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二集 大决战
第一回 仙邪会

“崔公子,你怎会在这里?”步盗翼踉踉跄跄撞过来,瞧瞧小玄又望望空中,满脸讶色。

在如潮滚涌的浊云秽雾间,除了一脸狰狞的雷尉,还有一条长达三十余丈的血色骨龙及一条七、八丈长的四翼大蛇在蜿蜒游弋,情状无比诡异震撼。

“我刚从谷外回来。”小玄含糊应,见其衣袍破裂嘴角溢血,显然也伤得不清。

“程将军如何了?”步盗翼问,自己猛地咯了口血。

“你能走么?”小玄却道。

步盗翼点点头,只道还要再战,毅然强提真气,喀喇一声,背后突然暴出一对长达丈外的翅膀来。他乃飞马成精,这对翅膀正是他本形之物。

“随我来!”小玄叫道,抱起陷入昏迷的程石亦,纵身飞向骨龙牵拉的骷髅龙御。

步盗翼大是诧讶,双翅扑拍,紧随其后。

骨龙与小玄灵犀相通,立时飞来接应。

两人一前一后跃入骷髅龙御,小玄将程石亦放好,对步盗翼叫道:“你且照看程将军,抓紧了!”

“好!”步盗翼应,两手执戟,一臂揽护程石亦,另一边用戟扣住座沿把手。

小玄怒容满面,心驭骨龙风驰电掣般朝雷尉冲去。

雷尉正给邪邪阴扰得心神不宁,见状一凛,急击宝鼓迎拒,却见冲来的妖龙又是不闪不避,直直就撞入雷音之中,冲势竟然只是稍稍一滞,眨眼就扑噬到跟前,大惊之下急朝旁闪,不想劲风贯面,却是妖龙的巨尾雷霆万钧地横扫过来,避之不及急擎巨鼓硬拼格挡。

只听一声大响,雷霆之怒上炸出团耀眼光亮,紧接丽芒滚闪,却是给砸崩了颗雷符石,而骨龙巨尾给高高弹起,罕有地发出一声嘶吼,似也吃了亏。

雷尉抱鼓跌退,翻腾滚涌的气血尚未得缓,又见四翼大蛇从另一侧飞扑过来。

雷尉胡须戟张,猛击宝鼓阻击迎抗,然而所发雷音暗弱虚闷,威力大不如往时,连发的怒雷邪音竟然遏阻不住妖蛇,一时险象环生,连连败退。

骄烈扑拍四翼衔尾追击,如影随形地扑噬绞锁,亦不知施展了何等妖术,身上并无光芒照耀,但过处云雾皆俱无端白亮,仿佛有光热自内透出。

“这一龙一蛇所发的威煞如此厉害,以本座之定力,竟还给减损过半功力!”雷尉瞧不见邪邪,心中大为骇讶,殊不知功力之所以剧减,乃是一直在周围游绕而舞的妖物所致。

邪邪乃万魅之后与洪荒妖物雍和私媾而产,天地独一,迥异寻常,不但能窥食梦魇,更善扰慑魂魄,而它形态特异,绝大多数人目不能见,是以每每困敌于无形。

小玄挥链御龙,继续围攻雷尉。他虽能瞧见邪邪,却感莫明其妙,心中纳闷这古怪家伙怎么只顾跳舞而不攻杀敌人?当真没用之极。又忖眼前敌将功法不过寻常,先前怎么能将程石亦伤得如此之重?

雷尉手忙脚乱,然却煞是悍勇,兀自咬牙强撑,邪门的是,不知怎地体内忽尔莫明炽热,似有烈焰燃烧起来,惊乱间又见周围浊云纷纷亮起,转眼通红如霞,倏地变成了团团猛烈燃烧的火云,心中方叫不妙,已给内外夹击的可怖灼热炙得五内如焚发焦皮烂。

“滋味如何?我这条小蛇可够你玩!”四翼妖蛇血信甩舞口吐人语,僵滞丑怖的蛇首现出一丝狞笑,长巨的身躯于火云中时隐时现翻腾出没。

雷尉身陷滚滚烈焰,拚尽全力击鼓相抗,哪里还有闲暇出声,蓦又一道艳极紫电斜里劈至,却是小玄挥链击来,正中其面。

雷尉惨号一声,只给缚魄链上的怪电殛得魂飞魄散,护体气劲竟然形同摆设,刹那间斗志尽失,捂面抱鼓死命撞出合围,疾往远处逃去。

“敢伤我家舅子,岂容你逃!”小玄怒喝,挥甩电链,驾驭骨龙紧追不舍,骄烈与邪邪一左一右跟随其后,游弋舞蹦各具奇姿,速度未慢分毫。

************

楚纯沉默伫立,静如一潭冰封千年的湖水。

然而这只是表面,尚未交手,她的信心竟已开始动摇,不禁暗自悚讶。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楚纯天资过人,修为已远超寻常的同辈散仙,又怀神兵妙宝,素来甚是自信自负。

“你……害怕啦?”三首邪姬睨眼轻笑,似乎窥破了她的心境。

“啰嗦什么,孰强孰弱打过便知!”楚纯沉喝,眼角瞥见,四下合围的六煞正悄然逼近,蓄势欲击。

“嗯,还算有点斗志,莫要叫我们失望才好。”三首邪姬缓缓道,突地“嗯哼”娇叱,柳躯一摇,瞬闻霹雳震响,诡变横生,遽化做了个三身三首的邪物——却是三张眉目不同的花颜,三具自腰而分的柳躯。

正面身首披盔戴甲,掩着窈窕俏躯,手擎一柄大的夸张的犀利巨斧,名曰“天妒”,乃昆吾石髓所铸,蕴蓄莫大邪力;左侧身首束腰裹袍,绷着玲珑线条,双手分执一长一短两把利刃弯钩,长者名曰“怨妇”,短者名曰“毒舌”,也为异铁铸造,最是锋锐刁毒;右侧身首罗绕霓裳,袒着粉肩藕臂,左手持兽面牙盾,名曰“妒魁”,右手提流星飞锤,名曰“噬心”,皆镂刻邪符异录,乃七绝界炼器大师打造。

这三具身子青辉撩绕,呈熊熊焰状,模样比先前愈加威武慑人。

星天井栏鉴前的彩缤纷睁大眼睛,咂舌道:“她这法相好生唬人,手上兵器无一不是厉害家伙,只怕那个上界的恶哪吒亦不过如此!”

“此非法相,而是本相!”云谷子缓缓道:“据传三首邪姬一生下来便是如此,先前的一身一首才是她的法相。”

彩缤纷愈发诧讶,喃喃道:“一生下来便有三个脑袋三个身子?这不是怪胎么!”

“听闻……”婀妍忽道:“她是当今七邪界唯一将妒之绝练臻第九重天之人?”

“没错。”夜影语气十分确定。

星天殿中一时静了下来。

七绝界之所以在七绝魔君殁后还能立足于诸界,无非是因为七绝宝鉴中有许多震天撼地的绝学,除了七绝霹雳这等诸界痛恶的极绝邪功,蜮魇引这类能蛊惑神佛的诡异秘技,还有“怒、欲、妒、恨、虐、傲、贪”七大根本功法,所倚者,便是天地间七种万世不绝的邪恶,皆有独异玄通,各分九重天,但凡修炼至极,便能屠魔弑神纵横诸界。

而七大根本功法皆为初易后难,越是往后便越发难以修炼。

譬如聪慧若碧绮绮的欲之绝仅只修炼至六重天,身为大司祭的碧怜怜的欲之绝亦止步于八重天。至于能将妒之绝修炼至九重天之境的,除了已殁的七绝魔君,七绝界中便唯独这个三首邪姬了。

“为了有趣点,让你先走三招如何?”三首邪姬正面的花颜微笑道。

这一句轻易便击溃了楚纯的极力按捺,她深吸口气,一星耀眼银光倏自她剑尖亮起,旋而莹白隐闪,又有朵朵似有若无的雪花飘聚到剑身之上,千山雪冰凝雪淬般越发明艳。

三首邪姬冷眼瞧着,傲色以对。

楚纯倏如飞仙纵起,手中的千山雪骤然化做了一道疾掠的亮丽银光,终于出击。

这一击凌厉异常,非只疾迅,更工刁巧,银光矫如惊龙,轨迹交错变换,令人无从判断最终的落点。

六煞悚然一惊,虽知楚纯的目标并非自己,却皆急朝后退,全神防备。

三首邪姬依然纹丝不动,直待白光掠至咫尺,正面的身首方才单臂提斧,不花不哨地随意一格。

楚纯只觉一股大力传来,攻势顿溃,不但剑锋给荡开,身势也骤给带得斜里走歪,一时空门大露,急忙旋躯卸劲,凌空数转远远飘飞开去。

三首邪姬只淡然地望着她,并无半点趁势追击的意思。

犀利无匹的一招竟然就给这么简简单单地消弥无形。

楚纯心头骤沉,虽本未对自己的第一击抱有多大的期望,可是怎也料想不到对方破解得如此轻松。她定了定神,蓦地翩步飞空,玉腕抖处,旋见霜雪飞舞满天剑光。

周围的六煞只觉冰风袭面极寒透骨,加之没脸见人给惨怖兵解的前车之鉴,更是不敢近前,各自运功相抗紧守家门。

只听楚纯一声娇叱,漫天的霜风雪光倏地汇做一匹径达丈逾的粗巨冰瀑,如天河倒挂般照三首邪姬兜头罩落。

这一招名曰“九天冰瀑”,乃辟邪宫剑技中的绝学精华,再贯以专克邪秽的天华真元,剑势疾厉超凡。

如说前一击还有些许试探之意,那么此次已是倾力出击。

三首邪姬却是依旧不慌不忙,左侧的花颜轻哼道:“我来。”然后抬臂轻描淡写地挥钩一挑,如同点中了罩门,似裹夹着千顷冰雪的一击戛然而止,浩大声势冰消瓦解。

楚纯远远飘开,三首邪姬则如钉原地,人与坐骑依旧未移分毫。

这一合楚纯明显落于下风,六煞趁势欲击,蓦闻三首邪姬一声冷叱:“别动!谁插手我废了他!”

六煞立时齐刹脚步,再无哪个敢往前挪半步。

楚纯落地,秀靥苍白,酥胸口心微微起伏。

“还有一招,耍厉害点的来。”三首邪姬右侧的面容朝楚纯叫道,模样又不同其他两个,妖娆浅笑冶艳绝伦。

楚纯脸色由白转冰,垂下右手捏握的千山雪,缠于左腕上的柔软天外雪魄绫开始缓缓游动,先是绕臂蜿蜒,接又绕躯盘舞,少刻,不知从何而来的瓣瓣雪花再度凭空而现,相约般飘飘荡荡地凝聚到绫带上,状极瑰丽。

三首邪姬左右两首齐转,三张面容上的六只眼睛皆俱盯住那条柔弱似烟的绫带,神情居然第一次凝重起来。

楚纯抬起柔美左臂,如风中娇兰般缓缓展扬,天外雪魄绫似有生命般活了起来,飘荡着蜿蜒着徐徐袭向三首邪姬。

“这么冰的气息,挺罕见哩……”

“嗯,里边还夹杂着别的东西,好象挺讨厌……”

“依我瞧,我们没必要硬接……”

三首邪姬各首轻松调笑,眼睛却紧紧盯着飘舞而至的软软白绫,直至白绫飘至正面之首的眉心近寸,两腿倏地一夹虎腹,瞬时无踪。

楚纯一击不中,立将玉腕轻抖,天外雪魄绫飞速抽退,环绕周身紧守要处。

三首邪姬终于离开了原地,跨虎现于三丈之处。

但见她原来所在之地莹白一片,由水火不侵的宝瓶竹打造的甲板竟然结了层冰。

三首邪姬将宣花斧柄朝地下轻轻一顿,远于三丈处的结冰甲板立时如腐破碎。

“这条绫儿果然厉害,幸好没有硬接。”三首邪姬的一张花颜嘻笑道。

“还不错,三招就能逼得我们走动,有点意思了。”另一张花颜接道。

“小心吧,我们要出手了。”第三张花颜脸色一沉,声音冷了许多。

虽然未能伤着敌人分毫,但楚纯心中稍定,只要三首邪姬对自己千辛万苦炼成天外雪魄绫的有所忌惮,那就说明这魔头并非金刚不坏无懈可击。

楚纯凝神戒备,倏地前方一花,三首邪姬已袭跟前,楚纯剑绫齐出,急封各处,转瞬交击数合。

只见三首邪姬身子旋动,三身六臂轮番交击,真个暴风骤雨气势磅礴。

楚纯见三首邪姬手中巨斧大开大阖,势极雄猛,不敢硬拼强接,只以闪避游走周旋,偏有长短两把钩刃鬼魅般追来,无比之疾迅刁狠,只得以剑格拒,正疲于应对,又见两枚流星飞锤抛起,神出鬼没地四下阴袭,更是片刻喘息不得。

她连连后退,忽一下凌空拔起,整个人飞离了甲板。

三首邪姬两腿一夹,纵起卧雪兽虎紧追,一斧雷霆劈出,已至楚纯天灵。

楚纯给逼得无隙可缓,急迫间提剑架住天妒巨斧,顿感如抵山岳,臂膀一阵酸麻,虎口裂痛,险些捏握不住千山雪。

三首邪姬左侧之首“咯咯”一笑:“再接我的!”怨妇与毒舌双钩左右撩出,带出两抹炽亮青焰。

楚纯娇喝一声,天外雪魄绫旋臂而出,晶莹雪花乍然四下飞舞。

三首邪姬收钩抽退,朝旁避开,似是不想碰触天外雪魄绫。

楚纯精神一振,赫然即刻反攻,千山雪飞削疾刺,尽是辟邪宫剑技中的精妙杀着。

“很好!意识不错。”三首邪姬笑道,不慌不忙地盾拒钩拦,两人皆远远地飞离了冲霄飞舟,于空中战做一团。

然而,不过片刻之间,楚纯好不容易才获得的攻势便给尽数瓦解,又陷苦守局面,所幸三首邪姬似乎对天外雪魄绫颇为忌惮,才未立时溃败。

“宫主麾下果然人才济济,此姝不单怀有神兵上宝,武技也是精妙非凡,竟能与狄三首周旋如此之久。”云谷子捻须赞道。

“楚纯并非我部下,她娘亲与我师尊乃有深交,我们更是情逾姐妹。”婀妍一双秀目紧紧地盯着星天井栏鉴投射出的影像。

“可是楚纯姐明显非这三首魔头的对手啊!”彩缤纷一脸着急:“如此下去,只怕……只怕……”

话音未落,突然整个星天殿一亮,只见影像中的三首邪姬诸躯诸兵青焰大盛,攻势越发暴烈凌厉。

楚纯本就苦苦支撑,这时更是险象环生,倏感右臂一辣,却是给怨妇钩拉了长长一道,伤口吃蕴蓄钩上的妒绝邪气一冲,登时鲜血飞溅。

彩缤纷惊呼一声,瞧见楚纯朝后飞退,三首邪姬则如影随形般疾追,少刻间楚纯左肩又吃了一记飞锤,胛骨登碎,于空中踉跄欲坠。

婀妍如同也挨一击,娇躯轻震,冰似的俏颜更是不见一丝血色。

云谷子眼角掠见,嘴角微现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你有法宝也不成,我们的实力着实相差太远了!”三首邪姬正面之首傲然笑道,高擎巨斧力劈而下,青丽的妒绝真气激扬贯掠,从四面八方锁困楚纯。

楚纯竭力避闪,心中连连叫苦,本欲寻机逃脱,但三首邪姬早似瞧破她的打算,自始自终攻中存守,暗将退路尽数封死,况且她此时疲于招架,想要脱困已是十分渺茫。

就在这时,猛听远处有人高声呼道:“狄将军救我!”

三首邪姬左侧之首望去,见雷尉没命奔来,状极慌张狼狈,面上焦黑溃烂,显是吃了大亏,不禁黛眉微蹙,定睛再瞧,赫见他身后有条裸着赤骨的妖龙及一条背生四翼的大蛇在追赶,紧接着妖异的威煞排山倒海掩至,显是极其凶厉之物。

原来雷尉无法摆脱追击,遂朝三首邪姬处逃来,只盼这界中恶将把追兵截住。

“快将他们通通宰了!我那五百雷霆怒鼓全叫这伙妖贼给毁啦!”雷尉大呼。

三首邪姬闻言,不禁心中一凛,另两首也齐转头望,对楚纯攻势缓了丝许。

楚纯趁机疾退,终得脱身逃开,顾不得肩痛臂麻,急运真气裹护伤处。

星天殿众人瞧见,已提至嗓眼的心方得放下稍许,婀妍迅速操作星天井栏鉴,循着三首邪姬所望方向调转影像,很快便捕捉到了张牙舞爪的骨龙与现出鸣蛇本相的骄烈。

“从哪冒出来的怪物?咦……那条大蛇怎么背上生有四翼?”彩缤纷讶然失声。

“是鸣蛇!”云谷子轻吸了口气,一眼便认出了这种即使是在洪荒之时也十分罕见的强大妖物。

“好像与七邪界不是一路的!”婀妍凝眉道。

不过眨眼之间,雷尉已逃到三首邪姬近前,骨龙倏地纵身扑噬,穿金洞铁的可怖巨爪闪电般直挖雷尉背心。

环伺周遭的六煞齐来救应,但已是鞭长莫及。

三首邪姬见来势猛恶,手臂抬时,怨妇钩电般挑出,斜斜地疾撩骨龙巨爪。

骨龙毫无闪避之意,迎钩便扣,瞬见青芒一闪,巨爪上的五根钩指竟给细薄如柳的钩刃尽数削断。

骨龙遽然咆哮,威煞暴吐,其余足爪一齐怒袭三首邪姬。

三首邪姬提盾封堵,只见妒魁青辉四吐,守得滴水不漏天衣无缝,但闻数声巨响,连人带虎给骨龙的巨力震退数丈。

这时六煞已然杀至,却见鸣蛇巨躯一甩,四翼拍振,刹那炽焰滔天,皆给阻于外围。

骨龙怒极,抛下雷尉怒不依不饶追击三首邪姬。

三首邪姬冷笑一声,六臂轮动,诸兵齐递,立时遏止了骨龙怒涛恶浪般的猛攻。

骨龙倏地巨吻一张,从口中喷吐出数股浓浓稠稠的如血吐息。

三首邪姬不躲不闪,以盾相迎,尽将腐金蚀铁的吐息拒诸妒魁的辉华之外。

骨龙长躯一摆,巨尾蓦从数十丈外疾扫过来,奔雷般直鞭三首邪姬。

三首邪姬依然不慌不忙,两腿暗夹,竟然驱虎朝骨龙欺身贴靠,轻轻松松便避过了龙尾雷霆万钧的卷扫。

骨龙张吻欲噬,猛地嘶啸一声,却是身躯挨了记噬心锤,胸腹处两根巨大的血骨登时折断碎裂,电光石火间接连吃大亏。

骷髅龙御上的小玄大惊,方知遇见罕有强敌,丹田提处,离火真气疾贯缚魄宝链,一招“游龙出海”飞击三首邪姬。

小玄此时体内所蓄的真气已今非昔比,加上缚魄链的神威,这一击宛若紫电飞掠蛟龙扑纵,刹那就鞭到了三首邪姬脸侧。

三首邪姬轻咦一声,钩斧齐迎,与缚魄链交击一处,瞬时炸出道道绚烂耀目的紫光与青芒,声势骇人。

小玄只觉虎口剧震,缚魄链竟然反弹回来,惊诧间蓦见三首邪姬竟如影随形疾跟过来,赶忙挥出悬挂左臂上的殛魂盾迎击。

“你也耍盾?”三首邪姬右侧之首轻哼一声,遂提妒魁盾狠狠劈砸。

两人两盾一轮对砸硬劈,爆出一阵震魂动魄的惊天巨响。

楚纯这才瞧清骷髅车上的人是崔小玄,不禁又惊又喜,赶忙抓紧时机驱除侵入体内的妒绝邪气,继续运功自疗。

“宫主快瞧!那辆怪车上的不是崔公子么?他不是……不是……”星天殿中的彩缤纷欢声叫道。

婀妍亦已看见,更是喜讶非常,两手迅操机关,飞快地调校星天井栏鉴投射出的影像,紧紧追踪小玄的身影。

这时小玄与三首邪姬已各自震退,瞬间拉开十余丈之距。

小玄只觉周身气血翻腾,提盾的左臂赫地抑止不住一阵剧颤,心中愈惊:“这三头妖女竟然这等厉害!半点不逊当日的恶哪吒!”

“噢,身手似乎还行嘛。”三首邪姬神闲气定地凝停空中,正面之首轻笑道:“小家伙,报上名来!”

“千翠山崔小玄!”小玄朗声应,沉喝道:“你又是何人?”

“吾等乃七绝界三首圣姬是也。”三首邪姬正面之首傲然应道,策虎缓缓向前,笑嘻嘻道:“崔小玄,且再同我们耍几招,瞧你兵器威风模样俊俏,只不知是不是个银样镴枪头?”

不远处的楚纯低啐一口,冰颜泛起一抹薄晕。

“我们……你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三个人?”小玄惊疑不定,凝神戒备。

即便是哪吒,也只有三首八臂,而前眼怪物,虽少了两臂,却多了三具上半身。

“我们当然是三个人啦!”三首邪姬正面身首一横天妒巨斧,笑吟吟道:“奴家唤狄娇妍。”

左侧身首将怨妇、毒舌双钩轻轻一下交击,娇滴滴道:“奴乃狄妩媚。”

右侧身首一臂提着妒魁盾,一手拎甩着噬心锤,浪荡荡道:“狄妖娆便是奴奴哩。”

“什么怪胎!既是三个人,却怎么只有一个屁股两条腿儿?”小玄微笑道,看似反击此前的轻浮之言,实则是因敌人强大而有意激恼对方。

“找死!”三首邪姬三颜齐变,两腿一夹,人虎瞬现骷髅车旁。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