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二集 大决战
第六回 上古神器

这时,那物周围隐闪的符文图案愈来愈亮,流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开始有一丝丝奇异的灵力从中游离出来……

碧怜怜居然是第一次感应到这种陌生的灵力,再记起对方毕竟是妖圣门人,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容颜一肃:“小娃儿你也太磨蹭啦,本座可没工夫同你这般干耗!”

言罢,口中念念有词,挥袖一招,那散落四处的香炉、翎扇、花篮、珊瑚、香囊、铜镜、旌幢等诸般法器忽然全都亮起了光华,一个个从地上飞了起来,错落有致地聚集在她身周,宛如绫罗彩带般环绕飞舞。

婀妍聚精会神地继续颂念,语速音调皆俱如前,纹丝未乱。

碧怜怜妖娆迈步,身上的碧落霞飞裳倏地毫光大放,人与衣蓦尔化做一抹绚烂极绝的霓虹,拖拽着长长的尾辉朝婀妍掠去。

婀妍前方十来丈处的两只火精随即暴起,厉啸着分从左右拦截,霓虹突地凌空一拐,以极其流畅的弧线从它们旁侧掠了过去。

两只火精调头急追,连续几个闪纵扑抱,皆未触着霓虹分毫。

在五行精灵中,火精的速度向来最为疾捷,但就是捕捉不到那抹看似并不太快的霓虹。

霓虹在空中左弯右拐突疾忽徐,带出抹抹炫目轨迹,映耀得原本昏暗的空间五彩缤纷,极是壮观瑰丽。

突然霓虹掠势乍止,绚烂散开,重新现出碧怜怜那勾魂夺魄的身姿来,只见身形歪斜,罗裙下摆无风自绞,似给什么看不见的物事紧紧缠住揪住,却是踏着了隐藏在空中的一个漩涡陷阱。

就这电光石火间,两只火精已追赶上来,嘶吼着扑向给漩涡陷住的美妇人。

碧怜怜冷哼一声,半空中双袖挥出,环绕身畔的香炉与珊瑚疾旋着飞了出去,拖拽着一青一赤两道丽彩撞中两只火精。

两只火精扑势一滞,身上焰芒散乱,躯体竟给击得完全变了形状。

碧怜怜一手中袖中探出,抓住几件法器中的翎扇,轻轻地朝足下扫去,一抹极其阴柔的邪风刮出,纠缠住她的漩涡陷阱立时分崩离析。

两只火精挣扎着收聚火焰,猛从焰光中暴出四条由烈焰构成的长臂,恶狠狠地抓向妇人。

“滚!”碧怜怜轻喝,抬臂将翎扇一挥,两只火精立时向后仰去,火焰身躯不断拉长变细,险些拦腰断开。

“下贱蠢物,也敢近我!”碧怜怜又是一扇挥出,两只火精再也抵挡不住,哀号一声,身躯赫给邪风撕扯得片片破碎,再给疾旋不住的香炉与珊瑚分别一搅,终散做抹抹零星火焰,转眼消失无踪。

碧怜怜瞬又复化为虹,继朝婀妍掠去。

婀妍暗自骇然,虽然早就预料到两只火精与漩涡陷阱无法拦下这外魔头,但也没想会如此轻易的给击破,然而正在进行的禁咒不容丝毫差错,遂横了心继续颂念,将安危完全交付给剩余的三道防线。

疾掠的霓虹前方突然现出一对巨爪,锋锐如刃刚劲似钩,闪耀着细碎的银色光芒,在碧怜怜眼中急速放大。

“开明兽!”碧怜怜身随念动,霓虹朝旁一拐,在空中弯了个大圈,岂知那对巨爪如影随形,电掣般扑纵堵截,封死了霓虹的去路。

碧怜怜不愿与这种圣兽多做纠缠,在空中忽隐忽现,接连变换了几个方向,却皆给拦了回去。

开明兽之所以强大,非止皮坚肉厚力大无穷,更有疾捷如电的速度。

婀妍的语速渐渐加快,四只朱鸟衔着那碟盘状的物事开始疾转起来,镶缀在边沿上的奇异宝石一个接一个地亮起了辉芒,越来越多的奇异灵力从中游离出来。

碧怜怜正苦心夺路,猛听一声震魂动魄地嗥叫,身形稍滞,险些就给开明兽扑着。

开明兽周身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神异威煞,几乎乃所有邪魔的天敌,而它们的嚎叫更能使这种特性成倍递增。

皆下来开明兽九首皆嗥,叫声此起彼伏,碧怜怜只得以真气抗御,不但消耗甚,纵掠之势也缓滞了不少。

一旁的柳长青面色铁青,额头筋管突突剧跳,倏地大吼一声,躯体猛然膨胀起来,周身衫袍寸寸碎裂,上百条巨蟒般的魔臂暴窜而出,却是出于对开明兽的天生恐惧,抑按不住现出了真身。

婀妍双手结印置于胸口,头顶上的碟盘状奇物中心徐徐红了起来,初只淡橙,后渐暗赤,映衬得贴其上那道巨符中纹绘的火焰图案鲜活起来,栩栩如真。

碧怜怜暗暗焦躁,忽尔口中念念有词,长袖一甩,环绕身畔七法器中的香囊滴溜溜飞了开去。

开明兽见她掠势稍滞,即电般扑纵过来,碧怜怜这回居然不闪不避,只冷冷望着。

柳长青大惊,心忖纵有金刚不坏之躯,也绝对禁不住那圣兽一噬,就于此瞬,突见即要扑着碧怜怜的九首巨兽纵势一折,也不知着了什么魔中了什么魇,竟调头去追那只香囊去了。

“什么圣兽,叫你知晓本座这些法器的奥妙!”碧怜怜嘴笑勾起一抹诡笑,双袖疾舞,七件法器中的珊瑚与香炉掠着辉芒齐飞了出去。

香囊忽然减速,开明兽立马扑住,两只前爪一轮疯狂掏扒,倏地腹部剧痛,巨兽数首一齐调头,只见一朵血红的珊瑚正疾旋着往肚皮里钻,那根根硬胜金铁又锋锐如刀的枝状物轮翻削割,瞬间染满了鲜血,几于同时,一只小巧玲珑的香炉轻轻地落到它的肩部,赫将它庞大的身躯砸得横飞出去,落到地上又弹了起来,连续翻了几个滚,直摔到柳长青跟前才停住。

柳长青心头狂跳,猛地百臂齐出,紧紧地捆住了巨兽。

碧怜怜得意娇笑,凌空翩跹一转,又掠向婀妍。

连同封堵住太碧井口的那只纹壶,她这八件法器皆是极其难得的的宝物,经秘法百般淬炼,又与元神共修数千年,不但各有妙用,更能由心驾驭,威力自是非凡。

“哈哈哈!想不到昆仑圣兽也有栽吾手中之日!”柳长青仰首狂笑,根根魔臂发力收束,欲将遭受重创的开明兽彻底绞毙。

熟知就这关头,开明兽九首倏地齐叫,柳长青魂魄登悸,浑身皆酥,神兽九首分噬,咬住了几根魔臂,几乎齐根切断。

柳长青心胆俱裂,万想不到如此情形之下巨兽还这等神勇,拼得几根魔臂不要,硬生生地疾往后挣,惨号一声终得断臂脱开,闪身扑入竹丛里不见了。

开明兽一滚弹起,飞纵疾追碧怜怜,腹上还深嵌着那朵赤红珊瑚,然却迅若奔雷。

碧怜怜听见柳长青惨叫,心知不好,猛感背后威煞如浪袭来,急忙朝旁闪避,一只巨爪贴脸掠过,凌厉无匹的气劲赫然破开强大的护体真气,掀去了面上的纱巾,险些就叫她那张能迷神佛的绝色容颜破了相。

碧怜怜惊怒交集,咬牙叱道:“不过顷刻性命,也敢这等猖獗,本座叫你立刻知晓那解体的滋味!”突尔折身一拐,反朝紧追不舍的开明兽迎去。

开明兽张牙舞爪,气势磅礴地自高处扑落。

忽地芒彩大放,碧怜怜身上的碧落霞飞裳无风自舞,闪耀出千万道交织毫光,较前绚烂百倍,在那最瑰丽的中心,正是她那对勾魂夺魄的邪眸。

空中的开明兽蓦地僵硬,它的狰狞双睛于刹那之间陷落在对面的邪眸里,目中神光瞬逝无踪,扑势虽未中断,但已完全失去了威煞与力量。

一条青影倏自碧怜怜背后闪现,迅如鬼魅地窜出,未端正点在开明兽的天灵盖上。

开明兽通体剧震,庞大的身躯立时自空坠落,轰然摔砸到地面上,掀扬起大片尘土。

“开明乃是辟邪圣兽,心志无比坚明,却仍抵挡不住这毒物的魅惑!”婀妍心中震惊,唇齿却不敢错乱分毫,头顶火光一闪,四只朱鸟居然化躯为焰,托着奇物徐徐燃烧。

碧怜怜微微一笑,翩然转身,此刻的她与婀妍相距已不过咫尺。

贴身守护的紫雷罩登时自生反应,环绕婀妍身周的四颗紫色光球鱼贯窜出,飞袭敌人。

碧怜怜不慌不忙地旋袖一招,七件法器中的铜镜即在空中左拦右挡,将光球一一截住。

紫雷罩的光球随灭随生,不断飞出新的光球,然而撞着镜子,只爆起轻微的震荡与团团晕芒,然后便如雪入炉膛般全都消失了。

直至这时,瘫伏地上的开明兽才发出一声不甘的低低哀鸣,轮廓诡异地模糊起来,身上散冒出股股青烟,躯体开始迅速解体。

轰地一声轻响,婀妍上方火光大盛,封贴奇物的那道巨符也倏地燃烧起来,终于露出了被遮掩住之物的真面目,看上去像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碧怜怜心底莫明一悸,不敢再耽搁须臾,身子稍稍一伏,背后青影再度掠起,电般奔向婀妍的眉心。

婀妍身后的巨花倏地百瓣齐张,一层淡淡的氤氲紫雾乍然迸发,瞬间笼罩了两人。

碧怜怜登时神魂一眩,致命的魔尾随之微微一滞,但攻势并未中止,依旧凌厉无匹。

她从不轻易动用这太乙大罗也挨不得的杀着,旦凡出击,势必先以诸法魅惑敌人,至今还从未失手过。

婀妍冰靥惨白,心知自己苦心准备的世外魔花仍然奈何不了眼前的魔头。

碧怜怜却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以自己这等的修为,且最擅勾魂夺魄的功夫,没想仍未抵挡得住巨阙昙发出的毒雾,完全陌生的毒素居然水银泻地般透体而入,一时也判断不清五脏六腑会因此伤损几何;喜的却是此花即将落入囊中,用其炼制成丹药必定会对自己有莫大的好处。

然就给巨阙昙这么一阻,仅迟此瞬,婀妍冗长无比的禁咒终于全部完成,她双袖稍抖,十指间霎又现出数道符录。

“来不及啦。”碧怜怜轻轻一笑,灵随念吐,蜮魇引瞬间提至修炼之极限,碧落霞飞裳袖带乍舞,蓦又暴耀出千万道交织毫光,一双邪目紧紧地锁住了婀妍近在咫尺的眼睛。

婀妍登时一悸,在前方的邪目里,她看见了云雾弥漫、风雨凄迷、深渊如墨及万千魑魅魍魉,目光与魂魄刹那间失陷到诸般异象之中,莫说真气灵力,就连半点寻常气力也提不起来,夹于指间的符录纷纷散落,贴身守护的紫雷罩也完全失去了控制,四颗雷电光球漫无目的地远远飞了出去,撞物方爆。

几于同时,婀妍顶上突然光亮大放,一道耀眼白芒电射而出,碧怜怜的所有动作瞬间凝固,一根通体青碧的粗如大蟒的怖人蝎尾现出形来,尾部的倒刺锋锐如巨针,锋尖距婀妍的眉心仅余毫厘。

“七焰玄虹鉴!”碧怜怜瞳孔蓦尔收束,心头骤然涌冒出这几个字来,可是身躯四肢却半点动弹不得,又见一道流耀着七彩的如同实质的丽虹自那镜状奇物当中倾泄而出,正正地贯落在自己身上,然后就感觉到了热,一种完全无法抵御的极度炙热,刹那间通体若焚,五脏六腑似给点燃,三魂六魄如坠炼狱。

直至听见撕心裂肺似的惨呼,婀妍方从诸般异象中挣脱出来,瞧见碧怜怜披头散发地扑地翻滚,肌肤赤红状极痛苦。

“终于成功了!”婀妍冷汗涔涔。

原来,那面镜子正是七焰玄虹鉴。当日她与小玄攀上太碧,在巨巢中发现了这个异宝,当时没有点破,等小玄出谷,方重登巨巢将之取了下来。

据传七焰玄虹鉴乃上古神器,曾为刑天氏的党羽大魔姬黄姖所拥有,正可化虹为裳,背可销神灭圣,威力殊奇。

数千年前,天地间曾有一次大战,天帝召集八方神祗上千神圣围剿魔神刑天氏,刑天氏一党自是不肯束手待毙,那黄姖极是善战,传闻天神中几无一合之将,更用这七焰玄虹鉴伤亡无数神圣,惊动诸天神佛。

最后还是西王母亲祭聚仙旗,在五帝夫人、云华夫人,白素玉女、紫虚玄君王华存夫人数十仙圣的合剿下,魔姬黄姖终丧于九天玄女之手,那七焰玄虹鉴亦从此下落不明。

婀妍自然不肯错过这个送到眼皮底下的神器,况且她明白,夺回巨竹谷后,七绝界势必会作出猛烈的反击,拥有这样的利器,将对战局有莫大的帮助。

只是苦于不知开启禁制,她百般思量揣摩,最后决定用符强行开启,在冒着反噬之险尝试了数十遭之后,终于隐约摸索到了开启之法。

但此神器来历不明,素为神佛所忌,是以在启用之前大为顾虑,直至太碧阴脉被封堵的危急关头,才令她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就在这时,猛听碧怜怜一声厉叫,身子四肢皆俱扭曲,接又诡异地膨胀起来,除了宝衣碧落霞飞裳还能承受,其余衫裙全给涨裂撑碎,赫是现出了本形——一只巨如虎豹的碧色大蝎子。

婀妍肌肤原本就极白,这时脸上更无丝缕血色,心怕蝎魔还有余力抵抗,便欲祭符再加一刀,岂料心念方动,自个却突地软软坐倒,也不知是遭蜮魇引所创,还是因强行开启七焰玄虹鉴导致了反噬,抑或两者兼之。

巨蝎不停地挣扎翻滚,状极惨烈可怖,嘶吼厉号已全非人声,猛一下跌入旁边的茂密竹丛之中,惨叫声技折声继响了一阵,忽然没了动静。

婀妍勉力立起,踉跄追去,不料竹丛中竟没了巨蝎的踪影,心下惊疑,赶忙四处搜寻,然却毫无所获,连柳长青也不知所踪。

她一时无可奈何,又心灼外面战局,只得坐下重新调息,终于聚起点滴灵力,遂祭起道秘符,召来只大力犀王,拱开堵塞住井口的纹壶,重启太碧阴脉。

************

千钧一发之际,数条惊虹般的紫电倏地掠至,纵横交错地在楚纯周围砸劈出一个空间,却是小玄驭龙赶至。

楚纯处变不惊,展绫护躯足下轻点,人已从失去平衡的婴勺背上飞身而起。

“跳上来!”小玄立在骨龙头顶高呼。

楚纯心头一松,凌空御气,飘飘飞落到小玄身旁。

这时,遭受重创的婴勺已失去气力,扑拍着翅膀跌入了敌阵之中,霎时给斧丛钺海绞成肉泥。

楚纯在龙骨顶上瞧着,不觉背透冷汗,暗叫好险。

“你过来干嘛?没见敌人都往这边涌么?”小玄朝楚纯喊。

“这会废话做什么!”楚纯应得干脆。

“敌人实在太多了!”小玄又喊,手中的缚魄链化做道道紫电,劈退一个个疯狂迫近的磐石卫。

楚纯心嗔又是废话,千山雪不停刺出,填补两人防线的遗漏之处。

“这些家伙的盔甲个个硬得龟壳一般,如此磨耗下去,只怕累都把我们累死!”小玄叫道。

磐石卫之所以厉害,除了身上的刀枪难坏的昆吾重甲,每一名都是七绝界邪甲军中百里挑一的骁勇精锐,皆习有怒绝真气,沐浴在怒海狱域的结界之中,攻击、防御与速度等能力更是成倍暴增,几乎已提升至相当五先锋的实力,此时数百个结集成阵,威力实是强大得难以想象。

楚纯忙中扫了他一眼,惊察他身上多了几处伤口,想是适才急于与自己会合,强行硬闯所致,按不住道:“你怎样了……伤得可重么?”

小玄没答,只朝时隐时现于敌海深处的怒天大将军遥遥一指:“这些家伙战力突然剧增,我怀疑是那魔头在做祟!”

楚纯眼睛一亮,点头道:“我也感应到此处似乎有什么结界类的大型邪法!”

“得想个办法……”小玄提聚十足功力,好不容易将一名磐石卫击得眼翻舌挛口吐白沫,却给旁边数名磐石卫齐步掩上,硬生生地闸断了追击。

“擒贼先擒王?”楚纯冰雪聪明,立时会意。

“你守在这,照看好程将军他们!”小玄喊,心忖此处有骄烈与骨龙相助,她应该能支撑得住一阵。

“那你呢?”楚纯秀眉一蹙,天外雪魄绫轻轻飘出,莹光隐闪,瞬时冰住了一名迫至极近的磐石卫。

“我去会会那魔头!”小玄一提真气,猛从骨龙头顶纵出,跃入兵海之中。

楚纯心中一惊,未及多想立随之跨出,飞入敌阵。

“你跟来做什么!”小玄大喊,怒挥殛魂盾,砸开一排厉啸劈至的巨斧大钺。

“一个人怎么行?我和你一道去!”楚纯剑飞绫舞,趁隙四击,瞬伤了数名磐石卫。

“你给我回骨龙上去!”小玄瞪眼厉喝。

楚纯给他喝得心头一跳,嘴儿却吐出了个“不”字,神情坚决,清俏的面庞异样秀丽。

瞧见她的神情,小玄即知再劝无用,加之敌兵铺天盖地从四面方八掩至,根本容不得须臾迟疑,遂叫道:“跟紧我!”

楚纯心气极高,素来最讨厌有人对她指手画脚,此刻却轻应一声,剑绫齐展,紧随于小玄左右。

两人披荆斩棘奋力拼杀,艰难地向阵眼处的怒天大将军冲去。

除了小玄,谁都没有看见一个无鼻无眼通体靛蓝的长发妖怪也混夹在兵海之中,它只是自顾自的独自舞着,仿佛与周围的一切都毫不相干。

怒天大将军远远望见,心下冷笑,旋将手中巨令高举挥动,战阵锋芒陡然一变,成队成列的将士纵横驰骋,犹如在空中掀起堵堵涛天巨浪,直扑小玄与楚纯。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