匠房中的一对恐怖之足,一对剑将军,一对螳螂工医,十余只机关战鹰,数张工匠台及成堆的宝瓶竹材料统统纳入囊中,自嘲道:“这个不算贪心,既然婀妍已将它们送与我,不带走可就暴殄天物啦。”

出了工匠房,翻过栏杆跃下,小玄沿小径行出百余步,回头望去,见醉碧楼已被竹木遮去了大半,唯余数角飞檐,想起阿绣做的可口饭菜,还有那只热气蒸腾的大澡桶,心中万般不舍。

“待婀妍知道我走了,多半会很难过呢……还有紫儿碧儿……”小玄想到这里,几乎就要折返回去,旋又思道:“可是我若留在此处,待强敌一个个寻上门来,岂非害了她们。”

他踯躅而行,半天才来到卧碧台边沿,忽见悬空梯道上有光影晃动,定睛望去,却是婀妍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搀着个白发老妇往这边过来,赶忙闪身躲进路旁的竹丛里。

两人缓缓行来,边走边言,只听婀妍道:“婆婆,先天太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到底有甚用处,为什么会惹来那么多人的觊觎呢?”

“不清楚。”老妇道:“只是隐有闻传先天太玄是混沌之前的东西,蕴藏着无上奥妙。”

小玄从旁偷望,心道:“这便是祖灵婆婆了。”

“可是这个东西,为什么始终会在玄狐一脉身上出现呢?”婀妍继问。

“这个就更不清楚啦,玄狐一脉于四玄当中最为神秘,至今是个谜,无人知晓始于何时,生于何处。”祖灵婆婆沉吟了片刻,道:“或许与不周山有些干系吧……”

“不周山……共工撞折的那个不周山?”婀妍道:“还因此把天整出个大窟窿来。”

祖灵婆婆点点头,叹道:“那真是个大劫难呐,天地间无数生灵涂炭,不过……若是没有那场劫难,也就没有我们灵竹族一脉了。”

“为什么?”婀妍奇道。

“因为不周山给撞折,天坍地陷,天地间生出许多道裂逢,而我们巨竹谷就诞生于这些裂缝中其一。”祖灵婆婆道。

婀妍大讶。

祖灵婆婆继道:“而吾族独步天地的机关秘术,据传便是不周山残存下来的点滴之遗。”

“那……”婀妍半晌方道:“不周山呢?是不是给撞碎了?”

“没有,传说中用的是撞折二字。”祖灵婆婆道,“各界隐传,不周山给撞做两半,上不周山跌入了天外海之中,而下不周山则坠至玄冥深处,皆不知所踪。”

婀妍及隐于竹丛的小玄听得目瞪口呆。

祖灵婆婆缓缓道:“总之不周山有太多的秘密了,于是乎有天地之胎之名,鸿钧先天地得道,河图洛书现世,皆与之有关。如今,各界遍寻上下不周山无果,目光自会落在与其相关的物事之上,譬如先天太玄。”

小玄屏住了呼吸。

“先天太玄便是在不周山给撞折后现世的么?”婀妍问。

“非也,恰恰相反,先天太玄随玄狐一脉出现,先混沌而生,尚早于不周山给撞折之时。”祖灵婆婆道,“而工共之所以要去强启不周山,便是因为先天太玄出自不周山的传闻,欲取其中奥秘,以雪败于祝融之耻。”

小玄只听得惊心动魄。

祖灵婆婆忽然停住了脚步:“孩子,我们灵竹族人虽然与世无争,但因长据太碧灵脉,又拥有独步天地的机关秘术,早就为诸界垂涎,如今再来一个先天太玄,只怕往后的日子更是难以太平啦。”

婀妍默不作声。

小玄心底一阵黯然:“看来……离开巨竹谷的决定还是对的。”

“婆婆。”婀妍终于开口:“阿玄哥哥助我诛杀千臂老贼,助吾族夺回巨竹堡,再以命相搏击退敌首,助我们守住巨竹谷,于我于本族皆有大恩德,如今身受重伤,我们又岂能忘恩负义。”

祖灵婆婆眯眼瞧了她片刻,叹道:“妍儿,你留下他,只怕未止于想要报恩吧……”

“婆婆。”婀妍抵唤一声,冰靥飞起抹迷人的薄晕。

小玄心头怦怦直跳,突闻有人呼道:“宫主稍等,属下有事禀报!”

众人循声望去,见是彩缤纷自悬梯上急掠而来。奔至婀妍跟前,大声道:“元一太子欲见宫主,已经进入谷中了。”

“什么,他进堡内了?”婀妍脸色微微一变。

“尚未,太子着人来报,说挥师追击千里,已将此次进攻巨竹谷的七邪余孽尽数歼灭,克日将回皇都,眼下正在太碧恭候,望宫主能前往一会。”彩缤纷道。

“已将七邪余孽歼灭?”婀妍冷冷一笑,“早干嘛去了,这便宜捡得还真利索。”

祖灵婆婆道:“即便是捡便宜也好,七邪界此次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次发动大规模攻击了,可让吾族稍缓口气。”

彩缤纷接道:“来人还说,太子特意带来一样大礼,是宫主向往已久之物,恳请宫主务必一会;若是宫主无暇前往,太子自会登门拜见。”

婀妍怔了怔,望向祖灵婆婆。

祖灵婆婆眯目沉吟。

婀妍叹了口气道:“我还是去见一下吧,免得他找借口进入堡内。”

祖灵婆婆蹙眉不语。

婀妍对彩缤纷道:“你去告诉来人,就说我会去见太子。”

彩缤纷应诺离去。

“好生令人烦恼,这厮总是纠缠不休!”婀妍对祖灵婆婆道。

小玄不禁心头一紧:“听这意思,那个什么元一太子,是对婀妍有些意思呢,而且好象来头不小。”

“吾家妍儿兰姿蕙质,太子心有所求,亦属人之常情……”祖灵婆婆道。

“婆婆,这个人,孩儿颇为了解,他并非真心喜欢我。”婀妍冷冷道。

祖灵婆婆赞许地望着她:“孩子,那你觉得太子意欲何为?”

“其一,巨竹谷的珍奇资源;其二,巨竹堡的机关秘术;其三,孩儿师尊一系的支持。”婀妍答得简洁明了。

祖灵婆婆微点了下头,隔了好一会方道:“也许……还有一个原因。”

“哦?”婀妍道:“望婆婆告之。”

祖灵婆婆闭目沉吟了好一会,才低声道:“有个极少人知晓的秘闻,隐传上不周山与原来所在之处藕断丝连,自从跌入天外海后,还残存着数条不为人知的隐秘通道……其中之一就藏匿于天地间的某道裂缝之中。”

“这道裂缝……”婀妍吸了口凉气:“莫非就是巨竹谷?”

祖灵婆婆未应,似陷于思索中。

“此次前去,孩儿必定明确回绝,以断了那人的念想。”婀妍下定了决心。

小玄听见,心头一舒,莫名地欢喜起来。

“切莫太过唐突,以免有甚不测。”祖灵婆婆道。

“婆婆放心,孩儿自会谨慎,况且那人素盼得我师尊支持,谅他也不敢有甚过分之举。”婀妍停了下,道:“今日还请婆婆继续为崔公子医治,我去见过太子就回来。”

祖灵婆婆点点头,似乎有些心神不宁。

婀妍正转身要走,祖灵婆婆忽道:“且慢。”说着从袖内摸出一物,递了过去。

婀妍接住,只觉入手温润,低头瞧去,却是只极为小巧的雕像,形貌似螭虬一类,通体碧绿,乃以宝瓶竹造就,做工无比精美巧致,用一根细细绳儿穿着。

“这是什么?好漂亮!”婀妍道。

“此物名曰鬼螭,乃吾族怪才墨无根所造,极有灵性,你且戴在身上,或能逢凶化吉。”祖灵婆婆道。

“多谢婆婆。”婀妍道,将雕像欢欢喜喜地系于颈上,塞入襟内贴胸戴着。

两人分头而行,婀妍返身折回悬梯匆匆离去,祖灵婆婆则继续朝醉碧楼缓缓行去。

小玄待她们走远,方从竹丛里出来,心明祖灵婆婆一到醉碧楼就会知晓自己已经离开,赶忙登上悬梯,来到卧碧台斜对面的楼阁群。

此时天已渐明,楼阁间开始有人走动,小玄便从楼阁旁侧的僻静小径绕行,忽闻前方传来一阵脚步声,赶紧飞身跃上楼阁二层,躲在走廊一根粗巨的立柱之后。

脚步声越来越近,小玄探脸望去,原来是两名妖将率着一队机关枪卒巡逻过来,步伐整齐,颇为威武。

小玄缩回头去,靠柱而立,静待他们过去。

巡逻队径直前行,并未发现躲藏在阁楼上的小玄。然而,小玄没有察觉,在他身后的镂花窗格的间隙里,也有一双妙目正在悄悄地窥视着他。

整支巡逻队终于过去,小玄真气微提,便飞出了阁楼,无声无息地飘落到地面,快步继朝前行。

“真真妙极,正愁无法脱困,老天爷却将这宝贝送到我手里来了……”镂花窗格后响起一声轻笑,那双妙目中突然烟起雾涌,随着下方的水润朱唇吐出的几个诡异音符,转瞬弥漫了整个眼睑。

小玄正朝前行,突地心头重重一下大跳,然后麻了一麻,紧接着阵阵酥悸起来,他停住脚步,有些莫名其妙,只感身上哪里稳稳不对,不由把手到处摸了摸,却没找出什么不妥。

“怎么回事?”他仔细感觉,发现身子正在微微发热,而且心跳越来越快,脑子阵阵发胀,似乎有点发昏晕眩。

小玄暗暗诧讶,用力甩了甩头,迷糊间猛又惊觉在身体深处的某个地方,似有什么不明物事在蠢蠢欲动。

“不对劲,难道有敌人在暗算我么?”他蓦然警觉,急提真气,戒备地朝四下观望,倏地转回身去,目光停在已离百余步远的阁楼群,哪里,似乎有什么吸引了他,或者说是诱惑了他。

“记得前两日路过之时,婀妍说这几座阁楼是存放药材的地方呀,怎会这等古怪?”小玄只觉身上越来越热,就连鼻息都滚烫起来,他晕晕迷迷地低喘着,两腿忽然迈开,不由自主地朝阁楼群走去……

“哐铛”一声大响,小玄推门而入,蓦尔呆住。

一具勾魂夺魄的胴体横陈于药橱前的长案上,正柔若无骨地曼妙起伏着,高耸的雪峰及修长的美腿恰到好处地出没于一件光影流动如霞灿烂的丝袍间,两只瓷般玉手在胴体的各处抚摸着摩挲着,撩人的指尖从脸畔、颈侧、胸口、小腹缓缓滑过,惹眼地爬入了两腿中间,似有若无的喘息与呻吟断续传来,惊心动魄地钻入呆立在门口的男儿耳中,无可抵御地搓揉着捻拿着他的心脏。

“勾魂邪姬!”小玄心头剧震。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