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一集 巨竹之战
第三回 惊虹七仙子

小钩子赶紧追赶,很快便给拉下大段距离,心中生凛:“好俊的飞行术,原来这小子修为不差。”

两人距离越拉越远,小钩子着急起来,娇喘吁吁呼道:“等下我呀!喂喂你想趁机扔下人家么?”所幸过没多久,见小玄奔到一座小山之前,转了几转,掠入一个滕萝遍垂的洞口内。

小钩子急跟进去,原来内里是个巨大洞穴,洞高约莫十数丈,顶部有三两条天然裂缝,光线从缝隙透入洞内,映得洞内一片柔和清亮。巨底有如池塘,水色碧蓝,浮萍点点,极是美丽,其间小鱼野虾尾尾可数,清澈异常,四壁绿萝串串挂下,末端垂浸水中,清幽无比。

最奇的是,在水中央,有块形貌奇特径达数丈的青白巨石,内洼外翘,沿逞瓣状,宛如一朵盛放水面的巨大莲花。

小玄立在巨石上游目四觅,陡然掠过水面,直朝山洞深处奔去,闪入一个似是人工开凿出的门洞之中。

小钩子飞身追去,钻入门洞,穿过一条不长的甬道,再见一扇虚掩木门,进去一瞧,里边又是一个不小洞窒,摆放着些许家什物具,最惹眼的是一只极大药橱与一只铸刻着千百条龙的四足大鼎。

“这也没人,看来那老儿真是给那妖女捉去了……”小玄心往下沉,忽然发觉自己竟是那么挂记着白眉。

“好精美的鼎呀,这么多的龙……”小钩子立在鼎旁,东摸摸西碰碰,忽地啊了一声叫起来:“我想起来了,莫非这鼎就是娘娘说过的七大奇鼎之一的‘聚龙’?”

“眼下上哪去寻那妖女呀……就算找得到,我又如何是她对手?”小玄心乱如麻,寻思道:“真要命!师父水若他们中毒,阿萝下落不明,巨竹堡又遭七邪界大举进犯,怎都全凑一处来了?”

“咦?离朱黄、雷蛤蚧、褚华、火鹤骨、箴石粉、凤绫草、虾皇须……”小钩子不知何时走到了大药橱前,眼睛发亮地盯着每格抽屉前标注的名称,口中轻声读念。

“那日白眉老儿虽然口口声声喝骂,但那妖女却始终唤他做大哥,对他似乎颇为客气,或许不会太过为难他吧?”想到此处,小玄心头微微一松。

“哇!硫蛇香、龙骨珊瑚、迷蟾涎、翳鸟精、山膏、鬼草浆、凤凰琅……这里竟然收藏了这么多珍奇药石哟!”小钩子低声惊呼。

“此刻最急的,当是巨竹谷那边,我还是去帮婀妍为先。”小玄主意一定,转身就走。

“喂,我说小圣哥哥。”小钩子指着药橱直吞口水:“你知不知道这些药石是谁的?好多都是修炼中人梦寐以求的宝贝啊,眼下好像没人理睬,我们……要不要……拿一点?”

小玄心中一动:“一直有人来迷林找我,如今白眉老儿又不在,万一叫人寻到此处,他这些不知费了多少心血气力方才收集到的珍稀药石可就白白便宜人了!”当下颂念真言,开启如意宝囊,将整只大药橱摄入囊中。

小钩子兴奋道:“这下赚翻了!许多宝贝就连我们魇鸢岛都没有哩。”

小玄没好气道:“走。”路过聚龙鼎旁,陡然想起与夭夭在鼎中销魂的那回,不禁心头一荡,遂再颂念真言,也把聚龙鼎收入如意囊中。

两人从迷津幽源出来,小玄重召鹿蜀车,携小钩子飞上空中。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怎么觉得灵力提不起来似的?特别是那个大山洞里面,邪门得很。”小钩子望着无边无际的林海道。

小玄只顾四下眺望,心中依稀记得当日被武翩跹追赶,他用婀妍赠与的相思符逃走,好像就是在这一带与骨龙失散的。

然而车子在空中盘旋了许久,仍就没有任何发现。

“骨头龙哪儿去了?是逃走了呢?还是也给那妖女捉去了?”小玄心中一阵纠结。

“咦?你快瞧那边!”小钩子指着下方的林海叫道。

几于同时,小玄也注意到了那个地方,只见林海之中不时有青紫光芒纵出掠起,如虹似电,有的一闪即逝,有的竟然长贯而起,直冲天际,于大片的浓绿间格外抢眼。

“下去瞧瞧。”小玄思索着道。

“嗯。”小钩子即应。

“我怎又跟她说话!”小玄暗自懊恼,驱车飞距光亮处尚有百丈,便驭御鹿蜀斜斜降下。

两人踏上铺满了枯技败叶的地面,小钩子忽道:“适才的光芒,好像是剑罡之气哩,蜀山派中最多修习这种功法之人。”

“蜀山派?”小玄正收鹿蜀车,闻言一怔,转首望去,见旁边的小妖精虽作若无其事状,实则脸上已有一丝怯畏泄露出来。

“蜀山派、天道阁及辟邪宫都是当世除妖降魔的大门派,难怪她会害怕……”小玄心忖,遂道:“你在这里等着,我过去瞧瞧就来。”

小钩子展颜欢笑,摇摇头道:“才不要,不是说过啦,你上哪我都跟着。”

她模样妖冶非常,此刻却有种寻常小女儿的娇蛮与天真,小玄不觉心头一跳,赶忙转回头去,冷冷道:“随你便。”迈步就走。

小钩子慢几步跟着,一脸警惕,手中已悄悄捏了条帕子,正是先前碧怜怜用来捕摄崔采婷等人的星罗帕。

两人朝前走去,林中光芒愈亮愈盛,除了数种区别明显的的厉啸之声,不时还响起猛兽的狂嗥怒吼,震人心魄。

小玄微微一怔:“咦……怎么像是那头大熊的叫声?”

两人放轻脚步,悄悄摸近,躲在一棵大树后探头去瞧,只见前边树倒大片,空阔之处,正有五名白衣胜雪手执宝剑的少女围着一头巨如小山的大熊激斗。

“果然又是这头大熊!”小玄一眼便认了出来,仔细再看,发现巨熊已经完全招架不住,周身伤痕累累鲜血淋漓,虽仍直身奋击,然却步履蹒跚,就连吼叫声都显得有些哑弱无力了。

再看那五名少女,竟皆容颜姣好身段窈窕,困着巨熊在林中游走飞掠,个个翩若惊鸿矫如游龙,加上分持手中的赤、金、碧、青、紫五把辉芒绚丽的宝剑,真个天仙一般。

巨熊倏地收腹怒吸,猛从鼻口中喷吐出道道狂风,夹着厉啸袭卷五女。

五姝中的赤剑少女轻咦一声,冷笑道:“这点微末妖术又岂能救得你性命!”扬起藕臂朝空虚挥数剑,赫见三条巨虹般的赤色罡气横贯而过,构筑成一座如有实质坚不可摧的弧形拱桥,登将狂风消弥无形,其余四女趁势进击,在巨熊身上连刺数记。

巨熊惨嚎跌退,涎沫乱甩毛发四飞,已是摇摇欲坠。

“这熊好倒楣,今趟可碰上厉害人物了!”小玄暗暗吃惊,不觉眉头微蹙,或许因为黑无霸,竟对这头曾经袭击过他的巨熊动了恻隐之心。

再往下瞧,小玄越发诧讶,他虽看不清那五名少女的修为深浅,却见每个人剑出必现剑罡,或艳如丽虹或亮似闪电,剑气层叠交织密匝如网,更厉害的是,五人攻守有序进退合度,隐隐成阵。

小玄悄自度量,如若换做自己下场,怕是很快就会招架不住。

“身手竟然如此了得!不知这几个姑娘是什么人?为何到此?”小玄正在惊疑,忽闻有人笑道:“这呆子已经不行了,几位仙子剑下留情。”

此声并不如何响亮,却于杂沸的打斗喝叱间听得一清二楚。

小玄循声望去,这才发现空地边缘一株折断的大树上歪坐着个满腮胡须的汉子,衣衫粗鄙,腰头悬着只皮表斑驳的灰褐葫芦。他身材高大,然却姿态懒散,两道眉毛异样粗浓,但底下却配着一对昏昏欲睡的眼睛,予人消索颓废之感。

“我们辟邪宫的事,用不着别人来管!”金剑少女叱道,身姿步法依然翩似烟霞,未因说话迟滞分毫。

“辟邪宫?”小玄心中一凛:“二师姐去年回山时,曾经跟我说过,辟邪宫近年来出了七名了不得的弟子,个个技艺高强修为非凡,分持七色宝剑,数年间斩妖除魔无数,人称惊虹七仙子,莫非便是她们?”

这片刻之间,巨熊身上又挨了无数剑,再也支持不住,一声惨厉哀嚎,山崩似地摔倒在地。金剑少女凌空扑击,再追一剑,骤见金芒大放,海碗般粗的金色剑罡如虹暴出,赫将巨熊胸口轰出个可怖大洞,血肉喷溅数丈之远。

五名少女运剑如屏,未给滴血溅及。

小玄闭上眼睛,不忍再瞧。

又听大胡子道:“惊虹剑阵,果然名不虚传,七尚缺二,便有这等威力。”

五名少女不理不睬,纷纷收剑还鞘,人人神闲气定,只听赤剑少女道:“瞧下。”其余四名少女便上前察看熊尸。

大胡子叹了一声,继道:“这家伙也真够呆的,别个妖怪碰见大名鼎鼎的七仙子逃都不及,你却偏偏送上门来。”

小玄心忖:“果然是辟邪宫惊虹七仙子,不知还有二个在哪?”

忽察身畔女孩娇躯微微发抖,转眼瞧去,见小钩子脸色发白,心中即明:“同是降妖除魔的门派,但辟邪宫出手一向比天道阁及蜀山派狠辣决绝,难怪她会怕成这样。”

“啥都没有。”紫剑少女道。她长发及臀,腰细若柳,生着一张线条极美的的瓜子脸,一对凤目又细又长,似是害怕血腥气味,一手用树枝拨弄熊尸,一手以罗帕掩捂鼻口,怯弱弱的模样叫人难以相信刚刚击杀了头巨如小山的恶熊。

金剑少女轻哼一声:“这妖是个蠢物,体形如此之巨,想必不止千岁,却连内丹都没成。”此姝眉似翠羽,靥若芙蓉,生着一双极美杏眼,然却目冷如电,与人一种刀锋之感。

小玄想起她那最后一剑,心中生畏:“这姑娘长得好看,出手却是狠辣了点。哎,兴许辟邪宫的人都是这般嫉妖如仇。”

青剑少女望向赤剑少女,道:“大师姐,这妖物如何处置?”这少女墨发如瀑,模样清丽,说话时面上漠无表情,声音冰似的冷,背后除了剑,还负着把符纹滚边的绣荷绸伞。

赤剑少女道:“此妖虽然灵智未开,可已年岁不少,身上多少有些可用之物。芷睛,你取青荷伞将妖尸整具收了,待回宫后交与吕婆婆炼化。”

“原来这个是她们的大师姐……”小玄见她鬓若刀裁颊如剑削,一双湛然有神的妙目隐蕴威仪,风姿神采竟与雪涵几分相似,心中不由生出亲切之感。

“是。”青剑少女应,遂从背后取下绸伞,撑开伞口,嘴里念念有词,旋见伞底白芒大盛符纹滚涌,四名黄帻绣袄、足踏云雾的彪形壮汉自虚空跨出,抱臂抬腿将巨熊尸身搬入白芒之中,俄而一齐隐去。

青剑少女遂将伞收合,复背身后。

“黄巾力士!好法宝,好气派,竟能拘役黄巾力士!”小玄瞧得一阵眼热。

黄巾力士名为仙吏,实为天庭所储苦力,同雷部诸神一般轮值无隙,随时听候法旨调度,不过元始天尊伊始便已定下禁制,只有道统正法方能使役。

玄教虽也自命道统,却非鸿钧一脉,是以无法调度使役。

不过重元子广收门徒,玄教第三代弟子散布六合八荒,许多人因各种机缘习得别派道法,再与本教法门融会贯通,能拘役雷部诸神、黄巾力士者已为数不少。

然崔采婷性素保守,始终墨守本教正法,因此门下五徒,竟无一个识得拘役黄巾力士这等连某些江湖术士都识的浅近之术。

金剑少女有些得色道:“想不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大林子里妖物还真不少,我们今趟出宫,可算大有斩获,回去必定气死念无邪那贱人!”

“突然出现的大林子?”小玄一怔,旋即明了:“这都是因为武翩跹上次进来捉我,毁掉了迷林的禁制,致使迷林显露于世,唉,看来这世外桃源再难保住!”想到此处,心中不禁暗暗庆幸适才把药橱与聚龙鼎带出来了。

大师姐柳眉一蹙,道:“阿菱,你怎又忘了大宫主的话?同系一门,焉可心存嗔隙!”

金剑少女咬咬樱唇,一脸不以为然。

“好好,见识过姑娘们的仙姿,今儿算是心满意足了,走喽走喽!”大胡子笑道,跳下断树,拔起葫芦塞子,大饮了一口什么,迈步就走。

“且慢。”大师姐忽道。

大胡子住步,笑道:“赤虹仙子有何见教?”

“一事不明,还请赐教。”大师姐不动声色道:“阁下号天影,乃名动当世的高人……”

“天影?这人就是天道阁四绝之一的天影李不?”小玄心头重重一跳,原来他在山上之时,就常听雪涵同李梦棠提及,言词间脸上皆是罕有的敬慕之色,说此人师承极秘,无人知晓出处来历,然其修为高绝神通独异,自打现世,未尝一败。

让他印象更深的是,记得李梦棠曾叹:“论见识之广博,谋略之通达,我不及此人万一。”

然而眼前所见,竟是这么个如此懒散颓废之人。

李不呵呵一笑,道:“赞不得赞不得!李某粗人一个,轻易便飘上天的,摔下来可受不了。”

紫剑少女听得掩口一笑,旁边的阿菱立时朝她狠瞪了一眼。

紫剑少女满面通红,不觉一眼掠到芷晴脸上,见她正微笑着望着自己,慌忙垂下头。

谁知另一边的碧剑少女却咯咯地轻笑起来,她脸稍偏圆,腮畔不羞自晕,星目水亮圆溜,笑起来却弯成两条细细缝儿,模样极是甜冶妩媚。

“董琳琳!”阿菱厉斥,猛转过脸去怒目而视,碧剑少女唬了一跳,面色倏沉,别脸他处。

大师姐接道:“既为天道阁人,想必是光明磊落之辈,请问为何自打进入这林子,便一直跟着我们?”

“碰巧碰巧。”李不洒然一笑:“在下也是听说葫芦谷中突然出现个满是妖物的林子,便来凑个热闹,不想妖物没寻着几个,倒是撞见了诸位仙子,福气福气!”

“凑热闹?天影到此,岂会是为了那些寻常妖物。”阿菱突道。

“此话怎讲?”大胡子笑问。

“怕是为了某只小狐狸而来吧。”芷晴冷冷道。

小玄一惊。

“哎,呵呵!呵呵!果然冰雪聪明,还真让你们瞧破了。”李不笑道,掌抚脑勺,似是有点不好意思。

小玄又惊又怒,瞬时对这大胡子的印象由好转恶。

“敢情诸位仙子也是为此而来?”李不反问,脸上始终保持着让人舒服的笑容。

阿菱面色陡变,方要发作,却见大师姐丢来个眼色,这才硬生生按住。

“原来……这几个所谓的仙子也是来捉我的!”小玄猛然醒悟,胸中一阵郁愤。

大师姐淡淡道:“这林子很大,阁下为何来,我们不想管,我们要做什么,也容不得别人来管,从此刻起,大家各走各路可好?”

“好好。”大胡子迭声答应,笑问道:“在下可以走了么?”

大师姐不再理他,转首对紫剑少女道:“林蓉,你察看下附近还有没什么遗漏的妖物。”

紫剑少女即从随身法囊中取出只暗青罗庚,口中念念有词,旋见罗庚银芒大放,其上阴刻的符印全都亮了起来,辉吐寸余,显然是件法宝。

“唉……辟邪宫从来就是以降妖除魔为宗旨,我若真的是妖,那也怪不得她们……”小玄暗叹,蓦地心灰意懒,转头朝小钩子打了个手势。

小钩子早就巴不得离开此处,遂与小玄蹑手蹑足转身,突听林蓉轻唤:“还有妖物!”

“哪?”阿菱即时凑了过去,同她一道盯着罗庚。

“那边!”林蓉指了个方向,正是小玄藏匿处。

小玄与小钩子一惊,忙住步屏息,陡听背后“沙”地轻响,昏暗林中骤然大亮,周遭的枝叶全似镀上了一层灿烂夺目的黄金。

小玄心叫不好,正要护住身旁的小妖精,却见俏影一闪,小钩子瞬已不见,紧接胸口似给什么物事轻撞了下,低头瞧去,正见一条赤色蝎尾露在衣襟口处,几于同时,惊觉背后刺痛,赶忙朝前扑出,就地横滚,便见一道笔直金芒贴脸射入地面,激扬起大蓬腐枝败叶,耳中嗡嗡作响,正是剑罡鸣声所致。

“什么妖物!”娇喝声中,一条倩影凌空扑至,出鞘的金剑疾刺滚地的小玄,剑剑凌厉无匹。

小玄斜里疾滚,倏地旋风般离地翻起,动作之快令他自己都难以置信,臂膀挥处,八爪炎龙鞭从袖口电窜而出,叮叮当当数十密响,又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金铁磨砺声,翻飞的两条身影陡然定住,四足落地,炎龙鞭已同金虹剑绞做一处,小玄与阿菱同时发现,彼此相距得竟然如此之近,鼻尖几欲触着。

四目相接,阿菱乍然一呆,万想不到眼前妖物的脸蛋竟是如此俊秀;小玄也是一愣,视线稍垂,怔怔地盯着女孩雪颊上晕起的两朵迷人粉云。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