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一集 巨竹之战
第十回 三首邪姬

“哇!好恐怖!楚纯姐好厉害!她手里的法宝便是天外雪魄绫么?”彩缤纷拍手欢呼。

婀妍轻吸了口气:“果然威力惊人,不枉她在虚照境辛苦了这么久。”

“此物是她自己炼造的?”云谷子微微动容。

婀妍点头,道:“那绫原是她的兵器,乃雪鳞鲛绡与冰蚕丝织就,其上更蓄有从天外海各处绝峰深川采集的万年雪魄,本就是非凡之物。后来她又在虚照境找到一种别处没有的奇异冰髓,不单入火不化,所蕴灵力竟与她修习的功法无比般配,心生灵感异想天开,遂将兵器炼做了法宝。”

云谷子叹道:“雪羽仙才学艳绝,当年如非突然出走,今时或已是辟邪宫之主。想不到她女儿竟亦如此了得,小小年纪便能炼造出这等集神兵上宝为一体的妙器。”

“我师尊也赞她是可造之材。”婀妍道。

众人皆知婀妍师尊凌霄士乃妖界的一代宗师,才学卓绝,精通三岛十洲百家术数,圣尊级的高人。得其一赞,殊是不易。

“咦,那是什么?”彩缤纷忽指着星天井栏鉴投射的影像,昏黑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抢眼的白影,正急速地飞扑向楚纯所在的冲霄飞舟。

婀妍调校机关,迅将视角拉近,神情骤然凝重。

“是头……白色的大老虎耶,上面好像有人?”彩缤纷睁大眼睛。

婀妍轻轻吸了口气,以不太确定的口吻道:“狄三首?”

“金睛卧雪兽。”夜影沉声道:“没错,是三首邪姬。”

没脸见人的彻底兵解大大震撼了其余六煞,虽皆惊怒无比,却一时不敢贸然再攻。

楚纯也不着急,心知这边拖得越久,程石亦与步盗翼那边能做的事情就越多。

六煞已将身上的诡奇寒力完全逼净,再度围住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女,他们小心翼翼地慢慢迫近,有如恶狼环伺。

楚纯静静伫立,只垂目望着自己手中的剑。

忽然间,她似感兆到了什么,猛然抬头。

但见白影一闪,有个庞然大物已从空中飞扑而下,轻轻巧巧地落在她前方丈余之处,但是运载数百兵将而稳似平地的冲霄飞舟却整艘船身猛然一沉。

楚纯定睛瞧去,眼前赫是头巨如犀象的大虎,通体雪白,四肢如柱,双目中的睛瞳竟然是灿澄澄的金色。再往上看,虎背跨坐个绝色女子,但见眉黛眸亮,鼻挺唇俏,脸庞略为削瘦,轮廓宛若刀斧凿出,无处不是棱角分明。

她头戴骷髅银盔,身披龙麟锁甲,单手提着一柄与她那倩俏身材全然不匹配的宣花巨斧,另一手持兽面牙脚盾,背后交叉负着两把利刃弯钩,腰间还缠挂着一对镂刻符文的流星飞锤,神采扬越威武极绝。

楚纯在看见她的那一瞬,心脏便急速地剧跳起来,便是调息凝气亦无以抑制。

相对于白虎,这女子的身躯委实显得有些倩俏娇小,然而她却完全盖住了白虎的威煞,惊人地迸发着如山压力及犀利得有如她手中巨斧的杀气。

“狄三首?”楚纯异样艰难地吐出三字。

三首邪姬点了下头,神冷气傲地问:“你叫什么?”

“楚纯。”楚纯应,惊讶地发现她的容貌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变换,虽俱艳丽,但确确实实与原先明显不同。

三首邪姬歪头想了会,咕哝道:“没听说过。”

楚纯不再言语,蓦尔惊觉自己正在往手中的千山雪拚命贯注真气。

“废物!七个男人竟收拾不了一个小姑娘。”三首邪姬朝六煞轻啐,望向甲板上的碎冰残骸,声音突然变成了另一样:“居然还搭上了一个,你们不如去买块豆腐撞死吧!”

天残地缺嗫嗫争辩:“这贱人修习的似是辟邪宫一脉的功法,恰巧克制我等,又有极厉害的法宝……”

“闭嘴!”三首邪姬喝。

六煞立时噤若寒蝉。

“辟邪宫又如何?待我哪日闲下来了,就上门去把他们一股脑挑了!”三首邪姬轻描淡写道。

六煞没谁接口,似是连气都不敢大喘。

“嗯,剑不错……那条带子也可以。”三首邪姬瞧着楚纯,声音面容又已变换,不但眉目非同,神采也各异,时娇妍,时妩媚,时妖娆,诡异之极。

楚纯眼观鼻,鼻观心,极力抑制周身的战栗及立即出手的冲动。

“不过,你以为你能接我几招?”三首邪姬笑道,眼中满是毫不掩饰的轻屑。

因有楚纯缠住七残邪煞,程石亦及步盗翼如入无人之境,率领石狮仙兵再又连毁数船雷霆怒鼓。

两人杀至另一艘冲霄飞舟,心头蓦然莫明凛悸,就在此刻,猛闻一声沉闷鼓声,冲在最前方的一只石狮仙兵骤时形廓模糊,尚未瞧清,倏见石狮解成了齑粉,给空中的大风一刮,化做纷纷扬扬的灰白尘土,眨眼消散得无影无踪。

两人大惊,齐刹脚步朝前望去,只见两排雷霆怒鼓前立着个高大身影,肩、胯、肘、膝等处裹着尖刺铠甲,赤着两只如扇大手,巨首上的一对细小环眼正怒目而视。

在他身前摆放着只比其他雷霆怒鼓大了近倍的巨鼓,鼓皮漆黑,鼓身雕刻着兽面与雷纹,鼓沿镶嵌一圈形色各异的奇石。

“雷尉!”步盗翼吸了口凉气。

“既知吾是何人,还敢前来受死!”雷尉怒喝,巨掌骤往鼓面上一拍,又有一只石狮给闷雷似的鼓声震做齑粉。

程石亦大怒,疾提真气,提起狼牙棒朝前掩去。

“将军小心!”步盗翼急呼,挥戟击倒数名从旁侧扑至的邪甲士兵。

雷尉环眼一眯,高举巨掌再次重重拍下,发出“砰”的闷响。

侧后的步盗翼也没觉得声音有多响,然而首当其冲的程石亦却感一个霹雳在印堂炸开,身子竟似给一根看不见撞城槌猛然撞着,饶他功力了得,未给击飞,但奔雷般的攻势也戛然而止,凝固般定在雷尉近三丈处。

“不错!”雷尉冷哼一声,另一掌也拍砸在鼓面上。

程石亦只感脑海一空,五脏六俯俱似颠倒,护体气劲完全瓦解,口中哇的一声喷出血来,下盘浮动,却已无力移动分毫。

步盗翼见势不妙,急奔上前救应。

“好好!再接本座一记!”雷尉神情狂厉,鼻口大力吸气,原本就坟耸的胸膛高高鼓起,这次双掌并举一齐砸落。

只听“砰”地裂响,程石亦胸口的护心镜炸碎做千百片,整个人有如惊涛中的小舟远远抛飞出去。

奔至的步盗翼不过稍给波及,登亦衫袍破裂摔跌开去。

原来雷尉此鼓名曰:雷霆之怒。乃七绝界高人炼造的一件异宝,以雷蛟之皮为鼓面,沿嵌雷公石、霹雳矶、雷蛤蚧、雷磁髓……雷符石等二十四种雷相宝物,已是非凡神兵,再配以七绝宝鉴中的怒之绝发动,更是威力绝大,在天庭两次讨伐七绝界之役中,曾数度与雷府诸神交手,互有胜败。

程石亦虽得家传神功,修为扎实,但仍远不足以抗衡。

“能顶三击方溃,算是个人才了!只可惜你毁吾界这么多雷霆怒鼓,饶你不得!”雷尉满面狰狞,口中念念有词,旋见人鼓冉冉升起,直如天界雷君俯视大地,气机紧锁躺卧在船首的程石亦,就要赶尽杀绝。

就在这时,猛听一声浩荡龙吟,一条巨大而丑怖的血赤恶龙突然从船首暴起,大张巨吻猛噬过来。

“哪里来的妖龙?”雷尉一惊,急朝旁侧闪开,恶龙一噬落空,巨躯拧扭,张牙舞爪回首又扑。

雷尉这才瞧清是条周身没有丝许皮肉的骷髅骨龙,身躯之长竟达三十余丈,蓦感威煞如海掀至,真气一挫身势顿滞,躲避已是不及,当即提尽真气,击鼓硬拚。

只闻“轰”地巨响,骨龙扑势骤滞,巨首给强大的雷音震得微微一歪。

雷尉心中一喜,蓦感肩腹剧痛,低头瞧去,赫见身上不知何时给破开了几道既深又长的大口子,鲜血正涌溢而出,原来已给骨龙的犀利爪劲隔空伤着。

他惊怒抬首,又见骨龙身上牵拉着一只骷髅车子,车上立一锦袍少年,剑眉星目秀逸神俊,左手持一面雷纹牙脚盾,左手提一条电芒缭绕的长链,煞是威武。在他身后,还飞随着一员四翼妖将,却是状极悍恶。

不消说,来的正是崔小玄。他一眼瞥见躺卧船首的程石亦,不禁大惊,一指雷尉,厉喝道:“把这家伙宰了!”

骄烈即应一声,立时现出本相,凌空化做一条背生四翼七、八丈长的橙赤色大蛇。

邪邪则是一言不发,蹦蹦跳跳就朝雷尉舞去。

骄烈似乎不愿与它同行,拖着长躯斜里朝雷尉飞去。

“鸣蛇!”雷尉环目圆睁,万料不到此处怎会突然出现这种极其罕见的可怕妖物。

这时邪邪已绕着雷尉自顾自地跳起舞来,姿态奇异诡谲莫明。

雷尉却是看不见这近在咫尺的怪物,心头忽感一悸,三魂六魄皆俱浮动,周身真气灵力亦阵阵发虚,不禁骇然,两眼死死地盯着绕身游走的丑怖大蛇严阵以待,还道是这妖物在施术作怪。

赤蛇瞪着死气沉沉的邪眼与之恶狠对峙,突似阴森一笑,调头直扑下方的冲霄飞舟,橙赤长躯骤然灼亮,照耀得四下如同白昼。

雷尉猛感异样,一浪炙热竟似从身体深处掀迸而出,由内至外袭卷各处,急忙运功相抗,却听船上一片惊呼惨叫,低头望去,赫见冲霄飞舟上的雷霆鼓手及邪甲将士纷纷抓心挠腹苦痛万分,倏地肤甲通红,一个个莫名其妙地燃烧起来,片刻尽成焦灰枯骨。

“这是什么妖术?”骄烈的下马威令得雷尉面色大变,直至此刻才真真切切感受到这种传说妖物的恐怖。

小玄从骷髅龙御上纵出,飞落到冲霄飞舟之上,扶抱起程石亦,大声呼唤:“程将军!你怎样了?”

程石亦口中咯血,好一会方才认出他来,含糊不清道:“崔兄弟……莫要管我……快去毁掉那些……雷霆怒……”

“将军只管放心,那些杂碎一个都不留!”小玄用力点头,痛急满面。

程石亦又呛出一鼻鲜血,昏迷过去。

小玄迅从如意囊中取出本门的疗伤丹药,撬开程石亦唇齿慢慢喂下。

“伤吾兵将!老子轰死你们这两条小蛇!”雷尉的怒喝声破空荡至。

小玄霍然转首,怒目盯住在空中给三妖围困住的雷尉,咬牙彻齿道:“竟敢伤我家大舅子,你死定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