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七集 风云际会
第四回 销魂双修

“师叔,你不是说要疗……”小玄喘息道。

“没错,现在起不许再说话了。”飞萝低声道,捉住小玄搂按在腹际的两只手掌,牵引着它们慢慢往上移,放在自己的胸脯上。

小玄一阵口干舌燥,小心翼翼地摸了几下,便猛然把手钻入微敞的纱子当中,按捺不住地大力搓揉起来。

那里高耸如峰滚硕如瓜,肥软中蓬勃着令人癫狂的美妙弹力,任谁都是无法自制的。

飞萝霞飞玉颊,娇娇地也喘了起来,双眸晕晕润润,似乎非常享受。

小玄情动如火,指头触着两颗高高勃翘的奶头,动作不觉更加恣肆粗野,攀在酥乳的手掌除了搓揉捏握,居然还打横扭拧起来。

“唔……”飞萝嘤咛失声,痛疼中竟给扯带出某种异样的刺激与快美,朱唇颤启,反首又与男儿吻作一处。

小玄紧拥着她亲吻,忽然发觉底下肉棒已硬如铁铸,且恰好贴抵在肥美的绵股之上,只觉酥麻麻的舒服无比,忍不住向前迫去,把整粒棒头都深深陷在美人的软弹肉中。

飞萝阵阵酸软,娇躯难耐的在男儿怀中妖娆扭动,却仍怎么都摆脱不掉拼命刺来的火烫铁棒。

“唔……那样好酸呢。”飞萝娇喘着低嗔。

“哪?”小玄似明非明,一只手放开了她的硕乳,摸索着朝下探去,滑过绷紧的蜂腰,落在了美人的肥臀之上,一轮用力捏拿,反把铁棒抵刺得更紧更尽。

飞萝倏地一下细哼,声音娇腻得有些与往不同。

小玄忽在她的股缝附近摸到一小块潮湿,心中滚烫,猛地俯下身去,一手就从纱子底下钻了进去。

飞萝慌乱呻吟,已给男儿的手掌顺着大腿撩到了花底,搭按在娇嫩的蛤口上。

原来美人已是泥泞如淖,小玄掏得满掌湿糊黏腻,指头轻轻剥揉,鱼儿般钻入嫩瓣之内。

飞萝大口喘气,两手紧紧地捉住男儿的衣襟,不由全身绷紧,迷人无比地娇娇悸颤。

小玄细细掏挖,时深时浅地寻幽探秘,低吟道:“师叔好滑好黏哩……”

飞萝朱颜烧透,把脸紧紧地贴埋在男儿怀里。

小玄动情万分,望着娇羞不胜的师叔,突然飞速解开腰带,褪下裤子,一掌将她的纱子连同里边的小衣掀了起来,高高地捋到她的蜂腰之上。

刹那间,羊脂凝就的美腿和肥股动人心魄的露了出来,无遮无掩地尽落男儿眼中。

“别在这……”飞萝正出言拦阻,却给一把推趴在窗沿上。

小玄一手握茎,另一手搭住美人雪股,拇指用力压按,掰开半边粉肉,觑了眼露出的凝露红脂,一个挺腰耸股,提枪就搠。

“啊!”飞萝低低一呼,蛤口蓦烫,已给男儿不由分说地挑了。

小玄朝前急冲,但很快就在肥美花房的重重箍束中慢了下来,由刺变推,再从推变成塞。

飞萝捉紧窗沿,只觉花房给急速扩张,娇嫩花壁的每分每寸都在拉伸拉薄,紧紧地勒在壮硕的肉棒之上,美得心都酥了。

小玄骤觉前端奇滑异软,棒头登时一木,原来已玉茎已至池底,抵着了娇嫩无比的花心。

“唔……”飞萝娇哼,又道:“别在这……”

小玄深深地抵触了几下,直把美人惹得凝腰收股,心中欲火千丈,开始大力抽送起来。

“会……会给别人瞧去的!”飞萝急急低叫。

小玄瞧瞧窗外,道:“外边没人。”仍继极力耸刺,不过十余下,便见一缕腻汁从蛤口缝里跑了出来,淋得茎身油光发亮。

“坏蛋!”飞萝颤声嘤咛,额俯窗台,几乎站立不住。

虽是雨天,但窗前的光线很好,飞萝的美臀珠圆玉润如酥若粉,每插一下,股上的嫩肉便凉粉似的簌簌甩颤,荡出波波迷人白浪。

更妙的是,这姿势令她花底纤毫毕现,一抽一耸间,那蛤中的块块红脂妖娆腾舞,无歇无止地粘缠着来回冲刺的肉棒,叫人入目魂销魄融。

小玄垂首瞧着,越发勇狠恣肆,忽还探手到前,捉扣住一只酥乳重重揉握,捏拿出千百种撩人形状,捏拿得满掌生麻。

飞萝双乳极是敏感,给他一轮纵情戏耍,不禁娇声连出,花房内里也更爽利,肥美的嫩壁开始一下下收缩箍束,把男儿的肉棒吸咬得越来越硬越来越烫。

“师叔真是好软好大,怎么弄都没办法一手握住哩……”小玄心中销魂,突地变本加厉,扣握硕乳的手摸上乳峰,捏住已是肿胀了近倍的奶头,然后揉、拧、挤、搓花样百出地戏耍起来。

飞萝通体生麻,忽见一只乌蓬船从桥下钻出,船尾立着个撑船的梢公,慌得低呼:“有人来了!”

小玄也已望见,却笑道:“怕什么,他又没朝这上边瞧。”依旧抽送如虹,整根肉棒已是水光闪闪。

“坏蛋!”飞萝面红耳赤地娇嗔,反手就要来推人。

小玄见了她那情急的娇态,不觉欲焰愈炽,忽尔顽心大起,竟一把捉住两条玉臂,反剪按在她的股上,怒杵耸刺得愈狠愈急,记记深贯软底,杵杵重椿嫩心。

飞萝动弹不得,只好急急呼停:“快……快……”

谁知那“停”字未出,小玄却已倾身过来,把唇贴在她耳心低笑:“快什么?要我再快一些是么?”

这声音低回如磁,似蕴着某种勾魂夺魄的至绝邪魅。

飞萝呆了一呆,仿佛曾在许久前听过,蓦地魂魄皆融,丢意骤至,慌乱中急忙提运真气,想要使出秘技禁锁,岂知花心倏绽,已把一小股浓稠稠的浆儿甩吐了出来。

小玄给她阴精一麻,泡浸花蜜已久的巨杵猛地狰狞毕露,终于现出玄阳盘龙杵的本相来,刹那筋若盘龙,炙如艳阳。

飞萝登时失声而啼,只觉花壁给刮烫得麻痒入骨,还想再忍,却又尿似地掉出一股精浆来,正浇棒头之上。

小玄接连给麻,蓦觉精意翻腾,差点也射出精来,美极间万般不舍,突然记起了绮姬传授的九鼎还丹诀,当即急提真气,悄悄使出,顿感精关重固,射意虽急,却没丝毫走漏,一时得意忘形,把茎深深刺住,真气吞吐,不觉使出了个“汲”字诀来。

“你……你……”飞萝目瞪口呆,终于放弃了所有抵抗,颤啼声中,尽任自己纵情丢泄。

“五姐姐教的秘术果然奇妙,一使出来,立时就把师叔变成这样了!”小玄心中自豪,见美人仿佛给抽光了骨头,不但手捉不住窗台,腿也站立不住,整个人软软瘫在自己怀中,心中好不怜惜,虽然不舍,但还是撤去功夫拔杵退兵,将之抱起,回到床上。

飞萝散架般瘫在被里,香汗淋漓娇喘不住,平滑细腻的雪腹兀自微微抽搐。

“师叔……”小玄为她拨好散乱的发丝,在她肩窝里轻轻亲吻。

“小坏蛋。”飞萝有气无力地哼。

小玄笑嘻嘻地瞧她,心中越发得意。

“要你帮我疗伤,你却偷偷来……来吸人家!”飞萝迷离着美目低嗔。

“疗伤?”小玄一愣:“适才是在疗伤?”

“我问你,这功法是谁教你的?”飞萝问。

“什么功法?”小玄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你适才……适才偷偷吸我的那个功法!”飞萝晕着脸道。

“不好,给她发觉了!”小玄心中一阵紧张,道:“没……没有啊。”

“还想说谎?小坏蛋你休在我跟前耍花招!”飞萝瞪着他。

小玄心知抵赖不过,吞吞吐吐道:“没有啦,那法子是一个……一个朋友教我的。”

“什么朋友?”

“一个千翠山上的朋友……”

“千翠山上的朋友?”飞萝盯着他:“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山里的什么精怪?”

“是。”小玄声若蚊呐地应。

“好啊!你居然偷偷跑去跟妖精厮混!”飞萝叫道。

“不敢啦,我以后再不去找她了。”小玄忙道,心想自己从来就没去找过绮姬,那可是她上门来找自己的。

“哼,才懒得管你,我是怕你吃亏!”飞萝苦口婆心道:“晓得吗?精怪最喜欢我们修行之人的真元,很多都善采补之术,你小心给人哄去,白白亏了道行。”

“不会吧,她是我的结拜姐姐,怎么会……”小玄住口,突然发觉自己说漏了嘴。

“什么!你还跑去跟妖精结拜成姐弟?我瞧你师父赶你出门墙真是赶对了!”飞萝气结。

“是……是他们非要跟我结拜的啊。”小玄汗如雨下。

“他们?”飞萝吃惊道:“还不只一个?”

小玄张口结舌。

飞萝盯着他,忽似想到了什么,神色渐渐缓和下来,叹了口气道:“算了,这也怪不得你,以后莫去惹那些精怪就是。”

小玄瞧见她的神情,猛然想自己便是玄狐之后,恐怕自己就是妖怪,蓦地面如死灰。

飞萝见他面色难看,立时猜着了几分,赶忙反来安慰,“精怪也不见得就是恶类,你只小心莫给用心险恶之徒哄去就好。”

小玄嗯嗯应着,思着念着,无以自拔。

飞萝怕他越想越多,柔声道:“好啦,其实这也没啥,连我自个都交结过精怪呢。”

“你也交结过精怪?”小玄顿时好奇起来。

飞萝面上忽有些不自然起来,道:“不说这个啦,你……你还帮不帮我疗伤了?”

“帮啊,这个才是至关紧要的。”小玄忙应。

“你还……”飞萝的声音忽然低腻起来,一只手朝下探去,轻轻握住了他那依旧挺拔的肉棒,只略揉捏,立又勃翘如怒硬似铁铸。

“师叔……”小玄眯眼,舒服得呻吟起来。

“它还没出来呢,难不难受?”

“难受极了。”

“再放进来……”飞萝引导着,“不过这次别再……别再偷偷吸人,一切都听我的。”

小玄在她的牵引下,再次把巨杵刺入了一个肥美无比的所在,那里有如雨后春泥,异样的溜滑湿润。

“要出来的时候告诉我。”飞萝悄声道,两条白臂绕上了他的脖子。

“嗯。”小玄答应,凝目瞧着身下美人,挺腰摆股一下下抽送起来。

飞萝与他对望,眸中秋水盈盈情丝缕缕。

小玄心魂欲醉,渐渐地愈送愈深,愈耸愈急。

飞萝细细地娇喘起来,不时用手拔开他掉落额前的发丝,不时用指去轻轻描画他的脸庞,至于底下则没上边那么从容,早已是蜜汁横流春潮泛滥了。

“哎!”

“唔!”

两人忽然同时失声,原来在花蜜的不断浸润中,小玄的肉棒倏地暴涨了数围,再度现出了玄阳盘龙的狰狞本相。

飞萝从容顿失,凝望男儿的美目迷离起来,娇哼腻啼不时从唇齿间飞泄而出。

小玄大弄大创,双手拿住她的两条羊脂美腿,分朝两边推去,开开地用力压住,然后边耸边瞧两人的交接之处,但见乌茸尽湿,乱丝丝地粘贴在周围雪肉上,蛤中红脂翻蠕娇蒂颤翘,晶莹汁液淋漓而出,转眼便给飞速出入的巨杵搅拌成黏稠的白浆,把股下的被褥注湿了大块。

“别……别看……”飞萝耳根红透地颤哼,只觉内里某处给刮得痒入骨缝,不觉间凝乳似的蜂腰用力拱了起来,撩人万分的高高弓着。

“我要看!好美……师叔好美!”小玄低喘着哼,目不转睛地仿佛要将她看个饱,过了许久,目光终于离开花溪向上移去,缓缓掠过高鼓如坟的玉阜,平坦紧绷的雪腹,落在正在飞快打圈的两只巨硕酥乳上。

飞萝身上的纱子早已凌乱,虽说雾里看花分外迷人,但小玄却不解风情,一手剥开襟口,将纱子扒至美人臂膀。

撩人万分的圆滚豪乳彻底跃出,因为汗水,其上油光一片,入眼越发润腻肥美。

小玄血脉贲张地盯着,忽然悄悄使坏,抽送之势故意时急时缓,时重时轻,花样百出的间接控制美人两乳的打转速度与幅度,果然绮景迭出妙趣横生,心中不由乐开了花。

飞萝似觉非觉,咬着朱唇含嗔带媚地望着他,靥上的晕酡越来越浓。

忽然间奇香四溢,小玄陡见飞快打转的酥乳上多了什么,赶忙顿住抽送,原来是两颗朱红奶头上凝出了点点白珠,立时想起昨天的情景来,心中万分销魂,忍不住俯下头去,噙住了一颗奶头。

飞萝颤嘤一声,双臂搂去,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脑袋。

小玄大口咂吮,把奶头上的点点白珠悉数卷入口中,只觉甜糯糯香馥馥,眨眼间唇舌口腔俱麻软了起来,蓦尔射意涌动,闷哼道:“好像要……要出来了!”

“你快全部进来……”飞萝立道。

快美在急剧臌胀,小玄猛仰起身,忍不住一轮急抽狠耸。

“别……别动了!”飞萝娇呼,两只肥美巨乳给抽拽得上下乱抛,重重地摔打在他的胸膛上。

小玄满怀皆麻,越发癫狂凶猛,把美人挑得筋痒蕊酸汁飞蜜溅。

“坏蛋!快进来……要深深的……”飞萝快要断气般哼,两条白臂死死地搂紧了他的腰杆。

小玄猛省过来,这才依言深入,直推纵深。

“上……上去一点……再上边一点点……”飞萝一边指点,一边自个挺腰抬股,勉力挪凑。

“这是要助师叔疗伤哩,我可不能贪图欢娱误了大事!”小玄咬紧牙关,只觉每移分毫都有一溃千里的可能,强忍间真气提纵,不知不觉竟又使出了绮姬教他九鼎还丹诀来。

“啊!你怎么又……别……别运功哟!”飞萝急叫。

小玄一惊,急忙撤功,精意给真气牵动,差点就射将出来。

飞萝一阵狠喘,仿佛在强忍什么。

“师叔,我……我……”

“坚持一下,就快行了,你再往右边来一点……”

小玄依言凑去,棒头前端一软,原来抵着了花心。

“唔……碰到了,就是这儿,别再动了……”飞萝哆嗦了一下,颤哼道:“你上来,亲我。”

小玄长身往上,吻住了她的檀口。

飞萝双臂环搂住他的脖子,含糊地腻哼:“好了,你来吧,顶紧我……”两腿突尔紧紧地在他腰畔一夹,颤声道:“来!”

小玄的忍耐早就超过了极限,心头蓦松,只把棒头往肥美如凝脂的嫩心上稍稍一捺,便即迭迭狂喷。

飞萝闭目领受,暗运玄功,忽地从花心里生出一股奇异吸力,悠悠韧韧地直透男儿龟眼之内。

小玄瞠目结舌,立感茎心酸酸麻麻的出奇酥美,只射得天昏地暗欲仙欲死。

飞萝虽然已施秘技锁了精元,但小玄所出乃是玄阳之精,一汲窍中,花心、花眼同玉宫顿给麻翻,宛如饮了烈酒般脸儿红身子烫,眼中亦水汪汪的几欲滴出。

小玄从未泄得如此厉害过,心中彷徨,但至极至绝的快美却令得他无法刹住亦不想刹住,片刻已是手软脚软,懒洋洋间忽感飞萝口中透来一股气息,暖流般注入自己体内,登时精神大振,又再生龙活虎,巨杵突跳得愈强愈剧,射得越发激烈欢快。

飞萝源源不断地度气过来,仿佛接通了小玄的身体,真气在两人经脉中循环流动,一齐进入了个奇妙无比的世界。

小玄根本不用理睬什么真气调度,只是极力抵刺,边激射边狠顶,而飞萝的花心出奇肥美,花心眼儿也正绽着吸汲,几乎给他把半粒棒头揉在娇嫩之内,身子早已酥坏了大半,但为疗伤,只得苦苦坚持。

精行丹走,飞萝终于完成了一个周天的功法,急忙散去玄功,登时精关崩溃,积蓄了许久的快美有如山洪爆发,双乳倏地一阵剧烈抽搐,赫见数股细细白浆从奶头激射而出。

“师叔!”小玄惊喜地叫,胸膛给激越的浆柱冲刷得麻暖一片,就在这时,底下也猛感有什么烫乎乎东西迎头袭来,尚未回神,已给浇得棒首发木满茎皆酥。

“师叔又丢身子了呢!”小玄一阵销魂。

“顶紧……我……我哺精还你……”飞萝哆嗦着哼。

“什么?”小玄没听明白。

“啊……啊……不行!”飞萝突然弓弹起身,两只尖翘肥美的巨乳紧紧顶着男儿胸膛,雪腹重重抽搐,阴精如尿沥似地汹涌而出,颤啼道:“我坏了……

你……你吸我……”

小玄蓦感深透茎心的神秘吸力完全消失,顿时困龙飞天,长抽短击尽情耸刺。

“别动……吸……吸我……快运功吸我!”飞萝颤不成声,声音娇腻得勾魂夺魂。

小玄虽不懂,但从飞萝的神情看出此刻乃是关键,只好强按快美,勉力运提真气,使出了九鼎还丹诀的“汲”字诀,骤如醍醐灌顶,股股浓稠的花浆从龟眼吸汲而入,转眼间已给麻得满腹皆暖。

“吃我的……吃我……”飞萝自捧硕乳,把两颗正在激射乳华的奶头送到了小玄嘴边。

小玄张嘴罩住,大口大口地吸咂,只觉上下皆俱奇美,不由筋麻骨软魂酥魄化。

飞萝精华激迸,意识在止不住的痉挛中渐渐模糊,一个坚持不住,终在至绝的极乐巅峰上昏迷了过去。

***    ***    ***    ***

云收雨散,相拥而眠,许久后才听飞萝说话,“终于把那股狡猾的雷力彻底化解掉了。”

“真的?太好了!”小玄大喜,心想原来还有这种疗伤之法,委实美妙之极。

“不过功法没有全部完成,本来我该哺精还你的,谁知却没能坚持得住,功法行至于一半就给破掉了……”飞萝满面晕红,拍拍心口道:“幸好你识得一点汲纳之法,否则我就把你的真元害亏损了。”

“亏损就亏损呗,只要你能好起来就成。”小玄脱口道。

“才不要!害你亏损我宁可不要。”飞萝咬着唇道。

帐中仍弥漫着浓浓的奇香,两人凝目对望,回味先前滋味,各自销魂心跳。

“师叔,适才你用的是什么功法?竟能用来疗伤。”小玄问。

“这便是道家常言的双修之术,不但能疗伤,更能培元炼气增长修行。”飞萝道。

“这么妙……”小玄忽道:“师叔,你教我这个功法好么?”

飞萝微微一愕,道:“你要学这个?你学这个做什么?”

“我想跟师叔一起双修。”小玄涎着脸道。

“小色狼!”飞萝轻嗔,水波盈盈地横了他一眼。

“答应教我了?”

“不教。”

“为什么不教?”

飞萝不语,好一会才道:“因为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

小玄一阵黯然。

飞萝瞧瞧他,赶忙转移话题,“我饿了,咱们去吃点东西,完后我还要去找人。”

“你?”小玄怔道:“不是我们?”

“嗯。”飞萝点头。

“为什么?”

“因为,我们要找的那个人不肯轻易见陌生人,我得先跟他打个招呼。”

“不肯轻易见陌生人?”小玄迟疑道:“这样的人……会平白无故收留我么?”

“谁说平白无故了?我想他一定会的。”飞萝笃定道:“而且我只知道他在这葫芦镇上,但不晓得具体在哪,因此还需到处去找,你不用陪我浪费时间。”

“那我做什么?”

“你乖乖地呆在客栈里等我,闷了就出去逛逛,但千万别走太远……”飞萝顿了下道:“因为,这镇子上有些地方是不能去的。”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