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一集 巨竹之战
第八回 役妖令

星天殿大厅。

婀妍依旧立于星天井栏鉴前,周围的妖王精首已寥寥无几。

“这样下去有点不妙啊……”云谷子盯着星天井栏鉴投射出的庞大影像:“上方已给击破,南面怕是也守不住了,再让轰天霹雳肆虐下去,其他各处亦势必难保。”

“还有那些雷霆怒鼓,当年天庭大军已在它们手里栽了跟头。”楚纯指着影像中巨竹堡上空的庞大舰群道。

“等它们下来,堡内的七绝邪秽会更加疯狂!”彩缤纷接道,脸色有点发白。

“当想办法尽快将这两大威胁清除掉。”云谷子眯眼道。

婀妍掠了眼左右,没有开口。

拔山、绝影、啄日三大妖王及金甲大帅诸强已给拨往各个紧要之处,门隐子则坐镇太碧阴脉,她原本还觉麾下人强马壮,此际却忽然有种捉襟见肘之感。

“不如我去偷袭,把那些轰天霹雳和雷霆怒鼓通通砸了!”步盗翼发狠道。

“不行,你去无异飞蛾投火。”婀妍摇头。

楚纯想了想,道:“那我去吧。”

婀妍道:“你更不能去,万一有什闪失,我怎跟静姨交待。”

静立一旁的程石亦忽然开口:“不如在下去。”

婀妍微笑道:“程将军此番援手攻打巨竹堡,小女子已是感激不尽,眼下虽然危急,但岂可让将军再涉凶险。”

程石亦正色道:“少谷主万莫客气,驰骋沙场,岂畏洒血。在下既奉家父之命前来援手,自当有始有终,倘若巨竹堡得而复失,此前努力俱成流水。”

“将军自是骁勇,不过此策尚须仔细斟酌。”婀妍扳动机关,将星天井栏鉴投射的影像调向远方,接道:“你们瞧,轰天霹雳就摆在旗舰周围,防卫必定非同小可,若是碧怜怜或三首邪姬在那,你们谁都不是对手,况且还有怒天亲自坐镇。”

众人默然。

勾魂邪姬碧怜怜的蜮魇引能迷仙魔,一条魔尾更是神佛皆惧,厉害已是人人知晓,而那三首邪姬也是名震诸界,据传武技之强可列七绝界第一。

婀妍瞧向楚纯:“还是等静姨到了再说。”

“可是能顶那么久么?”楚纯也望着她。

婀妍不语,移开眼去。

楚纯似是下定了决心,微笑道:“我们只是去偷袭,砸完就跑。婴勺飞得很快,而且正好试试我在虚照境新炼的天外雪魄绫,你不是一直想要瞧它的威力么。”

“或可一试。”云谷子竟然出言赞成,停了下道:“七邪大军已在巨竹堡各处登陆,此时后方定然调走不少人马,倘能乘虚毁去轰天霹雳与雷霆怒鼓,各处压力必然大减,这个险值得冒。”

婀妍仍没开口,一手不觉放到了悬挂腰畔的竹编小囊上,若有所思地轻捂着。

云谷子忽然注意起这只毫不起眼的小法囊来,悄聚气机暗中感兆,并无任何异样,正待收功,忽尔捕捉到一丝微弱近无的奇异灵能,转瞬便逝。

云谷子瞳孔骤然收缩,疑讶之色一闪即敛。

婀妍沉吟良久,终于作出了决定,朝程石亦、楚纯及步盗翼道:“那就尝试一下,你们三个一起去。轰天霹雳周围防卫势必强得惊人,你们切莫鲁莽急进,万万不可勉强。”

楚纯微微一笑:“你就放心好啦,稍微不对,我们便立刻撤回来。”

当小玄再次踏入巨竹谷,眼中景像已非离去前模样。

此时的巨竹堡外部遍布着密如虫蚁的七绝兵将,邪甲正成群成列地从各个突破口潮水般灌入,而邪尸组成的巡逻队则在废墟间搜寻扫荡,在他们的上方,数十艘冲霄飞舟已迫至极低,严密地监视着各处的风吹草动。

原本如诗如画的景致早已荡然无存,大片大片的宝瓶竹林东倒西歪,许多岗楼碉堡及防护林墙已给彻底摧毁,有些仍在腾窜着滚冒浓烟的火舌,倒处是残垣断壁。

那神秘而诡谲的鼓声自舰群传出,仍在无歇无止地荡向四方,不由分说地充填着巨竹谷的每个角落。

随着接近,小玄只觉鼓声愈重愈沉,有如实物般压得胸口无比闷窒。

“这鼓声大有古怪!”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鼓声蕴藏的力量与邪恶,急忙运功相抗,心中更加挂念婀妍安危。

小玄于云中浓密处定住骨龙,口颂禁咒,速从如意囊中取出殛魂盾与缚魄链,正想召出七邪覆,突然记起李梦棠临别前的殷殷叮嘱,不由犹豫起来。

“阿萝也曾叫我不到万不得以时,就莫用七邪覆……”他想起飞萝,登时思念如潮,终于强压下使用七邪覆那如瘾似恋的念头,改取出役妖令来。

“如今已寻回骨龙,再加上这支能召上古妖兽的宝令,不用七邪覆也能杀他们个落花流水!”小玄心忖,目光及处,通体如墨的役妖令登时灼灼亮起,令身开始浮现出幅幅精美图案与行行细小文字。

这次他瞧的是役妖令下段,最先映入眼帘的一个于海中兴风作浪的怪物,其状若牛,然却只有单足。旁注:广房,上古夔族。犯不敬圣尊之罪,惩狱八千五百年。善慑,能御夔雷。

这分明就是传说中的夔牛啊!小玄心中突突直跳,又想这令上所说的圣尊不知是何高人,竟能制伏这种神异非凡的上古妖兽。

据传夔牛出入水即现风雨,目如日月,声似雷霆。黄帝伐蚩尤时,玄女为帝制夔牛皮鼓八十面,一震五百里,最终大败蚩尤。

“哈哈!这还了得,七绝邪秽有得受了!”小玄又惊又喜,当下将缚魄链盘在悬盾的左臂之上,右手执令,开始闭目颂念一段音节古怪且繁复冗长的禁咒。

岂知直至禁咒念完,周遭毫无动静,他满怀期待的又等了好一会,仍没任何变化。

哪里出错了?小玄大惑不解,遂又瞑目重新颂念了一次拘役禁咒,却仍然没有什么动静。

“怎么回事?”小玄盯着夔牛图发怔,移目别处,令上又有一幅色彩鲜艳的图案徐徐亮起,这次画的是头白鹿似的奇兽,人目,彘耳,头顶生着四根碧角。

小玄一眼就想到这是夫诸,虽然从未见过,但他曾听李梦棠详细描述这种能招大水的上古灵兽,当时极感兴趣,因此印象颇深。

果不其然,图旁注释:巢元,夫诸族至灵。犯冲毁御园之罪,惩狱三千九百年。善水,过处成泽。

“这个也很强大,小圣爷爷来个水淹七军!”小玄一阵兴奋,再次闭目颂念,岂料这回依然没有成功。

“到底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两个妖物眼下都没空?还是架子太大请不动?”他想了想,目光向下移去,第三幅图画的也是个牛形怪物,只是模样比夔牛丑布怖了许多,白首蛇尾,脸上唯有一目。旁注:长巩,蜚族之异。犯私闯大琳琅天之罪,惩狱七千一百年。善毒,见则大疫。

“见则大疫……虽然厉害,但这个眼下可不能用,别把巨竹谷给毁了!”小玄心忖,只好继续再瞧,第四幅图绘的竟是一个道装美人,容颜衣饰皆十分脱俗秀丽。旁注:玉矶,石之精灵。犯寻仇滋事罪,惩狱九千九百年。善术,识上古奇术。

小玄心中一动:“听闻三教签神时,曾有个打得哪吒四处奔逃的石矶娘娘,不知跟这玉矶是不是亲戚?均为灵石成精,名字又如此相近……既然识得上古奇术,想必厉害得紧!”当即颂咒拘唤,但照旧毫无动静。

“难道这役妖令坏掉了?还是只能使用一次?先前明明招出过两个上古妖王啊……”小玄无比郁闷,盯着令上的美人,不甘心的又捧令胸前,打算再试最后一次。

这回他仔细无比地颂念,生怕错漏一音一字:先天地生历万万亿劫大威德大威武亿亿无限大妖界无上真圣敕旨,但凡崇信吾者一切胎生卵生湿生化生,即沐吾恩生生不息,即沐吾恩世世轮回……

……

亿亿无限大妖界无上真圣御牢诸役听旨,即拘罪妖玉矶速速前来听命……

终于红光一闪,云雾中多了个影子。

骨龙似有所觉,倏地朝前方张牙舞爪,威煞涌迸,发出数声低沉咆哮。

“终于成功了!”小玄大喜,赶忙驭压住骨龙,定睛瞧去,蓦地愣住。

只见前方数丈处悬空浮着个极为肥胖的怪物,身着宽衣大袍,肤赤如火,颈上的大脑袋分明是个猪头,怎么都跟役妖令上画的那个美人沾不上边,从轮廓来看,倒与葫芦镇上那个黑店老板猪哈哈似是同类。

“什么蠢物!竟敢朝爷乱吠乱叫,爷什么高人灵物没见过,还不把你这条没皮没肉的小蛇放在眼里!”怪物骂骂咧咧,似乎有点惧怕骨龙,不敢靠得太近。

“你是谁?”小玄失望至极。

怪物立时换了副嘴脸,弯腰揖礼笑容可掬道:“拜见主公大人,小的叫化多。”

小玄听他称自己为主公,遂仔细瞧了瞧手中的役妖令,纳闷道:“这令上的一十三名罪妖当中好像没有你呀?”

那怪笑答道:“主公没有瞧错,役妖令上的确没有小的的图榜。小的原为华晖山地炎洞洞主,乃山膏族千万年来的第一勇士,因为心直口快,不小心冒犯了圣尊,被惩为役妖令之奴,专职监督令上罪妖以及为主公您答疑解惑。”

小玄一听,立时道:“那来得正好,我问你,我明明拘唤的是玉矶,怎么出来的却是你?”

化多道:“这是缘于役妖令上眼下只余四颗符石蓄有灵力,而拘唤玉矶需要耗费十一颗符石之力,因此无法拘唤出来。而小的是见主公有所不明,特地前来解答的。”

“何为符石之力?”小玄莫名其妙。

化多道:“请主公瞧瞧役妖令两侧,那里是不是嵌有左六右七共一十三颗符石?”

小玄翻转役妖令,果见窄窄的侧沿上镶嵌着十三颗微微泛亮且明暗不一的圆扁玉石,仔细看去,所有玉石上俱琢刻着线条极细的奇异符纹,道:“这些就是符石么?”

“没错,这一十三颗符石乃妖界名师用上品灵石制成,可以自行汲蓄天地灵气,是为宝中之宝。”化多道。

小玄仍然不明,等着他说下去。

化多继道:“御牢位于极远之处,主公每次拘役罪妖,全都依仗这一十三颗符石中所蓄的灵力搬运,而搬运每一个罪妖,所需的符石之力各不相同。比如拘唤罪妖马化须得耗费五颗符石之力,拘唤罪妖布喜就只须耗费四颗符石之力……”

“这个我如何晓得?”小玄道。

化多低低咕哝了一句,道:“请主公仔细再瞧,令上每个罪妖的绘图旁边是不是都有个星宿图?那星宿图刻有几颗星星,便代表着拘唤此妖需要多少颗符石灵力。”

小玄低头瞧去,果如其言,马化图旁刻着幅五颗星的星宿图,布喜图旁刻着幅四颗星的星宿图,长巩的星宿图是六颗星,巢元的星宿图是七颗星,广房的星宿图是九颗星,而玉矶所属的星宿图竟然刻了十一颗星。

只是每幅星宿图都刻绘得极其精细微小,又近若纹饰,因此之前没有注意到。

化多继道:“主公此前拘唤过马化及布喜二妖,役妖令便已耗去了九颗符石之力。请主公再瞧瞧,令侧的十三颗符石是不是只剩下四颗亮着?”

小玄点点头,应道:“没错。”

化多道:“因此只要是星宿图超过四颗星星的罪妖,眼下皆无法拘唤。”

小玄终于明白适才为何接连拘唤失败,急又问道:“那是不是说,当耗尽了所有的符石之力,这役妖令就再也没用了?”

“只是暂时无法使用。”化多道:“役妖令上的符石神妙非凡,有自行汲取天地灵气之功,当蓄得灵气之后,便可再行拘唤。”

小玄欢喜道:“蓄满这令上一十三颗符石的灵力,需要多少时日?”

化多答道:“那就要瞧是在哪里了,天地各处灵气枯盈不一,比如这巨竹谷,灵气就极为充沛,料想只需三、五日便能将十三颗符石全部蓄满。”

“巨竹谷已是危在旦夕,眼前却只余四颗符石之力能用了……”小玄瞧着役妖令,暗悔先前浪费了马化与布喜,又问:“这一十三个罪妖,是不是拘唤时需要符石之力越多的实力就越强?”

“大致上如此,但又不尽其然,因为这十三罪妖天差地别各有所长。据小的所知,单比厮杀打斗,役妖令上的大多数罪妖都颇为忌惮十一颗符石的玉矶,但玉矶碰见只需一颗符石便能拘唤的邪邪,却又无可奈何了。”化多道。

“如此说来这个玉矶在众妖当中算是比较厉害的……”小玄心忖,道:“你可晓得这玉矶的来历?”

“晓得晓得!”化多即道:“罪妖玉矶原乃天地玄黄之外的一颗顽石,经地水火风,汲天地灵气,修炼千万年方成精灵。”

小玄道:“也是天地玄黄之外的顽石……那她与截教的石矶娘娘可有干系?”

“大有干系!大有干系!”化多道:“玉矶正是石矶之胞妹。姐妹俩修炼成精后,一个自号石矶娘娘,另一个便自号玉矶娘娘。”

“果然如我所料。”小玄道。

“主公有所不知……”化多似乎恨不得多说点话:“玉矶之所以获罪,便是因为其姐石矶娘娘。”

“哦?此话怎讲?”小玄饶有兴趣。

化多道:“自从石矶丧于阐教太乙真人的九龙神火罩之下,玉矶便日思夜念要报仇!”

“这仇怎报得了!”小玄叹道:“太乙真人道法高强,法宝更是厉害,玉矶娘娘找上门去,那也是枉自送死。”

“非也非也!”化多连连摇头,道:“石矶娘娘拜入截教门下,虽可上紫芝崖碧游宫听讲,但并未得通天教主真传,败于太乙真人也是自然。而那玉矶娘娘却是不同,她曾得吾界太古高人闭门指点,习得神妙无穷的上古奇术,神通法力远胜其姐。”

“哦,那玉矶娘娘最终有没有去找太乙真人报仇?”小玄问。

“有啊!听闻玉矶娘娘亲自杀上干元山金光洞,设下计谋施展奇术陷住了太乙真人,一困就是七七四十九天,也要将之兵解炼化为石矶报仇。阐教门人闻讯后纷纷上山解救,而玉矶娘娘也得许多妖界高人前来相助,眼见就要酿成妖仙两界大战……”化多道。

“后来如何?两界当真打起来了?”小玄好奇心大盛。

“没有。幸好吾界圣尊以三教签神之劫为鉴,前往干元山调解,然玉矶始终不肯善罢甘休,遂给圣尊亲手拿下,打入御牢,惩狱九千九百年!”化多道。

“一罚就是九千九百年啊!为姐姐报仇却落得这个下场……那妖界圣尊也未免太狠了点。”小玄不胜唏嘘,心中一动,猛然想起赠他此令的那个神秘姐姐来,又道:“你知道的倒不少,我再问你,这役妖令原先的主人究竟是何人?”

“这个……”化多愣了下,吞吞吐吐。

“说!役妖令原主就是将玉矶娘娘打入御牢的那位妖界圣尊么?”小玄喝道。

“说不得,说不得。”化多愁眉苦脸地连连摇头,两腮肥肉甩晃个不停。

“那你只消回答,那位圣尊是不是个容貌倾城倾国的绝色女子?”小玄眯眼盯着他。

“这……也说不得,圣尊容颜岂是小的敢言语的。”化多守口如瓶。

“为何说不得?”小玄怒道:“我是你现今的主公,你敢不答!”

“这个当真说不得,因为话多,小的已给惩做永为令奴,而且圣尊下了禁制,小的若是泄露她的名讳来历,便会立时灰飞烟灭。”化多战战兢兢道。

小玄怔了怔,又见巨竹堡十分危急,眼前无暇细问,只好放他一马,悻悻道:“你且去吧,待有什么不明,再找你来问!”

化多大大松了口气,忙叫道:“多谢主公开恩,小的去啦!”复化红光,一闪不见。

小玄不敢再有片刻耽搁,急瞧役妖令,寻找四颗符石之力即可拘役的罪妖,除了先前召唤过的布喜,余下的便只有三个:邪邪,魅后与雍和私媾而产,族类不明。犯偷窥圣梦之罪,惩狱一万九千六百年。善魇,困敌于无形。

配图是个有首无面的诡异妖怪,人形,体态柔媚如女子,所属星宿图刻着一颗星。

恶军,呲铁族力士。犯御厨偷食之罪,惩狱二千六百年。善搬运,力大无穷,能担山托海。

配图是个身披甲胄的牛首力士,皮毛漆黑,顶有巨角,所属星宿图刻着二颗星。

骄烈,鸣蛇族骁将。犯焦枯圣湖之罪,惩狱六千八百年。善火,水族大敌。

配图是条赤色大蛇,背生四翼,所属星宿图刻着三颗星。

小玄心忖:“役妖令眼下只余四颗符石之力,再不可轻易浪费,布喜虽然厉害,却需四颗符石,若是拘唤他,便只能召一个。”他仔细地想了又想,终于做出决定。

在一段冗长的禁咒完结后,只见四下一亮,云雾之中已多了条蜿蜒翻滚的赤色大蛇,长约七、八丈,背上生着四扇奇异长翼,其上筋骨凸突,又有块块紫亮斑斓,甚是丑怖。

骨龙立时怒啸起来,反应比先前激烈许多。

妖蛇似亦惊怒,口发令人毛骨悚然的磐磐怪音,虽然体形远逊长达三十余丈的骨龙,却毫不示弱地与骨龙悍然对峙。

小玄见其异样威猛,心中振奋,高擎役妖令厉声叫道:“来的可是罪妖骄烈?”

妖蛇这才瞧见了立于骷髅战车上的崔小玄,望望他手上的役妖令,忽尔将身一拧,化做一员四翼人形将军近前叩首,惶颜道:“不知主公在此,罪妖骄烈前来候命!”

小玄喝道:“你且旁边候着!”

骄烈遂垂手立于一旁,一双凶目却狠狠地盯着骨龙。

骨龙则低低咆哮,蓄势欲噬。

两妖威煞四迸,仍在暗中较劲。

小玄又再执令胸前,瞑目颂咒,末了高喝:“即拘罪妖邪邪速速前来听命……”

这次却没什么大动静,真至小玄怀疑又有哪里出错之时,方见一个妖怪从云雾中钻出来,身姿婀娜却无毛发五官,通体斑斓艳丽,凹凸处胜似妙龄女子,在空中如醉似梦般拧扭舞蹦,一路无声无息,极是诡异。

怪物舞扭到小玄跟前,然却不言不语,就连躬下身施个礼都没有。

“你……就是罪妖邪邪?”小玄皱着眉头问,不禁大为失望:个子这么瘦弱,又没盔甲兵器,连个爪子都没……

不知因何,骨龙与骄烈忽尔奇怪地安静下来,俱抑敛住了恣意迸射的威煞。

但从他们四下张望的模样来看,竟似乎没有瞧见这个就在眼前的怪物。

“怎么回事?难道……只有我瞧见这个怪物么?”小玄迷惑不解。

邪邪垂臂低首,依然默不作声。

“这家伙没眼没口,自是不会跟人打招呼……”小玄心底居然有点发毛。

就在这时,忽闻空中呼啸厉鸣,又一轮密集的炮石轰击在巨竹堡尚余防御之力的西面,发出连串惊天巨响,伴之而来的便是地动山摇的猛烈爆炸,熊熊大火冲天而起。

“这个必定就是轰天霹雳了!”小玄骇然,再也无暇琢磨面前的怪物,擎令厉喝:“都随我来!”

骷髅龙御一马当先破云而出。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