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六集 威震大泽
第十回 芦花飞雪

倏一下天崩地裂地动山摇,然却无声无息,所有物事开始可怖地慢慢解体,分化……直至灰飞烟灭。

小玄乍然睁眼,望着残旧破败的屋顶,犹分不清梦里梦外。

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待到确定身在何处,这才发觉背后已是汗湿一片,加上昨日激战中沾染的尘埃血沫,只感浑身上下俱不舒服。

“怎么会做这么古怪的噩梦……”他呆呆发愣纳闷许久,头昏脑胀地走出屋子,见天已朦朦发亮,想起飞萝,急忙过去看她。

谁知推开虚掩的门,却不见飞萝,屋子当中唯余将熄的火堆。

“师叔!师叔!你在哪里?”他大声叫唤,却不闻回答,心中惊了起来,急忙一间间屋子寻找,但仍不见美人踪影。

“不会是来了敌人吧?还是六师伯追来了?不对不对!六师伯来了也该捉得是我啊……!”他惶恐地胡思乱想,又奔出屋,沿周围一边高唤一边寻找。

待到水边,终于听见一声娇喊:“我在这呢。”

小玄赶忙转过头,循声望去,远远眺见岸边停靠着条小小渔舟,其上倩影一条,正似飞萝身影。

他急奔过去,只见飞萝坐在舟头,正用手梳拢披开的如云乌发,心头顿松,道:“吓死了我,你怎么一大早就跑这来了?”

飞萝微笑道:“一身好脏,难受得很,所以下水去洗了个澡。”

小玄这才发觉她已纤尘不染,凝乳似的肌肤晕晕透彩,一头秀发乌黑亮丽,其上犹挂点点水珠,晶莹欲滴。

“师叔,看上去你精神好多了,伤势怎么样?”小玄高兴道。

“调息了一晚,又恢复了许多。”飞萝边说边倾斜身子,把头探出舟外,双手用力绞拧头发,无数颗水珠子如散开的珍珠串般挤了出来,叮叮咚咚地落在水面。

小玄呆呆地瞧着,只觉美极。

“干吗?”飞萝问。

“没……没有。”小玄支吾道。

飞萝似有若无地横了他一眼,依旧专心致致地梳理头发。

“哇,这船上有渔网!”小玄忽叫。

“嗯?”

“可以改善改善胃口了,做烤鱼我最最拿手!”小玄欢声道。

小玄摇舟离开岸边,一路仔细观察水下,终于找到鱼多之处,将网抛出开始捕鱼。

此时晨雾未退,轻烟薄乳般弥漫在湖面上,把远处迷蒙成茫茫一片,四下宁静如梦,咿呀橹声清晰可闻,偶尔有风,夹带着凉润润的水气轻轻拂过,令人神清气爽。

飞萝已梳理好头发,用一条帕子随意扎起,斜倚船头嫣然瞧着男儿捕鱼,不时闭上美目深深呼吸,似乎很享受此刻的一切。

小玄忙乱一会,连下数网,却没捕着几尾鱼,纳闷道:“怎么回事?水里明明有许多鱼呀,敢情这里的鱼比较狡猾?”

飞萝噗哧一笑,道:“你学过捕鱼吗?行行有门道,以为有网就一定能捕着吗?”

小玄老脸一红,他在逍遥峰上的溪流中捕过鱼,但却从来没有使用过渔网,盯着水底下游来游去的条条肥鱼,恶狠狠道:“不信捉不住你们!”

说罢脱下衣服,就往水里一扎,却是亲自追鱼去了。

过没片刻,一条条大鱼便从水里抛上船来,鲜活无比地在舱里乱蹦乱跳。

以小玄的身手,加上水若偷偷教给他的分水诀,捉几条鱼自是不在话下。

飞萝给水溅着,蹙眉唤道:“够了!够了!你吃得了这么多吗?快上来,溅我一身水啦!”

小玄却仍在水里扎进扎出,真个鱼龙滑翔浪里白条,欢叫道:“水真好,凉到骨子里去啦,我亦要洗个澡。”

飞萝笑盈盈地瞧着,忽然不知想起了什么,目光渐渐凝涩,整个人竟似痴了般,倏地晶莹闪动,却是一颗泪珠子滚下腮来。

小玄终于耍足玩够,猛地跃上舟来,带起的水花溅洒得美人一身淋漓。

飞萝慌忙拭泪,发嗔道:“你坏蛋啊!故意溅我是不是?”

“哎呀,不小心的,我帮你擦擦。”小玄笑嘻嘻道,忙从身上掏出手帕,蹲跪下去正要擦拭,却突然呆住,眼睛定定地盯住了她。

飞萝怔了一怔,不觉用手背又抹了下面颊,但却发现男儿仍然目不转睛,摹尔意识到,男儿的视线并非停留在自己的脸上。

她身上给水溅湿,玲珑线条勾勒毕现,到处散发着撩人的诱惑,最要命的是,她今早没束抹胸,酥胸的峰际尖尖凸起,湿透的一边还隐隐透出了乳晕的颜色来,尽管淡淡的、模糊的。

但小玄的目光如铁遇磁石,已给死死地吸附在那儿。

飞萝心慌地坐起,敛了敛高耸的酥胸,一时不知该把身子如何摆放。

此时的她虽然穿着渔家的粗布衣裳,然却丝毫无损倾城颜色,非但如此,反给那粗劣的布料衬得肤滑似缎肌嫩如酥。

小玄口干舌燥,望着湿透的娇躯,颤着手帕,不知该擦哪儿,从哪开始。

“我自个擦。”飞萝低头,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帕子。

谁知此举如同点燃了火药,小玄倏地爆发,一把扑抱住她,在她腮侧颈里如火乱吻。

飞萝轻轻喘息起来,娇躯在男儿的紧紧箍锁中不住轻颤。

好像没被拒绝哩?小玄越吻越激动,两手开始到处乱摸乱探。

飞萝竟仍没有挣拒,只把手搭在他的腕上,犹豫而无力。

小玄惊喜交集,益发恣意放肆,手突然钻入了美人衣中,捉住一只肥美无比的巨乳大力揉捏。

飞萝轻哼了一声,双颊霞生,艳不可言。

小玄越喘越重,从她颈子里抬起头,嘴里浑浊地咕哝了一声,“师叔……”

目光似在央求。

“嗯。”飞萝咬唇低应,若应允。

两人凝目对视,目光不约而同地滑落到对方的唇上,彼此受到诱惑般慢慢靠近。

在碰触着的刹那,小玄如遭电击,这一瞬,他知晓,这个女人已经牢牢印铸在他的魂魄之中,从此无法抹掉无以忘却。

两人粘在一起,唇齿相依津液交会,彼此在对方嘴内柔情蜜意地翻搅索寻挑逗撩拨,久久不舍得甘休。

飞萝情动以极,丁香勾诱间,双臂亦悄悄地环上了小玄的脖子,仿佛要将他缠住锁住。

小玄将她压倒下去,颤着手慢慢为她松衣解带,没有抹胸束缚的耸峰最先跑了出来,弹弹颤颤地傲立在男儿眼前……

不知何时起了风,青幽幽潮润润的粽子般的芦花香气扑入鼻中,叫人闻之欲醉。

直至周围沙沙轻响,迷醉的两人这才发觉,小舟已给风吹入了芦苇深处。

飞萝赫给剥得一丝不挂,凝乳般的娇躯在浓浓的绿色中白晕晕的无比惹人,那勃翘在豪硕惊耸的乳峰上的诱人乳头,那镶嵌在平滑细腻的小腹间的迷人脐眼,那坟鼓在娇嫩肥美的雪阜上的撩人腴团,无不是粉雕玉琢浑若天成,让人惊叹造物之神奇,天赐之奢侈。

小玄粗喘地耸刺着,眼睛一遍遍扫视着她的胴体,不时翻指拨撩细细究探,似要将身下美人的每分每寸印入脑海铭刻心中。

飞萝咬着给吻得有点肿胀的红红樱唇,眸中尽是盈盈水波,媚得惊心动魄地瞠视着男儿,任由他寻幽探秘恣意戏耍。

小玄忽从花溪里揉捻出一粒妙物来,大小竟如童指,肥美嫩滑奇趣无比,这东西,他依稀记得水若只是小小一粒,摘霞和夭夭则是几乎瞧之不见,突然想起了小婉来:“只有她略可一比哩。”

飞萝腻声颤哼,身子难耐地扭动起来,惹得男儿百般怜惜。

小玄心中销魂,抽耸越来越剧,小舟亦摇晃得越来越厉害,飞萝双乳摇曳不止,荡出波波火辣辣的勾魂雪浪,看上去明明沉甸甸软颤颤,然却似有什么无形的支撑,任凭如何激烈甩晃如何发狠揉握,始终都会归复原状,依旧高高地尖挺耸翘。但那熟桃般的饱满,那梨子般的娇翘,那脂膏般的肥腻,又会惹人去再次欺凌蹂躏,难休难止。

“这么胀……这么沉……真是跟水若、摘霞和夭夭她们天渊之别啊!”小玄上下其手,心疼却发狠地用力捏揉,把美人的酥乳捏揉得千奇百怪,哪管指掌早已给那娇娇弹弹、幼幼滑滑的乳肉酥掉麻坏。

“不要啦……那……那儿别……用手……好难挨的……”飞萝嘤咛,两腿突然合闭,紧紧地夹住了在花溪里顽皮的手指。

“不许动!”小玄叱喝,居然声威慑人。

飞萝楞住。

小玄强横地将她两腿掰开,开开地分架在两边舷上,然后盯着她那汁水淋漓红脂绽吐的花苞,照旧棒挑指嬉纵情耸耍。

“真……真像……”飞萝怔怔地瞧他,玉颊重重染霞,连脖颈胸口都绯红了起来,蓦地娇娇一颤,花底汁滚蜜涌,淋得男儿手指尽湿,更粘涂得两人交接处泥泞不堪。

小玄只觉她花内滚烫似融软嫩若斓,蛤口却紧紧箍束,催人欲泄,抽插间巨茎猛地爆发,露出了玄阳盘龙杵的真正面目。

飞萝闷唔一声,刹那问,强烈无比的感受让她仿佛看见了瓤内的细幼皱褶给撑开给熨平,看见了娇嫩花心被撞扁被顶歪,只美得香魂欲化无以复加。

小玄宝杵暴涨,愈感女人的窄紧软烂,腰杆下下发力,千戳百杵。

飞萝螓首横摆,吹弹得破的粉靥死死贴在粗糙的甲板上,分架在两边舷上的两条像牙般的美腿时伸时缩,两只晶莹剔透的白足时弓时挺,片刻无歇撩人万分。

小玄受不了她这模样,越发长击猛抽记记尽根,捣得美人水响不绝,花底融掉一般,红红粉粉答答黏黏地与肉棒纠缠不休。

飞萝牝麻蕊酸,丢意渐生,她身怀秘技,真气亦已恢复了些许,但此刻心头懒懒融融,半点不愿施展手段,倏给男儿一下狠挑,准准地戳在嫩心之上,痛得腻啼一声,娇躯猛地从甲板上弓起,滚烫粉额直顶到男儿的下巴,凝滞了须臾,便哆嗦哆嗦地丢了。

小玄猛给一泡烫乎乎的浆汁淋着,急忙俯头去瞧,已见米粥般的稠浆从肿胀的蛤唇间滚溢而出,白花花地涂了自己一茎,想起绮姬说过女人在最美、最快活之时才会流这东西,心中销魂,差点就跟着射出精来,突尔记起亭子那次的窝囊情形,心中一动,急忙暗提真气,使出了绮姬教他的九鼎还丹诀,果然立见奇效,尽管泄意翻涌,却没半点走漏。

“别……别动……”飞萝弓着身子嘤咛,虾子般贴偎男儿胸膛,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

小玄见她娇媚万分,又给两只滑溜挺翘的嫩乳在胸前不住地蹭来刮去,只爽得筋麻骨软,如何甘愿停下,反更大耸大创,似要将美人的嫩心桩成碎瓣方快。

飞萝丢得天昏地暗,双手彷徨欲推,却给男儿一把擒住,蓦地乳头奇美,两乳抽搐了起来,赫见数股细细白浆射出,竟是又出了乳华,顿时满舟奇香,蚀人魂魄。

小玄的九鼎还丹诀不过是初学乍练,给这上下交攻,哪里还顶得住,狂烈无比地急耸一阵,突俯下首,吻住美人檀口,身子倾力一耸,巨杵拼死一送,几将美人顶出舟外,终于洋洋大泄。

飞萝失声娇啼,上边身子已给推出了舷外,云发半坠浸入水中,双乳犹沥沥不止,激越的浆柱冲刷着男儿的胸膛,旋又流淌回自己身上,再滑过锁骨肩窝滴落水中,立时惹来许多大小鱼儿,竟然聚集在周围唼喋争抢,吃了这本该是太乙大罗受用的极品宝浆。

小玄满怀麻暖,欲焰千丈,盯着美人如恸似泣的花颜,久久无法止住激射。

两人尽压一侧,差点弄翻了小舟,但此刻谁会理睬。

风虽仍柔,但却密了起来,略带淡紫的粉白芦花纷纷扬起,蓬蓬松松地在空中随风飘舞,雨丝般洒落两人身上。

“想来这就是芦花飞雪了,果然好美……”小玄仰面朝空喃喃道。

飞萝不言不语,美目迷离地给他揽在怀里,娇躯有如抽光了骨头瘫软似泥。

“我二师姐说,这是一生中必看的美景之一,她说哪天要带我看的。”小玄自言自语地接道,满怀伤感。

飞萝仍不说话,只从他怀里抬起脸来,悄悄地凝视着他。

小玄若有所觉,低下头瞧她。

他的手臂环着她的腰,她的发丝缠着他的颈,肌肤厮磨汗水交融。

飞萝把眼转开,颊仍薄晕,依旧慵懒妩媚。

这个平日里精明刚强雍容自若的女人,此刻竟是如此的娇弱不胜羞涩撩人。

“师叔……”小玄怦然心动低低声唤,正想说什么,却听飞萝轻嘤道:“别说话。”

小玄一阵恍惚,心中有种不真实的销魂,底下头去,吻过发丝、额头、眉毛,鼻尖……最终又与美人的香唇吻在了一起。

缠绵了不知多久,小玄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师叔,你到底要送我去哪?不去行不行?”

“不行,一定要走!”飞萝立时斩钉截铁地应道,“你一定要走,你记住,无论如何,你都不能给人捉去凤凰崖,不能见到教尊!”

小玄盯着她,心中万分不舍。

飞萝似乎瞧出了什么,低低声道:“你放心,日后我会去瞧你的。”

淡淡一言,却蕴着无边情意,小玄心头酥悸,拥紧她又是一轮深吻狠吻。

“你会……”飞萝欲言又止。

“会什么?”

“会记住这里……这一刻吗?”

“不用记的,已经永远在心里边了。”小玄脱口道。

飞萝笑靥如花,盈着浓得化不开的甜蜜,用软软的香唇吻他的印堂、眉毛、鼻尖、唇……

“师叔,我……我……己小玄含糊着哼吟。

“嗯?”

“我……我还要……要……”小玄浑浊出声。

“嗯。”飞萝含糊地应道,仍专心致志地继续吻他亲他。

“我……我又想你了!我还要你!”小玄激动起来。

“那你就要呗,要够够的,过两天,你想也没有了。”美人竟火辣辣地答。

小玄心中一颤,越发情炽似火。飞萝亦火热回应,比先前更加放开热烈。

“师叔,你……你这里……这里怎么会……”小玄盯着她的乳峰喘息,指尖揉捻着两颗肿胀未褪的娇翘乳头,周围的朱晕似仍比平时扩大了些许,其上残着快要干透的薄薄腻浆与浓浓的香。

“喜不喜欢?”飞萝满面晕红。

“爱死了。”小玄又俯下了头,把唇罩了上去,底下挪凑,腰杆一挺,再次贯穿了她……

这一次小玄越发强悍持久,在快坚持不住时又暗地里使出了九鼎还丹诀。

而飞萝似欲喂他个够,只是一味示弱,任由男儿恣意采撷,自始至终不愿施展丁点秘技,是以连连败退,丢得死去活来。

“好厉害,我不能了。”飞萝开始讨饶。

“以后还敢不敢笑话我?”小玄满心兴奋。

“什么?”

“亭子里那次。”小玄凶巴巴道。

飞萝这才明白过来,掩口一笑,赶忙摆出畏怯可怜的模样,“不敢啦。”

“还敢笑,看来心里边不服哩!”小玄怒喝,心中无比渴恋,依旧百般逞狂。

直至近午,日头渐烈,小玄方肯甘休,心满欲足地载着一舱鲜鱼和宛如醉酒的美人往回划。

孰知这一带的芦苇繁密非常,水道交错纵横,竟然在芦苇中迷了路,半天没能划出去。

小玄踌躇了一阵,正想召出骨龙飞上空中观察,突见天边滚来大片黑云,转瞬便遮住了烈日。

他心中奇怪,腕上一紧,忽给拉坐下去,见飞萝面现紧张之色,竖指唇前,示意他莫要出声。

黑云在空中来回滚涌,迟迟不去,这时,北面天边又现出数道光芒,朝着这边迅速掠近。

小玄与飞萝伏低身子隐于芦苇丛内,心中齐生不祥之感。

黑云中倏有狞声厉喝:“站住!来者何人?”

数道光芒掠至近处,小玄这才瞧清原来是一口青剑、一支如意和一辆由白虎牵拉的车子,其上皆立人影,有人高声道:“吾等乃陷云谷练气士青不留、问心观水云道长以及无尘寺的诸位圣僧,你们又是何人?”

黑云中的声音道:“我们便是七绝界怒天大元帅麾下之五虎上将,你们来这干吗?”

“吾等得知妖邪余孽现世,特地赶来捉拿!”青剑上有人道。

小玄心中一惊,转头与飞萝对望了一眼。

飞萝惊疑思道:“这短短时间,六师兄定未回凤凰崖,小玄的身世怎会这样快就传开了?”

“哪个妖邪?”黑云中有人问。

“此事与贵界无关,不劳垂询。”青剑上那人冷泠应道。

“怎么无关!敢情你们是来抢那先天太玄的吗?”黑云中的人喝。

小玄不觉摸了下肚子,猛然发现焰浣罗已经不在,想是昨日丢在骷髅战车上了。

对面一时哑然,沉默了片刻,有人道:“莫非你们亦是为此而来?”

“我们才不稀罕那东西,只是我七绝界与玄玄子有不共戴天之仇,他的后人我们自是不能放过!再者听闻七绝圣覆在大泽中现世,我们奉命赶来瞧瞧真假。”

“这么说,你们是要跟吾等过不去啦?”白虎车上的人森然道。

“嘿嘿,七绝界的厉害谁人不晓,知趣的快快滚蛋。”黑云中有人笑喝威胁。

对面众人齐现怒色,有人大声叱喝:“以为谁都害怕七绝界吗?吾等今日就来会会!”一时剑拔弩张。

“哼!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快快打起来吧……”小玄心中暗暗祈盼。

就在这时,整个天空突然亮了一下,瞬见大片大片的紫云从极高处降下,当中霞彩流耀金光隐闪,惹得空中众人纷纷讶望。

一个响彻天地的声音破空荡至,“吾等天兵,奉天王之令,特来取上界之宝归位!下界仙魔,无关人等,速速回避!”

小玄目瞪口呆,飞萝则是面色苍白。

空中众人皆俱一凛,面面相觑。

云雾蒸涌散开,当中现出数百兵将,个个周身金甲杀气腾腾,为首一将,骨秀颜清神俊非凡,肤如白藕身若童子,大声喝道:“天罗地网将架,尔等还不快走!”

空中众人一阵犹豫。

“再不走者,即诛不赦!”那神将怒容满面地喝道,口中念念有词,倏把身子一摇,霹雳声中,赫已变成了三头八臂,面改蓝靛,发换朱砂,手上分持着数般神兵宝器,正是阴阳两剑、火尖双枪、混天绫、乾坤圈、金砖与九龙神火罩,脚下也现出一对烈焰腾蹿的火轮子来,周身丫丫叉叉光芒闪掠,慑人魂魄。

空中众人,无不胆战心寒。

“风火轮、火尖枪……三首八臂……是……是天王三太子哩。”有人颤道,面对这降伏过四海龙王以及七十二洞妖魔的三坛海会大神,终于无人敢再坚持,纷纷调头急退,转眼间走得干干净净。

“不好了,怎么来了个恶神!他们要……要取什么上界之宝?”芦苇丛里的小玄白着脸道,心中隐隐预感这群天兵天将亦是冲着自己来的。

飞萝垂眼望向他的腹部,一脸黯然。

“就是这个?先天太玄是上界之宝?”小玄直吸凉气,声都抖了。

“不清楚,据说曾是。天庭说它是上界之宝,西方说它是佛门之物,就连妖界魔界亦自称是他们的。”飞萝无力道,她暗运灵力,惊喜的发现,已经恢复得足够召唤出一次昆仑奴了。

“不知他们会不会发现我们?”小玄心中尚存一丝侥幸。

却听飞萝毅然道:“我缠住他们,你快走,乘骨龙走!快!”

小玄心头凉透,却坚决道:“不!我绝不一个人走!”

“走!听话!等天罗地网架起,那时就迟了!”飞萝急道。

“不!”小玄悲哽,飞萝不久前才杀了一员雷府神将,天知道落在这些天兵天将的手里会怎样。

“你放心,他们要捉的是你,我不会有事的。”飞萝微微一笑,双手轻捧他的脸,如水的眸子里尽是深深情意,柔声道:“我不在,你自个一定要小心。”

小玄怔怔瞧她,一个哆嗦,泪已流下。

【第六集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