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六集 威震大泽
第二回 惊魂

果然是借形术,只不过飞萝的幻化过程要比夭夭快速且利落许多。

“原来借形术这么神妙!”小玄大讶道。

“除了幻化,借形术还有许多匪夷所思的奇能,奥妙无穷。”幻成骷髅士兵的飞萝道。

“师叔,那天你教给我全部没有?”小玄一阵心痒难熬,恨不得即刻就能学会这借形术。

“当然没有,借形术博大精深繁奥非常,那天教你的不过是入门部分。”飞萝道。

“那剩下的部分你啥时候教我?”小玄急道。

“总之不是现在。”飞萝道:“眼下找到聚怨拘灵阵的源魔力池才是最要紧的事。”

两人朝前行去,继续寻找魔阵主池,途中偶遇骷髅再未给发觉,果然省事不少。

“比上次少了许多骷髅,看来它们真的倾巢而出了。”小玄低声道。

“不可大意。”飞萝道。

这时两人进入一条十分宽阔的通道,小玄兴奋道:“这段我认得了,那些大血池就在前面。”

“嗯,感应到了,这里邪力汹涌,比别处强大了许多。”飞萝低应。

两人奔到了通道尽头,前面豁然开阔,映入眼中的是一幕仿如地狱无比震撼的画面:在巨大的洞厅中果有十来个血池,血池里边血浆若沸,透过迷蒙的粉红蒸汽,可以看见无数疑似头颅、肢体与内脏的物事在血浆中时隐时现翻滚不住。

在每个血池旁边,各有三三两两的黑袍骷髅术士持着法器忙碌施法,一只又一只完全赤裸的血色骷髅正给提炼魔化,浑浑噩噩地在血浆里慢慢站起,然后一路滴淌着黏稠血水从池子里爬出来,继续接受骷髅术士的另一轮邪恶淬炼。

“原来血骷髅就是这样从这里制造出来的!”小玄压低声道,不觉一阵恶心。

飞萝目扫四周。这里与别处大不相同,血池四周每隔一段便立着数名手持巨剑的双头骷髅守卫,而且不时便有一队队骷髅戟兵从别处巡逻过来,戒备异样森严。

“他奶奶的!这里竟然还留有这么多骷髅把守。”小玄恶狠狠道:“这样也好,正可给我们舒展筋骨!”

幻成骷髅士兵的飞萝安安静静地游目四顾。

“动手啦?”小玄摩拳擦掌,战欲如炽。

飞萝却仍不动声色,目光忽然停顿在洞厅的上方,那里有一个倒垂的极巨圆石,表面甚是平滑,似给人为地镶嵌在洞顶,仅仅露出部分已达十余丈之径,其面隐见纹络,像是镂刻而成的符篆图案。

“师叔,你在瞧什么?”小玄忍不住问。

“我在想,怎样才能彻底的把这里毁掉。”飞萝道。

小玄朝她所观之处望去,道:“那里有什么古怪么?”

“你瞧,那大圆石是不是在动?”飞萝道。

小玄凝目再望,果见那巨圆石似在缓缓转动,慢若蚁行,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如非细瞧实难发现。

“是在转动哩,这又怎样?”小玄一头雾水,不明飞萝为何此刻留意这个。

“我再想想。”飞萝道。

小玄早已对她钦仰之至,当下强抑躁动,安静等待。

半晌之后,终闻飞萝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小玄问。

“那巨石上边定是大泽之水。”飞萝道。

小玄怔了怔,道:“这魔窟规模极大,此处延伸到大泽底下并不稀奇啊。”

飞萝缓缓道:“那巨石是个法术机关,它在将大泽的万钧水压转化作元始之力,以此启动聚怨拘灵阵的源魔力池,再将产出的邪力供给大泽之中的千百个副池,然后魔化长眠于此的四十万古代将士的遗骸。”

小玄听得心惊脉跳,他知飞萝见识广博,机关术境界更是非凡,如此判断自然无误,挢舌道:“这窝邪秽真不简单,竟然懂得如此绝妙之法!”

“简直是妙想天开!之前我还一真想不破它们是用怎样的方法给规模如此巨大的邪阵提供法力哩。”飞萝叹道:“制造这法术机关的人绝非泛泛之辈……”

小玄道:“既然找到了这个关键,我们快想破解之法才是。”

“破解之法就在这个法术机关上。”飞萝淡淡道,目光仍紧盯着洞顶的巨石。

小玄一呆,突地灵光闪过,叫道:“我们干脆将它毁了!只要把这装置毁掉,不就等于断掉了聚怨拘灵阵的元始动力!不就等于破去了骷髅老妖苦心经营的可恶邪阵!”

飞萝接道:“不但如此,那巨石一毁,怕是大泽之水立将灌进这里,把此窟完全淹没。”

小玄兴奋道:“若真如此,那就爽了!定叫那老妖怪心疼欲绝哩,说不定还会立刻回师救援,这又等于解去了泽阳之围!妙极!妙极!”

“只是……”飞萝道:“要毁掉那巨石绝非易事,不说耗力极剧,底下那些守卫就不好打发。”

小玄挥了下拳道:“我们先把它们解决掉,清了场子再慢慢办事。”

“此处已有这么多妖秽,打起来不定还会再引来一些,我们先耗去这么多力气,到时如何毁掉巨石?”飞萝问。

小玄愣住,开始拼命想办法。

却听飞萝道:“若是有人能将这里的骷髅引开,那便好办了,只要给我片刻空暇,毁掉那巨石并非不可能的事。”

“我来引!我把这些魔秽引到别处去!”小玄立刻自告奋勇。

飞萝望着他道:“这里乃是妖秽老巢,必然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委实危险之至,你行么?”

小玄有点受不了她那置疑目光,蓦地热血直往上冲,勇气百倍道:“怎么不行!师叔只管放心,弟子保证完成任务!”

飞萝似乎犹豫了片刻,终道:“那好,引开守卫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这边若能成功,大泽之水定会很快将这巢穴完全淹没,因此你别回来,只顾往外边冲就是。”

“那你怎么办?”小玄望着她担心道。

“这个你别管,我自有脱身之法。”飞萝道。

小玄提运真气,道:“我这就动手了?”

飞萝点头,忽似想起了什么,唤道:“等等。”走到小玄跟前,拈指默颂,旋见指尖现出一团淡淡的土黄光晕,朝他印堂、期门、商曲、气海几处飞快地虚划了数下,转眼间,土黄光晕变换成了亮紫色,接又虚划向肩井、神阙、鸠尾、中极几处。

小玄只觉给她划过之处微微灼热,诧问道:“师叔,你做什么?”

飞萝收指散功,道:“我已在你身上施放了暴风甲咒及电闪术,它们将使你在半个时辰内刀枪难近且速度加倍,你可要把握好时间。”

“嗯。”小玄应,斗志更盛。

“记住一直朝外冲,千万别给堵在这窟里边。”飞萝又叮嘱了一句。

小玄点头,倏地纵身跃起,大鸟般掠向最近血池边上的几个骷髅术士,人在空中,八爪炎龙鞭已从袖中厉啸旋出,火光爆处,已有一个骷髅术给击得离地飞起,坠入滚滚血池,瞬间骨销体解。

旁边两个骷髅术士惊觉,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法器登时暗芒隐闪。

小玄岂会让它们从容施法,半空旋身,一招“龙游四海”将两个骷髅术士一齐鞭燃击倒。

四周的骷髅守卫纷纷奔了过来,最先掩至的是四个身横体阔凶狠彪悍的双首骷髅剑士,各挥令人胆寒的巨剑砍向突袭者。

小玄足尖沾地即起,轻轻松松地避过合击,左右开弓将两个骷髅剑士鞭得跌出数步,手腕拧动,以一个“粘”字诀扯起另一个骷髅剑士,重重抛砸在转身追击的第四个骷髅剑士身上。

电光石火间,四个双首骷髅剑士的合击尽数瓦解,其中更有两个倒地不起,小玄只觉行云流水酣畅淋漓,心中好不惊喜:“飞萝师叔的手段果然神奇,不过加持了两个咒术,我就变得这么厉害!”

这时,再有二、三十个双首骷髅剑士围了过来,小玄毫无怯色,抖擞精神挥鞭迎击,但见火龙飞舞赤焰四蹿,骷髅们东倒西歪溃不成军。

小玄气势如虹,偶有敌人的兵刃突过防守,砍刺到了距肤数寸之处,便会莫名其妙地滑错开去,仿佛个什么看不见的气墙在保护着他。

“杂碎们,受死吧!”小玄大喝,见飞萝给自己加持的咒术如此了得,手脚越发放开,大开大阖势如破竹,竟一时忘记了自己的任务。

他正杀得痛快过瘾,突见一小朵诡异的墨焰摇摇曳曳地凌空飘来,看似缓慢,却一下子便落到了肩窝里。

原来是一个骷髅术士在旁施法偷袭,暴风甲咒虽能抵御强大的兵器,但对法术却没有丝毫防御能力。

小玄闷哼一声,只觉伤处灼辣入骨,不禁大怒,飞身掠去,一轮暴击将那骷髅术士鞭成火团,忽感肩膀至胸口处肌肉紧紧收缩牵扯,显然是骷髅的邪法作祟,心中暗惊,忙运真气化解,这时又瞥见远处有队骷髅戟兵急奔过来,不敢再恋战,拔身纵出战圈,疾掠到洞厅边,胡乱捡了个门就冲进去。

骷髅士兵蜂拥追去,转眼间,洞厅中只剩下十几个惊魂未定的骷髅术士。

就在这时,异变又再猝起,一道蓝影不知从哪暴掠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倒了十来个骷髅术士。

这些骷髅术士已达一定修为,具备了低等骷髅没有的七情六欲,余下几个惊慌四蹿,却给现出本形的飞萝全部截住,雷火发处,轻松解决。

蓝影停住,现出一个通体湛蓝的魁梧巨人来,正是飞萝召唤出来的昆仑神奴。

飞萝游目四周,确定厅中再无阻碍,这才将宠奴收起,快步走到镶嵌洞顶的巨圆石下,运提真气冉冉飞升,到达离石面丈余之距方才凌空停住,罗袖扬处,一缕柔风般的气劲从双掌递出,绵绵不断拂向巨石。

此风无声无息,看似十分缓弱柔和,实则能移山倒海穿金透铁,更能从物事内侵消腐化,堪比天劫罡岚,正是小四象诀中的风象绝顶神通——天劫。

***    ***    ***    ***

小玄拼力狂奔,有了飞萝加持的电闪术相助,速度果然比平日快了近倍,渐渐将骷髅追兵拉开抛下。

出了血池大厅,别处几无骷髅巡逻把守,显然是给调去攻打泽阳城了。

他边奔边望,虽已摆脱了追兵,但却始终找不到出口,焦灼思道:“这一带好像没有到过呀,莫非是越闯越深了……我不会这么倒霉吧?”

到了一处三岔路口,小玄不敢再随意乱奔,见前面的岔道一大二小,心忖道:“魔秽数量极多,又有巨大魔物,出口定然非小。”想到此处,遂选了最大的甬道进去。

他继续奔寻,转过几转,猛见前边有个洞开的极巨大门,心中一喜:“玉皇大帝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莫非这里就是出口?”

小玄大步流星一头急纵进去,孰知身子倏地下坠,心中吃惊,未回过神脚已触地,然而地面竟是陡的,他收势不住,又再朝前冲奔了十余步方才止住,抬头一望,登时目瞪口呆面无人色。

原来,他掉进了一个漏斗形的极巨坑中,坑沿四周筑有十余座高台,而在每座高台上边赫然立着数名手持法器的骷髅术士,粗扫一眼,就知多达百名上下。

“我的天!这里怎么还有这么多骷髅哇?”小玄冷汗直冒,心中叫苦不迭。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他听到背后似有什么奇异声响,转过头去,就瞧见了一条曲盘成团的卧龙,一条大得惊人的巨龙,一条通体血色的骨龙,正是骷髅老祖的可怖坐驾——骷髅龙御!

要命的是,他还跟这条龙近在咫尺。

***    ***    ***    ***

一落城上,二十余个骷髅挠钩手立朝四下挥扫长近两丈的尖利挠钩,撕开大片空隙,骷髅射手则匿于近百个骷髅刀斧手的中间,不断将沾之不熄的地狱火射向周围守军。

“上上上!把它们统统宰了!”有军官大声吼喝,指挥将士奋力夺取失陷地段。

虎头军乃日月皇朝赫赫有名的正牌精锐,类属重步兵编制,为威慑天下的风、火、雷、电、龙、凤、虎、豹八营之一,所持的制式虎头盾既厚又重,且于盾缘缀有伤筋挫骨的钝钉,可格可砸攻守兼备,可是此刻却为骷髅的长长挠钩与一触即溅的地狱火所克制,不但无法冲近厮杀,反给扯得阵势凌乱。

这时,地狱魔塔上的骷髅术士舞动法器,操控巨臂雷霆横扫,一下子便将数十名虎头将士抹成肉酱,四溅的血沫与脏器叫人惨不忍睹。

“放!”方少麟怒喝,他身旁的开山神弩蓦地再发霹雳,这一次,用宝瓶竹打造的巨矢终于在极近的距离下命中地狱魔塔头部,随着一声怖响,魔塔头部四崩五裂,眼眶内的六名骷髅术士无一幸免,失去控制的巨大身躯顿时倾倒,重重地瘫挂城头,掀砸起大片砖石尘土。

“好啊!太好了!”不远处的小婉欢呼雀跃,“终于干掉了一只!”

攻上城头的骷髅发现了最大的威胁,一队面目狰狞的骷髅刀斧手冲开溃乱的守军,朝方少麟处的开山神弩杀奔过来。

望着地狱魔塔倒下,方少麟面复沉静,他冷冷地盯着猛冲过来的骷髅,不慌不忙地举起手臂,打了个奇怪的手势。

从侧后突地奔上一队之前未动过的虎头将士,个个身材彪悍,盔扎红巾,左手持虎头军的制式虎头盾,右手却非持刀,而是换成了令人望而生畏的狼牙大棒,一圈又一圈地紧紧围聚到他身旁。

方少麟手中忽然多了一道符,口中念念有词,猛一片耀眼白光从他手上爆射而出,映射到紧挤周围的那四、五十名红巾虎头军身上。

白光一闪即逝,但那些虎头军的身上却亮起了迷蒙白光,不可思议地持续了数息之后方才暗淡下去。

就在此刻,这群虎头军已悄悄的起了变化,他们的躯体在微微激颤,肌肉膨胀般高高坟起,裸露的臂上鼓起了条条蚯蚓似的血管,全都在抖动着战颤着,然而每个人的眼中却多了一种与身体的表现不太相衬的冷酷。

他们本就是从虎头军里百里挑一的骁勇精锐,经过奇符妙术的沐浴,更变成了战无不胜的虎狼战士。

方少麟轻轻地挥了下臂。

这群虎头军顿时如狼似虎地扑了出去,迎向杀奔过来骷髅刀斧手,竟是出手如电狠恶异常,盾砸棒挥记记尽照骷髅最弱地部位——脊椎攻去,顷刻便击垮了这队骷髅刀斧手,他们余勇未尽,继朝余下的骷髅冲去,势如破竹地撞溃了由二十几个骷髅挠钩手组成的防御圈,将核心处的骷髅射手砸得碎骨乱飞。

周围守军见状,立时大感鼓舞,个个奋勇掩上,终于齐心协力将第一股登上城头的邪秽全部消灭,夺回了失陷地段。

虽然局面仍然危急,但毕竟是第一次在局部取得胜利,城头上的守军一阵欢呼,士气恢复了不少。

不远处的逍遥峰众姝也皆瞧得暗暗喝彩。

“这群士兵怎么这等厉害?骷髅邪秽跟本不是对手啊。”小婉奇道。

“是符厉害。”李梦棠道:“我听闻十一师叔炼有一套非常适合战场上使用的符,名曰‘武候’,可以大幅提升周围将士的力量、防御、速度甚至士气等能力,范围大小不一,小的仅有数尺,大的则可覆及方圆百余丈。从少麟适才祭放的那道符所覆及的范围及产生的威力看,应是武侯符中的小将军符。”

“竟有这样的符!十一师叔真是了不起哟。”小婉由衷赞叹。

“那边好像不妙!”旁边的雪涵忽道,她面朝城池的另一个方向,原来向西百余丈处又有一座地狱魔塔撞上了城墙,扬起大片尘土。

“你去帮忙。”崔采婷对她道,并一语指出地狱魔塔的要害,“先打掉眼眶里那几个邪秽。”

“嗯。”雪涵应了一声,飞身纵起,蓦地化作一抹金光疾掠向危急处。

“大师姐的金光纵就是厉害呀……”小婉一脸羡慕道。

一直魂不守舍的水若突指着某处惊呼:“那……那边!快瞧那边!”众人转首望去,只见东西漫空飞来上百只会飞的骷髅,个个身披银甲怀抱机弩,展着骨翼斜斜掠向城头。

那段城头的守军何曾见过这样的妖魔,登时引起一片慌乱,虽然有人用箭矢朝空射击,但虎头军编制乃属重步兵型,远程攻击力量委实弱得可怜,稀稀落落的箭矢不但无法阻遏敌人,反给一阵从天而降的强劲箭雨压制住了。

空中的骨翼骷髅用机弩连珠般射击,偶给底下射上来的箭矢射中,只要不是命中头部或脊椎等有限的几个要害,几乎就跟搔痒一般根本无碍。

“这些邪秽我们遇见过的,在小岛上那次,大殿就是给它们最先攻破的!”

摘霞有些惊慌地叫道。

“这些怪物的护甲好火力强,且又居高临下灵活异常,看来守军难以抵挡得住哩,我们快去帮他们吧?”小婉紧张道。

话刚说完,便见一员骨翼魔将悍然掠下,狂舞着条银光灿烂的骷髅头飞锤,几下便将布防在那段城头的一辆开山神弩砸得稀巴烂。

十几名虎头将士在军官的喝斥中奋勇扑去,结果却给空中的骨翼骷髅割麦子般全部射倒,其中一个赫给劲矢紧紧地钉挂在弩车之上,四肢止不住地抽搐了好一会方才断气。

水若同摘霞一齐急低下头,恶心得差点就要呕吐出来。

“过去吧。”崔采婷叹道,正要率领众徒过去,却见方少麟面色铁青地急奔了过来,朝她叩首拜道:“刚刚得到报告,城北山岭有大批魔秽突袭,烦请师伯过去看看。”

城北山岭正是翠华庐所在之处,泽阳城唯一没有城墙保护的地段。

“那边你没布防么?”小婉吸了口凉气,心想方少麟不大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有,在那段我布置了八百虎头军与荡魔堡的三百伏魔手,可是仍然抵挡不住。”方少麟答。

“那边也有骷髅巨怪么?”李梦棠问。

“据报有两只,而且还有我们在大泽边上遭遇过的骷髅蜘蛛。”方少麟道。

“啊!”听见“骷髅蜘蛛”四字,水若惊得失声低呼。

“若是那边给突破可不得了啊。”李梦棠满脸凝重道。

“所以弟子不得不厚颜来求师伯援手。”方少麟颔首道。

“这边你行么?”崔采婷望着他道。

“眼下还顶得住!”方少麟应,目光从众姝间穿过,冷冷地盯着满空肆虐的骨翼骷髅群。

崔采婷点点头,道:“我们走。”遂率众徒朝城北掠去。

“小心。”方小麟忽然低低地吐了一句。

小婉心头蓦跳,抬眼瞧去,见他正凝目望着自己,不觉双颊生晕,赶忙转身紧随师父身后。

奔出老远,她才觉得自然了些,不觉间回头望了一眼,猛见方少麟所在之处金芒大盛,紧接着一只庞然大物扑腾着金色的翅膀从城头徐徐升起,如狮似虎般威武雄壮,惹得城上守军发出一阵震天欢呼。

金翅飞蝎!是金翅飞蝎!形势一定急迫非常,方少麟终于祭出了珍稀无比的金翅飞蝎符。

小婉心中一阵莫名不安。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