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一集 巨竹之战
第五回 天地大劫

凶烈无匹的威煞炸似爆发,周围众姝无不心神震悸。

小玄却感胸口急剧饱胀,似有什么奇异物事脱体而出,蓦地与骨龙魂魄交融同感同知,不禁惊喜万分:“原来它没死!莫非真如阿萝的猜测,它只是远离了藏匿于我体内的骊珠,因此丧失了活力,如今再逢,它又从我这里获得力量,因此‘活’了过来!”

一声震荡心魄的悠长龙吟,骨龙缓缓游动起来,身上居然还拖着只由许多骨头做成的诡异车子,但闻“辟叭”密响,过处树摧木折,周围众姝骇然后退,唯独林蓉仍继心有不甘地运祭青荷宝伞,极力控役剩下的三名黄巾力士,但盼能制住这突然“活”过来的可怕魔物。

三名黄巾力士早已吓破胆子,无奈禁咒加身,只得万般无奈地再次掩向骨龙,奋力扑抱。

骨龙扭躯挣甩,但三名黄巾力士力大无穷,一时摆脱不得,它原本是仙灵,自有心智,蓦然转首,两只散发着赤光的眼洞盯住了林蓉及她手中的宝伞。

“憨丫头!”苏嫣心中暗惊,抛下小玄,转身急奔骨龙,人尚于空,手中宝剑已赤芒大放,猛地一束粗巨剑罡直贯而出,口中呼道:“收伞!”

骨龙正欲扑噬林蓉,骤感顶上烈流凛迫,本能地一昂身首,两只能摧山捣海的前爪一轮急挥狂扒,道道气劲猛撕如虹贯至的剑罡,剑罡层层破碎,只余二、三成劲道射中骨龙,震得龙首稍稍一歪,骨龙大怒,陡然腾空而起,扯带着三名死死扑抱身上的黄巾力士直扑苏嫣。

小玄趁机飞奔林蓉,此时两人相距不过数丈,没了阻拦,眨眼便至,林蓉正专注运祭宝伞,哪里防得住他,瞬感身上一紧,已给八爪炎龙鞭上下锁住。

芷晴远远望见,只惊得魂飞魄散,顾不得气血未定,仗剑电掠过来,其余数姝亦皆奔前来救,但见林蓉被制,又不敢太过逼近,纷纷怒叱:“放开她!”

小玄犹如不闻,探手就夺青荷宝伞,谁知林蓉周身被锁,双腕也给捆住,两手却仍死死捉住宝伞不放。

小玄厉喝:“放手!”

林蓉面无血色,十指犹紧紧捉握住青荷伞,纤美的指关节绷得青白。

“再不放手,圣爷爷便杀了你!”小玄威吓,此时炎龙鞭紧捆她乳下、腰肢及四肢,更有一段缠锁在她那雪白娇嫩的粉颈之上,只要真气稍发,鞭上锋利如刃的鳞片逆起,割断她脖子实是再轻易不过的事。

林蓉紧闭双目,娇躯抖如雨中梨花,手指却仍不肯松开分毫。

原来这青荷伞仍辟邪宫上宝,乃芷晴出山时师长所赠,此时里边还收困着她们师姐妹七人今趟下山月余来捉捕的许多妖魔鬼怪,因此林蓉虽惊恐万分,却仍不肯放开。

“放手!给他啊!”奔到跟前的芷晴尖声大叫,脸白得比林蓉更加利害。

林蓉微摇了下头,一脸坚毅,秀丽容颜愈发动人。

这样的女孩又哪真下得了手?小玄心急火燎,怒容抵近女孩,在她耳边低喝道:“我数三下!”

林蓉只觉脸侧一热,耳心一麻,身子顿时不能自主的软了半边,慌得急将脑袋一缩,怎奈脖颈被锁,又能逃得到哪去。

小玄微怔,心中一动:“原来她怕这个?”当下大声道:“很好!不放手是吧?那就让小圣爷爷香一个!”脖子一伸,作势就要亲女孩。

男子的气息骤似浓烈,林蓉惊呼一声,另半边娇躯也酥软下来,十指顿松。

小玄趁机一把夺过青荷伞,炎龙鞭一展一甩,将女孩抛向众姝,哈哈大笑道:“这记嘴儿暂且欠着,今儿太忙,小圣爷爷改天再取!”

芷晴急张臂膀接住飞坠过来的林蓉,抱在怀里惊怒问道:“伤着哪里?”

林蓉脸上阵青阵白,摇摇头,眼眶内蓦地盈满泪水。

芷晴稍放下心,把犹自瘫软的林蓉往旁边宝儿怀中一送,怒不可遏地掠向小玄。

小玄不知禁咒,遂将宝伞收合,骨龙与苏嫣空中激斗,身上陡然一轻,三名死缠不放的黄巾力士终于松手离去,当下抖擞精神,喷息舞爪全力扑噬。

苏嫣沉着应对,剑罡纵横交错,守得天衣无缝。她修为非凡,独对骨龙,丝毫未落下风,虽处守势,剑气却吞吐自如,处处暗蓄反击反制。

小玄瞥见芷晴杀至,也不与之纠缠,拔腿游走闪避,心念朝空递出,召唤骨龙与己会合。

众人突见空中激斗的魔龙抛下苏嫣,犹如九天落瀑般倾泻而下,势不可挡地真扑小玄,而小玄正与芷晴周旋,似乎丝毫未觉。

“小心顶上!”苏嫣空中厉喊。

芷晴心中一震,即时收剑后退,不再追击小玄。

其余几姝见魔龙已扑至小玄顶上,小玄却仍面带微笑恍若不知,个个心中惊悸,均想这小子完了,为抢魔物却命绝于此。

芷晴心念电掠:“这小子适才没伤阿蓉,并非穷凶极恶之徒,可惜了!”

董琳琳与小依一齐失声惊呼,一个叫:“龙要咬你!”另一个叫:“快逃!”

小玄出乎意料,心道:“这两个丫头心肠不坏。”他真气稍提,陡然旋身拔起,高高兴兴地就要飞到骨龙之上,谁知惊变骤生,骨龙头顶陡然多了条人影,龙首乍尔硬生生往下坠落,眨眼间下巴重重地磕在地面,砸得枝叶泥沙四下掀飞。

小玄错愕,定睛再瞧,见立在骨龙头顶竟是李不,正一手拔盖,一手持葫芦,仰脖子骨嘟嘟地喝了一大口什么,眯着眼咂咂舌,似叹味美,状极洒放不羁。

骨龙疯狂挣舞起来,长逾三十几丈的巨躯鞭砸得千木摧折万枝齑粉,声威无比骇人,而李不好整以暇地立于龙首之上,并无丝毫运功聚气之迹,却如定海神针般将龙头牢牢地钉在地面,纹丝动弹不得。

众人无不骇然,小玄惊怒交集,当即狂摧真气,暴起宝鞭,一招“天火焚原”朝李不罩落。

周围七姝个个心嗔:“这小子当真不知好歹,人家救了他,他却如此恩将仇报!”

李不微微一怔,笑道:“你就这么想要这条龙?”脚步未抬,身子便平平退飞,轻轻松松便脱出了小玄的攻击范围,自也放开了骨龙。

小玄落到龙头顶上,心中狂喜,忙低头去查看骨龙有没受伤。骨龙得藏匿其身的骊珠附合,更是精猛雄振,周身血骨愈赤,芒彩炽如炭焰,载着小玄怒噬周围众敌。

众姝纷纷退避,李不则如烟逃开,远远躲到一边仿佛与此事再无半点干系。

苏嫣见骨龙威势愈盛,心中暗惊,沉喝道:“妖龙猖獗,结天阙惊虹阵!”

七姝即时步罡踏斗,但见剑吐罡虹,交错织连,艳丽辉芒耀亮了整片幽暗林子。

骨龙失而复得,小玄心中欢喜,见七姝剑阵威力非凡,又忧巨竹堡安危,当下对骨龙低唤道:“龙兄,我们先办要紧事去,改天再找这几个无礼小妞算账!”

骨龙遂喷吐出一大口如血浓息迫退众姝,托着小玄冲天而起,直飞高远。

阿菱呼道:“不好,妖龙要逃!”

“我们快追!”林蓉急呼。

众姝纷纷捏诀运气,就要飞空追赶。

苏嫣却摇了摇头,打手势拦住众人。此时她已判明,即使追得上,己方七个人也奈何不了人家。

“青荷伞还在那小子手上呀!”林蓉急得直跺脚,泪珠又在眼眶里打转儿。

芷晴轻叹口气,安慰道:“别急,不就一把伞儿么。”

小玄心情好极,朝底下望了望,大笑道:“想不到你们能帮我找到这条龙,多谢各位啦,咱们后会有期!”

众姝面上阵青阵白,林蓉无助地望空大喊:“还我伞来!”

“还伞可以,欠我的嘴儿可不能赖!”小玄笑嘻嘻道,将青荷伞往下一抛。

林蓉一呆,急忙飞身接住,心中又喜又讶,憋了许久的泪儿直奔而出。

众姝目瞪口呆地望向空中,见小玄衣袂飘飘地傲立龙头顶上,此时恰逢日升,金霞满空,衬得男儿说不出的洒秀飘逸。

“那条恶龙怎么不把他掀下来?”阿菱呆呆道。

“简直就是乖乖地任他骑么,一丁点都没反抗。”董琳琳接道。

“这小子到底是谁?竟有这样的驭龙之术!”宝儿震诧道。

“好俊的身手!”小依脱口而出,眼中满是羡赞之色。

“从没听说灵宝宫有什么御龙术呀……”林蓉喃喃道,紧紧抱住怀里的青荷伞,心中犹疑真否失而复得。

芷晴则怔怔地望着她。

苏嫣一言不发地凝视着天空,直至小玄乘龙远去,消失于天际的朝霞中,这才缓缓低下头,忽似想起了什么,猛地转过脸去,望向十数步外的李不,见其仍在仰望空中,嘴角微笑,眼底却有一丝似有若无的寂寥。

这一刻,李不又完全变成之前的懒散凡夫,叫人心疑方才那个笑镇魔龙的绝世高人究竟是不是他。

是涛声?隐隐约约,浩荡而杳远。

飞萝缓缓睁眼,迷糊中望见如烟似雾的丝帐,一时不知所以。

“这是……哪?”她定了定神,恍惚记起自己之前是在迷林之中,忽尔鼻间闻到一股奇香,不由愣住:“怎么像是祝余的香气?”

祝余,上古神草。百余年一结果,凡人食之,可保数年不饥,提炼成香,则有绝好的培元炼气功效。

此草天生娇贵,极难种养,除了天外海的招摇山,就只有凤凰崖真珍洞里有这种十分珍稀的炼气之物。

真珍洞乃地界一十九灵脉之一,天赋无比神妙的培植奇效,无论种植条件多苛刻的珍异花木,都能在洞中成活成长,甚至提早开花结果。

“难道……回到凤凰崖了?”飞萝猛然坐起,却感一阵头晕目眩,周身虚弱无力。

“别急着起来,你内丹已失,又给我与你师尊的功法波及,伤得不轻。”一个天籁般的声音。

飞萝心头一跳,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一霓裳女子,肌肤胜雪丽绝寰宇,赫是妖界至尊小妖后。

“是你救了我?”飞萝疑愕道,发现自己躺于榻上,四悬丝帐似霞中烟云,床骨架子皆深海玉髓。

“顺手而已。”小妖后雍容道:“重元那厮想要的东西,我就偏偏不给。”

此刻的她慵懒地坐卧在一张大席之上,肘支玉几,旁立一只镂铸百鹤闲翔的暗青炉鼎,极淡的紫色祝余薄烟正从鼎中袅袅飘出,渲染得周遭幻梦一般。

这是座轩敞且绮丽的殿宇,殿角廊沿跪坐着数名手执宝器的金裳妖姬,各处摆设不多,只是所有物饰皆俱珍奇异常,便是仙家洞府,也不易见到一件。

飞萝强撑坐起,又问:“我……我师尊呢?”

“你是担心你师尊呢?还是担心你师尊去为难他?”小妖后瞥了她一眼。

飞萝面上微微一红。

小妖后不动声色道:“放心吧,虽然我还是收拾不了你那禽兽师父,不过那厮此刻定然比我好不了多少,一时半会没心思去为难谁了。”

飞萝不觉心中一松,见小妖后虽仍容光照人,但眉目之间却隐有丝缕委顿,讶道:“你……受伤了?”

“无上圣母悟混沌而创的如意乾坤果真一绝,那厮也的确是个奇才,我原以为今番定能胜之,孰料还是力有未逮。”小妖后轻叹。

“圣后为何要救我?”飞萝道。

“不是说了么,顺手而为,我就是要与你那禽兽师父作对。”小妖后嫣然一笑:“你不信?”

“不信。”飞萝垂目道。

小妖后笑,俄顷方道:“晓得吗?你上了白眉的当。”

飞萝眉梢微微一挑,却无丝毫诧色。

“救他根本无需你献出内丹。”小妖后道:“只是白眉想要让他快些成长起来,以应对当前的凶险,以你聪慧,想必过后瞒不住你。”

“猜到了一半,我不后悔。”飞萝平静如水。

小妖后注视着她,又是轻轻一叹。

“这就是圣后救我的原因?圣后是为他救我?”飞萝蓦感酸涩。

“让他回复如初,本来有更好的办法,只不过……我不想他再步前尘。”小妖后却道。

飞萝黯然。

小妖后缓缓道:“白眉贪口,当日溜入真珍洞盗食百珍,被你师尊擒住,如非玄郎亲上凤凰崖相救,只怕他此时都见不着天日,或许你至今都遇不着玄郎,又或许玄郎不会与重元匹夫结下仇隙,再或许玄郎便没那么快遭劫,更或许……这一切冥冥中早已注定。”

飞萝不觉心潮浮涌,前尘往事历历在目。

小妖后道:“白眉与玄郎情同手足,但这次做得过了。你那禽兽师父授你的培元之法根植于你的内丹,只要非他亲自攫取,必会伤毁根元,偏偏白眉哄你把内丹给了玄郎,却是害苦了你。”

飞萝摇头:“不必怪谁,我心甘情愿。”

小妖后若有所思地盯了她半晌,席上立起,踱步走向殿廊,廊前的金裳妖姬挑起帘子,即时大风从外灌入,吹拂得满殿帷幄飘舞,原本隐约的浪涛声立时清晰起来。

床榻距廊台不远,飞萝眺目望去,目光越过一片青翠欲滴的秀异林木,赫见底下碧波万顷,如非不时有云雾及海岛移过,还真不知晓这座稳若平地的巨大殿宇正在空中飞行。

飞萝娇躯一震,失声道:“这……就是娲皇行宫小琳琅天?”

小妖没答,凭栏远眺,不知在思索什么。

小琳琅天乃妖界万千工匠的无上杰作,为万劫真君入主建木时进贡娲皇之物,与其说是行宫,不如说是一座移动的岛屿。据传建造耗时八十万年,除了使用大量建木所产的独异神木为主料,耗费的其它珍奇辅料亦多得不可度算。其长宽皆过万丈,上筑贝阙珠宫无数,又有明湖秀林,由八头巨大无朋的上古鲲鹏牵拉,能渡海飞空,即使是天庭最大的天舟在其面前也要相形失色。

飞萝再望廊外,果见巨岛前方有数条不知何物制成的极巨链索延向远方,每条巨索末端皆有一个在云海中出没的巨禽影子,正是鲲鹏模样。

“这是去哪里?”飞萝忍不住问。

“快活岛。”小妖后答。

“你……你要带我去快活岛?”飞萝讶道。

“如今你只有跟我回快活岛。”小妖后面无表情道:“除此之外,我不晓得哪里才能躲得了你那禽兽师尊。”

飞萝垂首,默然无语。

就于此刻,忽闻一声响彻天地的嗥嚎,似是悲厉非常,不知何物所发。

飞萝内丹已失,真气及灵力只余往时一二,登感气血翻腾魂魄俱动,失色道:“这是什么声音?”

小妖后淡淡道:“此处北面便是黯然礁,被娲皇借四足以撑天地的太古灵鳌就给安置在那里。”啊……这就是它的叫声?“飞萝愈讶。

此鳌乃传说之物,据传先混沌而生,体巨万里,为水族先祖之一。

“嗯。”小妖后应。

飞萝心生怜惜,慨叹道:“亿万年来,它一直都这么叫?”

“没有。”小妖后摇头道:“当日亦为水祖之一的共工与火圣祝融争雄不胜,欲强启天地之胎之秘,不料却触毁了不周山,以致天倾地陷。实是这圣物为补救同族闯下的滔天大祸,自甘情愿献出四足交与吾师娲皇撑固四极,以解天地生灵之大浩劫。”

飞萝大愕,此前传说都是女娲大展法力,斩取灵鳌四足以撑天地。

而共工之所以撞断不周山,只不过是因为与祝融争雄不胜的恼羞成怒之举。

“天地之胎?”飞萝忍不住问。

“你那禽兽师父没告诉过你么?”小妖后道:“不周山先混沌而孕,其后天地开辟,遂现于天地之间,是谓天地之胎,传说蕴藏着无数先天之秘。”

“这传说竟然是真的?”飞萝心中震撼,此说长久以来便于各界隐有耳传,然而长辈们总是斥之为无稽之谈。

小妖后道:“若是虚传,以共工之奇谋大智,又岂会去强启不周山,落得个元毁神灭的下场!不是更有传言,鸿钧先天地得道,河图洛书借龙马玄龟现世,俱是缘自那天地之胎么。”

飞萝瞠目结舌,好一会才道:“那灵鳌四足不是娲皇娘娘斩取的么?”

“这样说没错。”小妖后道:“但这圣物灵通太古智慧广绝,如非甘愿,即便吾师,也难以取其四足。”

“自愿的?那它……”飞萝小心翼翼道:“为何至今悲声不绝?”

“不是悲声,而是……”小妖后凝思道:“警示。”

“警示?”飞萝奇道。

“亿万年来,此圣并不常鸣,但凡出声,天地必有大劫将至。”小妖后道。

“这等……灵通?”飞萝讶道。

“此乃验证过的,从无错漏。”小妖后顿了下道:“你可记得,最近的一次天地之劫是哪宗?”

飞萝神色顿黯,无力道:“圣后是指一十七年前那次么?”

小妖后微颔螓首:“那劫之前,圣鳌曾鸣三日,我亦卜算出事关玄郎,只可惜……却仍救他不得。”

飞萝眼圈微红,用力咬了咬唇。

小妖后忽道:“有个足以毁灭玄狐的秘密,你可知晓?”

飞萝娇躯一震,满面痛楚之色。

小妖后蓦地转身,明丽无俦的美目盯住飞萝,声音骤冷:“重元子是从你那里知道这个秘密的?”

飞萝陡感重压加身威滔似海,脱口道:“没有!我从未跟谁说过这个秘密!”

小妖后盯了她片刻,目光渐缓,叹道:“我知道,不是你,不会是你……”

她再转身朝外,眺远不语。

飞萝顿感重压尽去,然已汗如雨下身似虚脱。

好一会后,小妖后道:“我再问你,往前去,又是哪桩天地大劫?”

飞萝轻轻喘息,想了想道:“往前去,便是邪皇携万千邪秽犯我教千翠山,欲夺梦巢灵脉,甚幸最终未能得逞。”

小妖后摇头道:“此战虽烈,却不过是局部之争,以古今纵横来瞧,于天地间只能算一小劫耳。”

飞萝迟疑道:“那……往前的天庭二度征讨七绝界,及各界各派灵脉之争的几次大战……”

“虽是不小的纷争,但这些都算不上真正的天地大劫。”小妖后道。

飞萝又道:“再前就是邪皇渊乙、魔祖太至、巫后绛夕、七绝魔君这四大魔头一齐发难,闹得宇内天翻地覆,后虽为神佛仙诸界联手平息,却已令万千修者遭劫无数生灵涂炭,这个可算?”

“当然算。”小妖后道:“此劫极恶,幸因圣鳌于劫前鸣叫近十月,吾界及早防备,以三教签神为鉴,劝命界中之人闭门不出,因此损殒不大。”

飞萝恍然大悟:“难怪那数十年间贵界高人多在蛰伏,如此瞧来,这圣物果真灵验。”

小妖后道:“再往前去,还有什么天地大劫?”

飞萝思索道:“再前便是东胜神洲出了只石猴,不知师从何方高人,修得神通广大变化无穷,偏又生性顽躁,盗食王母蟠桃老君金丹,先后大闹天、冥、海三界,数度与天兵大战,天庭一时也拿他没法,最后惊动西方,被佛祖亲临镇伏,这个算么?”

“算。此劫圣鳌曾鸣一日。”小妖后道:“那灵物相虽为猴,却同玄郎一样不属九幽十类,不入六道轮回,不在三界五行,都是至灵至性之人,下场却是一亡劫一皈依,只是不知哪个好点,可惜了。”

“当然皈依的好,好歹……活着。”飞萝伤痛道。

“我不晓得。”小妖后叹道:“对那等至爱逍遥之人而言,或许皈依才是最苦。”

飞萝心蓦感触,思及念起小玄,不觉呆了。

“再往前去又有什么大劫?”小妖后问。

飞萝道:“再往前,便是三教为天地签神,借商周交替而行,其间苍生临刀兵万仙惹杀劫,其后三教圣尊反目,西方也卷入其中,无数仙魔精怪在那一劫中或多或少失却了修为,更甚者灰飞烟灭,这个该算天地大劫吧?”

“算。此劫影响无比广远,劫前灵鳌罕有地鸣叫近年,吾师娲皇亦动了嗔念,殒九尾灵狐、玉石琵琶、九头雉鸡等吾界至灵,损失非微。”小妖后道。

“的确如此,吾教教祖无上圣母常以此劫为训教诲教中之人。”飞萝道。

“再往前呢?”小妖后又问。

飞萝想了会道:“再往前,便是巫后绛夕为夫报仇,施术魅惑帝俊十子,以致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祸殃万物。魔祖太至趁势遣契俞、凿齿、九婴、大风、封豕、修蛇等洪荒魔怪出世作乱,直至天帝命上古大神大羿降世,上射九日下杀契俞,诛凿齿于畴华,杀九婴于凶水,缴大风于青丘,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豕于桑林,方还天地清平。”

“此劫非小,圣鳌鸣叫了三月。”小妖后道:“往前还有十数天地大劫变,除去诸如刑天之乱与第一只玄狐大闹三界这些,你只捡最大的几宗说与我听。”

“天地间最大的大劫变……”飞萝仔细思索片刻,道:“蚩尤与轩辕争帝,挑起第二次诸界大战,各方损殒无数,最终还致天魃降世万灵涂炭,这算一宗吧?”

小妖后点点头:“此劫圣鳌鸣叫了近七月。”

飞萝继道:“再前的大劫变,莫非是共工与祝融争雄,致不周山折天坍地陷。妖祖玄龙趁势携众作乱,娲皇怒而斩之,又炼石补天,斩鳖固四极,威镇天地万妖,始成妖界至尊。”

小妖后道:“这也是一宗,圣鳌鸣叫了十月有余。”

“至于最大一宗……”飞萝沉吟道:“想必是巫帝与玉帝争圣,掀起第一次诸界大战。各界倾巢争斗,天、地、海、冥诸界皆不能免,最终致巫帝之母女丑殒绝,巫帝败逃玄冥,而玉帝则亿亿劫满,终成万神之圣。”

小妖后点了点头,却是不再出声。

飞萝忽尔心起疑窦:“不知这妖界至尊与我细说这些有何深意?”

小妖后沉思良久,终又开口:“这些过往的大劫变,圣鳌皆曾鸣示,短只数个时辰,长则近年……”

飞萝静静听着。

“然这一次,圣鳌已整整鸣叫了三载。”小妖后凝眉轻叹。

恰于此刻,又是一声震动万里的嗥嚎传来,飞萝魂魄俱悸。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