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八集 但为君故
第五回 幽源缱绻

“竟敢勾引我的女人!”小魔君大喝,青白如尸的脸突然狰狞地出现在眼前,小玄慌忙抛开怀里的绮姬,急朝后面挪去,但小魔君的拳头已经雷轰电闪般击在了他的胸口。

这一下真个痛彻心肺,小玄大叫一声,捂着胸口猛地弹坐起来。

“怎么了?别怕,我在这里!”有人抱住了他。

小玄迷糊望去,昏暗中认出飞萝,这才知晓先前是梦。

“胸口不舒服是吗?”飞萝惊慌满面地问。

“没有,做梦了。”小玄喘着气道,不知怎么,竟然觉得心脏真的是在阵阵撕痛。

飞萝松了口气,取出汗巾为他擦拭满头的汗水,薄嗔道:“长这么大了还乱做梦,准是平日里喜欢胡思乱想哩。”

小玄不语,只觉得心口痛得越来越厉害,然却怕她担心,强忍着不敢显露分毫。

飞萝瞧瞧四周,见只是朦朦微亮,打了个哈欠道:“还早着呢,再睡一会吧。”

小玄点头,咬牙躺下,苦熬了许久,终挨到疼痛减退,渐又昏昏睡去了。

***    ***    ***    ***

白眉翁把了会小玄的腕脉,又探掌其胸,面色愈来愈凝重,将一旁的飞萝唬得心惊脉跳。

白眉翁收回手掌,正要开口,却见飞萝竖指唇前轻嘘一声,悄声道:“让他再睡一会,我们出去说。”

两人沿阶走出洞外,飞萝便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了?”

“不好。”白眉翁道:“昨晚他一定很痛吧。”

“没有啊……”飞萝怔道,猛地想起昨夜情景,登时面如白纸。

“怎么会没有?那些邪力在四处乱蹿,一定会很痛苦的。”白眉翁道。

飞萝张口结舌,心口一抽,忽地滚滚泪下。

“这么下去很危险,只怕这小狐狸会随时因心脏破裂而毙命。”白眉翁叹道。

“白眉大哥,你真的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来吗?”飞萝捉住他袖子。

“非也,我已找到几种医治之法,但都属于强行驱除,可是小狐狸的真气及灵力皆俱太差,根本抵受不住啊。”白眉翁道。

“那……那怎么办?”飞萝跺足哭道。

白眉翁默然不语。

“当年他已惨极,这会他的孩子又……又……”飞萝泣不成声。

“什么孩子啊……”白眉翁忽道:“他或许便是他。”

飞萝娇躯剧震,猛地抬起了头。

白眉翁面无表情,转首望向别处。

“白眉大哥,适才你说什么?什么他……他便是他?”飞萝扯住他问。

白眉翁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白眉大哥,你是他唯一的结拜兄弟,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最多,你一定知道什么秘密是不是?”飞萝颤声道。

白眉翁只是不语。

“你快告诉我呀!当日你欠我一个人情的。”飞萝大急道。

白眉翁回首,盯着她的眼睛道:“其实你该晓得的,天地间,玄狐只有一个。”

飞萝目中虽仍噙满泪水,但双眸却如星辰般骤亮了起来,惊喜得连声音都在哆嗦,“你是说,他还在!其实他就是他!他真的就是他!”

“我不知道。”白眉翁含糊其辞,“玄狐奥妙,谁人能穷?”

飞萝目中异彩闪闪,蓦地破涕为笑,“难怪……难怪……”

白眉翁却长叹一声,“可惜啊可惜,就算他是他,如今又如何?”

飞萝一怔,陡又哇地哭了出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难道两次都救不了他?”

“唉,人力有时而穷,我们尽力了便是。”白眉翁道。

“不行!”飞萝咬牙恸道:“一定要救他!无论如何,这次我一定要救他!”

白眉翁淡然地望着她,忽似自语道:“要是能让这小狐狸的真气或灵力突然增强就好了,唉,但这怎么可能……”

飞萝泪流满面蓦而一呆,喃喃道:“真气或灵力暴涨?”

白眉翁双手背负目遥远方。

就在这时,忽闻背后有人叫道:“师叔!师叔!你在哪?”

两人转头望去,只见小玄正从洞口奔出来。

飞萝赶忙拭泪,急迎上前,大嗔道:“你怎么跑出来了?”

“我醒来见你不在,心里着急,因此就出来找了。”小玄笑道。

“真是的,我能上哪儿去呢?你快进去!”飞萝道。

“我没事,你瞧我不是好好的吗?真的一点都没……没……”小玄突然面色大变,捂着胸口俯下身去。

“怎么啦?”飞萝大惊,急忙扶抱住他。

小玄不言不语,只是软绵绵地直往下坠。

“快扶他进去!”白眉翁喝道。

飞萝如梦初醒,抱起小玄,飞掠进洞。

“我好了,没事了,别哭。”小玄捧着飞萝的脸安慰道:“还真是奇怪,一进到这洞里边,胸口立刻就不怎么痛了。”

“你为啥要乱跑!”飞萝紧咬朱唇,明明死忍,但泪水仍不肯听话地渗涌出来。

“好啦,不哭了,我不乱跑了,以后你叫我呆在哪我便呆在哪。”小玄心疼万分地为她拭泪。

“以后……”飞萝怔怔地咀嚼着这两个再寻常不过的字,泪水益发滚滚淌落。

小玄心中阵酥阵悸,瞧得呆了。

“等我。”飞萝忽然起身,朝洞外奔去。

“白眉大哥,适才你说,若是他的真气或灵力突然增强,你就有办法为他医治?”飞萝道。

白眉翁盯着她道:“没错,只要他的真气或灵力增强至足够强大,能支撑得住我的强行驱除之法,便能完全医治好他。”

“几成把握?”飞萝噙着泪道。

“十成。”白眉翁答得简洁明了。

“好。”飞萝似乎定下了什么莫大的决心,毅色道:“白眉大哥,你在这里等我。”

“嗯。”白眉翁点头,居然没有多问。

飞萝转身,疾朝洞内掠去。

白眉翁瞧着她踉跄奔入洞中的身影,嘴角忽然勾起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

当飞萝回到洞内时,脸上已不见半缕泪痕,取而代之的却是妩媚惹人的眼神与如花娇艳的笑容。

小玄怔坐石上,只瞧得两眼发直。

飞萝在他跟前屈膝跪下,轻声道:“小玄,昨晚你是不是很难受?”

“嗯……”小玄迷糊应道,突然醒悟,赶忙改口,“没有没有。”

“真的没有?”飞萝盯着他,两丸漆眸水汪汪的。

小玄不觉一阵口干舌燥。

“不老实哟。”飞萝笑吟吟道,娇躯朝他愈贴愈近,独有的香气丝丝飘至,把男儿熏得心旌摇荡。

“师叔,你……你……”小玄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昨晚明明抵死相拒,今儿却怎这般亲热起来?

“我怎么了?”飞萝忽然低声道:“你还想不想我?”

小玄张开了嘴巴,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不说我可走啦。”飞萝盯着他薄嗔。

“想!好想!想死了!”小玄急道。

飞萝甜笑,长起身子在他唇上沾似地亲了一下。

小玄张臂欲抱,谁知却给她分臂拦住,正不明白,已见她低下身子,润泽的朱唇从自己的下巴开始亲吻,然后是喉结、胸口……一路慢慢地细细地游滑下去。

“那就让我好好补偿你吧。”飞萝边亲边语,声音软腻得勾人魂魄。

小玄心中狂喜,见她分开自己的衣襟,粉面埋入衫中,陡感胸膛烫热,湿濡的朱唇已软软地覆在一边乳上,不觉麻了半边身子。

飞萝细细舔舐,时而拨舌柔扫,时而合齿轻啮,直至男儿绷紧的身子轻抖起来,这才往下移,一边继续亲吻,一边用手松解他的腰带。

紧在里边的焰浣罗露了出来,飞萝瞧了一眼,两手捉住小玄裤头,缓缓朝下褪去。

怒贲地肉棒一跃弹出,把内裤撑起个高高地帐篷。

飞萝咬唇娇笑,美目朝上掠了一眼,螓首缓缓朝前移去。

小玄心头突突狂跳,很快就难以置信地瞧见飞萝张开无比诱人的艳艳红唇,将内裤裹覆着的巨棒含入嘴里。

“唔……”小玄闷哼,虽然隔着一层衣布,但已能清楚地感受到飞萝口中的温烫与湿濡,然更惹人的其实是视觉,他紧紧地盯着,把女人那勾魂夺魄的一举一动全部收入眼里铭刻心底。

飞萝时吞时吐,时舔时舐,高高撑起的帐篷很快就给打湿润透,清晰地勾勒出里面巨物那遒劲有力的线条来。

小玄大口喘气,忍不过处失声哼吟。

飞萝在底下瞧了瞧他,玉指轻点帐篷笑道:“想不想放它出来?”

“快!”小玄哼。

飞萝两手勾住他内裤裤头,慢条斯理一分一寸地往下拉,直把男儿惹得心如火燎。

蓦地赤影闪晃,红彤彤的巨棒猛地弹跃了出来,金浇铁铸般朝天怒翘。

飞萝细细娇喘,抿着嘴瞧了又瞧,这才用手轻轻把住,张启朱唇再度覆上。

这回再无丝缕阻隔,滋味自是与先前大不相同,小玄通体绷凝,阵酥阵悸地感受着美妙绝伦的滑嫩与专心极致的惹逗,再接着飞萝抬眼望上来的脉脉目光,刹那心中蓦而迷醉:“她竟然亲我这里!师叔竟然亲我这里!”

飞萝舔吮一阵,开始吞吐起来,葱指勾环住玉茎根际上下套落。

小玄销魂蚀骨,通体一阵酥麻乏力,不觉后仰,只以两肘支住身躯。

飞萝吞吐渐急,还时而在棒端重重地咂吮,时而竭尽全力强往下套,让男儿的巨硕棒头直闯到娇嫩的喉关去。

饶是如此,怎奈男儿委实长巨,始终剩余近半截在外。

小玄愈喘愈剧。美极间突然坐直身子用手扶抱住飞萝的玉首,摆腰耸股尽情挺送。

“唔……”飞萝娇声闷哼,黛目紧蹙,但两手却放开了捧住的巨茎,改去支撑石面,任男儿恣意癫狂。

小玄爽不可言,抽势急如流星飞瀑,贪恋美人喉咙深处的至绝娇嫩,倏地稍稍又往前迫,殊不知先前已达极限,再深这寸余,便猛地突过美人的喉关,不知去到了哪里。

飞萝忽然挣扎起来,双手用力推他。

小玄心中一惊,急忙抽枪退后,把整根巨杵全退出美人的檀口。

飞萝满面通红,美目溢泪,捂着喉头一阵剧烈干呕,趴跪再石上急喘不住。

小玄急忙帮她抚胸拍背,心里直骂自个该死。

“小坏蛋,这么狠的,你想呛死我吗?”飞萝薄嗔,面上却无丝毫埋怨之色。

小玄感激,心中爱焰更是高炽千丈,瞥见她嘴角迷人地残挂着一丝晶莹涎沫,猛地俯首过去,覆唇就吻。

飞萝娇吟,藕臂环起,勾抱住他的脖颈,唇启送舌,与他炽烈热吻。

两人缠绵,小玄欲焰愈炽,突一把将飞萝翻压在下,两手齐发急扯其衣,尚未剥尽,便迫不及待地顶开美人的两条乳凝似的白腿,挺杵抵向闪露出来的桃源花溪。

飞萝见他如此情急激动,心头也火热难抑,一手悄往下探,捏住龟头引往玉蛤,孰知才到缝前,男儿骤然腰股齐振,铁杵猛地脱手而出,瞬已深深地刺入了娇嫩之中。

“啊!”娇啼声中,小玄勇往直前,硬如铁铸的火热巨棒一路强推,挤开重重叠叠的团团肥滑,直奔诱人万分的纵深。

飞萝上身陡然弓起,喉底又发出一声令人惊心动魄的腻哼,却是娇蕊已陷。

小玄满意地吁了口气抵紧美人,这才去剥扯她上面的衣裳束胸,把那对巨硕如瓜肥美如膏的迷人雪乳放了出来,又把铁茎深揉须臾,探准花心位置,猛地暴风骤雨地大耸大刺起来。

飞萝娇喘吁吁,蛮腰肥臀随着男儿的抽刺摇摆抛跌,花内早已涌泉滴蜜,润遍铁茎,蓦地失声,咿咿呀呀地哼啼起来。

小玄两手支地,抽耸间猛俯下头,一口叼住了飞萝的美乳大力咂吮。

飞萝玉首左右急摆,身上出了层细细香汗,泛起的光泽令得如乳凝就的娇躯益发诱人。

小玄瞧得心痒,突然将她抱起,紧紧地搂在怀里上下耸弄,享受她那嫩滑肌肤的交贴厮磨及两只肥美巨乳的弹甩揉搓。

“这样好……好……”飞萝嘤咛娇哼。

“好什么?”小玄盯着她问。

“没……没什么……”飞萝支吾道,这样的姿势这么近的距离,她那绝色花颜与羞涩神情根本逃不过男儿的眼睛。

“说!”小玄捏捧住她的两瓣肥臀,上下抛椿。

“没……没有啦……啊!啊!”飞萝叫了起来。

“告诉我!”原来小玄手上加了力道。

“停!停!等会儿!”飞萝又喘又喊。

“不说不停!”小玄喝,这下不但捧着她抛椿,还在底下朝上猛耸。

“啊!啊!”飞萝尖啼,失神道:“我说我说!”

小玄缓下攻势,飞萝玉首俯来,香腮贴着他脸细细声道:“这样好深,好着力,老是碰着那儿……”

小玄心中酥麻,问道:“老是碰着哪儿?”

飞萝咬唇睨他,满面晕酡。

“哪呀?”小玄心中明白,却仍追问。

“就……就这……你现在碰的地方……”飞萝细如蚊声。

“这里?”小玄扶着她挑挑抵抵,顶住花心暗力揉刺。

“坏蛋,你还……还故意!”飞萝一阵酸软,声都颤了。

“不舒服?”小玄问。

飞萝摇摇头。

“师叔,你这里好柔软。”小玄与她额抵着额。

“喜不喜欢?”飞萝低语。

“爱死了!”小玄道。

“那你就来,不过那儿刚开始轻点,要不很难挨的。”飞萝晕着脸指导。

“原来如此。”小玄心道,遂又捧抱着她椿提起来,这次轻抽缓送如同柔风细雨。

谁知飞萝的反应却比先前更加厉害,眼媚似醉颊赤若烧,花底腻汁泉出,流得两股滑不溜手。

小玄贪恋无比,每每深送至底,频频去碰她那花心,他与飞萝相欢还是头一次这么柔缓仔细,潜心勾弄良久,竟然把那妙物的形状大小摸探出了个大概,心中酥酥荡荡:“原来是这样儿,同水儿、夭夭她们又有不同,肥美之度则只有五姐姐尚可一比。”

他细细品尝,愈感哪妙物美不可言,加上花蜜浸润已久,蓦地茎身暴涨炙如炽炭,勃然现出玄阳盘龙杵的本相来。

“啊……好涨……又变那……那样了!”飞萝打了个哆嗦,花径不驰反束,紧紧收缩。

小玄只觉美人瓤内阵阵箍束,纠缠得抽送十分吃力,然却愈感爽美,不觉间抽送再度趋急,力道也一下比一下重了起来。

“别老碰……碰那。”飞萝喘道。

“这样也不舒服是吗?”小玄虚心求教,只觉变化后的宝杵极是敏感,愈能感察女人内里的玄机,滋味益发美妙,连把胀得硬如金铁的雄硕龟头去揉刺嫩心。

飞萝摇头,朱唇张了张,却半天没见声音出来。

小玄瞧见她娇美无力的可人模样,心中熬将不过,猛又暴风骤雨起来。

飞萝啼如流水,更是说不上话来。

小玄狂抽正急,蓦而一滞,抱着美人整个僵住。

“嗯?”飞萝一愣。

“我……我……”小玄支支吾吾。

“要出来了?”飞萝立时明白。

小玄涨赤了脸。

“那就来吧。”飞萝娇喘道。

“该死!这次怎么又……又……”小玄咬牙苦忍,本还期望使出绮姬教他的九鼎还丹诀挽回局面,然却发觉为时已晚,半点不明白怎会突然崩溃。

“没事啦,想出来就让它出来好了。”飞萝柔声安慰。

小玄骤又猛耸起来,记记尽根,下下至底,倏地朝上倾力一顶,刺住美人的肥美嫩心突突狂射。

“唔……”飞萝闷哼,黛眉紧缩地在男儿怀里挨受了片刻,香肩蓦缩,腴润的娇躯竟也一下下抖了起来,却是给小玄那最美女人的玄阳宝精惹丢了。

两人相拥静泄,舌交肢缠迷蒙对视,如痴似醉,几欲化去。

小玄终于松弛,勾住美人一起躺倒下去。

“明明觉得还有一会的,却不知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小玄面红耳赤地喘道,对自己的表现极度不满。

“谁叫你啊,老是去碰人那儿,都提醒你了。”飞萝咬唇道,一根葱指在他胸口划来划去。

“都是师叔太诱人了。”小玄喃喃道,似乎犹在回味。

“活该,还来怪我啦?”飞萝薄嗔。

“没有没有,是我贪心。”小玄赶忙表明态度,低低声道:“师叔那儿,真是太美妙了。”

飞萝颊如桃染,怔怔地盯着他的胸口若有所思。

“在想什么?”小玄察觉。

“小玄……”飞萝欲言又止。

“怎么了?想说什么?”小玄问。

“仔细感觉一下,你这里怎么样了?”飞萝却指着他胸口问。

“咦……”小玄忽然皱眉。

“觉得怎样?”飞萝有些紧张起来。

“唔……好难受!”小玄猛地捂住胸口叫道。

“真的?怎个难受法?”飞萝吃了一惊。

“真的。”小玄笑道:“这里好想师叔,想得好难受,想得好心疼。”

“坏蛋!大坏蛋!”飞萝大嗔,用力掐他手臂,然却大大地松了口气,一双美目深深地凝望着他,两丸水眸似笼罩着一层迷蒙的薄薄烟雾。

小玄亦在凝凝瞧着她,眼中尽是浓浓的情意与眷恋,“师叔,这是真的,虽然你现在就在身边,可我却怎么都觉得抱不够看不够想不够,不知如何是好。”

“那我走了你怎么办?”飞萝咬着唇道。

“不知道,也许我就快死了吧,”小玄愁苦万分道。

“胡说!你是玄狐,永远都不会死的!”飞萝轻叱,终似下定了某个决心,支起身子朝上爬去,凝脂朱唇贴到他耳心,用充满诱惑的声音道:“还想不想要更舒服?”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