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九集 情为何物
第八回 欢喜鱼

原来,在碧儿咬住玉鱼的刹那,花阴之内遽逢奇变,原本小小的一粒花心突地急剧膨胀,涨成了异样肥美的一团,不但如此,就在肉棒触着的瞬间还奇妙无比地“咬”了棒头一下。

“怎会这样?”小玄打了个哆嗦,忍不住再刺一下,果然又给什么软物咬着,只觉奇趣横生,滋味妙不可言,当下连连深搠,俱奔女孩花心。

碧儿紧咬玉鱼,娇弱不胜地承受着男儿的猛烈冲击,然而先前的惊慌已经不见,尽管花心酥麻丢意汹涌,却再无丝毫阴精走漏。

小玄极力纵深,惊讶地发现,花径尽处的花心仍在匪夷所思地继续膨胀,肉棒刺去,便似捣着脂膏酥酪一般,只美得筋麻骨软心魂俱酥。

碧儿含糊哼吟,依然死死地咬住玉鱼。

小玄不明所以,但觉女孩咬物强忍的样子格外动人,抽插越发猛烈,倏地一记狠冲,棒头竟有半个刺进了肿胀的花心,陷于一团肥美之中,所触奇滑异嫩,还来不及仔细领略,便在无从抵御的快美中射出精来。

直至此刻,九鼎还丹诀才自体内激发出来,企图锁闭精关,然而已迟一步,小玄索性不管,摁紧妖精粉胯尽管喷射。

碧儿失声尖啼,中箭般在男儿怀中缩成一团,花心给玄阳宝精喷着,下腹登时涌起一团酥暖,潮水般四下扩散,转眼荡遍全身,美得她欲酥欲融,所幸口中的玉鱼深具神效,这才没丢出精来。

紫儿从小玄背后伸出双手紧紧抱住妹妹,让两人的秘处结合得愈紧愈密,益发销魂。

好一会后,小玄才从至极的绷紧中松缓下来,抱着女孩一块倒下,气喘如牛地仰躺地上。

碧儿却似犹驻峰顶,酥胸起伏香汗淋漓,趴在男儿身上不时痉挛。

“怎样?”紫儿俯到妹妹耳边,低低声问:“这鱼儿可顶得住?”

碧儿点头,樱口一松,墨绿玉鱼掉在男儿胸膛上。

紫儿面露喜色。

“这是什么?”小玄瞧着胸口上的东西问。

“一个宝贝,专门对付你的。”紫儿笑答,抄起玉鱼神神秘秘地藏入袖内,眼波转处,见他底下竟仍一柱擎天,玄阳盘龙之相依然如前,惊喜道:“怎么没软?”

“厉不厉害?”小玄笑道,却连自己也不大明白,忽想起这些天在迷林中跟小桃精夜夜欢好,身底下似乎越来越强了,常常把夭夭整得死去活来。

紫儿一把扑到他身上,呢哝央道:“好哥哥,你也疼下人家嘛。”

“她怎么办?”小玄笑示怀里的碧儿。

“她吃饱了。”紫儿娇声道。

“没有!”碧儿即时否认,急忙抱住小玄。

“你该歇会了!”紫儿瞪眼,不由分说把她从小玄身上拉起,搬放旁边地上,然后迫不及待地自解衣襟罗带,裙也不脱,便直接褪下里边纱裤,露出两条瓷般滑亮的美腿,顶部毛发隐现,原来内里也无小衣。

小玄正抬眼望去,立时掠见女孩腿心的黑茸水光闪闪,不禁心头一荡。

“还瞧还瞧!还不都是你害的!”紫儿娇嗔,羞答答地提裙跨到男儿腹上,用手捉扶住擎天宝柱,觑准挑眉竖目的大脑瓜缓缓坐下……

小玄只觉棒头一紧,顶端已挤进了个又嫩又滑、又湿又热的紧窄口子,舒服得吸了口气。

紫儿挪挪凑凑,状甚艰难,口里嘀嘀咕咕:“好大……怎么还这么硬……

呜……烫坏人了……”

已经发泄一回,小玄不再猴急,只懒洋洋地交臂枕首,乐享其成。

小妖精似乎急了起来,突地奋力一沉,嘤咛声中,终将男儿的赤红巨棒吞没大半。

小玄咧嘴,女孩内里的各种美妙清晰传来,姊妹俩滋味略有不同,妹妹窄紧非常,姊姊却是滑腻过人。

紫儿在小玄腹上僵滞了好一会方才适应,掀开上边罗裳,指着自己的肚皮腻声道:“瞧,给你顶到这来啦!”

小玄瞧去,果见女孩的雪白酥腹上有团微微凸起,不觉口干舌燥,稍稍平复的欲焰又再熊熊炽燃。

“我摸摸。”碧儿忽从旁边伸过手来,笑嘻嘻地隔着姊姊的肚皮拿捏男儿的肉棒。

紫儿娇嘤一声,猛见妹妹容光焕发肌肤溢彩,似比平时鲜嫩了许多,不由呆了一呆。

碧儿朝她眨眨眼,舌儿舔着樱唇低低声道:“好多哩……适才。”

紫儿立时明白这是她吸收了小玄的玄阳宝精之故,心中羡极,当即摆腰提股蹲耸起来,急把嫩嫩花房捋套巨棒,也要一饮琼浆方快。

碧儿则在旁东摸西掏,时而调戏姊姊,时而挑逗男儿。

紫儿直上直下地蹲耸了一阵,蜂腰突拧,窄窄嫩阴夹着巨棒旋转起来,过没多久,肤上已是细汗津津,腴处亮腻惹人。

小玄见她罗裳散开,里边紧紧地缠裹着一条墨底银纹抹胸,心觉诱惑,遂用手去扒,登时从中跃出两只翘翘乳儿来,当即捉住一只大力揉搓。

紫儿娇喘吁吁,拧扭得更加起劲,另一只腴翘酥乳随着转势不住打圈抛甩,荡漾出波波迷人白浪。

她同碧儿一样,身材皆属娇小,但姊妹俩的胸部却皆意外挺拔,丰腴之度当然无法与飞萝比拟,也稍逊绮姬,但却略强于水若,远胜摘霞及夭夭。

这时,碧儿俯下头来,从小玄的胸口开始,沿着条直线朝下一路亲吻,渐渐地来到了两人的交接之处,忽吐嫩滑丁香,挑舔两人的亵物来,一会撩逗紫儿怒勃的玉蒂,一会拨扫小玄绷胀的棒头,玩得不亦乐乎。

如此情形,小玄很快便“坐卧不安”了,倏地按紧紫儿,从底下猛顶上去,直捣嫩心。

“啊!”紫儿声音陡然拔高,一阵急促娇啼:“捅漏了!捅漏了!酸……酸死人了!”

“小妖精!你再浪!你再浪啊!”小玄低喝,长击短抽,烈如野马跃涧虎跳峡。

“啊!你还……还乱顶!你还猛顶!老顶人家最……最酸的地方!坏哥哥!

色哥哥!大淫贼!”紫儿摇首拧腰,妖浪万状。

“再浪点!”小玄低吼。

紫儿牝麻蕊酸,嘶喘叫道:“谁浪了……啊!要……要掉了!心子快给你搓掉了!你赔你赔你赔……赔人家!”

这还不浪?小玄兴动欲狂棒棒尽根。

紫儿欲仙欲死,蜜液随着猛烈的抽送四下飞溅,更是浪到了骨子里去,“啊!就那就那!别停别停千万别停!不要你赔了……你便把……把人家的心子碾成末儿……磨……磨成粉儿……再兑成浆儿……流……流出来也……也不怨你!”

“她要美啦!快点!再快点儿!插她心子!插坏她!插穿她!插烂她!用力用力!”碧儿也浪叫一气,突然转到紫儿的股后,把嘴儿凑到姊姊的花底,汁水淋漓地吸吮男儿棒下的饱满兜囊。

小玄欲焰万丈,冲刺得愈急愈重,突一下力道过猛,沾满腻汁的铁杵错蛤而过,直滑到紫儿的股心里去,恰适她往下坐,竟有半粒巨头戳进了小小的菊眼内。

紫儿乍然尖啼,泪水顿迸。

小玄只觉棒头给圈韧物紧紧勒着,出奇爽美,忍不住又顶了一顶。

碧儿正在底下,瞧得一清二楚,急忙飞手捉住,强将巨棒扳到前边,送入玉蛤纳回正轨,朝男儿嗔道:“你好狠啊!这么大还想玩后边,就不怕把我姊撕成两半?”

“那……那里可以的?”小玄怔道。

碧儿早已认定他就是那个采花盗蜜的逍遥郎君,大嗔道:“你装啥装啊!”

“不知那后边的滋味如何?”小玄心中暗馋,胡思乱想间按住妖精两胯一阵横冲直撞,茎硬似铁,记记力透花房。

“你真想……想弄死人么?啊!啊!这几下真好!真……真要……要坏了……”紫儿颤不成声,娇躯酥透,几坐不住。

碧儿见她软软欲瘫,赶忙跪直起身,张臂抱住,紫儿回头,红红唇儿饥渴般微微张启,碧儿迎了上去,姊妹俩居然就在男儿上边面贴着面亲吻起来,情迷意乱无比投入。

小玄盯着,心中欲焰如给油浇,在底下狠耸暴挺,仿佛要将身上的妖精洞穿方快。

紫儿体颤头摇,直觉得花心阵阵胀跳,似要飞将出来,倏地肚皮一抽,咬着擎天柱的玉蛤迸出大股腻汁来,激流奔涌地冲洒在男儿腹上,但见其中白浊丝缕,竟是小丢了一遭。

碧儿啊了一声,叫道:“鱼呢?鱼在哪?快啊!”

紫儿呆了呆才急掏袖管,飞速摸出墨绿玉鱼,送到唇边一口咬住。

小玄身子一震,原来肉棒骤又察觉了深处的诡变,与之前的碧儿一样,紫儿的嫩心迅速膨胀起来,眨眼间肥美如脂滑腻似膏,裹着棒头又咬又吮。

“到底怎回事?”小玄疑讶地盯着女孩咬住的玉鱼,虽觉蹊跷,但却贪图销魂,继续纵情顶耸。

紫儿顿时快美倍涌,丢意迭生,然后骊关紧锁,反而固若金汤丝缕不漏。

小玄则坚持不到片刻,蓦感龟眼奇痒,通体俱麻,又再洋洋大泄。

紫儿美目放彩,笑逐颜开,瞬而哆嗦起来,慌忙咬紧玉鱼,暗释秘法悄汲宝精。

小玄弓躯而起,抱住女孩的粉股极力按向自己,棒头深深陷在异变的花心中猛烈喷射,但觉肥美之极妙不可言。

紫儿死死地咬着玉鱼,躯曲如虾,寸寸绷凝。

碧儿从后抱她,手口并用,火辣辣地四处抚慰亲吻。

小玄激射如注,竟似无法遏止,美极间早把绮姬教他的九鼎还丹诀抛到了九霄云外。

紫儿状如痉挛,肿胀的花心不住绞蠕,间不容发地裹着棒头又咬又吮。

倒是在她后面碧儿担心起来,唇凑姊姊耳边道:“别一下子都吃光呀!等下还怎么玩?”

紫儿终于心满意足,玉宫麻透,积累的快美亦已远远地超过了极限,迷迷蒙蒙地瞪着男儿俊颜,突将贝齿一放,松掉了口中的玉鱼,娇滴欲融地哼道:“好哥哥,被你麻死了,人家也丢与你吧!”说着猛一哆嗦,阴中花浆乍迸,逆着激射的阳精直浇灵龟,瞬将男儿的巨杵从头至根淋遍,厚厚腻腻地裹了一层。

月色如水,嫩草似茵,浓浓春意使得夜色越发迷人。

小玄汗流浃背,散架般躺在地上。

紫儿湿发贴额,泥般瘫软在他身上,眼中如饮醉般水汪汪的,身上却似发烧晕红,滚烫。

“干吗把鱼吐掉?”碧儿轻喘着埋怨,捡起掉在地上的玉鱼,十分宝贝地藏入袖中。

“已经赚多啦,漏一点有啥。”紫儿无力呢喃。

“一点?我瞧你都快成河了!”碧儿咬唇道:“哼,早知道我也这样!”

紫儿不再睬她,闭起眼,伏在男儿身上暗自调息,待再睁目,赫已神采奕奕容光焕发,如同换了个人。

“美死了吧?”碧儿极低声道。

“你不也是?适才。”紫儿玉颊含春地反问。

姊妹两相视一笑,又来纠缠男儿,一人一边趴在胸侧。

“那鱼儿到底是啥?”小玄懒洋洋问。

“一个宝贝,让人快活的宝贝。”紫儿道。

“怎么你们一咬住它,里面就变得……变得那样奇怪?”小玄道。

“你快不快活?”碧儿腻声问。

“嗯。”小玄承认,道:“很奇妙。”

“喜不喜欢?”碧儿又问。

小玄点头。

“那不就得了,你只管受用便成。”碧儿道。

“不行,一定要说!”小玄好奇之极。

“好啦,告诉他吧,否则有人今晚定然睡不着觉哩。”紫儿笑道。

“快说,如此神奇,定有什么来历吧?”小玄道。

“喂,你想睡觉了吗?”碧儿葱指轻点其胸口。

“我不睡,我要听故事。”小玄道。

“好吧,宝宝乖,妈妈讲故事你听。”碧儿笑道:“那鱼儿叫做卡曼度迦,俗名欢喜鱼,又名双修鱼、合欢鱼、销魂鱼、极乐鱼,据传原是密教明妃一切母之宝,专门用它与时轮金刚双修以证乐空双运。”

“时轮金刚?这不是佛么?他……他也干这个?”小玄讶道。

“干这个又咋了?难道只准你逍遥郎君干不成?乐空双运乃密教之无上大法,是为德智合一之奥义,以通达至微微觉之境。”紫儿道。

小玄听不明白,只问:“既是密教之宝,为何却在你们手里?”

“不晓得,这是师尊给我们的。”碧儿道。

“你们师尊是谁?”小玄又问。

“缤纷谷千幻娘娘。”碧儿道。

“听说过么?”紫儿问。

小玄茫然摇头。

碧儿哼了声,道:“孤陋寡闻!”

紫儿道:“我们师尊的名头可大着呢,不过近年极少出来走动,你又刚从海外过来,因此才不知晓哩。”

“是吧。”小玄含糊地应,心思仍系那尾奇鱼身上,道:“那宝贝呢?你们藏哪去了?拿出来我仔细瞧瞧。”

碧儿也不吝啬,从袖中取出合欢鱼,递给小玄。

三人一块玩看,小玄连连称奇,紫儿乘机诱惑,“想不想再尝尝它的妙趣?”

碧儿亦低低娇语:“好哥哥,人家还想你。”

小玄心旌荡漾,只觉这妖精姊妹今夜分外惹人,遂与她们再行云雨销魂巫山。

耍到后半夜,小玄稀里糊涂又泄三次,却见两个娇娃似乎越战越勇,当下悄悄使出九鼎还丹诀来,谁知竟仍难以抵挡,但他精力奇健,每每片刻即复,是以不当回事,依旧顽强搏杀。

两只小妖精仗着异宝接连取胜,不但快美如仙还赚得无双宝精,心满意足之余终于弃宝泄身,各自痛痛快快地大丢一回,亦算慰劳男儿。

直至天色将亮,三人疲惫已极,这才勾腰交股昏昏睡去。

***    ***    ***    ***

眼皮红亮一片,身上烧热难耐,小玄猛地睁睛,原来天上已是烈日高悬,看模样已过午时,再瞧贴卧身畔的两只小妖精,见她们依然沉睡,然而黛眉微蹙玉肌生汗,显然也给晒得难受。

他望望周围,见不远处有片绿荫,便将两个娇娃抱了过去,然后回原地捡衣裤穿上,心中忖道:“竟在这里鬼混了一夜,不知婀妍有没找我?”

想到这里,心头不禁一阵惶然:“若给她知去,不知会怎样……”旋又哂笑:“无干无系的,有甚好怕!”

他周身汗腻,正感浑不舒服,忽注意到远处传来的隐隐水声,心中一动,当下循声奔去,穿过一片小树林,果然瞧见了美如梦幻的雨梦台,急掠池边,脱个精光,一头扎入水中。

水极冰凉,小玄连声呼爽,在池中鱼儿般东游西蹿,耍得正欢,突闻脚步声大作,抬头望去,原来是一对机关枪卒行来,长枪指空,整齐划一,旁侧有两个女子似在指挥,定睛一瞧,却是婀妍跟芍药精采缤纷。

这时婀妍也瞧见了他,不禁呆了一呆。

“婀妍!”小玄大叫,从水中一跃而出,不知怎的,一见到她就觉得高兴。

婀妍“啊”了一声,急转过身。旁边的采缤纷却是饶有兴趣地望着他,目光下移,忽地美目大睁,异彩闪闪。小玄这才发觉身上片缕俱无,慌忙跃回池中。

“喂!你乱瞧什么?”婀妍朝采缤纷喝。

“他回水里去了。”采缤纷笑嘻嘻道。

婀妍这才转回身来,神情狼狈,目光凶狠,冰颊上却晕了一片,似恼道:“你怎在这?”

“天好热,洗澡呗。”小玄应。

婀妍似欲再说,忽朝采缤纷道:“你去布防,这里十分紧要,莫漏一个角落。”

“是。”采缤纷敛容领命,走前却朝小玄妖冶一笑,袅袅娜娜地带队而去。

“洗够了没有?”婀妍朝池里道。

“好了。”小玄忙道。

“我转角那等你。”婀妍指了个地方,转身就走。

小玄急从池中跃出,胡乱抹抹身上水滴,穿好衣服,朝转角处奔去。

婀妍盯着他,头一句就问:“昨晚你跑哪儿去了?到处找不着。”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