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七集 风云际会
第二回 斗神

旋见火光大盛,八爪炎龙鞭从小玄袖中疾旋而出,与扑面噬至的火龙迎头相撞,交击出密集而刺耳的金鸣声。

火龙现出原形,火尖枪如电刺出的十数枪尽给全部拦下,不但没攻破炎龙鞭的防守,反而给震的微微散乱。

哪吒心中一颤,不待招老,已收枪回防,脚下火轮飞转,改换迂回侧击。

这一合真是出乎意料,小玄不禁惊喜交加,忖道:“原来我能与他一战!我的功力真是提升了很多。”他心中兴奋,当下长击短打把炎龙鞭施展开来,倒也有攻有守进退得度。

旁边的飞萝忽然拈指默颂,指尖带着一团淡淡的土黄光晕在小玄身上虚划了数下,紧接着,土黄光晕转变成了亮紫色,又虚划向肩井、神阙、鸠尾、中枢几处,原来是给小玄加持了暴风甲咒及电闪术。

小玄顿时如虎添翼,更是信心倍增勇猛异常,舞得炎龙鞭有如火龙腾蹿,但见红焰遍空赤柱纵横,声势居然盖过了哪吒的火尖枪。

哪吒踏着金霞风火轮围着鹿蜀车缠绕攻击,数轮强袭,仍无隙可乘,心中不禁暗暗诧呀:“这小子不知是何人门下?于何处修炼?竟有这等身手!”

小玄越斗越精神,心中得意万分:“嘿!想不到我崔小玄竟能跟大名鼎鼎的天王三太子分庭抗争,日后回千翠山,定要跟黑无霸他们好好吹吹!”

这一人一神激斗了数十合,哪吒丝毫占不到上风,心下灼躁,猛然“呔”地一声大喝,身子摇处霹雳震响,倏地现出三首八臂的法相来,但见靛面狰狞神威凛凛,手中各持奇兵异宝,或金芒流荡,或雷电缭绕,或焰火吞吐,暴风骤雨般击出。

小玄登觉压力排山倒海而至,不过数合,已是筋麻骨软手忙脚乱,就连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心下骇然,眼见招架不住,突而大叫:“停手!”

哪吒哪里肯停,只是略缓攻势,冷笑道:“要投降是吗?”

小玄汗流浃背,叫道:“你乃上界大神,就不怕别人耻笑么?”

“耻笑什么?”哪吒问。

“我等都是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自当以勇武一决高下,你却巧诈耍宝,真个卑鄙无耻胜亦不武!”小玄大声道。

哪吒傲色笑道:“胡诌,我哪里用了?实言告诉你,倘若本圣祭出它们的真正威力,单这七尺混天绫就能令东海龙宫晃上一晃,此刻焉有你说话的功夫!”

言语间,出手毫不留情,攻势骤然又急。

小玄苦苦支撑,身形给无数股巨力扯得东倒西歪,几次险给火尖枪挑中,焦急间朝飞萝望去,见她悄悄晃了下扣在手里的紫犀钗,心中顿时燃起一线希望,遂又朝哪吒叫道:“喂喂喂!你是三坛海会的大神,跟我打架本就是以大欺小,一对一已经够丢人了,怎么眼下还以多欺少,难道不害臊吗?”

“呸!本圣哪里以多欺少了?”哪吒怒道。

“你三个打我一个,这还不是以多欺少吗?”小玄见飞萝手上一松,紫犀钗遂已不见,忙继续胡搅蛮缠以吸引哪吒的注意力。

哪吒一怔,气恼交加的笑骂道:“蠢货!此乃仙家法相,你不懂么?”

就于此刻,小玄瞧见一道紫芒突然出现在哪吒后方,正无声无息的电射而至,赶忙大叫道:“停!停!停!罢了罢了!我投降,圣宝给你了!”

哪吒哈哈一笑,顿住身形,得色道:“知晓本圣的利……”话未说完,猛然惊觉后面有物袭来,急忙朝边一闪,但为时已晚,大叫声中,左边肩上已给紫芒射了个对穿。

紫犀钗乃是玄教至宝,为玄教教祖无上圣母亲手炼就,间中蕴蓄奇雷异电,威力绝大无坚不摧,饶哪吒的躯体是仙家莲荷所化,这一下也禁受不住,整个人登从风火轮上一跤跌落。

飞萝心知时机稍瞬即逝,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强聚最后一点灵力,驭御宝钗折回再击。

哪吒只觉真气灵力有如大坝决堤般,从给洞穿的肩膀急剧泻出,运功竟也收止不住,心中震惊,晕头转向间瞥见那道可怖的紫芒趁着夜色再度从旁疾贯袭至,慌得急催所余灵力,强行祭起乾坤圈迎去,只听“叮”的一声脆响,紫芒弹射开去,乾坤圈却是光芒尽散遥遥下坠,凝目望去,圈身居然崩缺了一段,不禁魂飞魄散,心知碰上了极厉害的法宝,当下接住圈子,捏了个法决,化作一道青烟朝远方掠去。

“毛神莫逃!再来跟小圣爷爷斗他三百回合耶。”小玄在后面大呼小叫,把八爪炎龙鞭甩得呼呼作响。

“天威无X*X界,你们逃不掉的!”哪吒的声音遥遥传至。

“终于把这家伙打跑了!”小玄欢声叫道,一转头,猛然瞧见飞萝面色苍白,赶紧上前扶住,惊慌道:“师叔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消耗了一些灵力……”飞萝弱声应道,收回紫犀钗,接道:“我们快下去,只要进入葫芦镇的范围,这伙天兵就不敢跟来了。”

“好”小玄应道。正要驾车降下,忽然瞥见空中有两团火焰飞旋不住,心中一动,当即甩鞭过去,绞住了两团火焰,顿时火去焰消,现出两只刻满符文的轮子来,正是哪吒丢下的金霞风火轮。

“快走,这时候还贪心!”飞萝没好气道。

“这就走!”小玄用力一扯,把两只轮子卷了过来,伸手去接,立给烫得大叫起来,赶快念动禁咒,开启如意囊把风火轮装了,这才心满意足的御车往谷中飞落。

谷底的条条河道与各式房屋越来越清晰,随着距离的拉近,小玄方才发现,这是个占地极大的城镇。

快到地面时,飞萝道:“我们寻个偏僻的地方下去,以免惊扰别人。”

小玄应了,驾着车子朝山下飞去,找了个林木繁密处降落。

两人下车,小玄将鹿蜀车收入如意囊,扶着飞萝向镇子行去。

“奇怪……”飞萝忽道。

“奇怪什么?”小玄问。

“我在想,你已经下山好些天了,为什么现在才惊动天庭?而且,我们明明已兜了个大圈子,哪吒怎么还能这么快就追上来?”飞萝沉吟道。

“那家伙不是说什么天师卜测吗,而且,传说天庭有千里眼和顺风耳,追踪我们并不太难。”小玄道。

“我是说,先天太玄同你与生俱来,为什么直至现在才给天庭发现?”

小玄呆了一呆,道:“对啊,先天太玄一直在我身上的……”

“上次我跟你三师伯上逍遥峰时,发现峰上有个奇怪的结界,似有遮蔽灵力之能,当时以为是教尊的布置,用来阻止梦巢的气脉外泄。”飞萝顿了下道:“如今回想起来,那个结界很有可能是你师傅所设,以防你身上的先天太玄给有心人发现。”

小玄张口结舌,好一会儿才道:“我身上的先天太玄很容易给人感觉到么?”

“先天太玄有一种很独特的气息,当初我同你三师伯一遇见你便感应到了,只是不清楚是何物。但你六师伯对先天太玄却是刻骨铭心,因而发现了你的身世,可是……”说到这里,飞萝蹙起了黛眉。

“可是什么?”小玄问。

“可是他头一次见到你时,为什么没有察觉呢?”飞萝百思不解道。

“啊!”小玄叫了起来,道:“我明白了!我现在明白了!定是因为那条巾子!”

“什么巾子?”飞萝莫名其妙。

小玄飞快颂咒,打开如意囊,将骷髅龙御召了出来,整个人趴到车座里一阵掏摸,很快就找到了掉在角落里的焰浣罗,递与飞萝道:“师叔,你瞧瞧这东西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飞萝接过,拿在手里仔细观看,立刻便道:“这巾子是用火光兽的皮毛所制,具有提升使用者的火行潜能之效,咦?上面好像加持了……加持了我教的灵力遮蔽咒。”

“难怪!难怪!”小玄倏地仰首朝空,两眼潮热道:“我终于明白我师傅的苦心了!”

“怎么回事?”飞萝问。

小玄遂把下山之前,崔采婷赠他焰浣罗,并叮嘱一定要扎在腰里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飞萝恍然道:“我晓得了,莫非是那天早上,你没把这条巾子扎在腰里,因此才给你六师伯感应到了先天太玄!”

小玄点点头,想起崔采婷的种种苦心,心中不禁悔恨交加,“若不是那晚我贪图欢乐,把师傅的话置之脑后,今天也不会给赶出师门亡命天涯了!”

“还有,因为你这两天皆没把这条巾子扎在腰上,所以天庭能通过卜测来追踪你,所以尽管我们绕了个大圈也没能甩掉天兵的追击。”飞萝继续道。

小玄冷汗涔涔。

“原来九师姐做了这条巾子,真真用心良苦哩……”飞萝叹道:“你先把它扎上吧,以后再莫把它摘下来。”

小玄解开腰带,松开衣服,噙着夺眶欲出的热泪,将焰浣罗重新紧紧扎在腰里。

飞萝睨了睨他,却故作没有察觉,欢悦道:“这下好了,有了这条巾子我们可以大大的松口气了。”

踏着月光,两人进入了镇子,但见河道条条,石桥座座,路面铺着青石板,两边是乌瓦粉墙的房屋与拢满青翠的院子,一派江南情韵水乡风格。

小玄立时喜欢上了这里,一路东张西望,只觉处处新鲜,不仅赞道:“比我们千翠山脚的小镇繁华多了,就是泽阳城也没这里漂亮。”

飞萝面上微现疲倦之色,道:“我们先寻个地方歇下来,明儿再去找人。”

“好啊,赶紧找点东西吃,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了!”小玄摸着肚皮高兴道。

两人沿河道行去,很快就瞧见桥头有家挑着酒杆挂着灯笼的客栈。

“就这里吧。”飞萝道。

走到店前,但见朱栏画槛竹灯萍缸,装潢得极富丽又雅致,大门两侧挂一对联子,分写着:何须千里觅桃源,无意此间遇仙乡。颇具雅意,谁知再往上瞧,却见门匾上写着“猪家客栈”四个大字,小玄哑然失笑:“怎会是这个名字,难道老板姓猪么?”

兴许天晚,两人进去,见店中无甚客人,小玄捡了个窗边的位子,拉开椅子给飞萝入座,瞧瞧没人招呼,便朝柜台那边高声喊道:“店家在吗?有客人啦!”

“来了,客官要些什么?”一个小二突然出现在小玄身旁。

小玄转过头去,猛地吓了一跳,原来那小二肥头大耳满脸生毛,面上拱着个长长的嘴巴,赫然是个如假包换的猪头人!

“客官要什么?”那小二瓮声瓮气地又问了一次,眼皮耷拉嘴角淌涎,仿佛仍在梦中。

“水儿老叫我猪头,这个才是真正的猪头呐……”小玄回过神来,道:“你们这里有啥吃的?”

“有猪家蹄子、纸包蟹、炒螺蛳、炖虾糟、三味圆还有花生糕和沙煲粥…”

小二打着哈欠流水般报。

“猪家蹄子?猪……猪家蹄子是什么?”小玄望着眼前的大猪头问,心想这道菜该不会是用它自己的蹄子做的吧?

“就是酱牛蹄呗,用秘制的酱料辅以精挑细选的上好茴香、姜片、红糖、黄酒等无数佐料,昼夜文火焖煮而成,酱香可口,嚼劲十足,吃起来肥而不腻,酥而不烂,是我们猪家客栈最最有名的一道招牌菜,谁来葫芦镇都铁定要尝尝的。”小二说到得意处,终似有了点精神。

“果然不是猪蹄……”小玄转头问飞萝,“师叔,你想吃些什么?”

“随便,我要清淡点的。”飞萝道。

“你这里有什么清淡小菜么?”小玄又问小二。

小二便报了几个。

小玄遂道:“那就要这几道小菜,再来个猪家蹄子和沙煲粥,嗯……还要壶酒。”

小二“哦”了一声,梦游般去了。

“这家伙根本没睡醒呐,不知会不会跟厨子报错我点的东西?”小玄不由担心,转头对飞萝道:“敢情这家店子是窝猪精开的?”

“嗯,没啥好奇怪的,在这镇子上,你就是看见牛魔王都不奇怪。”飞萝托着下颔,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

客栈临河而筑,有大半架在桥头之上,从窗子望出去,狭窄的河道笔直延向远方,于月下显得无比清幽静谧。

“牛魔王?”小玄怔了一怔,“那魔王不是已给天庭捉去,押解往西方了吗?”

“早就逃了,跑去投奔妖界的小妖后了,天庭也无可奈何。”飞萝道:“听闻这魔王很喜欢此处,偶尔会跑来这里寻欢作乐。”

“小妖后……”小玄一阵出神,问道:“听我二师姐说,这个小妖后很厉害哩,好像连天庭都不敢得罪她是吗?”

飞萝点头道:“那当然,小妖后乃妖界之尊,是与天界西王母、我教无上圣母这些先天真圣齐名的人物,麾下有万千妖王精首,天庭岂敢轻易惹她。”

小玄听得心驰神往,赞叹道:“想不到神佛之外,天地间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

两人说话,过没多久,酒菜便一道道送上来了。

飞萝喝粥,偶夹几筷子小菜,小玄却是狼吞虎咽大快朵颐。

“这猪家蹄子果然美味之极!师叔你怎么不吃?”小玄无比惬意地灌下一大口酒。

飞萝摇了下头,道:“现在没味口,太油腻了。”

“一点也不油腻啊,这蹄子只是看上去肥,实则不腻,很好吃的。”小玄正劝,忽闻外边喧嚷起来,有人大声叫道:“掌柜的快来招呼,俺们大伙人要吃饭住店!”

柜台那边立时有人答应,只见一个身着上好绫罗、肥得满身肉颤的猪头人急步迎了出去,转眼间呼啦啦从门口进来二、三十个人,赫是一群青面獠牙的精怪,或高或矮或肥或瘦,肤发各异,但个个劲装锁甲,不是手执枪棒便是背悬刀斧。

堂上顿时忙乱起来,不知从哪冒出几个猪头小二端茶递水招呼客人。

小玄瞧见这群精怪,蓦地想念起千翠山上的几个兄弟姐妹们来,心中不由生出一种亲切之感。

就在这时,突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外在面响起,“就是这里了!姐姐快来。”

话音方落,便见从门口一花,有如彩蝶般飞进来两个女孩儿,身上裳带一紫一绿,俱是靓妆丽服娇艳夺人,混夹在一群狰狞丑怪的妖怪当中,叫人眼睛一亮。

“老板!老板在哪?”绿裳女孩儿喊道。

那肥得满身肉颤的猪头人正忙着分派小二招呼客人,随口应道:“来了。”

一个高出他近半,身材十分魁梧的汉子走了过去,倏地一把拎揪住了他的胸口,恶声恶气地喝道:“没听见我们奶奶叫你呐?”

猪头人吃了一惊,忙道:“听见了听见了!这便过去这便过去。”

魁梧汉子方才放开他。

猪头人赶紧来到两个女孩儿跟前,满面堆笑道:“两位奶奶有什么吩咐?”

两个女孩儿乜眼瞧瞧他,身着紫裳的道:“你就是这儿的老板?”

“是是,在下便是猪家客栈的老板,大家都叫俺猪哈哈。”猪头人恭声回答。

“我问你,你们这里的蹄子当真很好吃么?”紫裳女孩道。

“好吃好吃!我们的蹄子是葫芦镇上最最地道、最最正宗的啦。”猪哈哈笑容可掬道。

“那好,快快去弄来,每桌都要一大盆,还有其它什么好吃的也尽管送上来。”紫裳女孩说罢,便同姐妹向里边行去,众精怪纷纷让路,把最好的位置留给她们。

旁边一个狼首汉子朝猪哈哈露了露尖锥似的牙齿,狞声喝道:“你听着,千万给老子好好伺候,若是我们奶奶满意,自然重重有赏,否则么……今晚就把你的店子拆成碎片!”

猪哈哈连声答应,急匆匆地往里间忙去了。

这群精怪一到,立时把原本空空的堂子几乎坐满,之前的清静也给喧哗所代替。

飞萝黛眉微蹙,埋头喝粥。

小玄却给两个女孩子完全吸引住了,即觉赏心悦目又感十分好奇:“这两个女孩不知是什么人?看上去娇滴滴水嫩嫩的,然而却似这伙精怪的首领哩……”

过不一会,一盆盆香气四溢的猪家蹄子与各式酒菜流水般端了上来,精怪们放怀大嚼,就连两个女孩儿也高撩罗袖,旁若无人地露着雪白玉臂,用手抓起蹄子大快朵颐,只吃得眉飞色舞津津有味,朱唇玉手皆涂得油腻腻润亮亮的,吃到兴处,又与众精怪举杯欢饮,哪有半分淑女模样。

“她们的吃相倒跟水儿有得一比呢……”小玄愈感亲切,呆呆望着两个女孩,心中蓦地伤感黯然:“不知师父她们怎么样了?这时候在做什么呢?”

忽然间,绿裳女孩瞥见了小玄的目光,面上笑容顿凝,一双丽目凶巴巴地瞪了过来。

小玄怔了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时紫裳女孩循着绿裳女孩的视线也望了过来,水目在小玄身上放肆地打量了一番,却是得意一笑,跟绿裳女孩说了句什么。

绿裳女孩噗哧一声,与紫裳女孩同时放声大笑,两张如花似玉的脸上满是嘲弄与轻屑。

小玄这才察觉到对方不善,蓦地涨红了脸,心下生气:“浪笑什么!我师叔我水儿我任何一个师姐都要比你们好看一万倍!”当即转头,不再看那两个女孩。

猪哈哈从里间出来,走到两个女孩身边亲自倒酒服侍,笑眯眯地问道:“两位奶奶可吃得满意?”

“还行。”绿裳女孩应了一声。

“那就好那就好,还要什么请尽管吩咐。”猪哈哈道。

“对啦,我要问你,听说这阵子水晶淖又涨价了?”紫裳女孩道。

“你们是来买水晶淖的吗?”猪哈哈道:“那真是不够凑巧,昨儿又涨了很多呢。”

“又涨了?”紫裳女孩瞪眼道:“是因为产量又减少了吗?”

“是啊,不知什么原故,这几月来水晶淖的产量一直下滑哩……”猪哈哈顿了下道:“不过昨儿涨价,却还有另一个原故。”

“什么原故?”绿裳女孩问。

“昨儿奉天侯遣人入谷,在镇上买走了大量的水晶淖,所以价格暴涨了。”

猪哈哈答道。

小玄一听见“奉天侯”三字,心头蓦地一跳:“难道说的是水儿的爹爹?”

“奉天侯?奉天侯是什么人?”绿裳女孩道。

“哎唷!你们是从外边来的,却怎么连奉天侯是谁都不知道?”猪哈哈面上现出一副错愕的表情。

绿裳女孩秀眉一挑,道:“不知道就不知道!那奉天侯很了不起么?”

小玄心忖:“敢情这伙精怪是从深山老林里出来的……”

猪哈哈陪笑道:“奉天侯就是名帅程兆琦呀,他手握十万重兵,坐镇中州,乃当今皇朝的四大顶梁柱之一啊。”

“果然是在说水儿的爹爹呢!”小玄赶忙竖起耳朵。

两个女孩只哦了一声,丝毫没有动容之色,紫裳女孩淡淡道:“那个程兆琦为啥要买这么多水晶淖呢?”

“两位奶奶不知,南安侯南宫阳起兵反了,程兆琦奉命平剿,眼下正在云州大战呢,听闻两边皆请了许多高人异士,各出奇兵诡谋,厮杀得天昏地暗哩。”

猪哈哈道。

小玄听得呆了。

猪哈哈接道:“因为战事,两边都在大举收刮战备物资,如今已搅得接邻的几个州物价飞涨人心惶惶了。”

“喂!说了大半天,你都没说那奉天侯要买水晶淖干嘛。”紫裳女孩蹙眉道。

猪哈哈道:“听人传闻,南宫阳请高人在双岭关布了个极可怕的奇阵,扼守住了云州的钱粮腹地,程兆琦不但屡攻不破,反而损兵折将,于是搬来了三夫人百宝娘娘,打算炼造一支仙兵破阵,而这支仙兵所用的兵器就需水晶淖来炼制……”

“百宝娘娘!”两个女孩一齐失声,紫裳女孩道:“你说百宝娘娘是程兆琦的老婆?”

“是啊,奉天侯的五个老婆个个都是貌若天仙且来头不小的人物呐!”猪哈哈满面羡色道,嘴角的哈拉子差点没挂下来。

“水儿的娘也来了!”小玄心中一阵莫名激动,旋又微诧:“水儿的爹爹不只一个老婆?”

绿裳女孩喃喃自语道:“原来外面发生了这等大事,竟然惹动了百宝娘娘。”

猪哈哈说得兴起,又道:“除了这个,外边近来还发生了两件了不得的大事哩,二位奶奶可有兴趣听啊?”

“你说吧,反正眼下闲着。”紫裳女孩喝了口酒道。

“第一件,就是七绝覆重现世间了。”猪哈哈道。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