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一集 巨竹之战
第四回 夺龙

好大胆的妖物,眼睛竟然如此放肆!

阿菱蓦尔大怒,气贯宝剑,发力一绞,孰料对方仅仅身形一晃,手中的金虹宝剑仍被那鳞片怒张的怪形兵器紧紧锁住,分毫未脱。

“这恶婆竟然没搞清楚就痛下杀手!”小玄也恼,心犹寒悸。

“休想逃!”阿菱声色俱厉地喝,以掩挣脱不能之窘。

小玄冷笑,臂膀倏地一振,鞭剑登分,阿菱猛感巨力迫来,即时不由自主地向后跌退,急忙以气御劲,却仍踉跄数步方才站住,只觉手臂酸软,五指发麻,所幸剑还握在手中。

“我为何要逃!”小玄冷冷道,心中郁愤愈积。

阿菱俏脸胀红,自打出道以来,她与众师姐妹齐进齐退,剑扫无数邪魔,大多轻松写意,鲜有这般狼狈过,只道轻敌所致,心下恼怒,低叱一声,陡见一环晕朦朦的金芒自剑锷而生,如浪花般漫过剑脊剑身,最后消失于剑锋,但是整把宝剑已灿如金镀,比之前更加夺目耀眼。

这正是辟邪宫五大镇宫绝技之一《天华真元》第四重天的境界。

“铮!铮!”两声清鸣,十余步外的芷睛及小黛齐拨出剑,一青一碧两把神兵芒彩流耀,于昏暗的林丛中艳丽无比。

小玄心中生凛,气注宝鞭凝神戒备,心中忖算:“眼下用役妖令是来不及了,倘若她们五个齐上,我招魅影怕是仍难敌挡,到时只得祭七邪覆拚命!”

“去死吧!”阿菱咬牙娇叱,剑正欲刺,忽听林蓉喊道:“等等!”

“等什么!”阿菱怒喝。

“他……他可能不是妖物,邪踪宝上的妖迹不见了。”林蓉道。

“怎么可能?我明明瞧见的!”阿菱一怔。

“不晓得,适才我也瞧见了呀……”林蓉怔怔地望着手中的罗庚。

小玄猛地想起身上穿的兜元锦,心中暗忖:“莫非是乙鹤道长赠我的这件宝衣起了作用?可是适才怎么被发现了……啊,敢情她们查到的是小钩子!”

“说不定此妖善于匿形变化,我先拿下再说!”阿菱又要动手,却听大师姐轻喝道:“莫要鲁莽,一切弄明白再说!”

“对对!待搞清楚再说,大家都先罢手,以免伤及无辜!”李不突然喊道,遥盯小玄,目中掠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异色。

“再说一次,我们的事用不着你管!”阿菱朝李不怒喝,强压羞恼按住宝剑,一双秀目仍恶狠狠地盯着小玄。

“你是何人?”大师姐望着小玄道。

“你又是谁?”小玄反问,因对这些人印象改观,语气没半点客气。

“大胆!”阿菱厉叱,手臂一抬,剑锋又指小玄。

大师姐朝她打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从容道:“小女苏嫣,乃辟邪宫门下。此地诡谲凶险妖物甚多,为免误会,阁下可否将师承姓名如实相告?”

其实她已凭本身修为瞧出眼前的少年身上并无妖邪之气,是以语气趋缓,但她心中却暗生疑讶:“此子虽然神采健旺身手敏捷,可是周身却无丝毫真气及灵力的气象,不似修炼中人,然其适才竟能敌挡得住阿菱的狠招,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此子已修炼至能将精、气、神完全内敛的洞玄之境了?”

“这大师姐倒还有点讲理。”小玄此际已冷静许多,心念悄转:“婀妍那边危急万分,我切莫在这骨节眼上节外生枝才是……”

众人皆俱盯着他。

小玄眉轩目秀,腰健背直,此时身着乙鹤道人赠与的兜元绵,袖口袍角无风自飘,竟管手中的八爪炎龙鞭鳞张锋锐形色凶厉,但也无以遮掩他上下透出的灵逸风采。

五姝当中,已有几个暗自在想,这么好看的人,世上难得几个,又怎么会是个妖怪?

小玄主意一定,遂不动声色道:“在下方少麒,是阁山灵宝宫弟子,近日听闻这一带出现许多妖魔,特奉吾师之命前来察探。”

方少麒乃随口借来,阁山灵宝宫则是他曾听李梦棠偶然提过的一个道教门派,当时令他感兴趣的是其中有个能拘役梅精的古怪道人,除此之外,阁山灵宝宫只不过是地界千百道教门派中毫不起眼的一个,想必没多少人清楚其门下有甚人物。

至于那个东海逍遥门的逍遥郎君,他是再也不敢冒充的了。

“原来是灵宝宫的人!”阿菱顿时面露不宵之色,旋又疑惑:“灵宝宫怎有如此身手了得的少辈?”

“哦……”苏嫣沉吟道:“请问公子的师尊是灵宝宫哪位道长?”

“难道她认识灵宝宫的人?”小玄心里一阵紧张,努力索忆李梦棠当日所说的那古怪道人的名号,可惜只依稀记得有个“雪”字,遂胡乱应道:“抱雪真人。”

“抱雪……真人?”苏嫣默念。

小玄手心冒汗,说完便后悔自己捏造的这个名号过太蹩脚:“难道是飞雪?卧雪?该死!该叫卧雪真人才似修行中人的名号……”

突然间,只闻李不叫了起来:“哎呀!原来小兄弟是抱雪道长门下,李某与他老人家可是多年的老朋友啦,不知他老人家近来可好?”

小玄一惊,只得含糊应道:“还好。”

李不望着他笑问:“近年来他老人家还偶有下山么?”

“真霉!怎么随口胡诌出来的一个人他都认识?不对不对!这不可能!莫非这人已瞧破我的真正身份,生怕辟邪宫的人争抢,想要独自算计我?”小玄心头一凛,立时警惕起来,盯着他道:“不时走走。”

李不微笑,和熙依旧。

苏嫣瞥了林蓉一眼,林蓉遂再仔细察看手上的邪踪宝,片刻后微摇了下头。

苏嫣遂朝小玄道:“我等适才唐突,犯冒了公子,还请公子见谅。”

众姝闻言,纷纷收剑,唯余阿菱仍就盯着小玄不放,脸上疑色甚浓。

“没事。在下师命在身,告辞了。”小玄也收鞭还臂,生怕再说下去露出马脚,抱拳一揖,急欲脱身。

苏嫣曲膝敛衽,优雅地还了一礼。

“小兄弟,代我问道长他老人家好!”李不笑眯眯地喊。

“好。”小玄应,正待离开,忽见从林中急步奔出两个少女,左边一个额披流海,圆下巴圆脸蛋,身段亦是玉润珠圆,容颜却极娇美,年约二八;右边一个头抓双髻明眸皓齿,身子娇小玲珑,不过豆蔻年华。两人也均一色雪白衣裳,背后各负一剑,神情似乎有些惶急。

“什么事?”苏嫣娥眉微蹙。

两女瞧瞧一旁的李不及小玄,似乎有点意外,欲言又止。

“这两人定是惊虹七仙子中的另外两个了……”小玄心忖。

苏嫣迎上前去,阿菱也抛下小玄跟了过去,四人压低声音悄语起来。

小玄心中警惕,试着运功聆听,没想竟然听得一清二楚。

“我们在西南不远处发现了只巨大妖物。”流海少女道。

“什么妖物?”苏嫣问。

“瞧不大清楚,那家伙藏匿在密林里边,好像是……是条极大极大的蛇。”双髻少女答,面上微露慌怯之色。

小玄心头一跳。

“大蛇?”阿菱皱眉斥道:“一条蛇有甚好慌的!这几年我们不知已宰过多少条了,小依你怎还是这般不长进!”

双髻少女俏脸涨红,一副欲要争辩,却又不敢的模样。

“阿菱你性子真改不得么!老这么毛燥燥的做什么!听我们说完啊。”流海少女接过话道:“那东西大得出奇,而且气息十分邪恶,老远就让人心里发悸,我瞧倒像是条龙……”

“龙?”苏嫣问。

“这里怎么会有龙?宝儿你说清楚点!”阿菱瞪眼道。

“叫师姐!”流海少女生气道。

阿菱却把嘴儿一偏。

宝儿也没跟她较真下去,比划着道:“那东西似乎有几条腿爪,头很大,顶上似乎有角,眼窝里黑洞洞的好吓人,周身裸着骨头,血红血红的,趴在林子里一动不动,瞧不清到底有多长……”

小玄蓦怔:“不会是我那骨头龙吧?”

阿菱星眸一亮:“嘿!是条妖龙最妙,过两月便是宝华会,三宫主赶造霞霓车,正四处寻找龙骨,你俩快带我们过去瞧瞧!”

小玄心中突突直跳,已见苏嫣率众姝匆匆往西南方向掠去。

阿菱临走前还不忘凶巴巴地狠瞪小玄一眼。

“这神情……”小玄猛然想起水若,心底隐隐一痛。

众姝走后,小玄瞧瞧李不,见其正一副耐人寻味的笑容瞧着自己,心中愈疑,然而此时顾不得其他,即朝众姝离开的方向追去。

天已朦朦发亮,密林深处却仍幽暗如夜。这是露水最重的时刻,四下弥漫着湿寒的轻烟薄雾,林木浓密处,一条长逾数十丈的奇巨之物蜿蜒趴伏,身上覆满早已被露水打透的腐技败叶,偶露一节,赫见根根弧拱状的暗赤色粗巨骨头。

辟邪宫七女立于远处低语商议,个个面色凝肃。

巨物纹丝不动,仿自恒古伊始就已化做了石像。

小玄摸到了林子另一边,远远望去,一眼便认出那正是自己丢失的骨龙,心中大喜:“运气运气!我遍寻不获,倒叫这几个仙子帮忙找到了!”旋又心头一紧:“它怎么半点不动,难道给武翩跹伤得那么重?”

骨龙虽然强大,但小玄丝毫不疑武翩跹能够轻易地将之毁灭。

“果真是条龙。”一个低沉的声音轻轻响起。

小玄错愕转头,赫然发现李不立于身旁,心中一震:“这家伙修为好高!我竟半点不察,倘若他适才偷袭……”

李不怀抱葫芦,望着前方又道:“好凶异的色相,这龙有点邪门。”

小玄冷冷一笑,并不接话,猛见远处丽辉缤纷,原来是辟邪宫七女一齐拔出了剑,心知紧急,即朝骨龙掠去。

七女步罡踏斗结阵前行,徐徐围迫向骨龙,忽尔皆尽转头,却是发现了从另一侧急奔骨龙的小玄。

“又那小子!”阿菱低呼,旋即明白:“他要抢龙!”

芷晴面色一沉,道:“你们收妖龙,我去拦住他。”

“我去!”阿菱咬牙道,话音未了人已抢出,直奔小玄。

她们默契极深,其余六人立时迅速掩向骨龙。

小玄眼角瞥见有人朝自己掠来,转头望去,见是阿菱斜里飞至,一道金芒直掠自己眉心,疾将炎龙鞭甩出,只听叮当密响,两人瞬又交手数合。

“此妖是我们寻着,你这小贼竟敢来抢!”阿菱怒叱,玉腕一抖,手中宝剑陡化数道金虹,带着剑罡独有的嗡嗡震鸣,分袭小玄身上各处要害。

“这等功力,怕是与我大师姐不相上下!”小玄奋力招架,心觉敌挡不住,岂料数招下来,竟感异样轻松,不但将对方的凌厉攻击悉数格挡,忙里竟能还击几下。

“早就瞧出你这小贼不是好东西,本仙子今日定叫你原形毕露!”阿菱愈斗愈怒,这回一上来就拚尽全力,谁知仍未占到丝毫上风,心底煞是急恼。

小玄一言不发,激斗间睨见六女已逼至骨龙跟前,不禁暗暗着急。

只闻数声娇喝,六女三守三攻,发出剑罡试探进击,不想妖物全无反应,身上连中数剑,扬起大蓬枯枝败叶。

“此妖不是活物?”林蓉怔道。

“小心点,大家保持阵式。”苏嫣盯着骨龙的中剑处,凝眉道:“此妖绝非寻常之物,骨内浆迹层叠分明,定是经邪功恶法炼化过的!”

“待我再试!”宝儿道,她小心翼翼地摸到龙首跟前,高擎手中的橙彩宝剑,壮着胆子照龙额重重地砍了一记,骨龙仍无纹丝反应,两个巨大的眼眶内漆黑如洞。

众姝松了口气,宝儿道:“果是死的,只剩副躯壳。”见剑只嵌入龙额半分,又道:“这家伙的骨头好硬,活着时定是个了不得的凶物!”

小依欢声道:“这么好的龙骨带回去,三宫主定然欢喜得紧。”

“咦,那个是什么?”董琳琳忽指密林一处。

芷晴飞身而起,飘飘落在一棵大树的横枝之上,凝目观察了片刻,道:“好像是只车子。”

小玄远远望见,不禁心如刀割,一声怒喝:“让开!”即接“九转赤莲”、“天火焚原”、“火麟滚地”等狠招迭递而出,炎龙鞭上炎喷焰涌,登时迫得阿菱连连后退。

“不让又如何!”阿菱嘴上不肯示弱分毫,可惜剑法已稍见散乱,只凭威力惊人的剑罡苦苦支撑,真气消耗急剧增加,急怒间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这龙身上片肉都没,怕是死去多时了。”芷晴道,转望向激斗中的两人,秀目微眯道:“我去帮阿菱,那小子鞭法不错,正好拿来试下我破鞭剑式的威力。”

原来她们师姐妹七个虽系同门,皆以《天华真元》为根基,然却各有所长。如苏嫣的《天华真元》已修至第六重天,于七人当中真气最强;阿菱则以剑罡为强,所发罡气刚猛无匹,可伤敌十数步外;而芷晴却是以剑技为长,剑术造诣位居七人之首,见小玄鞭法厉害,是以跃跃欲试。

“制住就行了,灵宝宫毕竟不是邪魔外道。”苏嫣道。

“晓得。”芷晴应,自横枝跃下,从背后取下青荷伞,递与林蓉,道:“你拿。”

林蓉接过,低声道:“小心呀。”

芷晴朝她微微一笑,真气提处,人已如烟掠起,十数丈之距跨步即过,裳飘带舞地飞临激斗的两人上方,一剑刺向小玄天灵。

小玄惊觉,疾朝斜里滑出,堪堪避过一剑,谁知对方第二剑又至,此后如细雨飞絮般绵密不绝,剑剑刁钻精妙。

阿菱顿感压力骤减,精神一振,趁势反攻,她强在剑罡,擅攻不擅守,一旦得势,威力倍增。

小玄一时手忙脚乱,其实他鞭法只与阿菱的剑术大致相当,占得上风完全是依凭近来暴增的真气及灵力,这下突然加上个剑技高出阿菱许多的芷晴,难免有些招架不住。

双姝剑罡四飞,阿菱胜在刚猛,所发罡气间隙虽长,然过处摧枯拉朽无坚不摧;芷晴则胜在精妙,剑势展开,千百道又柔又疾的细长剑罡纵横交错,便如无数青虹织起的一张大网,严严实实地裹罩住敌人。

小玄鞭势大滞,倏地右肩一阵辣痛,不知给芷晴的剑罡割了多少下,他急朝旁掠,蓦地前方金芒大盛,腹部如遭巨木撞着,整个人登被轰得离地飞起,这才瞧见阿菱剑指自己,海碗粗的金色罡虹正贯噬腹际。

“臭小贼!今儿叫你晓得我金虹仙子祝美菱的厉害!”阿菱得色道,兴高采烈地飞步追击。

芷晴则一声不吭,宝剑如影随形,瞬又将踉跄急退的小玄笼罩在绚丽无比的剑网之中,不给丝毫喘息之隙。

众姝望着这边,宝儿忽道:“芷晴的剑法又精进了许多,只怕阿菱现在不是对手了。”

林蓉道:“不会吧?我觉得还是三师姐强些。”

“如今应该是五师姐强点了。”小依插嘴道:“这次出来前,我听吕婆婆说,今年宝华会的人选,我们灵虹轩就大师姐和五师姐最有希望。”

“真的?”林蓉眼睛一亮。

苏嫣瞪了小依一眼。

小依忙道:“吕婆婆说她胡乱猜的,做不得准的。”

林蓉笑靥如花道:“那也是,吕婆婆现今都不管事了。”

旁边董琳琳却无声地冷笑了一下。

林蓉瞥见,回以一声冷笑。

小依吐了下舌儿,赶紧闭嘴。

苏嫣对林蓉道:“将妖龙收了。”

“哦。”林蓉应,遂撑起青荷宝伞,口中轻轻颂念,旋见伞底白芒大放,符纹云雾一阵滚涌,四名赤膀扎巾的力士自虚空跨出。

小玄忙里掠见,心中大急,猛地狂催灵力,陡见身周七、八条巨大火柱向下爆射,轰轰数响,火柱触地即起,如同一圈火栏直冲空中,正是为他屡解危困的火牢术。

除去驾驭能力,如今小玄的真气及灵力均已在崔采婷之上,火牢术的威力与范围也跟着成倍递增,声势无比骇人。

阿菱与芷晴大惊,闪避不及,骤给如有实质的火柱掀着,两人攻势尽溃,急忙朝后飞退,虽有剑罡及真气护体,但周身气血剧翻,衣角发梢已成灰烬。

小玄趁势冲出,一个“星火飞溅”直掠骨龙。

“呜……我的头发!”阿菱摸脸抚发,惊怒欲泣。

芷晴反应极快,怒叱一声飞步疾追,谁知人到半空,骤感真气一滞,登时落回地面,喉头蓦甜,竟有一丝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心中震愕:“这小子怎会突然变得如此厉害!莫非此前都在隐藏实力?”

骨龙前五女亦皆惊诧,除了正祭宝伞的林蓉,其余四个齐提宝剑来阻拦。

“你们护住小蓉!”苏嫣轻喝,秀目冷冷地盯着疾掠而至的小玄,手中宝剑陡然赤辉吐耀。

骨龙已近在咫尺,小玄直奔持伞的林蓉,倏地前侧赤虹乍现,道道剑罡纵横飞贯,将他去路完全封死,小玄无可奈何,只得挥鞭硬突,却如撞惊涛巨浪,不但半步难前,反被弹退近丈。

苏嫣也骤给震退数步,她乃辟邪宫小辈中的翘楚,修为非凡,出山后罕逢敌手,不禁面色微变,心下诧讶:“灵宝宫怎有这等人物?”

“让开!”小玄厉喝,挥鞭又上。

苏嫣一言不发,悄将真气全力运提,斩钉截铁地再次阻击。她剑招简洁大气,剑罡急徐有度,两者结合稳定而凌厉,迫得小玄一时无法冲过。

“这丫头好生厉害,看来只有使出撒手镧了!”小玄越发焦灼,便要暗颂禁咒祭出魅影。

就在此时,在林蓉的御役下,四名黄巾力士开始搬抬骨龙,他们力大无比,嘿哟齐喊,立将重若小山的骨龙抗了起来,足下云雾愈浓,徐徐移往青荷宝伞。

忽然间,众姝发现有些不大对劲,一直黯淡无光的骨龙周身倏地灼灼亮起,泛耀出柔和的赤色辉芒,紧接原本漆黑如洞的眼眶内红光吐耀,整具只剩骨骸的躯体似乎有了生命。

四名黄巾力士皆尽错愕,尚未回神,猛见骨龙巨口大张,“喀嚓”一声将正扛着其颈的黄巾力士咬做两截。

其余三名黄巾力士魂飞魄散,立时撒手四窜。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