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七集 风云际会
第六回 小魔君

电光石火间,小玄朝旁一闪,避过了急速罩落的金刚陷魔网,眼角掠见数条人影从两旁包抄掩至,赶忙一个星火飞溅纵出大门。

贺天鹏提网追击,如影随形地疾驰跟出,大喝道:“交出鹿蜀车!饶你不死!”

“做梦!”小玄怒喝:“有本事就来拿吧!”

灿烂金芒如烟花般炸放,贺天鹏又是一网撒来。

小玄旋空回身,蓦见一条赤光从他袖中贯出,眨眼已在空中化作火龙,张牙舞爪迎上了金刚陷魔网,几下绞卷,便完全吞没了金芒。

贺天鹏给扯带得身形一阵乱晃,五指几乎抓不牢陷魔网,急忙夺网后退,刹那已是满背冷汗。

他在巨竹谷时曾经见过小玄的功夫,不禁暗暗震惊:“这小子的身手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厉害?难道此前他隐藏了实力?”

小玄信心倍增,正要追击,猛见斜里一道寒光电掠而至,赶忙挥鞭迎拒,只听叮当密响,一人向后退去,却是个持剑道士,口中叫道:“这小妖狐好厉害,大伙一块上!”

旁边一人喝道:“瞧我的!”双手凝爪,蓦地交旋击出,只见空中飞出一道白气,有如恶龙般直噬小玄。

小玄手上一抖,八爪炎龙鞭也如龙般旋出,却是一条烈焰赤龙,两下相交,各自震散,但小玄立如山岳,对方却“啊”地一声疾退,原来双袖着火,煞是狼狈。

小玄瞧去,原来这人正是适才与自己迎头相撞的那个青袍大汉,再顾四周,见围着自己的人共有六个,除了贺天鹏、持剑道士和青袍大汉,另外三个皆是道士打扮,手上分持刀、尺与拂尘,猛然记起,这些人好像就是昨日在大泽上空扬言要捉拿自己的那伙人,只不过少了几个和尚。

青袍大汉怒喝一声,双臂振空,袖口火焰顿时消散,他恶狠狠地盯着小玄道:“邪魔外道,果然险恶!既然如此,就莫怪我青不留出手无情了!”说着口中念念有词,身前忽地白气氤氲,骤闻一声震人心魄的长啸,一头全身皆白的猛虎从白气中走了出来。

周围本已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途人,这时一见白虎,立刻跑掉了大半。

小玄心中一凛,横鞭戒备道:“呸!你才是邪魔外道!小圣爷爷乃是堂堂正正的玄教弟子!”

手执拂尘的道人冷冷道:“哼!玄教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你这妖魔遗孽收纳门墙,看来气数也快尽了!今日,吾问心观就先替天行道,拿你这小妖狐回山修炼!”话音方落,倏地一挥拂尘,远远就朝他扫去。

小玄只觉一股大力袭至,正要挥鞭抵御,猛见周围人影纵掠,却是众敌同时朝自己扑来,赶忙游走步子,腾挪迎击。

如此一来,小玄不但以一敌六,还加上头力大无穷纵掠如电的恶虎,骤感压力剧增,奇的是居然丝毫不落下风,真气盈处,鞭如火龙步若轻烟,越斗越是精神。

围攻的六人暗暗吃惊,青不留心中焦灼,仗着自家灵兽凶猛,倏地强驱白虎硬闯小玄的防圈,却听白虎狂号一声,仓皇跳退,身上毛发已给炎龙鞭烧焦了大片。

青不留气得哇哇大叫,当下不顾真气损耗,连吐气龙疯狂强击。

“不留大师莫急,我们只要将这小妖狐困着,不怕他不筋疲力尽!”贺天鹏阴恻恻地唤道。

小玄听在耳里,心中愈恼,可恨贺天鹏狡猾之极,一直都小心翼翼地躲在别人身后游走偷袭,急切间也奈何不了他。

却听青不留怒道:“困你娘个屁!你不是说这小妖狐身手稀松平常么?我瞧他比你强上一百倍!”

贺天鹏面皮一红,道:“这小妖狐狡诈之极,当日隐常了实力,连他师父都给蒙了呢。”

小玄听他说到师父,心头蓦疼,不觉略略分神,就于此刻,一直没说过话的持尺道人突然张口,朝他脑后“咄”地吐出一声。

这声音旁人听来不大,小玄却如闻霹雳,脑袋倏地剧震,天旋地转中一跤扑倒。

“天雷破魔咒!”手执拂尘的道人满面讶色,望持尺道人叫道:“辛师弟,你何时练成这神功的?”

持尺道人道:“闲话慢说,大伙先把这小妖狐制住要紧!”

众人大喜,纷纷急掠掩上,数般兵器一齐击落。

贺天鹏还高声大叫:“别击他的肚子,小心砸坏先天太玄!”

小玄心知不妙,猛地狂催灵力,骤见七、八道巨大火柱激射地面,旋即爆折而起,形成一圈火栏直冲空中。

合击六人大吃一惊,已有几个收势不及撞上了火栏,顿给炙得须发俱焦衫袍尽燃,惨呼着朝后急退。

火牢术。如意五行火遁系的中阶法术,施放后会产生一个火焰圈,使中术之人如困牢狱。

这本是困敌之术,但小玄急中生智用来防守,即时收得奇效。

而且不知何故,这一次展现的威力竟比他往日使出时要强大上数倍,若是崔采婷或几位师姐在场,此刻定会瞧得目瞪口呆。

小玄晕头转向爬起,模糊中瞧见贺天鹏,不觉怒火燃胸,提鞭就向他冲去。

贺天鹏正在手忙脚乱地扑拍衣襟上的火焰,猛见小玄奔来,慌得急撒金刚陷魔网,把正面完全封住。

小玄真气吞吐,手腕向下一抖,长鞭便着贴地面如蛇游去,鞭首正中贺天鹏左膝。

贺天鹏大叫一声,痛得单膝跪地,惊恐万分地呼道:“救我!”

但小玄已纵身而起,重重地一脚踹在他的头顶,并以此借力,跃过几个围观之人,流星般掠向远方。

“呯!”的一声,贺天鹏扑面啃地,眼前黑赤交闪金星乱冒,老半天爬不起来,只听旁边呼喝四起。

“快追!莫给妖狐逃了!”

“他在那边!”

“大伙快追!他中了天雷破魔咒,决计无法逃远的!”

“他奶奶的!敢烧吾的胡须,道爷今日定要宰了这只小妖狐!”

声音迅远,贺天鹏终于挣扎着撑起了身子,摸摸鼻口间一塌糊涂的血浆,正要吐掉沾在唇齿间的泥沙,突然发觉门牙缺了两颗,不禁悲鸣一声,咬牙切齿地厉吼道:“崔小玄!我要把你碎尸万段!”猛地蹿起,一瘸一拐地狰狞追去。

小玄只觉脑瓜里面嗡嗡鸣响持续不绝,也不晓得是中了什么邪法恶术,心中惊骇,但因后面就有追兵,只好朝前拼命疾奔,时而跃河时而上屋,只盼能尽快摆脱敌人,然后寻个清静的地方运功疗伤。

然而青不留跨坐白虎,持剑道人御剑飞行,两者皆是离地飞驰,一路上遇河过河遇屋跨屋,毫无阻滞,始终紧紧地咬住他不放。

这一刻,小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飞萝的婀娜身影:“呜……师叔在哪?要是她在就好了。”

他慌不择路,又再飞步纵过一条河道,这时迎面过来一行人,为首双姝娇艳可人貌美如花,正是紫儿同碧儿姐妹俩。

“啊,小白哥哥,我们正要去找你呢!”紫儿欢声喊道。

小玄此时哪有工夫理睬她们,铁青着脸飞奔而过。

两个女孩不由一怔,碧儿低声道:“这怎么小子慌里慌张的?”突然就瞧见了紧随追来的青不留同持剑道人。

“好像有人在追赶他哩!”紫儿蹙眉道。

碧儿心头一动,忽朝小玄高声呼道:“喂,别跑!是不是有人要捉你呀?我们帮你要不要?”

小玄只顾埋头狂奔,再者耳朵里嗡嗡地鸣响个不停,根本没听清她在喊什么,瞧见前面拦着一道粉白围墙,似是什么大户人家的院落,不及多想纵身就跃了过去。

“姐姐,那块青瑛有着落了!”碧儿对紫儿笑道,指着追来的青不留与持剑道人,突朝几十名手下娇喝:“拦住他们!”

众精怪得令,立时抽刀拔剑舞枪弄斧,凶神恶煞地拦住了青不留与持剑道人的去路,纷纷大呼小叫。

“站住!”

“爷爷有话问你!”

“他奶奶的!这小妖狐居然有帮手!”青不留怒骂了一声,虽见对方人多,但却毫无惧色,同持剑道人直冲过去,瞬与众精怪杀作一团。

“姐姐,我们找那小子要青瑛去!”碧儿兴奋道。

“嗯,别再给他跑了!”紫儿点头,两人飞身掠起,也从围墙一跃而过,见小玄正在前边没命飞奔,急忙提真气施展功法追去。

“喂!不用逃了,我们已经帮你拦住追兵了!”碧儿放声大喊。

小玄仿若不闻,依旧埋头逃命。

“喂!还瞎跑个啥?你给我站住!”碧儿娇喘吁吁地又喊。

前面忽然出现了片小小柳林,小玄脚下不停,一头就扎了进去。

两个女孩只好跟着钻入林中。

小玄无暇运功疗伤,只觉耳中愈来愈响,脑瓜仿佛快要爆裂一般,奔速大大减缓。

紫儿同碧儿越追越近,谁也没留意周围多了丝缕烟雾。

小玄终于奔跑不动,捂着头拖着脚走着。

姐妹俩追到他身边,碧儿大声喊道:“喂!叫你别跑你没听见么?”

小玄吃了一惊,猛转回身,甩起长鞭就要动手。

姐妹俩后退一步,紫儿叫道:“你干吗?”

小玄眨眨眼,愣了好一会,这才认出她们,不由松了口气,用手捂住了头。

“你受伤了?”紫儿问。

小玄点点头又摇摇头,晕头转向地大口喘气。

“喂,你的本事不是很大么?怎么给人追得到处乱跑?”碧儿气呼呼道。

“你们没瞧见对方人多么?”小玄狼狈道。

“不就两个吗,你能在逍遥峰上单挑白首娘娘的五大弟子,就打不过那两个家伙?”碧儿瞪着他道。

小玄老脸一红,牛喘着争辩,“什么两个?统共有六个呀,而且还加上一头炼化过的恶虎!你们没听过‘乱拳打死老师傅’这句话么?”

“他们是你仇家?”紫儿道。

小玄忽然一声闷哼,两手抱头慢慢地蹲了下去。

两姐妹对视一眼,碧儿眨眨美丽动人的大眼睛,悄悄比了个砍杀的手势,紫儿却摇摇头,走到小玄跟前,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小玄只觉小手微凉,而且既滑又软,不由舒服得呻吟了一声。

“到底伤着哪了?”紫儿柔声问。

“不知道……”小玄恼火道:“那几个王八蛋定是对我下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毒手!”

碧儿轻哼一声,道:“你也够窝囊的,竟连怎么伤的都不知道。”

小玄腾地立起,调头就走。

“你去哪里?”碧儿叫道。

小玄不理不睬,只顾朝前疾走。

紫儿瞪了碧儿一眼,急忙跟了上去,道:“你先别走,让我们瞧瞧怎么帮你医治。”

“用不着!”小玄对她稍有好感,觉得口气硬了,又道:“我没事。”

“喂!我们替你阻挡了追兵,你怎样答谢我们?”碧儿跟在后边叫道。

“多管闲事!又没叫你们帮我。”小玄对她十分感冒,毫不领情。

“嘿!这会还嘴硬哩,适才若不是我们帮你,你逃得掉么?”碧儿瞪着他的后脑门道。

“跑不掉就再打一场,男子汉大丈夫岂会贪生怕死!”小玄梗着脖子道。

“男子汉大丈夫?好!那我问你,男子汉大丈夫是不是应该知恩图报?”碧儿道。

“没错。”小玄脱口即应,应完就知上当了。

“既然没错,你就把那块青瑛拿出来报答我们好啦。”碧儿笑眯眯道。

“没门!早就晓得你们在打我那块青瑛的主意!”小玄蛮横道:“要命一条,青瑛没有!”

碧儿气结。

紫儿忽然道:“都别走了,这是哪里?”

小玄微微一怔,这才注意到周围林木异样繁密,且有轻烟淡雾弥漫出没。

“咦?适才进来,好像只是一片小小的林子呀,怎么走了这半天还没走到头?”

碧儿诧异道。

“而且,好像还越走越深哩……”紫儿疑惑地望着四周。

“不大对头,我觉得这儿好像有什么古怪。”碧儿蹙眉四顾,又道:“我们得赶快寻条路出去!”

小玄想了想,笑道:“这还不易,瞧我的!”说罢倏地腾身纵起,跃上了旁边的一颗大树,接下足踏鞭攀,很快就消失在密密的树冠里。

姐妹俩立时明白他是要上高处去察看环境,孰知在底下等了好一会,却再没见半点动静。

“怎么这样久,不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吧?”碧儿有点着慌道。

紫儿沉吟了片刻,镇定道:“上去瞧瞧,我们小心点。”念动禁咒,从法囊里取出了一对流荡着柔和银芒的环来。

碧儿也启法囊取出武器,却是两朵团花状的奇形兵器,其上瓣绽若刃,每一片花瓣的锋口都泛耀着幽蓝的寒光。

两人准备停妥,一齐朝上飞去,居然不需半点凭借,单这飞升的身手,就要比小玄高明了许多。

姐妹俩穿过密密枝叶,升至冠顶,就见小玄呆若木鸡地立在一根枝梢上。

碧儿大嗔道:“你在发什么呆?害我们担心死了!”话音方落,姐妹俩骤亦呆住。

原来,三人所处,乃是一片巨大林海当中,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郁郁葱葱苍苍翠翠的绿。

无边无际。

贺天鹏等人先后赶到,与众精怪杀作一团。

“这帮家伙是什么人?那只小妖狐呢?”贺天鹏咬牙切齿地问,一网兜住了个狼首精怪,顷刻将之收榨成团。

旁边几个精怪又惊又怒,一齐朝他冲了过去。

“小妖狐逃过围墙那边去了,这些妖物是他的帮手!”青不留大声应道。

“快些解决他们,莫给妖狐逃远了!”手执拂尘的道人高呼。

他们几个的身手虽然远在众精怪之上,但是众精怪人多势众,且又个个凶悍勇狠力大无穷,一时间也拿不下来。

忽然间,旁边不知何时多了几十个人,他们各自携负兵刃,排开成行,从身材上判断有男有女,或头戴斗笠或面覆轻纱,难以瞧清面容。

在他们的前面立着个锦衣公子,凹眶陷颊身材瘦弱,皮肤白得没有丁点血色,且还佝偻着腰,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贺天鹏等人心中一凛,皆想:“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人?难道小妖狐还有帮手?”

锦衣公子飘飘摇摇地朝前行来,仿佛一阵轻风就能把他吹倒。

“喂,听说你们知道妖狐后人的下落,谁能跟我说说吗?”他的声音有气无力,但在激烈厮杀中的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然而,此刻厮杀正酣,谁又有闲暇去回答他。

锦衣公子径直走入了战团,在刀光剑影中左顾右盼,“你们全都不愿意理睬我么?”

一把巨斧从他旁边飞掠而过,刃锋仅差寸余便削中他的面庞,他微微皱起了眉,又道:“再不理睬我,你们都会后悔的哦。”

旁边的青不留突然暴怒起来,大喝道:“痨病鬼给我滚开!”一肘就撞了过去,正中锦衣公子的心窝。

可是没有任何反应,青不留这重重的一击如落空处,不禁浑身难受,心中惊骇莫名。

“你敢碰我?”锦衣公子瞧着自己的胸口,忽地戾气覆面,也一拳朝青不留击去,只不过轻飘飘地毫无力道。

青不留欲要格挡,却不知怎么就给击中了肩膀,丹田蓦地一震,正在各处流转的真气登时一滞。

“我要算利息的,得再打回你一下,”锦衣公子戏谑地瞧着他道,又是一拳击出。

青不留浑身乏力,只好眼睁睁地瞧着他那枯瘦如柴的拳头轻轻落在自己的心口,这时身上滞住的真气终于流动了起来,可是却不听主人的使唤,而是疯狂地往两处挨拳部位涌去,流速与流量瞬间就超过了身体能够承受极限。

“你……你是……”青不留张大了嘴巴,目中流露出无法描摹的恐惧之色,就于此刻,肩膀同心口倏地猛烈爆开,如有火药从中炸出,鲜血直溅数步之外,又隔数息,方才软软扑地。

“好难受是么?”锦衣公子兴奋于表地轻呼,突尔转身,一拳就击在旁边一个豹首精怪的腹部。

豹首精怪的魁梧身躯猛然一震,面容古怪的呆在原地。

锦衣公子的身影忽然虚淡,疾如鬼魅般在几个人面前现了一瞬。

这几个不幸的人全都给魇住般呆了一呆,蓦地惨呼厉号四起,数个精怪同持剑道人身上倏地炸出大蓬鲜血,各在不同的部位现出个无比可怖的巨大坑洞,内里的筋骨脏器犹在疯狂地痉挛抽搐。

其余精怪惊怒交集,纷纷疾扑虚影,可是稍一接近,便即鲜血迸爆肢离破碎,须臾间全部到下。

锦衣公子重现身影,衣上滴血不沾,却在大口大口地喘气,仿佛累得随时都会就地趴下。

一个身材窈窕、面覆轻纱的女子从人群中走出,曲膝跪地道:“少主,您身子欠安,万万不可累着,这些杂碎就由奴婢来解决好了。”

这声音娇腻撩人,早给吓蒙的贺天鹏只觉似曾听过,然却一时想不起来。

锦衣公子摇了摇头,眯眼睨着贺天鹏几个喘息道:“我不累,好久没有出来了,本君今日要玩个痛快。”

持拂尘的道人猛地如梦惊醒,颤声叫道:“七绝霹雳!你是……是小魔……

小魔君!”

锦衣公子微笑瞧他,道:“你认得我么?”

持拂尘的道人面色大变,倏地拔地纵起,撒腿就逃。与此同时,持刀及执尺道人也转身急掠,分头狂奔。

“愚蠢。”小魔君轻轻一笑,身影骤又虚淡,已逃出十余丈外持拂尘的道人最先倒下,接着持刀道人跟着扑地,执尺道人猛然转身,朝追至的虚影吐出“咄”的一声。

但一只枯瘦的拳头仍然印在了他的心窝里。

“好像是天雷破魔咒哦……不过你修炼得太糟糕了。”小魔君收拳。

执尺道人目眦俱裂地瞪着他,倏尔从胸膛炸出大片血肉模糊的脏器。

小魔君负手而回,身上依旧滴血不染,目光扫过横七竖八的破碎尸体,落在了贴墙抖个不停的贺天鹏脸上。

“你很害怕是么?”小魔君朝他走去,微笑道:“本君好喜欢这种美妙的感觉……”

贺天鹏心胆俱裂,裆中屎尿一滚而出。

小魔君再度握起拳头,叹息般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可惜……没有了宝覆,这些美味的感觉本君再也品尝不着了。”

“不要杀我!”贺天鹏扑腾跪地,涕泪交加地急叫道:“魔君饶命,小人乃是荡魔堡的少堡主,奴才誓死效忠七绝界!”

“荡魔堡?”小魔君略微一怔,笑道:“没有听说过哩……要效忠本君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你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用。”

“我……我……”贺天鹏见他缓缓抬起了拳头,瞳孔一阵急剧收缩,猛地嘶声大喊:“别杀我!我知道小妖狐在哪!我知道妖狐的后人在哪!”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