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九集 情为何物
第二回 奔袭

“小白哥哥?”婀妍怔了一怔。

小玄笑着朝她眨了眨眼。

紫儿碧儿一人一边捉住了他的衣袖,模样极是亲热。

小玄吓了一跳,赶紧扯衣拽袖挣了出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白哥哥,那老家伙有没有为难你?”

“你没事吧?”

“这些天你都在那个鬼林子里么?”姊妹俩如鸟儿般叽叽喳喳个不停。

“什么老家伙?人家叫做白眉翁!”小玄生气道。

“那老东西趁人不备就施邪法把我们赶出来了!”碧儿怒道。

“我们想再进去找你,可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路了。”紫儿道。

“他是为了你们好。”小玄道,想起给七绝界围攻的那一战,背上犹自冷汗涔涔。

“啊!你们认识?”紫儿突道,狐疑地瞧瞧他和婀妍。

“我不是跟你们说过,我有个巨竹谷的朋友么。”小玄笑道。

“哦,就是你说批发宝瓶竹的那个?”碧儿恍然大悟。

小玄心叫不好,忙朝婀妍瞧去,见她正瞪着自己,不由一阵慌张。

“小白哥哥?”婀妍轻轻地唤了一声。

“嗯……”小玄硬着头皮应了一下。

“我是批发宝瓶竹的?”婀妍盯着他柔声问。

“那是……是跟她们……跟她们开玩笑的。”小玄结结巴巴,涎脸干笑。

两只蝴蝶精瞧瞧婀妍,又望望小玄,彼此对视一眼,似有所悟。

婀妍转朝姊妹俩道:“你们又怎么认得这个崔小白?”

“婀妍,他就是我们上次跟你说的,在葫芦镇遇见的那个啊。”紫儿道。

“就是上逍遥峰独挑白首娘娘门下五大弟子的那个呀。”碧儿兴奋道。

“哦……”婀妍作大悟之状,朝小玄道:“听说你在逍遥峰如入无人之境,把白首娘娘门下五大弟子打得落荒而逃啊。”

“这个……这个……”小玄尴尬陪笑。

“对啦,我知道五大弟子当中有个叫做程水若的相当厉害,连她都给你打得落荒而逃了?”婀妍似笑非笑,目光灼灼。

小玄噤若寒蝉。

“啊!还有个叫做崔小圣的,他也给你打得屁滚尿流是吧?”婀妍笑嘻嘻道。

小玄面现求饶之色。

婀妍瞪着他道:“当时我还纳闷了许久,老是想不出来那个少年高人是谁,原来就是你呀!失敬失敬!佩服佩服!”

“不敢当,不敢当。”小玄赶紧摆手,面红耳赤。

“小白哥哥好厉害的。”碧儿欣赏地望着他道:“小白哥哥,那日我们求你帮的忙就是要攻打巨竹谷哩,这下好了,早知道你是婀妍的朋友,那就不用我们浪费表情了。”

“嗯嗯,今日到此,就是特地来帮忙的。”小玄大言不惭道。

婀妍似嗔似喜地掠了他一眼,忽然向姊妹俩问道:“太子到谷外了?他怎么说,答应出兵了?”

紫儿同碧儿对视一眼,两人皆支吾了起来。

“说。”婀妍沉声道。

“太子说……说只要……只要你……”紫儿道。

紫儿似乎鼓足了勇气,终于把话完全说了出来,“太子说,他不要什么竹子和机关,只消你答应事成之后到皇都一会,他就亲率大军入谷,为你荡尽七绝邪魔。”

婀妍冰腮骤然涨赤,眉心恼色隐涌。

“怎么了?”小玄忙问。

婀妍不答,紧咬樱唇。

小玄心中悄思:“不知那元一太子是何人?竟然这么大的口气……不过也是要来帮忙的啊,婀妍却怎么不太高兴?”

“婀妍,怎样……回复太子?”紫儿小心翼翼地问。

“不回复!”婀妍轻叱,寒煞逼人地冷哼,“用不着他帮,我自己就能拿回巨竹谷!”

“嗯。”两只小妖精一齐点头,碧儿道:“这么不爽快,就让他在谷外傻等着好啦!”

“走!”婀妍道,掠了小玄一眼,纵身飞起,径朝竹林密处奔去,不远处的几个侍卫即时紧紧跟上。

紫儿碧儿姊妹俩亦飞身而起,齐朝小玄唤道:“快来啊!”

小玄赶忙提气疾赶,不过数息,便已超过姊妹俩及一众侍卫,追上了婀妍。

婀妍眼角睨见,不由轻咦一声,道:“你的身法比上次精进了许多啊。”

小玄心下得意,高深莫测状地微微一笑。

眼前突然开阔,只见前面的竹海当中有成百上千的竹人、竹兽、竹禽纵横排列肃穆静立,场面极是壮观震撼。

“哗!枪卒、刀隼、螳螂工匠……虎蛛战车!这么多……”小玄喃喃惊叹,问婀妍道:“这些全都是”活“的么?”

“嗯,为它们点灵,整整花费了我十一个昼夜。”婀妍微笑回答。

几句话间,紫儿碧儿姊妹俩及几个侍卫亦已赶到。

这时前边有几个妖将快步迎来,朝婀妍叩首而拜,大声道:“各部整备已毕,正候宫主下令!”

“你们立即率各部开拔,于戌时之前赶到巨竹堡附近潜伏待命!”婀妍喝令。

几名妖将应声而去,一时号令四起,众竹人、竹兽、竹禽纷纷展躯移动,队列整齐地鱼贯而行,一队队一节节地消失在茫茫竹海之中。

“有这么多机关兵马,巨竹堡还不轻松拿下。”小玄喜道。

岂知婀妍却摇了摇头,道:“这些机关暂时还不能动用。”

“为什么?”小玄不解。

“因为拘木令还在七绝邪魔的手里,它能控制这些机关。”碧儿道。

“若是把这些机关贸然送上,只会为敌所用。”紫儿接道。

“啊!”小玄呆了一呆,“那怎么办?”

“只有等到我们夺取了拘木令,方可使用这支机关部队。”婀妍道。

小玄这才明白婀妍为何有了这么强大的机关部队,仍还需要其它的援助,道:“那……我们现在就去把那拘木令抢过来!”

“正欲如此。”婀妍点头,比了个手势,几个俏丽侍卫即时以两个一组分跃上停在不远处的四辆虎蛛战车,驾驭着朝这边驰来。

小玄定睛瞧去,见这四辆虎蛛战车车体漆虎纹,状若蜘蛛,体型异样巨大,每辆上面竟然各载着两支螳螂工匠,咂舌道:“好厉害!这些家伙比神工井入口的那几支还要高大。”

“这是三款虎蛛战车中最大的一型,格斗不如恐怖之足,但擅攻城掠寨,当年供给奉天侯的便是这种。”婀妍道。

“好家伙!好家伙!这模样真够吓人的,难怪传说当它出现在战场上时,往往会令敌军顷刻崩溃。”小玄赞不绝口。

“上车。”婀妍道,足下未动,人已飞上了其中一辆虎蛛战车。

小玄赶忙跟着纵身跃上,紧接着紫儿碧儿姊妹俩也飞了上去。

婀妍皱皱眉头,朝紫儿和碧儿道:“凑什么热闹?你们去坐别辆!”

“不嘛。”碧儿抗议道:“我要跟小白哥哥一起。”

婀妍掠了小玄一眼。

小玄只觉头皮一阵发麻,结结巴巴道:“这辆车人太……太多了吧?”

“但是一点都不挤呀。”碧儿道,软绵娇躯若即若离地挨着他的一边臂膀。

“堡内那么凶险,大家在一起才好互相照应啊。”紫儿在另一边道。

“这个……这个……”小玄额头猛冒汗珠。

婀妍微笑,用耐人寻味的目光打量着他。

小玄给她瞧得心底发毛,着慌道:“要不……要不我去坐另外一辆?”

“出发!”婀妍突喝。

前边驾座上的两名侍卫即时扳动机关,只闻喀啦数响,两边八根柱般长足一齐展动,巨大的虎蛛战车风驰电掣般奔了出去。

日渐西沉,艳丽夕阳把原本翠绿的珠海染映得如血一般。

一支支各种武装的队伍正在林中默默穿行,更为眼前的景象平添了浓浓杀意。

“这些人马全都是去攻打巨竹堡的?”小玄指着一队提枪掣斧的精怪问。

“嗯,这些是藏千刺的人马,前边那支是绝影大王的队伍。”婀妍答。

小玄心中生凛,道:“原来有这么多人帮你啊。”

“当然啦,婀妍可是我们虚照境说一不二的人物。”碧儿插嘴道。

“当初真是瞧走眼了……”小玄心里嘀咕,瞧了瞧婀妍道:“这些人马全都是从虚照境过来的么?”

“部分是。”婀妍答。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肯帮你呢?”小玄顺势问。

“我请他们帮忙啊。”婀妍道。

“你一请人家就肯帮忙?总不会平白无故就肯帮忙吧?”小玄追问。

“当然不是平白无故啦,我人好嘛,平时对别人好点,人家不就肯帮忙喽。”

婀妍笑道:“你不就是这样子么?我对你好,你就愿意来帮我了。”

旁边的妖精姊妹嘻嘻轻笑。

小玄眼角掠见,不知怎的,心底一阵疑虑,总觉婀妍言中有些不尽实。

虎蛛战车速度极快,不一会便超越过了绝影大王的队伍,转眼又奔到另一队高大精怪旁侧,但见枪戟森严旌旗鲜艳,更携有猛兽拖拉的各种攻城器械及辎重车辆,小玄赞道:“这队人马好威风,不但甲胄齐全,而且个个如此高大魁梧!”

“这是绝影大王的人马,当中有许多熊兵虎卒,且素有训练,曾为小妖后征召,与魔界打过数场恶仗,算得上妖界的一支精锐。”婀妍道。

“哇,这几队加起来怕是有几千人马呐!我看就算不动用你的机关部队,也能轻松打下巨竹堡。”小玄道,心中琢磨:“若是碰上这支妖兽大军,只怕骷髅老妖的尸骨魔军也讨不了好。”

婀妍摇摇头,道:“没那么容易,巨竹堡的防御能力强大得超乎你想象。”

“对啊,当年七绝界曾经两度强攻都没打下,后来改为偷袭才得手的。”碧儿道。

“传说千年之前,当时的天道阁主以降妖除魔为借口打巨竹谷的主意,也曾倾师压境,但却铩羽而归。”紫儿得色道。

“不是传说,而是事实。”婀妍淡淡道:“觊觎宝瓶竹及机关术之徒极多,我们巨竹谷从来就没有过长久的安宁。”

“天道阁也……也……”小玄骇然。

天道阁乃地界最强大的组织之一,一直广纳正道高贤,以降妖除魔为己任,在俗世间的影响远在玄教之上。譬如小玄的大师姐雪涵与二师姐李梦棠出山后就是加入其中,侍于当今天道阁主除魔大帅刑飞麾下,名声响亮,合称霞霓双使。

“想不到巨竹谷的机关如此厉害,连天道阁也没办法。”小玄喃喃道。

正说间,忽闻有人高叫:“小神恭候小姐归来!”四人微讶,紫儿、碧儿同几个侍卫即时亮出了兵刃。

只见前边的地面徐徐冒出股青色烟雾,烟雾当中现出一人,胡髯灰白,年约四、五旬模样,朝婀妍叩首就拜。

“你是何人?”婀妍轻喝。

那人道:“小姐不认得我啦?小神乃这谷中的土地乔三啊,小姐幼时在谷南玩耍时迷了路,便是小神送回堡中的呀。”

婀妍凝目望去,惊喜道:“乔伯伯,原来是你!”

“当日谷中遭逢大劫,小神力弱,无以援救,眼睁睁地瞧着老谷主遭难,真是罪该万死!”乔三哽咽道。

“不关你事,一切都是七绝邪魔做的恶!”婀妍咬牙道。

“老谷主对小神恩重如山,小神却无以为报,这些年来,真是食不甘味寝不安席,昼夜悲恸啊。”乔三愈说愈激动,老泪纵横。

婀妍轻叹,星目潮润。

“这下可好了,今日终把小姐盼回来了,且率如此强援,真是令人喜慰万分。”乔三道。

“此番定要血洗前仇,夺回家园!”婀妍恨恨道,忽问:“对了,千臂老魔回来没有?”

“这个小神一直都有留意,那魔头已出谷数月,至今未归,眼下留守谷中的乃其子柳长青,是个不成器的东西,倒是有个叫毛苦的总管有些能耐,当年偷袭巨竹谷的七绝邪魔当中就有他一个。”乔三道。

婀妍面露喜色,道:“很好,乔伯伯有心了。”

“小神一直苦候小姐归来,今日愿尽绵薄之力,以供驱策。”乔三道。

“乔伯伯,你有多少人马?”婀妍问。

“说来难堪,这些年给七绝邪魔霸占谷中,香火血食少得可怜,小神眼下只有阴兵两百,不过……”乔三愧色道:“小神虽然人少,但对谷中地形却熟,或许能有点用处。”

“很好,那就烦劳乔伯伯率部于巨竹堡周围埋伏,若见七绝残部逃出,则设法拦截围堵。”婀妍道。

“是!小神这就去准备。”乔三应,顿了下又道:“七绝邪魔极是残忍,还望小姐自个保重。”

“嗯,我会小心的。”婀妍应。

乔三深深一揖,仍化轻烟钻回地中。

四辆虎蛛战车正要继朝前行,忽见一员妖将飞奔过来,大声道:“启禀宫主,奉天侯的二公子程石亦程将军率部到了,正在前边恭候!”

婀妍登时面露惊喜之色,道:“快带路。”

小玄却是一怔,蓦地心跳:“奉天侯的二公子?不会是水儿的兄弟吧?”

四车疾驰,在妖将的引领下,很快就瞧见了一支奇怪人马,待到跟前,赫才瞧清竟是四、五十只符纹石雕狮子,前边立着一将,年近三十,白袍银甲,雄健彪悍英气逼人。

婀妍跃下车子,唤道:“前边的可是程二公子程将军?”

“在下正是程石亦,姑娘便是少谷主么?”那人朗声道。

小玄凝目望去,见他眉目间果然跟水若有几分相像,不禁暗暗激动:“是了是了!这人定是水儿的兄长无疑!”

婀妍裣衽一福道:“小女子就是。”

程石亦拱手揖道:“在下奉家父命前来援助少谷主,但愿没有来迟。”

小玄仔细打量,见其剑眉星目猿臂狼腰,神情坚韧,举手投足皆有股刚毅果敢的劲头,不知是否爱屋及乌,心中大赞:“我这未来舅子竟然如此英挺帅气,真真一表人才啊,英雄!英雄!”

“将军来得正是时候!”婀妍喜道:“听闻云州吃紧,令尊竟还发兵来援,此番恩德,小女子感铭于心。”

“少谷主不必客气,家父与令尊乃是深交,此番之援义不容辞。”程石亦顿了一下,接道:“云州那边的确十分吃紧,还望少谷主莫忘信中之诺,此番事举,便赠些神兵及宝车与我们。”

“这个一定。”婀妍道:“除此以外,安顿好这边,我即依诺率部前往云州援手。”

程石亦大喜道:“若得少谷主相援,云州指日可破!”

“敢问将军,你带来的这些兵马是何神物?”婀妍指着他身后的那些石狮道。

“回少谷主,这些石狮乃是我三娘新炼的甲兵,行动虽缓,但却力大无穷,希望此番能帮上点忙。”程石亦谦恭道。

“三娘?感情是说水儿的娘亲哩……”小玄心跳愈剧。

果不其然,只听婀妍道:“原来是百宝娘娘炼造的仙兵,那一定是很厉害了。”

“眼下如何调度,少谷主尽管吩咐,在下定然遵照行事。”程石亦道。

“那就不客气了。”婀妍稍微沉吟,便道:“烦劳将军率部赶赴巨竹堡西面,合同我部于戌时三刻发动进攻。”说着从腰畔小囊里取出一物,道:“这是本宫的令牌,将军持此前去,自然有人接洽。”

程石亦接过令牌,拱手揖道:“定当不负少谷主之命!”

“程将军,你可要小心啊!”虎蛛战车上的小玄忽然高喊。

程石亦微微一怔,抬头望去,朝他笑了笑,旋即跨上一头石狮,口中诵念真言,猛见几十只石狮迈开四足动了起来,刹那尘土飞扬,几十只石狮竟然排列成线,轰隆隆的朝一个方向去了。

婀妍跃回车上。

“好厉害,那些石头狮子跟你的机关部队可谓异曲同工啊!”小玄对她讶叹道。

“嗯,百宝娘娘可是个三岛十洲无人不识的炼器大家,而炼器跟御甲素来相通的。”婀妍点头。

“这两种奇兵相比,不知道哪个更厉害些?”小玄好奇道。

“当然是婀妍的竹子兵厉害,刀剑不坏水火难侵,一直令好多人垂涎的。”

紫儿十分肯定。

“如果不是为了得到虎蛛战车跟竹子兵,奉天侯才不会派他儿子来帮忙哩,由此可见,他老婆的石狮兵肯定比不上婀妍的竹子兵。”碧儿接口。

“真是这样?”小玄望着婀妍。

“走吧。”婀妍不置可否。

四辆虎蛛战车继朝前急驰,不到半个时辰,便已超越过所有队伍。

周围的风声、虫鸣渐渐清晰,林中显得格外静寂。

突然间,小玄从茂密的枝叶间望见了一座直插云端的青翠巨堡,失声道:“到巨竹堡了!”

“没呢,还有四、五里路。”婀妍道。

“还有四、五里路?”小玄微微一怔。

“嗯,巨竹堡十分高巨,所以看上去像是离得很近。”婀妍解释。

“婀妍,我记得你说过巨竹堡上有个极美的空中潭子的!”碧儿兴奋道。

“等会就会经过那里的,我们快点打下来,你便可以在那里玩了。”婀妍道,说着忽然打了个手势,驾车的侍卫立时刹住虎蛛战车,其后三辆也随之即时停下。

“就是这里?”紫儿问。

“什么这里?”小玄四下张望。

婀妍跃下车子,在林间东奔西驰了一圈,像是寻找什么。

“她在干什么?”小玄问紫碧姊妹俩。

“找入口。”紫儿答。

“入口?什么入口?”小玄一呆。

“巨竹堡的秘密入口,可以通过一条地下秘道进入巨竹堡的入口。”紫儿道。

“啊,有这秘道,岂不是可以来个出其不意!”小玄高兴道。

“正欲如此,不过婀妍说这条秘道甚是狭窄,无法让大队人马通过,而且不能确定是否已给七绝邪魔发现。”紫儿又道。

正说间,忽见婀妍在一大簇竹丛前停住,招手呼道:“全都过来这边!”

四辆虎蛛战车齐聚过去,来到婀妍旁边,只见她从囊里取出道符,口中默默诵念,兰指弹处,符倏不见,猛地豪光大放,映曜得众人难以张目。

小玄眼睛微微一眯,呼吸间光亮已逝,睁目之时,赫然发现周围景象已变,四辆虎蛛战车及车上人已全都置身于一圈密不透风的竹丛之中,此处有块数丈方圆的空地,中心地上铺着竹排,其上杂草丛生,看不见边沿何处。

“怎么突然在这?”小玄讶问。

“我用了移地符。”婀妍答,指着地面喝令,“把竹排掀起来!”

八只螳螂工匠应声而动,咔咔嗒嗒地分从四辆虎蛛战车上提步跨下,齐走到竹排跟前,各出如钩似锯的长臂,搭住了地面的竹排,接着同时发力,旋闻扎扎作响,竹排开始离地而起,草掀土翻处现出了个径达丈余的洞口。

众人过去,朝地洞入口望落,只见其内有阶,斜向而下,深处漆黑一团,根本瞧不见什么物事。

婀妍朝一众侍卫喝道:“你们守在这里,相机接应!”

众卫领命,各驱虎蛛战车及螳螂工匠四下散开,环绕洞口结阵布防。

婀妍一马当先,奔入洞中,小玄同紫碧姊妹赶忙跟去,黑暗中忽现光亮,原来婀妍手上已多了颗散发着晕柔白芒的奇异珠子。

小玄见那珠子光泽虽柔,亮度却足,好奇道:“这是什么?”

“鲛珠。”婀妍答。

“鲛珠?传说鲛珠是鲛人的泪珠凝成的呀……”小玄讶道。

婀妍高举珠子,边走边警惕地朝四周观察。

这是一条高逾八尺、宽约五尺的甬道,上下左右皆以宝瓶竹子支撑裹覆,显然已有年月,竹色微微呈黄,有许多杂草从缝隙里钻出。

“你怎有的?”小玄忍不住又问。

“我在天外海捉了个鲛妹妹,逼她哭了三天三夜做出来的。”婀妍面无表情道。

“真……真的?”小玄张大了嘴巴。

婀妍瞪了他一眼,迈开步子径朝甬道深处奔去。

“发什么呆?走啊!”紫儿叫道,姊妹俩从他身边飞掠而过。

小玄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提步跟上,忽而哑然失笑:“定是在说笑哩,婀妍岂会那么狠心的。”

甬道并无分支,四人疾步飞奔,未遇丁点麻烦阻碍,约莫过了半炷香光景,眼前突然开阔,小玄猛地掠见两边影影绰绰,似有许多持握兵刃的高大卫兵立着,不禁大吃一惊,但脚步已收之不及,随着前面的婀妍一头就扎了进去。

“有埋伏!”后面的紫碧姊妹齐声低呼,双双亮出兵刃。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