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九集 情为何物
第九回 化魅为影

小玄心中慌张,强作镇定道:“没啊,昨晚喝高了,不知哪里能睡,便胡乱寻个地方倒下了,一觉醒来就现在了。”

“跟我来。”婀妍转身又走。

“去哪?”小玄问。

“到了便知。”婀妍道。

“对了。”小玄忽道:“昨晚没什么事吧?那元一太子没为难你吧?”

“他敢怎样!”婀妍冷冷道。

“那元一太子到底是什么人?”小玄忍不住又问。

“不是告诉过你了,一个叫人讨厌的无赖。”婀妍秀眉轻蹙。

小玄哦了一声。

“以后别在我跟前提他。”婀妍道。

小玄心中一阵莫名高兴,望着周围景物问这问哪。

两人边聊边行,先乘升降台下了数层,再穿过数座楼阁,最后登上一条凌空盘旋的长长梯道,来到一座悬壁而筑的大平台,台上栽满苍翠欲滴的宝瓶竹,间中飞檐数角,仔细望去,却是隐着一座竹楼。

“好地方!好地方!如诗如画,神仙住的。”小玄道:“这是哪里?”

“此处名唤‘卧碧台’,林里的竹楼叫‘醉碧’,算是巨竹堡中最美的地方之一,我小时候常来这里玩。”婀妍道。

“醉碧?好!好!地方好,名字也好。”

小玄对酒情有独钟,对其中的“醉”字十分喜欢。

两人沿着条窄窄石径前行,片刻便到了林中的竹楼跟前。

小玄抬头,见楼高三层,有窗有廊,东首还飞出个阳台,其上也栽了数根绿竹。整座楼全由竹子搭成,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润之气,立在跟前,人都清爽了起来。

“阿绣。”婀妍突唤。

旋见一人从楼后跑了出来,叫道:“来了,我在这呢。”

小玄看定,原来是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女孩儿,上边是件白绢衫子,底下一条绿萝素底裙,裙角扎在腰头,手里拿把小锄,头上挽两个角鬃儿,随意地扎着条帕子,瓜子脸,瘦削肩,长得颇为白净俏丽,甜甜地笑着。

“都整理好没有?”婀妍问。

“楼里好了,就太久没人住,后边园子里还有些杂草,正在除。”阿绣道,眼角偷偷掠了小玄一眼。

“里边瞧瞧。”婀妍道。

阿绣忙放下手里的小锄,跑到前边,推开虚掩的竹门。

婀妍同小玄朝楼内走去,阿绣拉掉头上的帕子,放下裙角,慢几步后边跟着。

进到楼内,小玄更是喜欢,所见摆设俱是竹子所制,造型别致,做工异样精巧。

“这是客厅。”

“这是书房。”

“这是客房。”

婀妍楼下楼上地带,边走边介绍。

小玄不觉有点奇怪起来,心忖:“这里是好,可婀妍跟我说这些干吗?”

婀妍推开一间房门,忽然咦了一声,道:“卧室怎么跑这边来了?不是安排在最靠南的那间么?”

后边的阿绣忙道:“原本是照堡主的吩咐安置的,可是发现那边靠近后面的小溪,潮气极重,南面壁脚上都长苔藓了,所以婢子就擅自做主,把卧室移到这边来了。”

婀妍点点头,瞧了瞧屋里,露出一丝满意之色,又把小玄带到阳台上,走到对面的附楼,推开门,朝他笑道:“过来看看。”

小玄朝内望去,只见屋子极大,错落有致地摆放着数张大小不一造型奇怪的台子,台上又安装着斧锯、勾挂、绳索及各种架子等物,不由大感新鲜,问道:“这些是什么?”

“是工匠台,我们巨竹谷最好最精致的工匠台,谷中的各种机关皆是出自这种台子。”婀妍道。

“好复杂的构造!妙极!妙极!我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工匠台。”小玄啧啧称奇。望望周围,又见屋角堆放着数叠削整过的宝瓶竹板,道:“莫非此处是个工坊?”

“嗯,就是个工匠房。”婀妍向里走去,又推开一扇竹门,道:“再来看看这边。”

小玄过去,朝里一望,登时“啊”了一声,原来那屋中赫然立着一对恐怖之足,一对剑将军及一对螳臂工匠,在屋子近窗处的数根横杆上还停着十余只机关战鹰。

“这里怎么有这么多机关护卫?完工的么?”小玄两眼发光,一见到这些东西,他就莫名兴奋垂涎欲滴。

“全都完工的,而且点过灵的。”婀妍道。

“婀妍。”小玄吞了下口水,“你是不是答应要送我只完好的恐怖之……”

“没错。”婀妍截住他的话道:“这些便是给你的。”

小玄张大嘴巴,“这些全都给我?”

“阿玄哥哥,这栋竹楼,这些屋子,包括屋里的所有东西,从今儿起都是你的了。”婀妍微笑。

小玄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又望向屋中形形色色的机关,想用眼睛也来判断一下。

婀妍忽似想起了什么,从袖里摸出一只碧绿小瓶,递给他道:“还有这个。”

“这是什么?”小玄去接。

“拿好了。”婀妍等他完全接住了方才放手,道:“这就是从鬼蜘蛛身上提炼出来的材料,今早才在堡中搜出来的,分你一半。”

“啊!”小玄手一颤,五指慌忙收紧。

“别看只有这么一点,但已经足够使十来个剑将军或两只恐怖之足变成隐身的了。”婀妍道。

“婀妍……”小玄惊喜无比,“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因为……”婀妍冰颊微晕,咬了咬唇,方才轻轻道:“因为你值得我对你这样好。”

小玄喜得将她一把拥住,俯头便亲,就在嘴唇快要触着粉额之时,蓦地惊醒眼前女孩并非水若、小婉或摘霞她们,岂能高兴起来就捉住乱亲,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僵在那里。

婀妍凝视着他,慢慢地合上了眼,下颚稍仰,樱唇微绽。

小玄心跳如擂。

婀妍娇唔一声,长睫轻颤,下颚抬得更高。

小玄仍在迟疑。

“这回……”婀妍低低声道:“人家不躲了。”

小玄心底蓦然涌起一股无法遏制的情意,猛地将她紧紧抱住,吻向樱唇。

婀妍嘤咛一声,娇躯骤软,两条藕臂也搂住了他的脖子。

两个一阵热吻,由试探到热烈到忘乎所以。

数步外的阿绣呆了片刻,方急垂头,眼望地面,腮若桃花。

两人终于松开,小玄凝目望着女孩,只觉唇犹麻,齿盈香,不禁魂魄酥融。

婀妍则是轻轻喘息,羞涩不胜,突一头扑入男儿怀中,娇嗔道:“干吗这样瞧人?”

“婀妍,你很好看。”小玄揽着她道,心中快活,忽然感觉一切皆是那么美好,就连自己可能是玄狐后人也不那么在乎了。

婀妍脸上烧烫,原本冰似的嫩颊红云朵朵,娇艳欲滴。

小玄俯首,轻轻地亲吻着她的发丝。

“阿玄哥哥,你会在这里呆多久?”婀妍在他怀里问。

小玄一阵迷惑,不知如何回答。

“我知道你不会永远留在这里,但无论你何时回来,这里都是你的家。”婀妍低低声道。

小玄一阵感激,心中柔情万缕,勾起玉人下巴,再度轻轻吻落。

两人又是一阵热吻,这回更加炽热销魂,小玄舌探樱口,恣意索寻,方才退回,不料婀妍竟然紧跟着把舌儿渡来,送入他口中由他吮咂爱怜任意为之。

良久,两人方才分开,婀妍脸上愈红,也喘得更加厉害,好一会才道:“后天我就出谷,你会在这等我回来么?”

“出谷?”小玄问:“去哪里?”

“云州。”婀妍答。

“云州?”小玄心头一动,道:“你要去帮奉天侯打仗?”

“嗯,我答应过奉天侯,只要他出兵助我夺回巨竹谷,到时我亦会出兵帮他攻打云州。”婀妍道:“巨竹堡刚刚夺回,清点、布防、生产等诸事繁杂,我尽力明天就把这边的几桩要事办完,余下的只有等回来再说了。”

小玄却怔怔思索,另有心事。

“快的话可能十天半月便能回来,迟则三、五月也不定,你会在这你等我么?”婀妍轻声问。

“我陪你去!”小玄终于下定决心,虽然外边十分凶险,但是助未来岳父大人一臂之力的机会更加诱惑。

“真的?”婀妍惊喜道。

小玄点头。

“阿玄哥哥,这可是我答应别人的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的。”婀妍感激道。

关系可大着呢!小玄一语双关道:“既是你的事,也是我的事。”

“太好了!”婀妍喜孜孜道:“那好,一言为定!这样我们便能……便能……”

“便能什么?”小玄笑问。

“便能在一起了!”婀妍勇敢地说了出来,忽似想起旁边还有别人,满面红晕地朝阿绣望去。

阿绣正垂头望地,手儿拘束地拈扯着自己的衣角。

“阿绣,你过来。”婀妍唤。

阿绣赶忙走到她跟前,道:“堡主有何吩咐?”

婀妍指着小玄道:“这便是崔公子,以后你就在这边服侍他。”

“是。”阿绣垂着头应。

小玄睁大眼睛,忙道:“不用不用!我不用别人服侍的。”

“嫌人家不够美貌是么?”婀妍笑道。

“不是不是!没有没有,这姑娘好看得很。”小玄道,话一出口立马后悔,记得逍遥峰上,有次他在水若跟前称赞二师姐漂亮,结果水若给了他三天三夜的冷面孔。

婀妍道:“那就让她服侍你,你不是喜欢机关术吗?阿绣是我们灵竹族的女孩子,祖祖辈辈都是巨竹堡的驻堡工匠,对巨竹谷的机关工艺知道不少,没事的时候你可以跟她探讨探讨。”

“真的?”小玄不由心动,眼掠阿绣,见她恰朝自己望来,咬着唇儿,一双水灵秀目似有话说。

“当然真的,不信你自个问她。”婀妍顿了下道:“对了,这些机关护卫的操控之法及工匠台的使用之法阿绣都知道,就由她告诉你好了。”

“可是……”小玄还在犹豫,婀妍已道:“昨晚你喝了不少,就先在这里歇下吧,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安排哩,今天就不管你了。”说完忽垫起脚尖,在他脸上甜甜地亲了一下,低声道:“明儿见。”

“明天见。”小玄只好应。

婀妍嫣然转身,脚步轻盈地走出屋去,真气一提,蝶儿般从阳台飞走了。

屋中剩两人,彼此对视一眼,忙把目转开。

小玄不知所措,轻咳了一声。

“公子有什么吩咐吗?”阿绣道。

“没有没有。”小玄忙摆手。

“那我去园子里除草了,有事你就唤我。”阿绣道。

“好,好。”小玄应。

阿绣屈膝福了一礼,转身去了。

小玄松了口气,开始在屋中大肆摆布,初只这里摸摸,那里敲敲,到后来竟然东拆西卸,窥看各款机关的内在构造,但见工艺精湛巧夺天工,不由如痴如醉,喜到极处时,忍不住低声轻啸。

他在迷林中修习飞萝记载在云影中的机关术,这些日来可谓突飞猛进,此时再窥探到巨竹谷的机关工艺,更是大开眼界,对机关术的认识又上了层楼。

小玄越看越心痒,便如那喜书爱画之人乍遇名作,忍不住也要来上两笔,他望着屋中的张张工匠台与成堆的材料,不觉瘾头大发,忖道:“此处样样具备,又有闲暇,何不弄个什么出来耍耍?”

他正跃跃欲试,突然记起婀妍适才给的东西,心中一动:“这么神奇的东西,不如现在就试试?”当下取出碧绿小瓶,目光在众机关里扫巡须臾,朝一个剑将军走去……

过了半个时辰,一个不见了上半身的剑将军诡异地出现在屋中,小玄喜得手舞足蹈:“果真能隐身哩!这粉儿真是极品材料,如果有多,把这几个机关全都弄成隐形的那就过瘾了!”

心念至此,突地一呆:“这些机关虽然厉害,可也远远比不上我的魅影,若是魅影也能隐身,那岂不是……”

想到这里,小玄不禁大为兴奋:“魅影速度快得惊人,若再隐去身形,谁能抵挡得住?哈哈,云影中说它擅刺杀,到时真成个神出鬼没的刺客了!只是……

这鬼蜘蛛粉的性相不知会不会跟魅影身上的涂料冲突?呜……要是二师姐或白眉老头在这里就好了。”

他踌躇再三,终还是抵挡不住这强烈的诱惑,当下默念禁咒,轻声一喝:“亲亲水儿!”

蓦见光芒闪耀,满屋缤纷,通体灿烂的魅影从他的身影中电掠而出,凌空跟前。

小玄晃晃手里的碧绿小瓶,声音微颤,“宝贝,你乖乖的别动,老爸让你脱胎换骨……”

***    ***    ***    ***

“啊!”一声轻呼,刚进门的阿绣似给什么撞了一下,手中的琉璃灯差点掉地。

“宝贝夭夭!”小玄轻喝。

阿绣猛见一条淡得几无的影子从前边掠过,眨眼无踪。

小玄惊喜满面地盯着自己的影子。

“谁?”阿绣惊道。

“怎么还能瞧见一点点影子……敢情涂抹得不够?”小玄自言自语,搓着手,兴奋溢于言表:“嗯,或许这样才像它的名字哩,既然脱胎换骨了,那就该换个名字了,叫什么好呢?原来的名字可真难听……”

他眉头紧皱,突地一拍大腿,喊出个恶俗无比的名字来,“影子刺客!就叫影子刺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