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二集 大决战
第二回 生死攸关

小玄大凛,急以盾链迎击。但见青辉紫电交相爆闪,刹那间又不知交手了多少合。

三首邪姬似乎动了真火,此番出手便似暴风骤雨翻江倒海一般,六臂诸兵齐抡共舞,声威无比骇人。

小玄登感压力如山,虽有骨龙这等强助,却也手忙脚乱,片刻间已是汗流浃背,心中暗悔没有用上七邪覆。

这时外围的六煞早已从兵器及身形认出他来,只苦于给骄烈显化的巨蛇拦住,纷纷朝三首邪姬大叫道:“那小子便是妖狐后人,吾界圣覆就在他身上,将军切莫让他逃了!”

“竟有这等好事?小妖狐居然自个送上门来了!”狄娇妍讶笑道,一双藕似白臂曼妙挥抡,天妒巨斧磅礴斩劈,记记重似山岳。

“来得好!少主正苦寻不获呢,我们把这小狐狸捉回七绝岭,便是大功一件!”狄妩媚狞笑一声,怨妇与毒舌长短双钩巧削刁挑,如鬼似魅般纠缠舔舐,教人防不胜防。

“七绝圣覆是不是在你手上?快快交出来!”狄妖娆森然冷喝,五根尖俏玉指勾弹引放,噬心锤于昏黑中时隐时现,神出鬼没地从四面八方袭向小玄。

小玄汗如浆出,链盾渐失章法,倏地身躯剧震右肋辣痛,却是给怨妇钩深深地挑了一记。

“废话什么,拿下来就什么都解决啦!”狄妩媚的毒舌又从另一边追了过来。

小玄怒喝,猛一招“焰莲乍放”迫开敌人,紧接御车疾退,以期拉开距离。

三首邪姬娇笑一声,两腿轻夹,胯下的金睛卧雪兽朝前扑纵,不依不饶地追杀小玄。

小玄极力拆解躲闪,却始终无法摆脱这附骨之蛆般的追击,伤痕累累的骨龙及后座的步盗翼皆来拚力相助,依然溃不成军,一时险象环生。

此时他根本没有片刻闲暇运提真气封闭右肋的伤口,鲜血泊泊涌出,染赤了兜元锦大块。

小玄猛然记起骷髅车上的机关,忙乱中急拍车沿的骷髅头,瞬见车上跃起六只诡异的半身赤骨骷髅,周身镂刻符录,分持长镰、瓜锤、长钩、长戟、大斧及一双利爪朝周围乱搠乱击。

“什么毛玩意!”三首邪姬黛眉轩起,毫无惧色地欺身近前,诸兵齐挥,登闻喀嚓密响,又见碎骨横飞,六只原本强横非常的机关骷髅竟如纸扎泥糊一般给拆得七零八落。

小玄大骇,遂要召出魅影这最后的撒手锏,突见不远处的邪邪抛下了雷尉,无声无息地舞到了三首邪姬身旁,正恼其半点无用,蓦感压力大减,诸般袭来的兵器皆比之前慢了微许。

三首邪姬心头蓦悸,丹田天灵两处皆虚,战力骤然莫明其妙地剧降近半,不禁骇讶,三姐妹赶忙悄检护体真气,却无丁点损漏之处,她们瞧不见邪邪,心中皆自惊疑:“那一龙一蛇所发威煞侵不得我们,怎会着了道儿?”

“小妖狐,可是你偷施的妖法?”狄娇妍寒声喝问。

“臭小子,以为这点伎俩便能奈何我们么!”狄妖娆怒叱。

“多说什么,只管把将这小狐狸拿下便是!”狄妩媚森然道。

“敢情是那无面怪物使的手段?”小玄又惊又喜,无暇多想,当即抖擞精神,奋力一轮盾劈链击,转眼扳回了不少局面。

星天殿众人正为小玄忧灼,见状俱喜。

“此子何人?竟能召御妖龙与鸣蛇,手身兵器也似不俗。”云谷子微微动容。

婀妍亦正纳闷,她从未见过小玄的缚魄链与殛魂盾,更没见过他召唤骨龙与鸣蛇,心中疑讶:“一个玄教四代弟子怎能操控那些强横恶物,阿玄哥哥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晓的秘密?”

她同云谷子见识极为广博,却皆瞧不破小玄所使链盾的来历,更没想到这对兵器竟是从天庭雷将手里夺来的战利品。

“云先生,崔公子便是东海逍遥门的少门主逍遥郎君!”一旁的彩缤纷心直口快。

婀妍眉心顿蹙,恼火地瞥了她一眼。

彩缤纷吐吐舌儿,赶紧闭口。

“逍遥郎君?”云谷子两眼微微一眯,转望向身侧的夜影。

夜影似有若无地微摇了下头,盯着崔小玄身影的眼睛却在悄然发亮。

三首邪姬积怒而击,虽然战力已剧降近半,但小玄依旧被困守势,只是要比之前的状况好上许多。

这时不远处的楚纯终将侵入体内的妒绝邪气驱除大部,见小玄仍在支撑,不由惊喜非常,心忖:“当初真看走眼了,崔公子竟有如此身手,居然能与狄三首周旋如此之久!”

她知形势危急,不敢再有片刻耽搁,运转天华真元,灵注宝绫,气贯仙剑,提步跨空朝两人飞来,杀入战团。

小玄立感压力又减,精神一振展颜叫道:“姐姐来得好及时,这三身怪物厉害,小弟回头再谢!”

楚纯微微一笑:“我才该向你道谢呢,适才如非你及时赶到,人家可就要吃大亏了!”

三首邪姬无愧号为七绝界武技第一,面对小玄、楚纯、骨龙及邪邪的强大合击,六臂抡动诸兵飞舞,依然攻守自如稳据上风。

而外围的六煞此时尽已放弃了近前助战的念头,皆疲于应付骄烈显化的可怖鸣蛇。

那骄烈果真为鸣蛇族骁将,虽是以一敌六,却无丝毫怯弱,攻杀间绞锁扑噬张扬激昂,始终攻多守少,周遭云雾如炽似焚,状极威猛。

小玄稍得喘息,细观眼前战局,见三首邪姬的那面兽面牙盾青辉吞吐,只守得水泼不入天衣无缝,心下悄忖:“欲败此怪,须得先破去她这面邪盾。”

正思量间,又见楚纯展舞宝绫,不动声色地频袭其盾,心中益发肯定:“敢情楚纯姐也谋算那盾!”他心念电转,倏地收起缚魄链朝前纵出,欺身直扑三首邪姬诸兵防守的核心。

原来小玄心急巨竹堡安危,为破眼前强敌,不惜兵行险着。

楚纯大吃一惊,她反应极快,立明小玄用意,急展绫剑从旁俺护,全力阻拒三首邪姬诸般兵器。

三首邪姬心皆一凛,正面的狄娇妍与右侧的狄妖娆齐声冷叱,急抡诸兵拦截,不想天妒斧给楚纯用千山雪拚力格挡,噬心锤也吃天外雪魄绫缠住,狄妩媚立挥怨妇、毒舌双钩,瞬间削出了千百记,却闻刺耳的金铁交击声密密响起,尽给小玄的殛魂盾格住,狄妖娆冷笑一声,左臂提起妒魁盾贴躯紧护,这是她们的最后防线,也是最有信心的不破防线。

小玄依然紧握缚魄链,振臂一甩,袖中猛然窜出一条火龙,正是八爪炎龙鞭,其上锐鳞片片逆起,张牙舞爪地卷袭妒魁盾。

“这小贼欲夺我盾!”狄妖娆心头念闪,妒魁盾纵拍斜弹,不想炎龙鞭中炼化了炎龙的八足之髓,最擅擒缚,击退数遭后,宝盾边沿突给鳞片搭着,紧紧钩住。

小玄心中惊喜,急扯宝鞭顺势朝三首邪姬欺身疾进。

狄妖娆顾不得挣脱炎龙鞭,当即挥盾劈砸,不想小玄不闪不避照旧猛冲过来。

星天殿中众人见状俱惊,婀妍颜颊尽白,彩缤纷更是瞠目失声:“这家伙不想活了!”

“找死!”狄妖娆厉喝,透着妖异青芒的眼眸微微一眯,瞬将妒之绝提至九重天之极限,强大无匹的邪恶真气疾注盾中,欲将来敌当即震毙!

小玄见盾上青辉亮如炽焰,心知厉害,但机会瞬息即逝岂容犹豫,遂硬生生地直撞上去,只听“砰”一声大响,胸腹处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登时五脏移位六腑颠倒,鼻口中暴出血来。

狄妖娆正自得意,猛见一条细电缭绕的紫链毒蛇般从妒魁盾下方窜出,方道不妙,蛮腰早给紧紧锁住,蓦地奇电透体而入,护体真气赫然形同虚设,登给殛麻了大半身子,而那紫链还不依不饶,犹如恶蟒般圈圈缠绕顺躯而上,直卷她那细嫩雪颈。

狄妖娆虽然身经百战,遭历凶险无数,这一刻也不免花颜失色,就在紫链绞着脖颈的千钧一发之际,倏地寒光一闪,一把短钩搭住了紫链,却是狄媚妩的毒舌钩刃,狄妖娆直呼侥幸,急御噬心的另一头流星锤杀回,奔般疾砸小玄后脑。

不想楚纯早已盯着,立将天外雪魄绫另一端抛出,又将流星锤卷住,狄妖娆奋力回夺,楚纯只是死锁不放,空中停不住身子,也敌不过狄妖娆的邪力,猛一把亦给拉扯过去。

狄娇妍长斧在外,急切中一摆斧柄,以另一端疾挑楚纯下腹,小玄眼明手快,急将搭住妒魁盾的八爪炎龙鞭鞭身一荡一甩,又紧紧地绞住了天妒斧斧柄。

蓦地一声厉啸,一把利钩在小玄眼中急速放大,赫是狄媚妩的怨妇钩攻不破殛魂盾,改来剌他面门,但听铮地鸣响,却是楚纯以空出来的千山雪架住。

这时骨龙咆哮迫近,寻机欲噬,又给狄娇妍以天妒巨斧及胯下的金睛卧雪兽峙而封堵。

电光石火间五人已绞做一团,敌我兵刃皆俱近在眉梢咫尺,一时险象环生。

星天殿中众人心皆提到了嗓眼,婀妍心惊脉跳地将投射影像拉至极近,然而局面极其混乱,时不时又给游弋周围的骨龙那庞大身躯遮挡,始终瞧不清楚个中情形。

彩缤纷吸着凉气道:“小玄这算什么招法,可可地将楚纯姐也搭进去了,岂有这般拚命的!”

云谷子却微点了下头,凝眉道:“狄三首乃七绝界武技第一人,攻守皆俱无懈可击,非以非常手段难以破之。”

五人于空中贴身僵持,实是凶险万分,三首邪姬与楚纯皆想尽快摆脱困局,而小玄却仍一鞭一链乐此不疲地东搭西绕继续纠缠,只恼得三首邪姬三张花颜尽是怒色,而楚纯也急得芳心暗嗔俏脸通红。

忽然间,白亮飘荡,不知从何而至的片片霜雪纷如花落,却是楚纯以灵力催动了天外雪魄绫。

三首邪姬面色齐变,先是给天外雪魄绫缠住的噬心锤骤然发亮,其上镂刻的符文模糊起来,眨眼已裹了层透明的冰晶,紧接着连接锤身的乌黑细索寸寸白亮,匪夷所思地迅速漫延至狄妖娆的握手处……

狄妖娆瞳孔蓦地收缩,自勾缠锤索的兰指始起,纤臂、削肩、细颈、玉颜乃至眉睫迅速地凝结了层薄薄的白霜,模样煞是诡异。

天外雪魄绫本就是非凡神兵,经楚纯以虚照境寻得的神异冰髓淬炼,威力更是非同小可。

狄娇妍与狄妩媚听见狄妖娆闷哼一声,皆知不妙,三姐妹枝连根同,心念相通,倏地齐声怒叱,一同提气发功,汇聚的九重天妒绝邪力立将凝结狄妖娆身上的冰霜震个粉碎,继又怒涛恶浪般奔涌向楚纯。

楚纯登时如遭重锤,靥上青气乍现,嘤地一声呕出口鲜血来,险些捉握不住手中的天外雪魄绫。

小玄大惊,当即狂催离火真气,刹那间缚魄链与殛魂盾霹雳齐炸雷电同发,狄妖娆给缚魄链锁住身子,依然首当其冲,顿给殛得五脏如灼魂飞魄散,根连一起的狄娇妍与狄妩媚亦皆眉发尽竖花容失色,就连楚纯也难免波及,娇躯一阵轻抖细颤微微麻痹。

雷电自有强大地吸附之力,五人本就纠缠一团,这会更是乱粥一锅,小玄陷于花簇脂堆当中,如非生死攸关,倒真是软玉温香令人艳羡。

三首邪姬吃了苦头,方晓小玄更是棘手,即时调转矛头,运提妒绝真气齐来冲击小玄。

小玄立马苦不堪言,所幸狄妖娆已伤得甚重,又有楚纯从旁拚力分担,这才堪堪敌住三首邪姬的联手合击。

局势继陷苦境,五人气僵力乏,均难以脱身自拔。

骷髅龙御上的步盗翼紧护程石亦,又无法近前相助,只急得哇哇大叫。孰料昏迷中的程石亦吃他这一吵嚷,终得悠悠转醒,惊察情势不妙,然而此时躯如散架真气尽失,那五十只石狮仙兵或损或毁尽已失散各处,亦只有瞪着眼干着急。

小玄眼角瞥见楚纯俏容苍白,心知她坚持不了多久,不禁暗暗着急,突尔心头一闪:“啊哈!我怎将这宝贝忘了?如此僵局,个个腾不出手,正是它大显身手的绝好机会!”

与之靠得最近的狄妩媚见他忽然面露诡笑,唇齿微动似乎悄念了句什么,几于同时,正在与骨龙对峙的金睛卧雪兽忽似察觉了什么,猛地高仰起身来,咆哮着照某处一扑,然却抓了个空。

狄妩媚心下警觉,怒容喝道:“臭小贼,你做什么!”

小玄见其神色虽厉,容颜却着实邪魅浓丽,且又近得鼻尖几欲触着,遂嬉皮笑脸道:“小圣爷我好生无聊,姐姐且来亲个嘴儿!”言罢脖子一伸作势欲前。

狄妩媚大吃一惊。她们三姐妹修习的乃是七绝宝鉴当中的妒之绝,与绮姬母女所修炼的欲之绝截然相反,言行举止虽然恣肆浪荡,却是从来不敢沾染阳气,更未给哪个男子亲吻过,眼见避无可避,心中大慌,急将敌住缚魄链的毒舌短钩抽拔出来,直刺小玄面门。

岂知她的短钩这一撒离,没了阻碍的缚魄链首立时恶蟒般疾绞狄妖娆的脖颈,狄妖娆只惊得魂飞魄散,她身上有强横无匹的护体真气,尚给缚魄链殛得外灼内融麻痹如酥,嫩嫩细颈岂敢再领受一下,瞬将真气摧鼓至极限,夹住金睛卧雪兽往下一沉,整个人硬生生就从缚魄链的捆锁中挣脱出来,但闻“哧喇”声响,上身衫袍片片撕裂,裸出一具欺霜赛雪玲珑凹凸的娇躯来,非但如此,左右两边的狄娇妍及狄妩媚猝不及防,皆给牵扯得阵脚浮动失去架势。

就于此瞬,猛闻狄妩媚厉呼一声,腹际莫明其妙地暴溅出大蓬血花来,旁边的狄娇妍心头一惊,猛感左侧疾风掠起,似有什么物事朝自己闪窜过来,当即挥斧阻拒,饶她反应极快,无奈架势已失且距离极近,顶上骷髅银盔“砰”地猛然炸碎,甩散出一头如云似墨的亮丽长发。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