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十集 情迷意乱
第三回 七邪魔将

易寻烟以一敌五,但仍稳居上风,他大袖挥舞,速度越来越慢,五个敌将的动作竟亦不能自主地跟着滞慢下来,仿佛陷入了个看不见的大泥潭中。

表面上,五怒将依然气势汹汹,可是心中无不暗暗震惊。

他们皆修七绝界七大独门邪功之一的——怒之绝,俱已达到第四重天的境界,不但能以“怒”大幅提升战力,还能以“怒”驱除疼痛与恐惧,进入一种狂暴的强大状态,然而此刻全都失去了作用,提升了数倍的战力有如泥牛入海,无所畏惧的意志也在动摇,每个人的心底都无可遏制地冒出一丝随时毁灭的可怕念头。

更要命的是,他们百战沙场打磨出来的默契也在迅速崩溃,烂熟于胸的阵法已经开始瓦解。

“闪开!”怒将暴喝,手中的长柄大刀险些砍到愤将身上。

愤将狼狈避过,只惊得一身冷汗,怒喝道:“你干吗!”

“鬼知道你跑那里去!”怒将厉喝:“怎么不按方位走?”

“奶奶的全都乱了!全都乱了!”手掣双镧的忿将暴跳如雷,几次刚要出击,视线都给同伴莫名其妙地挡住。

“老子劈了你!”恼将乍然大喝,强将功力催鼓至极限,高擎狼牙巨棒照易寻烟脑后狠狠砸落,势到老处,却匪夷所思地劈到了愠将头顶,愤将急举宣花巨斧格住,但闻“铛”地巨响,两人上下震开,手臂一阵酸麻。

“操你娘!怎么都来搞老子!”愤将破口大骂。

旁边的愠将目光一直紧紧盯着易寻烟,观见他烟雾般从愤将身侧飘开,五指一放,手中的流星锤毒龙般疾追过去。

就这瞬间,怒将却猛见眼前一花,敌人身影竟然现于咫尺,急横长刀封堵,孰知手腕一紧一麻,长刀立脱手飞出,旋见敌人身影旁移,还未明白,面门已给破空而至的流星锤轰中,登时满面开花,天旋地转中肩膀蓦又剧痛,两条手臂赫给硬生生地撕扯下来。

愠将大惊,急收链锤,却见虚影一闪,易寻烟竟如影随形般跟锤飘来,不禁魂飞魄散,方要砸出链子另一边的锤子阻击,已被敌人靠入怀中,丹田倏地一震,周身真气瞬息全闭,紧接两肩奇痛,双臂亦如纸扎泥糊般给撕扯离躯。

易寻烟身影由虚转实,双袖一展,两条齐肩断裂的手臂掉了出来,翻滚着坠向地面。

愠将狂号一声,遍空打滚,而不远处的怒将则拖着甩洒血浆的两肩软绵绵地从空中倒头栽落。

余下三将心胆俱裂,一时无法明白适才发生了什么。

底下的小玄瞠目结舌,与三将不同的是,他居然清清楚楚地看清了空中发生的一切,从易寻烟行云流水地于夹击中脱身,接着一气呵成地诱击,夺兵……直到最后重创两员魔将。

他曾跟易寻烟两度交手,败得不明不白,只知这个师伯修为高绝,至于高在何处、究竟多高都如云里雾中,也许是因为近来的突飞猛进,这次他终于隐隐约约地窥视到了易寻烟的境界与高度。

“六师伯出手这么狠的……”小玄直吸凉气,又忖:“原来只知道他的真气排在教中前三,想不到武技竟也如此厉害……啊!传说武翩跹于教中武技第一,岂不是还在六师伯之上?这也太可怕了吧……”

继而想起遭遇武翩跹的那天,不禁心有余悸:“幸好有相思符逃命,下次见到婀妍,就是让她取笑也要再讨几道。”

易寻烟抬眼,冷冷的目光落到三员魔将身上。

三员魔将如坠冰窟,从来只有他们虐杀别人,可今趟的敌人好像比他们更狠更残忍。

易寻烟身影倏尔又虚,三员魔将急忙防守,皆以最快的速度用兵刃舞出的寒光把自己完全裹住。

然而易寻烟还是轻而易举地穿透了他们的防守,两条蕴蓄着可怕的毁灭之力的袖子分朝恼将和忿将的后脑挥去,就在这时,压力骤然如山迫至,令得易寻烟身形慢了一慢,更令三员魔将如拎千钧几提不起手里的兵器。

易寻烟心头一凛,当机立断弃攻转守,袖朝顶上封堵,登时爆出一声闷响,整个人竟朝底下猛沉了十余丈,抬头望去,见对方亦给震退,飞上了更高空处。

“只如此么!”那人大喝,身子一沉急又掠下,但见目赤如血,手持一柄奇形怪状的斑斓巨杵,杵上纹铸着密密的厉鬼恶煞图案,正是傲天大将军凌傲天。

易寻烟不语,真气提处,人如轻烟飘上,两个骤而交错,瞬间激斗了数十合,竟然不分高下。

“又是这个赤眼魔头!”底下的小玄立时认了出来,上次两招便败,心中犹惊犹惧。

“咄!”凌傲天一声沉喝,邪功摧动,大片诡异的威煞赫从杵上发出,伴随着铺天盖地的攻势压向易寻烟。

易寻烟心头生悸,赶忙分气相抗,顿给迫退数个身位。

“不好,六师伯好像有点抵挡不住哩!”小玄瞧得暗自着急。

“天外孤烟,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让本座瞧瞧你的辟邪真气!”凌傲天厉喝,迅将傲之绝重重提升,魔杵抡舞,霹雳般轰向敌人。

易寻烟虽为散仙,但修为已近太乙之境,他早已感兆云中尚有许多强敌,是以暗留余力,但见眼前之敌已强横至斯,心中暗暗焦灼,又斗须臾,招法已有施展不开之感,倏地叱吒:“无知邪秽,便让你见识一下吾教的灭魔神通!”

他深吸口气,两袖向心一旋,猛地向外挥出,骤闻啸如龙吟,一条巨大的淡淡白气喷吐而出,竟然隐有鳞、须、爪诸相,赫如飞龙。

凌傲天赤目睁圆,蓦地心生畏惧,不觉朝后疾退,然而气龙迅似飞电,眨眼便噬到了跟前,只好横杵格挡,蓦地肤发尽竖,五脏皆移,通体异样难受。

“再来!”易寻烟喝道,两袖旋处,但见白气集聚,又有一条白龙缓缓形成。

凌傲天心知不妙,急提真气于体内运转一周,陡然发觉真元已亏,怕是数载之功灰飞烟灭,这一惊非同小可,又见气龙厉啸扑来,急朝旁侧闪避,孰知气龙凌空一拧,竟然如形随形地跟来,刹那间再挨了一下,胸腹麻处,鲜血箭似地从口中飙出。

“竟敢毁我真元!本座定要把你千刀万剐砸成肉酱!”凌傲天踉跄跌退,怒不可遏的咆哮荡遍天空。

易寻烟冷冷地盯着他,第三条气龙在两袖之间隐隐显现。

“这是什么神通?”底下的小玄张大了嘴巴:“两下子就扭转了局面哩!”

客栈屋顶的众姝也给上方的龙啸之声惹得纷纷抬头,雪涵凝眸望空,迟疑道:“莫非这便是……”

旁边的李梦棠点头道:“是龙罡,一定就是辟邪真气中的绝顶神通龙罡。”

猛闻“哗啦”巨响,檐顶倏地尘土弥漫瓦砾横飞,众姝平衡尽失。

“小心脚下!”崔采婷喝,人已当先飞起。

众姝急跟着纷纷纵起,李梦棠却觉脚踝一紧,整个人已给一股巨力向下拖去,她反应极快,于天旋地转中疾开数弓,分朝四面八方射出,骤听“嗷”地狂嗥,身上已挨了重重一击,人顿弹飞出去,结结实实地撞在什么硬物之上。

她百骸如散,手里仍死死地抓握住木母弓,方摇摇晃晃地从瓦砾中爬起,猛见尘土中闪出一条巨影,柱般的巨脚一抬,腹部已给雷霆万钧地踹中。

这一脚极重极狠,力道向下,李梦棠通体一震,无声无息地软绵于地。

巨影正要踏前,猛地顶上金光大盛,巨怪怒嗥,双拳朝上齐飞,电光石火间雷电般轰出了千百记。

雪涵从塌陷处弹纵而出,一个鹞子翻身落在随时崩塌的檐角上,悬挂阿金盾的藕臂抖个不住。

“什么东西?”崔采婷握着入梦虚点几下,数条扑向雪涵的邪尸登时飞跌出去,坠向楼下。

“一……一个巨怪……力气极大……阿金盾好像伤不了它……”雪涵剧喘着道,突地娇躯一俯,咯出了口鲜血。

对面的小玄不知客栈这边发生了什么,遥见尘埃中似乎少了个李梦棠,心中大急,再亦顾不得许多,猛地一扑,从屋脊上纵了出去。

水若奔到雪涵旁边,颤声问道:“二师姐怎样了?”

雪涵摇了摇头,“不晓得,没瞧见她……”

水若面如白纸,她与李梦棠极是要好,每每委屈或不开心时便找这个最会疼人师姐撒娇倾诉,此时心中一急,就要跳下去救人。

崔采婷倏地掠至,一把将她扣住,轻喝道:“都别动,你们守这上边,我下去。”

两人眼前影子一闪,只听有人低喝道:“敌人太多,走!”

来者正是易寻烟,原来他见底下形势骤变,遂放弃对凌傲天的追击,从空中飞回援手。

崔采婷摇头,“铮”地一声从鞘中拔出入梦。

“快走!用入梦走!他们还有高手!”易寻烟稍稍提高了声音。

“棠儿在下面!”崔采婷喊。

“我去救人!我保证把她还给你!”易寻烟即道。

崔采婷盯着他。

易寻烟笑了笑,清臞的脸上不觉逸出丝缕寂寥。

“师兄……”崔采婷低唤,蓦然发现他的鬓侧已有了几根白发。

“走。”易寻烟抬头,满面凝重地望向天际一块渐压渐低的巨大黑云。

崔采婷也瞧了瞧空中,终似下了决心,当即念动真言,将入梦照空抛去,瞬见光华大放,入梦开始急速地变长变大,顷刻已有舟般大小……

这时,幻化成野猫的小玄已从围攻的邪尸怪中溜过,悄悄地钻进了客栈,见里边坍塌大片,到处都是断梁瓦砾与弥漫的尘埃,正不知该往何去,突听前边响起一串怪笑,急忙循声摸去。

昏暗中,一个巨怪正弯身俯下,将捂腹的李梦棠头发一抓一卷,拎到鼻子前嗅了起来。

半陷昏迷的李梦棠只觉头顶剧痛,接着闻到一股夹着浓浓恶臭的腥气,不禁打了个激灵,迷迷糊糊地睁目望去,登时唬得魂飞魄散,原来在她的咫尺处正凑着张无比狰狞丑恶的巨脸。

“胡……我闻到了灵力的味道了……”巨怪瓮声瓮气道,奇腥的涎沫不断地从嘴角淌溢而下。

李梦棠浑身发抖,她生来便具过目不忘之能,更因参撰《周天诸灵榜》,得以览阅天道阁数千年来收集的庞大资料,见识之广博,于地界可列十人之内,巨怪的血盆大口及一身靛蓝肤色已令她惊疑不定,待再瞧见巨怪胸腹上纹刻着的饕餮,终于确定了跟前的魔怪是谁,只吓得险又昏迷过去。

原来此怪便是七绝界七大将军中的吞天大将军,不但铜皮铁骨力能拔山,最可怕的还是他那张长满利牙的巨口,据传能绞金洞铁,已噬仙魔无数。

“好充盈的灵力哇……一定是个很可口的小东西……”吞天大将军舔了舔舌头。

摸到旁边的小玄大惊,急撤玄功复还人形,正要跃出,忽闻一声沉喝:“放下她!”

吞天大将军飞快转身,恶狠狠地盯着发声处。

易寻烟的身影从尘埃中徐徐现出,目光冷似刀锋。

小玄心头一凛,急往后退,把身子隐入更暗之处。

“找死!”吞天大将军怒嗥,将手中女孩朝旁一抛,势如雷霆地扑了过去。

屋中登时飞砂走石尘土飞扬,不时还有大根梁木飞起,声势骇人。

“不知六师伯是否收拾得了这怪物?”小玄暗暗着急,然而始终看不清楚战况。

猛闻一声洪亮的吟啸,一条巨大白气突然闪现,如龙似蟒般在尘埃中翻滚腾蹿,紧接着是惊天动地的咆哮,吞天大将军踉踉跆跄地从尘土中跌了出来,将一面坍塌近半的墙壁撞得粉碎。

粗巨白气一闪而逝,易寻烟从尘中飞出,人还在空中,又有一条气龙在两袖间徐徐游动。

吞天大将军豆眼环睁,怒嗥一声,胸腹间纹刻的图案陡然鲜艳起来,旋见顶上青光闪耀,幻出个清晰虚影来,赫是只饕餮模样的庞然巨物,正低低咆哮,仿佛随时会暴起噬人。

“吞天噬地大法。”易寻烟目光愈寒,冷冷道:“原来是这恶法,难怪不停的吃人!”

“竟敢损我真元,魔家今日定吃了你!”吞天大将军吼道。

易寻烟双袖朝外一挥,游荡其间的气龙倏地暴长,直朝吞天大将军纵去。

吞天大将军挺胸一振,顶上的饕餮亦猛地扑出,带起的劲风竟把旁边一根斜卧的巨大梁木凌空刮起,砰砰碰碰地砸倒数面残墙。

旋闻“轰”的一声巨响,剧震中气龙同饕餮交错而过,饕餮扑出丈余,形影突地片片残破,待到易寻烟跟前已成数道青光,饶是如此,易寻烟身上衣袍哧喇而裂,竟给撕开了数道口子。

而气龙只给削去了一围,仍继气势如虹地直朝前贯,吞天大将军倾力出击,身形稍滞,瞬给气龙噬中,庞大身躯赫给整个撞离地面,“哗啦啦”地跌入一堆瓦砾当中。

易寻烟掠眼身上,面上突地煞气隐现,双袖朝内一圈,数丈外的气龙立时当空疾旋,龙卷风般直钻瓦砾,过处无物不成齑粉。

吞天大将军摇摇晃晃地从瓦砾堆中爬起,周身气血翻腾,尚未回神,猛见气龙从头顶直绞下中来,不禁魂飞魄散。

这电光石火间,易寻烟似乎听了一声琴音,几于同时,心脏有如给人用手轻轻地握了一下,登时浑身皆痹,软软萎地。

就要绞中吞天大将军的气龙即时减速,变淡,接着四下溃散,终于完全消失。

吞天大将军心头一松,疑讶间忽然发现黑暗中多了条人影,白衣银发依稀可见,大喜叫道:“多谢大司祭相助!”

那白衣人不言不语,身前悬浮着一尾冰雕似的七弦琴,两手正抚琴轻拨。

易寻烟在尘土中慢慢地盘膝,坐直,两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竟然如运千钧,忽然间一抹鲜血从他嘴角溢出,顺颔而下,滴溅衣襟之上。

“怎么回事?”躲藏暗处的小玄不禁一惊:“六师伯啥时候受伤了?”

“感觉如何?我们大司祭的琴声很好听吧?”吞天大将军狞笑道,迈步走向易寻烟。

易寻烟垂目,眼观鼻,鼻观心,静坐不动。

“好像不妙啊,难道那琴声有古怪么……”小玄朝白衣人望去,见其银发遮面,长袖覆手,只露几根手指拨弹琴弦,所发琴音委婉,幽柔,细微,除了动听,别无异处。

吞天大将军步步逼近,已到易寻烟丈许之处。

易寻烟仍垂目安坐,纹丝不动。

他表面平静如水,实已是凶险之至。白衣人所发的琴音宛若流水般传入他的耳内,然却似在胸腔响起,如同一根细细的丝线捆绑住了他的心脏,正一下下地扯着拽着。

易寻烟不得不全力对抗,心中惊怒交加,弹琴之人的功法不但诡异高绝,出手时机也拿捏得极准极妙,不但捉住了他防守的最薄弱一瞬,而且后着绵延不绝,至始至终紧盯死锁,丝毫没给他反击与摆脱的机会。

“怎么办?六师伯好像动不了啦……”小玄大急。

“受死吧!”吞天大将军吼道,戴着锋利爪套的左臂一挥,闪电般照易寻烟胸口捅去。

易寻烟突然抬眼,扬袖轻挥。

吞天大将军只觉胸口给一股巨力拂着,庞大身躯第三次跌飞出去,不过这回没像前两次那般狼狈,居然凌空一滚,“轰”地一声巨响,钉立地面。

易寻烟闷哼一声,强撑着立起,又有一条气龙游弋于袖间,只是影像淡薄边缘抖颤,仿佛随时会瓦解消散。

白衣人似乎有点出乎意料,手势一变,琴音有些低浑压抑起来。

易寻烟面色苍白,游弋袖间的气龙抖动愈剧,显然吃力之极。

“不好!”小玄心念电转:“不管了,先帮忙再说,六师伯这会未必顾得上捉我。”他疾提离火真气,心中突地一动,犹豫须臾,毅然把手探向腰后如意囊……

吞天大将军僵立原地,强忍了好一阵,终还是喷出满口血雾,不禁暴跳如雷:“魔家定要把你撕成碎片!”赫要再度扑上。

“他功法克你,若再逞强,只有徒损真元。”白衣人终于开口,声冷若冰。

吞天大将军猛地惊省,这才硬生生地刹住冲势。

“这里交给我。”白衣人轻描淡写道。

“午十?”易寻烟忽道。

白衣人没应。

“这便是当年令曹景休弃板绝尘、蓝采和泣不成歌的九幽长恨曲?”易寻烟又道。

“不是。”白衣人缓缓道:“九幽长恨已封弃多年,此乃新作。”

“哦。”易寻烟深深地吸了口气,这个回答,等于肯定了他的判断。

原来此人便是七绝界四大司祭之一的长恨琴魔午十,以一尾魔琴一阙魔音独步天地,名头不在千臂元圣之下,据传曾独斗上八仙中的曹国舅及蓝采和,一说胜负未分,一说大胜二仙。

“可否赐教此曲之名。”易寻烟艰难道。

“与我这把琴同名,只一字。”午十道:“恨。”

“恨”字一出,琴声陡然绵长,如流水不断似恨意不绝,易寻烟登时复坐于地,袖间的气龙终于消散。

吞天大将军恼恨不已,倏地转身,朝躺卧瓦砾间的李梦棠走去。

“宝贝。”吞天大将军摸摸腹部,那里尚有片润郁碧色,边缘如丝似缕参差不齐,诡谲地蔓延出极远,狞声道:“适才你射了魔家这里一下,还好痛好痛哇……”

李梦棠面无血色,惊慌地望向易寻烟。

但易寻烟正全力抗御午十的夺魂魔音,根本无暇理会这边。

李梦棠神情凄楚,目光越来越暗淡。

“这会需要你来给我补补了……小东西,你修炼的是清净丹法吧?”吞天大将军越逼越近,腥涎一路滴淌。

李梦棠身子轻抖,眼睛倏地一闭,抓起木母弓就朝自己的胸口用力戳去,谁知冲势骤滞,弓柄的尖角在距心口寸许处硬生生顿住。

她诧讶睁眼,就见面前立着一人,左臂持盾,右臂绕链,脸上戴着一张覆及鼻梁的面具,面具色如淡墨,其上不时有电似的青芒蜿蜒爬过,前额挑着七根形状不一的诡异怪角,弓柄正给此人紧紧抓住。

“你?”李梦棠立时认出眼前的不速之客便是上次泽阳之战中突然出现的神秘人。

易寻烟就在旁边,小玄不敢开口,只将对着她心口的弓柄尖角轻轻按下。

“胡!又是谁来送死?”吞天大将军厉嗥,巨躯一纵,泰山压顶般扑来。

小玄猛地转身,左臂的殛魂盾雷霆般掼出。

一声惊天巨响,吞天大将军的两条巨臂轰砸在盾面上,蓦感肌肤撕痛,接着一股奇异之力自臂传入,瞬似雷火在体内炸开。

小玄低吼,声音嘶哑如兽,右腕甩处,缚魄链飞虹惊电般跃出,“噼啪”一响,结结实实地鞭在吞天大将军的胸腹之上。

吞天大将军大叫一声,通体痉挛,人自空中坠落,重重地摔砸在目瞪口呆的李梦棠跟前。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