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集 情迷意乱
第五回 勾魂大祭司

小玄凌空飞掠,速度已至能力之极限,然而后面追赶的大片黑云始终紧随不放,甚至从前端延伸出的一条尖尖烟云还在不断缩小两者的距离,有如恶龙般张牙舞爪地扑噬上来。

李梦棠心中暗急,猛一眼瞥见下方大片青绿,忙喊道:“下边有林子!”

小玄立明其意,当即扑身朝下飞去,不过数息,便已到了林子上方,大声叫道:“抓紧!”

李梦棠赶忙搂紧他的脖颈,刹那间,两人从一片浓密的树冠扎了进去。

相隔不过呼吸,黑云便已压到顶上,整座林子登时昏暗下来。

小玄方才落到地面,便听顶上沙沙作响,显是有许多人纵入了树冠,他赤目一睁,杀欲又掀,正欲跃起迎敌,却给李梦棠一把拉住,齐靠到一棵大树之前。

“别动!”李梦棠低唤,紧接双手捻诀,口中念念有词,猛见周围的灌丛藤萝活了般飞跃起来,围着他俩纵横缠绕,瞬间完全裹住。

“落木无边!”小玄心中一跳。

就于此刻,周围响起一片折枝踏叶声,有人喝道:“哪里去了?”

“明明见他们逃进这林子里的!”

“搜!肯定就在这一带。”

小玄搀李梦棠背靠大树,纹丝不敢动弹。

李梦棠瞑目施法,肤上泛耀着一层淡淡的青色晕芒,虽然云发凌乱衣裳染血,右臂的袖子也撕掉了一大截,但此刻的她却显得异样皎洁与恬静。

小玄微昂起头,凝望着满目的青绿,思绪忽然飘回到了许久前的某段时光。

那时的他还小,李梦棠也不大,水若就更小。有日午后,他们三个玩捉迷藏,轮到水若当猫,他跟李梦棠溜到了锦绣阁后的药园子里。

李梦棠一时兴起,便秀出了当时新学的妙术“落木无边”,在小玄的目瞪口呆中,园子里的绿萝青藤瞬间结成了一个属于他们的绿色小窝。

两人在那绿色的小天地里躲藏了许久,就是水若从旁走过也没能发现他们。

那日天高气爽,园子里飘散着各种芬芳的花香药香,在荫凉的浓绿中,小玄懒洋洋地东倒西歪,最后还把头枕到了李梦棠盘起的腿上,师姐弟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没想小玄居然就这样睡着了,李梦棠没舍得叫他,而是静静地坐着直等到他自己醒来。

再后来,就是找了很久没找到他们的水若放声大哭,李梦棠和小玄一个哄一个逗,又送了许多有趣好玩的东西方才让她破啼为笑。

不觉间,小玄满目温热,从前那种无忧无虑的欢乐日子,如今竟变得这样奢侈珍贵遥不可及。

无需牵挂惦记,偶逢静时,那日的温馨便会冷不防地蹿上心头,教他疑梦疑幻悸动莫名。

李梦棠重伤之下强施法术,不由一阵气血翻腾,虽然强自抑忍,却还是发出了轻轻地喘息声,所幸这“落木无边”极为玄妙,乃如意五行中木遁系中最完美的一种藏匿之术,非但能遮形蔽体,就连两人的声息也封闭于内,并无丝许走漏。

因为空间十分狭窄,两人只能贴肩挨着,小玄从侧望去,见李梦棠脸色苍白,不禁心中大疼,忽尔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柔荑。

李梦棠娇躯微微一震,慌乱抬头,旋感一股热流从手上传来,这才明白对方是在向自己渡送真气。

“不不……”李梦棠急忙抽手,谁知对方却牵握着更紧,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你自己伤很重……”李梦棠小声道,心中感动,对眼前的神秘人越来越感迷惑。

小玄不语,只不由分说地输送真气。

他修习的乃是如意五行中的离火真气,但因几次使用七绝覆,不知不觉吸取了大量质地各异的邪恶之力,后又获得飞萝的乳华及大丹,再加上深藏体内的仙龙骊珠潜滋默润,真气已变得正邪难分极度混杂。

虽然如此,但于这紧要关头总算起了极大的作用,李梦棠已近油尽灯枯,有了这脉真气做根本,便可自行调息培元养气,待真气恢复些许,又以真气运炼灵力,然后再用灵力施放疗伤之术为自己医治。

她的疗伤术高超非凡,于地界散仙的小辈当中可列前十名内,但得空暇施展,医治速度快得惊人,不过半炷香的光景,身上伤势便已痊愈过半,苍白的脸上终于恢复了点淡淡晕红。

这时,周围杂声渐稀渐远,显然七绝界的人已搜往别处。

两人皆松了口气,李梦棠悄声道:“我好了,我能自个调息了。”

“是么?”小玄喜道。

“真气够用了。”李梦棠咬唇道,脸上又红了些许。

“哦。”小玄应道,呆呆地瞧她,不知是因为太久没见,还是面上的七邪覆作怪,只觉今日的师姐分外动人。

李梦棠终有点急了起来,轻轻地抽了下手,道:“不用再输真气给我啦。”

小玄这才如梦初醒,赶忙将她的手儿放开。

李梦棠定了定神,小小声道:“他们还没走远,我先帮你医治一下。”抬手轻挥,兰指扬处,一抹淡淡的青气笼罩住了小玄。

小玄顿感清爽怡然,身上的伤痛及戴上七邪覆后产生的种种烦恶立时减弱了不少,整个人如沐春风般轻松起来。

李梦棠望望他的肩膀,踮起脚尖查看那里的伤势。

她腿极修长,身高在女子当中算是出众的一个,但比起小玄尚差些许,瞧得吃力,便道:“你蹲下去。”

小玄依言蹲下,李梦棠俯身仔细观察了片刻,道:“伤口里边有东西,你忍着点,我帮你取出来。”

小玄点头,索性坐下。

李梦棠卷起尚存的一边袖子,先用指封闭住他伤口附近的几处止血减痛的穴道,深深呼吸了一下,毅然将两根葱指挖入伤口。

小玄立时僵直身子,面上微微颤抖。

李梦棠很快就从伤口中挖出了一颗乌溜溜的刻满诡秘符纹的弹丸来,掠了一眼丢在地上,道:“是破甲宫格的碎骨符,幸好没打着骨头。”说着手指一点麻利无比地再度挖入。

虽然她的手法十分高明,之前也做了仔细的准备,但用手指在血肉之中挖探,疼痛实非寻常,小玄浑身大汗,面上的七邪覆仿佛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很快便麻木了他的躯体,让他痛楚大减,也令他再度狂躁起来。

第二颗弹丸取出,李梦棠继续挖探,柔声哄道:“还有,再坚持一下。”

小玄突然侧头,血赤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肩际处的两只秀美绝伦的玉手。

“别望这边,瞧着越痛的。”李梦棠蹙眉道。

但小玄却仿似未闻,眼睛依旧盯着,且一寸寸悄朝上移,视线爬过雪似的皓腕,停留在两条滑若凝脂的白臂上。

“好了。”李梦棠终于挖出了第三颗弹丸,舒了口气,用指解开封闭的穴道,接有施放玄法收愈伤口,最后撕下一幅裙边,小心轻缓地包扎起来。

两条诱人的藕臂就在脸旁晃动,凉滑的肌肤偶会碰着耳廓脸庞,留下丝丝无从抵挡的酥麻,小玄呼吸燥热,用力地猛吞口水。

“转身。”李梦棠记得他为了保护自己,在激战中用背挡住了几道乌光。

小玄乖乖转身,跪起身子趴伏在大树上。

李梦棠吸了口凉气,原来小玄背后惨不忍睹,除了给弹丸打出的深坑,还有利器的割伤与重物的击伤,总之无一寸完好之地。

她怔怔瞧着,眼圈不觉红了,再次问:“你到底是谁?为何这般拼命救我?”

小玄默不作声,心中迟疑,若是给她知晓戴着七邪覆的是自己,不知嫉恶如仇的她将会怎样气恼与失望?

李梦棠见他仍不肯说,只好暂且放下疑问,用手一点点揭开粘满血浆的衣布,小心翼翼地帮他将破碎得不成样子的上衫褪到腰头。

缠裹在小玄腰间的焰浣罗露了出来,于浓暗的青绿中有如红焰炽腾。

李梦棠微诧,不觉瞧了两眼。

小玄心中噗通直跳。

李梦棠眼中掠过一丝疑色,但注意力很快便转回到他血肉模糊的背上,她哆嗦伸手,以极大的努力方才稳定住心绪,依然先封闭住几处止血减痛的穴道,将葱指挖入皮开肉绽的伤口之中……

小玄呼吸粗重,虽然空气中飘浮着浓浓的血腥,可是他却敏感无比地嗅到了一缕熟悉的芬芳,这是自打那次他在她腿上睡着后就牢牢记住的味道。

李梦棠并未注意到他的异样,只聚精会神地以最快速度将一颗颗弹丸从他背上挖取出来。

小玄紧紧地闭起了眼,可是脑海中摇来晃去的尽是适才瞧见的嫩滑白臂,他用力地甩甩头,神志渐渐模糊,某种欲望却在急速放大。

李梦棠只道他疼痛难忍,一边挖探一边哄慰,“很痛是么?就快好了。”

小玄摇头,使劲抱住了大树,把额头紧紧地抵在树干之上。

终于,李梦棠挖取出了所有的弹丸,粉额皆汗地舒了口气,“总共六颗哩,你居然挺得住。”

接下,她飞快地施放出数道功效不同的疗伤术,将伤处一一止血、愈合,又撕下一幅裙边,再撕作长长条带,帮小玄把背膀包扎起来。

孰知这一声声撕布之声对此际的小玄有如极度诱惑,他倏地闷哼,一把捉住了正绕到胸前的白臂。

李梦棠啊了一声,吃惊道:“你做什么?”

小玄将她粉臂抱起,放到嘴巴前啃似地猛亲起来。

李梦棠大惊,急忙抽臂。

小玄突尔转身,一双赤眼已变得浑浊无比,猛地将她扑倒在地,埋头朝她怀中乱钻乱拱。

“你滚!”李梦棠怒叱,肘撑膝顶死命挣拒。

然而此时的小玄力大无比,几下便将她双臂拗到腰股之后,然后倾躯压上,一手在她胸前乱掏乱捏,另一手则蹿到底下,拽起裙角就要钻入。

李梦棠急忙侧身将裙死死压住,小玄无从得手,索性用力去扯,只听“哧喇”一声,竟将她裙子强行撕开。

但见裂处一闪,两条异样修长的腿儿露了出来,给窄软的月白色绢裤紧紧地包裹着,于近根处勾勒出柔美惹人的线条。

“放手啊!”女孩娇喊,急挣两手,小玄趁机夺路而入,手隔内里的薄薄绢裤拿住了一团娇嫩。

李梦棠“嘤”地低哼,身子顿时不争气地软掉了大半。

小玄渴急地捏拿了几下,但觉腴如酥软似棉,虽还隔着层绢布,指掌便已酥麻欲融。

李梦棠惊醒般又再挣扎,然而给拗在身后的双臂依然无法从对方的钳制中脱出,急将两条修长美腿用力收合起来,死死地夹住那袭击秘处的魔手。

小玄极力搅动,中指突尔在女孩那团腴软的娇嫩间揉出一条浅浅的缝儿来,指尖陷处,竟然挖揉出丝许儿温润的湿意。

李梦棠猛仰起头,美目紧闭花唇张绽,如瓷似雪的鹅颈拱出了条奇美的弧线,雪肤鸡皮骤起,体绷如弓娇娇细颤。

小玄粗喘地盯着她那微绽的水嫩嘴儿,突地俯下头去,唇罩其上,不由分说地强行亲吻,心中狂跳欲飞:“我亲着她了!我竟亲着二师姐了!”

李梦棠美目睁圆,真个惊怒至极,几挣不脱,猛启贝齿重重地咬了一口。

“唔!”小玄闷哼仰首,手捂嘴唇。

李梦棠身上一松,右手终从股下挣出,扬起就照他脸上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

小玄蓦地僵住,心头一惊:“天呐,我在干什么!”

“滚!”李梦棠嘶声厉喝,毕竟此人救了自己,见他停止了侵犯,第二记耳光也就抽不出去。

小玄慌忙起身,弹似立起,没想背上的伤处正撞后边树上,只痛得龇牙咧嘴。

“混账东西!你以为你救我了便可以为所欲为吗?”李梦棠愤怒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发上衣上沾着断草落叶,胸襟凌乱,露出一痕雪似的肌肤及一角果绿抹胸,裙内的月白绢裤也从撕开处闪现出来,模样既狼狈又惹人。

小玄垂着头,束手木立,唇上鲜血淋漓。

“我的命是你救的没错!你倘觉得吃亏,非要从我这里拿走什么,那便杀了我如何?”李梦棠愈骂愈怒,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她容颜美极,此时愈显鲜丽娇艳。

小玄羞悔交加,对自己痛恨不已。

“你走!我再也不要见到你!”李梦棠喝,酥胸起伏不住,恼恨地用手背拭了下唇,泪水已在眼眶中盈盈打滚。

她的唇自打出世以来还从未给哪个男子亲吻过,没想到初吻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没了,而且连夺去的人姓啥名谁,长何模样都不清楚。

小玄稍稍抬头,嗫嚅欲言。

李梦棠急捂襟口,又叱:“滚呀!”

小玄只好离开,谁知手撑脚踏也没能从密结的藤萝中钻出去。

李梦棠寒着脸低低颂念,兰指捻诀,再又分扬抹出,周围的藤蔓绿萝登时又“活”了起来,纷纷抽拽着飞缩疾退,转眼解体,不一会儿已各归各位复还原状。

“保重。”小玄沙哑道,万分不舍地偷望了李梦棠一眼,转过身失魂落魄地朝前走去。

李梦棠喘息地呆立原处,眼睛怔怔地望着地面。

小玄浑浑噩噩地走着,一路痛骂自己,心中恼恨:“这鬼面具果然不是好东西,这下可害死我了!”

他埋头又走了一会,不禁愈想愈恼,猛地抬手,就要把七绝覆摘下。

“喂。”后面忽然响起一声娇柔轻唤。

小玄惊喜转身,瞧见李梦棠立于数步之处。

“瞧你也不是那……那种人,我问你,适才怎么会突然那样?”李梦棠道。

小玄支支吾吾。

“你脸上戴着的面具可是七邪覆?你突然那样,莫非是它在作怪?”李梦棠又道。

小玄急忙点头,满心欢喜。

“那……你把它取下来好么?”李梦棠踏前一步。

小玄惊慌后退,先前犹豫,这回就更不敢明示身份,心想若是给她知道差点强暴了她的人是谁,没准会活活气死。

“你怕什么呢?是怕给我知晓你是谁?还是怕我打它的主意?”李梦棠盯着他道:“七绝覆虽是绝世异宝,但也不是人人都稀罕的。”

小玄只是摇头,悄已决意隐瞒到底,而且准备立刻消失。

“好吧,不为难你了。”李梦棠无可奈何,又道:“大恩不言谢,此时本门遭难,请容我日后再……”

话未说完,猛听远外一声厉啸,宛如龙吟之音。

两人抬头望去,只见侧方林子上空腾蹿起一条巨大白气,龙般来回飞舞绞旋,须臾方散。

李梦棠面色微变,道:“是我师伯!”真气提处,飞身掠出。

小玄急忙跟去。

两人奔到近处,又听琴音传来,如泣如诉幽鸣似怨,心皆骤时莫名其妙的抑郁起来。

李梦棠忽然矮身伏下,躲藏在一丛灌木之后,回手轻招,朝小玄打了个手势。

小玄奔去,在她身边伏下。

“果然是我师伯。”李梦棠小小声道。

小玄朝前望去,见前边林中树木折倒了大片,有三人正在施法激斗,其中一人正是易寻烟,另一个便是银发披面的午十,第三个却从没见过,乃是个身着绿袍的秃顶老者。

午十抚琴,十指拨弹悬浮身前的七弦琴,两目垂闭,似正沉醉在自己的琴声当中。

绿袍老者挥舞大袖,一抹抹粗巨的艳丽的蓝光从袖口贯出,直扑两、三丈处的易寻烟。

易寻烟则死守在一个巨大的、如烟似雾的、正诡异蠕动的蓝色光团前,亦挥双袖,施放出的却是一条接一条的白色气龙,与绿袍老者所发的艳丽蓝光相击交错,犹如龙蟒般翻腾缠搏。

“不好。”李梦棠悄声道。

小玄也瞧出了情形不妙,易寻烟明显处于下风,他面颈的肤上泛耀着一层淡淡的蓝色,施放的龙罡接二连三地迅速消失消散,而绿袍老者所发的蓝光却是愈来愈盛,渐渐逼迫至易寻烟的近处。

“易寻烟,放弃抵抗吧,老夫不杀你!”绿袍老者狞笑道。

易寻烟不言不语,依旧苦苦支撑。

“银发那个是七邪界四大司祭之一的长恨琴魔午十,穿绿袍的定是七大长老中的万毒老君,我师叔中了他的蚀魄神光!”李梦棠蛾眉紧锁,一脸焦急。

“原来是这家伙!”小玄立刻记起上次在迷林中逃跑时,便是给这万毒老君截住,只是当时连他的模样也没能见着。

“你的辟邪真气虽能克无数旁门,但却克不住午十的勾魂琴音,更奈何不了老夫的蚀魄神光!顽抗下去,只有形神俱灭万劫不复!”万毒老君大袖抡动,所发的蓝光越发绚烂艳丽,周围给波及的树木早已光秃,更远处的也在开始大片大片地枯败,落叶纷飘如蝶似雪。

“吹什么吹呢……”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娇腻妖娆且低柔,仿佛极远处传来,然却似在每人的心中出现般清晰无比。

小玄蓦地面红心跳,眼饧耳热。

“怎么回事?”他暗自诧讶,只道又是七邪覆在作怪,眼角瞥去,赫见旁边的李梦棠竟也神情恍惚满面绯红,不禁一惊。

顷俄间,林子上方突尔异彩缤纷云霞腾涌,旋见一辆由八头巨大奇禽牵拉的华丽大车从辉彩中翔驰而出,禽背及车厢帘前立着数名绮罗飘舞的女子,分执香炉、翎扇、花篮、纹壶、珊瑚、香囊、铜镜,旌幢等物,远远瞧去,有如天姬魔女。

“那是什么?”小玄仰空呆望,见那八头奇禽通体斑斓翎羽绚丽,模样似隼非隼似鸾非鸾,体形极巨,半天认不出是什么东西。

“是魇鸢,难道……”李梦棠吸了口气,面现震惊之色。

“难道什么?”小玄问,眼睛望着那八头魇鸢,倏地一阵莫名晕眩。

“别瞧,魇鸢能迷人魂魄!”李梦棠手扶额头,紧闭双眼道。

小玄赶忙低头,旋闻顶上响一串铃铛碎响,接着是翅膀扑拍之声,那八头魇鸢及车自空降下,距地数丈悬浮停着,掀扬起大片落地的败叶。

“老东西,你把这儿弄得脏死了。”之前的声音又再响起。

此声无比独异,不同于小玄听过的所有女人的声音,崔采婷清逸,飞萝柔腻,雪涵坚毅,李梦棠柔嫩,水若脆嫩,小婉甜软,摘霞清甜,夭夭稚嫩,婀妍甜糯,绮姬娇滴,武翩跹雍容,迷林中遇见的那个神秘的绝色姐姐则若天籁,而这个却是低回娇腻如吟似叹,且略带一丝勾魂夺魄的沙哑,声声仿从心底响起,竟叫人无端端地心猿意马魂酥魄荡,思起男欢女爱尤云滞雨来。

小玄忍不住又抬头瞧了一眼,见那华丽大车帘幕依旧低垂,仍然不见声音的主人,不过魇鸢背上及车厢前的八名女子却瞧清楚了,竟是个个妖艳绝伦,衣饰与寻常魁异,皆上笼覆乳璎珞,下着灯笼绸裤,身绕绫罗彩带,酥胸半袒,雪腹尽露,赤着晶莹如玉的白足,粉颈,藕臂、皓腕、足踝及蜂腰处箍束着款式不一的镯子同珠链。恰到好处地勾衬出每截夺人魂魄的曼妙身段。

小玄瞧得眼花缭乱,可是没过会儿,便又感到晕眩起来,急忙低下头去。

“原来是碧大司祭到了。”万毒老君嘿嘿一笑,“你莫要出来,再过片刻,老夫便收拾了这厮。”

“不嘛,人家就要瞧瞧这个损了我女儿真元的天外孤烟到底是啥模样,是否真个三头六臂。”勾魂声音道。

“老夫把他拿了,待会要杀要剐随你发落。”万毒老君道。

“可是……你好像奈何不了人家呦。”勾魂声音道。

“你瞧着便是!”万毒老君似乎恼了,大袖疾抡,开始朝易寻烟步步逼近。

易寻烟似渐不支,所发龙罡形色黯淡,范围亦愈收愈窄,但却依旧死守在身后的巨大蓝色光团前,半步不肯移开。

李梦棠眉心越凝越紧,贝齿用力地咬住了下唇。

小玄眉头大皱,心中迟疑,一时不知是否出手。

“还不束手就擒?你也尝一回老夫的‘万毒乾坤’吧!”万毒老君倏地大喝,两袖大开,其上竟膨胀出一个如同易寻烟背后的巨大蓝色光团,兜头就朝易寻烟罩落。

岂知易寻烟竟于此刻收袖于胸,嘴唇微动,似在颂念什么,顿给光团罩住,消失在浓浓的艳蓝之中。

“老夫面前,天外孤烟亦不过尔尔!”万毒老君仰天狂笑,蓦见天空云雾滚涌,不知何时形成了个巨大的漩涡,倏地天地雪亮,只见一道巨大的雪亮的电光从漩涡中心滔滔落下,正正地倾泻在蓝色光团之上,直至这时,众人才听到绵延不绝的滚滚雷声,末了一声霹雳,震天动地响彻山河。

万毒老君面色大变,真气提处,朝后疾退,但这刹那,蓝色光团已无声无息地爆裂而开,当中人影两袖一挥,两条缠绕着道道电芒的气龙厉啸噬出。

只闻一声大吼,万毒老君胸口衣袍尽碎,一条气龙已有半截消失在他的胸膛之前,另一条气龙则如影随形地追到了万毒老君的头部,其上缠绕的闪电狰狞地映亮了他那惊骇万分的面容。

数丈外的午十倏地十指狂抡,但听“铮”地一声裂响,冰琴之上银光闪跃,却是绷断了两根琴弦,几于同时,就要噬着万毒老君面门的气龙突然片片破裂,眨眼瓦解。

一条人影突从魇鸢车纵出,裳带飘飘地飞向衣袍破碎的易寻烟。

易寻烟嘴角溢血,心明自己已近油尽灯枯,但犹不肯放弃,仍继拼力催鼓,将所剩不多的真气全部注入给雷电炸得只剩半截的两只断袖。

就于这瞬,八头魇鸢突然展翅齐鸣,声音异样地嘶哑凄厉。

灌丛后的小玄顿感头晕心悸,视线也骤然一花,待定神时,已见易寻烟僵直身子,目光呆滞,仿佛突然间变成了石雕泥塑,忽然一缕鲜血自发端流下,进而滚滚奔淌,染红了半边脸面。

在他身前三步之处,一个绝色妇人正由优美无比的蹲跪之姿缓缓立起,交叉胸前的双臂犹未放下。

这姿势甚为眼熟,小玄心头猛地一跳,立时想起了绮姬来,忙再细看,只见那妇人盘发绾髻,鬓侧斜插一根孔雀石髓打的蝎尾碧簪,上着一领玉色芙蓉罗,内衬淡墨纱子,其上绣的赫是五毒图案,下边长裙拖地,也是玉色大白,唯下摆绘着几笔绿水波纹,前后裙门浮几瓣芙蓉花碎,胸耸如峰,腰肢却只盈盈一握,肤白似乳,颊上却是艳若桃花。两丸点漆星眸更是勾魂,顾盼间水波流转情致自生,与绮姬果真有几分神似,但又多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看上去竟比绮姬更妖更媚。

小玄张大嘴巴,他并非没有见过绝色,可这一刻,眼睛竟然有如铁遇磁石般无法从她身上移开,就连魂魄也似给什么无形物事牢牢地勾住了。

易寻烟倏地双膝一软,竟然跪了下去,继又朝前栽倒,仆伏在地。

“她……她是谁?怎么如此了得?”小玄瞠目结舌。

“魔姹女,魇鸢车。这妖妇定是七邪界四大司祭之首勾魂邪姬碧怜怜。”李梦棠花容苍白地继道:“七邪界最可怕的魔头之一。”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