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一集 巨竹之战
第一回 上古妖王

一声沉闷爆响,饱浸浓墨般的夜幕突似被烛火灼破了个洞,抹抹桔红烈焰自洞内喷涌而出,将着火区域迅速扩大。

燃烧处正于小玄高举的役妖令所指方向,旋见烈焰当中徐徐现出一个奇异身影来,时而似人时而若兽,扭曲且模糊。

正在空中狂暴肆虐的战妖马化突然安静下来,按刃回首,狰狞地望向烈焰。

烈焰中的身影渐渐清晰,形态却仍不住变幻,旋而变人,旋而化兽,虽非马化那般高巨如塔,却也可比龙象,周身肌块虬结,覆着万千暗红鳞片,鳞片与鳞片之间的缝隙涌透出抹抹耀目白亮,显是非同寻常的高温火焰。

“跟役妖令上所画一模一样!敢情真是那个犼族之王?”小玄心中突突疾跳。

马化暴而转身,对着烈焰发出一声低沉雄浑的怒叱。

焰团中的妖物也骤然盯住马化,缠绕周身的烈焰倏地喷出原先数倍之远,状极威傲猛恶。

鹿蜀车上的小玄猛感有如实质的威煞从两个方向排山倒海般压至,登时一跤坐倒鹿蜀车中。

“好厉害的威煞!难道这两个家伙是冤家对头?”小玄暗忖。

这片刻之间,威煞狂涛似地一浪接一浪袭来,小玄只觉胸闷心慌,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忽瞥见李梦棠及昏迷中的师父师姐们面色十分难看,俱呈不适之状,不禁大惊,急忙奋提真气挣扎而起,高擎役妖令大喝:“罪妖布喜听命!”

李梦棠心头一震:“布喜?不会是那个曾夺妖界逍遥大会前十的犼族之王吧……”

焰中妖魔闻声一懔,朝小玄怔望了望,猛地飞身掠下,至近处细观小玄手中的墨色宝令。

小玄顿给炙烤得汗如浆出,心惊肉跳了须臾,终见妖王躬身叩首,惶然道:“原是主公拘唤,不知有何吩咐?”

小玄之前拘来马化之时犹置梦中,至此再无怀疑手中宝令之莫大威能,心中惊喜万分,朗声喝道:“布喜!你快助我离开此地!”怕他跟马化打架,又指周围道:“那些大船上的都是敌人!”

“吼!”布喜骤然厉嘶掠起,拖着长长的尾焰扑向正在逼近的一艘冲霄飞舟,途中尚是人形,近船处倏化为兽,如炽燃烈焰的炮石般撞入船腹,爆出一声震天巨响,旋见冲霄飞舟剧震数下,舰上桅折舱陷人仰马翻,紧接舰近尾处又破了个大洞,布喜飞贯而出,有如火龙般掩向旁边的另一艘冲霄飞舟。

直至这时,刚刚离开的冲霄飞舟舰身突然迸现出无数道桔红裂缝,接下焰流四吐,赫如火山爆发般将整只大船掀成万千碎片。

远处数艘冲霄飞舟显然发现了这边的巨变,立时调头飞驰迫来,尚逾百丈,舰首的弩炮便已开火,数支缠绕着绚丽电火的巨矢以穿山裂石之势厉啸而至,但见布喜幻化的火龙凌空翻滚,交叉射至的巨矢全数落空,“砰!”的巨响,布喜以兽形之态重重地纵落在第二艘冲霄飞舟的甲板之上,数十名手执长兵的邪甲战士从四面八方围扑过来,却见布喜昂胸嘶鸣,周身烈焰猛地爆了几爆,数十邪甲登时全被震出甲板之外,身上缠裹烈焰,漫天鬼哭狼嚎。

小玄桥舌不下,又见布喜厉嘶掠起,疯狂地在甲板上纵落蹬踏,不过数下,几乎全由宝瓶竹打造而成的冲霄飞舟蓦起大火,接下喀喇数响,巨大船身四分五裂,拖拽着滚滚烈焰坠向下方的无边竹海,于夜色中异样壮观绚丽。

“这是什么功法?这等可怖,水火不侵的宝瓶竹竟然都顶不住,恐怕师父使出离火诀也没这威力!”小玄心中震撼。

仿欲比试,战妖马化再度肆虐起来,“呔!”地一声炸喝,手中魔刃挥出,乍见青辉暴起,拦于前方的一艘冲霄飞舟又给一分为二。

小玄顾不得多看,急挥宝鞭,趁势驱车突围。

四下影影绰绰,从冲霄飞舟上摔跌出的百余名邪甲散布满空,尽管每一个都是厚盔重甲体形魁梧,但对比起巨如高塔的马化实是微如虫蚁。

马化提刃虚挥,三百族兵如狼似虎般结队掩扑,瞬将坠船的邪甲战士杀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又闻数声厉啸,已逼至百丈远近的几艘冲霄飞舟的弩炮一齐开火。

马化视若无睹,不格不避便迎前冲去,数支巨矢俱中其躯,岂知矢首触着他身上的赤红魔甲,赫如穿入深不见底的岩浆当中,瞬给吞没大半,剩下半截倏地炸成一蓬烈焰。

“果然是那上古妖王战妖马化,身上宝甲一定就是《周天诸灵榜》中盔甲榜上名列二百零九的霹雳甲了!”瘫软后座的李梦棠心中暗惊,此刻再无怀疑:“而那魔刃便是刀器榜上排名第一百五十七的百妖刀!”

百妖刀。据传乃马化在万千年来的杀伐中,集其斩杀的妖界百员妖将血魄所炼,每当运祭,刀刀皆蕴百妖戾力,神鬼辟易。

两厢对冲,距离缩短得极快,刹那间马化已跟一艘冲霄飞舟交错而过,又见一抹粗巨无朋的青辉纵掠,第三艘冲霄飞舟从中破开,船上兵将四下跌出。

马化周围三百妖兵不断移形换位,在空中织结成一个个诡奇阵势,时如星罗布列时若大川奔流,守便坚如磐石,攻即摧枯拉朽。

散坠满空的邪甲全无招架之力,继给分割合围,转眼过半被歼。

李梦棠见识极其广博,极目细观那三百小妖所结之阵,竟然完全不合太极、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等阵法变化,然却威力怖绝,怕是敌众百十倍亦难以抵挡,不禁震撼:“莫非这便是令马化成名战妖的上古阵术——天劫地厄?”

远处又有七、八艘冲霄飞舟调头飞来,但此刻前方已通畅无阻,小玄驾车急驰,夺路而出,鹿蜀速度惊人,眨眼已掠数十里外。

两大妖王紧随守护,身上威煞如怒涛泼涌,惊得巨竹谷中飞禽走兽四下奔逃。

“小玄,回……逍遥峰。”李梦棠艰难唤道。

“嗯!”小玄应,驱车疾朝谷外飞去,忙中回头,只见巨竹堡方向雷电交错异像丛生,上百艘楼高弩巨的战舰正蜂拥合围,不禁心灼如焚,恼恨此刻分身无术:“七邪界攻击势如雷霆,不知婀妍顶不顶得住?”

李梦棠见昏迷座中众人面色越来越难看,遂强支起身,兰指掐诀双手挥舞,在空中织出数个一闪而逝的白亮符印来,旋见指尖青辉泉涌,转又丝丝缕缕散开,纷落如雨地洒在众人身上,正是如意五行中木遁系极耗灵力的大区域疗伤术“春临大地”。

“她真气灵力已近涸渴,且又伤势非轻,这般强行催鼓,定是极亏根本的!”小玄心中焦急,然却无法可施,当下顾不得怜惜,猛甩炎龙鞭驱赶四头鹿蜀朝前疾驰。

此时天已微明,两大妖王及三百朱厌妖兵仍然于后紧紧追随,但见天上云雾滚涌,雷鸣风啸一路不止,声势极是骇人,过处鸟兽胆裂鬼神俱避。

小玄忧急众人伤势,直将车速提至最大,下方高山大河稍瞬即逝,不过半个时辰,千翠山已遥遥在望。

“去梦巢!那里灵力最是丰沛,医治疗伤皆事半功倍!”李梦棠在后座唤。

“好!”小玄略调方向,满目青绿的逍遥峰越来越近,旋见一匹白瀑自峰际挂下,雄阔险绝壮丽异常,瀑布右边碧石壁上横生一棵巨大奇树,长逾百尺,如腰带般蜿蜒盘过瀑身,方圆数亩的树冠凌空悬在飞瀑之前,枝叶青翠欲滴,正是地界一十九灵脉之一的梦巢。

景方入目,小玄蓦感如梦似幻,不觉心潮澎湃两眼尽湿。

下山不过月余,竟生隔世之感。

“到梦巢上去!那个有点像鸟巢的地方。”李梦棠指树冠道。

小玄眺目望去,果见树冠最茂密处有个窝巢模样之处,当即按下车头,斜斜飞落。

就于此刻,突闻数声奇异厉嗥,掀动山岗震人魂魄,骤见瀑流倒逆而上,赫从瀑布里站立起一个由水堆聚而成的巨大怪物,高数十丈,有首有面,有躯有肢,朝空张牙舞爪,紧接威煞暴起,排山倒海般直掩上来。

车前四头鹿蜀顿时乱嘶颤鸣,齐齐刹足不前,小玄一惊,未及反应,旁侧倏地热浪大盛,只见一条粗巨烈焰如火龙般纵出,却是布喜扑了下去。

那瀑上巨怪怒嗥一声,上躯猛然膨胀数倍,正与布喜撞做一处,但听“轰”的巨响,水花飞溅,巨怪胸口现出个大坑,布喜却如流星般弹开出去,重重地摔在山壁上,登将凝结壁上的厚厚青锳砸得四下飞坠,于阳光中缤纷闪耀绚丽万端。

“区区小物,也敢这般放肆!”布喜悬空厉喝,他有擒龙屠蛟之能,万料不到一个水精竟然如此了得,心中震怒,真气提处,周身烈焰炸似暴燃,现出威猛雄壮的本相来。

巨怪默不作声,胸际水流涌注,瞬将撞出的大坑填补,转眼间完好如初。

“我知道了,这是守护梦巢的水元尊者!”李梦棠失声道。

“啊!”小玄又惊又喜。

原来天地间灵物妙地多有精怪结伴而生。这水怪上古便旦于梦巢旁的瀑布,日夜汲受梦巢喷吐出的地气精华,三皇之时便已成精,虽然灵智未开,却有殊异神力。后来梦巢为玄教所据,玄教教祖无上圣母将之收伏,再加亲手点化,予其高绝神通,赐号水元尊者,乃成守护梦巢的最后一道防线,万千年来曾击退许多争夺梦巢的仙魔鬼怪,为玄教稳据梦巢立下无数汗马功劳。

小玄老早就已知晓逍遥峰上有个守护梦巢的精怪,只是这十几年来甚是太平,并无强敌来犯,因此一直未曾得见,不想今次情急之下将两大妖王带上逍遥峰,竟将这神秘无比的水元尊者惹了出来。

布喜正欲再击,一旁的马化早已按捺不住,叱喝道:“滚开!让本帅再松松筋骨!”跨身抢出,高擎百妖刀,势如山岳劈落。

水元尊者竟然不躲不闪,瀑水凝成的巨拳澎湃轰出,迎向这雷霆万钧的一刀。

李梦棠急朝小玄喊道:“不可冒犯尊者,快把这两个妖魔弄走!”

小玄如梦初醒,忙从怀中摸出役妖令,找寻相关的驱御禁制。

青芒有如九天落瀑掠下,只听一声暗响,百妖刀已深深斩入水元尊者的巨拳之中,势犹不止,破臂而下。

“毁灭吧!”马化傲喝,刀贯真气,就要把对方一挥两段,孰知手上突沉,力如泥牛入海,刀势陡然慢了下来,眼见刀锋沿着水元尊者的手臂削到近肩处,便难以再进寸缕,远远望去,真不知该说是刀破了臂,还是陷在臂中。

“滚!”布喜自空掠下,缭绕着烈焰的巨爪一阵狂挥猛扫,疾胜飞电。

这犼族之王不但天资殊胜,更得天外海高人传授绝学,曾于强者如云的逍遥大会上勇夺第十名,武技精绝超凡,电光石火间便从千百方向击出了无数爪,登把水元尊者的脑袋掏扒得稀巴烂,岂料其头随破随生,打掉一个,便有水流自脖颈处突涌而起,眨眼成首,诡异万分。

李梦棠瞧得心儿提到了嗓眼,急催小玄:“快点!这两个妖魔非同小可,万一伤到尊者就坏了!”

小玄连连点头,目盯宝令,幅幅图像及段段文字在他眼前亮了起来。

李梦棠于后望去,见他手中长令通体如墨,并无任何图文异样。

布喜愈击愈怒,厉喝道:“本王叫你灰飞烟灭!”倏地深深吸气,胸腹陡塌乍陷,猛从口中鼻中喷滚出一股奇诡的浓艳紫焰来,正是他于千万年来采集的各种珍奇火焰,凝蓄腹中以异人传授的秘法百般熬炼而成,名曰“殒火”,此焰恶名远播,不但烈比三昧真火,更蕴蚀金腐石的毒秽之气,不知已坏过多少仙魔的法宝与性命。

“殒火!”李梦棠大惊,心中方叫不好,突见布喜身底凭空暴出一道水流,自下冲上,赫把巨如龙象的布喜震去十余丈高,朝水元尊者喷出的蚀炎自然喷了个空,远远地落在对面一座山峰上,顿时燃起大片紫焰。

布喜只觉气血剧翻,急运真气镇固身形,哪知一道接一道水流自下暴起,力道奇巨。布喜神通非凡,有擒龙缚蛟之能,移山倒海之力,然竟给震得东倒西歪五脏若移,身躯根本无法定住,再向上抛弹了数十丈。

与此同时,正与水元尊者僵持的马化身周倏尔现出数个巨大漩涡,力道诡异转势不一,饶是有霹雳宝甲裹护,铁塔般的身躯竟感撕裂般痛楚。

马化一惊,险中急吐真言,百妖刀突然青芒大放,刃上妖魂一齐哭噬舞啸,猛将陷住刀锋的水臂绞个粉碎。

水元尊者肩膀水流急剧滚涌,一条新的手臂自断处飞速长出。

马化趁隙一轮狂劈猛斩,终自几个可怖漩涡中脱身挣出。

水元尊者不依不饶,身躯骤再暴胀,两条巨龙般的水臂大挥大抡交错追击,只砸得峰顶石飞壁裂,修炼中人视为至宝的青锳遍空弹溅。

马化舞刀护身,急退数十丈外方才稳住阵脚,他不知眼前之敌大有来头,心中震愕:“不过一个水精,怎能如此了得?”然其身经百战,当即抛去轻敌之心,口中默颂真言,刹那间其后三百朱厌妖兵轰然结阵,凌空叠列做月牙之形,每个妖兵真气吞吐,竟然隐连成体,它们个个赤手空拳,此刻却仿佛化成一把高悬空中的巨大弯刀,森冽锋锐直吐百余丈外。

“小玄这些日有何奇遇?从哪弄来这两大上古妖王……”李梦常心惊脉跳,再望小玄,见他横令胸前,唇齿微动,似在低低颂念。

“疾!”马化雷霆大喝。

风雷声起,三百朱厌妖兵结成的月牙刀阵徐徐劈落,距峰顶尚有百丈,地面突尔暴裂巨缝,水元尊者庞大的身躯上赫亦现出一道诡怖的凹痕。

“这一定就是威震天地几成传说的上古阵术——天劫地厄了!”李梦棠屏息静气,心脏止不住地突突剧跳。

水元尊者慢吞吞地抡了抡臂,头顶忽然出现了几个急旋飞转的巨大漩涡,其上竟然隐见符卦影像,身上凹痕眨眼无踪,刹那间,峰顶如起飓风,嘶吼声中,但见大地震颤万木齐斜,无数沙石枝叶刮扯飞起,汇聚成一条千丈怒龙急旋向上,景像极其壮观震憾。

低低颂念的小玄声音骤然拔高:“亿亿无限大妖界无上真圣御牢诸役听敕,即拘罪妖马化速速归狱!”

此言方出,天地间倏地一亮,紧接霹雳炸响,马化身后骤然凭空裂出一道巨缝,内里漆黑如夜,赫有无数星辰流涌变幻。

“不!”马化大叫,瞬被扯入其中,正朝水元尊者击落的三百妖兵阵形陡然扭曲变形,眨眼溃做一道洪流,亦给吸入巨缝之中。

巨缝似缓实急地闭合,犹闻马化不甘地怒嚎:“放开我!让本帅劈了那家伙……”声音迅速变暗,叫声之末已似极远处传来。

高空处的布喜面色大变,突地仰首朝天,深深吸气,腹部猛然急剧鼓起……

“快!把那个妖魔也弄走!”李梦棠指布喜急唤,心知这新一轮的攻击必定非同小可。

小玄点头,盯着役妖令颂念起另一段禁咒。

“轰”地一声闷响,一团殒火从布喜鼻口中喷出,凌空滚旋,急剧变大,转眼已达十余丈之径,此焰比之前更紫更艳,顿把整座山峰染做深浅不一的紫色,景象诡谲万分。

水元尊者低吼一声,周声威煞骤然大盛,双臂抡错,由风沙枝叶汇成的千丈怒龙倏地调头,顶上几个浮幻着符卦影像的巨大漩涡亦离躯而去,齐向凌空高踞的布喜袭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间,小玄提声大喝:“亿亿无限大妖界无上真圣御牢诸役听敕,即拘罪妖布喜速速归狱!”

“不!本王绝不回去!”布喜厉呼,然而一团巨大烈焰已在身后爆开,不由分说地将之吞噬。

怒龙疾贯而至,正中焰团,焰团登给一撞而破,散做抹抹残碎淡焰,随即被几个巨大漩涡绞得无影无踪,哪里还有布喜半点踪迹。

风止,声寂,威煞陡然大减。水元尊者似乎松懈下来,朝望鹿蜀车这边望了望,身子忽尔一矮,巨躯骤然散碎做亿万颗水滴坠回瀑布之中。

李梦棠与小玄乃玄教弟子,自小便在这瀑布之前修行打坐,无数次在梦巢两边的山壁上采集青锳,自然不在水元尊者的防范之列。

惊天动地的大搏斗眨眼便逝,如非遍处散碎的青锳与对面山峰的燃起的大火,还真让人怀疑似否发生过。

李梦棠轻吁了口气,小玄则抹抹额头,一时皆未从惊心动魄中恢复过来。

“那边着好大火。”小玄心疼地指着对面的山峰,布喜喷出的殒火犹在林木间熊熊燃烧,想必有许多飞禽走兽花草石木化为灰烬。

“先不管了,救人要紧,你快把车子降到梦巢上去。”李梦棠指一处道。

小玄依示降下,将鹿蜀车停降在梦巢树冠上那窝巢模样之处。

车子方停,小玄顿感精神一振,梦巢喷吐出的地华扑面而来,虽然无色无味,却令人五脏如洗似沐春风,心神俱畅地忖道:“在这里的感觉倒与太碧阴脉那儿有些相像哩……”

他望望四周,蓦尔如梦如幻,一种无比强烈的似曾相识之感油然而升。

“怎么回事?我可从来没上过梦巢啊?”小玄疑讶不定。

“快帮忙。”李梦棠把崔采婷从车上抱到巢中。

小玄恍惚答应,将众师姐及易寻烟抱下车,忽然问道:“二师姐,你曾上过梦巢?”

“嗯。”李梦棠跪下身去察看众人伤势,接道:“三年前,天道阁阁主刑飞率部诛剿重现于世的大魔头血尊时曾受重伤,报经教尊允许,师父带雪涵和我曾送大帅登上梦巢医治,当时生怕那大魔头的余孽前来寻仇,诸事安排极秘,因此你也不知。”

“哦……”小玄痴痴迷迷,不知在想什么。

李梦棠正忙,并没查觉他的异样。

“那我……应该没上过梦巢吧?”小玄迟疑道。

“当然没有,除非你什么时候偷偷上来。”李梦棠道。

小玄再望四周,曾经来过之感竟益发强烈。

李梦棠立起,微有喜色道:“梦巢果然神妙,他们的伤势暂时都稳定住了,你且在这里看护,我去紫芝阁取药。”

小玄点头。

李梦棠走到巢边,正要纵身飞出,忽闻远处传来几声悠扬清唳,似是鸾鸟鸣叫,她面色一变,急转回巢中道:“小玄,你快走!”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