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二集 大决战
第五回 底牌

“原来是这毒物摸进来了!”云谷子脸色微微一变,叹道:“看来门隐子仍然不是她的对手!”

“她……她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就进来了……是从哪里溜进来的?居然一下子就摸到了堡底!”彩缤纷诧讶道。

婀妍指着投影中的男子,道:“定是这厮带进来的,我见过他!此乃千臂老贼之子,久居巨竹堡中,想必是知晓某条通往太碧阴脉的密道。”

“可恨当日攻堡之时,没将这小贼一块宰了!”彩缤纷咬牙切齿道。

“难怪井栏鉴的影像会不稳定,难怪飞仙阁的防线会突然溃退……”婀妍浅咬冰唇,心直下沉,没有人能比她更清楚太碧阴脉对巨竹堡有多么的重要。

太碧灵脉对所有的木系物事具有无比神奇的生长及繁殖之功。虽然巨竹堡在七绝大军的重创下已是千疮百孔,但因为太碧灵脉的存在,整座巨竹堡就依然是‘活’的,就会有持续不断的自我修复能力,而且速度惊人。

另外,在巨竹堡中,包括星天井栏鉴在内的许多大型机关都需要太碧精华来做为动力,太碧阴脉一旦给封堵,显而易见它们将会停止运作,整座巨竹堡等同瘫痪了一半。

然而最关键的是,只要沐浴在太碧喷吐出的精华之中,所有用宝瓶竹打造的机关护卫都会拥有成倍甚至数倍的战力。飞仙阁处兵将的忽然溃退,肯定就是因为失去了太碧精华的支持。

在夺回巨竹堡之后,婀妍已经预料到七绝界迟早会发起反击,是以连夜悄返隐藏在万蛛岭的神工井,连续花费了两个日夜,用启木令“唤醒”了祖上诸辈储备于井中的二十只恐怖之足、三百个剑将军及三千只机关战鹰,准备等到最危急的关头拿出来使用,是以她面对着七绝大军的猛烈攻击一直镇定自若。

可如今,失去了太碧阴脉的支持,她这支强大的秘密预备队的威力可就要大打折扣了。虽然二十只恐怖之足、三百个剑将军及三千只机关战鹰不管放到哪里都是不可小觑的力量,可毕竟远比不上沐浴在太碧精华中暴增数倍战力那么绝对可靠。

正因为太碧阴脉是如此之重要,所以她才不惜将麾下最强的门隐子放在那里镇守,没想却依然出了问题。

敌人一剑封喉,而这把“剑”,还是七绝界最可怕的魔头之一的勾魂邪姬!

“须得立刻夺回太碧阴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婀妍凝眉道。

彩缤纷瞧瞧左右,鼓起勇气道:“那就我去吧,与毒物拚一拚,瞧瞧她那根尾巴到底有多厉害!”

“不行,你去等同送死。”婀妍即时否决。

“可是……可是……还有谁可以去吗?可惜雪羽娘娘还没赶到……”彩缤纷吞吞吐吐道。

殿内一时安静下来。

婀妍忽生捉襟见肘之感,今次夺回巨竹堡,她本还觉得自己兵强马壮,然而此刻却已无人可用。

此时的巨竹堡已是危在旦夕,而小玄与楚纯一行人还给困在磐石阵中,皆俱凶险万分。

她心头一阵无力,面上却依然沉静如水,不见纹丝涟漪。

云谷子心中暗赞,忽然轻咳了两下,缓缓道:“其实……老朽今趟过来,太子另有吩咐,无论宫主去不去皇都,如遇艰险难决之事,该援手的还须援手。”他刻意停顿了一下,须臾方道:“对那毒物,老朽虽无半分把握,但甘愿为宫主尽绵薄之力,前往与之一会。”

彩缤纷闻言大喜,欢声道:“云叟大人肯出手,那实是最好不过啦!”

云叟云谷子身为万劫真君麾下四大智囊其一,于妖界位尊望重,自有过人的修为与能耐,虽然不能肯定他是否敌得住勾魂邪姬,但眼下巨竹堡中也唯有他是最适合的人选了。

婀妍垂目沉吟。

云谷子见状,遂又继道:“敢请宫主容老朽多言两句。太子非止皇族血裔,更乃天地至罕之奇才,于诸皇储中最得真君倚重赏识,统御之地最为广大,麾下良才不可胜数,诸界多少名门大族都艳羡望攀,欲联姻而求之不得。如果宫主肯睐结良缘,太子允诺必册大妃,如此一来,宫主与皇族自是一家,巨竹谷自亦为我大妖界王国之圣地。诸界虽然一直觊觎巨竹谷,可是到了那时,天上地下,又有谁敢轻言来犯!”

他说得慷慨激昂,谁知婀妍脸上却陡然变色,丽目一抬,毅然道:“先生及时带来七邪大军进犯的消息,让巨竹堡有所防备,小女子已经感激不尽,岂敢再烦劳先生奔波涉险,多谢了!”

云谷子万没料到在如此情形之下,婀妍还是半点不肯领情,诧然盯了她半晌,娓婉道:“那毒物实非善类,非但迷魂之术独步天地,一根毒尾更是神佛忌弃,难道宫主还有什么……可用之人?”

他相信这个倾倒太子的灵竹族女子在暗处还保留了不为人知的实力,但不认为她所暗藏的这部分力量能够应付当前的危局。

这时,失去了太碧精华支持的星天井栏鉴终于完全停止了运作,投射的影像一闪而逝。

“我自个去。”婀妍淡淡说。

“什么?”彩缤纷失声叫道。

云谷子怔住。

眼前的女孩肩薄若削腰柔胜柳,依旧如露纯净似泉清冽,然那气息气度,却沉凝如渊。

************

巨竹堡底,太碧阴脉。

婀妍收住急掠之势,一步一步徐徐前行。

立于竹丛旁的柳长青发现了她,脸色青白地高声叫道:“大司祭小心,偷袭我爹的妖女来了!”

婀妍对他视若不见,继朝前行。

巨井旁的霓袍美妇缓缓转过身来,睨眼望着她。

尚隔甚远,婀妍便伫足立定。

“这家伙好生可恨,半分不识怜香惜玉,一下子就放倒了我八个婢儿,还刺了奴家一剑。”碧怜怜裙脚摆动,抬足恨恨地踢了扑倒在跟前的门隐子一下。

婀妍迅掠了门隐子一眼,没瞧出伤在何处。

碧怜怜自顾自地继续道:“这厮也算是个人物,身法鬼怪,剑也贼快,不过,这些都没用……”

她得意了笑了笑:“奴家也让他尝了一点厉害,只一下,什么身法啦,宝剑啦,就统统都成了摆设。嗯……待此间事毕,便把这厮捉回宫去,练做那炉鼎傀儡,将他苦心修炼的毕生修为全都采光,方能解吾今日之恨!”

碧怜怜有气无力说着,面上的纱巾微微飘荡,似乎有点喘息,右手捂着腹部,指缝间隐有血迹,一副娇滴滴怯弱弱的模样,叫人完全无法将之与那名动天地的大魔头联想到一起。

先前她与座下八名魔刹女用蜮魇引齐袭门隐子,不想没降住他,反倒吃了大亏,最后还是用动了那根神魔皆怵的魔尾才将之制住。

婀妍一言不发,只冷眼盯着前眼状况,冰雪似的十指间不知何时已多了数道形色各异的符。

碧怜怜似乎这时才把注意力转到她身上,望着她的手道:“你便是那个妖圣的宝贝徒儿吧?太碧阴脉已给我堵死了,巨竹堡呢多半是保不住了,得而复失的滋味不太好受吧……咦……怎么不过来了,敢情是怕奴家吃了你么?”

婀妍忽然轻念了句什么,左手一扬,指间已少了两道赤色的符,但听轰轰两声沉闷爆响,在她前方十来丈处倏地火光窜跃,离地面近尺处突然凭空出现了两团人形的烈焰,高约十尺,有首有肢,面部隐现鼻口眼洞。

“火精哟……”碧怜怜娇声道,一副完全不放眼里的神情。

婀妍继续低低颂念,冰指轻弹,右手指间又少了一道蓝色的符,几于同时,在她前方六、七丈的空中生出数个透明波动,其上隐闪着颜色极淡线条极美的蓝色符文,然后宛如水面上最轻微的涟漪眨眼逝去。

“是漩涡陷阱么?”碧怜怜捂着腹道,声音慵懒无力,只听得竹丛旁的柳长青魂酥魄化通体燥热。

婀妍水唇轻颤,左手夹着一道紫色的符缓缓挥舞,指尖带动的灵力在空中留下一抹抹赏心悦目的银亮轨迹,倏地电光一闪,身子周围突然现出四粒紫艳艳的光球,绕着她上下盘旋飞舞,正是紫雷罩。

“雷系兵器符?”碧怜怜点点头,神情却依旧不以为然:“有那么丁点意思啦,小娃儿,凌霄士还传了你什么招法,今个全都亮出来吧,让奴家瞧瞧这老儿凭啥敢号称妖圣!”

婀妍颂声不停。

眼前的魔头令神佛闻之色变,与千臂元圣同列七绝界四大祭司,更且排名第一。她深知,这等境界的存在,不动而已,出手则必定是雷霆万钧一招定局。

同于此处,上回她与小玄遭遇千臂元圣的突袭,就因猝不及防,周身空有无穷奇符也瞬陷绝境。

更何况,眼前这魔头还有一根神出鬼没的可怖魔尾。

这一次,绝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因此,她如履薄冰步步为营,始终与碧怜怜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一起手就开始重重布防。

婀妍的音调忽然稍稍拔高,右手指间倏地窜出股细细白烟,蛇般在空中游弋着蜿蜒着,最后在她右前方三丈处急速地膨胀起来,眨眼变成了大团淡青色云雾,紧接一声震魂荡魄的嚎叫,从弥漫的云雾中步出一只九首巨兽,虎身人面,昂首挺胸傲然四顾,无比之威武肃穆。

“开明兽!”碧怜怜终于微微动容。

开明非同凡兽,乃为天物,历代守护昆仑宝境,威慑百灵镇辟万邪。如今突然出现在地界,委实令人震撼。

“嗯……灵力很不稳定哦,这家伙并非真兽……奴家险些瞧走眼了。”碧怜怜轻吁了口气,神情归复轻松。

一旁的柳长青却已浑身发僵,只唬得脸青唇白,不敢动弹半分。他乃服常成精,祖上诞自昆仑,对这种镇守昆仑宝境的圣兽有种天生的怯畏。

“不过你能找到这种昆仑圣物的尸骨气血,并将之练成灵兽,也算是难能可贵的了。这一道符,你耗费的天材地宝想必一定不少吧……”碧怜怜淡淡赞道。

婀妍并不接话,唇齿微动,又开始颂念另一段音调十分古怪的禁咒,语速越来越快,未了一声清越娇喝,随着右手指间一道流溢着异彩的符消失,背后蓦地光华大放,旋见一朵奇花在她身后蓬勃怒放,层层叠叠的花瓣次第张开,初时只有车轮大小,眨眼便已展拓成径达丈逾的巨花,花瓣华彩流荡缓缓变幻,瓣瓣都在招摇着飘舞着,仿若孔雀献屏凤凰展羽,艳绚极绝诡奇无比。

碧怜怜眼中掠过一抹诧色,失声道:“巨阙昙!”

“瓣巨若芭……华彩胜霞……没错!肯定是巨阙昙!我爹曾跟我描述过这种奇物……”柳长青喃喃道,鼻间忽色嗅到一股极其浓郁的奇香,刹那间魂魄悸荡,似欲离躯而去,唬得赶紧闭住呼吸收摄心神。

巨阙昙,一种传说中的奇花,据闻只生长在天外海某个聚集着最毒最浓的瘴气的无名深谷,以奇瑰异艳的姿颜与迷魂荡魄的香气诱捕各种罕有的毒虫毒兽为食,是以根、茎、蕊、瓣皆蕴性相不同的奇毒,近者神魂颠倒心智迷失,触者更是仙佛难救。虽极危险,但因其寿命往往能达万千年,吸汲了无数日月精华与珍罕毒素,乃无比难得的炼丹造宝材料,素令修炼中人垂涎万分。

柳长青瞠目结舌,妖女那繁复玄奥且疾迅华丽的祭符手法已经令他骇然,不想祭出的符光怪陆离,一道比一道珍奇震撼。

“咦……气息这等鲜活……是活的……这朵巨阙昙居然不是用材料炼造出来的虚物,而是……”碧怜怜深深吸嗅,双眸发亮:“而是你用符搬运来的本体真身!”

真至此刻,婀妍才稍稍地松了口气。一个全方位的强大防御体系终于构筑起来,纵然面对的是七绝界最可怕的魔头,她也有信心不会轻易给攻破。

“很好!不但能找到这种奇物,还能将之收为己用,更能不伤根本以符搬运,不愧为妖圣的关门弟子!”碧怜怜赞不绝口,眼前女孩儿出神入化的祭符手法与对符的驾驭运用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大司祭小心,那魔花极毒,且有迷魂乱魄之功!”柳长青捂着鼻口叫道。

碧怜怜却恍似未闻,朝婀妍笑吟吟道:“还有更稀罕的符儿吗?”她修炼的蜮魇引乃勾魂迷魄之异术,最是需要巨阙昙这类奇毒花草来炼制筑本培元的丹药,心底已萌夺宝之念。

婀妍垂眸,目光落在腰畔的竹编小囊上,神情似乎有些迟疑。

“难得遇见哩,还有什么厉害符儿全都亮出来吧,让奴家好好见识下妖圣的独门符道。”碧怜怜妖娆浅笑,看上去无比甜美妩媚,如一只色彩斑斓的毒蜘蛛般艳丽却危险。

婀妍终似下定了决心,深吸口气,又开始低低颂念一段新的禁咒。这段禁咒十分冗长,发音也极其晦涩难明,冰似的十指突然张放,剩下的最后四道符一齐飞了出去,突尔幻化做四只朱红色怪鸟,用喙衔住一个突然出现的古怪物事。

那物大小如车轮,形似盘碟,边沿缀满不知名的奇异宝石,缤纷夺目,周围还闪耀着时隐时现的符文图案,无声无息地环绕着流转着。

“好像挺厉害哩……这个也是符吗?”碧怜怜的勾魂双眸眯了一眯,姿态撩人地歪了歪头,似乎没瞧出那物是何门道来历。

四鸟八翅齐齐扑拍,衔着那物冉冉升上空中,高高地悬在婀妍头顶上。

碧怜怜凝目细观,见那物正中还贴着一道奇大的赤符,符上绘满了形形色色的火遁系图案与符文,心头忽然莫明其妙地生出一丝不安来。

婀妍低低颂念,异样地小心谨慎,又仿佛有些吃力。

碧怜怜黛眉微蹙,满脸疑色,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感觉:女孩此前的道道设防,为的就能够安安稳稳地来施放这最后一道符。

又或者是法宝?

总之,这是最后的底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