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九集 情为何物
第一回 调兵遣将

小玄越想越美,心中一片滚烫,忽然间周围的绚丽色彩消散无踪,眼前倏地大亮起来,眼睛不由眯了一眯,陡间厉喝四起。

“有刺客!”

“护住宫主!”

“拿下刺客!”

紧接着,铿锵鸣响寒气纵横,他莫名其妙,睁眼瞧去,登时瞠目结舌。

原来眼前情形与他先前的期盼完全不同,非但没有碰上正在沐浴的美人,反倒陷在密如荆棘的刀枪剑戟之中,无数流耀着寒芒的锋刃几乎抵刺到他的身上,有的甚至刺破了他的衣衫和肌肤。

“天呐!这是怎么回事?”小玄面无人色,分毫动弹不得,这情景令他想起了在地狱深渊中跌进骷髅海的那一刻,彼时有师父解救,可这次又会有谁?

明明是该出现在婀妍的眼前啊,难道那相思符出了什么差错吗?小玄心念电转,无论如何,他都不信婀妍会害自己。

“且慢!”一声娇叱在千钧一发之际响起,所有正在朝前逼迫的锋刃立时硬生生顿住。

“全都退下!”那声又喝,其音清脆娇美,中间却蕴含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是婀妍!是婀妍的声音!”小玄惊疑不定地循声望去,很快就从如潮散退的兵刃丛间瞧见了一张明丽夺人的娇容,眸似星样灿烂,靥若冰般剔透,大喜叫道:“婀妍!”

“你……怎么来了?”

女孩娉婷俏立,依旧如露纯净,似泉甘冽。

“我……我想你了。”小玄脱口而出,虽为逃命而来,但这句话确有一半不假。

此言一出,立感无数道目光唰唰地聚射脸上,小玄茫然望去,这才瞧清周围环伺着无数形形色色的妖兽精怪,个个身披盔甲手执兵刃,大多形容狰狞,似欲随时扑噬。

婀妍双颊蓦晕,似乎有些狼狈与慌乱,滞了好一会才回过神道:“你先旁边等着。”声音竟然颇为冰冷。

小玄怔住,满腔的滚烫刹那冷去了大半。

“没听见么?滚到那边去!”一个肥头大耳将领模样的汉子厉喝,手挥骇人巨斧,目光满是敌意。

小玄听他言语不敬,心中恼火,只冷冷地盯着他不动。

不远处一个女子望望婀妍,又瞧瞧小玄,忽朝持斧肥汉嗔叱道:“死肥猪!

你怎么这样说话?不分青红皂白就拿斧子唬人!”

持斧肥汉滞了一滞。

“还不快把家伙放下!”那女子叱道。

持斧肥汉不敢顶拒,瞪着小玄悻悻地垂下了手中巨斧。

小玄转头望去,见那女子头挽云鬓,左耳垂一颗剔透的玛瑙坠子,右腕戴一只淡碧镯子,身姿修长绰约,面容秀丽姣好,心存感激地朝她笑了一笑。

那女子微笑招手,“这位小哥,你先过来这边等等好么?”

小玄朝持斧肥汉冷扫一眼,这才抬步走到那女子旁边。

“继续听令!”婀妍轻喝,这片刻间,脸上的薄晕已经全然不见。

“是。”周围轰声齐应,响如炸雷,把小玄吓了一跳。

此时的婀妍盘发束腰,一袭紫缎衫袍,内衬云纹锦罗,紧紧地勾勒出一双挺翘乳儿的轮廓,袖只及肘,露着冰雕玉琢似的晶莹小臂,一边腕上束着串紫朱珠子,腰头系着一只竹编小囊及一把竹鞘小刀,衣饰清爽利落,但脸上却是寒煞逼人,不怒自威。

而在她的身后,还肃立着几个窄衣短袖手执兵刃的俏立女侍卫,也是个个英姿飒爽粉面含霜。

小玄瞧得眼睛发直,一时无法把这时的婀妍跟当初遇见、那个娇甜可人的女孩儿联系起来。

他又眺向四周,但见根根宝瓶状的参天巨竹簇拥耸立,心中毫无疑问,此处就是巨竹谷。

“金甲大师!”婀妍喝道。

“小将在!”之间一个膀大腰圆身高近丈的秃顶妖将应声而出,身着宽衣肥裤,袒着胸露着肚,腰头两边各悬一只浑圆大锤,形貌十分猛恶,仿如天上巨灵。

“你率本部兵马潜伏巨竹堡东面,于戌时二刻发动进攻。”婀妍道。

“是!”那金甲大师大声应诺。

“巨竹堡?”小玄心头一跳,暗忖道:“敢情婀妍要动手夺回家园了?”

“但你不许强击,只消拉开架势佯攻即可。”婀妍接道。

“佯攻?”金甲大师一怔。

“巨竹堡东面虽然最坦阔,但防御却于四面之中最强,不单机关陷阱极多,更筑有明暗一十五座弩楼,威力超绝,若在那个方向上强攻,伤亡必定惨巨,因此你的任务就是大张旗鼓虚张声势,以期能吸引到最大的守备力量。”婀妍道。

“原来如此,宫主放心,虚张声势这个小将最是拿手!”金甲大师抱揖领命,躬身退下。

“这家伙身上片甲没有,却怎叫做‘金甲大师’?”小玄心中奇怪,悄运灵力,施展无相之眼望去,立时瞧出这将的本相来,原来是只磨盘大的金壳巨龟,这才恍然而悟,再朝别处望去,只见婀妍周围十几个将领全是精怪所化,非禽即兽,而婀妍身后的那几名俏立侍卫的本相却是一根根轻碧的宝瓶竹子。

“全都是精怪哦……”他心头一动,忙把目光移到婀妍身上,却见模糊一片,始终无法瞧清是何物事。

“楚纯姐姐。”婀妍又唤。

“婀妍,我在这里。”竟然是小玄身旁的那秀丽女子出声应道。

“亦请姐姐率本部兵马于戌时二刻赶到巨竹堡,配合金甲大师于巨竹堡上空发动佯攻。”婀妍道。

“我也佯攻?”那秀丽女子微诧问道。

“对。”婀妍点头道,“巨竹堡顶层有数百只机关战鹰,俱是灵竹所制,工艺精湛迅猛异常,姐姐只消纠缠住它们就行,切切不可与之硬撼,待我夺回拘木令后,它们便会不攻自破,日后仍可为我所用。”

“这好办,那我就佯攻好了。”秀丽女子道。

小玄心道:“原来她叫楚纯。”忍不住又悄悄使出无相之眼去瞧,却见无甚变化,不由微感意外:“难道这女子不是什么精怪?”

婀妍又道:“那些机关战鹰虽然十分犀利,但却飞得不高,姐姐的兵马只要别降下得太低,它们便奈何不了你。”

“知道啦,就照妹子的话去做。”楚纯点头应道。

“绝影大王!拔山大王!啄日大王!”婀妍又喝。

“小王在!”三个将领模样的妖王即应而出,小玄施展无相之眼一一望去,却分别是一个赤豹精、一个银蟒精及一个金雕精。

“你们各率本部人马潜伏巨竹堡南面,待东面的佯攻开始半个时辰后再发起进攻,一定要按早先排演的布置进击,切记震、巽、艮三位千万不可乱,否则定然无法抵御恐怖之足的冲锋。”婀妍道。

“遵命!”三个妖王齐声喝应,各自退回列中。

“离九命!采缤纷!藏千刺!步盗翼!”婀妍令如流水。

又有一女三男四个妖将应声出列,小玄再施展无相之眼去瞧,却是一个山猫精、一个芍药精,一个箭猪精与一个生着翅膀的青马精,不禁暗暗称奇。

“你们各率本部于戌时三刻强攻巨竹堡之北,以本宫所授的阵形依托进击,待攻上星夜台,便按既定分配分袭指挥阁、传送台、物器库与工匠坊,你们可都记得自己的目标?”婀妍道。

“回宫主,属下记得!”四妖齐应,领命而退。

“真是走眼了,原来婀妍如此了得,竟有这么多妖王精首听她的命令。”小玄越瞧越感凛讶,意外之余不禁暗暗佩服:“且还好像识得调兵遣将之道,指挥得如此镇定自若条理分明,一个小姑娘家,怎么会懂得这些将军元帅才识的东西?”

“门隐子大师。”婀妍轻声唤道。

“山人在。”只听顶上有人答应,小玄抬头望去,原来有个人立在一根细细竹枝之上,衣袍宽肥,背后负着口剑,眉疏发枯目垂唇闭,一副憔悴愁苦的模样。

“烦请大师率门下弟子于戌时三刻从巨竹堡西面发起进攻,按既定路线奔袭堡心,若是能抢先封闭住兵库,此役便算胜了一半。”婀妍道。

那门隐子“嗯”了一声,算是应了。

“不知那几个机关群的位置与破法,大师是否记住了?”婀妍问道。

门隐子仍旧只应了一声,似是漫不经心。

婀妍又道:“大师这一路极为凶险,但却事关重大,婀妍这里拜托大师了。”

“宫主不必客气,山人知晓轻重,岂敢有辱相托。”那门隐子微微颔首,眼皮稍抬,眯成缝隙的眼睛里忽而精芒乍现,闪掠出一抹令人生寒的凌厉。

“公主?”小玄暗忖:“这些人怎么都叫婀妍做公主?”

他心中奇怪,忍不住朝旁边的楚纯小小声问:“请问姐姐,婀妍是个什么公主啊?敢情是灵竹族的皇族么?”

楚纯瞧瞧他,微笑道:“不是公主,灵竹族乃化外仙族,哪似凡尘俗世有什么皇族,婀妍是我们虚照境无尽宫的宫主。”

“虚照境无尽宫?”小玄一怔,“虚照境在哪里啊?”

“这个怎么说才好呢……”楚纯道:“虚照境不在天不在地,如果硬要说个位置的话,虚照境就在生洲之南。”

小玄啊了一声,“原来在天外海呐……那不是很远。”

楚纯笑道:“说远挺远,说近很近。”

“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名字如此缥缈的……”小玄好奇道。

“那里很美,而且还很特别。”楚纯道。

“特别?”小玄问。

“嗯,虚照之意,即影之虚幻,镜之照应。那里的五行生克与外界大多逆反,因此有许多东西跟别处不太一样。”楚纯道。

“五行生克与外界逆反?”小玄思忖她话中意思,诧异道:“五行生克决定着天地万物的形貌与内在,若是相逆,那不是许多事物都要面目全非了。”

“没错,正是如此。与外界相较,那里的东西往往在某些方面脆弱得惊人,但某些方面又会强大的匪夷所思。”楚纯顿了下道:“譬如在别处猫是老鼠的天敌,但在虚照境,猫却是鼠的美食;又譬如别处水往低流,在那里的许多地方却是水向高行,大圣师凌霄士正是因为坐隐虚照境而悟,开创了独步天地的逆相六合符道。”

“竟有这样的地方!”小玄张大了嘴巴,犹觉难以置信,喃喃道:“五行生克与别处相逆……这……这怎么可能……”

“以天地之广大,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况且虚照境本就不属于这天与地。”

楚纯道。

“不属于这天与地……”小玄猛地想起贺天鹏说过的话来,道:“莫非虚照境与这巨竹谷一样,也是天地间的一道裂缝?”

“可以这么比喻,只是虚照境比起巨竹谷还要更特别些。”楚纯道。

小玄一阵神往,心中祈盼什么时候能去那虚照境瞧瞧,却听她道:“适才你是不是用符遁来的?”

“是啊,你怎么知道?”小玄道。

“不简单嘞……”楚纯笑道。

“什么不简单?”小玄不明。

“嘿,竟有能耐得到我们婀妍的相思符。”楚纯接道,笑得甚是暧昧。

小玄怔住,脸上不觉有点热了起来,艾艾道:“你……你知道相思符?”

“当然知道,婀妍炼这些符时,还到过我岛上采集材料呢。”楚纯道,边说边朝他身上肆意打量。

小玄脸上越来越烫。

“对啦,你叫什么名字?”楚纯忽然问。

“我叫崔小玄。”小玄应。

“是何门派?从哪里来?”楚纯盯着他,语调中有点审问的意味。

“我……我是……”小玄迟疑起来,一时不知该不该把底细如实相告。

楚纯见状,便不再问,道:“你到这儿,也是为了来助婀妍拿回巨竹谷的是么?”

小玄摇摇头又点点头,毅然应道:“没错,正是为此。”

“那你要好好表现喽,我们婀妍可不是那么好追的。”楚纯盯着他笑吟吟道。

“什么啊!我……我可不是为这个才要帮忙的……”小玄急忙辩白,就在这时,忽然婀妍的声音略微提高,“此役实是凶险,虽然我们出其不意,但巨竹堡中陷阱密布机关重重,更有许多刀枪不惧水火难侵的机关护卫,防御之强诸界皆闻,若有轻怠,伤亡必巨,大家千万仔细。”

“宫主放心!定不辱命!”众妖齐应。

“好。”婀妍喝道:“开拔!”

众妖王精首即时分头掠去,眨眼已没竹海,片刻间喧嚣大起,四下似有无数人兽呼喝嘶鸣,声势之大,令人震撼。

“哇!原来周围藏匿着这么多人马……”小玄心正诧讶,忽听旁边的楚纯笑道:“我先走啦,你加油哦。”不待回答,人已飞身掠起,瞬逝林间。

小玄面红耳赤,自个嘀咕道:“才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呢……”转头去瞧婀妍,见她正在同几个妖王妖将低声说话,心中迟疑,一时不知要不要过去。

这一稍静,早先的遭遇便一幕幕涌入脑海,武翩跹那如舞身姿与可怕剑技历历重现,他细细回忆,竟然有些迷醉起来:“若说无迹可寻,偏能瞧的清清楚楚,若说速度不快,却又招招制人……天地间怎么可能有如此恐怖而绝妙的武技?”

继又思道:“那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何一定要我跟她走呢?敢情也是冲着先天太玄来的么?白眉翁口口声声说她在说谎,可是看上去怎么都不太像啊……啊!她捉不到我,不知会不会回去寻老杂毛的晦气?”

就在这时,猛听头上怪唳连连,小玄抬头望去,只见数十头巨大奇禽当空扑起,赤着血似的眼睛、血色的钩喙,排成两列朝远处飞去,为首一头身形最巨,背上坐有一人,身段窈窕裳飘带舞,正是楚纯。

“这些是什么鸟儿?从来没有见过呀。”他仰头呆望,正不知那些奇禽为何物,忽听后面有人道:“那是婴勺,喜食虎豹,是虚照境最犀利的猛禽。”

“婀妍!”小玄欢喜回头,果然是婀妍俏立在后。

两人四目相交,不知怎的脸上都有点不自然起来。

“老实告诉我,你怎么突然来了?”婀妍道。

“那个……想你了。”小玄吞吞吐吐。

“真的?”婀妍盯着他问。

“就是想你了。”小玄厚着脸皮死撑,对比起这个理由,为了逃避一个女人的捉拿更是难以出口。

婀妍双颊渐渐地晕了起来,冰似的俏颜如同染了朝霞般艳丽夺人。

小玄也满面发烧,但望着眼前的动人娇容,心中越发肯定自己没有说谎。

“可你怎么能当着……能这么说啊。”婀妍小小声道。

“也是你说的啊。”小玄无限委屈道:“你不是说那符不能随便乱用么?只有……只有……”

“可是……你没瞧见适才那么多人吗?”婀妍薄嗔,一双星眸却是异彩连连,闪动着掩藏不住的喜悦,与早先的矜持模样迥然不同。

“原来是为这个!”小玄恍然大悟:“啊哈,无怪她适才对我那么冷淡,原来是害臊了呢。”

他心中莫名一荡,旋即欢喜起来。

“你笑什么!”婀妍满面羞红地瞪着他问。

小玄笑嘻嘻道:“没呀,没有。”生怕女孩嗔恼,赶忙移开话题,“你准备夺回巨竹谷了?”

“嗯。”婀妍应。

“有这么多人帮你啊。”小玄道。

“嗯。”婀妍恍惚而应,似犹未从羞涩中恢复过来。

“还需不需要再多点人帮忙啊?”小玄试探着问。

“要。”婀妍即道:“你帮不帮我?”

“当然帮。”小玄即应,虽是为了逃命而来,虽仍惊魂未定。

“为什么?”婀妍却问。

小玄一愣,支吾道:“不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婀妍盯着他。

“就是想帮你嘛。”小玄困难道。

婀妍灿烂一笑,咬了唇儿,目光盈盈地望着他。

谁知小玄却在这时想起了个理由,画蛇添足道:“上次你不是送了我三百根宝瓶竹么?只为这个,我就帮定了!”

婀妍笑容骤凝,冷冷道:“那就不用帮了!”

“啊?”小玄云里雾里,“为什么?”

“区区三百根宝瓶竹又算得了什么,怎敢劳您冒险。”婀妍淡淡道。

“没事没事,我从来不怕冒险,越危险就越过瘾呐。”小玄忙道,心中奇怪女孩怎么突然变得这般客气,而且脸上的笑容一眨眼又没了。

“但我怕,此战凶险非常,万一哪里磕着碰着了您崔小圣,我可过意不去呢。”婀妍冷冰冰道。

小玄听她越说越冷淡客气,心中急了,道:“你忘了上回过万蛛岭么?”

婀妍微微一滞,道:“没忘。”

“那时我可有怕过?”小玄道。

“不是我唬你,这一次比上回过万蛛岭还更凶险十倍,你可想好哟,一个不好,命就没了。”婀妍道。

“那你怎么办?若是如此,我就更要去了!”小玄斩钉截铁道:“总之这个忙我是帮定了!”

婀妍的脸色这才回暖了些许,道:“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人,硬要来帮忙的?

我可没求你啊。”

“不用你求!”小玄道。

“我也不领情的哦。”婀妍咬着唇笑道。

“不要你领情!”小玄气呼呼道。

婀妍盯着他,目光渐渐柔和。

小玄瞧瞧她,不知怎的,心里有点慌张起来。

婀妍忽然抬步,朝他慢慢行去,一直走到他的跟前,娇躯几乎碰触到了他的身体。

淡淡的怡人芬芳丝缕熏拂,小玄手足无措,忍不住道:“干吗?”

婀妍目光缓缓下移,落在他的颈侧,轻声道:“他们适才割着你了?”

“没事,只碰着了一点点。”小玄道。

婀妍从腰畔的小竹囊里取出条帕子,捂住他颈上轻轻揩拭。

女孩的葱指很凉很滑,帕子又香又软,小玄胸口怦怦乱跳,心中阵酥阵麻。

“还伤着哪里?”婀妍朝他身上四处张望。

“没,没有了。”小玄甘之若饴,臂侧背后的几道小伤口半点不觉得痛。

“阿玄哥哥,你真心想帮我的是么?”婀妍低道。

小玄点头。

“泽阳城那边没事了吗?”婀妍问。

“没事了,骷髅魔军给我们击败了,说到这个,真要谢谢你给了我宝瓶竹。”小玄道,不禁又思念起师父及一众师姐来。

“阿玄哥哥……”婀妍晕着脸道:“泽阳一解围你就立刻过来找我,我很开心……很……”

小玄脸上发烧,但此刻怎敢实言相告,望着咫尺的娇媚冰颜,只觉得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前些天我一个人在神工井里点灵,心里边就很想……想……”婀妍抬眼瞧他,羞涩满面道:“原以为要过很久才会再见面呢,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小玄心口剧跳,一阵恍惚一阵迷糊,有种说不出辩不明的感觉在胸口萦绕荡漾。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叫道。

“宫主在哪?”

“婀妍,我们回来了!”

“太子到了!”

婀妍赶忙缩手,将帕子飞快收起,朝后退了一步。

“婀妍,元一太子已率军到了,眼下就在谷外扎营。”一个女子叫道,声音甜脆娇嫩。

小玄只觉声音有些耳熟,转头望去,只见两个霓裳女孩如蝶儿般朝这边翩跹飞来,待到近处,不禁讶然,原来竟是胡紫儿、胡碧儿两只小妖精。

姐妹俩几乎同时瞧见了他,面上皆露惊喜之色,齐叫道:“小白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