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九集 情为何物
第六回 逍遥郎君

忽然间,上方传来声声怪唳,两人抬头望去,只见十来头血睛赤喙的大鸟从落瀑的大口子里飞了下来。

“好像是那些婴勺哩!”小玄喜道。

“嗯,自己人。”婀妍点头,赶忙拭泪。

“我们在这!”小玄挥臂高呼。

鸟群越飞越低,在空中盘旋了须臾,终似发现了两人,朝他们疾飞下来。

小玄很快就瞧清了骑坐最前面三头大鸟上的三个人,正是紫碧姊妹同早先见过的楚纯。

三个女孩从婴勺背上一跃而下,落在两人身边,碧儿急叫道:“你们怎样了?”

“好好的,毫毛无损。”小玄笑着张臂以示。

“那是……”三个女孩骇然地望着给剖成两半的巨大残躯及遍空垂落的条条蟒般魔臂。

“你们猜猜。”小玄微笑。

“千臂老魔?”楚纯失声。

小玄点头。

“你们干掉他了?你们怎能干掉他?”紫儿樱口圆张。

小玄笑而不答,得意洋洋。

“到底怎么回事,婀妍你快说啊。”碧儿拉扯婀妍。

“他喽,他干掉的。”婀妍瞧着小玄道,脸上神采奕奕,之前的柔弱娇态已无影无踪。

三个女孩齐望小玄,面上俱是难以置信之色。

“没啦,彻底干掉这恶魔的一刀是婀妍。”小玄故作谦虚。

“这魔头可是个吞噬了无数神树灵木的上古木精啊……”碧儿喃喃道,望着他的眼神已近乎崇拜。

“喂,你到底有多强啊?”紫儿也凝视着他。

“哼,有人那天还想抢我的东西呢是不是?”小玄翻眼望空。

两个小妖精顿时脸上一红,紫儿撒娇道:“是是是!人家笨,人家蠢,人家自不量力好吧?”

“的确够笨,不过还算笨得有点可爱。”小玄笑嘻嘻道。

“给你脸还真来劲啦!”紫儿娇嗔,作状捶他,脸上却露欢喜之色。

“不是说这魔头出谷了么?”楚纯盯着千臂元圣的巨大残躯道。

“也许早就回来了,也许根本就没离开过,一直都躲在这太碧阴脉中秘密修炼。”婀妍道。

“解木令真能克这老魔头?”楚纯盯着她道。

“嗯,幸好有这宝贝。”婀妍点头。

“难怪一直有这么多人垂涎它。”楚纯叹,接道:“太子那边你可要小心了,也许……”

“他为的不是这个。”婀妍面无表情道。

楚纯轻哼了一声,道:“反正我瞧他……”

婀妍忽截住问:“外边如何?”

楚纯道:“战斗很激烈,巨竹堡的防御能力果然惊人,不过我方兵力远超,现已击破数处。那奉天侯二公子好生神勇,身上挂了好几道彩还直往前冲,眼下杀到了堡心,我过来时,见他正给一群恐怖之足绊住。”

小玄登时心头一紧,问道:“程将军受伤了?伤得重不重?”

楚纯道:“不晓得,虽然身上流了好多血,但他勇猛依旧,估计无甚大碍。”

“受了伤还硬拼?恐怖之足好厉害的!”小玄大为紧张。

旁边四女皆感奇怪,殊不知此人已把程石亦当成了他未来的舅子。

“我现在就封闭掉这太碧阴脉,堡中防御即会大大减弱。”婀妍道,从腰畔的小囊里又摸出道土黄色法符来。

小玄心里着忙,道:“这里没敌人了,我去外边帮忙吧。”

“什么?”婀妍怔了一下,道:“等我封闭了这里再一块出去。”

“万一这二舅子有甚闪失,日后如何同水儿交代?”小玄越想越呆不住,遂对紫碧姊妹道:“你们在这里照应婀妍,我去帮程将军。”话音未落,人已纵身飞起,风般掠向瀑布。

“急什么?我一下子就好了!”婀妍跺足喊道。

但小玄已远,贴着瀑布朝上飞去。

“他认识那奉天侯二公子是么?这般着紧的。”紫儿问。

婀妍摇头。

***    ***    ***    ***

小玄贴瀑飞升,转眼已出了顶上的巨口,正不知该往哪去,忽听声声怪唳,后边有人呼道:“等等我!”回头望去,却是楚纯驾驭着十余头婴勺赶来。

“姊姊?”小玄凌空顿住。

“你要去寻那程将军是么?”楚纯问。

“嗯。”小玄应。

“你知道他在哪里?”楚纯又问。

小玄摇头。

“上来,我带你去。”楚纯在婴勺背上挪开身子,拍拍旁边空出的位子。

小玄赶忙飞上婴勺,喜道:“多谢姊姊。”

楚纯御禽前飞,忽从袖里摸出一物,竟是婀妍的解木令,道:“拿着。”

“啊?”小玄一怔:“它怎会在你这里?”

“婀妍要我带给你的,拿去啊。”楚纯道。

小玄接住,望令发呆。

“不简单么,竟能让婀妍将这宝贝放心地交给你。”楚纯笑道。

“这个……这堡中到处都是木行系精怪及机关,她想让这宝贝帮我。”小玄支吾道。

“知道啦,又没要你解释。”楚纯望着前方,笑容暧昧。

小玄满面发烧。

“据我所知,这把小刀婀妍还从来没有借给别人过哩。”楚纯睨了他一眼。

小玄心中一阵荡漾,脑海里尽是婀妍的娇颜笑靥。

“对了,你到底叫啥名字?紫儿她们怎么唤你做小白?”楚纯忽问。

“小白?”小玄愣一下才反应过来,含糊应道:“小白是我的小名。”

楚纯哦了一声,忽闻杀声遥遥传来,鸟群转过一片悬空楼阁,猛见前方的拱桥之上刀光剑影枪戟如林,小玄凝目望去,却是数百精怪给二、三十只恐怖之足堵在桥上厮杀,精怪前部还显眼地混杂着数十只青白色石狮,心知他的未来舅子就在这里,当即从婴勺上立起,气随意动凌空飞出,直掠拱桥。

桥上战况激烈,精怪的数量虽众,但会飞行的却只少数,无法全部杀上拱桥,而那些恐怖之足犀利异常,数十根长长的钩般利足轮番搭出,不是将精怪一扫击飞就是狠狠地钉在地上。

小玄飞至近处,很快就在数十只石狮当中瞧见了程石亦,只见他一骑当先,挥舞着一柄钉齿泛耀着青芒的狼牙大棒朝前猛冲,虽已浑身染血,然却无比神勇,忽同一只恐怖之足硬碰硬地对撼起来,一个霹雳抡砸,竟将比他高巨数倍的恐怖之足迫退了数步。

就在这时,旁边的一只石狮突给数根恐怖之足的长足洞穿身躯,高高地挑上半空,再远远地抛甩出去,飞出桥身坠下深渊。

程石亦大怒,狼牙棒上的青芒突地如焰爆蹿,数下狠砸,赫将面前的恐怖之足揪下半边脑袋来,但身上战甲也给割划了数道,鲜血登从破裂处直涌出来。

小玄急飞过去,尚在空中,火龙已从袖中旋出,赤焰贯处,顿时把几只阻挡在程石亦前方的恐怖之足扯带东倒西歪,程石亦趁势前冲,大喝声中,将一只失去平衡的恐怖之足扫出桥去。

“将军且退,这里交给我好了!”小玄大叫,足点桥栏,臂挥袖舞处,炎龙鞭犹如火龙四蹿,冲得恐怖之足乱成一团,倏地疾绞,赫将一只比马车还巨的恐怖之足卷上了半空,顿时引得后边数百精怪惊呼喝彩。

“好身手!”程石亦喝叫,不觉精神大振,棒上青芒越发炽亮,驱御石狮奋勇直前,岂有半点退意。

“将军请退,你身上又受伤了!”小玄又叫,鞭扬处,把一只恐怖之足硬生生地扯出了桥身。

“这点小伤算啥?冲!”程石亦虎吼,神威凛凛地大喝一声,人与胯下石狮齐纵半空,巨棒雷霆劈落,登将一只恐怖之足砸得肢折背裂趴跌桥上。

“厉害!”小玄暗暗喝彩,心知程石亦此时必不肯退,当下不再多言,遂与之并肩齐进,他功力已非从前,而程石亦勇猛胜虎,两人翻江倒海般将恐怖之足杀得七零八落,后边的精怪也趁势掩上,局面登呈一面倒之势。

眼见就要冲过拱桥,忽闻一声狞笑,有人傲声道:“看来真要老夫亲自出手了!”

小玄举目望去,见对面桥头立有一人,阔面白髯目厉如电,左手持一把流光溢彩的碧色扯铃,右手掣一杆长枪,正是头次入谷时遇见过的毛总管。

“这些机关好像就是由这老儿控制的,我们冲过去拿他!”程石亦朝小玄低声道。

“毛苦!”小玄厉喝:“当日偷袭巨竹堡的就有你一个是不是?”

“没错,灵竹族人的味道真是鲜美极了!”毛苦咂舌狞笑,左手将铃收悬腰中,右手将枪重重一插,钉在地上。

小玄大怒,倏地纵身而起,抛下剩下的数只恐怖之足直扑过去。

“全都去死吧!”毛苦大喝,身上衣甲蓦碎,身躯突然匪夷所思地暴涨起来,肩首上现出三个斑驳怪首,数十条巨蟒般的魔臂从两边飞蹿而出,旁边的一只恐怖之足赫给鞭飞。

“原来也是个服常魔精!”小玄喝道。

毛苦的本形当然远不如千臂元圣,但亦高达五、六丈之巨,立在桥头无比骇人,数百精怪顿给慑住,就连程石亦也刹住了冲势。

空中的小玄却是面无惧色,依旧势如流星般直掠过去。

“小心!”后边的楚纯及程石亦齐呼。

毛苦三首仰空,舞动周围的数十条巨大魔臂突然暴起,洪流般齐朝小玄击去。

小玄右臂交错挥击,蓦见火龙纵横热力激荡,大片大片的火焰铺天盖地徐徐罩落,染映得四下红赤一片,声势骇人,正是本门鞭法杀招“天火焚原”。

这时,数十魔臂已击到跟前,孰知触着火焰,竟给尽数震飞,有的还一爆而燃,毛苦暗惊,怒舞众臂,正要再击,猛见火焰之中,碧芒倏闪,一把小小的刀子现于面前。

“解木!”毛苦大惊而嗥,巨躯朝后退去,狂舞群臂死命封锁,但触碧芒便即断开,顺而一僵,右边之首已离颈飞去。

小玄的身影出现在巨木跟前,左手疾挥,毛苦剩下的两首登成数块,小玄反转刀刃一剖而下,解木骤化碧虹贯落,自毛苦本形的颈处直划根际。

众魔臂一阵疯狂甩舞,纷纷从空垂坠。

小玄冷冷收刀,将解木还回鞘中,眼前的巨大树木倏地从中裂开,咔喇喇倒向两边。

四下寂静无声,小玄长鞭一卷,把毛苦身上的碧色摇铃摘了过来。

直至此刻,喝彩与欢呼才从数百精怪的口中震天动地的爆发出来。

***    ***    ***    ***

“恭喜宫主手刃仇人,夺回宝谷!”

在巨竹堡的极高处,一个灯火辉煌的大堂中,数十妖王精首举盏高呼。

“多谢诸位鼎力之助,今日不醉不散,饮!”婀妍双手捧杯,欢爽地一饮而尽。

“干!”众妖王精首仰首齐饮,笑声一片热闹非常。

小玄给婀妍安排在同席,自也把盏欢饮,大声赞道:“好酒!好酒!想不到巨竹谷中竟有这么好的酒!”

“巨竹谷的好东西可多着呢。”婀妍笑盈盈地为他斟酒,倒了满满一杯。

“真是好地方!好地方!”小玄脖子一仰,又干了一杯。

“那……”婀妍继续为他倒酒,睨了他一眼道:“你想不想在这里呆久一点?”

“好啊,你若不赶,我就不走了。”小玄道,他正愁没地方去呢。

“真的?”婀妍满面喜色,道:“你不是喜欢机关术吗?你留下来,我让你见识我谷中的神奇工艺。”

“这个最妙!”小玄大喜,忽然想起了什么,口中默念禁制,从如意囊中取出一把碧色摇铃,笑道:“瞧瞧这是什么?”

“拘木令!”婀妍惊喜轻呼。

“从那个毛苦身上拿到的,原来他也是个服常木精。”小玄道。

“我家的三件宝物终于齐聚了……”婀妍捧铃于胸,不知想到了什么,悲喜交加泫然欲泣。

小玄见她眼圈红了,赶忙劝慰,“喂喂,这会该高兴才对吧?”

“我是高兴哟。”婀妍感激的望着他,哽声道:“阿玄哥哥,你真好……”

“那你要如何谢我啊?”小玄开心道。

“你想……”婀妍冰颊忽晕,轻轻道:“你想要我怎样报答你?”

“嗯……”小玄沉吟。

婀妍轻咬樱唇,柔情似水地望着他。

小玄有点不好意思地瞧瞧她,眼睛贼忒忒的。

婀妍双腮越来越红,忽地不耐烦起来,“不说拉倒!没有啦。”

“等等!等等!”小玄急道:“送我两只恐怖之足和一只螳螂工匠可好?”

女孩错愕,愣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倏似恼了,“好啊!一言为定!”

“不乐意就算了。”小玄不痛快道:“那就只送一只恐怖之足行了,这可是你答应过的。”

“白痴!”婀妍咕哝低骂,咬牙切齿。

“小气包!”小玄肚里嘀咕,愤然灌下一大杯酒。

这时忽有人走到席前,举杯道:“小兄弟,本王敬你一杯!”

小玄抬眼瞧去,见来者竟是绝影大王,赶忙站起,捧杯道:“多谢多谢,干!干!”

两人一气干了,绝影大王道:“不知兄弟大名?”

“我叫崔小……小白。”小玄迟疑道,心忖到处有人在追捕自己,眼下还是小心点为妙。

旁边的婀妍瞧了瞧他。

绝影大王道:“兄弟身手惊人,今日桥上一招破敌,真真叫人瞧得痛快,不知兄弟仙居何处?是何门派的高徒?”

“我……我远居海外,师门是……”小玄眼珠子一转,道:“小弟是逍遥派的。”

这逍遥派当然是个胡诌,出处便是他从小呆到大的逍遥峰了。

“逍遥派?”绝影大王皱眉道:“好像从来没听说过有这门派啊……”

“小小门派,又远在海外,不为人知无甚奇怪。”小玄笑言搪塞。

绝影大王突道:“啊!想起来了,东海有个逍遥门,感情兄弟说的是乃是这个?”

“正是!正是!”小玄眨眼道:“小弟就是逍遥门人。”

旁边的婀妍愕然,欲言又止。

“这么一说本王就想起来了!”绝影大王道:“逍遥门人素来逍遥海外行踪隐秘,但其少门主逍遥郎君这两年偶现中土,做下数桩了不得的大事,人传其俊美风流身手了得,所使兵器也是一条长索,莫非……就是兄弟?”

小玄怔了怔,含糊笑道:“这个……小弟的兵器乃是长鞭。”

绝影大王笑道:“传言有点偏误实属正常,兄弟你大可不必在哥哥面前打马虎眼。”

小玄心想若是否认,恐怕又得费劲解释,说不定还会露出马脚,于是打着哈哈笑道:“大王好眼力!好眼力!”

“原来是逍遥郎君!”绝影大王放声大笑,道:“好!好!难怪如此了得!

咱兄弟当再干上一杯!”

两人又干一杯,绝影大王这才去了,走前还偷偷地扫了婀妍一眼,面上笑容颇为古怪。

婀妍俏脸涨红,突朝小玄低啐道:“你胡说些什么呀!”

“咋了?”小玄怔道。

“你到底叫崔小玄还是崔小白?”婀妍瞪着他道。

“我……”小玄支吾,心中迟疑是否把顾虑如实相告。

“我问你。”婀妍生气道:“你是不是怕传到外边,给别人知去你在跟我们这些妖怪一起鬼混?”

“没有没有。”小玄赶忙摇头。

“你乃堂堂正正的仙家弟子,害怕这个也无甚奇怪,可你什么门派不好说,却偏偏去冒充那……那逍遥门的!”婀妍道。

“逍遥门怎么了?”小玄云里雾里。

“你知不知道那逍遥门是个什么样的龌龊混蛋门派?”婀妍恼火道。

“旁门左道是么?我乱编的嘛,谁知道还真有这个门派。”小玄无限委屈道。

婀妍正要再说,忽然又有人至,却是程石亦捧杯过来,朗声朝小玄道:“兄弟少年英雄,程某敬上一杯。”

小玄急忙立起,惶恐道:“不敢当不敢当,将军神勇无双,才是真正的大豪杰!大英雄!”

程石亦微笑举杯,道:“干!”

两人干了,程石亦转对婀妍道:“少谷主麾下藏龙卧虎人才济济,真是令人无比羡慕。”

婀妍微笑道:“将军客气,若说人才,小女子又怎比得上奉天侯程大元帅呢。”

程石亦道:“此间战事已毕,在下明早就回云州,还望少谷主莫忘前诺。”

“这个一定,小女子等会就去安排,部分物资明早就可交付将军带走,剩下部分,待我安顿好这边,到时一并送往云州。”婀妍道。

“多谢少谷主!”程石亦大喜,深深一揖,辞谢而去。

小玄心中不舍,有心要跟这未来舅子多亲近几句,倒满杯酒便要前去回敬,谁知又有人来,却是拔山大王与啄日大王两个。

“这才听绝影说,原来兄弟就是大名鼎鼎的逍遥郎君,久仰久仰!”啄日大王大声道。

“幸会幸会!”小玄忙应。

“干!”“干了!”两个妖王齐举酒杯。

三人干了一杯。

“久慕少门主风流美名,早就渴盼一会,不想今日终于如愿,真是高兴哇!”拔山大王道。

“少门主,吾等虽是山野粗人,可也喜那丹鼎之术采补之道,大家都是同好,今日定要好好切磋切磋!”啄日大王笑得十分猥琐。

小玄目瞪口呆,这才明白婀妍为何着恼。

“本王听闻,少门主起行坐卧,身边必定花团锦簇,而且个个都是绝色,今儿怎么不见半个啊?”拔山大王笑眯眯道。

“这个……此次来得匆忙……所以……”小玄吞吞吐吐,猛地瞥见旁边婀妍凶巴巴的目光,不禁吓了一跳,岂敢再瞎掰下去。

“啊……明白了!明白了!”两个妖王恍然大悟,笑嘻嘻地望着他与婀妍。

婀妍面红耳赤,狼狈不堪。

啄日大王笑道:“少门主果然了得,我们宫主对别个男人可是从来……”

婀妍柳眉一竖,就要发作。

啄日大王心中一惊,赶忙闭口,拔山大王忽然亲热地揽住小玄的肩膀,道:“少门主移步,到我们席上喝几杯如何?”

“好啊!”小玄最高兴喝酒,又见婀妍脸色不好,忙同两个妖王开溜。

到了两个妖王席上,三人又干了数杯,啄日大王突压低声道:“听人传言,这两年辟邪宫无暇仙子、紫烟岛玉露娘娘及西海龙九公主的失踪,都与兄弟你有点干系,不知是真是假?”

小玄大惊,忙道:“没关系,没关系,小弟从未见过这几人!”

啄日大王嘿嘿一笑,称呼越来越亲热,“老弟不必紧张,哥哥是什么人,岂会对这种事大惊小怪?”

“兄弟你能做成这几桩事,正说明本事了得!那几个娘儿俱是男人垂涎的倾城颜色,如此艳福,不知羡煞了多少旁人哩!”拔山大王亦道。

小玄冷汗涔涔。

“听人传,那无暇仙子同玉露娘娘所修皆属清净丹法,元阴极纯,而且从未走漏过,不知是否真的如此?”拔山大王秽笑道。

啄日大王跟着道:“好多人传,那龙九公主身藏宝器,乃是个绝佳炉鼎,老弟一定快活透顶了吧?”

小玄头皮发麻,张口结舌。

啄日大王眉头微皱道:“我们又不是那什么天道阁、辟邪宫的伪君子,难道少门主还提防我们么?”

小玄见两个妖王有些不悦地盯着自己,忙笑道:“此处不是说……说这些的地方吧?”

两个妖王即时会意,啄日大王哈哈大笑道:“亦是!亦是!那就请少门主日后光临敝处,咱们兄弟好好切磋切磋。”

“我们那里虽是荒郊野外,不过也收藏了数只奇巧炉鼎,还望少门主到时帮忙相鉴,不吝赐教。”拔山大王道。

“好说,好说,如有机会,小弟定到仙府叨扰。”小玄笑应。

“喝酒,干!干!”两个妖王又再举杯。

小玄悄悄松了口气,同两个妖王又干了数杯,这才寻个借口溜回婀妍席上。

“那两个东西鬼鬼祟祟地拉你过去干吗?”婀妍瞪眼道。

小玄哪敢实言相告,笑道:“不就喝喝酒吹吹牛么。”

婀妍怀疑地盯着他,忽见有个女侍卫匆匆行来,席前跪下,低声道:“禀宫主,元一太子到了。”

“他?”婀妍一怔,面色微变道:“他来做什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