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九集 情为何物
第三回 星空下的愿望

“别慌!这些是密道的守卫,未给七绝邪魔控制的!”婀妍叫道。

小玄定神瞧去,见甬道两边贴壁立着十来对高大竹人,清一色披挂繁琐厚重的竹片盔甲,手拄宝瓶竹削制成的巨剑,面上无眼无口,模样十分威武慑人。

“你怎不早说,吓我一跳!”碧儿拍着心口娇嗔。

这十来对竹人贴壁静立,对于几个闯入者,并无纹丝反应。

“看来密道还没给那些邪秽发现。”婀妍快步向前。

“这些是什么利害角儿?看上去挺威风,好像没在你那些竹子兵里见过呀。”小玄道。

“它们叫做剑将军,数量极少,是我巨竹谷的高级机关,攻击同防御俱为上佳,单兵格斗能力仅次于恐怖之足。”婀妍道。

“厉害!厉害!”小玄啧啧称赞道,又问:“但它们怎么一点都不动?难道是太久没使用,全都坏掉了?”

“它们的职责是守卫这道门,如果搞错了启门之法,你就会知道它们到底坏掉没有。”婀妍淡淡道。

小玄转头望去,见她已行到甬道的尽头,正面对着一扇刻满了奇异符纹的紧闭竹门。

“此处已是巨竹堡的底下,只要通过这道门,便能进入巨竹堡内了。”婀妍拿起鲛珠,近距离地移照着镂刻在竹门上的条条符纹凹槽。

“那你一定知晓这扇门的开启之法了?”小玄走过去,同她一道打量面前的竹门。

“但愿我没记错。”婀妍道,说着踏前一步,抬起右手,用指点摁住了一颗嵌在竹门上符纹凹槽里的圆竹珠。

“婀妍,小心啊。”紫儿紧张地望着两边道。

甬道静谧非常,多了这十几对无声无息的竹人,显得有些阴森可怖。

婀妍捺动葱指,摁住圆竹珠沿着符纹凹槽滚动起来,到了符纹的分岔之处稍作沉思,便选了其中一条继续滚走。

“这凹槽的轨道,好像是九宫的某种变形哩……”碧儿道。

小玄凝目细瞧,诧讶道:“果然有点像,想不到竟有这样的玩法,有趣有趣!”

“别吵,小心干扰到婀妍。”紫儿低声道。

“如果珠子滚错岔道,这些竹人真的会来攻击我们吗?”碧儿道。

“会。”婀妍盯着竹门道:“它们会把这甬道里的一切生命清除得干干净净。”

小玄与碧儿凛然噤声。

婀妍的手忽然停住,指尖摁住的竹珠子停顿在一处有着三道分岔的地方。

“怎么了?”小玄低声问。

“我忘了这个地方该怎么走。”婀妍道。

旁边三人立时紧张起来,小玄干笑道:“这些剑将军到底有多厉害?”

“一个剑将军大概能干掉十只刀隼、五个枪卒或三只战鹰。”婀妍淡淡道。

小玄暗抽凉气。

“你们准备应战。”婀妍叹道:“看看老天爷肯不肯帮我们吧。”说着葱指一捺,摁着竹珠子滚向岔道的其中一个分支。

只听“嗒”的一声轻响,似从极远处传来,除此之外,再无动静。

“没……没有选对?”小玄瞧瞧竹门又望望伫立两旁的剑将军。

“等等。”婀妍凝眉道,似在聆听着什么。

数息后又听“嗒”的一响,只是声音大了许多,紧接着扎扎声起,竹门终于缓缓向右移动,其后露出个门洞来。

“成功了!”紫碧姐妹齐声欢呼。

“反应好慢,敢情这门年久失修,快要坏掉了。”小玄抹抹汗道。

“不知道就别装懂啦,动力之源在远处,传送动力过来不需要时间么!”婀妍没好气道。

“原来如此。”小玄恍然悟道:“我曾到过一个地底魔窟,那里的机关是用其上的湖水作为动力之源,不知道你们巨竹堡用的是什么?”

“一道气脉。”婀妍向前走去。

其它三人赶紧跟上,小玄道:“用一道气脉做动力之源?”

“嗯。”婀妍道:“地界有一十九灵脉,巨竹谷拥有其一……”

“这个我知道,就是太碧了!”小玄道,猛地想起太碧之上的那个销魂巨巢来,心口不由一阵抽痛。

“没错,但太碧只是阳脉之象,另一半的阴脉在这边,也就是我们巨竹堡的地基中心。”婀妍道。

“这灵脉还分阴阳的?跟梦巢不一样啊。”小玄诧道。

“每一灵脉都是不相同的,譬如水晶潭代表着平衡,具有稳定、调配与融合之功,对五行生克起着缓冲作用;譬如快活水晶代表着生命,具有延年益寿、增强灵力之功,特别是对天地间的水行之物有着非凡奇效;梦巢代表着根本,具有孕育守护、固本培元之功,对所有土行之物有莫大好处;而我们巨竹谷的太碧代表着生机,具有生长、复原及繁殖之功,对一切木行之物有无上益处。”婀妍道。

“原来如此。”小玄道,心忖:“婀妍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这点跟我二师姐倒是有点像哩。”

“啊,怎么没路了?”碧儿忽然叫。

小玄一望,果见前边三面皆壁,没有去路。

婀妍却是不慌不忙地走到一角,探手握出了一支镶嵌于壁的不起眼竹竿,轻轻地扳了一下,旋闻扎扎声响,四人身子一浮,全都朝上迅速升起。

“这是什么机关?”小玄大感新奇。

“这是一个纵向传送台,在巨竹堡里还有很多。”婀妍道。

“它会把我们送到哪里?”小玄又问。

“雨梦台。”婀妍道:“巨竹堡最高的地方。”

“然后呢?”

“然后从那里溜进巨竹堡的内部,再然后想办法摸到低层的中心。”婀妍道。

“去抢拘木令是么?”小玄继问。

婀妍摇摇头道:“去封闭太碧的阴脉。”

“封闭太碧的阴脉?”小玄奇道:“为什么?”

“因为太碧地灵脉对木行物事具有十分惊人的生长及繁殖之功,只要存在,整座巨竹堡就是‘活’的,就会牢不可破,而且,在巨竹堡范围的所有以宝瓶竹造成的机关护卫都会拥有成倍甚至数倍的战力。”婀妍答道。

“这等可怕!”小玄咋舌道:“一座城堡会怎么个‘活’法?”

“就是如同生灵般会有生命,会有自我痊愈的能力,譬如某个局部给损毁之后,它便能够迅速地自行恢复。”婀妍道。

“这……这么神奇?”小玄张大了嘴巴。

就在这时,四人突感升势一顿,前面的竹壁陡然朝旁缩去,婀妍依旧当先跨出,其余三人紧跟其后。

“哗!”碧儿倏地低呼。

小玄急忙瞧去,原来四人已立在一座高台之上,前面较低处是一个径达七、八十丈的巨大圆圈,圆圈是由无数根碧竹构筑成,其顶还拱架着千百根宝瓶竹,这些宝瓶竹全部都向心倾斜,千百道水柱从它们的一段出口滚涌而出,如同千百道晶莹泉水般以美妙的弧度一齐注向中心的巨大池潭,无比瑰丽壮观,令人迷醉震撼。

“好漂亮哇!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空中潭子了?”紫儿惊叹。

“嗯,这里就是雨梦台。”婀妍点头,踏前一步,仔细地观察着底下。

“真是好美!怎么可能把水引到这么高的地方来?”小玄也为眼前的景象倾倒。

婀妍没答,眼中悄悄地潮润起来。

此时天已黑暗,天上月明如镜,映耀得整个潭子有如一颗闪闪发亮的巨大宝石,四围的千百注细泉就似为其装饰的流苏银线,偶有风过,便会在这些流苏银线间吹扬起阵阵如烟似露的迷蒙水雾,更为眼前奇景添上一层迷人的薄薄面纱。

“啊!那边有守卫!”小玄忽然低叫。

紫碧姐妹俩凝目望去,果见斜对面贴墙处立着一排枪卒,因颜色与背后的竹墙十分接近,不仔细看便会忽略。

婀妍镇定如初,显然早亦发现。

“我们从哪进入堡内?”小玄道。

“那里。”婀妍指着对面的一个门洞。

“那儿离那帮守卫好近,我们过去会给发现的。”紫儿道。

“那就不过去。”婀妍道。

“不过去?”小玄怔道。

婀妍竟然就在台上坐了下去,道:“等。”

“等?等他们撤岗么?”小玄皱眉道。

“这种岗多半通宵不撤的。”婀妍道。

“那还等什么?”小玄道:“要不然我去把它们引开!”

“瞧那边。”婀妍指着对面的一座高台。

旁边三人望去,见其上竹簇密布,小玄问:“那边怎么了?”

“那片竹林里藏匿着几百只机关战鹰,你若不想要命,便可试引一下。”婀妍道。

“那咋办?”小玄急道,心中大呼遗憾:“都是那妖女干的好事,倘若骨头龙还在身边就好了!”

“今晚的天空好干净呀。”婀妍却道,双手撑地,姣躯后仰竟然抬起头欣赏起月亮来了。

旁边三人一愣,面面相觑。

“婀妍你这时候看什么月亮,快点想办法呐!”碧儿蹙眉叫道。

婀妍却悠悠道:“时候不到,急也没用。”

小玄眼睛忽而一亮,便亦盘膝坐下,抬头看天。

此处绝高,视野极广,满空星海尽入眼中。

“喂!你怎么也突然变傻了?”碧儿瞪眼叫道。

小玄干脆躺倒下去,双臂作枕,凝目望天。

两只小妖精疑惑仰头,但见碧空如洗,繁星似钻,明月如玉,除了美丽,别无异处。

于是四人望天,两个痴迷两个发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婀妍如梦似呓地轻叹道:“很美是不是?”

小玄怔怔望天,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

一阵柔柔夜风吹过,拂得四人衣裳轻轻飘舞。

“好凉快……好舒服……”婀妍如猫低嘤,高举双臂娇娇地伸了个懒腰。

小玄若有所思,亦觉神畅气缓,无比的舒服惬意,忽而发现自己好像从没有、也从不懂这么静下心来享受身边的美景。

逍遥峰的景致与夜空并不比这里的差,但他却从来没有好好地留心过,欣赏过,就是佳人在畔时。

猛然间,他忆起了某个夜晚,在轻烟淡雾出没的花木丛中,水若旁边躺下,头就枕在他的腿上,那本该是多么美妙动人的时刻,但他竟然眼巴巴地盯着远处,心急如焚地渴盼着一撮火魅的头发。

该死!居然这么该死!为什么那时不懂得珍惜?小玄蓦尔两眼潮润,在没有自己的这些日子,爱哭的水儿不会哭坏了吧?

心口无可遏制地阵阵抽疼了起来。

“不知牛郎织女的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婀妍望着垂挂天际的一抹美丽的细碎银沙,“有时候,真想飞上天去亲自看一看……”

小玄心头越来越疼,用力地咬住了唇。

“据说天河好美的……”婀妍又叹。

“嗯。”小玄点头,“还有瑶池。”

“呜……我要晕啦。”旁边的碧儿向姐姐娇嗔,“这两个人!怎么这时候聊起这些来了?”

“真真莫名其妙!”紫儿也恼着道。

“阿玄哥哥,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婀妍忽问。

“阿玄?”旁边的妖精姐妹不由一怔。

“最大的愿望?”小玄呆了一呆,心里倏地滚烫了起来,那就是娶四个老婆呐,把大师姐娶作大老婆,把二师姐娶作二老婆,把三师姐娶作三老婆,把小师姐娶作小老婆……啊!如今还要加上个她……可是……如今的她在哪里?眼下怎么样了?

“不愿说?”婀妍蓦而薄嗔,“当我没问!”

“不是啊……”小玄忙道,可是这样愿望怎么说得出口?赶紧托出别一个梦想应付女孩,“我想制造一个空前绝后的宝贝,要金刚不坏力拔山河的,要任谁都打不坏的,要碰谁都打得赢的,而且,它还要有感情的,懂感情的,要知晓善恶是非的,最好还能陪我喝喝酒的……”

旁边的妖精姐妹“噗嗤”一笑,紫儿掩口道:“好古怪的愿望,天底下怕是独你一个这么特异啦!”

小玄瞪眼道:“那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么……”紫儿眯起丽目道:“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变成一个能像小妖后那么美丽的女人!”

“变成小妖后那么美丽的女人?”小玄失笑,“做梦吧你。”

“我知道。”紫儿叹道,神色萧索黯然。

小玄见状,心中遂有些不忍起来,忙慰道:“你这样子就已够漂亮了,再漂亮下去岂不要迷死人啦?”

“人家就是想要迷死人!”紫儿转嗔为喜,秋波放彩道:“小白哥哥,我知道你在哄我!”

“你呢?”小玄转问碧儿。

“我?我没想过呢……”碧儿呆了呆,迟疑道:“我想快快活活地过日子…

永远不要有烦恼……不要有忧虑……不要有伤心……我要吃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玩好多好多好玩的东西……”

“这个愿望好啊。”小玄笑道。

碧儿望着他,忽地没头没尾加了一句:“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说罢嫩颊便晕了起来。

“一定会如愿的!”小玄为她打气,转头道:“婀妍,你的最大愿望又是什么?”

“我啊……”婀妍略微沉吟,凝视着夜空道:“我想去很多很多的地方,天地间所有美丽的、有趣的地方,跟心爱的人。”

小玄呆住。

跟心爱的人自由自在地遨游天底,也许这才是最美好的愿望吧?

这可是他跟水若许诺过的呀。

但如今,实现这个许诺的日子怕是遥遥无期了。

不知水儿把那两只七焰灵鸾蛋孵出来没有?小玄蓦地满眼酸热。

“咦,小白哥哥你怎么……哭了?”碧儿惊道。

婀妍同紫儿闻言转头,一起诧讶地瞧向他。

“胡说什么!”小玄赶紧拭目,笑道:“人一犯困,眼睛就会生涩,眼睛一涩自然就会流泪的懂不懂?”

三个女孩皆俱疑惑地盯着她。

场面忽然静了下来,四人耳中唯余注入池潭的哗哗水声,规律的,柔柔的,悦耳动听。

“要是……等会不用打架就好了……碧儿呓声道,只觉眼皮阵阵发涩,却是给清凉的夜风吹拂得有些懒倦起来。

“有东西来了!”紫儿盯着底下突道:“婀妍你快瞧,那些怪物是什么?”

婀妍朝下掠了一眼,淡淡道:“是刀螳螂,也就是格斗型的螳螂工匠。”

“格斗型的螳螂工匠?类型还真不少啊!”小玄闻言坐起,望着沿池移动的十来只奇形怪物,心底益发佩服巨竹谷的机关工艺。

“他们好像在巡逻哩,看来从这边是绝对下不去的!”紫儿焦灼道。

“到底怎么办哟?”碧儿也十分着急。

“别急。”小玄却在微笑。

“这样子能不着急么?弄不好还要给困在这啦!”碧儿瞪眼道。

小玄抬头望月,悠然道:“戌时二刻也许就快到了吧……”

婀妍嘴角弯起,用一种欣赏的目光瞧着他。

就于此刻,宁静突给打破,夜空中传来声声怪唳,紧接着数十只黑影出现在月光之中,眨眼间疾扑下来,赫是一头头体形巨大的奇禽,血睛赤啄异样猛恶,正是小玄先前见过的婴勺。

雨梦台上立时乱了起来,枪卒及刀螳螂四下奔行,对面高台上的竹林中突然爆起数百道影子,厉啸着朝婴勺群电掠扑去,却是一只只啄如刀爪似勾的机关竹鹰。

几于同时,又闻数声震天厉嗷从东面堡下传来,旋而杀声大作,似有无数兵卒来袭。

雨梦台上的枪卒及刀螳螂纷纷朝东面的边沿处快步奔去。

“佯攻开始了!”小玄兴奋道。

婀妍点头,道:“趁乱闯过去……准备……走!”话音一落,人已脱兔般奔出,跃下边台,飞向池潭对岸的一个门洞。

紫碧双姝如梦初醒,急同小玄一道掠出。

这时状况纷乱,雨梦台上的机关护卫俱往东面涌去,四人身法极速,神不知鬼不觉地掠过池潭,奔入门洞之内。

“原来在等这个!我说怎么突然聊起天来了……”碧儿拍拍心口,长长地舒了口气。

“别停!”婀妍低喝,即又朝前掠去,沿着一条竹木旋梯向下飞奔。

其余三人赶紧跟上。

婀妍对堡内环境似乎极为熟悉,时而向左时而往右,东奔西转间没有丝毫顿滞犹豫。

四人飞步急奔,穿堂过屋层层向下,进展出乎意料地顺利,几乎没碰上什么敌人,然而堡外却是杀声震天,显然堡中的守卫俱给吸引到外围去了。

小玄边奔边瞧,只见堡内重重叠叠的气象万千,除了座座贴壁而悬的亭台楼阁,竟然还有假山、溪流及池塘等物,彼此高低相望,用条条造型不一的桥及凌空飞旋的阶梯贯通连接,心中震撼:“若非亲眼瞧见,怎么也难以想象在一座建筑物里边能有这些东西!”

前边领头的婀妍突然止步,打着手势贴壁静立。

后面三人急忙刹足,亦随之靠壁而立。

旋即叽叽呱呱之声传来,前方的岔道口鱼贯奔过一群奇形怪状的魔物,个个身高过丈,然却瘦瘦长长,手臂叉叉丫丫,竟多达数条甚至数十条。

小玄目瞪口呆,忍不住小小声问:“这些又是什么机关?如此怪异的!”

“不是机关,是魔物。”婀妍压低声音应。

“魔物?这里怎么会有魔物?”小玄更觉奇怪。

“他们不是我巨竹谷里的东西,而是千臂老魔带来的魔物,想来跟他一类,皆是成魔的木精。”婀妍道。

“成魔的木精?”小玄继问:“千臂老魔到底是谁?”

“一个上古树精,七绝界的大司祭,我族不共戴天的仇人,当年偷袭巨竹堡就是这恶魔干的好事!”婀妍姣躯轻栗,咬牙切齿道:“我爷爷我爹我娘还有许多族人都死在他手里!”

小玄大怒,“这就寻他去!我帮你宰了这个恶魔!”

“这恶魔眼下不在堡内。”婀妍红着眼圈道。

“日后定去寻他!”小玄突而想起小魔君来,恨道:“七邪界的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他叫千臂老魔?”

“他自称千臂元圣,乃是昆仑界一株成精的服常古树,据传吞噬了文玉、三珠、琅玕等上古神木,魔力高绝,当年我族中几大长老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婀妍道。

小玄只觉血往上涌,脱口道:“不管他有多厉害,总之这仇我帮你报定了!”

“阿玄哥哥……”婀妍哽咽唤道。

不知怎么的,旁边的紫儿却白了男儿一眼,面无表情道:“话可别说得太满,那魔头很厉害的,多少仙真魔王都不敢惹呢。”

“那就想想办法,我就不信奈何不了那个恶魔!”小玄握拳道。

“你有这份信心,我很高兴。”婀妍破涕为笑,笑得灿烂如花,眼角余光却冷冷地掠了紫儿一眼。

紫儿咬唇,脸上一阵青白。

一队树魔终于全部过去,四人继朝前奔。小玄忽感衣角给拉了一下,回头望去,见紫儿打了个眼色,似乎有话要说,心中奇怪,便稍略放慢了脚步,与前边的婀妍和碧儿拉开一小段距离。

“又不关你事,你尽往自个身上摊干吗?”紫儿极低声道。

小玄微微一怔,旋即明白她所指何事,笑道:“朋友么,能帮就帮嘛。”

“婀妍很精的,用得着你帮么!”紫儿道:“再说,那个千臂老魔是你惹得起的么?别以为能单挑逍遥峰五大弟子就多了不起,依我瞧,便是白首仙娘娘也远非那魔头的对手。”

小玄瞧瞧她道:“你不也是婀妍的朋友吗?见我想要帮她,怎么反而不高兴了?”

“猪头啊,我是怕你吃亏!”紫儿瞪眼道:“知道吗?婀妍的修为比你厉害多了,可是连她自个都十分忌惮那个魔头,今次之袭,便是选在那个魔头离谷之时。”

听见“猪头”两字,小玄只觉得一阵亲切,笑道:“放心好啦,我还没活腻,不会白白送命的。”

紫儿轻哼一声,待要再说什么,猛听前边的婀妍、碧儿齐声厉叱,紧接着咔嚓声响,似与什么打斗起来。

小玄一惊,飞步奔上前去,赫见转角处拱出一个巨大影子,正轮番展动数根利钩似的长足闪电般疾袭两女,足尖过处,墙壁上一根根比金铁还要坚硬的宝瓶竹立时如腐割裂,现出条条可怖深痕。

“恐怖之足!”小玄吸了口凉气。

怪物察觉还有敌人,长足一弹,劈头盖脑朝他搭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