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一集 约清愁(应为同人伪作)
第二回 借形、无双

“武……”小玄一时不知如何称呼,直呼其名总觉不妥,虽然多番要抓他,白眉玄鼠也提醒过玄玄子被毁有她的一份,小玄总觉得这个女子对他没有太大恶意,至少跟七邪界的那帮人不一样,思量一番道,“算了,我还是叫你师叔吧。”

武翩跹不置可否的淡淡一笑:“随你啦,反正你也没有好好唤过我一声。”

小玄心头一悸,仿佛被什么东西牵扯了一下,有些疼,有些酸,还有一丝甜。知道眼下情势紧急,不敢再多想,凝神肃容道:“你我二人怕是不够,我不想一会大战时要你分心照拂,前日我偷听到怒天和碧怜怜的对话,二人似是十分忌惮万劫真君,不如我幻化成他的模样,和你一起出现,说不定能奏奇功,将他们吓退。”

“嚯嚯,万劫统帅妖界圣御军,你见过他孤身一人出行吗,还是你能幻化百万圣御军给你壮声势?”这样的主意,在武翩跹眼里,自然是如同儿戏。

小玄捏了捏拳,沉声道:“顾不得这许多了,一旦他们重夺回巨竹堡的资源与机关术,定会四下侵扰,战事纷起,这三界再也无法太平了。”

武翩跹被他说得动容,咬了咬唇,长叹一声道:“好!不管如何,我总是随你。”说罢,挺了挺妖娆身姿,酥胸不住颤动,似是数重云罗霓裳也挡不住,透出阵阵乳浪。小玄蓦然面红耳赤,抑制不住剧烈心跳,恨不能立时将她拦腰抱住,在这巨巢之中颠倒迷离。

偏偏在此时,武翩跹勾住他的手,十指相扣,轻声道:“说罢,现下我们去哪里?”小玄只觉手臂被拥入她身侧,隔着丝滑的裙裾,似有似无的蹭在了那一团娇腻粉软。好不容易保留着心头的一点清明,嚅嚅道:“我……我们还是先……赶紧去吧。”刚说完就觉得不对,这言下之意分明就是稍后再这样缠绵。武翩跹双靥粉晕,少有的显出小女儿般娇羞,连忙松开了手。

“糟糕,我忘了一件要紧的事情。”小玄跺脚恨道,“说了半天,我根本就没见过万劫真君,怎么变化?”

“原来在吹牛。”武翩跹咯咯娇笑,耳边碧坠不住摇动,更显身形婀娜,“借形术的奥妙你还未能窥见十之其一呢,你的阿萝也没学到家。小家伙,看仔细了……”

“我这迷林快成菜园了。”白眉翁出现在木屋前,悠哉悠哉的踱步进了屋。

“白眉大哥,总算等到你来了。”飞萝惊喜的迎了上去,“这迷林的禁制怎么全都毁了。”

白眉苦笑一声,看看忙碌的李梦棠和中毒诸人,摇了摇头:“你们玄教中人真是阴魂不散呐。”

李梦棠呆了呆,停住了手看看飞萝。

“没事。”飞萝摆了摆手,示意她继续。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向白眉道,“他们中了蚀魄神光,小玄带我们来的,只有你这里药物齐全。”

“小狐狸来过?人呢。”白眉四下张看,急切问道。

“被武翩跹带走了。”飞萝咬了咬唇,无奈的轻叹道。

“什么!”白眉须发皆张,急怒地双目圆瞪,片刻后又颓然道,“知道去哪儿么?”

“不知道。就算知道,谁又能追得上过天虹呢。”飞萝摇摇头,手抚额间,精力不支又坐了下来,“我想,武翩跹暂时对他应该没有恶意。”

白眉哼了一声道:“你莫忘了他上世如何遭难的。”

“这……这,不一样吧。”飞萝好似自我安慰,又像在替武翩跹辩白。看了看一旁忙碌的李梦棠,发丝散乱,湿透衬裙,憔悴已极,心疼道,“大哥,你能否来替他们解毒?”

“你带小丫头去洞中休息吧,交给我好了。”白眉叹了口气,又自言自语道,“我也很想看看玄教君子被我这妖邪救了后,会如何自处。”

二人泡在洞底的池中,各有心思,相对无语。飞萝呆呆的仰头,洞顶一缕光垂落,直射她的胸前,照得巨硕丰润的双乳莹白欲透。李梦棠不敢看这位师叔,低头默默的拨水轻涤,目光落在自己圆鼓挺秀的胸前,两点粉红微微颤动。她努力的摇了摇头,拨动着池水哗哗作响。

“师叔,刚才在林中,您怎么好像真气和灵力都远不如前,是不是被武翩跹用恶法亏损了?”李梦棠试探着问道。

飞萝双颊绯红,有些慌乱道:“没……可能是吧。”经过小玄刚才一番胡闹,两人关系好像有些微妙,

“稍后让弟子看看,或有法子化解。”李梦棠虽觉有些奇怪,并未多想。

飞萝没有应答,盯着池中的莲型青石发呆。

这池水似能濯沐一身疲倦,休憩过后,二人前后走出山洞时已心朗神清。白眉不知何时离去,诸女并躺榻上,易寻烟已醒来,盘膝地上运气自疗。

看了看飞萝漫步远离,李梦棠进屋道:“师伯,您的毒全都化解了吗?”

易寻烟并不答话,抬头直视道:“谁把我们从七邪妖孽手中救出的,这又是何处?”

李梦棠被他的目光逼视得退了一步,声音有些颤抖:“小……小玄。”

易寻烟颓坐在地,枯坐息思般如木雕泥塑不复言语。其余诸女陆续醒来,李梦棠赶紧上前一一诊视,见无碍,这才缓过气来。这些日来紧绷的神经几乎要压得她崩溃了。看了看易寻烟,朝水若使了个眼色,想赶紧告诉他小玄的消息。

魇鸢车中传出碧怜怜妖媚的声音:“一个时辰了,少谷主,你打算再让我等多久?”

柳长青手捏法诀绕着一小片竹丛转圈,脸色青灰,汗不住涔涔下,听得此言,双膝一软,扑跌尘中:“大祭司垂鉴,非是小人不尽心,入口原本确实在此处的,不知那小妖女施了什么邪法……”周围只剩下了风摆翠竹的沙沙声,柳长青听得耳中,如同急切琴弦,每一记都拨弄在心头,砰砰直跳,埋首跪拜,额抵尘间不敢抬头,“或已有眉目了,斗胆请大祭司再赐片刻。”

魇鸢车的帘幕已被收起,碧怜怜起身端坐,好整以暇的四下看着风景并不着急,好像乐游原上带着随从踏春的贵妇人。柳长青慢慢起身围着竹丛又忙了起来。

“不愧是妖圣的弟子。”武翩跹笑顾道,“入口已被移往别处了,这群蠢物怕是要寻上多半天。”

小玄看着前方魇鸢车中的碧怜怜,呼吸急促起来,两耳发热,好像花了很大气力才低下头不去看她:“只要他们找不到入口就好办了,凭巨竹堡的防御能力,我们有时间对付怒天那一支人马。”

武翩跹点了点头,转身要说话,发现小玄低头看着自己白皙外露的脚踝,神情异常,不由嗔道:“贼兮兮的乱瞧什么,小心把你两眼挖掉。”伸手拢了拢裙摆,堪堪遮住双足,“你在这里别动,我再去给入口下个禁制,让他们在这边干耗着慢慢找吧。”

视线被挡,小玄略感失望的抬起头,轻声道:“你也小心,碧怜怜的法术很邪门的。”武翩跹没有答话,头也不回的去了,化身一片枯叶随风悠悠荡开。

小玄目如游丝,恍恍惚惚绕随叶片飘去,忽觉耳中传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不是知道娘娘在这里,才急冲冲赶来的?我们一起回到娘娘身边去吧。”

小玄心中一惊,想要凝神戒备,忽然发觉自己一点真气也提不起来,心中大骇,什么时候着了这妖女的道都不知。想用灵力召唤魅影,却一样空空如也。这时,一只狭长的革翅小虫自小玄耳中飞出,现出人形,得意地咯咯一笑,正是小钩子。小玄后悔不迭,原以为这妖女早已离去,没想竟能隐身匿迹于自己耳中,痛恨太过大意,碧怜怜的心腹婢女自然不会是庸手。

“你怎么能长时间幻化躲藏在我耳中?”小玄心道,千万要拖延时间等到武翩跹回来,倘若到入碧怜怜手中,万事皆休。

“幻化?嘻嘻,人家可不会那么高深的术法。”小钩子白嫩细小的手臂支在小玄的肩上,指尖在他脸上一道道滑过,“我的好哥哥,你莫不是以为我会勾引人才叫小钩子的吧?”

“原来如此,你本来就是虫子?”小玄装作如梦方醒,“姐姐,你是怎么隐匿声息的?”

“现在……不告诉你,一起回娘娘那里,我们晚上联床风雨,慢慢说给你听。”说罢,拎着毫无反抗能力的小玄飘向了魇鸢车。

碧怜怜似乎早就料到小钩子会回来,没有什么反应。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后,小钩子就退在了一旁。碧怜怜起身端立,声音还是那样娇媚:“武妹妹,劳烦你现身说话吧。姐姐我有点乏了,看不见你。”

一声冷哼,武翩跹现身俏立,腰间的七色丝带迎风逆折,懒洋洋的说道:“我也乏了,你下来跟我说话吧。”一声轻叱,碧怜怜座下华美的大车自空跌落,重重地砸在了地上,车中侍立的魔奼女震得四下抛落,八头牵引的魇鸢躺在地上,断断续续地呜呜嘶鸣,没有立时气绝。

碧怜怜又惊又怒,万没料到武翩跹武技如此惊人,连她如何出手也未看到。一手扣住小玄天灵,全神戒备地看着武翩跹一动不动,心疼那几头魇鸢,却半毫不敢分心去看一眼。

小玄偷眼看去,武翩跹如玉雕冰砌不食烟火的谪仙,冷得让人发寒。

“把玄狐交还于我,饶你贱命速速离去。”

碧怜怜惊怒未定,胸前硕美丰乳不住起伏,抵在小玄后背,引得他一阵气血翻腾。估量眼前形势,碧怜怜平静了一下,恢复了先前的媚态,笑容如春绽陇头:“妹妹好手段,给你可以,只怕……你们走不出这巨竹谷。”

“或许我拿不到活的,不过,死的也无妨,我要的不过是他身上的东西。”武翩跹的声音依然不带一丝感情,冷冷道:“看来你是想试试我的另外两绝了。”说罢,美目轻阖,一阵微风拂过眸睫,更显丰姿秀丽,清抗绝俗。

竹林中猎猎风起,倏忽间如潮涌动,草摧木折,似是被一巨大光幕笼罩,四下电芒疾闪。武翩跹举起手中的黄金剑鞘,虚空一划,仍是绵软无力的声音道:“今天谁也别想走。”说罢足下轻点,同时一道气劲直击小玄胸前,这一下,非但碧怜怜意外,连小玄也惊得目瞪口呆,“哇”的一声,喷出一道血雾。碧怜怜这才醒悟过来,手中的人质非但不足为恃,还会拖累自己。连忙一手推开,向旁掠过这正面一击。

武翩跹迎了过去,二人交错间,小玄只觉头顶被轻拍一下,落地时再看,武翩跹已追迫至数十丈之外。当下试着提了下真气,完好无损。胸间不觉疼痛,口中也无血腥。顾不得多想,一袖轻甩,炎龙鞭已握在手,心中唯有一个念头,解决了柳长青,巨竹谷就无后患了。

柳长青显是被眼前的变故惊呆了,没想到七绝界的大祭司会被一个不知哪里冒出的女子缠杀。长久以来养成的自保本能迅速判断了眼前的形势,越想越是心惊。这时,忽觉一道热浪如刀割火炙般扑面而至,赶紧席地一滚,他人在竹丛之后,炎龙鞭绞不断丰茂丛丛的宝瓶竹,这一击落空,小玄立即换了手法,离火真气鼓动,用上了缠缚之技。炎龙鞭如鲵旋凤环般穿过,绕上脖颈,隐隐有鳞爪飞扬之势。柳长青顿觉火厝积薪,浑身炙热欲裂,小玄心御魅影,血污迸溅。

小玄看了看四周,碧怜怜所带部众一动不动,好像这一切与她们无关,连小钩子也双眼含春地看着他,这样一来,他到反而不知如何下手了,送上脖子给你砍杀,这样的事情,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

碧怜怜身形不见停滞,四下纵跃连连闪避,几次被扫中却安然无恙。武翩跹看了眼她身上袖飞襟扬的袍子,轻哼一声:“留下!”

碧怜怜只道她要蓄势一击,左手趁机虚捏一个繁复印结正欲相抗。武翩跹朱唇轻启,娇斥一声:“疾!”如雪皓腕上系着的那枚暗金色古钱明光流动,耀映得剑鞘上缀饰的宝石如星河灿错。钱上所铸翼翮振振欲飞,一道光耀闪过,碧怜怜身上的碧落霞飞裳已无声飘落。

碧怜怜越发心惊,愈退愈后,起初自己失了先机,躲闪武翩跹一番番势若惊虹的攻击已是左支右绌,勾魂夺魄的媚惑之术根本无暇使出。见到她的武技,更不敢用自己的魔尾冒险。想到自己的首要目标是统一界内,犯不着为了巨竹谷惹上这样的对头,至于玄狐,自有阴阳蛊所制,不必担心。于是,硬着头皮道:“妹妹稍待,听我一言。”

武翩跹停了下来,嘴角微微上弯,似在冷笑。

“你我各为其主,何必以命相博,不如各自罢手。”碧怜怜鬓颊微汗,不胜其力地轻拭不已。

“好。你把怒天和一干兵马全带走,玄狐留下。”武翩跹低头抚了抚裙裳,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

小玄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到了武翩跹旁边,挠了挠头辩解道:“我也不知道那个妖女怎么会藏在我耳朵里的。”

武翩跹回眸笑了笑,如同春风吹融了漫天冰雪,又恢复了妩媚多姿的神情:“不怪你,连我也没察觉。”

“你明明可以杀了她的,为何要放她走?”

“呵呵,小家伙真笨。”武翩跹点了点他鼻子,像个大姐姐似的调笑道,“七邪界眼看群龙无首,几方势力互相倾轧多好玩,杀了岂不可惜。”

明明是妖娆娇媚的女子,却有将人做棋子般玩弄,指画江山的气定神闲。小玄不由盯着她脸细细打量起来,看得武翩跹一阵微晕:“好啦,我们走吧,现在四处凶险,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说罢,腰中七彩罗带灼灼生辉。

小玄有些晕陶陶的,如同坠入她一泓深邃的眸中,喃喃道:“哪里?”

“玉京。”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