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八集 但为君故
第八回 鼎戏娇桃

“都怪我!都怪我!”小玄吻去她的泪水,心中连骂自己该死。

夭夭哭个不停,两条藕臂死死地搂抱住他。

小玄心中大疼,百般温存哄慰,夭夭这才渐止哭泣。

“为什么这么久不找我?”夭夭望着他幽幽问。

小玄怕她担心,只轻描淡写道:“最近忙着赶路,一时就忘了。”

夭夭眼圈又红,瑶鼻一抽,似还要哭。

“不哭不哭,再哭我这里就疼死啦。”小玄指着胸口道。

夭夭忙咬了樱唇,强噙住泪,手儿在他胸口上轻轻揉搓。

小玄心中真的大疼起来,忽道:“夭夭,你闭上眼睛。”

夭夭虽不明白,但还是乖乖地闭起了眼。

小玄急翻如意囊,从中取出一样物事,一圈一匝地轻轻环绕到她颈上身上,笑道:“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夭夭睁眼,只见身上缠绕着条丝绸般的柔软带子,通条流光溢彩缤纷耀目,美得如梦如幻,不禁呆住,讶道:“好漂亮呀……这是什么?”

“摸得着的彩虹。”小玄微笑。

“要给我是吗?”小桃精摸着彩虹惊喜道。

“就是给你的。”小玄道。

“啊,好高兴!”夭夭雀跃欢呼,兴奋得俏目异彩涟涟,突地扑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小玄趁机捉住,抱紧她一阵热吻。

夭夭热情迎接,粉臂紧搂,不断把丁香小舌送到男儿口中。

香躯于怀软玉在抱,又是小别重逢,小玄心头火热,不觉有点“蠢蠢欲动”

起来。

“小玄,你身上怎么没有穿衣服?”夭夭轻喘道。

“想要跟你做游戏啊。”小玄低语,吻得更加炽烈,手上摸索乱探,隔着薄纱与彩虹搓揉小桃精的软绵粉乳。

夭夭娇颜生晕,只用那双清纯无邪的俏目水淋淋地注视他。

小玄情欲激荡,正要将其按倒,忽见她神情一怔,咦了一声。

“怎么了?”小玄问。

“这味道……”夭夭皱起瑶鼻嗅了嗅,惊喜道:“好像是褚华的味道耶!”

“什么?”小玄仍未明白。

夭夭俏目四盼,目光停在不远处的聚龙鼎上,轻轻一挣,人已从他怀里脱出,如烟似雾地飘到聚龙鼎旁。

小玄忙跟过去。

夭夭探首鼎内,伸手从中捞起一小把朱红色草儿来,捡了根放在口里咬了咬。

“别乱吃!不知是什么东西呀。”小玄赶紧阻止。

“果然是褚华,这个能吃的,汁水很甜的,是我以前很喜欢吃的东西。”夭夭欢颜于表。

“你以前吃过?你能吃东西的?”小玄望着她问。

“能吃啊,好吃的我就吃。”夭夭道。

小玄立时想起哄她喝酒的那夜来。

“哗,这里边有好多好东西哩!”夭夭探臂下去,又捞起一样东西,却是根近乎紫色的枝条,其上细孔无数,形貌完全不同寻常树枝。

“这个也能吃?”小玄怔道,看上去那紫色枝条非骨即石,似是十分坚硬。

“这个不是吃的,不过可以用来酿酒,也可以入药,它叫龙骨珊瑚,有极好的镇痛之效。”夭夭道。

“你能肯定?”小玄心中一跳,他曾听李梦棠说过龙骨珊瑚,据传是由一种名为蚀龙的罕异龙类的遗骸所化,只于天外海的少数深海中才能找到,因此十分珍稀。

“嗯,我见过的,娘娘的丹房里就有这东西,一定没错,你瞧摸上去手就麻麻的。”夭夭道。

小玄用手一摸,果然指掌生麻,道:“难怪我泡在里边觉得有点麻麻的,原来是这东西在作怪。”心中悄忖:“那老杂毛对我还真大方,这么珍贵的宝贝都拿来给我用了。”

“你泡在这里边?”夭夭好奇道:“你为啥要泡在这里边呀?”

小玄怕她为自己担心,随口诌道:“洗澡呗。”

“啊!还有这个!”夭夭叫道,又再从汤水中捞起一团暗赤色的藻状物来。

小玄见她满脸兴奋,遂问:“这个又是什么?”

“这是虾皇须,娘娘说过,这种东西非常滋润,对我们桃族来说是极补极好的。”夭夭道。

小玄心中一动,道:“那就享受享受!”说完抱起她,一纵跃入聚龙鼎中。

“啊!好奇怪,果真有点麻麻的。”夭夭咯咯笑道。

小玄见她粉肩上浮起一片细细的鸡皮疙瘩,只觉可爱无比,忍不住俯头去吻。

“咦?”夭夭却用脚丫踏了几下,忽然弯下身去,从鼎底摸起一颗大小如李的斑斓奇物来。

“又发现什么了?”小玄边亲边问。

“是蟾蜍石耶!”夭夭惊喜叫道,拿着奇物翻来覆去的瞧。

小玄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继续亲吻她的雪颈香肩。

“你瞧……”夭夭手上用力一捏,骤见水线四射,那颗斑斓石子竟然匪夷所思地缩小下去,变成龙眼般大小。

小玄呆了一呆,但这时更吸引他的其实眼前的小妖精。

“你瞧一捏它,它就变成这么小啦,是不是有趣得紧?”夭夭开心道,宛如捡到了一个极好玩的玩具。

仿佛受到感染,小玄望着她的灿烂笑靥,心中莫名的轻松快乐起来,这种感觉似已久违多日了。

“这种石头会吸水的,并会将水中的杂质秽物慢慢化解掉,娘娘的丹房里也曾有过这东西,可是后来不知哪里去了。”夭夭道。

小玄仍然一言不发,只迷迷地看她。

“小玄?”夭夭终于觉察,瞧瞧他道:“你怎啦?怎么不说话了?”

“我们……”小玄喉头吞咽了一下。

“嗯?”夭夭问:“我们什么?”

“玩游戏?”小玄盯着她道。

“现在?好啊。”小桃精嫣然应道,兴致盈然。

小玄猛地将她抱住,面埋粉乳,一口便把峰际的红樱桃儿吃进嘴里。

“就在这里吗?”夭夭颤哼了一声。

小玄不语,尽情咂吮了一阵,又吐出悄已勃翘的粉色嫩奶头,改用舌头舔扫挑舐,不时还绕着嫩如蚕膜的粉晕连打圈圈。

夭夭细细娇喘,手儿彷徨地摸抚着男儿的头发,突然整个人软了下去。

小赶忙勾住,让她靠在鼎沿,一臂揽腰一手下掏,寻到了女孩的腿心里去……

“小玄……你的手……唔……”夭夭呻吟。

“怎么样?”小玄低语,一进入口紧箍的花径,整根手指就完全滑腻了。

“要什么?更用力么?”小玄低声问,指上又加了几分力道,抽动变成了压按,速度也越来越快。

“不不……是我……我要……停……要尿尿……”夭夭颤不成声。

小玄顿然明白,笑道:“不是尿,是要丢了。”

“停……等一会……啊!”夭夭尖啼,娇音未止,就见娇躯猛地一绷,此后便如打摆子般直打哆嗦。

小玄蓦感水底有股热流沿指冲出,直奔手掌腕际,虽亦温润,却无阴精那种沾肤微麻之感,而且并不粘黏浓稠,心中生诧:“难道真是尿了?”

夭夭又绷又抖,目饧如丝靥艳似霞,樱口颤启声娇难摹。

小玄见她百媚横生娇不可言,只瞧得心旌摇荡百脉贲张,猛地扯去围系腰头的衫子,就在水里摸索迫上,拔指换杵,用炙烫龟头剖开嫩窄花缝,紧紧顶住。

夭夭犹抖不住,吃这一挑,登又喷流吐液,尽淋男儿棒上。

小玄只觉满茎温热,龟头更是给嫩蛤夹吮得酥麻入骨,腰臀猛地一挺,在女孩的娇喊声中洞穿了娇嫩。

夭夭如遭电击,待要缩退,花心已给重重插着,登给撞得酸痛钻心浑身皆痹。

小玄抽耸起来,记记出棱没首,搅得满鼎汤水波涛翻涌哗啦作响。

夭夭给耸得花枝乱颠,靠得鼎沿的娇躯越溜越下,身子从直立渐渐变成了平躺,肩首几要滑入汤水里去,只好放开男儿,用双臂撑住鼎沿。

小玄捧握其腰,毫不费力便能连连命中花心,爽美中感觉女孩的嫩蛤至多只能套到肉棒过半之处,心头烫烫思道:“夭夭真是好浅……”情动之处,更是将她细细品弄。

夭夭快美万分,花径内雨飞蜜滴,但因她那蛤口与众不同,至始至终紧闭如箍,蜜汁除了给肉棒带走部分,余者几无走漏,是以畅润无比。

小玄只觉她内里浆液愈积愈多,而且变得烧滚烫人,肉棒穿梭其间,真个滑润如油妙不可言,不觉抽送渐渐趋疾,猛地肉棒暴涨,早早就现出了玄阳盘龙杵的真身来。

夭夭本就抵挡不住,这时又挨受宝杵,酸痒交加的花心麻了起来,花眼深处丢意悄浓,撑在鼎沿的左臂突然一滑,半边身子坠入汤水之中。

小玄赶忙将她勾住,抱起来重新架放鼎沿,眼角忽在瞥着因失平衡而翘露出水面的一只小脚丫儿,心头蓦酥,但觉美极,遂抄起来细瞧,只见秀气纤巧莹润如笋,不由越看越爱,捧住把玩。

“小玄……”夭夭低呼,因为一跌,那根勾魂夺魄的大宝贝从花底滑脱掉了。

小玄拿着她的足儿翻来覆去地轻捻细揉,爱不释手。

“小玄!”夭夭娇唤,美目盯着翘出水面的赤红巨棒,如水的眼波中似有说不尽的幽怨,道不完的渴盼。

但小玄仿若未闻,依旧全神贯注地摆布她那只小脚,放在脸畔轻怜蜜爱地贴蹭了一会,忽用唇舌去亲吻舔吮。

夭夭呻吟了一声,愈感内里的空虚与难耐。

手中的小脚丫儿实在是太过诱人,不单雪白幼滑软绵如脂,且还散发着淡淡的芬芳香气,小玄情不自禁吐出舌去,钻入女孩的趾缝之中细细舔舐。

夭夭只觉丝丝痒热,不但绷紧的娇躯软落下来,心儿更是跟随着男儿舌头的逗弄乍酥乍悸。

小玄的舌头探索过小脚丫儿的每一条缝隙,心犹不舍,突然张嘴,一口就把女孩那珠圆玉润的拇趾儿整个吃了进去,如小儿吃奶般吸咂起来。

“呀……”夭夭娇嘤一声,再也按捺不住,一只手儿急急溜到水下,捂住了渴盼抚慰的娇嫩玉蛤……

因为一只脚儿给高高抬起,使得她的秘处距水面极近,彷徨乱动的手儿很快给小玄发现了,他微微诧愕,猛地用手一托,将小桃精的下体抬出了水面。

“小玄……快……快进来……快跟我玩啊!”夭夭颤呼,几根搭按在蛤嘴里的手指已沾满了润腻的汁浆,正闪烁着撩人的晶莹亮光。

小玄吞了吞口水,道:“揉啊,再揉给我看。”

夭夭的手指便听话地动了起来,压按着玉蛤的上角处打圈揉动,一颗珍珠似的粉红嫩蒂勃然而起,线条分明地从脂团粉肉里挤出头来。

小玄瞧得眼睛发直,虽然欢好过了数度,但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这样观察这小桃精,却还是头一次。

夭夭的喘息越来越急越来越娇,手指也揉按得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将纤茸不生的饱满雪阜牵扯成各种淫靡形状。

小玄口干舌燥,把她那春笋似的小脚丫儿放在唇前不住亲吻。

夭夭忽然停住了手,蛤口倏颤,一注清腻的蜜汁猛从紧闭的花缝里迸了出来,流入股沟,再滴进汤水之中。

“好漂亮!”小玄轻喝。

“小玄你跟我玩啊。”夭夭哀怨颤哼。

“宝贝,继续揉给我看。”小玄凑前亲了她大腿内侧一下,坏坏教道:“把手指放进去,放进去给我瞧。”

“放进去?”夭夭惶恐道:“不要,我怕。”

“有啥好怕的,放进去,会更舒服呢。”小玄柔声哄道。

夭夭便试探地把指慢慢插入自己那紧紧闭合的花缝内,发出一声低低地嘤咛。

“对了,就这样,深一点……再放进去一点……”小玄高兴道:“然后把手指拔出来,嗯,再放进去……”

夭夭依言而行,开始怯怯地抽动起来。

“快一点,要快一点才会更舒服。”小玄谆谆善诱,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喜欢当这小妖精的老师了。

夭夭乖乖地加快了速度,口中不时发出勾人魂魄的娇吟。

“是不是更舒服了?”小玄血脉贲张道,这一刻,只觉再没什么比教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手淫更刺激的事情了。

夭夭摇头,迷迷糊糊地哼道:“没有,没有你跟我玩舒服。”

“我也跟你玩啊,这就是在跟你玩啊,别停,再快一点。”小玄一边鼓励一边亲她,炽热的嘴唇雨点般落在她的花瓣周围。

“啊,要……要……”夭夭突叫。

“要什么?”

“要出来了!”

“好啊,那就让它出来!”小玄喜道。

“可我……我……”小桃精从花缝里拔出手指,重新压按在嫩蒂周围揉动,只是这次揉按得更快更重。

“怎么拿出来了?”小玄问。

“我不要自己出来,我怕。”小桃精慌张地颤哼。

“别怕,我就在这里啊。”小玄赶忙安慰。

“我要小玄,夭夭要小玄,你……你碰我好不好?”夭夭娇娇急呼。

“等会儿,现在我要你自己来,我要看你自己来。”小玄道,其实底下的肉棒早已硬得阵阵生痛,但因贪玩,仍然咬牙强忍。

“可我……我……”夭夭哭腔哼道。

“好夭夭,给我看,我要看!”小玄喘息道。

“嗯。”夭夭点头,把唇儿咬得紧紧的。

“加油,揉快点!再快点!”小玄指挥。

夭夭把指揉得飞快,眉头紧蹙眼儿紧闭,也不知是苦抑乐。

小玄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秘处,生怕美景稍瞬即过。

“出不来……”夭夭骤又娇哼,急恼得螓首乱摆足儿直蹬。

小玄怔了一怔,忙道:“我帮你!”说着把她脚儿挂在肩上,腾出手,将两根手指挖入嫩蛤发力扣弄压按。

才没几下,便见夭夭浑身绷紧,倏地雪腻腹儿一弓,急急颤呼:“要……要……”

小玄赶紧再加力道,指头重重地扣击花径上壁的肿胀之处,疾如蜂蝶振翅。

“啊!”在夭夭的尖啼声中,第一股花浆滚吐而出,浇淋得两人指掌全湿,眨眼间第二股接踵便至,这次却是喷洒出来的,热腻腻的花浆直溅小玄脸上发上,此后直如流泉飞瀑,极是壮观迷人。

“哗!好漂亮!真漂亮!”小玄大声喝彩,心里真是爱煞了这乖乖小妖精。

夭夭痉挛不止,腰儿弓了又弓,妩媚花颜如悸似泣。

小玄舌头一舔嘴边的花浆,赫然发现小桃精的阴精里竟含一丝甜腻,不禁又惊又喜,当即趴俯下头,贴脸凑在花缝花瓣上吸咂舔吮,如蜂采蜜。

夭夭美上加美,在男儿的吻吮中又魂融魄化地丢出几股混和着花精的蜜汁来。

好一会后,小玄方从花溪里抬起头来,俯到女孩跟前低低柔语,“夭夭,你好甜美。”

夭夭仿若未闻,喉底嘤嘤啜泣,神魂不知飞到了哪里去。

见女孩媚得不成样子,小玄心头愈野,瞥见飘浮旁边的一截紫技,正是夭夭先前说的龙骨珊瑚,遂从汤里捞起抄在手里,竟用一手剥开蛤唇,小心翼翼地刺将进去。

“啊!”夭夭惊呼。

小玄不语,直将手里的龙骨珊瑚推到花径尽头,然后轻轻抽送起来。

“唔……不行!这个不行!”夭夭腰肢乱闪,那龙骨珊瑚虽然极轻,但却十分坚硬,戳着花心哪里禁受得了,况且她刚刚丢罢,瓤内无处不是软烂娇嫩敏感万分。

但小玄迷于嬉耍,不但手上不停,且还越抽越急,嘴里道:“试试好不好玩。”

鼎中的药汤已有麻肤之效,再加上这更能麻人的龙骨珊瑚,夭夭只觉花心痛楚,但却内外皆麻,差点便给这主子玩疯掉了。

龙骨珊瑚久浸海底,但表面布满细孔,说滑很滑,说糙亦糙,出入之间,但见女孩蛤内浅处的粉嫩皮肉不时给带出扯出,入目惊心又勾人魂魄。

小玄瞧瞧下面,又望向夭夭,见她俏目轻翻丁香半吐,但觉媚入骨中,越发极力耸弄。

夭夭抵挡不住,两只脚儿一挣,倏从男儿肩上滑脱下来,紧紧地合闭起腿,死死地夹住龙骨珊瑚。

小玄见她反应如此之剧,心中更是欲动若狂,掰开女孩两腿抽送几下,又给紧紧合上,喘道:“好夭夭,再让我玩一下!”

夭夭摇头,只是死死夹住腿儿。

“你不是要跟我玩游戏么?”小玄哄道。

“夭夭要小玄,不要那根东西。”夭夭可怜兮兮地回答,腮畔不知何时多了一道泪痕。

小玄乜见,不知怎么,突地邪欲悄涌,心疼间竟隐隐想把这女孩儿再度弄哭,且又爱极她适才的娇态,哪甘就此罢休,掠见大鼎四沿铸着许多由游龙身子曲成的桥洞状提耳,心中一动,猛将女孩双腿大大掰开,拿住脚儿一边一只塞入提耳之中。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