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七集 风云际会
第一回 葫芦镇

瞧见男儿流下的泪水,飞萝心头一阵悸颤,用指帮他轻轻抹拭,声音更是温柔,“傻瓜,天庭素与我教交好,不会太过为难我的。”

“可是你不久前才杀了一员雷府神将啊。”小玄哽声道。

“那家伙不过是个小小毛神而已,况且这帮天兵明显是冲着你来,并不一定知晓此事。”飞萝望望天空,见云团越移越近,心中焦灼,急又催促,“快走!

要不真的来不及了,天罗地网一旦架起,那时插翅难飞!”

小玄毅声道:“我召骨龙跟他们拼了!”

“不成的,这哪吒乃是上界猛将,降伏过七十二洞妖魔的三坛海会大神,连四海龙王都不是他的对手,你那条龙虽然厉害,但又如何比得上四海龙王?”飞萝从鬓上拔下紫犀钗,道:“若我身上无伤,倒可与他周旋一番,眼下只盼能阻他稍瞬,你一定要瞧准时机冲出去!”

“可是……不行不行!我绝不能看着你为我冒险。”小玄连连摇头,心念急转拼命想办法。

“你再婆婆妈妈,我可要生气了!”飞萝沉下了脸。

小玄心中又疼又急,额头汗珠直冒,蓦地灵光一闪,兴奋叫道:“有啦!瞧瞧这个能不能救我们……”

“什么?”飞萝呆了一呆。

小玄迅启如意囊,从囊里摸出一道符来,接着口中念念有词,将符扬空甩去,骤见周围景象扭曲起来,宛如一阵水波缓缓荡过,两人连小舟已给笼罩在一粒水泡状的完全透明的奇妙东西当中,无数细小的符菉图案从水泡上滚涌而出,有如浪花般瞬生瞬逝。

“隐形符?”飞萝诧色道。

小玄点头道:“这符叫‘空空如也’,有隐形匿物之功,不知能不能帮到我们?”

飞萝凝目细观那些符菉图案,神情越来越讶,道:“好神妙的符儿,灵能特异宫格繁奥,绝对是上上之品,你怎会有这样的符?”

“就是上次去巨竹谷,在谷中遇见的那个灵竹族姑娘送给我的。”小玄道。

“原来是妖圣的符!难怪有此奇功。”飞萝不由赞叹。

就在这时,空中紫云分流而动,在上方散布开来,渲染得天空异样瑰丽。

两人一阵紧张,飞萝压低声道:“定是在寻找我们了……”

小玄合掌默祈:“玉皇大帝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求你们千万保佑我们别给发现……”念到这里,猛然想起玉皇大帝正是这帮天兵天将的主子,说不定就是他派人来抢先天太玄的,又怎会保佑自己,赶忙啐了一口:“你这老家伙一边凉快去!”

一团紫云冉冉降下,在两人上方十余丈处缓缓盘旋,云上的七、八名金甲天兵须发可见,个个正拄着刀斧俯面朝下仔细观觅。

小玄同飞萝屏息静气,纹丝不敢动弹。

在这短短的片刻,两人犹如度过千百年般漫长。

小玄虽知婀妍的符神异奇妙,但此刻面对的乃是上界天兵天将,心中丝毫没底。

几名天兵的目光掠过飞萝与小玄隐匿之处,却皆无甚异样之色,驾着紫云在他们顶上盘旋了一阵,慢慢移向别处。

小玄暗暗惊喜,对飞萝低声道:“这隐形符果然有用,看来瞒过他们啦!”

飞萝忙竖指唇前,示意他莫说话。

又过了片刻,四处盘旋的云团纷纷上升,在高处聚回一处,显然皆无收获,在空中停留了须臾,终向远方徐徐飘去。

“他们走了!”小玄大喜,就要立起,却给飞萝一把拉住。

“别动,他们还没走远,百十里内的动静逃不出他们的耳目。”飞萝小声道。

小玄赶紧坐回舟中,耐心等待。

芦苇荡的风再次大了起来,无歇无止地扬起满空芦花,如雪似雨般轻盈盈地曼妙飘舞,有许多穿透过水泡状的隐形罩洒落两人身上。

小玄初时还紧张不安,但很快就在飞萝的凝视中安静了下来,他贴近过去,拥住了那柔软且温暖的丰腴娇躯。

飞萝静静安坐,任他抱着,玉首轻轻枕在他的肩膀上,丽眸微眯,似在聆听风拂花舞的美妙声音。

小玄享受极了这刻,他沐浴在芬芳之中,鼻间除了美人身上固有的甜腻馥郁,还多了一种浓浓的奇异香气,如醍醐似琼浆,叫人疑置瑶池仙境。

这正是飞萝先前走漏了乳华的味道,小玄深深吸嗅,不觉魂酥魄醉。

飞萝察觉,不由香腮晕桃,一头钻入他怀里,将滚烫烫的面颊贴埋在宽健的胸膛上。

小玄仰面朝空,望着花飞花舞云卷云舒,只盼就这么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太阳渐渐西斜,光芒从耀目转为柔和,最终以艳丽绝伦的姿影沉入了远方的粼粼水面。

湖上黑暗下来,因为风声,四下显得异样静谧。

“冷吗?”小玄轻声问。

飞萝摇摇头,道:“这么久没动静,估计他们已走远了,我们也离开这里吧。”

“还回渔家去吗?”

“不,此处不宜再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可是你身上的伤还……”

“管不了这些了,只有尽快赶到葫芦镇,你才能安全一点。”

“葫芦镇?那是个什么地方?”

“去到那里,你便知了。”飞萝从舟上立起,道:“你把骨龙车子召出来吧,不过别让骨龙变得太大,以免招惹有心之人。”

小玄心中一动,道:“对啦!我还有辆车子,你瞧瞧如何。”说着打开如意囊,念动禁咒,旋听数声悦耳嘶鸣,却是将鹿蜀车召了出来。

飞萝微诧,美目盯着牵拉车子的四头奇兽,“是鹿蜀?”

小玄得意洋洋地点头,道:“不如我们坐这辆车子吧?它的速度也很快,但比起骨龙,它们不会太过招摇。”

“你怎有这辆车子?”飞萝问。

“贺天鹏送的,上次在巨竹谷里,我救了他的小命。”小玄道。

飞萝一听,立时猜着了几分,睨着他道:“他才没这么大方,定是你勒索人家的吧?”

“我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呐!”小玄嘿嘿一笑,抱起美人跃上车子,右臂扬处,八爪炎龙鞭从袖中疾旋而出,在空中炸甩出一朵焰火。

四头鹿蜀即时腾空而起,眨眼已离水面数丈,载着两人驰掠向天际。

“那葫芦镇离这有多远?往哪走?”小玄问。

飞萝指点了个方向,道:“大概有几百里吧,鹿蜀的速度还可以,估计两、三个时辰就能赶到。”

车子越驰越快,突然间,前方空中紫芒大亮,有人高声大喝:“来者何人?”

两人朝前望去,只见一团紫云从黑暗中灼灼现出,其上立着十余个披挂金甲的天兵天将,不禁大吃一惊。

“天呐!这帮家伙还没走……”小玄白着脸低声道。

飞萝从上拔下紫犀钗,扣于指掌间,悄声道:“准备好,我们冲过去。”

“吾等乃上界天兵,前面车子速速停下!”紫云上一员天将威喝。

“冲!”飞萝轻喝。

小玄猛地甩鞭,驾御车子斜斜就朝紫云下方驰去。

孰知那些天兵天将反应极快,有几个即时纵出紫云,挥舞兵刃跃下拦截,为首的天将厉声大喝:“呔!吾等在此,安敢逃逸耶!?”

鹿蜀奔势极快,小玄见调头已迟,遂驾车直撞上去。

众天兵天将纷纷怒喝,旋见寒芒乍掠,数杆长戟闪电般搠了过来。

小玄疾提真气,只听“轰”的一声闷响,甩出的八爪炎龙鞭爆出熊熊烈焰,赫如火柱般粗巨,瞬将袭来的数杆长戟扫得东倒西歪,他怔了一怔,也无暇细想为何威力强至如斯,脚下稍点,整个人已从车座跃到一头鹿蜀的背上,手中宝鞭痛烈挥击,杀得几个天兵四散退避。

鹿蜀车趁隙一冲而过,旁侧天将勃然大怒,高擎巨剑奔雷砍至,蕴蓄着强大法力的剑身拖曳出道道蓝色光芒。

“小心!”飞萝叫,扣在手里的紫犀钗正欲射出,却见小玄迅如鬼魅般回身旋臂,鞭若火龙疾噬,竟一下子绞飞了那天将手上的巨剑。

天将大吃一惊,正欲急退,已给炎龙鞭重重地抽击在胸口之上,只听“砰”

的巨响,胸前的护心镜四下炸碎,整个人晃了一晃,兜头就从半空栽落。

眨眼间,鹿蜀车已远远抛离了众天兵,风驰电掣朝前疾驰。

“这些天兵天将怎么这般不济事?”小玄懵道,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

“不是他们不厉害,而是……”飞萝望着他沉吟道:“你的功力好像提升了很多。”

小玄心里一阵兴奋,有些得意忘形地笑道:“在小圣爷爷跟前,天兵天将也不过如此。”

“不过,这并不见得是好事,我猜是那七绝覆的原故。”飞萝面露忧色道。

“七绝覆的原故?”小玄不解。

“传说七绝覆能吸取天地间的七种邪恶气息,转化成魔力供给所戴之人。”

飞萝顿了下,接道:“我想,定是因为泽阳一战中你戴着七绝覆,在战场上吸收了大量夹缠着愤怒、怨恨……残虐等血腥杀戮之气,所以功力急剧提升了。”

小玄张口结舌,心中已相信了八九分。自打泽阳城一战之后,他就觉得浑身充斥着从未有过的力量,有如大海般汹涌澎湃,但心绪却是莫名难宁,譬如昨夜就做了那个奇怪的的梦。

“七绝覆果然非同小可。”飞萝道。

小玄干笑一声,道:“即便如此,也是好的,无论如何我的功力提升了。”

飞萝凝眸望他道:“你的功力虽然提升了,但依靠的却是诸种邪力,这会对你以后的修行带来很大的隐患,更令我担心的是,这些邪力可能会影响你的心智,使你偏离正道步入歧途。”

小玄愈听愈惊,面上仍故作轻松,笑道:“我以后不戴那面具就是。”

飞萝点头道:“不到万不得已,你就别碰那东西。”她将紫犀钗插回鬓上,眺目四望,指了个方向道:“往那边,我们绕个圈子再去葫芦镇。”

小玄心知此举是要摆脱追击,当下依言将鹿蜀车调转了个方向。

接下来两个时辰里平安无事,山山水水一一掠过。

飞萝在车上盘膝打坐,抓紧时间运功疗伤。

“看来没事了。”小玄欢声道:“葫芦镇快到了没?”

“到了,就在前面。”飞萝道。

小玄抬眼望去,见前面横着一座大山,迷惑道:“我怎么没瞧见什么城镇呢?满山都是石头树木嘛。”

“镇子在山谷里边,你把车升高,待到峰顶时就能瞧见了。”飞萝道。

小玄御车上升,飞上峰顶,前方豁然开朗,果见群山当中有个空阔大谷,透过飘浮的薄薄云雾,可见谷地上河道纵横交错,房屋星罗棋布,间有灯火点点,依稀是个城镇模样。

“好奇怪的地方,四周都是高山,这城镇好像没有出入之路啊?”小玄诧异道。

“有的,而且还不小,能供规模很大的商队通过,但隐藏在山腹里边,且设有岗哨,常人是进入不了这里的。”飞萝道。

“常人到不了这里?这葫芦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小玄更加好奇。

“说起另外一个地方,你可能就知道了。”

“什么地方?”

“水晶潭。”

“啊!是地界一十九灵脉之一的水晶潭吗?”小玄失声叫道。

“嗯,水晶潭就在这葫芦镇上。”飞萝指着下方道:“你瞧,那反光的地方便是。”

小玄俯首望去,果见在镇子的中心有个闪亮小点,似乎是个池潭,因为距离甚远,难以判断大小。

“听说一十九灵脉皆有仙魔守护,比如梦巢是我们玄教,快活泉是妖界,太碧是七绝界,守护这水晶潭是哪派仙魔呢?”小玄问。

“这千年来,占据此处的是截教门人、通天教主的故友空空老仙。”

“啊,是这位圣祖!”小玄心中一震。

“据传此祖当年看破万仙之劫,于封神期间,至始至终闭门不出,是以截教之中,只有他逃得一辱。”飞萝继道。

“啊!如此说来,这位圣祖岂不是比通天教主还要高明?”小玄道。

“据传他的修为不在通天教主之下,当初加入截教只是为了要窥探鸿钧道术,而且他素来心性淡泊,只好参玄悟妙,比通天教主看得多一点远一点也不奇怪。”飞萝道。

“了不起!了不起!”小玄由衷大赞。

“这还用说,当日封神劫后,通天教主随鸿钧归去,截教已日渐式微,但空空老仙占据这水晶潭后,天上地下,再无哪个敢妄图染指此处,而且截教的元气也开始迅速恢复。”

小玄忽问:“师叔,你认识这位圣祖吗?”

“我连见都没有见过,又怎认识得到这位圣祖。“飞萝摇头。

“那……这地方可以随便来么?”小玄道。

“空空老仙极喜奇珍异宝,因此以这水晶潭作诱饵,建造了这个镇子来收集天地间的珍宝,此处凡人知者寥寥,但于神、仙、妖、魔诸界却是大名鼎鼎,建镇之日起,已有无数仙魔精怪来此炼造、交换宝物与买卖各种珍稀材料,有的甚至在此安居置业,如今这里已成了令诸界炼材师、炼器师、炼符师、御甲师、灵兽师、炼气师、阵法师、机关师……还有珍宝商流连忘返的乐土了。”

“以水晶潭作诱饵?”小玄一时没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嗯,水晶潭所出之泥名曰‘水晶淖’,对炼铸具有独特的辅助功效,同我们梦巢所产的青瑛一样,都是绝佳的炼宝材料,而且因为有了水晶潭,这一带不知何时形成了个奇异的结界,只要在这个结界的范围内,许多原本性相、品质相互冲突的材料都能融合与稳定,至今已有许多在别处炼造不出来的法宝、神兵在这里炼造成功了。”飞萝解释道。

“原来水晶潭有这个妙处,难怪能吸引这么多人来!”小玄听得大为兴奋,心想当日在逍遥峰上呕心沥血炼造出来的无敌大将军之所以反噬,很可能就是李梦棠指出的赤蟒信跟琰精相冲突的问题,假如当日能到这葫芦镇来,耗费了他无数珍稀材料的无敌大将军也许就能炼造成功了。

“不过,这葫芦镇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来的。”飞萝道。

“哦,什么人不能来呢?”小玄问。

“这里仙圣道俗可进,妖魔鬼怪可进,但阐教门人、西天僧佛及天庭诸神不能进。”飞萝答。

小玄脱口欲问,旋即明白,道:“这是因为当年的封神之劫么?”

飞萝点头。

小玄想想又道:“阐教门人、西天僧佛与截教有隙,不让他们来我明白,可是天庭的人为什么也不能来呢?”

“因为天庭之中就有许多阐教门人,又与西方交好,且今已隐隐为这二教所控制。”飞萝答。

“啊!”小玄叫道:“我晓得了,你带我来此,就是因为这个原故!”

飞萝微笑道:“不只如此,我们还要在这里找一个人,只要他肯答应保护你,许多人就奈何不了你了。”

“是谁?”小玄忙问。

飞萝不答,只道:“好了,我们下去吧。”

突然间,远处天边火光一闪,两人怔了怔,尚未回神,又见火光在漆黑中闪了一下,只是这次近了许多。

飞萝面色一变,道:“快走,有人追来了!”

小玄赶忙挥甩炎龙鞭,催赶鹿蜀朝谷底驰去。

就在这时,一抹火焰从上方疾掠而过,流星般飞坠落下,戛然而止拦在前方,一个小小身影被脚下两只轮子燃烧的烈焰徐徐勾勒出来。

“哪……哪吒!”小玄失声颤叫。

飞萝轻轻吸了口气,把手探向云鬓。

哪吒垂枪盯着他们,冷冷道:“先天太玄,可是在你们身上?”

“哪……哪有,先天太玄是什么呀?小哥您又是哪位?”小玄眨眨眼道。

“莫跟本圣装痴弄傻,许天师已清清楚楚地卜测出了先天太玄的位置,否则我也不会追踪到这里。”哪吒声音清亮,然却令人不寒而栗。

小玄见抵赖不过,遂把心一横,大声道:“没错,先天太玄便在我身上,你待如何?”

“交出来。”哪吒面无表情道。

“凭什么要我交给你?”小玄生气道。

“先天太玄原乃上界圣宝,因给妖秽盗去,遗失多年,今次天庭卜测出圣宝重新现世,特命我来请回归位,至于你们,也得随我回天庭去,交代圣宝为何会在你们手里。”哪吒道。

小玄心中虽然怯,但听到这里,不禁大恼,怒色满面道:“放屁!这明明是我的东西,自打我一出世就带着的,又怎么会是天庭的东西!你们想抢,摆明说了就是!”

哪吒冷目而视,神色愈来愈厉,手中的长枪缓缓挑起,枪脖子上的艳丽红樱开始妖娆舞动,似有若无的淡淡火焰从枪尖喷涌而出。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火尖枪了……”小玄一阵惊慌,望望四周,见只他一个,暗忖道:“准是这家伙的火轮子跑得快,把那些同来的天兵天将落在后头了……而我的功力已提升许多,未必无法跟他周旋。”

念及此处,他心中定了些许,笑道:“好像只来了你一个人哦,真的要来抢么?”

“最后一问,交或不交?”哪吒面如寒霜,挑起的枪尖已遥遥指住了他。

“不。”小玄毅声应,疾运离火真气,源源不断注入缠绕在臂上的八爪炎龙鞭。

飞萝则凝神静气,垂目观心,悄将点点滴滴的灵力从泥丸宫中提聚出来。

骤见枪尖一抖,夜空中倏地飞起一条火龙,刹那就噬到了鹿蜀车前,炙人的热浪直扑两人面上。

小玄眼睛睁圆,蓦然发觉,无论威力还是速度,自己的战力都与对方根本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