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九集 情为何物
第七回 醉挑妖姝

“太子说,他带来了一份大礼,要为宫主贺喜。”女侍卫道。

“不要!叫他走!”婀妍脸色一沉。

女侍卫面露怯色,吞吞吐吐道:“太子带了好多人,外边恐怕拦不住。”

婀妍腾地立起,眉间怒色隐现,道:“带我去见他!”

“有甚不妥么?”小玄急亦立起,道:“我陪你去。”

“不要,你就在这!”婀妍即道。

“这元一太子是什么人?”小玄心中惊疑。

“一个叫人讨厌的无赖罢了,没事,我赶走他就回来。”婀妍调转轻松,笑道:“你喜欢喝酒,今晚正好喝个够。”

“婀妍……”小玄还是放心不下。

“诸位!”婀妍突然提高了声音,语调虽柔,却一下子传到了大堂的每个角落。

喧闹无比的大堂很快便静了下来,众妖王精首皆转头过来,望向这边。

“婀妍今日夺回家园报得大仇,全仗大家倾力相助。想必大家皆知千臂老魔已经伏诛,现在就让我来告诉大家,手刃那恶魔的便是……”婀妍顿了一下,手示小玄道:“我身边这位——崔小白崔小侠!”

大堂中登时惊赞四起,无数目光齐聚小玄脸上。

婀妍继道:“这位恩人,婀妍本该敬酒千盅,但因酒量浅薄,委实难以办到,现在本宫便烦劳诸位代我敬他,今宵彼此欢畅一醉方休可好?”

“好!”

“这个容易!”

“瞧我的!”

堂上哄声而应,笑声一片,立时有许多妖王精首捧杯上前,来敬小玄。

小玄赶紧举杯还礼,忙乱间见婀妍朝外走去,然而此际已给人群包围,心中虽然担忧,但也无可奈何了。

敬酒的人络绎不绝,除了之前的绝影、拔山、啄日三个大妖王,金甲大师、楚纯、步盗翼、藏千刺、离九命及采缤纷这些大头目亦都先后相敬,小玄酒量虽好,但也有些招架不住,然却十分开怀,只觉眼前情形异样亲切,一时间仿佛回到了在千翠山与众妖厮混的快活时光。

“要是无霸、飞天、闹海他们也在这里就好了,那今晚定更快活啦!”他心中暗欢,悄自唏嘘。

在数十妖王精首的轮番进攻下,小玄终于酩酊大醉,歪歪斜斜地撑倚席上,此时大堂中也已醉倒了一片,敬酒的人渐渐稀去。

小玄稍得喘息,正在昏昏欲睡,面前忽然现出两张鲜媚俏丽的脸儿,他吊着眼望了半天,才认出是紫儿和碧儿这两只小妖精。

“小白哥哥,人家也要敬你一杯。”碧儿娇声道。

“趁火打劫啊是不是?”小玄抄起酒杯,大着舌头道:“来呀,瞧瞧谁……

谁先倒下!”

“原来你喝醉的时候这么可爱的。”紫儿笑嘻嘻在他脸上拧了一下。

“喂喂,给我放庄重点!”小玄嚷嚷道。

“嘿,原来小白哥哥就是那个声名狼藉的逍遥郎君啊?哄得人家好苦!”紫儿笑靥如花,窈窕娇躯朝他直挨过来。

小玄虽已大醉,心头却仍余一丝清明,不由慌张四望,低喝道:“坐好去!”

“婀妍不在啦。”另一边的碧儿娇声道,也挪身向前,亲亲热热地搂抱住了他的一条臂膀。

“别疯!这里人多。”小玄惊慌抽手。

“那我们到人少的地方去好不好?”紫儿笑嘻嘻道。

“慌张个啥?现在又没几个清醒地。”碧儿亦道。

“要喝酒就好好喝!都给我坐好好的!”小玄恼道,不知为何,心底还真怕婀妍突然回来瞧见什么。

谁知两只小妖精却是不依不饶,仍旧棉花糖般粘缠上来。

“都把人家睡了还想扮正人君子?没门!”紫儿娇嗔。

“那晚你怎么不叫人家坐好啊?那晚你怎么把人家弄得喘不过气来啊?”碧儿轻哼。

小玄头大如斗,软下声道:“莫要闹了好不好?”

“好啊,那你答应人家。”紫儿娇声道。

“答应什么?”小玄问。

“等会儿来找我们。”紫儿咬着他的耳朵道:“过会儿到雨梦台来找人家。”

“这么晚去……去那干吗?黑咕隆咚的看不见路。”小玄推托。

“不用看路,你只朝上飞,反正就在最高的地方。”紫儿道。

“今晚喝好多,困死了,要不明儿再说?”小玄道。

“不行!”紫儿斩钉截铁道:“一定要来!就要今晚!”

“我们要报仇哩。”碧儿舐唇娇语,眸子里水汪汪的。

“报仇?”小玄一怔。

“嗯,人家要报那晚的无数箭之仇!”碧儿轻喘道。

小玄登时面烧耳烫,心头剧跳。

“倘若不来,明儿我们就去告诉婀妍,说你睡过人家了。”碧儿轻轻道。

“好好好,我去我去。”小玄立马投降,终于知晓,原来这世上有些女人是沾惹不得的。

“少门主,小神敬您一杯。”又有人过来敬酒,这回却是谷中的土地乔三。

两只小妖精这才放过小玄,嘻嘻哈哈地去了。

***    ***    ***    ***

“这是哪里?”

小玄晕乎乎地站在一片茂密竹林前,心中纳闷:“明明一直朝上飞,怎么不见雨梦台?”

此处极高,除了面前的竹林,余处无遮无挡,这时一阵微寒的夜风吹来,小玄肚子里的酒顿时大闹起来,忽地头重脚轻一跤倒地,所幸地上满是绿草,软软的如茵似毯,非但丁点不痛,反觉无比舒服。

他浑身乏力,也就懒得爬起,干脆躺在地上呆望月亮,一时无数往事自心头涌起,不觉感慨万千,想着也是这个幽谷,也是遍处绿竹,然而伊人却已不在身旁,突而放声高歌,“高山青,涧水蓝,千翠山的姑娘美如水呀,千翠山的少年壮如山呐……啊啊啊……高山长青,涧水长蓝,姑娘和那少年是永不分呀,碧水长围着青山转……”

“喂!”忽闻有人叫道:“你怎么躺在这里鬼叫?”

小玄抬眼,见紫儿碧儿两只小妖精不知何时跪在身旁,便道:“雨梦台不见啦。”

“什么不见了,就在林子那边呀。”紫儿没好气道。

小玄仔细一听,果闻远处隐隐有水声,嘿嘿笑道:“那就过去。”

他正要爬起,却给紫儿按住,低声道:“不去了,这儿也不错。”

“一身都是汗,我要去游水!”小玄嚷嚷道。

“待会再去,反正还要再出汗的……”紫儿的声音充满了诱惑,“会出很多很多汗的……”

小玄心跳猝剧。

碧儿从另一边挨了上来,软软地抱住他道:“你这坏蛋!原来就是个采花大淫贼,无怪那夜差点就给你玩死了!”

“我不是,其实……”小玄道。

“还想哄人,这回谁还上你的当!”碧儿凑首过来,润泽的嫩唇贴着他的耳廓缓缓游走,呢哝道:“今晚人家定要好好报仇……”

小玄缩了缩耳,一阵口干舌燥。

紫儿也开始在另一边吻他亲他,轻轻娇喘。

“不行,我们不能再……再那样了……”小玄心中忐忑。

“为什么那晚就行?嗯?”碧儿在他颈里深深地舔了一下。

“那晚都喝多了嘛,要不怎会……会……”小玄支吾道。

“后来不是清醒了么?小淫贼。”紫儿一只手从他襟口溜了进去,道:“放心好啦,我们不会告诉婀妍的。”

“告诉她就告诉她,又有什么好怕?”小玄故作轻松,哼了一声。

碧儿笑嘻嘻道:“只怕有人要给阉了,我还从没见过婀妍对谁这么好过。”

小玄一呆,就要站起。

“干吗啦?”碧儿娇嗔,同紫儿一齐将他紧紧按住。

“不知她回去没有?”小玄道。

“早回去了,睡觉去了!”碧儿不满道,与姐姐眨眨眼,一把将他按躺下去,之后蛇游蝉附,一左一右趴踞其上。

“别闹!”小玄心中挣扎,寻借口道:“我困了,我要睡了!”

“那你睡啊,这里风凉凉草软软的多舒服呀。”碧儿笑道:“总之你睡你的,我们玩我们的。”

“乖,要不明儿我们真的去告诉婀妍喽。”紫儿娇声道,软滑的手儿在他衣内四下游走,乖巧知趣地撩逗着各处敏感部位。

碧儿则在小玄颈里亲亲舔舔,忽地剥开他的衣襟,移首下去,用湿湿嫩嫩的舌儿唇儿舔吮起乳头来。

小玄浑身发热,肚子里的酒闹更凶,脑瓜里如灌浆糊。

两只小妖精越耍越起劲,这个扯那个掀,不一会儿已把男儿的衣裤剥了个半光。

酒一喝多,人便迟钝,小玄肤上微微发木,与两个女孩的柔滑罗裳及娇嫩肌肤一触,却是意外美妙。

“咦?好像肿起来啦。”碧儿忽地轻笑,扭头朝下望去。

“嗯,顶我腿上了。”紫儿也笑。

“我们去收拾它去!”碧儿拨了下舌儿。

两个边说边笑往下挪去,小玄蓦感底下一紧,肉棒已给隔裤捉住,不知是谁在用指儿轻轻揉捏,无比舒服。

“一碰就硬了。”紫儿的声音。

“搭起个小帐篷啦。”碧儿笑。

“嘻,还在继续涨哩。”紫儿道。

“拿出来。”紫儿微微娇喘。

小玄只觉下边一凉,裤子已给扒低,接着肉棒一暖,又再给人用手握住,这回无遮无挡,女孩指掌的细腻及滑嫩丝缕无遗地传上心头。

“噢!又大了,一下子就这么吓人。”紫儿低呼。

“样子好凶啊。”碧儿舌儿舔唇。

两只妖精在底下嘀嘀咕咕,春情荡漾。

“那就别去惹它!”小玄哼哼叫道,心猿意马。

“你凶什么凶!我叫你凶!”紫儿盯着肉棒轻喝,勾起葱指倏朝大脑瓜上轻轻地弹了一记。

“啊!”小玄惨呼,几要蹦起。

“大坏蛋,就是你就是你!上回欺负人,今儿瞧我怎么收拾你!”碧儿凶巴巴道。

“疯什么!”小玄怒嚷,猛感棒头一紧,蓦地刮痛起来,却是碧儿用牙齿轻咬,只觉痛楚中夹着丝丝酥麻,倒是异样刺激,不由低低一哼,闷如喉底挤出。

两只小妖嘻嘻娇笑,紫儿道:“好惹人的声音,咱们让他叫大声点。”

碧儿会意,两个凑首向前,一齐吐出了舌儿……

小玄只觉两条如蛇似鱼的湿腻嫩物搭上了自己的肉棒,上下缠绕,左右梭蹿,时而挑舐时而打转,不由美得浑身绷紧。

他苦苦哑忍,忽听碧儿道:“他不肯出声了哩。”

紫儿轻哼:“我就不信,咱们夹攻他!”说到“夹”字拉得老长。

“那样?”碧儿笑应。

“嗯。”紫儿眨眼。

小玄立时明白了这“夹”字的含义,原来姐妹俩收了舌,改用四瓣红润软嫩的唇儿夹贴住肉棒上下搓摩来回吮吸,他何曾尝过这种滋味,只美得拳头紧握,大口大口地喘气。

两只小妖精夹抵着肉棒来回挲吮,唇舌间的津液很快就把整根肉棒涂抹得油滑光亮,但见其首巨如鸭蛋,绷涨得殷红如血晶莹似玉,其身却是怒龙盘绕狰狞可怖,惹得姐妹俩心儿颤颤,乍酥乍悸。

“姐……”碧儿饧着眼儿娇声道:“我好想了。”

紫儿极低声道:“莫急,免得又要吃亏。”声音提高,“他不肯叫,咱们便越要他叫!阿碧我们换个样儿。”

“谁下边?”碧儿问。

“我,待会儿换。”紫儿道。

姐妹俩异样默契,小玄腿给一抬一推,两边分开,腿心忽感发丝轻撩,股心突地一烫,已给什么东西点住,然后挑挑抵抵,时拨时扫,偶还堵住眼口活泼泼地往里拱钻。

“唔!”小玄失声,很快就感觉出逗弄自己股心的是何物,心头一震,撑起上身,果见紫儿伏跪在自个腿间,脸埋深处,后边高高地翘着曲线玲珑的俏臀,景象极是淫靡撩人,颤声道:“那……那里不干净!”

紫儿犹如不闻,两臂紧紧攀抱住男儿欲要收合的腿,舌儿益发刁钻顽皮。

小玄张口结舌,通体若僵。

碧儿笑靥狐媚地趴凑上前,花唇启处,吐出嫩腻丁香,娇颤颤地送到他唇前,水汪汪的眼中满是渴求与诱惑。

小玄张口,情不自禁与之吻吮。

碧儿舌儿如鱼游蹿,在他口内四处嬉戏逗弄,时而拨扫,时而搅拌,时而纠缠,还悄哺香津。

小玄色授魂与,抬臂勾搂。

岂知碧儿却收舌而去,一手将他推到下去,笑盈盈道:“今晚,你就好好受用吧。”言罢唇移男儿颈间,在喉结上轻轻地沾了下,之后一行行地吻落下去,过乳,过脐,故意粘粘濡濡地诞下道道湿痕,直至朝天怒指的巨棒,舌儿细细舔濡了一阵,方才张开小小樱口,有些艰难地将巨硕头部缓缓吞裹进去……

小玄仰头,百脉贲张。

碧儿吞吞吐吐,又极力纵深,怎奈男儿委实长巨,樱唇最多也只能覆及半截多点。

但这已足以令小玄神魂颠倒,巨硕的前端一直抵到了水嫩如脂的喉蒂。

碧儿挨没多久,喉中便痉挛起来,赶忙缩首后退,眼泪都溢了出来,却仍不肯罢休,改成打横套弄,双手捧握着巨棒刷牙般在内颊与贝齿间来回突刺。

这时,底下的紫儿也变了花样,竟然嘬起唇儿吸吮股心,由轻渐重,半点也不畏脏秽。

各种滋味纷至沓来,小玄浑身皆痹魂魄欲融,盯着碧儿一鼓一陷得嫣红腮帮,倏地坐起,将之揽抱上来,探手在她胸前猛搓狠揉一阵,又扒开襟口,扯下内里的葱绿抹胸,俯下头去,霸道地含住了娇翘峰际的小樱桃儿。

碧儿轻呼,抱住男儿的头咯咯娇笑,腻声道:“小白哥哥,觉得我们好不好?”

小玄不应,专心致志地舔舐咂吮。

碧儿难耐而吟,娇躯拧扭,喘着气儿又道:“喜欢我们这样么?”

小玄仍然没应,突一掌插入女孩腰内,贴着软绵绵的嫩腹朝下钻去。

碧儿嘤咛,腰肢骤紧,却仍努力说话,“愿不愿意跟我们回去?天天这么伺候你,不,还有更多。”

小玄一阵迟疑。

因为姿势改变,底下的紫儿已够不着原来的地方,遂游觅而上,接替了碧儿原来的位置,用口含住了怒昂在男儿胯间的巨棒。

小玄爽得直抽气儿,指尖穿过一片柔如燕草的毛发,触着泡滑如酪的浆汁,他屏住呼吸,并指揉入。

碧儿咬唇,双眸水汪汪地凝视着小玄。

小玄贪婪拨撩,勾勒着两瓣肥唇内的滴滴嫩腻条条缝隙,索寻个不休。

碧儿燥热难忍地推开一边衣襟,如酥香肩滑了出来,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格外雪白。

小玄这才注意到她今晚的穿着,只见上边是件软软细罗做成的窄袖银裉衫儿,内里葱绿抹胸,底下一条湖水百榴裙,一条芙蓉薄纱裤,两脚蹬着双尖尖窄窄的杏色绣鞋,异样清丽怡人,同此前的妖冶印象大不相同,心头酥融,动作愈肆,嬉戏花底的手指倏地挖入,深深地陷没在湿热的嫩脂之中。

“啊!”碧儿颤呼,勾臂搂住男儿肩头,美目眯了又睁,始终望着他的眉眼,仿佛留恋不舍,仿佛想要弄明白什么。

小玄忽然受不了女孩的注视,猛地跪起,将其摁在地上。

“唔……”底下的紫儿闷哼而起,嘴角挂着一缕涎沫,手捂雪颈嗔道:“也不说一声,捅入喉咙里了!”

小玄也哼,却是爽美无比,见女孩云鬓微乱,蛾眉轻蹙,有种说不出来的动人味道,索性一把揽过,按放在碧儿旁边。

“小淫贼,你到底先要哪个?”碧儿不满地娇嗔,松脱的裙裤滑至臀下,里边竟无小衣,露出一痕迷人雪脯,底下的乌黑毛发跑出一小角来。

“要你!”小玄闷喝,将她裙裤扒到膝下,捉起小腿全部摘了,然后欺身而上,稍微挪凑,便已经着娇嫩,巨硕的龟首挤入半粒,顿给蜜汁浸得温热滑溜。

碧儿轻哼,蛤口辣辣生麻,心却颤颤酥美,喘息道:“快,人家好湿了。”

小玄哪里挨得住她这般撩惹,猛地腰杆一挺,将臀一送,硬如铁铸的巨杵登时破门而入,深深地陷没娇嫩之中。

“呀!”碧儿失声尖呼,蛮腰有如虾般弓起,娇颤颤哼道:“头一下……头一下就……就顶着人家心子……”

小玄一击即退,复再如虹贯入,一上来便是大刀阔斧。

“啊!啊!捅到最里边去了!啊!要坏了!要漏了!”碧儿浪啼连连,一直极力绷拱着娇躯,细细腰肢似欲折断,底下蜜如泉出,粘粘腻腻地涂抹了男儿一腹。

别个女孩哪有这种叫法?小玄周身欲焚,猛冲狂刺势如雷霆,把连连退缩的碧儿杀得窝成一团,他倾躯欺上,顺势将女孩的两条腿儿朝前推去,紧紧地压在乳侧,弄成蛙儿形状,很快便发现这样更易发力,更加痛快,而底下的女孩也因这秽荡的姿势变得更加惹人。

一旁的紫儿瞧得眼热,爬起来纠缠男儿,绽启滟滟红唇,在他胸前臂上四处舔舐逗弄。

“就……就是这样……啊……小白哥哥……好喜欢你这样……再……再弄我……啊……”碧儿娇呼不住,在底下折腰抛臀,勉力迎凑。

小玄从她打开的双腿望落,只见蛤口两片贝肉给撑得细薄晶亮,滴滴似融的粉嫩美肉随着抽送反复扯出揉入,蜜汁不住淌溢,从原来的透明给搅拌成抹抹胶白稠浆,再给拉拽成丝,粘粘地纠缠在两人交接之处,入眼极是撩人。

碧儿给插得星眼朦胧,倏地花心凸鼓,一团烫物失控飞出,迎面甩在小玄的棒头之上。

两人同时闷哼,碧儿双臂齐出,紧紧地箍住了男儿,凝腰收腹状若憋尿。

“怎么了?”紫儿诧问。

“不知怎么就……就跑出来了……”碧儿哆哆嗦嗦道:“还好……止住了……”

“松手!”小玄闷喝,深陷花苞的肉棒给什么麻得阵阵发木,难耐地挣动起来。

“啊!等等!别……别动!人家丢……丢了……”碧儿断肠般啼,浑身无力,粉臂一松,即给男儿挣脱开去。

“啰嗦什么!”小玄不由分说再度抽送,这回烈如野马,比前更猛。

“怎么又这么不济?”紫儿喘息道,忙从后边抱住男儿,但又如何控制得住。

“我一开始就有……有准备啊……可他太……太凶啦……锁也锁不住……呜……”碧儿哭丧着脸,身上香汗浆出,蓦地惊呼:“啊!他……他又变那样了……”

紫儿朝他们两个交接处望去,赫见出没妹妹蛤中的肉棒已变了模样,不但围数暴涨近半,且还赤如烧炭,通根上下蛟龙怒盘,异样狰狞凶悍。

原来小玄的宝杵已浸足了花蜜,再遇阴精,终于原形毕露。

上次树洞昏暗,紫儿瞧不真切,此时月光皎洁,看得清清楚楚,不禁大喜:“真是师父说的那个模样!真的是玄阳盘龙哩!”

碧儿哪里接得了话,双肘支地,两手使劲揪着草儿,倏地娇嚷:“快!快拿鱼……鱼来!我……我……”

这时候找什么鱼,小玄莫名其妙,晕乎乎地想,敢情这小妖精给我搞昏头了?

心中得意,越发纵情鼓捣,搅得女孩花溪汁水四溅,两腿内侧小片粘腻。

紫儿急摸腰畔,口中默颂禁咒,打开了一只绣着蝶儿的小荷包。

“快快!要……要坏了……”碧儿急急催促,足蹬腰拧,媚姿毕现娇态俱呈。

小玄醉意犹浓,见她妖浪至极,不禁心神恣荡,藉着酒劲,猛地将女孩整个抱起,两手捧紧粉似绵股,扳紧,上下抽耸,记记深送瓤内,枪枪俱挑花心。

“唔……不行……挨不过了……算……算了……先丢一次给……给……”碧儿闷哼,首摆发甩,在男儿怀中又挣又扭,一副魂魄欲飞模样。

“来了!”紫儿终从荷包里取出一物,飞快地送到她嘴边。

要活要死的碧儿急转过头,张口叼住,却是一尾晶莹剔透的小小玉鱼,通体墨绿,鳞鳍如生,于月光下泛耀着晕柔的芒彩,在女孩的红润樱唇间显得异样神秘。

此时恰逢小玄尽根搠入,棒头正中花心,然却身躯一震,满面讶色。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