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七集 风云际会
第七回 绝世风华

“启禀少主,这座园子已被废弃许久,属下带人全部搜索过了,没有发现妖狐的踪迹。”一名双目赤红如血的男子单膝跪在小魔君前大声禀报。

小魔君缓缓转头,森然望向趴伏在地的贺天鹏。

贺天鹏惊恐万状地叫道:“我真是听他们说小妖狐逃进这园子里了!也许…

也许他又逃到别处去了……”

“那……”小魔君有气无力道:“你还有什么用?”

贺天鹏面无血色,突似想到了什么,急忙叫道:“我还有个能找着妖狐的办法!”因为缺少了两颗门牙,说起话来总是有些含糊漏风。

小魔君懒懒地望着他。

“那小妖狐偷了我的鹿蜀车,只要他一使用,我就能凭此追踪到他!”贺天鹏道,紧紧地抓住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小魔君眯了眯眼,略侧过脸道:“把他带上。”

贺天鹏大大地松了口气,背后早已给汗水浸得冰凉一片。

小魔君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旁边一人忽然开口,“启禀少主,老朽觉得这片小林子有点古怪。”

赤目男子立时道:“卜长老,这片小林子属下已经亲自带人彻底搜索过了,并无任何异样之处。”

那人却丝毫没理睬他,只对小魔君道:“这片小林子不只有异样,而且还是大异样,因为它隐藏了个奇异的大禁制,极可能是……某个结界或秘境的入口。”

***    ***    ***    ***

“怎么回事?我们明明是在葫芦镇的,怎会突然就到了这?”碧儿呆呆地望着无边无际的林海道。

“我怎么知道。”小玄的嘴巴张得大大的。

“这林子好大,完全看不到边哩。”紫儿吸气道。

“会不会是幻象?葫芦谷才多大,根本装不下这么大的森林呀。”碧儿道。

“不像是幻象。”紫儿踢了一脚踏在底下的枝叶。

“天呐!这是到底哪呀?”小玄抓抓头发。

“我们又怎么知道!知道还会在这时发呆么!”碧儿怒道。

“你发什么脾气?”小玄瞪着她道。

“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为了帮你,我们怎么会莫名其妙就来到这里!”碧儿凶巴巴道。

“为了帮我?”小玄冷笑一声,道:“是为了我那块青瑛吧。”

“你!”碧儿气结,俏脸涨得通红。

“啊!”小玄忽叫了一声:“对了,我想起来了!这里会不会是一道裂缝?”

“裂缝?”紫儿望着他。

“嗯,一道天地间的裂缝,就像是巨竹谷!”小玄兴奋道。

“你知道巨竹谷?”两个女孩齐声问。

“何止知道,我还去过呐,啧啧啧,不得了,了不得,比这里美多啦。”小玄得意道。

“你……去哪里干吗?”紫儿盯着他问。

“咳……就是……就是去逛逛啦。”小玄支吾起来,毕竟牵扯到许多不便说的东西,“不是跟你们说过,我有个朋友就是专门批发宝瓶竹的么,我去找她玩哩。”

紫儿同碧儿对视一眼,疑色悄闪而过。

小玄也疑惑了起来,心忖:“为啥一说到巨竹谷,她们就这样敏感?”

“不管此处是哪,我们都赶快离开吧,我总觉得这里有些古怪。”紫儿道。

“嗯,快走。”碧儿即应,这里大得令人甚是不安。

“小白哥哥,你会什么飞行术么?”紫儿问小玄。

“当然……会啦。”小玄硬着头皮道,在这对美丽的姐妹花面前,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只会陆地腾飞术。

“那好,我们走。”紫儿说完,收起手中双环,两臂一展,身上霓裳即时飘扬而起,眨眼间整个人已离开树冠,流云彩霞般飞上了空中。

碧儿也收了兵刃,同样把臂展舞,紧随着飞上空中。

小玄呆了一呆,不禁脸上发烧,急忙施展陆地腾飞术在树冠上飞驰纵掠,奋力追赶。

“咦……怎没跟上来?”紫儿发觉,回首望落,见小玄正高高低低的在树冠上纵掠追赶,只奔得面青唇白煞是狼狈。

碧儿闻言回头,见状登时“咯咯”失笑,异样痛快道:“原来这小子在吹牛,根本就不会飞行术嘛!还说什么单挑白首娘娘的五大弟子,我瞧也是瞎编的!”

“我们飞慢点,要不他跟不上啦。”紫儿道。

“才不!谁叫这土包子小气,我偏要把他一个人丢在这大林子里!最好能有什么猛禽怪兽跑出来把他吃了。”碧儿笑嘻嘻道,雪颈如天鹅般高高一仰,反而加速朝前飞去。

“喂,别胡闹,小心把你自个跑丢了!”紫儿赶忙追了上去。

小玄奋力追赶,过没多久,已是气喘如牛汗挥似雨,体内真气也在急剧消耗,眼见给两个女孩子越抛越远,心中不禁又急又惭:“这下份儿可丢得大了,回头定给她们笑痛肚子了……”旋又自我安慰:“啊!对了,这两个丫头乃是蝴蝶精所化,若是不会飞,那才叫人笑掉牙了呢,我崔小圣可不能妄自菲薄呐!”

安慰归安慰,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真气消耗一大,稍稍好些的耳朵里又开始嗡嗡地鸣叫起来,脑瓜里边也昏昏胀胀的十分难受,倏地脚下踏空,整个人就从树冠上栽落下去,噼噼啪啪一路密响,不知撞折了多少枝杆,正要甩出炎龙鞭自救,人已重重地摔在地面。

“呜……人一倒霉就连喝水都塞牙……贺天鹏你这龟孙子王八蛋!总有一天……圣爷爷我定要把你狠狠地尽情地毒打一顿!”小玄咒骂着,发觉自己并没受什么伤,摸摸身下,原来地上铺着厚厚的腐枝败叶,而且给露水打得潮湿软烂,不由暗暗庆幸,饶是如此,身子也如散架般半天爬不起来。

“这么大的林子,要逃出去本就难了,眼下又头痛得要命,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呐……啊!”他躺在地上连叹倒霉,忽地灵光闪过,猛地一拍大腿,叫道:“崔小玄你傻了你傻了!那么棒的车子怎不拿出来用?真是白敲姓贺的竹杠了!”

他精神大振,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念动禁咒,将鹿蜀车从如意囊中召了出来,哈哈笑道:“一块青瑛就已惹得那两只小妖精红了眼,再瞧见这车子,怕是两只红嘟嘟的樱桃小嘴都要流口水啦!”

正要上车,陡然间鸣声大作,林中万千禽鸟扑翅飞起,小玄微愕,隐觉地面震了一下,赶忙抬头四望,却因林木极密,并没瞧见什么。

地面又震一下,这回剧烈了许多,小玄鼻间闻着一股浓烈腥气,心中惊忖:“莫非来了什么恶兽么?”急忙跃上车子,谁知连挥数下炎龙鞭,四头鹿蜀竟都僵如泥塑纹丝不动。

小玄大诧,就在这时,猛听树木爆折声响,一个奇巨的身影骤从数株大树后挤了出来,一爪就向四头鹿蜀抓去。

四头鹿蜀齐声嘶鸣,它们乃是兽中珍奇定力非俗,然而此刻竟皆酥软趴下。

小玄差点给掀下车去,颠倒间袖中的炎龙鞭一旋飞出,正中袭向鹿蜀的巨爪,爆起一溜焰火。

怪物怒吼一声,转而朝他扑来。

小玄急一招“燎天之火”杀出,八爪炎龙鞭暴风骤雨般抽击在怪物身上。

谁知怪物耐打无比,冲势竟然毫无阻滞,刹那间就到了跟前,小玄急忙朝旁闪避,但因着了天雷破魔咒,反应稍略迟缓,已给怪物雷霆万钧地撞到了身上。

小玄登时飞离车子,百骸似散间不知撞上了什么硬物,继给重重地弹落地面,想要爬起,却觉五脏颠倒六腑俱移,身上的力气全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更要命的是头中剧痛起来,令得他阵阵眩晕,这时怪物不依不饶地赶至,高举一掌就要拍下。

直至此刻,小玄这才瞧清眼前的怪物乃是一只巨如小山般的大黑熊,心中蓦生绝望,伤心无比地闭起了眼睛。

“呜……再也见不到水儿了……师叔找不到我一定要急死了……小婉怕是要给姓方的哄去了……”诸念从他心头电闪掠过,泪水一涌而出。

孰知周围突然奇怪的安静了下来,小玄心道:“这就死了么?居然没有丁点痛楚的?”

“小家伙,你肚子饿了是么?”一个无比动听的声音在前边响起,入耳有如仙音天籁。

小玄一时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又听那声音道:“把爪子放下来,你不可以吃他的。”

“好像还没死呐……发生了什么事?”小玄云里雾里地睁眼,就瞧见一个曼妙绝伦的身影背对着自己立在跟前。

巨熊也在愣愣地瞧着这个绝美身姿,高高举起的爪子居然开始慢慢放下。

“乖,你到别处玩儿去。”声音又响,柔若流水,软似春风。

巨熊如痴若傻,嘴巴张得老大。

“快走啦,要不我打你喽。”声音里带了点娇意,听得小玄怦然心跳,猛地记起,这声音不久前听过,甚至还有一种许久以前就曾听过的感觉。

巨熊如梦初醒,急忙转身就奔,然却恋恋不舍般一步三回头。

“好美的身段,一定是个极美极美的女子……”小玄呆望着跟前的背影悄忖。

“等等,你回来。”女子忽叫。

巨熊立时欢天喜地奔了回来,尽管人兽有别,但小玄还是一眼就瞧出了这点。

“他是我的朋友,或许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你不可以再吓唬着他哦……

反正,你给我离他远远的。”女子柔声细语,但言语中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命令意味。

巨熊乖乖地点头。

“好,你去吧。”女子道。

巨熊垂头丧气地转身离开,依旧频频回头,一对黑溜溜地小眼睛里满是留恋。

女子终于转过身来,这瞬间,似乎整个幽暗的森林全都亮丽了起来。

小玄心头剧震,呼吸刹那停窒。

这女子云鬓松挽,随意束着水蓝抹额,额前悬着颗水滴碧坠,身上只简简单单地笼一件轻烟似的月白罗,但她的美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什么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什么貌若天仙,倾城倾国,这些至极至绝的形容此刻皆尽失色,根本寻找不出哪个足以匹敌她的容颜风姿。

说她有如少女般天真纯净,然却又有一种妇人才有的成熟韵致。

说她有如皇妃般高贵典雅,然却又有一种姬妾才有的万种风情。

说她有如天仙般清丽无邪,然却又有一种妖精才有的妩媚妖冶。

她的身姿偏于纤弱,然而却有着绝美的线条与惹人的轮廓。

她的肌肤如冰似雪,可是冰雪绝没有她那种从内里映耀出来的莹莹辉彩。

她的眼睛如星辰如明月,但更似两潭深不见底的湖水,间中蕴藏着无法穷尽的奥秘与智慧。

她的眉,她的鼻,她的唇……她的每分每寸都是美轮美奂完美无瑕,组合在一起更是美得旷绝天地。

“天呐……”小玄目瞪口呆,天地间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人儿?

看到她,他才知道什么是浑然天成造化神奇。

小玄还记得当日初遇飞萝时的惊艳,一直认为她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女人,甚至到了现在,他仍然无法习惯这师叔的绝色容颜,然而此刻,他不得不承认,就是飞萝也无法与眼前的这个女子比拟匹敌。

绝色女子嘴角含笑,脉脉地凝望着他,忽似摇了摇头,叹息了一下。

小玄完全猜测不出她的岁数,也许二八年华才有这么水灵娇嫩,可是她瞧人时那种邪诡魅惑的眼神,也许得经千万载岁月淬炼方能如此勾魂夺魄。

“你哭啦?”绝色女子轻轻道,动人的目光落在他脸庞上。

“你是谁?”小玄第一次发现,原来说话也会这么困难。

“小玄玄,你又把我给忘记啦……”绝色女子轻叹着道,忽然抬手,用袖子轻轻为他拭去残留在脸庞的泪痕。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小玄讶道。

绝色女子的目光移回他的眼睛,秋水般的眸子中似乎盈满了心疼与怜惜。

“我……好像没见过你呀……”小玄怔怔道,不知怎么,蓦尔迟疑了起来,“你……认识我么?”

“你啊……”绝色女子咬住了凝脂似的朱唇,又是一下轻轻叹息,“看来,我们又要重新开始了……”

小玄给她叹得心都碎了。

“这样也好。”绝色女子笑了起来,宛如天地间最美丽的花朵绚烂绽放,“我们可以好好的再享受一遍呢。”

小玄莫名悸动,一阵魂销魄融。

绝色女子向前走来,打量着绕他转了起来,似自语道:“会在哪呢?”

小玄云里雾里。

绝色女子忽从后边贴了上来,双臂环到前侧,冰雪般的兰指从袖中探出,搭住了他的腰带系结。

小玄心跳道:“你要……要做什么?”

绝色女子不语,径自去解系结,环绕着他的腰杆把腰带一圈圈松扯出来。

尽管深知暴露先天太玄的后果如何,尽管全然不知这陌生女子是什么人,但小玄却只呆呆地任她摆布,心中竟然没有丝毫戒备与不安。

自从知晓自己是玄狐后人,他还从没有过一刻如此的放松与宁静。

“我还以为丢了呢,原来是给这东西遮住哩。”绝色女子低语,转回到前面,把扎裹在他腰头的焰浣罗轻轻摘下,刹那光华透出,晕晕柔柔地映耀在她的脸上衣上。

她垂目凝视,若有所思般久久不语。

两人挨得极近,小玄沉浸在一种从未闻过的醉人幽香里,望着咫尺的旷世绝色,不由疑置梦中。

绝色女子将焰浣罗裹回他腰头,又为他仔细整理掀开的衣衫,把解下的腰带重新束回,扎系了个比原先不知好看多少倍的结子。

忽然间,小玄这绝色女子有一种至亲至近的感觉,心头生出一种拥之入怀的冲动。

绝色女子抬头,目中盈溢着喜悦,“好了,只要它还在,谁也无法彻底毁灭你。”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小玄忍不住问。

“真的忘得一点都不剩啦?”绝色女子声柔如水,带点调皮道:“不告你,想不起来就叫我姐姐吧。”

难道真的曾经相识?还是她认错人了?小玄苦苦思索。

“这个给你。”绝色女子手中忽然多了一根通体如墨形如令牌的物事。

“这是什么?”小玄愕问。

“拿着。”绝色女子递给他。

小玄接住,不想甚是沉重,入手居然一沉。

绝色女子道:“这是役妖令,我从御牢里挑选了十三名罪妖收在里面,危急之时你可以召唤他们出来帮忙,令上有役御禁咒,你闲暇时自己去看。”说着忽拼起两指,在他眉心轻轻地点了一下。

小玄只觉好像有什么在脑瓜里边闪了一下,愕然问道:“你做什么?”

“我帮你开了禁制,这样你才能看见令上的东西,当然也只有你才能看得见。”绝色女子道。

小玄看那令牌,见上宽下窄,长逾尺,其上雕刻着许多填了彩的精致图案,却是各种形形色色的妖兽精怪,在每个图案的附近还刻有细小文字,似是说明与禁咒。

忽然间,他的视线停落在一只白首赤足、形貌如猿的精怪图案上面,不禁诧讶道:“这个画的是只朱厌?”再瞧旁边文字,注着:马化,犯叛乱之罪,惩狱五千九百年。善战,族兵三百。

朱厌乃是一种十分强大上古异兽,据传见则大兵。小玄心中惊疑,难道此令能把这种恐怖东西召唤出来?

“嗯,没错,是个起兵作乱的朱厌族名将,不过你别担心,这一十三名罪妖的脾气虽然不怎么好,但他们皆向我发誓过要以功赎罪,且都给我下了各不相同的大禁制,绝对不会招致反噬的。”绝色女子道,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这是怎样的神通,小玄虽感难以置信,但直觉面前的这个绝色女子决计不会欺骗自己,忍不住又问:“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因为现在你就像个初生的婴儿,力量实在是太过微弱了……”绝色女子笑吟吟道。

小玄面上一红。

“可是我又不在你身边,所以你只有暂时依靠自己了,而这只御令上的一十三名罪妖多多少少能帮得上忙。”绝色女子继道。

“姐姐,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小玄心中惶惑,忽道:“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小玄玄。”绝色女子微笑道:“你瞧我有没有叫错你的名字啊。”

“我不叫小玄玄,我叫崔小玄,莫非你把我错认作了那……那个玄玄子!”

小玄大声道,心中一阵失落。

绝色女子笑眯眯地瞧他,指尖在他脸庞上轻轻滑过。

“是不是这样?”小玄有点激动道,不觉嫉妒起那个从未见过的玄玄子来。

“傻瓜。”绝色女子笑嗔,眼眸中不由又再流露出心疼之色,忽然咦了一声,道:“你受伤了?”

“没有。”小玄提高了声音。

“我帮你瞧瞧。”绝色女子柔声道,玉指上移,轻轻搭在他的太阳穴之上。

小玄倏感一股软软的暖流从头侧传入,顿时舒服得连眼皮都有点张不开了,一阵强烈的倦意袭至,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