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二集 大决战
第七回 八景炼魔灯

压力骤然剧增,小玄提尽离火真气,缚魄链上生成一匝匝荆棘状的艳丽紫电,暴风骤雨般劈进磐石卫堆中,犁着拼成一排的重甲之墙,炸出道道四下窜跃的刺目亮光。

然而沐浴在怒海无边结界中且聚集成阵的磐石卫显得坚不可摧,攻势只是稍稍阻滞,潮汐般退去复来,气势汹汹地再度压至。

楚纯娇喝一声,左手的天外雪魄绫骤然舞起,但见昏暗中一大蓬莹白爆开,凶猛扑至的大群磐石卫突然全都慢了下来,仿佛撞入了看不见的厚厚积雪之中,令他们更加诧异的是肤发衣甲上不知何时凝结了层薄薄冰霜,紧接阵阵彻骨奇寒透体而入,疾向各处脉络穴道蔓延侵蚀。

八百磐石卫个个修习怒之绝,纷纷本能地急运真气相抗化解。一名磐石卫依旧悍然前冲,高擎大斧当头劈落,眼中倏地飞起一抹银色,夹带着数朵急速旋舞的晶莹,避开他身上的磐石重甲没入了咽喉之中。

楚纯收回右手,空中鲜红溅迸,千山雪却依然滴血不染。

但这犀利的一击并没有镇住众敌,深浸于怒海结界之中的磐石卫仍然无畏无惧不死不休,继续从四面八方疯狂迫近。

重围中的两人苦苦支撑,迫不得以连施强技大招,真气灵力急剧消耗,身上均多了数处小伤。

小玄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禁暗暗后悔先前轻易浪费了役妖令上九颗符石之力,否则此时召得马化及布喜两大妖王,局面必将大为不同。

眼角忽然掠见兵海之中夹杂着个靛蓝的纤俏身影,正是那个令他迷惑不解又大为窝火的邪邪,这才想起它似乎一直跟随在自己左右,同此前一样,它始终自顾自地舞着蹦着,既没攻击任何敌人,也没有谁去答理它,仿佛透明一般。

这一留意,便猛然发现了奇异之处,似乎这个怪物舞到哪跳到哪,压力便减轻了些许,在它的附近总有一名磐石卫的战力莫明其妙地明显下降,小玄连试几次,一招击去,往往即能重创其敌。

小玄暗感惊奇,想起先前三首邪姬战力陡然剧降之时,似乎也是这个怪物在旁乱舞,又记起役妖令上对它的注释之词:魅后与雍和私媾而产,善魇,困敌于无形。心中蓦地一动:“善魇……敢情这家伙有暗中扰敌之能?是了是了!魑魅与雍和皆是极其迷魂惑魄之物,所产之物必也擅长此能!”

想及此处,灵感一至,忽以心念试朝怪物递出:“罪妖邪邪!尔若能知吾意,便去立即扰那持令的敌首,令他自乱阵脚!”

果不其然,只见邪邪将身一扭,于兵海之中蹦蹦跳跳地朝怒天大将军舞去,轻易便穿过了密密麻麻的磐石卫,如入无人之境。

眼见包围圈越收越窄,怒天大将军暗思擒得玄狐不啻大功一件,甚至可能将七绝宝覆纳入囊中,心中振奋,接连摧动邪功,继续提升怒海狱域的威力。就在此时,心头乍然一悸,天灵丹田两处皆虚,灵力及真气骤然莫明其妙地紊乱起来,不禁骇诧万分。

面无五官的邪邪正无声无息地绕着他又舞又蹦,躯体四肢以匪夷所思的角度及姿态拧扭摇摆,如痴似癫如梦似醉,无比的诡秘怪异。

怒天大将军厉色四顾,却并未发现周围有什可疑之处,一时百思不解,当即凝神聚意重新提运真气,孰知却仍不复先前,功法赫然剧降了近半,怒海狱域的威力也随之大减。

重围之中的两人立感压力大减,楚纯尚不明白,小玄却是惊喜非常,记起令奴化多曾说,役妖令上一十三名罪妖各有所长。心道:“果真如此,这个邪邪只需一颗符石之力便可召出,但眼下起的作用,却比需要三颗符石之力召唤的骄烈要强上许多哩!”

原本铁壁一般的战阵终于出现了松动,小玄与楚纯集中火力朝一处猛攻,如同打进了根楔子,成排成列的磐石卫海被深深地穿透大截。

此时距战阵中心已经不远,小玄心明机不可失,遂将殛魂盾顶在前方,如雷电般朝怒天大将军全力冲去,饱蓄离火真气的殛魂盾电光频炸,轰开一名又一名试图阻拦的磐石卫,随着速度的提升,竟然带出摄人心魄的厉啸之声,威势涛天。

楚纯全神贯注地紧随其后,只捡最具威胁的阻碍出招破击,力保小玄锋芒之锐。

怒天大将军又惊又怒,突然左手结印,右手擎令向内疾挥,瞬见磐石战阵阵式又变,遍空的磐石卫尽向阵心聚拢,原本庞大无比的阵型急剧收束,眨眼已坍缩近倍。

小玄只觉阻力骤又大增,敌兵敌将从四面八方收聚压来,密集得几乎不见丝许空隙,然敌首已近在眼前,时机稍纵即逝,当即口中颂念,持链的右手捏了个印法,猛见火光爆现,刹那间千百朵赤焰自身上飞出,正是如意五行中的火遁系高阶法术“千山火鸟咒”。

他功行今非昔比,真气灵力早已远胜下山之时,此术一出,但见朵朵赤焰幻化成飞鸟之形,羽翼清晰极绝艳绚,夹着厉啸电般掠向迫至的前几层磐石卫,赫将众敌轰得东倒西歪,合围之势陡然一滞,电光石火间,小玄又以如意五行中速度最快的移形术“星火飞溅”向前突进,瞬闪至怒天大将军跟前。

然而紧随其后的楚纯却慢了一瞬,立时给急剧收束的战阵拦了下来,不但无法继续向前突破,反倒给排山倒海般的巨力向后猛推,数息之间,竟给远远地挤迫到了磐石大阵外围,守候阵旁的风尉及数十名各部将领即时虎狼般扑上,将她及骄烈骨龙团团围住。

怒天大将军冷眼见小玄冲至,结印的左手猛然一拳轰出,短短距离竟生风雷之声,小玄急提殛魂盾格挡,登感五脏烦闷六腑浮动,整个人赫给震飞出去。怒天大将军却觉拳头一阵刺痛,有道古怪的异电突破护体真气透肤而入,直侵至腕关方给遏阻消弥。

“玄狐一脉果真邪门!”怒天大将军心头微凛,右手巨令连挥,继续收束战阵,锁困深入阵心的小玄。

小玄向后跌飞,险些即给怒涛恶浪般的兵海吞没,不及多想电般甩出缚魄链,蛟龙似地锁住怒天大将军旁侧的一名磐石卫,猛然一扯,便又飞回敌帅跟前。

磐石卫四下掩上,骤闻“轰”的一声闷响,蓦见赤光爆现,七条粗如磨盘的巨大火柱自下而上冲起,在小玄身周硬生生地撑出一块空间,掩杀最前的磐石卫肤甲皆赤须发俱焦,纷纷顿滞,数名强闯的倏地身上焰光一闪,赫然着火燃烧起来。

“呔!”怒天大将军挥令击出,巨如阔剑的梼杌怒雷霆砸落,小玄生怕又给轰开,不敢硬接,一个“星火飞溅”闪开,错步游走以链盾近身缠斗。

后方的磐石卫跨越过受阻的前排,怒潮般继续涌上,岂知又有数条有如实体的粗巨火柱爆起,再次顽强地阻拦下这波攻击。

“火牢术”只是如意五行火遁系的中阶法术,但耗费真气极多,小玄记得刚下山之时,只要施放两、三次便会气喘吁吁,然而这回竟然没有丝毫难继之感,而且火柱之粗巨威猛远胜从前,心中又惊又喜,酣畅淋漓之余又放出一记同样是极耗真气的“千山火鸟咒”,接下术咒连施,一时在磐石战阵的最核心处站住了脚跟。

被推阻于外围的楚纯瞧不清阵心情形,只道小玄身陷绝境,心中大急,顾不得身上的伤强把真气提尽,只盼能冲入阵中帮上一把,无奈任之如何拚命,磐石阵再亦难破分毫,强突之下,身上反倒再添几处伤口,衣裳破裂,殷红遍染。

又是一次强突无果,楚纯云鬓斜坠煞是狼狈,她深吸口气,强压下浮动的气血,手中的千山雪再次徐徐亮起,突然腕际一紧,已被一只如酥似雪的玉手捉住。

“不要命了么?”一个妇人出现她的身畔,身着一袭纹理华美的月白裳袍,手提一盏八景宫灯,背悬五口宝剑,但见乌鬓雪肤,容颜清丽,眉目间与楚纯有几分相像,气美如兰身俏若柳,令人见之忘俗,虽然嘴角微扬似含着笑,却透出一股似有若无的肃杀之气。

“娘,你怎么现在才来!”一直强撑着的楚纯立时有些小儿女起来。

来者正是楚纯之母,栖霞湾雪羽仙楚静妤。

“这便是磐石大阵么?”楚静妤盯着前方的巨大战阵,轻轻地吸了口气。

“娘,快救人!”楚纯焦急唤道。

“磐石大阵非同寻常,不可莽撞。”楚静妤沉声道,只顾继续观阵,心中默默推演敌阵变化。

“娘,阵里边陷着我们的人哩!”楚纯娇唤。

“陷着谁,妍儿么?”楚静妤问,见眼前战阵诡谲险恶,与寻常的九宫、八卦、七星、三才及太极诸阵大不相同,心中暗凛,旋又傲气激生,心忖:“此阵虽然殊异,但终究还是阵法,未必就不能找到破绽!”

旁人皆知她师承辟邪宫,乃剑技与仙术之大家,却鲜有人知其对诸般阵法亦颇有造诣。

“不是婀妍,是……是……”楚纯语滞,一时不知如何说明。

楚静妤斜睨了女儿一眼,心里不觉有点奇怪。

“娘,先救了人再说!”楚纯不住催促。

“留在此处。”雪羽娘娘终于动了,右手从袖中探出,兰指轻捻,捏了个印诀,蓦闻“铮”的清响,一口宝剑自她背后脱鞘而出,但见锋刃雪亮剑身湛蓝,所过之处赫带起一抹冰寒刺骨的风雪,威势犹在楚纯先前所祭的千山雪之上。

宝剑腾空而起,忽尔调头向下,直奔磐石大阵。

数名磐石卫望见,一齐举斧横钺上前迎拒,岂料宝剑倏地加速,疾若电掠地穿入阵中,首当其冲的一名磐石卫身上的昆吾重甲竟给割开道可怖的口子,捂胸而坠,其后数名磐石卫也是东倒西歪,身上接连挂彩,伤处血出即凝刹那结冰。周围的磐石卫大惊,成排成列掩杀上前,欲将宝剑击落。

然而宝剑似有心智,突地转身飞出阵外。

楚静妤兰指伸缩,手印翻转变换,又闻数声鸣响,背后其余四口宝剑一一脱鞘而起,飞上空中,与先前那口宝剑汇聚一处,夹着寒风暴雪朝敌阵鱼贯射去。

此击威力愈大,五口宝剑如同一把巨刃剖入阵中,锐不可挡地割开一道大口子。

楚静妤提步向前,不过裙裾微荡,就已出现在磐石大阵之中,以五口宝剑为锋芒朝敌阵深处挺进。

原来这五口宝剑名曰雪魄神剑,乃楚静妤未从辟邪宫出走时便已炼成的神兵,于天道阁所撰的《周天诸灵榜》中剑器榜排第一百四十九名,与其所修的天华真元及雪魄心经融合相益,威力绝大。

阵央的怒天大将军与磐石大阵如同一体,立时感应,抬眼望去,遥见一白裳妇人杀入阵中,手拎一盏八景灯,身周有五口宝剑持护,声势慑人的冰雪随剑奔掠,心知来了高人,赶忙挥动手中的梼杌怒,调动战阵,运转险恶之处去锁困闯阵者。

孰料这微一分神,小玄猛地闪窜近前,链盾齐击,怒天大将军左手结印,一拳轰出,倏地腕上一紧,已给缚魄链绞住,怒喝一声:“找死!”收臂回扯,小玄站立不住,索性朝前撞去,离火真气一催,缚魄链上雷力迸发,跳跃的紫色电火直袭敌人。

枝桠状的电火霎时爬上手臂,但怒天大将军只是微微一麻,待小玄近身,回收的铁臂猛地砸出,小玄急举殛魂盾格拒,接下怒天巨拳连轰,爆出数声沉闷巨响,小玄只觉腑脏颠倒气血翻腾,但这回死磕不退,链绞盾格,身子几乎与怒天大将军纠缠做一处,只盼能以缚魄链与殛魂盾所发的奇雷异电制敌。

怒天大将军的怒之绝已修至第九重天,而怒之绝的防御能力更为七绝之冠,饶是缚魄链殛魂盾玄异威烈,亦无法撼动其根本,非但如此,犹有余力运转战阵去对付楚静妤。

随着深入,雪羽娘娘开始渐感阻滞,四下迫至的压力愈来愈大,五口神剑的驰骋间距竟给挤压得越来越小。

“磐石阵果然猛恶,无怪天兵也讨不得好!”楚静妤收摄心神,推演敌阵变化,脚下步罡踏斗迂回辗转,觅虚寻隙勉力前进。

“这家伙硬如厕石,比那三身怪物还难对付,眼下魅影已伤,鸣蛇骨龙皆杀不进来,如此强耗下去大大不妙!”阵央的崔小玄心中焦灼,顾不得真气巨耗,当即连施大招,将火牢术及千山飞鸟咒交叠放出,一时轰得怒天大将军发焦甲烫,数名靠近的磐石卫惨号跌退,周身赤焰缭绕。

怒天大将军心中震怒,倏地一声暴喝,猛将怒绝真气催鼓至第九重天,怒海狱域结界同时提升至极限,磐石大阵气像骤然一变,成排成列的磐石卫如融一体,化做一面面带刺的铜墙铁壁,向内碾压阵中之敌。

雪羽娘娘蓦觉呼吸一窒,登感压力排山倒海般迫至,愈发步步艰难,突有一名磐石卫突破五口神剑织成的防御网,扑杀至前,楚静妤冷叱一声,凝注天华真元的罗袖电般挥出,正中其胸,孰料敌兵只是冲势一滞,喷出口血,目中凶光仍旧,仍高举大爷猛劈过来。

楚静妤微诧,左手的宝灯轻轻一提,只见灯屏转动,一抹亮光照在敌兵身上,但闻一声厉号,那名磐石卫刹那形廓模糊,身上冒起一股秽烟,整个软倒下去,直从千丈高空跌落。

她手中此宝名曰八景炼魔灯,原为辟邪宫镇派三宝之一,于天道阁所撰的《周天诸灵榜》中法宝榜排三百八十一名,灯有八屏,每屏一景,上绘真武镇魔、天王捉鬼、哪吒缚妖、二郎降怪、吕祖斩蛟、子牙炼秽、韦护降魔、灵官驱邪等八图,图中隐着八道玄妙符印,专炼天地邪魔,威力极绝,只憾每次限于一敌。

“好硬的家伙!难不成对付这些小喽罗也要迫我动用炼魔灯么……”楚静妤悄吸口气,接下不断有磐石卫突破剑网,扰得她难以凝神推算敌阵的变化与虚实,这时已可望见阵心处缠斗做一团的怒天大将军与崔小玄,但却无法再前一步了。

楚纯在阵外眺望,隐约瞧见母亲亦给陷住,心知凶陷,哪里还按得住,当即舞起剑与绫再度杀向磐石阵,无奈这次单枪匹马,身上又伤得不轻,连突几次,皆给铁山似的战阵砸退,心中大急。

正与风尉缠斗的骄烈察觉不妙,遂弃眼前之敌来救小玄,他躯体异样强横,战力远在楚纯之上,倒是强行突入到磐石阵内,然却不识阵法奥妙,尚未冲至雪羽娘娘之处,便给牢牢困住,身上又添许多新伤,怒得狂催烈焰高声厉啸。

就于此时,在更高处,谁也没有注意,一道绚丽彩虹无声无息地从滚滚黑云中穿过,朝巨竹堡方向掠去。

可是不过须臾,这道彩虹又折了回来,丽芒散处,一个婀娜身影徐徐出现在云堆之中,却是一胜似天妃的绝色女子,肤如明玉,眸似秋水。惹眼的是,细细柳腰上系着一条七彩流幻的瑰丽罗带,左臂无袖,裸着一条肤光胜雪的藕臂,小臂近腕处绕着几匝墨绳,绳上系着枚暗金古钱,钱上铸有两翼,甚为奇特。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