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七集 风云际会
第五回 召唤

吃过早饭,飞萝便匆匆地离开了客栈。

小玄也不回房间,正打算出去走走,忽见猪哈哈笑容可掬地过来,命人在雅座摆上茶水点心,招呼道:“崔公子请这边坐坐,昨晚休息得可好?”

“马马虎虎啦。”小玄知他为何而来,大咧咧地坐下道:“出门在外,只好将就着过吧。”

“哎哟哟,小人的客栈可是这葫芦镇上最好的啦,房间又大又干净,光线也很好,早晚还有热汤相送,床单被褥都是上好丝缎做的……”猪哈哈念念叨叨道。

“好啥,三更半夜老有船从桥下过,吵死人了!”小玄打断他。

猪哈哈愣了一下,无限委曲道:“公子不知,这正是本店的妙处呐,有道是‘古桥四角竖楼亭,百载老店当中设,吟酒品茗眠橹声’。好多客人从大老远跑来住我的店,就是专门为了听这船声水响的。”

“我是粗人,不懂这些风雅之妙。”小玄翻翻眼道。

“非也非也,公子乃是那爽快之人也,俺瞧得出。”猪哈哈道,双手捧茶恭恭敬敬地递与他。

小玄不接,道:“我不喝茶,要喝就喝酒。”

“果真是爽快人!好,好,咱们喝酒!”猪哈哈笑道,即朝旁边的小二唤道:“去取一坛水晶潭来,要十五年的。”

小二即时应声去了,过没片刻就捧了一坛子酒回来,启了封泥,即时香气四溢,惹得小玄直吞口水。

猪哈哈亲自为小玄斟酒,笑道:“此乃我们葫芦镇上出产的酒,取水晶潭水所酿,已在窖子里封存了好些年,公子请尝尝,瞧瞧可合心意。”

小玄老大不客气,拿起杯子咕噜噜就灌了下去,顿感香盈满口绵热落肚,咂了几咂舌头,大声道:“好酒!”

“呵呵,公子喜欢,那就多喝几杯。”猪哈哈笑眯眯地加酒,此后又敬又劝,十分殷勤。

小玄吃得高兴,飘飘然间,不觉对眼前的猪头老板大生好感起来。

猪哈哈再憋不住,小心翼翼地笑道:“崔公子,敢问您那块大得惊人的青瑛是从何得来?”

“终于来了!”小玄心忖,道:“青瑛还有哪里?当然是千翠山之巅——逍遥峰啦!”

“这个晓得,在下是问,您是怎么得到的?”猪哈哈道。

“你问这个干吗?”小玄警惕道。

猪哈哈轻咳了两下,笑道:“在下是在想啊,崔公子您能不能忍痛割爱,把那块青瑛转让给我?”

小玄尚未回答,他又急急接道:“至于价钱么,在下绝对给您个满意的数。”

“这个……”小玄沉吟,心想这块青瑛即大又纯,自己已给逐出师门,日后不知何时才能再回逍遥峰,可不能就么随便贱卖了。

“崔公子,您看这个价行不行?”猪哈哈探手出袖,在桌上比划了个“八”

字。

“八十?八百?”小玄心念急转:“八百不大可能,八十又少了点,哼!我崔小玄虽穷,可是志却不短,要是没有一百两银子我是绝不会卖的。”

“您看行不行呀?八千两。”猪哈哈盯着他,声音有点发颤。

“什么!八……八千?”小玄的手一抖,杯子捏拿不稳,里边的酒汁全洒衣襟之上。

“哎哟哟,崔公子您怎么啦?”猪哈哈急忙起身,从袖里摸出条手帕,卖力地帮他擦拭。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小玄深深呼吸,八千两银子已足够在千翠山脚的镇子上买一座数亩大小的庭园,并且再讨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加几房小妾了。

猪哈哈察颜观色,目光触着他的眼睛,蓦地一阵心虚,慌忙道:“哎,绝不是在开玩笑,更不是有意气您,小人绝对是真心诚意的期盼您能把那块青瑛转让给我,可是在下经营小店,能力实在是有限呀……不行我再加点给您?”

“再加点?”小玄心脏突突狂跳,脸上涨的赤红,心中懊悔欲绝:“我的天!原来青瑛这么值钱的,早知如此,下山时就该多带几块!”

猪哈哈用袖子抹抹额头冒出的汗珠,强把视线从小玄的目光里扯出,哆嗦道:“公子莫恼公子莫恼,那就加一半!您瞧一万二如何?这个真是在下倾力所能的了!”

“一万二!发生了什么事?镇定!镇定!一定要镇定呀!”小玄心中拼命朝自己大喊,好不容易才冷静了丁点,想了想,方慢吞吞道:“本来嘛……我是有点想要转让给你的,但现在不了。”

“为什么?”猪哈哈急道。

“因为诚意,因为你没诚意。”小玄冷冷道,人从座上立起,似欲拂袖而去。

猪哈哈怔了怔,赶忙把拉住他的袖子,急叫道:“等等!”

小玄不动声色地望着他,开始连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猪哈哈神情变幻不定,面上肥肉倏地一抖,咬牙切齿道:“两万!两万两银子!再多我真的拿不出了!”

“看样子还能再讨点便宜……”小玄心惊脉跳,意志却忽地一软:“卖吧!

卖吧!错过这村就没这个店了,别再贪得无厌,万一搞砸可就鸡飞蛋打啦!”

一阵天人交战,“成交”两字正要出口,突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唤道:“喂!小子。”

小玄同猪哈哈转头望去,见一大伙人从里间涌出,齐朝他们走来,为首两个就是昨夜瞧见的那对蝴蝶精所化的娇媚女孩。

走到他们跟前,紫裳女孩比了下手势,跟在后面的二、三十个精怪即时立定,但已对小玄和猪哈哈隐隐形成包围之势。

“他们想要干吗?”小玄眉毛微微一挑,暗自凝神提防。

“你。”紫裳女孩的尖尖葱指在猪哈哈胸口点了一下,道:“呆一边去。”

猪哈哈错愕,但瞧瞧她后面那些青面獠牙的大汉,只得乖乖地听话走开,心有不甘地呆在一边。

两女一齐盯住小玄,绿裳女孩道:“听说,你有块很大很大的青瑛?”

“没错,干吗?”小玄冷冷道。

“拿出来瞧瞧。”绿裳女孩道,一副命令的口吻。

“不行!”小玄即应,斩钉截铁。

两个女孩微微一怔,紫裳女孩道:“敢情这小子没有?”

“嗯,准是这些笨蛋瞧错了。”绿裳女孩转头,妙目冷冷地扫了众精怪一眼。

众精怪吃了一惊,有个豹首妖怪委曲道:“禀报奶奶,昨儿我们真的是亲眼瞧见了,不信……”

“瞎了你们的狗眼!”紫裳女孩厉声截住,喝斥道:“青瑛何等珍奇稀罕,哪会轻易就给你们碰见!”

“要不,就是有人把什么染了颜色的石头拿来蒙混拐骗,一下子便把你们给糊弄住了!”绿裳女孩斜睨着小玄冷笑道。

众精怪张口结舌,再无哪个敢开口。

“想用激将法么,小圣爷爷岂会上你们的当!”小玄交臂抱胸不理不睬。

绿裳女孩见小玄无动于衷,遂放肆地朝他上下打量,口中越发无礼,“姐姐,这土包子的衣衫如此破烂,若有青瑛还会这么寒碜么?”

小玄大怒,正要反唇相讥,却听紫裳女孩接口道:“我瞧也是,再说青瑛唯独逍遥峰上才有,长年皆有玄教门人守护,岂是一个小毛孩能有的?”

“姐姐,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浪费表情了,走吧。”绿裳女孩轻哼道。

小玄面色铁青,猛地探手如意宝囊,只听“呯”地一声大响,一块大如南瓜的青色石头重重地砸在了桌子上,震得满桌杯碗齐跳。

两女眼睛一亮,立时紧紧地盯住了石块。

“瞧清楚了,这个是不是染了颜色的石头?”小玄喷火道。

两女齐凑前去,围着石块仔细观察,见石块纹理如丝如云,当中似有股股青色烟雾蒸腾弥漫,神色越来越诧讶。

瞧见她们的表情,小玄心中有些得意起来。

“姐姐,真……真的有这么大块的青瑛耶……”绿裳女孩梦呓般道。

“质地好纯净,几乎没有什么杂质,极品!极品!”紫裳女孩深深呼息。

“这么大块的青瑛可以研磨成多少青瑛粉呀,可为为多少兵刃宝器点注灵力啊……”绿裳女孩轻叹着,不知不觉伸出了手,刚要触到石块,倏地眼前一花,眼前的宝贝已经消失不见。

两个女孩愣了一愣。

小玄拍拍如意囊,把囊移到了屁股后。

“你……你!”绿裳女孩气势汹汹地朝他嚷道:“喂!你怎么把它收起来了?”

“真奇怪,我的东西想收就收,难道还须问谁么?”小玄翻了翻白眼。

“我们还没瞧清楚呐!”绿裳女孩生气道。

“这就更奇怪了,为啥要让你们瞧清楚?你们给我银子了么?你们是我家亲戚么?”小玄鼻孔朝天道。

“你!”绿裳女孩气结,一根尖尖葱指直戳到了小玄的鼻子跟前。

“干吗?想打架么?”小玄眉毛一挑。

骤闻金鸣声铿锵大作,两个女孩身后的精怪一齐抽拔出了兵器,刹那间堂上刀光剑影寒芒闪掠。

“臭小子!你找死么!”

“敢对我们奶奶无礼!大爷我捅死你!”

“妈的,大伙儿把这小子剁了!”

众精怪纷纷呼喝怒骂,就要一拥而上。

小玄后退半步,急提真气凝神戒备。

就在这时,紫裳女孩却比了个手势,众精怪立时安静了下来,个个压着怒气盯着小玄。

“嗳,小哥哥,你能不能把这块青瑛让给我们呀?”紫裳女孩甜甜地微笑道。

“真是见风使舵的小妖精,见我真的有青瑛,态度就立刻不一样了!”小玄心忖,绷着脸道:“不行!”

“不是白白要你的,我们用很多很多银子跟你买。”紫裳女孩娇声道。

“不卖!”小玄恼火她们昨晚给自己飞白眼,痛快无比道:“多少银子都不卖!”

“那……我们用另一些很珍稀的材料跟你换,一定折算到你满意为止,我们有狼牙青、紫蝎毒、琰精、宝瓶竹和鬼枯藤,你想要哪样?”紫裳女孩又道。

“宝瓶竹?你们有宝瓶竹?”小玄怔了一怔。

“有啊,你想要这个是么?我们用二十根宝瓶竹跟换你那块青瑛好不好?”

紫裳女孩道。

“不换!宝瓶竹我多了去了,用都用不完呢……”小玄想起婀妍,不由一阵甜蜜与骄傲,信口胡吹道:“我有个朋友就是专门批发宝瓶竹的,你们想要,以后尽管来找我好了,打个八折给你们如何?”

两个女孩呆了一呆,面上怒色隐现,绿裳女孩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凶光。

“怕是要动手了!哼,两只小小的蝴蝶精能有什么本事?难道圣爷爷会怕你们么!”小玄暗忖,但见对方人多,心中不敢轻怠,悄将真气缓缓注入缠绕臂上的八爪炎龙鞭。

“嗳,小哥哥,我们姐姐俩姓胡,我叫紫儿,我妹子叫碧儿,你呢?你叫什么名字?”紫裳女孩忽问,脸上的笑容依旧很甜。

小玄微微一怔,给她客气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只得道:“姓崔,我叫崔小……崔小白。”

“原来是小白哥哥,看你也是修行中人,不知是何人门下?”胡紫儿道。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小玄迟疑道:“我无门无派……”

两女对视了一眼,碧儿似有若无地点了下头。

小玄心中一凛,蓦地恍然大悟:“敢情她们是在打探我的底细,好决定要不要硬抢我的青瑛哩!”

“真的?那……这块青瑛你是怎么得来的?”紫儿又问。

小玄心念电转,道:“抢来的呗。”

“抢来的?从哪抢来的?”紫儿眨眨眼问。

“千翠山巅,逍遥峰顶。”小玄傲色道。

“哈?你……你上逍遥峰抢的?梦巢不是长年都有玄教门人守护么?”紫儿愕色道。

“玄教门人又如何?我崔小白不过略施神通,逍遥峰便如无人之境矣。”小玄哼道。

“小白哥哥你乱讲的吧?”紫儿笑了起来,“玄教门人好厉害的,听说镇守逍遥峰的乃是白首娘娘崔采婷,她不但精通变幻莫测的如意五行,更持有玄教的镇教之宝先天太幻图,那宝贝连太乙大罗都不敢惹的,你又怎能对付得了她?”

小玄听见师父的名字,胸口不由疼了一疼,岂敢乱说师尊,便道:“那日白首娘娘不在,我只碰见了她门下的五大弟子……”

“那又怎样?”紫儿问。

“自然免不了一场激战,三百合后,终于杀得他们落荒而逃,然后我又击败了守护梦巢的水精尊者,这才采到了这块大青瑛。”小玄口若悬河。

“我不信!”碧儿忍不住道:“你连门派都没有,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你们听好了!吾可是大有来历的。”小玄微微一笑,目遥远方吟哦道:“混沌未启已真玄,太虚勘破吾为先,八荒六合任逍遥,谁人知我何处仙。”念罢便即怔住,他本想故作高深胡诌几句,不想竟是张口就来,而且朗朗上口似蕴玄机。

此刻的他虽身穿渔家的粗布衣衫,但这一瞬突地神飘采逸,身上似有某种看不见然却能感受得着的光芒四下映耀,蓦将在场的人全都镇住了。

“果然是你。”一个美妙得胜似天籁的飘渺声音忽然在小玄心中响起。

“谁?”他诧讶四望,很快就肯定心中声音不是周围的人所发。

“来,我等你。”声音再次响起,柔和无比却令人无法抗拒。

“你在哪?”小玄朝外急奔了出去。

孰知声音就此无踪。

小玄东张西望,但见街上行人寥寥,并无什么殊异之处。

“怎么回事?难道适才听见的是幻觉么……”他怔怔地呆立在客栈门口。

“不可能,我明明听得清清楚楚的呀,而且那声音好像曾经在哪听过……”

不知怎么,小玄心头涌起一股莫名渴望,既是模糊不清却又强烈无比:“不行!我一定要找到这声音的主人!”

他瞧瞧左右两个方向,胡乱选了一边,茫无头绪地朝前走去。

此时雨方停歇,铺着青石板的街道一碧如洗,河道两旁垂柳轻荡,含着水的清气及青苔味道的微风不时吹拂过来,把人润得心清神爽。

小玄边走边瞧,越发喜欢这镇子上的景物,不觉间已走出老远,转入一条大街,忽见两边的铺面多了起来,行人也多了许多,远比别处繁华热闹,心中高兴,便一间间逛了过去。

这一逛更是惊喜诧讶,原来这些铺子里除了寻常城镇常见的酒肆、油行、盐栈、药铺、香店、布行以及银庄之外,竟还有许多专门收售各种珍稀材料及兵器法宝的店铺。

小玄逛得兴高采烈,心中忽想:“水儿最喜欢热闹,此刻若是在这,定然快活极了。”

他越想便越是思念,不由一阵失魂落魄,突然远远瞧见在林立的店铺之后耸立着一座多达十余层的高塔,于是信步过去,直到跟前,方才发现竟然也是一家店铺。

这家与众不同的店铺规模奇大,人流如鲫往来不绝,在最底层的大门门楣上横着块漆底金字的巨匾,上书“天地无宝”四个大字。

“天地无宝?这是什么意思?好奇怪的名字……”小玄好奇心大盛,随着人流迈步进去。

一入大门,顿给眼前景象镇住。只见堂殿宏巨,柜台极多,奇特的是,在柜台里面吊着许许多多泛着碧色光芒的笼子,大小各不相同,在每只笼子里面都悬空飘浮着一件或数件物品,有的是材料,有的是兵器,有的是法宝,更有一些赫然关着从未见过的奇禽异兽,林林总总光怪陆离,令人眼花缭乱。

小玄心中震撼,深深吸了口气,一样样慢慢地观瞧过去,不觉如痴似醉。

忽间,他在一只笼子跟前停住,原来笼子当中悬浮着一把刀,长只尺余,刃却宽达三寸出头,随着缓缓转动,刀身之上神奇地隐隐现出水滴雾气,散发着淡弱却近乎妖异的光芒。

“好像是水行属性的哩……”小玄一阵心跳,思道:“水儿的碧波刃掉了,姓贺的便趁机大献殷勤,硬是把自家的破烂刀子塞给她,结果把她哄得迷迷糊糊的,我可不能掉以轻心呐……”

想到这里,便朝柜台里高声唤道:“掌柜的在吗?我要看这把刀。”

柜台里即有一男子过来,身着青帽灰袍,约莫四、五十年纪,道:“客官,您要看什么?”

小玄指着笼子,道:“请问这把是什么刀?可否让我瞧瞧?”

“这把是么?”那掌柜口中念念有词,吊在空中的碧色笼子倏地开出一扇小门,掌柜抬手一爪,那刀便凌空飞了下来,落在他的手中,递给小玄道:“客官慢看。”

小玄接过,又问:“这刀可有名字?有来历么?”

掌柜道:“前秦符坚,得天外海炼器名师指点,集十年甘露于甘露四年造一刀,名曰‘神术’。此刀便是我们工坊仿其所造,是以名曰‘神术之后’。”

“你们工坊仿制的?”小玄诧道,摸摸刀身上隐现的水滴雾气,却是冰凉干燥,果然全是影像。

掌柜面现骄傲色,道:“我们工坊大师云集技艺高绝,所仿宝器,只在原物之上。”

“真的假的?”小玄心忖,虽然不大相信,但见手上的刀的确脱俗,不由越瞧越是喜欢,又问:“这刀的属性好像是水行系的?”

“客官好眼力。”掌柜点头。

小玄翻来覆去细瞧刀子,突地手臂一挥,掣刀朝空处虚斩出去,骤见锋际水光雾影吐溅,竟达半尺之距,心忖:“我所学的乃是火遁系功法,跟此刀的性相完全不合,但这随便一挥,便有如此威力,日后给水儿来用,定然更加趁手厉害,待到那时,我的宝贝水儿岂会再把姓贺的那把破烂东西放在眼里!”

他盘算打定,遂朝掌柜道:“这刀怎么个卖法?要多少银子?”虽料这把刀定然价格不菲,但因如意囊中兜着块至少值两万银子的大青瑛,底气十足。

“客官要用银子来买是么?那需一万九千两。”掌柜道。

小玄悄悄地嘘了口气,抹着汗暗自庆幸:“还好还好,我赶快回去,把青瑛卖给猪哈哈,还能剩下一千两银子喝酒呐。”当下便对掌柜道:“我回去取银子,这刀你给我留着。”

掌柜道:“客官快去便是,本店一层的物品是不能为顾客留货的。”

“一层?”小玄怔道:“一层不能留货,那二层就可以么?”

“二层以上皆可定货留货。”掌柜回答。

“那我到上层去看看。”小玄道。

“客官有铭牌么?”掌柜问。

小玄一愣,“什么铭牌?”

“就是本店所发的铭牌,分七色七等,如有方可登上相对应的楼层。”掌柜解释道。

“如何才能获得铭牌?”小玄问。

“第一等铭牌,只需在本店购买十万两银子以上的货物便可获得,余者另有条件。”掌柜道。

小玄目瞪口呆,好一会才道:“上面几层卖的是什么?”转脸瞧向通往二楼的楼梯,见梯口前有片模糊光影,不时便有丝许似是灵能形成的细小亮芒游逸而出,显然是设置了什么禁制或机关。

“越往上,售卖的东西品质就越高,当然价格也就相应越高。”掌柜答。

“我的天!”小玄心道:“第一层就卖这么好的东西,如果上到十几层,那里卖的又是怎样的极品?”

他心中挂记宝刀,当即辞了掌柜,匆匆往外走去,到了大门口,突然与人撞作一处。

即闻对方大喝:“臭小子,你眼睛长裆里呐!”一只大手就抓了过来。

小玄大怒,扬臂格住,瞧去却是个肥头阔膀的青袍大汉,正要发作,忽听那人后面有人叫道:“不留大师,万莫在此处生事,这天地无宝乃是空空老仙的地方。”

“咦?声音好熟……”小玄愕然抬头,真个冤家路窄,赫见贺天鹏正与数人进来,不禁吃了一惊,赶忙把脸低俯下去。

“臭小子,算你运气,倘在别处,爷爷定把你的卵蛋拧下来!”青袍大汉粗言秽语,一把推开小玄。

小玄趁势后跃,贴门立住,只觉胸口一阵气血翻腾,不禁暗暗生凛:“这家伙的真气好刚强!”

“大师的火气怎么越来越大了?”贺天鹏笑道,他包扎着额头,中气似略不足,显然是给绮姬重伤所致。

“操他奶奶的,这一路急追,把我的白虎都快活活累死了,而那小妖狐却连个影子都没瞧见,你到底是不是在糊弄我们呐!”大汉怒道。

旁边一个道长模样的人接口道:“对呀,这几百里路毫无所获,贤侄你凭什么认准那小妖狐一定是往这边逃的呢?”

贺天鹏微微一笑,恭声道:“几位俱是在下的长辈,天鹏岂敢乱说。那小子铁定是往这边逃无疑的,因为他偷了我的鹿蜀车,而我深谙鹿蜀的气息,所以决计不会弄错的。”

“王八蛋!这家伙不但把我是玄狐后人的消息传出去,现在还带人来追赶我!”

小玄暗暗咬牙,把脸垂得低低的,见贺天鹏正迈步从自己前边走过,真恨不得伸出脚去拌他个狗啃泥。

“我不管,反正白虎的食料由你解决!”大汉道。

“应该的应该的,这天下无宝肯定有虎大仙喜欢的食料……”贺天鹏说到一半,突尔伫足立定,凝思了须臾,缓缓把脸转向门边的小玄。

小玄心知躲不过去,遂将头高高抬起,笑嘻嘻道:“鹿蜀车是我偷的么?贺少堡主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大伙快来!小妖狐在这!”贺天鹏大叫,一手疾探腰间。

“王八蛋!那日真该让蜘蛛活吞了你!”小玄喷火道,话音未落,已见贺天鹏扬手一撒,骤时金芒闪耀符纹滚涌,金刚陷魔网铺天盖地罩了过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