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七集 风云际会
第八回 迷林

小玄醒时,穿透过茂密枝叶的一束阳光正温柔地照射在他脸上,融融暖暖的感觉真是好极了。

咦?一直在耳内鸣响不停的嗡嗡声已经完全消失,脑瓜里边的恼人疼痛也不见了踪影,非但如此,整个人还觉神清气爽精力百倍。

小玄猛然坐起,朝四下东张西望。

鹿蜀车仍在旁边,四头鹿蜀正静静地安详伏卧,可是那个绝色姐姐哪里去了?

难道适才是在做梦?

他正惊疑不定,突然就瞧见了放在身边的一根通体如墨的令牌。

原来不是梦。

小玄一阵欢喜,捧着令牌细忆先前情景,时而重重疑惑,时而嘻嘻傻笑。

到底怎么回事?他隐隐觉得这跟玄玄子有关,跟自己是玄狐的后人有关,不禁患得患失。

然而,他已不再那么愤懑与彷徨,天地间并不是所有人都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帮助自己的至少还有个神通广大的绝色姐姐,至少还有个飞萝。

想到飞萝,小玄不禁着急起来,瞧瞧天色,好像此时已经过了正午,她若回客栈找不到自己,恐怕要担心死了。

这座巨大的森林究竟是哪?赶快逃出去才是眼前最紧要的事。

他将役妖令收入如意囊,跃上鹿蜀车,甩出炎龙鞭,驾车飞上空中,见四下俱是茫茫林海,是以随便捡了个方向疾驰而去。

这个林子真是大得不可思议,鹿蜀速度极快,可是飞驰了大半天,所见仍是几乎相同的景致,到处都是浓浓密密的绿色。

突然间,底下林海如起波澜,大片林木遭遇狂风般东倒西歪,小玄心中诧异,当即御车降下,飞近观察。

忽见小小紫彩一闪,还未瞧清,便已消失在怒涛滚涌般的林海当中。

“是她们?”小玄心中一跳,急忙驱车飞去,这时倏闻一声惊天动地的嗷叫,四头鹿蜀陡然伫足,惊恐万状地相互挨贴厮磨,不肯朝前再挪半步。

“好像是那只大黑熊的叫声呀……啊!不好,敢情是两只小蝴蝶撞上了那只巨熊?”他心中惊疑,连挥数鞭,可是四头鹿蜀死活不肯再往前靠近,只好跃车而出,跳入林海当中。

方才接近,小玄猛觉一股夹带腥气的大风刮来,登给扯得朝下急坠,顷刻便已穿过茂密树冠,赶忙飞鞭甩出,卷住了一株粗巨树干,把自己硬生生地吊在半空,赫见林中树倒木折狼藉一片,果然是先前碰见的那头小山般的巨熊在疯狂肆虐,它正东一抓西一扑地追击着两个霓裳女孩,不是紫儿同碧儿是谁。

姐妹俩云鬓松乱花容苍白,各执兵器奋力招架,但显然不是巨熊的对手,只在林中游走闪避,可是苦于巨熊鼻口中发出的大风所牵制,不单无法逃脱,反给扯拽得如同暴风雨中的蝶儿险象百出。

眼见情势危急,小玄无暇细想,鞭一松,足一点,便朝巨熊背后飞掠过去。

这时苦苦支撑的碧儿突然真气不继,身形稍滞,整个人顿给大风卷着,惊呼着直朝巨熊怀里飞跌过去。

紫儿大惊,顾不得危险,纵身疾追过去,一把抓住了妹妹,然而跌势不止,两个齐朝巨熊张开的血盆大口撞去。

这时小玄已到了巨熊身后,提聚全身真气,照巨熊那肥厚无比大屁股就是狠狠一鞭。

但见烈焰滚涌,八爪炎龙鞭几乎整根嵌入熊股,小玄尚觉不够彻底,犹把离火真气继注鞭中,使出了个“夺”字诀,鞭身麟片登时逆张而起,连毛带皮把巨熊屁股上的肥肉撕扯下一大块来。

巨熊惨厉无比地嚎号一声,怒不可遏地暴转回身,紫碧姐妹俩遂逃大劫,重重地摔撞在它那毛茸茸的颈后,不但没有伤着,倒觉软绵绵的十分过瘾,但两人岂敢留恋片刻,急忙飞身逃开。

姐妹俩花容失色地飞逃到远处,心中皆在暗呼侥幸,却见巨熊突然安静了下来,正垂着头愣愣地瞧着什么,不禁大感诧讶,碧儿惊魂未定道:“这家伙在干吗?突然傻掉了么?”

小玄高悬宝鞭,就要再度击出,但见巨熊只是张着大嘴呆呆地望着自己,不由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大声喝道:“是你适才先偷袭圣爷爷的,这下两清了,我等再来战他三百回合!”

巨熊忽尔后退一步,再退一步,倏地转身,抛下三人撒腿就跑。

远处的姐妹俩目瞪口呆,瞧见了也在发愣的崔小玄。

好一会后,姐妹俩才向小玄飞去。

“是你赶跑了那头大熊?”紫儿盯着他道。

小玄这才回过神来,威风凛凛地扬袖甩腕,以一个最潇洒的动作将炎龙鞭收回臂上。

“那头熊怎么一看见你就逃了?”碧儿也问,瞧他的眼神跟以往大不相同。

小玄不答,摆出了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原来……小白哥哥真的好厉害耶!”紫儿俏目晕朦道。

“走吧。”小玄转身。

“去哪?”碧儿愣愣地问,目光宛如融化般粘在他身上。

“带你们离开这里。”小玄用磁性般的声音低沉道。

大风迎面刮来,吹拂得坐在飞驰在林海上空的三人衣飘发舞。

“这四头怪物真的是鹿蜀么?”紫儿望着车前大声道。

“如假包换。”小玄微笑道,照空处甩了下炎龙鞭,惊得四头鹿蜀奔得更快。

“小白哥哥好了不起耶,身上有这多宝贝,这根鞭子也好漂亮哩。”碧儿轻轻贴抱着他的手臂呢哝道。

“现在知道我不是在吹牛了吧。”小玄得意道。

“我们一直就没认为小白哥哥在吹牛啊。”碧儿眨着水淋淋的大眼睛道。

“少扯啦。”小玄轻哼道:“适才是谁扔下我自个跑了?”

“嗳呀!我们回来找你了,要不也不会碰上那头大熊了,不信你问姐姐。”

碧儿急急道,貌似委曲之极。

小玄掠了紫儿一眼。

“是真的啦,我们就是因为回来找你才迷了路的。”紫儿娇声道,在另一侧似有若无地挨贴着他。

小玄心头轻漾,一阵飘然,见她们对自己态度大大改变,不觉感悟:“原来男人的本事一大,女孩子就会这么自个贴上来。”

“这林子真是奇怪,鹿蜀跑这么快,到现在却还不见个边。”紫儿又道。

碧儿突指着一处欢叫道:“你们快瞧,那边好像有房屋哩!”

小玄同紫儿转头望去,果然远远瞧见右侧林中出现了片空地,空地上坐落着数间低矮房屋,屋后还有一块用竹篱围成了菜园子。

“我们过去瞧瞧,找人问下路。”小玄大喜道,当即调车头,驱赶鹿蜀驰去。

飞到近处,三人望见菜园当中有个老翁正在浇水锄地,小玄遂御车落下,停降在园子边上的一块空地。

小玄跃下车子,见老翁白发白眉白须,腰间悬着只灰青葫芦,除了头发乱如草窝,倒是一派仙风道骨模样,忙上前恭恭敬敬一揖,笑容可掬道:“老神仙,叨扰啦。”

老翁慢慢地抬眼,却没答话。

小玄只道他年高耳背,大声又道:“老人家,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呀?”

老翁拄着锄头瞧他,两道白眉下的眼睛忽尔眯了一眯。

“敢情这老伯的耳朵真的不好?”小玄心里嘀咕,遂把声音又提高了些许,“老人家,您知道怎样离开这个大林子么?我们迷路了!”

“声音这么大干吗?老朽的耳朵又不聋!”老翁哼道。

“原来您听得见。”小玄赶忙降低音量,陪笑道:“您老人家不说话,小辈便误会了,请问这里是哪呀?可有出去的路?”

“这林子唤做迷林,没路。”老翁道。

“没路?”小玄怔住。

“没路那你平时怎么出去?”旁边的碧儿插了一句。

老翁从腰际拿起葫芦,拔塞灌了口什么。

“喂!我在问你话呢!”碧儿大声道。

老翁仿若不闻,悠哉游哉地又饮了一口。

碧儿气结,两手一叉蛮腰,刚要发作,却见小玄恶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不知怎地心头倏怯,就把后边的话吞回肚子里去了。

“哗,好香!老人家您喝的是什么呀?”小玄笑问。

“酒。”老翁道。

小玄吞吞口水,眼睛直勾勾地瞧着他手中的葫芦。

“想喝?”老翁瞥了他一眼,道:“要不要来一口?”

“好啊。”小玄大喜,接过递来的葫芦,咕嘟嘟就灌下了一大口,蓦觉喉头甘辣,满腹绵热,不禁叫道:“好酒!好酒!这是什么酒啊?要什么名字?”

“不过是自酿的土酒,没名字。”老翁道。

“好酒!好酒!我再尝一口。”小玄边赞边喝,说是一口,却是一口接着一口,好容易停歇下来,然而丝毫没有把葫芦还给人家的意思,咂着舌眯着眼又道:“好像有点泥土和干草的味道哩,啧啧啧!妙极!妙极!”

旁边的姐妹俩瞪眼瞧他,想不破为什么酒里有泥土和干草的味道还要叫好,更想不破这家伙此刻怎么还有心思喝酒。

“丝……明明没喝过这酒呀,可我却怎么老是觉得在哪喝过?”小玄皱着眉道,忽然若有所悟,“嗯,敢情世上的好酒都是这样的!”

老翁微笑瞧他,忽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果然是你。”

“您说什么?”小玄没听明白。

“唉……”老翁却轻叹了一下,眼中满是沧桑寥落。

“老人家,您也尝尝我的酒吧。”小玄念动禁咒,从如意囊里取出只小酒瓶来,拔出塞子递与老翁。

老翁接过,放在鼻端闻了闻,浅饮一口,闭目含咂须臾,方才徐徐咽下。

“怎么样?”小玄热切问道。

“好东西,不错。”老翁点头道。

小玄的头登时大了起来,得意笑道:“美极了是吧?这酒有个好名字,叫做‘天仙三步软’,也是我自个酿的。”

老翁却摇头道:“老朽是说,酿酒的材料是好东西,可惜酿制的方法不对,把材料给白白糟蹋掉了。”

小玄张口结舌,好一会才道:“哪里不对,您且说说。”

老翁道:“说来多了,其中最主要的一点,便是不识去芜存精,不知提炼奥妙,招致泥沙与美玉齐下。”

小玄涨红了脸,道:“说得容易,难道你就晓得去芜存精提炼奥妙?”

“当然。”老翁微笑道。

“我身上还有酿制这酒的材料!你敢否试弄给我瞧瞧?”小玄不服气道。

“这有何难。”老翁道:“随我来。”

***    ***    ***    ***

“喂,你怎么搞的?这时候还有心思弄些不着边际的玩意。”碧儿道。

“急啥?我就不信,同样的材料,这老儿就能比我酿出更好的酒来。”小玄道。

“这老头好像有点古怪。”紫儿望着四周道。

三人坐在一张木桌前低声嘀咕。

“怎个古怪法?”小玄道。

“你瞧,这林子如此之大,又有许多猛禽恶兽,他却孤伶伶的一个住在这里,难道你不觉得蹊跷么?”紫儿道。

“我也这么觉得。”碧儿亦道:“这几间屋子看似没啥,可我总觉得哪儿不大对头,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好了。”

他们三个所在的屋子极是简陋,除了一桌四椅别无他物。

“怕啥!只要我在,就没人能动你们分毫!”小玄道。

他不过是信口开河,然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洒脱气势。紫儿同碧儿瞧他,眼神皆怔怔的。

“小白哥哥……你会保护我们是吗?”碧儿道。

“当然,以圣爷爷的本事,实在是绰绰有余呐。”小玄大言不惭,美人当前,一时忘了自个眼下已是过江的泥菩萨。

“那……你能帮我们一个忙吗?”紫儿睨着他道。

“什么忙?只管说来!”小玄道。

“过几天我们要去跟人打架,你能来帮我们么?”紫儿道,眼中满是期待。

“小意思。”小玄脱口即应,应完就立刻警惕了起来,“但是我为啥要平白无故去帮你们打架?”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呀。”紫儿娇声道。

“少来,我们不过萍水相逢,认识还不到一天。”小玄道。

“可是……我们姐妹俩很漂亮是不是?你若对我们好,说不定呐……我们哪天会报答你哟。”碧儿盯着他娇滴滴道,香腮轻晕,声音里充满了诱惑。

谁知小玄却哼了一声,翻着眼睛道:“省省吧,不说我师父师叔,就是我的几个师姐都比你们好看一百倍。”

“你……你胡说!”碧儿勃然变色,就要一蹦而起。

紫儿忙在底下悄悄地拉住她,对小玄笑道:“真的么?我才不信,你哪天带我们瞧瞧可好?”

“没问题,好说好说。”小玄说得胸口一痛,笑容微僵。

这细小的反应并没能逃过姐妹俩的眼睛。

“对啦,你不是说你无门无派么?又从哪儿冒出来这些师父师叔和师姐呀?”紫儿笑道。

小玄愣住。

“嚯!果然是在撒谎!”碧儿叫道,脸色好看了许多。

“咦,怎么这样久?那老儿不会哄去我的红玉果就脚底抹油了吧?”小玄转移话题,心底忽然有点担心起来。

“喂,你那串红玉草果子是从哪里弄来的?”碧儿问。

“一个……真正的好朋友送的。”小玄道,心中滚烫甜蜜,婀妍的花颜笑靥又浮眼前,忽然思念之极。

正说间,老翁忽从门外进来,手里拎着把酒壶同几只杯子,道:“弄好了,虽然仓促了些,但味道总算出来了。”

小玄把酒徐徐咽下,目瞪口呆。

“如何?”老翁笑眯眯问:“比你酿的天仙三步软怎样?”

小玄突立起,朝他一揖到地,叹道:“天差地远,小子甘拜下风,请问老神仙您高姓大名?”

“孤居世外,姓甚名谁早就忘了,近几百年,有人唤我做白眉翁。”老翁道。

“几百年?”小玄同两女对望一眼,道:“老人家您果然是神仙呐。”

“神仙……神仙都是那流烟浮云呐。”白眉翁抚须嘘唏道。

小玄一怔,隐觉此言背后大有深意,然却接不上话,遂笑道:“可惜眼下没什么东西下酒,否则味道更美。”

“也罢,既是远道而来,更是旧故重临,老朽且弄几道菜招待你吧。”老翁说罢,又朝屋外走去。

“旧故重临?这白眉翁在说什么?”紫儿奇道。

“我总觉得这老头话里有话。”碧儿蹙着俏眉道。

“我也听不懂呐……”小玄纳闷道:“不过我觉得他对我们没什么恶意。”

过没多久,白眉翁便已转回,手中托着个盘子,上有几碟菜肴,却是一碟白斩鸡,一碟苦瓜炒蛋,一碟清炒竹笋,一碟油爆野菇,一盆豆腐清汤,色泽动人香气四溢。

此时已过中午许久,三人早就饥肠辘辘,当即大快朵颐起来。

白眉翁在旁作陪,只偶夹几箸,慢慢饮酒。

虽然几道菜皆属寻常,然却做得异样美味,三人吃得兴高采烈,连夸白眉翁手艺不凡。

小玄边吃边喝,更是眉飞色舞快活似仙。

两只蝴蝶精见小玄连呼酒好,便嚷着也要吃,一尝之下,杯里便再不肯空,姐妹俩你来我往,喝得痛快淋漓不亦乐乎。

小玄给她们喝得心疼无比,忍不住就来抢酒壶,道:“不许再喝了!”

“你做什么?”碧儿把酒壶往背后一藏,笑嘻嘻道:“干吗扑人身上?”

小玄一阵狼狈,瞪眼道:“这酒是用红玉草的果子做的,难道你们不怕喝醉么?”

“放心吧哥哥,我们千杯不倒的。”碧儿用阴阳怪气的语调道。

紫儿兴冲冲道:“不如我们三个就来比试比试?瞧瞧谁先躺下!”

“好啊好啊!先倒下的那个是小狗。”碧儿兴高采烈道。

“好好好!你们不听,等下难受可别怪我没提醒!”小玄气呼呼道。

“嚯!姐姐你听。”碧儿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他老说我们会醉哩。”

“真真笑死人啦,我们莫睬他!”紫儿哼道,伸出罗袖高卷的藕似白臂,“阿碧你把酒壶拿来,我倒要瞧瞧谁敢抢姑奶奶的东西!”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