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二集 大决战
第三回 先天太幻图

“什么鬼玩意!”狄娇妍惊怒厉喝,出手如电,反削一斧重重地砍中了什么物事,接又纵横数劈,立见青焰腾掠,迅以一招“妒火炼狱”为三姐妹重新构筑起强大的防线。

竟然一击得手,而且连创两敌,原来是小玄召出了藏匿于影子里的魅影,不禁喜出望外:“果然厉害,这宝贝从未令我失望过!”

他与魅影心神相通,立感魅影也已受伤,赶忙以心御退,伺机再击。

狄娇妍只觉头顶剧痛,忽尔一缕鲜血自发际流下,沿额垂挂在她那刀削斧凿般的面庞上。

她那骷髅盔乃七绝界中的铸造大师用昆吾石精冶炼打造,又镂刻了秘符奇印加以强化,坚硬之度绝非寻常,然而此时却如纸扎泥糊,心明碰上了极其罕异的凶物。

殊不知,魅影乃以汲受了千万年天真地秀日精月华的石精王之灵核为心,又由许多天材地宝淬炼的宝瓶竹为骨,再经三大机关圣地之一的天机岛秘技打造而成,威力自是非凡,早以远超机关鬼才卜轩司当初亲手打造的第一具成品。

“瞧不清楚,好快!”狄妩媚痛苦地应了一声,一手还击一手捂腹,显然伤得不轻。

破碎的头盔碎片给一股劲风带出老远,三姐妹这才隐约捕捉到一个极淡的身影从旁电掠而过,速度无比骇人。

楚纯极是机敏,当即尽展绫剑,趁势疾进,小玄亦放手猛攻,三首邪姬一时阵脚大乱。

小玄乱中瞥去,只见狄妖娆肩若刀削,蛮腰堪搦,周身上下紧实如绷,而那白似酥凝的肌肤上却残着给缚魄链电火烧灼的数围焦痕,触目惊心万分勾魂。

狄妖娆狼狈万分,见小玄目光肆无忌惮地尽往自个身上掠,不禁大怒:“臭小贼,本座挖了你眼睛!”

小玄洒然应对,此时邪姬三姐妹俱已受伤,而他则多了一个诡异难防的魅影,此消彼长,已经尽占上风。

狄妖娆一边猛攻一边拚命摧鼓真气,旋见身上冒出道道粗浓的青气,方才勉勉强强地遮挡住紧要部位,谁知倏地一道火龙张牙舞爪地窜来,立给撕扯开大片空档,她尖叫一声,赤裸的勾魂胴体又现人前,只急恼得险些哭出来。

“好瘦的肩儿,好细的腰肢,只是中部小了丁点,你们既是同胞同根的三姐妹,那么另外两个是不是也如此呀?”小玄笑嘻嘻地火上浇油,出手却愈狠愈疾。

旁边的楚纯听他口不择言,不觉秀靥透晕,然而攻势丝毫不缓,出手之迅捷勇毅只在小玄之上。

三姐妹何尝遭此羞辱,个个丽目喷火咬牙切齿,然而此时已尽落下风,除要提防神出鬼没的魅影,还有个摸不着看不见的邪邪在暗中作祟,是以招架得更加不成章法。

“你们怎样?”狄娇妍边抗边问。她头顶鲜血不住流下,悚感真气正通过伤口往外走泄,头目微微晕眩,只觉今日之战极冤极郁,先是战力莫明剧降,后又给不明恶物偷袭,自技成以来未尝遭遇过这等大亏。

“适才那鬼玩意不知耍了什么祟术,护体真气竟给破了!”狄妩媚闷哼道,激斗间牵扯着腹际伤处,只痛得阵阵钻心。

狄妖娆咬唇不语,她结结实实地挨了楚纯的天外雪魄绫与小玄的缚魄链,真气灵力俱已大损,眼下已是强弩之末,心里郁怒交集,突朝狄妩媚暴发道:“还不都是你!”

“我怎么了?”狄妩媚黛眉轩挑丽目圆睁。

“你不把钩子突然撤走,我又怎会陷入险境!我们阵脚又岂会就此溃乱!”狄妖娆恼怒之极,又骂道:“你给那臭小贼咬一口会死么!”

“我不会死,那你给他瞧一眼又会少块肉么?何必耗费那么多真气去遮遮掩掩!”狄妩媚立时反唇相讥,心中也是窝火之至。

枝连根同的三姐妹竟然争吵了起来,情状煞是滑稽古怪,小玄心下得意,不禁开怀大笑:“耍钩的,既然不会少块肉,那你也让小圣爷瞧瞧!”

狄妩媚怒不可遏,登时忘了眼前劣势,双钩尽出,弃守为攻。孰料给楚纯觑着破绽,反手一剑刺入胁下,千山雪的极寒气劲立时透体而入,五脏六腑仿如冰冻。

狄娇妍与狄妖娆急忙来救,楚纯早已收剑回防,稳扎稳打。

三姐妹越发急恼,然而兵败如山倒,身上接连挂彩。

“楚纯姐的剑技好精妙!”小玄暗赞,这时终得缓过口气,遂以心念悄检魅影的伤势,猛察它几给狄娇妍拦腰劈断,不禁惊得冷汗直冒心如刀绞,然而此时无暇多顾,赶忙将之收回身影之中。

“莫再丢人现眼了!日后再来收拾这小贼,走!”狄娇妍寒着脸沉喝,不待左右姐妹回应,两腿一夹跨下的金睛卧雪兽,拔身就走。

“臭小贼,数着日子仔细过吧!”狄妩媚怒目回首,森狞道:“你死定了!”

“不!”狄妖娆更是咬牙切齿:“本座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外围的六煞以多击寡,却始终奈何不了骄烈分毫,见三首邪姬一走,更是无心再战,皆俱四散逃开。

至于战志尽溃的雷尉,见势不妙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都别走,小圣爷爷杀得正过瘾呐!”小玄笑喝,此时胜券在握,岂肯任敌逃脱,率御骄烈、邪邪就要追截。

“等等!”楚纯一把扯住他衣角,忽然惊讶地发现他右肋的伤处已经不见,衫袍匪夷所思地完好如新,连丝缕血迹都没有。又见游弋周围的狰狞骨龙与凶怖鸣蛇,心中诸多疑讶,然而此时无暇细问。

“姐姐伤着了么?”小玄心头一紧,朝她望去。

“我没事。且由那怪物逃命,眼下还有更加紧要的事情!”楚纯抬臂朝远处一指,接道:“我们快去毁掉那些轰天霹雳,巨竹堡已危在旦夕,不可再任之猖獗下去!”

小玄循指望去,立时明了眼前局势,即道:“请姐姐护送程将军先行回堡,我这就去砸了它们!”

“那里是七邪大军的旗舰所在之处,防卫力量必定非同小可,一个人不成的。”楚纯斩钉截铁:“我与你同去!”

“这会堡中未见得安全,程将军就由在下看护,少门主不必多虑!”步盗翼擎着双戟在骷髅车上高声叫道。他见小玄驭蛇御龙威勇非凡,心中歆服,是以称呼不觉恭敬起来。

“崔兄弟万万不可挂虑在下,当前须以破敌为要!”程石亦也勉力喊道。

小玄心明形势危急,不容再稍犹豫,当即将八爪炎龙鞭收回袖中盘卷臂上,飞上骨龙头顶率御骄烈及邪邪朝架设轰天霹雳的冲霄舰群飞去。

楚纯则召来先前乘骑的巨大婴勺,紧紧跟随其侧。

星天殿中众人这时方松了口气,彩缤纷拍手欢呼:“居然打跑了三首邪姬!少门主威武!少门主好棒!无怪上次能干掉那千臂老怪!”

婀妍突然没好气道:“他哪里是什么少门主啦!他可有跟你们承认他是那个龌龊混蛋派的少门主?你们以后再莫乱叫!”

彩缤纷吐吐舌儿,笑容古怪。

云谷子闻言愈讶:“助宫主诛伏千臂元圣的便是此子么?”

婀妍不答,两手扳动机关,不停地调校星天井栏鉴投射出的影像,依然紧紧地追踪着小玄的身影。

“我就说嘛,少门……崔公子铁定不会临危弃逃的,果不其然是去搬救兵了,居然找来了一对如此厉害的大蛇大龙!”采缤纷雀跃道。

“谁说他临阵脱逃了?早先不就你一个人在那里瞎猜疑!”婀妍仍绷着脸,却未能掩饰住欢喜之色。

“属下着急嘛,往后不会胡乱猜疑崔公子了!”采缤纷有点不好意思道,忽然紧张地指着影像叫道:“崔公子是要去哪里……难道他们还想……还想去砸掉那些轰天霹雳么?”

在小玄一行人前方,渐渐现出了一个由三十余艘冲霄飞舟构成的庞大舰群,远远望去,如山似岳绵亘成片,压得人几欲窒息。

在这些冲霄飞舟的簇拥中,一艘巨比鲲鹏的大舰抢眼无比,其上楼起七层,枪戟如林旌旗若云,正是今趟来犯的七绝大军统帅怒天大将军坐镇的旗舰。

旗舰左右,共有一十三艘冲霄飞舟的前甲板上的巨型座基弩炮给清空,取而代之的是一架架高高矗立的塔楼状奇异巨物,正抛掼出一团团狞怖无比的巨大弹丸,聚集着呼啸着飞向巨竹堡,轮番翻犁着尚未给破坏的各处肤表。

小玄暗吸了口凉气,心御骨龙,毅然加快了速度。

************

明净的天空下,幽静的深谷中,一条小溪自密林中蜿蜒而出,溪水清澈柔缓,溪面上飘荡着淡淡的紫气,薄如纱,轻似烟,美如诗画。

小溪两边有大片空阔的坡地,长满紫芝香蕙瑶草琪花,成群的白鹿及麝獐倘佯其间,而密林的边缘则时不时窜出兕或角端这些别处极其罕见的异兽来,更远处隐约还有不知名的大型野兽身影出没,在它们的上方,可以看见美丽无比的彩鸾优雅旋翔。

光线忽然暗了下来,一片阴影笼罩了大地,地面上的动物们纷纷抬起头。

天空现了一座岛屿,体积极为庞巨,并非漂浮于海上,而是凌空飞来的。

动物们警惕地张望着,胆小的甚至躲了起来,还好空中的巨岛并没有停留太久,开始朝上徐徐攀升,渐渐缩小直至消失。

天地又明亮起来,鸟兽们都松了口气,这时,空中又出现了个影子,盘旋着朝地面飞来。

影子越来越近,形廓渐渐清晰,原来是一头巨大的墨色凤凰,上有数人:在两翼及尾翎上分立着四名身裹金缕裳袍怀抱罕异宝器的美艳妖姬;中间的背上有两个女子,俱是眉目如画肌肤胜雪,一个雍容华贵,丽绝寰宇;另一个温柔妩媚,容光夺人。

正是小妖后与飞萝。

凤凰落到地面,四名妖姬从翼尾处飞下,分四角远远站着,大小动物们纷纷跑开,但并没离去多远,皆好奇地朝这边张望。

小妖后同飞萝从凤凰背上走下,来到紫烟氤氲的溪边。

飞萝眺目四望,深深呼吸,一脸陶醉。

“这里比凤凰崖如何?”小妖后道。

“皆有瑶草琪花,皆有奇禽珍兽,但这里更具野闲之情,令人神清气爽。”飞萝道,“不知此是何处?”

“这条溪便是快活泉的源头之一,叫做紫烟溪。”小妖后道。

飞萝轻啊一声,道:“原来已经来到快活岛上了。”

“快活岛广大非常。”小妖后指了个方向,“快活泉就在那边,不过距此尚有数百里。”

飞萝心生敬意,快活岛名播天地,除了拥有一十九道灵脉之一的快活泉,更有无数奇珍异宝及太古鸟兽,但因是妖界圣地,除妖界中人,能来的外人素来极少。

“这里的水很好,且又没有四季,暖热终年如一,因此娇生惯养的水紫芝在此处生得极盛。”小妖后停了下,道:“你暂且留在这里调养,看看能恢复多少元气。”

飞萝错愕。

“从培植生息上说,真珍洞可谓天地无双,但紫烟溪乃快活泉头,灵气独异,亦有极好的培元炼气之功。你看,那些紫烟,都是溪中水紫芝吐出的精华,修炼之人梦寐以求。”小妖后指着溪面道。

飞萝诧讶。

“但你内丹尽失,想要完复如初,殊非易事,待我回头想想还有什么法子,让你及早恢复。”小妖后又道。

草丛中,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探出头来,鬼鬼祟祟地朝溪边张望,终于忍不住好奇悄悄朝前爬,不想却给一名抱着琵琶的妖姬抬脚踏住。

那狐给踩着脑袋瓜儿,也不急恼,抬起一足朝头上的鞋子轻轻挠触,似乎以为人家在同它玩耍。

小妖后远远瞧见,朝那妖姬摆了下手。

妖姬收脚,小狐狸赶紧爬起,迟疑这朝这边望了望,灵动的眼珠子一转,又贼头贼脑继续朝溪边溜过来。

飞萝终于开口,问道:“飞萝并非贵界中人,门派教系又无瓜葛,圣后如此厚待,却是为甚?”

小妖后蹲下身,把爬到脚边的小狐狸抱了起来,道:“我想知晓一件事情。”

飞萝静静等着。

“此事事关你教中隐秘,你可答可不答。然而,你答或不答,皆可留于此处,我都不会见怪。”小妖后轻抚着怀里的小狐狸,小家伙动来动去,不时把毛茸茸的脑袋瓜子往软绵绵的地方蹭。

“圣后请说。”飞萝道。

“十余年前,邪皇率部大举进犯梦巢,玄教则倾力相抗,重元子亲上逍遥峰,门下弟子亦几乎全部赶到,这个你可记得?”小妖后问。

“记得。”飞萝道:“那时我尚在真珍洞,未能参加此役,但闻惨烈无比,教中人时有提起,因此印象很深。”

“据闻,双方损失惨重,正面战场相持不下,重元子与邪皇皆伤之不轻,但邪皇麾下四大尊其一的幻尊率百煞中之二十九个迂回偷袭,成功突破重重防御,冲到了梦巢跟前。”小妖后用指轻轻梳理小狐狸身上的毛发,小狐狸终于安分下来,眯着眼乖乖地趴在她臂湾里。

飞萝点头道:“当时只余我九师姐一人守在梦巢,其余同门闻讯回救,但已鞭长莫及,实是危急万分。”

“可是……”小妖后沉吟道:“幻尊及二十九煞就此消失了,至今点滴痕迹皆无。”

飞萝没有接话。

“据传,这些魔头的失踪,皆是因为崔采婷动用了先天太幻图。”小妖后淡淡道。

“没错。吾师为保梦巢万无一失,之前已将教中至宝先天太幻图赐与一直坐镇逍遥峰的九师姐。”飞萝应。

“可是,此事颇为蹊跷,二十九煞个个身手不凡,幻尊修为更是远在崔采婷之上,就算先天太幻图威力绝大,那也不至于全部瞬间消失吧。”小妖后停住了手,望着怀里昏昏欲睡的小狐狸。

“圣后想知道什么?”飞萝问。

“我想知道,先天太幻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小妖后道。

飞萝沉吟不语。

小妖后抬眼望向飞萝,道:“虽然我听闻玄教门下,唯崔采婷识得如何使用先天太幻图,但你既为重元子的关门弟子,或许多少知晓点相关它的秘密。”

飞萝依然没吭声。

“贵教有两大玄功,一为镇元子的袖里乾坤,一为重元子的如意乾坤,据传皆是无上圣母悟混沌而创。又有两大异数,却是无上圣母悟一太古异宝而造,其一乃先天无极阵,再一个便是先天太幻图了。”小妖后道。

飞萝凝眉听着。

“这两大异数,不但威力绝大玄妙莫测,又有隐有太过霸道之名,是以一直为玄教讳莫如深之秘。”小妖后接道:“而你为玄教门人,自然不肯轻示他人,原本我也不打算能从你这里知晓,只是……先天太幻图还事关玄狐一脉。”小妖后道。

“事关玄狐一脉?”飞萝心口一跳。

小妖后点点头,怀中的小狐狸已完全睡着,张着嘴,嘴角有丝口水悠悠晃晃地垂挂了下来,滴淌在她酥腻胜雪的小臂上。

“玄郎与我说过,这天地间只有几样东西是他忌惮的,而能困住他的,先天太幻图便是其一。”小妖后轻轻拍了拍小狐狸的头,把它放回草地之上。

飞萝屏息静气。

“你说……你师尊或者崔采婷若是日后找到了小玄,会不会把那东西取出来用上一回?”小妖后瞥了她一眼。

飞萝心头骤紧。

“实际上,或许已经用过了。”小妖后取出条帕子轻拭手臂。

“已经用过了?此话怎讲,还请圣后明示。”飞萝讶道。

小妖后凝眉沉吟,似在思忆:“一十七年前,玄郎往西走避围剿,得白眉接应,逃到常羊山前突然止步不前,后又往回折返,以致陷入重围形神皆灭,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飞萝摇头,心口一阵起伏。

小妖后缓缓道:“据白眉说,玄郎之所以在常羊山前突然止步,乃是心有所感,怀疑有人在前方布下了先天太幻图。”

飞萝满面震惊之色,眸底盈光隐闪。

“现在,你应该明白我因何要问先天太幻图了吧。”小妖后道。

草地上的小狐狸惺忪地望望周围,懒懒地伸了个腰,身子一歪,又靠在她的鞋边上睡着了。

飞萝心如潮涌,泪水蓦尔滚出眼眶,无声无息地沿颊滑落。

小妖后不再说话。

飞萝终似下了决心,哽咽道:“我也不晓得先天太幻图究竟怎么回事,但我知道这镇教之宝有个极大的弱点,教中知者甚寡,且皆紧守其秘。”

小妖后静静等着。

“那就是,先天太幻图无法随意施放。”飞萝停顿了下,道:“需得冥思祷告及一时三刻的准备时间。”是一愣,视线稍垂,怔怔地盯着女孩雪颊上晕起的两朵迷人粉云。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