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九集 情为何物
第五回 千臂元圣

小玄尴尬满面,心底莫名失落。

婀妍脸上越来越红,半天没敢回过头来。

小玄心下慌乱,赶忙找话,“对了,刚才刺伤你的不知是什么鬼东西?居然会隐身的。”

“就是早先在秘道见过的那种剑将军。”女孩恢复了点自然。

“可是这些怎么会隐身的呢?”小玄疑惑道。

“还记不记得上次你陪我上万蛛岭时碰见的鬼蜘蛛?”婀妍反问。

“记得。”小玄道。

“那一定记得那些鬼蜘蛛就是隐身的吧?我族长老曾从那种鬼蜘蛛身上提炼出一种神秘材料,涂抹在部分机关之上,使得它们也有了隐身的能力,那几个偷袭我们的剑将军定是其中之一。”婀妍道。

“隐身的机关,这也太恐怖了吧!”小玄喃喃道。

“可惜鬼蜘蛛很难捕获,而且不易提炼,所以提炼出的材料只能供给极少数的机关护卫使用。”婀妍淡淡道。

又是一阵沉默,婀妍游目顾盼,小玄则在拼命寻着话题,目光忽然扫着女孩腰畔的小刀,便道:“婀妍原来你这么厉害的,宰杀那些魔物就跟切萝卜似的。”

婀妍拍拍小刀道:“不是我厉害,是它。”

“真是奇怪,看上去其貌不扬,却有这等威力。”小玄道。

“其实它很漂亮的。”婀妍把解木令从刀鞘里拔出,举在男儿面前展转而示,继道:“你仔细瞧,虽然它的样子很简单,但身上却流荡着一股无比灵动的气息哩。”

“嗯,颜色在慢慢变幻哩……小心割着啊。”小玄提醒道,想起先前数丈外的树精被它一挥两段的情形,对这把小刀的威力有点不寒而栗。

婀妍摆弄着小刀,忽地朝他一挥,将解木令抵在他的脖子上。

小玄大吃一惊,整个人僵硬如石。

女孩咯咯娇笑,握着小刀贴在他颈上轻轻地揉来刮去,“可惜你没胡子,要不我用它帮你刮一刮。”

怎会没事?小玄万般不解,怔怔道:“它怎么不利了?”

“其实它一点都不锋利的,就是用它来刮胡子都不行。”婀妍笑道。

“那适才怎么能干掉那么多树魔?”小玄道:“莫非需要加入真气或灵力才能显出它的威力?”

“使用它的确需要一点点灵力,不过这个不是关键。”婀妍顿了下道:“晓得它为什么叫做解木令吗?因为‘天地之木,遇其即解’。也就是说对于所有木系之物,它有着无上的威力,但除此之外,对于它系物事,它的锋利连一把普通小刀都比不过。”

“原来如此。”小玄吁了口气,摸摸脖子,果然纹丝未伤。

“这也就是在《周天诸灵榜》上,它于木系灵物榜排第三名,却在刀器榜排到了第九名,而在兵器总榜更是去到了第三十一名的缘故。”婀妍道。

小玄赞叹道:“这就很了不起了,我师父的入梦乃教中上兵,能削铁如泥,能御空飞行,不知令多少邪魔闻风丧胆,但我听我二师姐说,它在剑器榜只排第一百五十七名,而在兵器总榜却连五百名内都进不了。”

“《周天诸灵榜》并非绝对准确,甚至有的错得离谱,但多多少少有点参考的价值。”婀妍道。

“好刀好刀!的确好刀!”小玄盯着女孩手里的小刀大吞口水。

“又想贪心了是不是?”婀妍盯着他娇嗔。

“没有没有!”小玄赶忙摆手,“一点都没有!绝对没有!我发个誓如何?”

女孩白了他一眼,把小刀收还鞘中,捂了捂伤处,忽道:“好啦,既然你不愿意留在这里,那么我们就起来干活吧。”

“干活?干什么活?”小玄诧问。

“把太碧阴脉封闭掉啊。”婀妍望着那口不断喷吐出柔柔碧光的大井道。

“啊!那里就是太碧的阴脉?”小玄恍然大悟。

婀妍点头。

“难怪此处有这么多魔怪守护,看来七绝邪魔还是找到了这里。”小玄道。

“我们过去吧,小心点,不知还有什么残余的邪秽。”婀妍道。

“等等,我过去弄就行了,你身上有伤,不要乱动。”小玄道。

“你知道怎样封闭么?”婀妍笑问。

“我过去瞧瞧,到时自然会有办法。”小玄道。

“还是我去吧。一道符就解决了。”婀妍道:“放心,我的伤好了。”

“不行,别逞强,那么重的伤,哪有这么快就好的!”小玄阻拦道。

“跟我来。”婀妍转身,却是朝水潭走去。

小玄不解,赶紧跟去。

婀妍走到水潭边,单膝跪下,背着他半褪衣裳,接着开始松解包扎伤处的布条。

“干吗解掉?小心伤口啊。”小玄急道,但见女孩衣裳褪落甚低,不敢贸然过去。

女孩不答,径又倾俯下左肩,用手掬水,似在冲洗前后伤处。

“胡闹!怎么能用水乱洗伤口?”小玄大急。

“好啦好啦,这就来了。”女孩娇嗔,忽地起身,两手捉捂着半褪的衣裳转身走来。

小玄蓦地目瞪口呆,原来婀妍左肩肩窝处的伤口已经无影无踪,但见肤如明玉洁若冰雪,上边尚挂数颗晶莹水滴,交相辉映着梦幻般的晕芒。

“你瞧,我是不是好了?”婀妍婀娜曼妙地打了个圈子,把背部也给男儿瞧了一下,果然完好无缺,丁点瑕疵都没。

“怎会这样?你的伤哪里去了?”小玄呆呆道。

“好了呀。”婀妍道,有点得意。

“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小玄只觉得难以置信。

“都摆在这里了还不信?”女孩娇嗔,忽尔把胸一挺,道:“给你摸一下好了!”

她这一挺,不察用手捣住的衣裳往下滑了些许,登时裸出更多地方来,左边的乳儿虽只露了近半,但已能从那冰腻的、饱胀的上半部分大致地估量出全貌。

小许血脉骤贲,猛地口干舌燥,心中叫道:“不得了!不得了!小小的年纪,细细的腰怎么会有这么鼓的胸脯?”

婀妍瞧见他那魂不守舍的模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蓦地满面通红,立时把衣提到了颈处,将胸脯捂了个严严实实,旋又转过身去,飞快地穿好衣裳。

小玄面红耳赤,鼻息如烧。

“走啦。”女孩娇唤,径朝巨井走去。

“到底怎么回事?你肩上的伤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小玄跟在后边,好奇心已给勾惹到了极点。

“好吧,告诉你这个秘密吧。”婀妍道:“不知是不是冥冥所赐,我们灵竹族人与生俱来便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就是受了伤能够迅速的自愈,自愈的速度通常是外面常人的数倍。”

“原来如此,难怪了……”小玄恍然道。

“还没说完呢。”婀妍接道:“在我们灵竹族的每一代人当中,一定会出现一个唯一的幸运者,天生便拥有一种奇异灵根,这种灵根的拥有者具备了更加惊人的自愈能力,自愈的速度大概是其它灵竹族人的几倍甚至数十倍。”

“自愈速度是其它灵竹族人的几倍甚至数十倍?”小玄讶道:“这也太过离奇了吧……”

“而这一代灵竹族人当中的这个唯一,恰巧就是我。”婀妍有点骄傲道。

小玄张大了嘴巴,越来越觉得前边的女孩身上藏有太多的神奇秘密,令人渴盼能去探究个明白。

转眼间,两人已奔到了巨井跟前,婀妍立定,从腰间的小囊中取出道黄色的符来,夹于指间。

小玄纵上井栏,周身沐入从井中涌冒出的碧光当中,立感心旷神怡五脏如洗,不禁叫道:“好舒服哇!”

婀妍道:“地界一十九灵脉各有神效,太碧灵脉代表着生机,具生长、复元及繁殖之功,如果你是木行类生灵或修习的是木行系功法,在此修炼更有极大的裨益。”

“如此说来,这个地方最适合给我二师姐受用哩。”小玄边说边朝井底望去,但见碧芒腾涌一片浓绿,问道:“这井有多深?”

“不晓得,只听我族长辈传说,从这里可以通往某个神奇秘境,你想不想下去瞧瞧?”婀妍笑道。

“才没这分闲心呐。”小玄即道。

“那你就快下来,我要封闭掉它了。”婀妍道。

小玄赶忙跳下井栏,见女孩夹符胸前,口中开始念念有词。

在一段颇为冗长的默颂后,婀妍夹符的两根兰指一松,倏见一道黄烟朝上方蹿去,眨眼便到了极高之处,猛闻喀啦一响,半空突然出现了块数丈之巨的大石,瞬以雷霆万钧之势坠向井口。

“哗!好厉害的土遁系符,要是小婉在这,定然喜欢死了。”小玄伤感悄叹。

大石直砸井口,孰知这时遽生剧变,蓦见灰影疾掠,从井中闪蹿出什么物事来,“轰”的一声惊天巨响,大石有如爆炸般四分五裂,紧接灰影四飞,噩梦般骤在空中膨胀成千百条巨龙大蟒似的东西,张牙舞爪直扑两人。

“千臂老魔!”婀妍失声,飞手探向腰间,拔出解木令朝前疾挥,登见几条巨大灰影拦腰而断,然而身上倏地一紧,腰肢已给一条粗巨物事从后卷住,力道万钧地狠狠一绞,顿给箍得几欲晕厥,几于同时,握刀的手给什么重重一砸,解木令已给强夺而去。

“不!”婀妍面色大变,厉叱声中,身上猛地爆出一团炫目无比的金色焰芒,将紧锁腰间的巨物炸得节节断裂四下飞弹,真气提处,疾朝解木令追去,但是即有数十条如龙似蟒般的巨物不知从何而现,将她重重包围。

另一边的小玄也同时遭遇了袭击,不过情况要比婀妍好上许多,招呼他的只是数条巨物,小玄来不及出鞭,只好东躲西闪游走奔逃。

数条巨物长眼般紧追不放,小玄终将八爪炎龙鞭贯出,大喝一声,把追得最近的一条巨物击得燃烧起来,谁知巨物仍然狂舞,带着火焰差点将他扫中。

小玄飞步旁掠,心正暗惊,忽听婀妍大声喊道:“往你那边去了!快截住!”

忙问:“截住什么?”

“解木令!”婀妍叫道,俏容如嗔似怒,手挥衣舞处,一道道秘符以不可思议的祭法及速度疾闪而出,在她周围炸掠出一团团焰火一道道光芒,有的赤艳似火,有的灼亮如电,有的晶莹似水冰,有的斑斓如蝶,五光十色绚丽缤纷。

小玄抬眼望去,果见一条巨物卷着解木令从旁侧飞过,急忙纵身追去,前方立时又有数条巨物加入袭击,将去路重重阻住。

“帮我抢回来!”婀妍又喊,声音凄厉。

小玄心中一凛,转头望去,见女孩眼中满是焦急与企盼,深知事关重大,当下紧紧盯住被夺的解木令,拼尽全力以最快最刁的身法从阻击的条条魔物中穿去。

婀妍的符层出不穷,各种光芒及异象暴风骤雨般在她周围炸亮闪曳,可是包围她的魔物更是无穷无尽,毁灭了一批又现一批,排山倒海般从四面八方袭来,强悍无匹地向中心挤压收缩。

周围的空间越来越少,婀妍只觉得肌肤阵阵辣痛,原来已给自己所发的符火符电灼伤,但她犹咬牙争抗,然而敌人显然更加强大,但见光芒越来越亮,范围却越来越窄,旋闻一声嘤咛惨哼,终于完全消失。

婀妍百骸如碎,身上似给无数条巨链绞锁,纹丝动弹不得,就在这时,她忽从无数条凌空纵横的魔物当中绝望地瞧见了小玄,原来他就在不远的地方,身上亦给数条魔物绞住,闭着眼睛,不知是死是活。

“阿玄……”婀妍无力唤道。

小玄面肌一牵,睁开了眼睛。

“你怎样了?”婀妍问。

“他奶奶的!这是什么怪物?”小玄怒骂,尽管气都难喘。

“定是那恶魔!他……他竟藏在这里!”婀妍咬牙切齿。

“婀妍,我没抢着刀子,不知怎么就给捉住了……”小玄抱歉万分道。

婀妍眼中蓦地噙满了泪水,哽咽道:“阿玄哥哥,对不起。”

“什么话啊,是……是我自个要来的。”小玄忙道。

“我以为这魔头不在谷中……以为这次万无一失……所以才……才……”婀妍颤不成声,泪水一涌而出,挂满冰颜。

“没事没事……我再想想办法。”小玄瞧得心疼无比,心念急转。

忽然间,只听一串狞笑响起,有个雄浑沉闷声音似从地狱深处遥遥传来,“还有什么办法……解木令已落我手……你们还有什么办法……”

旋见众魔物一阵伸缩蠕动,两人前方忽然冉冉升起大股青气,当中隐隐有个巨大灰影,灰影突而急速膨胀,撑破了缭绕四周的青气,现出原形本貌来。

小玄定睛瞧去,却是一个巨树模样的魔物,通体斑驳,冠不见边,主干首部赫然生着三颗巨大的类人脑袋,之前所有的魔物似乎都是从它身上伸延而出,有如它的千百条臂膀。

“是何邪物?”小玄又怒又讶。

“本圣乃是上古神木,服常之祖,诞于昆仑宝境,不知历了多少劫数,今已超凡入圣,号千木元圣、千臂元圣,普天神魔皆敬吾惧吾,岂是什么下等邪物?”巨树的一颗脑袋傲声道。

“你这卑鄙无耻的恶魔,不知吞噬了多少无辜灵树圣木,竟还有脸皮自称神木!”婀妍痛骂。

“造化生息,强存弱亡,此乃运数使然,怪不得本圣。”千臂元圣的另一颗脑袋道,声音与前个截然不同,“小娃娃,你就是灵竹老祖的后人吧?嘿嘿,灵竹一脉委实鲜美,看来本圣的道行又要增加许多了。”

小玄听得一阵毛骨悚然,大声道:“你……你要做什么?”

“本圣要吞噬掉这最后的灵竹真脉,让她成为本圣不死不灭永存天地的一部分。”千臂元圣的第三颗脑袋森然道。

小玄面无血色,厉声道:“如此肆恶,就不怕有日天诛地灭么!”

千臂元圣的三首放声齐笑,最左之首道:“无数劫前,本圣变臻太乙大罗之境,之后吞噬了万千灵树异木,早已生生不息不死不灭了,再又寻到了这太碧妙境,终日沐浴灵脉之中,如今便是昆仑元始西方佛祖亦奈何不了吾了!”

“吹吧你!也就是个将枯的老树精,活这么久还不知天高地厚!适才跟我们两个小孩打架,都还战了大半天,莫说佛祖,便是来个菩萨娘娘,多半一根手指儿也能抹没了你!”小玄嘲道,只盼能激怒眼前之敌,局面或许还有丝许变数。

孰知千臂元圣不愠不恼,中间脑袋道:“本来本圣还有个唯一的顾忌……”

他用魔臂小心翼翼地把出了鞘的解木令送到三首之前,笑道:“没错,就是这不知何人炼造的解木之令,它的奥妙令吾始终迷惑不解,一直是令本圣最最放心不下的可恶东西,或许,天地间只余这把小小的刀子能够威胁到吾的永远存在……哈哈,想不到你们今日竟然将它送上门来了!”

婀妍目似喷火,怒得几将银牙咬碎。

小玄却突一呆,似乎想到了什么。

“好了,现在就让本圣更加强大吧……”千臂元圣的数条魔臂一阵蠕舞,将紧紧绞锁住的婀妍送到了三颗巨首前。

婀妍浑身战栗,死死地闭上了眼睛。

小玄也闭上了眼,面容竟然异样沉静。

“莫要害怕,这是你最好的归宿,你会与本圣融为一体,成为吾万劫不灭天地永存的一部分。”千臂元圣的声音在空中沉沉飘荡,中间的魔首慢慢张嘴,露出了一张青气弥漫深不见底的巨口。

“不要!我不要!杀了我杀了我!”婀妍倏地崩溃般尖叫,娇躯拼命挣扎,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不远处的小玄突然睁眼,轻声唤道:“亲亲水儿。”骤见一圈绚丽光芒暴起,绞捆住他的数条巨大魔臂立时莫名齐断,小玄朝悬于上方的解木令一望,心念动处,光芒即如流星彩虹般一贯而去,刹那之间已在解木令周围疾绕了一圈,将卷住解木令的魔臂瞬间削断。

“回来!”小玄大喝,一个星火飞溅朝婀妍掠去,与电般贯回的魅影交错了一下,用出现在手中的解木令疾挥数记,将绞锁住婀妍的魔臂全数削断。

千臂元圣这才如梦初醒,怒叱一声,凝停空中的千百条魔臂一齐狂舞起来,暴风骤雨般从四面八方直扑两人。

婀妍绝处逢生,惊喜非同小可,但她定力反应皆属极佳,只呆了瞬息便朝小玄大声喊道:“用令攻它脑袋!”身上焰芒重现,登将已经松脱的残断魔臂炸飞出去。

小玄握令疾奔千臂元圣三首,闪耀着绚烂光芒的魅影环护周围,电光石火间削断了七、八条袭至近处的巨大魔臂。

婀妍飞身赶至,指尖紫光一闪,娇躯周围顿时现出四粒紫艳艳的光球来,追随着她的身体环绕飞旋,每一扬臂,便有一粒疾贯而出,呼啸着击向逼近小玄的魔臂。

之前两人与三颗魔首相距不过数丈,呼息之间,便已一前一后飞到了跟前,小玄怒喝挥刀,蓦闻一声震耳欲聋地狂嗥,千臂元圣的中间巨首面上倏地现出一道长长裂缝,大股烟浪状的青气喷射似地从缝内激溅而出,紧接着便在左右两个魔首的诧讶中滑错而分,离体的半边脑袋扯带着大片枝叶朝下坠去。

小玄精神大振,高高地举起解木令,朝千臂元圣左边巨首劈落,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号,第二颗魔首瞬亦一分为二,登见大股青气从中怒冲而起,熔浆喷泉般激射向高达数十丈的顶部。

剩下的最后一个魔首惊恐万状,厉嗥声中四周的魔臂有如千百条毒蟒怒龙疾聚过来,但只有最近的十余条及时赶到,却给魅影梦幻般一一削断,就于此刻,随后而至的婀妍双手一扬,绕躯飞旋的四粒紫艳光球齐朝前飞,立将仅存的魔首轰去了一角,岂料魔首只是微微一偏,缺损处竟然匪夷所思地迅速重生,转瞬完整。

小玄骇然,正要再挥手中宝刃,却听婀妍叫道:“把刀给我!”赶忙将解木令递去。

婀妍接过,咬牙切齿道:“去死吧!”双手掣令,势如九天落瀑般劈下,赫从千臂元圣的最后一颗魔首直剖而下,划过高达数十丈的主干直至根脚处。

一声长长嗥号,千臂元圣的巨大身躯剧抖起来,根部仍在巨井当中,上边主干却倏左右破开,天崩地裂般咔喇喇地朝两边倾去,直至重重地撞挂到两边壁上方止,空中的千百条魔臂垂死挣扎地癫狂了片刻,方才开始一一朝下垂坠。

小玄突然瞧见一团碧亮的物事从千臂元圣的残躯中飞了出来,混在喷发的青气中以极快的速度掠向远方,他心中一动,急忙扬鞭甩去,将之绞住。

那团碧亮立时激跳起来,朝四下拼命冲突,似欲挣扎逃走,但炎龙鞭中炼化了八爪炎龙的八足之髓,最擅擒缚,如何逃脱得了。

小玄将碧亮扯到跟前,心中怦怦直跳:“龙有珠凤有丹,五行精怪多有灵核,这东西多半是千臂恶魔的灵核了!我用骷髅石精的灵核造出了威力惊人的魅影,有了这个,不知又能弄成什么奇妙东西?嘿,千臂恶魔的修为远在骷髅石精之上,想来他的灵核定亦更棒!”

他越想越是兴奋,但怕婀妍有闪失,不敢细看,遂将碧亮收入如意囊内,急从空中飞下,落在僵凝在千臂元圣巨躯前的女孩身边,见她两目发直,双手犹握宝令,指关青白娇躯颤栗,惊道:“怎么了?”

解木令突地坠地,婀妍哇地一声扑入他怀中,放声恸哭。

“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干掉这恶魔了!”小玄赶忙安慰,抱住女孩轻拍其背。

“我报仇了!我为我爷爷我爹我娘还有所有族人报仇了!”婀妍抽着气哭道。

“嗯嗯,他们这下可以含笑九泉了。”小玄轻抚着其发柔声道,这才惊觉怀中女孩原来身上一直背负着如此沉重的东西。

婀妍从他胸口抬起头来,含泪欢笑。

小玄也笑,望着女孩的欢颜开心无比。

“阿玄哥哥……”婀妍凝眸望他,轻轻道:“谢谢你。”

小玄本想客气两句,但见此刻的女孩犹如雨后梨花,美得梦幻一般,不觉呆了。

“阿玄哥哥。”婀妍羞涩娇唤,然却目不稍瞬,眼睛始终勇敢地迎着男儿的目光,眸子里尽是深深情意。

小玄怦然心跳。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