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六集 威震大泽
第九回 夜解玄机

小玄本想踏水借力,谁知这一跃出,竟是真气充盈矫若游龙,直接就掠过十余丈的水面,飞到了岸上,心中不禁又惊又喜。

他朝前急奔,找着一处干地,方把飞萝放下。

飞萝盘膝打坐,开始瞑目调息,以玄教妙术自疗伤势。

她身受数伤,此番调息自非片刻之功。

小玄在旁守着,回想起今日发生的诸变诸事,一时心如潮涌,时而悲苦时而欢喜时而销魂。

不知此处是不是大泽的一部分,但见湖水波柔浪缓碧若翡翠,湾中的芦苇丛丛簇簇密密匝匝,浩浩荡荡地铺至远方,与水天融汇成一片苍茫如烟的青,澄净如洗的天空中,几只水鸟时高时低地盘旋着。

一阵风过,有群野鸭子从芦苇丛里游了出来,悠哉游哉的结伴而行,看上去像是一家老小,自在而惬意。

小玄蓦感形单影只,忽然忆起了师父的目光、师姐们的笑容与及逍遥峰上的日子来,不觉痴了。

这一刻真真无比的思念与渴恋,可是这些全都离他而去了,而且似乎越来越远无从挽回。

为什么会这样?

小玄呆呆地望着远方。

日渐西沉,凉风悄起,水面波光粼粼,在夕阳的照耀下,越发美得如梦似幻。

小玄突感身上微微生寒,乍然一惊,急忙转头去看飞萝,见她仍在静静打坐,破碎的衣裳随风轻舞,大片凝乳般的肌肤裸露风中,不禁担心起来:“等会太阳落下,这里定会更冷,此刻她真气大损,如何挨受得住?”

再瞧自个身上,也是衣破衫裂,想起此乃先前疯狂迷乱时的杰作,不由老脸发红,自啐了一声,“这便是自作自受了!”

“总得想个法子……”他沉吟四眺,猛见远处灰影点点,在茫茫青翠中略显突兀,心中一动,当即施展陆地飞行术疾奔过去。

奔至近处,顿时一阵欢喜,原来是几间依水而建的简陋木房屋,想是此地渔人的居所,心忖:“不知能不能讨件衣裳给师叔?”

小玄快步过去,穿过篱笆围,不见半个人影,走到门口,又见屋门虚掩,大声唤道:“有人吗?”连叫数声,却皆无人回答,遂推门进去,见屋中略显凌乱,果然没有人在。

他转身退出,又去别的屋子,却见也是如此,纳闷中突然醒悟:“敢情是骷髅祸乱大泽,这里的人全都逃走了。”

他越想越觉得有理,当下老大不客气,就在屋子里翻箱倒柜,居然找到几件衣服,虽然十分粗旧,但还算干净,欢天喜地拣了件较合身的换了,又挑了套女装抱在怀里,急朝原处奔回,见飞萝依旧瞑目打坐,不敢惊扰,走近去将衣服轻轻披在她身上。

这时天已黑暗,骷髅骨龙安安静静地伏卧在湖中,因为极巨,大半身躯露在水面上,远远瞧去,有如一座嶙峋崎岖的山峦立在茫茫水中,显得有些孤寂。

小玄怔怔望着,不觉生出一种同病相怜之感来,伤感地思道:“龙啊龙,想必你也孤单得很,那我们以后相依为命可好……”

他找了块石头坐下,无聊间继又胡思乱想,突地一呆:“哎哟!不妥不妥,这条龙如此之巨,袁二哥送我的如意囊怕是藏不进去,倘若成日就这样在屁股后边跟着,以后哪个姑娘敢靠近我?”

小玄越想越觉头痛,赶忙改口,吞吞吐吐地对骨龙道:“可是老兄您长得这么高大,如此跟着我……咳咳……怕是不大方便吧?咱们兄弟还是就此分别,各奔东西好了,倘若有缘,他日再逢,定当浊酒一壶……”

但见骨龙仍然默默静伏,于黑暗中愈显凄清孤独,心中又有些不忍起来:“它帮了那么大的忙,更且救过我,我怎可如此薄情寡义……再说,若是不要它跟着,我肚子里的骊珠如何拿得出来还它?”

他头大如斗,正感万分为难,脑海里倏地灵光一闪:“有言道‘龙之变化,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吞云吐雾,小则隐芥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不知这条龙能不能变化?”遂朝骷髅骨龙思道:“你能不能变小?如果能,快变与我看。”

心念方动,猛见水中骨龙的身躯乍然收缩,一眨眼便小了近倍,顿时掀扯得水声喧哗波浪四荡,有如潮起。

小玄瞠目结舌,心中惊喜交加,即又思道:“再小一些!”

骨龙果然神奇的又缩小了许多,体积已如江河中的寻常鳄鱼大小,在黑暗中难以看清。

“不行不行!还要再小,变成最小的让我瞧瞧!”小玄心念电转。

骨龙倏地消失不见,水面上唯余骷髅战车。

小玄东张西望,朝湖面上喊叫道:“你跑哪里去了?快过来给我看看。”

话音方落,猛见骷髅战车掠水飞起,直冲到跟前方才嘎然而止,甩洒得他一身是水。

“到底在哪?”小玄莫名其妙,突见红光闪掠,面前已悬着一条小蛇似的东西,通体血红张牙舞爪,不是骷髅骨龙是什么。

小玄大喜,欢声道:“你有如此神通,这就好办了,从今以后,我们难兄难弟就形影不离吧!嗯,你先歇歇,到我袋里来可好?”说着打开如意囊,将骨龙与骷髅战车请了进去。

虽然骷髅战车没有变小,但以如意囊的惊人容量,收纳起来丝毫没有问题。

忽然一个声音在后响起,“脸也不红,人家可是千万年的岁数,你小子好意思称兄道弟。”

小玄急转回身,见飞萝已经立起,欢叫道:“师叔,你复原了么?”

“哪能这么快,不过总算能运转真气了,接下来会恢复得越来越快。”飞萝微笑道。

小玄欢喜道:“哪还得多久才能完全恢复?”

“大概三、五天吧。”飞萝道,美目掠了披在身上的衣服一眼,“衣服哪来的?”

小玄指了远处一下,道:“那边岸旁有几间屋子,好像是此地渔家的居所,不知是不是因为逃避骷髅祸乱的原故,全都不见了,我就在那里边找了这几件衣裳。”

飞萝哦了一声,游目四顾,这时天已完全黑暗,风也大了起来,吹拂得四周芦苇沙沙作响。

“这里好冷,不如我们去屋子那边避避风。”小玄道。

“嗯。”飞萝点了下头。

***    ***    ***    ***

两人拣了间较大的屋子进去,小玄摸索着点亮一盏残油不多的油灯,又去扫净床上积尘,让飞萝坐下,开始在屋中四下寻探。

“你做什么?”飞萝问。

“我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小玄应道,瞥见屋角放着只缸子,急忙过去,惊喜的发现缸底竟有一点糙米,欢叫道:“好极,找着吃的啦!”

接着又找着了一小篓干菇,却是大泽一带芦苇丛中所产的鸡腿菇,当下洗锅刷碗淘米生火,接又煮粥炒菇,竟是十分麻利。

原来逍遥峰上就这么几个人,自从雪涵与李梦棠出山后,洗衣做饭这些杂务便由小婉、摘霞与小玄包了,至于水若这个千金小姐,则只偶尔扫扫地抹下桌椅罢了。

渔家的居所十分简陋清寒,灶台竟同床榻设在同一屋里。飞萝静静坐着,饶有兴味地望着他忙上忙下。

过没多久,粥已熟煮,菇也炒好,但因找不到油,干巴巴地炒起来,烧焦了不少,小玄用碟盛了,端上桌子,摆好碗筷,帮飞萝舀了碗粥,无可奈何道:“没油没盐,味道多半不好,师叔你将就吃点,肚里边有了东西,才好运功疗伤。”

“嗯。”飞萝应了一声,下床坐到桌边,端起粥慢慢饮啜。

其实以她修至的境界,完全可以依靠培元养气抵御饥饿,但瞧小玄忙得满头皆汗,不忍违拂美意,便打算摆个样子吃上两口。

谁知煮粥的米虽然质地粗糙,但不知小玄怎么弄的,口感味道却十分之佳,热乎乎地喝下去,肚子暖暖的好生舒服,飞萝甚是意外,喝得津津有味。

“只能做得这么稀,米太少了。”小玄不安道。

飞萝摇摇头,嫣然道:“很香呢,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粥哩,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

“真的?”小玄高兴道:“其实小婉做的粥才最好吃,水量火候什么的都有讲究,我这点本事就是跟她学的,师叔你喜欢吃,以后我再做与你吃!”

飞萝怔怔地瞧他。

“怎么啦?”小玄问,心中一阵莫名乱跳。

“没。”飞萝道,低下头默默喝粥,不知不觉,不知为何,目中悄已潮润。

小玄大把大把地夹菇往嘴里塞,稀里哗啦喝下几碗粥,满足地摸摸肚子,惬意道:“虽然不饱,但肚里边可舒服多了。”

吃完饭后,油灯里的残油已快枯竭,火苗扑跳晃动,随时欲灭。

小玄便去寻找可燃之物,过不一会,从别的屋子抱回大堆木料,却是从家具上拆卸下来的桌椅腿背。

他在屋中腾出一块空地,将木料堆摆成锥状,捏了个火莲诀拂出,火光立时腾蹿而起。

小玄有点不好意思道:“没办法,找不到柴禾,只好用这些了。”

飞萝微笑,“小心人家回来,背后咒你。”

“骷髅祸乱非小,不知他们会不会回来呢……”小玄叹了一声,忽然担忧起来,“不知泽阳城眼下如何?我师父她们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了,你已将魔秽大军中最厉害的骷髅巨怪尽数击毁,骷髅老妖又给你六师伯逐走,泽阳城这次多半是保住了。”飞萝道。

“最好如此,我逃走的时候,看见天上的血云正在迅速退却。”小玄道,悬起的心稍微放下了些许。

两人盘膝坐在火堆前,听着屋外的风声涛声,深感暖和舒适,不觉倦意悄悄滋生。

一整天的厮杀与奔波终于过去,此刻的安逸宁静显得无比珍稀宝贵。

“小玄……”飞萝沉吟唤道。

“什么?”小玄转头望她。

飞萝道:“你知道七邪覆的来历吗?”

“知道一点,听那觅鼎子老人和我大师姐粗略说过。”

“据传七邪覆能够吸收愤怒、怨恨……残虐等七种邪恶气息,将它们转化成邪力供给所戴之人,是个无比邪恶的宝物,以你今日的表现,亦已证实了这些。”

“是啊,到现在我还觉得怪怪的。”小玄摸摸身上,惶惑不安道。

在他的体内,似乎多了一种以前没有的奇异东西,正在潜伏着发酵着,蠢蠢欲动。

“这面具的威力虽然十分强大,可是绝非什么好东西,在你获取它的威力的同时,它便会反过来控制你、诱惑你去制造它所需要的种种邪恶……”飞萝若有所思道。

小玄突然想起今日在骷髅战车上对她的所作所为,不禁一阵面红耳赤魂荡心跳。

幸好飞萝并没瞧他,继续道:“当年七邪魔君因这恶物臭名昭着人神共愤,最终落得个神形俱灭的下场。”

小玄猛记起雪涵说过,七邪魔君是为玄玄子所诛,心中一阵悸动,几乎脱口欲问。

飞萝抬起头,瞧着他问:“所以,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就是绝不要轻易使用这个恶物。”飞萝道。

“好啊。”小玄脱口即应。

飞萝从法囊中取出一张额生七角的墨色面具,正是在骷髅战车上摘下的七邪覆,递与他道:“拿回去吧。”

小玄怔道:“既然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我就不要了。”

飞萝道:“我本来也不想将它还给你,因为此物有无数人垂涎,说不定会为你惹来许多麻烦,但你身世已经揭开,日后传出,定是凶险无尽,权衡轻重,我想你还是拿回去吧,带在身上,在万不得已之时,它或许可以救你一命。”

小玄接住,本来心中还在犹豫,但在指尖触着面具的瞬间,倏地悸动莫名快美无名,不禁一阵心惊脉跳。

“怎么啦?”飞萝瞧着他的脸问。

“没……没什么。”小玄掩饰道,不知为何,竟不敢把这种奇异感觉告诉她。

“还有这个……”飞萝从法囊中又取出一样物事,却是把小巧的牙骨团扇,做得异样精致秀美,扇面不知由绢、罗、纱还是绫所制,当中似有云雾轻涌光霞隐透,十分玄异。

小玄一瞧便知是个宝物,讶问道:“这是什么?好漂亮!”

“它叫云影,是我采梦蚕丝做的,加持过收纳之法,可以记录文字与图案。

你不是喜欢机关术么?当中收录了我记下的一些相关的技法和心得,你闲暇时自己去看。”飞萝道,说着递与小玄。

小玄大喜,感激万分地接过扇子,奇道:“怎么我只瞧见团团云雾?”

“你不知它的禁制之法,如何瞧得出它的门道。”飞萝道,当即传授给他云影的开启及收录秘诀,又道:“最重要的是,这扇子里还收录了前阵子我教你的借形术,它可使你藏形匿迹,你得尽快学些,才好应付日后的凶险。”

“师叔,你……你不教我了么?”小玄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只能再教你这两、三天,待我功力稍复,就立刻送你去一个地方躲避,日后如何修习全得依靠你自己了。”飞萝道。

小玄一阵失落难过,半晌默不作声,忽道:“师叔,你告诉我玄玄子的那些事吧,我听说,他最后是……是给天庭诛灭的?”

飞萝道:“这些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眼下你只需尽快离开此地,以后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就够了。”

“不,你告诉我,我要知道!”小玄执拗的哀求。

“你不听我的话是么?”飞萝拉下了脸,她容颜极美,一绷起来却是令人胆战心惊气魄尽消。

小玄垂头,不敢再闹。

不知何时开始,对这女人,他有一种心甘情愿的服贴怯畏。

“此处绝不能久留,你六师伯的追踪术十分厉害,随时都可能找到这里来,眼下得抓紧时间,我先将借形术中最难懂与最关键的几个地方跟你说说,你一定要仔细听好并牢记心里,日后才能自行修习。”飞萝道。

小玄乖乖应是。

于是飞萝娓娓而述,将借形术中的疑难及关键之处细细分析剖解。

小玄起初还心神不宁,待听进些许,很快就给借形术中的无穷奥妙深深吸引了,只觉此术与所知所闻的一切功法大相迳庭,忽然间似乎发现了一个新的天地,对世间万物有了不同以往的认知。

他听得如痴如醉,飞萝却以为他没听懂,道:“此术非同寻常,殊异难懂,你现在不明白没关系,只需记住我说的这些关键便可,日后再慢慢体会。”

小玄忍不住问道:“师叔,这借形术怎么与教中的其他功法完全不同啊?就连灵力运用都有背入门心法。”

“因为,这借形术不是我教的功法。”飞萝道。

小玄“啊”了一声,“这奇术出自何处?”

飞萝一阵出神,凝眸火堆,半晌不语。

小玄忽然发现她面上晕着淡淡的嫣红,心中越发好奇。

终听飞萝道:“这个你不用知道,还是抓紧时间听讲吧,对了,哪里不懂,可趁现在就问。”

小玄于是不时发问,竟非无的放矢,所问几乎皆是根本或关键之处。

飞萝一一细答,心中暗暗吃惊,怔怔地望着他,翦水眸中似有什么在悄悄盈溢。

这一教一学,不知不觉便已过去了大半夜。

飞萝呼吸突地一阵急促,闭目狠喘。

“怎么了?”小玄吃了一惊,赶忙上前扶住。

“没什么。”飞萝摆摆手,面上现出疲乏之色。

小玄瞧得心中大疼,道:“你身上有伤,还是先歇息吧!明天再继续教我好了。”

飞萝亦觉有些支撑不住,点头道:“嗯,你自己也去歇息去吧。”说完由小玄扶到床上,又再盘膝打坐运功疗伤。

小玄往火堆中加了些木料,将火拨旺,这才轻轻带上门,找了另一件屋子睡下。

这一夜,梦竟不断,所梦稀奇古怪纷乱杂陈,狰狞的面具、绝色的容颜还有张牙舞爪的骷髅骨龙如浪花泡沫般交叠滚涌,时而惊恐暴怒如痴似狂,时而旖旎甜蜜销魂蚀骨。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