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九集 情为何物
第四回 倾心

小玄朝旁一闪,心念动处,离火真气注入缠绕臂上的八爪炎龙鞭。

碧儿手舞两朵团花状奇形兵器,娇躯凌空旋起,瞬在恐怖之足的身侧斩劈了无数记。

但见火星乱迸,恐怖之足却只是微微一震,丢开小玄,数根钩般长足暴风骤雨般送了过去。

碧儿立时手忙脚乱,眨眼间已现不支之象。

旁边的婀妍玉掌一张,五根兰花间紫焰倏闪,猛见一蓬亮芒炸开,登将形如巨岩般的恐怖之足硬生生地震退了数步,几于同时,右手疾探腰间,拔出了一把碧绿如玉的竹子小刀。

恐怖之足长足舞动,锋利的尖处深深刺入旁侧墙壁,牢牢地固住了身子。

昏暗中倏地赤焰闪蹿,一条火蛇蜿蜒游出,耀亮了后边的小玄。恐怖之足抽拔利足,立将周围的宝瓶竹壁割得四分五裂,气势汹汹地朝火蛇直扑过去。

小玄面无惧色踏步前行,腕臂扬处,火蛇之形突地暴涨,刹那变成了一条张牙舞爪的粗巨火龙,迎着闪电袭来的锋利巨足飞舞起来。

两边迅速接近,空中爆出声声闷响,初还瞧见恐怖之足的虎纹长足与火龙交错纠缠,烈如蛟龙相搏,蓦地红光大盛,旋见火龙身躯疯狂地粗涨起来,顷刻吞没了恐怖之足的巨大身影。

旁边的三个女孩猛感一片令人窒息的热浪袭卷扑来,赶忙各自退后,但闻喀嚓之声密集响起,尚未明了,眼前的大片红光忽而消散,空中重新现出飞舞的火龙来,映耀出相互对峙的一人一蛛。

火龙倏地熄灭,小玄手臂一抖,洒然把现回原形的八爪炎龙鞭收回袖内,无比的矫捷帅气。

三个女孩与他近在咫尺的恐怖之足却如凝固般纹丝不动,仿照虎蛛漠阳雕刻而成的可怖头部几乎贴触到鼻尖。

“怎么回事?”碧儿惊疑叫道,见男儿伫立不动,只道他哪里受了伤。

小玄微笑,就于此刻,恐怖之足倏地支离破碎,巨大身躯土崩瓦解般哗啦啦地垮了下去,断裂的残肢及破碎的内件散掷一地。

三个女孩目瞪口呆。

“接下往哪?”小玄假意淡定,心中却为自个的表现惊喜万分。

他还清楚地记得,上次到神工井时,婀妍曾说自己不是恐怖之足的对手,没想到今次却轻轻松松便击垮了一只,惊喜之余又有些得意起来。

“小白哥哥真棒!”碧儿雀跃欢呼。

婀妍疑讶地望着小玄,一时无法把他的身手跟眼前此所见联系起来。

“这里怎么会藏着一只恐怖之足呢?”小玄犹豫地盯着跟前的巨大残骸,心中生出一股收拣破烂的强烈欲望。

“本小圣一直都这么厉害啊。”小玄笑嘻嘻的应,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动手收集起恐怖之足的散碎支件。

“快走,说不定已经惊动了别处的守卫!”婀妍还刀入鞘,调头就奔。

“等一下。”小玄急忙念动禁咒,开启如意宝囊,将恐怖之足的残躯及散碎支件一一收入。

“你干吗?快走呀。”紫儿催促道。

“这家伙都破烂成这模样了还有什么用?”碧儿纳闷道。

“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恐怖之足啊!”小玄道:“我看能不能修好,倘若运气到了,说不定还能打造成一个崭新的宝贝哩。”

婀妍闻言回头,没好气地叫道:“别捡了!等夺回巨竹堡,我送你一只好的。”

“真的?到时可别忘啦!”小玄大喜,但还坚持地收起了恐怖之足的最后一只断肢,这才飞步赶去。

四人继朝前去,遭遇的守卫逐渐增多,皆俱匆匆奔行,显然是在调度布防,四人小心应付一一避过,又下了数层,忽见前边悬挂着一道宽达数丈的瀑布,小玄正感震撼,已见婀妍飞步掠去。

“哗!好壮观,想不到一座建筑物内竟然有这样的东西。”小玄立在瀑前赞叹。

“不是天然的。”婀妍道。

“就是人工的才了不起呐!厉害厉害!”小玄道,心中对建造这座神奇巨堡的人愈来愈感佩服,见婀妍专注瀑布,问道:“这道瀑布有什么不妥么?”

“通过这道瀑布可以到达堡底中央,也就是太碧阴脉的出口。”婀妍道。

小玄探出头去,望向瀑布的倾陷处,但见水雾之下漆黑一团,深不见底,怔道:“要从这儿跳下去?”

紫儿骇道:“这水好大,一个不小心给冲着就完了!”

碧儿也惊道:“底下有多深呀?飞下去是没问题,就怕给水冲着哩。”

“当然不是跳下去,这瀑布后面藏着个秘密升降台。”婀妍道。

旁边三人松了口气,小玄道:“原来如此,妙极妙极,我们跃过去吧?”

“全部小心点,我不知道这里有没增布守卫。”婀妍凝视着瀑布道。

“有就干掉他它!我先进去瞧瞧好啦。”小玄话音未落,人已箭般掠出,一个星火飞溅纵向瀑布。

婀妍急亦跃出,紫碧姐妹略一犹豫也跟着飞向瀑布。

只听“哗啦”一声,小玄已穿过瀑布,睁目瞧去,果见前面有块丈余长宽的方形平台,真气一沉,便稳稳当当地落于其上。

这块平台无遮无拦,除了中心的一根长长纵轴之外别无他物,小玄见无异处,正要招唤,已听水声哗响,三个女孩已先后纵了进来。

“没有守卫。”小玄喜道。

紫碧姐妹舒了口气,垂放下挡护胸前的兵器。

婀妍却仍四下环顾,两手各扣着道符,神色十分警惕。

小玄发现纵轴之上有根短短手把,问道:“这是升降开关吧?”

“这么重要的地方,竟然没有一个守卫,这就有点奇怪了……”婀妍沉吟道,面上疑色重重。

“也许那些邪秽还没发现这个秘密平台,所以没有布防。”碧儿道。

“不可能。”婀妍摇头,“此处虽然隐秘,但千臂老魔垂涎太碧灵脉已久,不可能占据了这么多年还找不到这个通往阴脉的平台。”

“或许……他们太大意了,以为不会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来,而且还能找到这里。”紫儿推断道。

婀妍蹙眉,犹自沉思。

“不管他了,来一个咱们宰一个,来两个咱们宰一双!”小玄正道,猛地心生警兆,急忙朝旁闪避。

“小心!”婀妍几于同时叫道,扬手疾弹,瞬见青芒电闪,小玄身侧倏地现出一条粗如海碗的绿色长藤,缠捆住了一个似是人形的高大身影!

“什么东西?”小玄诧讶,八爪炎龙鞭从袖中飞旋而出。

婀妍左手突又弹出,在碧儿侧后炸出团艳丽紫芒,映耀出一个高大的人形轮廓。

两只小妖精大吃一惊,双双提起兵刃,劈头盖脸齐朝那人形轮廓击去,但闻金鸣之声铿锵密响,人形轮廓眨眼无踪。

婀妍左手指间瞬又多了道符,右手飞探腰畔,闪电般拔出了竹子小刀,就于此刻突“嘤”一声,左肩肩窝处猛地飙出一股血箭,似被什么无形利物洞穿而过,整个人赫给冲离平台,撞上背后飞流而泻的瀑布,刹那便给冲得无影无踪。

“不!”小玄大吼,扑身纵去,鞭如龙贯,然却卷了个空,只掀起一抹激荡的水浪。

旁边喀嚓声响,似有什么物事向他袭来,旁边的两只小妖精急舞兵刃朝声响处乱击一气,却皆落了个空。

“什么鬼玩意!”小玄怒喝,无相之眼随念即生,平台之上立时显现出四条虚淡身影,赫是早先见过的剑将军模样,手里皆持透明似的巨剑,其中一个已悄悄地摸到了紫儿的背后。

“狗东西!”小玄弹身暴起,长鞭倏地化作火龙噬出,正中那个准备偷袭的剑将军,登闻“砰”地大响,火光炸处,那个剑将军已给击成破碎。

周围的三个隐身剑将军齐挥巨剑,风驰电掣朝他砍刺过来。

小玄怒容满面,臂上的八爪炎龙鞭有如狂龙乱舞,声势异样骇人,唬得平台上的两只小妖精四下退避,烈焰飞蹿间,旋闻一声巨响,一个剑将军竟给拦腰扫断,紧接着第二个给击飞出平台,再交数合,最后一个剑将军的脑袋赫给火龙绞了下来,滴溜溜地在地上乱转,继给一脚踢入瀑布。

两个小妖精花容失色,惊怯地望着怒不可遏的男儿。

“婀妍!”小玄趴在平台边上大声呼叫。

姐妹俩也趴到边沿,朝下眺望。

“婀妍!”小玄又呼,声音嘶哑。

“婀妍!你在哪?”碧儿也跟着呼喊。

然后杳无回音,三人耳中唯有瀑布的咆哮。

“呜……婀妍……”小玄喉底哽咽,悲痛交集。

“别急啊,你不晓得婀妍有多厉害,身上到处都藏着神异无比的奇符,一定没事的。”紫儿道。

“没见她受伤了么!”小玄吼道,目赤如兽。

两只小妖精唬了一跳,齐朝后缩。

小玄站立起来,收鞭回臂,深深吸气。

姐妹俩一惊,紫儿叫道:“你想干吗?”

小玄倏地从平台上跃了出去,撞入奔流飞泻的瀑布之中,瞬间无踪。

两只小妖精目瞪口呆,隔好一会儿才听碧儿愣愣道:“他跳下去了?”

紫儿娇躯轻栗,目中隐现泪光,蓦朝底下大声喊道:“傻瓜!笨蛋!”

瀑布飞流倾泻,势不可挡地将夹在其中的小玄向下疾冲。小玄双目紧闭,除了运蓄真气护住身躯外别无他法。

坠势极速,虽犹如此,还是等了数息才摔至底部,小玄人如流星般重重地砸进一汪冰寒水中,又给力道万钧的瀑布不由分说地压向深处,紧接着一股巨大的浮力将他往上猛托,莫说常人,便是寻常的修炼者恐怕也会给这两种相逆的巨力压扯得分筋错骨瞬间毙命。

但此时的小玄已今非昔比,在他体内的某处正藏匿着一颗在九重渊下凝炼而成的万载骊珠,在他的体内蕴蓄着泽阳战场上的万千杀戮之气,他已吸汲了本该是太乙大罗享用的珍异乳华,除此之外,令他脱胎换骨的还有一颗用无数真珍精华并以无上仙家妙法修炼而成的飞仙内丹。

这一切,已暗中助他度过了数次生死之劫,也使他今次逃得生天。

小玄很快就从晕头转向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两脚数下蹬踏,人便迅速朝上升去,旋听“哗啦”一声,终于从水中冒出头来。

此处已离瀑布数丈距离,但掀起的阵阵迷蒙水雾仍然笼罩着他,令得视线无法远及,只知所处的乃是个水潭。

小玄四下张望,正在察看周围状况,耳中猛闻一声清脆娇叱,心头顿时狂跳起来,真气提处,整个人便如蛟龙出海般从水中腾空而起,循声疾掠过去。

方出水雾,他就瞧见了岸边上一个窈窕身影,身着紫袍手握小刀,不是婀妍是谁,这一喜非同小可,但即发现情况不妙,原来在她周围正有许多怪物潮涌而至,定睛望去,却是早先见过的树精之类,当下急飞过去,大声叫道:“婀妍别慌,我来了!”

婀妍抬眼掠去,紧绷的冰颜登如花般绽放。

小玄飞落其旁,八爪炎龙鞭如火龙般从袖中旋出,神威凛凛地大喝一声,登将一个逼近跟前的树妖扫趴在地上,反手挥去,又把另一个腾舞着长肢的树妖卷飞了出去。

“一人一边。”婀妍叫道,娇躯一旋,与他贴背而倚,握着小刀挥砍不停。

树精接连迫近,不但数量极多,且个个异样巨高,然而小玄此刻心中喜悦,毫无惧色地予以迎头痛击,真气发处,竟将一个高逾二丈的树精劈出大股焰火来。

“爽啊!”他怪叫一声,鞭及之处,又将数个树精击爆击燃,只觉通体真气空前流畅,战得兴起,居然反守为攻,大呼小叫地向前杀去。

婀妍却是与之相反,在背后一直默不作声。

小玄猛地记起她先前跌进瀑布的情形来,忙问:“你的伤怎么了?”

“没事。”婀妍应道。

小玄听她声音微弱无力,心中一凛,趁隙回头,掠见其背染得大片殷红,不禁大惊,“你……你伤得这么重!”

“别管这个,解决掉它们再说!”婀妍低喝。

眼前形势也别无他法,小玄心急如焚,手上狠招尽出,炎龙鞭真如火龙般遍空飞舞腾蹿,张牙舞爪地将一个又一个树精劈断、点燃、卷飞、击爆。

但是树精前仆后继,几个方才倒下,又有几个不知从哪里掩来,大有杀不绝之势。

“狗娘养的!怎有这么多?”小玄咬牙切齿,生怕拖得太久女孩支撑不住,又问道:“婀妍你怎样?”

这一分神,一个高达三、四丈的巨大树精兜头袭至,满是尖尖叉桠的长长粗臂突过火龙的拦截,雷霆万钧般砸向他的头上。

小玄心中叫糟,然而此际长鞭在外,眼见收回不及,正待拼力闪避,却见树精的长臂倏地失控,力道尽失地栽坠下来,却是给什么东西齐干削断。

婀妍的冰靥出现在他旁侧,微笑道:“我那边解决了。”说着手上的小刀朝空处轻轻一挥,蓦见还在数丈之外的巨大树精拦腰而错,树冠一倾,惊天动地的砸倒地上。

小玄目瞪口呆,又见婀妍握刀纵挥,另一个数步之处的树精倏给从中剖开,分成两半各倒一边,他骇然回头,只见背后重重叠叠倒着无数树精,不禁傻了。

“快帮忙啊,我没力了。”婀妍娇嗔。

小玄目光落在她满是血迹的衣襟之上,心中又疼又急,怒喝一声,飞身直扑敌阵,在余下的十几个树妖当中奋力拼杀。

婀妍则仍在原地伺机出刀,每挥一记,数丈之内便有一个树精匪夷所思地分成两段,断处无不平滑如镜。

终于,小玄将最后一个树精击成了火团,急忙回到玉人身边。

婀妍垂着小刀无力的朝他笑了一下,忽而软软坐地。

小玄大惊,扑跪跟前察看伤势,但见其左肩窝处血肉模糊,犹有鲜血汩汩淌出,赶紧撕下一边袖子为其包扎,青着脸哆嗦道:“伤得这么重,好像给穿透了。”

婀妍含笑瞧他,道:“你怎么跳下来了?”

小玄突然想起一物,急启如意宝囊,从里边摸出个墨色小瓶来,从中倒出两颗小丸,道:“快服下去。”

“这是什么?”婀妍问。

“据说是荡魔堡最好的疗伤药,贺天鹏给的。”小玄道。

“不要!”谁知女孩头却一偏,“那臭男人的东西我才不要!”

“快吃,这时候还讲究个啥!”小玄急道。

“不要,死了都不要!”婀妍异样坚决。

“别闹,救命要紧,你瞧血还在渗呐!”小玄哄道。

女孩任性地把头偏向另一边,依然不肯。

早知道就别说是贺天鹏给的!小玄心中大悔,一时手足无措。

“喂,我问你,干吗这么高就跳下来了?”婀妍又问。

小玄发怔,不知如何回答。

“见我掉下来,你很着急是么?”婀妍盯着他的眼睛柔声道。

“啊?那个……那个……”小玄支支吾吾。

婀妍嘻嘻娇笑,笑得极甜。

“快把药吃了好么?你瞧你的脸上都没血色了。”小玄又软语央道。

“放心,没事,我脸上从来就没有什么颜色的。”婀妍道。

小玄呆呆瞧她,不知不觉目光已给她那冰似的俏丽娇颜深深吸住。

“是不是很难看?”婀妍道。

“没啊。”小玄摇头道:“很好看,好看得紧。”

女孩笑得愈甜,忽道:“好累,肩膀借人家靠一下好么?”

小玄赶忙挪到她身侧坐下,女孩娇躯一倚,把头枕靠在他的肩上。

“可惜我二师姐不在这里,她的疗伤术精湛得很,因为有她,我下山时没带什么疗伤药。”小玄道,每每这个时候,心里就对李梦棠有无边的思念。

“二师姐?”婀妍问:“她对你很好是么?”

“嗯。”小玄点头。

“有没有你三师姐对你那样好啊?”婀妍笑吟吟地继问。

“几个师姐都对我很好。”小玄随口应道,思绪难以自拔地沉浸在逍遥峰上的美好时光里。

婀妍咬唇,低低地咕哝了一句。

“你说什么?”小玄问。

“没有!”女孩板着脸道。

“你觉得怎样啦?”小玄垂头去瞧她的包扎处,血似乎已经止住了。

“我要死了。”婀妍却道。

“很难受是么?”小玄登时紧张起来。

婀妍乜眼望他,似有若无地轻叹了一下,脸上渐渐又有了笑意。

“到底怎样了?”小玄着急道。

“阿玄哥哥,人家就这么死在你怀里好不好?”婀妍笑嘻嘻道。

“胡说什么?不好,一点都不好!”小玄急恼交加。

“那就不死呗。”婀妍笑道:“别急啊,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向你保证。”

小玄见她神色轻松,心中稍定,道:“我们快点离开这里,才好找药为你医治。”

“我才不走呢。”婀妍竟道:“你瞧这里多美,没欣赏个够才不走呢。”

小玄这才注意起四周,抬头望去,只见所处乃是个极大的空间,四壁及顶部俱由根根粗巨无比的宝瓶竹所构,其上绵延刻绘着一幅幅山水海岛图,其间罗列着许多形形色色的奇树异木。

高达数十丈的顶部开着个巨大口子,将小玄和婀妍冲下来的瀑布正从其间滔滔倾落,在口子的周围刻绘着巨大的日月星辰图案。瀑布落处是一大潭,周围竟然栽满了簇簇生机盎然的宝瓶活竹,但最奇之处却是离潭不远的地方,有个径达数丈的井状巨物,亦是宝瓶竹筑构,一抹抹绚丽绝伦的柔柔碧光正从井中喷吐而出,把这个巨大空间里的所有一切渲染成了浓浓的绿。

“这是什么地方?”小玄张大了嘴巴。

“很美是不是?”婀妍开玩笑似地道:“不如我们从此就留在这里吧?”

“从此?”小玄蓦地心跳,有些慌张道:“这里没吃没喝,只怕呆不了多久。”

“你不愿意?”婀妍却道。

小玄心跳愈剧,偷眼望去,只见女孩正凝视着自己,星眸里朦胧着一层水雾似的迷蒙,心底骤似给什么神秘的东西飘洒着般,一阵魂悸魄动。

此时两人极近,仿佛能听见对方的心跳。

女孩的长长眼睫忽而垂下,视线不经意地在他的唇上停顿了一下。

小玄屏住了呼吸,不觉间目光也落在了女孩的唇上,那儿软软如脂,泛着晕柔的淡红与润泽的水意,正花瓣般轻轻娇颤。

婀妍抬头,望见了男儿的目光,不禁心如鹿撞,但仍迟疑着微仰着脸。

小玄猛然发现两人的距离正在慢慢缩小,一时分不清向前移动的是自己还是对方。

抑或彼此?

四瓣烫唇越来越近,就在即将触着的刹那,婀妍忽然扭头,别开了脸,原本冰似的俏颜飞起了一抹迷人的红晕。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