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一集 巨竹之战
第六回 轰天霹雳

四下一片昏暗,千奇百状的乌黑云团如雪卷涌,完全遮蔽了天空。

云层底下,电状的、焰状的、虹状的、球状的各种诡异而危险的光芒纵横飞曳,划破饱浓如墨的漆黑,映亮一艘艘前嵌撞角、上座弩炮的巨船轮廓,它们布列成阵,层次分明地驶向一座高耸如峰的奇巨堡垒,正是七绝界威震八荒的大型战争利器——冲霄飞舟。

与之同时,密集的、急促的、仿似天边远雷的神秘鼓声阵阵响起,如奔潮骤雨般袭卷整个战场,令闻者魂悸魄动胆战心惊。

本该是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此刻已炼狱。

上百艘冲霄飞舟似徐实疾地向前逼进。每一艘冲霄飞舟的前甲板上皆装置了两座令人生怖的固基弩炮,在前进的过程中,不停地弹射出一支支缭绕着暗青光焰的大矢,夹带着刺耳的厉啸掠向巨竹堡,将美如诗画的巨竹堡斫凿得千疮百孔。

然而巨竹堡亦剥去了平日那妩媚秀丽得有如少妇的表象,露出狰狞的真正面目,一道道粗巨的碧光自看不清楚的发射口电掠而起,如恶龙惊虹般破空腾飞,怒噬四面八方的来犯之敌。

舰群艰难而顽强的继续前进,随着与巨竹堡距离的拉近,遭受的抵抗越发猛烈,阵形微乱,损毁渐增。

一艘冲在最前方的飞舟侧舷被击中,船腹现出个巨大窟窿,卡在船腹的碧光现出原形,原来是一支由整根宝瓶竹削琢而成的巨型炮矢。

另一艘飞舟舰楼连遭重创,船体开始缓缓倾斜,当下脱出进攻队列,调头退却。

终有一艘冲霄飞舟惊险万分地冲过了密集的火力网,逼近至巨竹堡十余丈处。就在此刻,巨竹堡一块原本光滑无缝的墙壁突然向旁滑移,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来,接下绿华闪耀,一串艳丽眩目的光团如连珠喷出,赫将几乎全由坚胜金铁的宝瓶竹打造成的冲霄飞舟轰得舷破棹飞。

巨舰很快就失去了方向,在空中无助地打转。船身开始发出一阵吱吱喀喀的可怖声响,中创处倏地拦腰断裂,百余邪甲邪尸自船上飞跌而出,厉号着洒散空中,除了少数擅长飞纵的邪尸幸运地扑落到巨竹堡的突出部分,余者皆由百丈高空直坠地面,摔得粉身碎骨。

然而那幸存的十余邪尸并没有幸运多久。一队由数只剑将军领头的机关枪卒从竹林中冲了出来,轻轻松松地将之全部歼灭。

巨竹堡正南数里处,由三十余艘冲霄飞舟构成的舰群壮观地悬停空中,其中有十三艘前甲板的巨型座基弩炮已给清空,取而代之的是一架架高高矗立的塔楼状奇异巨物。

在每架巨物的旁边都立着数名手持法器的法师及十余推车拉索的大汉,两边近舷处还布列着成排成队的重甲卫士。

在这些冲霄飞舟的簇拥中,一艘巨比鲲鹏的大舰惹眼无比,其上楼起七层,枪戟如林旌旗若云。

楼台顶层,百余杀气冲霄的将领静默肃立。正中帅旗下,铁铸大椅上渊停岳峙地傲坐一人,目闪精芒,不怒自威,正是七绝界怒部统帅怒天大将军。

在其左侧,一妇人雍容安坐,身笼长袍,面覆轻纱,仅露一双的妙目勾魂摄魄,不是四大司祭之首勾魂大司祭碧怜怜是谁。

“不是说巨竹堡最强的防御在东面么!”怒天大将军突喝。

将领群中一人慌忙出列,趴俯跪地,颤声答道:“回大将军,小子万万不敢胡言,巨竹堡东面机关密布,筑有明暗一十五座弩楼,确确是最强的防御方向。”

此人面青唇白,说话声细气促,原来是不久前方殁的千臂元圣之子柳长青。

“这又是怎么回事?”怒天大将军面色铁青地厉视前方,又有艘冲近巨竹堡的冲霄飞舟被一串艳丽光团连珠轰击,在空中打转挣扎,最终斜斜撞毁在堡壁上,爆出惊天巨响。

打造每一艘冲霄飞舟皆需无数宝瓶竹与及他珍罕材料,极其费工费时,此次为进攻巨竹堡动用的一百二十艘冲霄飞舟,几乎已是怒天大将军的全部家当,虽只损毁数艘,可也令之心疼无比。

“想必是当日妖女攻打巨竹堡,知晓南面防守薄弱,是以加强了防御。”柳长青身声俱抖。

碧怜怜点点头,对怒天大将军道:“我早说了,那妖女不可小觑。”

她声音低腻娇滴,又带着丝缕深蕴某种魔力的神秘沙哑,无比之诱惑撩人,柳长青神魂一酥,几欲循声望去,然只死死趴俯,哪敢抬头半分。

碧怜怜微抬臂膀,如乳凝就的一截白臂从裳袍中滑露了出来,玉指朝远处一点,慵懒道:“那些到处乱飞的绿色光团是什么?好厉害。”

“回大司祭,小子适才仔细瞧了,那个似乎不是巨竹堡的座基大弩。小子再三思索,想必是传说中巨竹堡的秘制大型利器——连珠弩车。其矢俱由上品宝瓶竹所制,刻有秘符,蕴蓄灵力,一旦发射密集迅猛,威力极其惊人,射距虽然不如座基大弩,但车身却能行走移动,可随时于各紧要之处进攻及布防,乃中短距离的攻防神器。”柳长青长长地说了一通,只怕答得不够详细。

“好东西,不知比起吾界的轰天霹雳孰强孰弱?”碧怜怜指拈兰花,自怜自赏地问。

“当是各有千秋,家父当日拿下巨竹堡时,曾经遍处搜寻这种攻防神器,可惜不曾缴获。今不知妖女从何寻来,加强了巨竹堡南面原本薄弱的防御,殊实可恨!”柳长青趁机为自己辩解。

“看来……”碧怜怜道:“从南面强攻不是个好选择。”

“幸好本帅没把宝押在这废物身上。”怒天大将军冷哼一声,抬眼望去,只见巨竹堡上空隐隐现出一群黑影,正从滚滚乌云里冉冉降下,赫是五十余艘冲霄飞舟,数量比巨竹堡南面更众。它们下降到某个高度,便全部悬停不动,似在等待着什么。

充斥整个巨竹谷的神秘鼓声随之清晰,无孔不入地穿透进所有人的胸膛,重重地敲击着每个人的心脏。

碧怜怜眼睛一亮,笑道:“将军判断,上方才是巨竹堡的罩门么?”

“居高临下,从来就是兵家上算。”怒天大将军眯起虎目:“何况我有冲霄飞舟。”

就在这时,突闻天上嘶声异鸣,乌浊云中霞彩缤纷,映衬出一头巨禽的形影来,紧接着一个邪姬飞空而下,上笼覆乳璎珞,下着灯笼绸裤,身绕绫罗彩带,怀抱旌幢,有如散花天妃,却是碧怜怜座下八名魔刹女之一。

那魔刹女落到碧怜怜座前,急急低语禀报,似乎加持了某种传音秘法,旁人俱听不见。

碧怜怜静静听着,倏地妙目睁圆,眼底怒滔汹涌。

“怎么?”怒天大将军问。

碧怜怜酥胸起伏,须臾方道:“没事。待此间事了,本座自会解决。”

怒天大将军暗暗诧异,然却猜不破何事令这能弑神灭佛的大司祭如此恼怒。

“幸好已给他种下了阴阳锁,否则真叫这绝世宝贝给溜了……崔小玄呐崔小玄,到头来你还不是得乖乖地回我掌心里!”碧怜怜暗自庆幸,心神渐定。

忽有一将匆匆来到帅旗之前,大声道:“启禀大将军,各舰传报,一十三架轰天霹雳已经全部架设完毕!”

怒天大将军眯目望了望远方的巨竹堡,沉声道:“开始。”

旁侧怒部四尉之一的风尉即时打了个手势。

“准备发射!”一名传令官高声长呼,疾风烈火般舞动手中令旗。

军令如山倒,登见周围各舰忙乱起来。一架架高巨如塔的轰天霹雳纷纷开弦,赤裸上体的炮手们呼号着拉开长达五、六丈的投臂,填弹手们则迅速推上一车车黑漆漆的物事,将之填倒进弹碗之中,在每架轰天霹雳旁的邪术法师们念念有词舞动法器,开始为即将发射的“弹药”加持各种诡谲的邪力……

“发射!”传令官嘶声厉吼,重重地挥了下令旗,旋听十余声沉闷的弦击声响,一十三架轰天霹雳投臂齐甩,一团团漆黑的球状物给高高抛起,夹着呼啸着朝巨竹堡飞去,飞掠途中,那些球状物忽尔现出道道裂纹,纹缝之内暗赤涌动,有如沸腾滚涌的岩浆,丑怖无比。

巨竹堡巍峨如峰,远远望去,却像是一根朝天矗立的巨大圆柱,于竹海中直插云端。为利于防御,四壁刀削斧凿般陡峭,直至百余丈之上方开始有些许可以立足的平台,上座弩楼、箭塔、观测岗哨等建筑,除此之外便是一片片陷阱密布的宝瓶竹林。

然而,巨竹堡最大、最广阔的平台在其顶部,也就是当日小玄随婀妍潜入堡内时经过的雨梦台。

此时的雨梦台依旧美如诗画,但氛围已迥然不同,仔细望去,可见竹廊下、竹林中挤满了一队队有首无面的机关枪卒及十余只体形魁巨的刀螳螂。

坐镇雨梦台的乃无尽宫四健将其一的离九命,他正蹲在茂密的竹丛当中,有些烦闷地盯着天空,那些从滚涌的乌云里钻出来的数十艘巨大飞船仿佛已经压到了头顶,令人几欲窒息,更要命的是那一浪浪神秘诡异的鼓声,叫他心神无宁。

“他奶奶的,磨蹭个鸟,快快下来跟老子厮杀啊!”离九命低声咒骂,猛然惊觉心中的惶悸不安,真气疾提,八根比刀锋利的爪甲立从覆掌下张出,泛起幽幽晕芒,再瞧四周,林中到处是枪卒,附近还有三只体态充满力感的刀螳螂。上次攻打巨竹堡时,他已曾跟这些用竹子做成的奇异家伙较量过,深知它们的能耐与厉害,这才安心了些许。

“这么多比厕石还硬的家伙,够七邪秽物喝一壶了!”离九命咧嘴自语,然就此刻,突然闻数声从未听过的奇异呼啸,心头倏掠起一抹无比强烈的寒悚,迅抬起头,只见空中飞来十余黑点,看似缓慢,孰料眨眼便掠至树梢,每个赫有丈许之径,急朝旁一滚,脚尖蹬地再斜里蹿出,猛听惊天巨响,地动山摇中一浪热辣的巨力从后追来,竟将他整个人推得离地飞起。

离九命乃山猫成精,曾师从异人,身手疾迅非常,这一滚一蹿已离原地七、八丈远,不想仍被爆炸波及,飞扑落地,竟还收不住势,又滚出数丈方止,狼狈爬起,只觉周身气血翻腾,再摸背后,惊察衣服已给撕去大片。

他骇然回望,只见团团恶物呼啸砸落,引发一片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几将竹林掀翻,震得整座巨竹堡都颤抖起来,可怖的是这还没完,又见面目全非的竹林中沸腾起来,千百颗通体裹着赤焰的碎石自爆炸中飞出,带着嗡嗡厉鸣有如受惊狂蜂般四下奔窜,纷纷撞在那些枪卒及刀螳螂身上,有的甚至钻入体内,再又引发无数小型爆炸,燃起熊熊烈焰。

打造枪卒与刀螳螂的主要材料皆是宝瓶竹,不但坚胜金铁,且水火难侵,然而碰上这种无孔不入的猛烈爆炸及燃烧,登时肢离破碎,残片碎块上还粘附着团团不肯熄灭的艳紫奇焰。

原来轰天霹雳的每发弹石里面皆藏了上百颗霹雳矶,这种罕见的异物不但能产生爆炸,还能引发燃烧,再又加持了七绝界邪术法师的邪法,火中蕴毒,粘附性极强。宝瓶竹虽然抗火,但给烧烤久了,机关怪物们的关节、绳索等薄弱部位也难以承受,纷纷崩裂、断裂进而肢解。

转眼间,埋伏竹林中的枪卒及刀螳螂倒下大半,战力尽失。

“操你奶的!什么鬼玩意!”离九命惊怒交集,猛闻顶上啸声再响,抬头望去,又见十数恶物破空飞来,不禁胆破心寒,调头便逃,钻入通往堡内的门洞。

猛烈的爆炸在另一片竹林中发生,惊起数百只机关战鹰,大部已经破缺不全,躯体上几乎都粘附着火焰,片刻后有些战鹰开始盘旋坠落,损毁近逾三成。

离九命掠入门中,沿一条凌空而架的竹木旋梯朝下疾奔,忽闻有人高喝:“老猫,你怎么跑下来了?”

离九命抬眼望去,见前面一处平台上立着两排枪卒及数只剑将军,为首肥矮一将,正是老搭档藏千刺,心神稍定,叫道:“大大不妙!七绝邪秽不知弄来什么恶物,雷霆一般,把堡顶都掀翻了,好生骇人,眼下四处是火,呆不住人哩!”

藏千刺道:“这下边都听见声响了,果然厉害,老子此处守着,你快去星天殿禀报宫主!”

“千万当心,我适才见天上悬着四、五十只大船,怕是就要下来了!”离九命喘道。

“哼!”藏千刺一挥悬挂臂上的长钉大盾,恶狠狠道:“倘敢下来,定叫它们有来无回!”

离九命继朝前掠,辗转数地,终于到了星天殿,迳从大群妖兵妖将当中疾穿而过,奔入廊台正中一座宏巨的圆形殿宇,正是巨竹堡的心脏——星天殿。

“宫主在哪?”离九命高呼,猛然怔住。

只见殿内满是妖王精首,绝影大王、拔山大王、啄日大王、金甲大帅、程石亦、门隐子、步盗翼及土地乔三等人正面色凝重地环立在一张巨大圆台周围。

圆台十分奇异,台面或平或斜地躺置着许多大小不一的铜镜,镜沿纹饰精细繁丽,铸刻着日月星辰,所有镜面皆投射出抹抹浓淡不一的青辉,于圆台上方交织出一副立体的影像,赫是巨竹堡顶的景象。

影像俱呈青色,只是明暗各异,然却呈现出无比清晰的画面,猛烈的爆炸仍在雨梦台肆虐,到处燃烧着熊熊大火,支离破碎的机关兵将尸横遍野。

离九命目瞪口呆。

“慌什么!”采缤纷朝他轻叱了一声。

离九命循声望去,便瞧见了云发盘束一袭紫袍的婀妍,楚纯、紫儿、碧儿、采缤纷众姝俱立其侧,这才如梦初醒地叫道:“不好了!堡顶……”

“知道了。”婀妍不动声色地截住,定晴注视着圆台上方的庞大影像。

“这便是星天井栏鉴?”在婀妍旁侧一个老叟忽然开口,声音细弱暗哑。

此叟鹤发霜须,伛偻着背,手柱一根怪首长杖,瘦弱有如将熄之烛,然其目蕴异芒,周身似隐于一股难以言述的妖谲气息之中,身后静立数名随从,俱是精怪异人。

“嗯。”婀妍点头。

“此宝真能观摄周天气象诸界景观?”老叟继问。

“这是外界的夸大之词,此鉴不过瞧得远点罢了。”婀妍淡淡道。

“神物!神物!巨竹谷机关技艺真是独步天地。”老叟大赞。

“云先生过誉,此鉴有极多地方到不得的,而且极耗地华,实乃奢侈糜费之物。”婀妍道。

老叟听了,却仍赞叹:“早闻此鉴之玄妙,今日一见,果非虚传。”

原来此叟正是万劫真君麾下四大智囊其一云叟云谷子,大妖界王国建国后,专侍真君长子元一太子,于妖界位尊望重。

“可惜此鉴须与太碧阴脉连接贯通,方起能效,永远离不得巨竹堡。”婀妍有意无意道。

云谷子眼皮微微一跳,转瞬复常。

婀妍扳动台沿机关,旋见圆台上大小铜镜的平斜角度纷纷改换,上方的立体影像也随之变幻,视角由近拉远,画面中的雨梦台迅速变小,进而呈现出整座巨竹堡来,非但如此,从四面八方进攻的冲霄飞舟也尽数落入画面之中,数目与远近无不清晰明了。

“看来,七邪秽物真正的主攻方向是在上方。”云谷子目视巨竹堡上空。

数十艘前嵌撞角的长巨战舰高悬空中,影像轮廓清晰无比,正是七绝界的大型战争利器冲霄飞舟。

“怒天果然了得,一下子便找到了巨竹堡的罩门。”婀妍微微一叹。

“不善用兵,七绝界又岂会将兵权重予此人。”云谷子捋须道。

“可恨他们有冲霄飞舟!”紫儿嗔恼道。

“否则就是找到巨竹堡的罩门也奈何不了我们!”碧儿接道。

“若是巨竹谷仍给他们继续占着,七绝界的冲霄飞舟只会越来越多。”婀妍凝眉道。

就于此刻,又一波攻击来到,轰天霹雳密集轰击在巨竹堡南面的外壁上,引发大片猛烈爆炸,天崩地裂中焰光烈火四下掀迸。

星天井栏鉴投射的影像剧烈波动起来,画面一阵扭曲模糊,人人足底震动,仿佛整座巨竹堡都在颤抖。

这轮猛烈的爆炸过后,南面数座极为坚固的箭塔弩楼竟给轰得没了轮廓,附近的暗堡密道也坍塌了不少。

众妖王怪首面上无不微微变色,又见大片起防护功用的宝瓶竹林燃起了熊熊大火,埋伏林中的许多兽兵妖将四下奔逃,成群成批地倒下。

拔山大王脸面十分难看,守在那里的大部都是他的属下。

“好家伙!敢情这便是轰天霹雳了!”金甲大帅咂咂舌。

婀妍微点了下头。

拔山大王心疼如绞地骂道:“操了!那些乱飞乱窜的鬼玩意倒底是啥?”

“是霹雳矶,非凡间之物,其性之烈远胜寻常硝磺,一颗数爆,且其焰入水不熄,轰天霹雳便是因此物而威力惊人。”楚纯道。

绝影大王道:“听闻霹雳矶只在炎洲卧雷山雷祖谷有产,珍稀非常,又有上古灵兽守护,想不到七邪界竟能搞到如此之多。”

婀妍忽问:“云先生,除了怒天,此次来的都还有谁?”

云谷子微侧过脸,对随从中一人道:“夜影,你来将七绝界此次动用的人马报与宫主。”

只见那人脸覆一张线条简洁的描花面具,长发及臀身段婀娜,显然是个女子。她踏前半步,朗声道:“七绝界今趟来犯,共结集雷霆怒鼓五百,磐石卫八百,邪尸三千,邪甲两万;大型兵器有冲霄飞舟一百二十艘,轰天霹雳一十三架。”

众人动容,窃窃私语。

“三千邪尸两万邪甲,再加上一十三架轰天霹雳,这咋吃得消?”

“那八百磐石卫更是厉害,听闻个个力无大无穷,不但刀枪难坏,术法也难侵!”

“你们不知,那五百雷霆怒鼓才是最最可怕之物,七绝邪兵于鼓声催激之下个个狂勇百倍不灭不休,更能震慑敌军。听闻天庭两度讨伐七邪界无果,便是坏在此物手里!”

“看来七绝界今次志在必得啊!”

“来得真快,如此规模的反击竟然两天就完成了,七邪界的集结速度真是令人吃惊。”

“这便是冲霄飞舟的厉害啊!船那么大,还能飞,去哪不快!”

众妖王精首当中不乏身经百战之人,却还没哪个经历过这等大阵仗。

程石亦心忖:“云州交战双方兵将之数加起来远超此处,然却无冲霄飞舟、轰天霹雳及雷霆怒鼓这等利器。”

夜影稍顿了一下,接道:“此次挂帅的乃是七将军之首怒天大将军,统携七部精锐。其中怒部四尉、五先锋倾巢俱出。余者有妒部双绝、欲部三奇、恨部四破、虐部七残、傲部九异及贪部十怪!”

众妖王精首早就听闻过当中许多邪煞的名头,各有所忌,不禁暗吸凉气。

夜影继道:“此外,尚有四大司祭之首勾魂邪姬碧怜怜、妒部之首三首邪姬及傲部之首凌傲天亲临押阵!”

众妖王精首愈听愈惊,中有人暗暗生疑:“不知此人是谁?竟能将七绝界来犯之兵知晓得一清二楚?”

楚纯在婀妍耳畔悄声道:“七邪界的底细,太子的人怎能知道的这般明晰?”

婀妍微摇了下头,眉心轻蹙。

“碧怜怜?”啄日大王倏地怪声秽笑:“早就听说这尤物啦,今趟正好一会,不定擒着,拿回山去当做炉鼎,岂非妙哉!到时你们都别跟老子抢。”

不想旁边的绝影大王阴阳怪气道:“你最好还是求神拜佛别碰上这只毒蝎子,吃她一尾巴定叫你欲仙欲死!”

“欲仙欲死?只怕是死去活来求死不能吧。”另一边的步盗翼亦冷冷嘲讽。

“一个骚婆娘,当真这等厉害?”啄日大王哼道,语调轻屑,语气却有些软了。

“三首邪姬与凌傲天都极其棘手,那蝎子更是个大麻烦。”云谷子给了个肯定的答案,面现忧戚之色,环视周遭道:“此处只怕无人是其对手。”

众妖王怪首皆知这云叟的来头,晓得非那信口开河之人,个个心中凛然,有的已是悄萌去意。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