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一集 约清愁(应为同人伪作)
第一回 役妖

长串的禁咒颂完却无人应答,破甲碎片漫天飞散,朱厌族兵在车前奔突掠杀,迅捷如电势不可当。小玄四下张看,仍是未见布喜踪迹,不由心中焦躁,往身后看去,李梦棠心力交竭,以手支颐,长发铺散半倚座后。不见往日的清丽粉腮,两靥苍白得让人想拥入怀中抚吻爱怜。

小玄凝收心神,轻声说道:“师姐,你目力好,帮我看看是否有只形如立马,周身披鳞的巨兽?”

此时李梦棠已明白小师弟在召唤上古异兽,流目四顾,忽而盯着他身后不远道:“巨兽?你身后那个小东西……咦?好像是吼族的布喜,怎会这般细小。”

小玄转身望去,车前不远,有一小物,不足一指长。

“罪……罪妖……布喜候教主公驾前。”小兽胆怯的声音几乎淹没在前方厮杀怒号中难以分辨。

果然是他,小玄虽微感诧异,却也无暇多想,执令正容道:“车前护行,如有逃漏、缠斗朱厌者,杀!”

“谨悉!”

李梦棠心下宽慰许多,现下要紧的是尽快离开此地,众人所中蚀魄神光,半刻也拖延不得。朱厌族擅击杀,毕竟只有三百,加上马化,一旦被冲霄飞舟合围,众多邪甲士缠斗,优势尽失,绝难善了。有布喜掠阵互相配合,这样最妥。小玄毕竟长大了,这般调遣从容,便是比之天道阁诛魔大帅刑飞,似亦无愧色。

小玄低首不语,驾车飞驰。只听布喜道:“主公宽心,罪妖有僭了。”说完便往上飞去,缓缓现出本象,比之马化,尚大一倍,小玄这才明白为何拘妖令中所现的布喜能足踩数条恶龙。心道,布喜犯惊驾之罪,竟至惩狱三千余年。小妖……圣……那个姐姐也太……太严厉了,难怪布喜如此胆颤小心。他本想说太凶狠,一想起迷林中小妖后的绝色风姿,软语温香,不由心中一荡。

“小玄,七邪覆一定要收好,别落入他们手中。”李梦棠平静地说着。

“嗯,放心吧,收着呢。”话刚出口,就发觉说漏了嘴,嚅忍道,“师姐,我……”

李梦棠看他笨拙的样子,想起那日护着她疯狂厮杀突围,伤痕遍身血透重衣,心中十分疼惜,半丝恼愤也没了。又想起他的强行亲昵,竟有些许宽慰,夺去自己初吻的毕竟还是小玄。李梦棠心思万千,忽而羞怯,抬头正迎上小玄的目光,愣了一下,稍缓了下情绪道:“以后再说吧,你专心驾车吧,拖得太久后果堪虞。”

小玄不明白以后再说是何意,说什么呢,师姐知道那日非礼她的人是我,并没有恼我,以后再说,难道二师姐已属心于我?

两人各有所思,相顾无语。此时情势已逆转,布喜在上空随车飞行,并不见他出手,也感觉不到威煞蔓延,却见前方与朱厌族兵纠缠格斗的邪甲士兵,惨呼四起,爆裂的脑浆从鍪甲中溅散,一个个从云端跌落。

李梦棠似是知道他疑惑不解,说道:“布喜的威煞非常特异,可以直接送入敌方耳中,侵蚀头脑。修为不足的,立时迸裂。即便当下不死,也被摧陷心智成了废人。”

“难道吼族之王就是指他这种古怪威煞,并非声嗓大?”小玄暗暗自得,无意中选出的布喜,竟能配合得如此巧妙,“倒跟午十的长恨琴音差不多,不知二者相抗谁能胜。”

话音未落,后方的冲霄飞舟弩炮齐放,一发击中鹿蜀车,巨大的震荡将众人高高抛起,触不及防的变故让人不急应变,眼看要就要散落四坠,小玄振臂一挥,炎龙鞭从袖中飞旋而出,卷上了李梦棠的细腰,轻轻一带,已搂在怀中,刚要再度卷回中毒的诸人,却忘了此时已无物可攀缘,二人凭空无法施展腾飞术,急速下落。忽觉身上一轻,抬头望去,布喜将二人拢抓,另一足飞速四下抄掠,已将崔采婷等众人捞起,双足轻甩,稳稳当当的抛入车座之中。

布喜喉间呜呜嘶叫,转向车后,对着远远跟来的飞舟突然张口怒吼,猝然间空气如同瞬间被挤压,一道道如潮涌动,竟将追在前面的飞舟冲得不住翻滚。

飞舟都往下方攻打巨竹堡,前方本就不多,在二妖的合击下,已零落不堪,后面有布喜阻挡,小玄频频甩鞭,鹿蜀车速度惊人,飞舟再也也无法追上,奔驰一阵,终于摆脱了飞舟的合围。小玄暗道好险,幸亏他们的目标是巨竹堡,这意外变故他们没来得及反应,否则,被怒天将军和碧怜怜发现缠上,怕是要将这十三只罪妖都召唤出来了。又想起婀妍不在堡中,情势危急,只想赶紧到迷林中,让师姐留下治疗众人,自己能赶回来相助,思量起七邪界这次出动的阵势,既惊且怒,巨竹堡这次怕是难逃一劫。

驾车已逐渐平稳,小玄持令道:“马化、布喜。各回本位,听候赏封。”接着低声颂咒。马化收立身形,百妖刃一挥,族兵倏忽纳入袍内,垂手侍立,布喜则又缩为小指般大小。

李梦棠手背轻掩檀口笑道:“越发像个征伐大将了,只是你拿什么封赏人家?”忽而看着自己纤细手指,想起那晚被小玄吻后愤恨绝望的用手背拭唇,不由两颊绯红。

李梦棠暗啐道,今儿是怎么了,尽想这些羞人的事情,在小玄面前一再失态,要让他笑话了。芳心忐忑,却不知一怀萦系早已暗属。

“小玄,你这是要去哪儿?可不能太慢啊。”李梦棠收拾思绪,看着车中诸人,尚不知所去处药物是否足用。

“很快就到,师姐你放心吧。”

李梦棠没有多问,感觉眼前的男儿自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信任,好像不管千难万险的事情也有他在,心中暖融融的。

来到迷林边缘,小玄驾车缓缓落下,取出星罗帕将中毒的众人收纳其中。李梦棠不知他从何处得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宝物,暗道,过了这节,一定要好好问问小玄,这些日子来,发生了多少事情。

小玄带着李梦棠往迷林深处走去,忽而听到一阵熟悉的女子咯咯娇笑,心中一凛,糟糕,好像是又是那个武翩跹,她怎么还在此处,老杂毛有危险。想到此处,不顾林中荆棘刺绊,飞奔过去,同时提醒道:“师姐留神戒备,前面是三绝武翩跹。”李梦棠暗暗皱眉,不知师弟为何不躲开反而找上门去,刚才以为摆脱了冲霄飞舟的重围,一切顺利的,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又惹上更麻烦的对头。心下焦急,又怕小玄孤身涉险,只得疾驰跟随。

武翩跹手捏印决,不断挥舞,无袖的手臂似婴儿般白嫩,腕上的古钱互相碰击,叮当乱响,她不远处一女子,慵懒无力的斜倚一树,高耸的胸峰喘息不定,竟是飞萝。原来玄教门下两大阵法机关高手在此相遇。眼花缭乱的结阵、破阵,较量不息。飞萝修为本就不及武翩跹,又失了内丹,撑得半刻,丹田空空,再也无法凝聚真气结阵了。

“阿萝!”小玄重见心上人这般虚弱,心中酸楚,大喊道,“武翩跹,你个恶婆娘快住手!”

二人向这边看过来,飞萝蓦然惊喜,再也支撑不住,颓坐在地。小玄飞扑过去,将她拥在怀中,不住簌簌泪落,“阿萝,我……我。”飞萝无力地抬手轻拭去他的脸庞,“玄郎,你怎么又回来了。”

李梦棠惊讶的看着二人,飞萝苍白的娇靥淡浮轻晕,轻咳了一声,推了推,小玄犹自旁若无人的抱着,怜爱地贴着她的双鬓。不住轻蹭。

武翩跹冷面笼霜,哼了一声:“你未免也太放肆了,当我不存在?”

小玄一惊,转身到:“师姐,你赶紧帮师叔看下,她虚弱得很。”

李梦棠尴尬的点了点头,查看起飞萝的伤势。

“哟,阿萝叫着多亲热,怎么舍得改口了。”

小玄不理她的嘲讽,恨声到:“武翩跹,你不过是想要我的先天太玄罢了,跟师叔无冤无仇,为何这般心狠,丝毫不念同门之谊,你的心当真是铁做的么?”

武翩跹愣愣地看着他,轻咬唇吻,又摇头低叹:“有些人心肠比我何止硬千百倍,我不过是个无人垂惜的可怜人罢了。”说着眼圈似一红,正迎上小玄的目光,旋又低头,顾影自怜的看着自己的裙摆随风摇动。

不知为何,小玄复又觉得她有些可怜,恶毒地喝骂再也不忍说出,有些不知如何开口,语气缓和下来:“你……你不要伤我师叔,我也不会这样大声说你的。”

武翩跹白皙如玉的一臂在小玄面前滑过,拢了拢被薄汗贴在额前的一缕发丝,淡淡道:“好了,你跟我走吧,我可以放了你的师……叔和师姐。”说到“师叔”二字时,故意重重的顿了一下。

李梦棠短暂施疗术后,飞萝恢复了许多,勉力起身站到了小玄身边,一语不发的看着武翩跹,嘴角似笑非笑。

“小飞萝,你若一味寻死,我成全你。”武翩跹咬牙恨道。

“你稍等一会,我交代一些事情就跟你走。”小玄出奇得冷静,转身向后。

飞萝焦急的看着他,轻摇螓首,小玄回头笑了笑,抚了抚她的凌乱云鬓:“没事的,放心吧。”

小玄拿出星罗帕,附在李梦棠耳边,轻声叮嘱,落在武翩跹的眼中,更觉自己在此处似多余之人,妒恨交叠,心中思潮翻涌,酥胸不住起伏,显是忍耐到极限了。好不容易按下强烈的杀机,暗道:“我不会让你们这么快活的。”

小玄拍拍身尘,若无其事的用传音秘术对二人道:“阿萝,棠儿,你们赶紧去白眉大哥处救治师父他们。我有圣后的役妖令和妖圣的相……传送符,自有法子脱身。”

小玄故作轻松地对二人直白称呼,引得二姝惊羞不已,粉面飞红,慌乱不知所措。

“再看就要成望妇石了。”小玄犹自不舍地回顾不已,武翩跹冷笑道,“你说,我要不要先封了你的真气灵力,再收缴掉那些稀奇古怪的物事?”

小玄一惊,装作镇静,不露声色道:“你……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武翩跹有些奇怪,自己被擒反而让对方帮忙,并不应允,淡淡一笑:“为何要我帮你?我可是来捉拿你的。”

小玄从她刚才的表现已经猜出,多半这个武翩跹与玄玄子也有瓜葛,索性大胆的说道:“你现下要的是先天太玄,你该知道,我所求不过所爱之人平安喜乐。我不知道你和玄……和我前世有什么恩怨,我们为何非要你死我活,各取所需也未尝不可。”

武翩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飘忽不定,让人难以捉摸。过了一会儿,摆出了少见的严肃道:“或许你说的对,不过,你知不知道我要先天太玄是干嘛,你没了先天太玄又会怎样??”

小玄沉默不语,不知是在深思还是根本不考虑这些问题。两人沉寂了一刻,武翩跹又恢复到第一次见他时的神情,薄嗔道:“好啦,小家伙,说吧,要人家帮你做什么?”

小玄惊喜的抬头看看,仿佛已经知道她一定会帮忙似的:“现在七邪界正攻打巨竹堡,你能不能帮我击退他们?”

武翩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自言自语道:“真是跟某些人一模一样,这般奋不顾身的管他人闲事,却是何苦?”

“这次七邪界派出的统帅是怒天大将军,大司祭碧怜怜先锋突袭。你……若是觉得太危险,可以不去,但能否让我前往,如果侥幸全身而退,我再来找你。”

武翩跹咯咯一笑,纤腰所系的七彩罗缣流光幻影,小玄满目期待地看着她。

“你的话,我半个字也不信。”小玄心底一沉,既无强援,便要寻思如何脱身,“不过,帮你这个忙也无妨,我本就要对付七邪界这帮厌物。”

小玄兴奋地手舞足蹈,不自禁地想要抱着她大叫,手刚伸出,又缩了回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事不宜迟,赶紧用过天虹带我去吧。”

武翩跹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嚯,这么心急,怕是又为了什么姐姐妹妹的吧。”

小玄被他抢白,不敢回嘴,只觉臂膀被挽住,一缕甜腻香暖萦绕,还未反应过来,两人已身在太碧顶端的巨巢之上。

李梦棠已经知道在泽阳城就走飞萝的神秘人就是小玄,那这许久以来,两人多半是在一起了,不知后来又为何分开,心中百味交陈,碍于长辈,不好开口相询。而刚才飞萝与小玄的一番亲昵,落入李梦棠眼中,觉得自己的秘密全被小辈看光,羞怯难当。

二姝各有所思,一前一后的来到迷津幽源的木屋。

“梦棠,将他们放出来吧,你看看需要哪些药材,没有的话我出去寻。”

“嗯。”李梦棠应了一声,取出星罗帕,按小玄吩咐的禁咒,放出了中毒的诸人,一一摆放好。手上忙碌着,却总是想起刚才小玄与飞萝的的情形,心下有些酸酸的,“师叔,这是他的帕儿,您收好了。”

飞萝好像又恢复了过去亦师亦友的身份,似乎看穿了她的情思,笑道:“小丫头偏有许多心思,交给你的就收好,给我干嘛?”

李梦棠俏脸红晕,不敢再与这个师叔多话,忙着寻药配制。飞萝与治疗一门并不精通,也帮不上多少忙,坐在床边想起不久前跟心爱之人在此缠绵缱倦,恍如隔世,心中悠悠荡荡,神思飞扬,早已心随小玄而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