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五集 妖魔遗孽
第九回 逐出师门

“不可能!小玄怎么会是妖狐……妖狐之后?”水若大声叫道。

“待我将他带回凤凰崖,是或不是,到时自会水落石出。”易寻烟盯着小玄森然道。

崔采婷似打了个寒颤,手腕一送,入梦的剑尖抵着了易寻烟颈侧的肌肤。

易寻烟面色不改,叹声道:“婷儿,因为妖狐,你已给教尊罚守逍遥峰十余载,时至今日方允下山,难道心里仍然丝毫不悔么?”

逍遥峰众徒及方少麟还是头一次听见这样的说法,无不万分诧讶。

“再不放,我真要刺你了。”崔采婷威胁道。

易寻烟笑笑望她,眼中满是浓浓苦涩,但袖子依旧牢牢地锁住小玄的脖子。

入梦倏地芒彩大盛,显是崔采婷已注气入剑。

一旁的飞萝如梦初醒,颤声急唤道:“师姐,小心……小心小玄啊。”

崔采婷掠了小玄一眼,忽对易寻烟道:“他既为妖狐之后,我自然不会护短,但他眼下仍是我的徒儿,就决计不容有人伤他。”

“我不伤他,我只把他带回凤凰崖,交由教尊亲自发落。”易寻烟道。

崔采婷出人意料地垂下入梦,轻声道:“那你放手,待我将他逐出门墙,之后是捉是诛任你为之。”

逍遥峰众姝闻言,面上无不变色。

小玄更惊,急得差点就当场晕去。

“寻烟。”崔采婷轻唤。

易寻烟身子微微一震,声音暗哑道:“以为不会再听见你这么叫我了。”

崔采婷的声音柔软了许多,“如你连这个都不答应,采婷以后再不这般唤你。”

易寻烟凝视了她须臾,终于道了个“好”字,收袖放了小玄。

“你过来。”崔采婷朝小玄道。

小玄两腿如灌水银,白着脸过去,垂首木立在她跟前。

“小玄,下山之前,我跟你说过什么来着?”崔采婷轻轻道。

小玄浑身轻抖,哭丧着脸道:“徒儿糊涂,徒儿错了。”

崔采婷久久凝望着他,目中蕴着一丝复杂之色,似伤心,似痛惜,似无奈,“你不听我的话,说明你我缘分已尽,从这一刻起,你再不是我崔采婷的弟子。”

小玄如遭霹雳,双膝一软扑通跪地,惊惶万分道:“千万别啊!师父你别赶我!”

众姝皆尽花容失色。

崔采婷叹声道:“事已至此,如今由不得我,亦由不得你了。”

“师父,您无论如何责罚都行,但千万别赶徒儿出门墙!千万别不要徒儿啊!”

小玄不住磕头痛哭流涕。

“你走吧。”崔采婷冷冷道:“此后一切,看你自个的造化了。”

小玄拼命摇头,泣不成声。

“师父……”李梦棠刚要说什么,却给崔采婷厉目一扫,顿时哑了下去。

众姝手足无措,水若、小婉与摘霞三个更是急得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儿。

“你心里若还有我这个师父,若还感念我对你的养育之情……”崔采婷的嘴并没有动,声音却在小玄心中突然响起,原来是用传音秘术所言,“那便快快逃走,逃得越远越好,此后安安分分地躲起来过日子,万莫回来。”

此言极重,小玄目瞪口呆。

“你再不走,那便永远做不回我徒儿了。”崔采婷的唇仍然闭着。

忽似有了一线转机,小玄心口悄震,抬头望向师父。

崔采婷正背着易寻烟瞧他,眼中隐露一丝罕有的焦急之色。

小玄失魂落魄地起身,朝崔采婷道:“师父,那我走了?”

崔采婷面无表情地应道:“去吧。”

小玄倏又跪地,重重地朝她磕了三个响头。

崔采婷目中悄已潮润,暗用传音秘术催促道:“你快走,记住,若无我允许,你千万莫来找我们,也绝不可以回逍遥峰。”

小玄恸泣点头,起身朝外走去,一步三回头地望向几位师姐。

众姝心如刀割,脚步方挪,却听崔采婷轻喝:“都别动!谁若阻拦,此后便不再是我门下弟子。”

众姝哪敢再动,水若“哇”的一声哭出声来,旁边李梦棠忙将她拥入怀里极力抚慰。

小婉忽然高唤道:“小玄,你带上几件衣服呀!”

小玄听见,遂浑浑噩噩地往回走,回到屋里草草收拾自己的衣服什物,然后统统塞入如意囊中,瞧见放在窗台上那插着独蕾桃枝的青瓷瓶儿,赶忙过去取下,小心翼翼地收入宝囊,临要出门,猛地想起了什么,急奔去床前掀枕翻被,终于在床角找到给绮姬摘下的焰浣罗,不禁痛悔万分。

“都是因我贪图欢娱,忘了师父之言,方致今日之祸……”小玄泪流满面,解开外衣,将焰浣罗重新系回腰上,继又思道:“我肚脐内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为何六师伯一瞧见就认定我是妖魔遗孽?”

他越想越感迷惑,越想越觉冤枉,几要冲出去找易寻烟问个究竟,随即惊觉:“适才师父用传音秘术说的话,并不是没有回旋余地,我若胡乱生事,再惹师父生气可就坏了!”

思忖至此,小玄冷静了些许,环视屋内,再无自己之物,于是行出屋子,就要向山下走去。

“你要去哪!”易寻烟突然开口,“这就随我上凤凰崖吧。”

小玄一阵惊惶,转目望向崔采婷。

崔采婷道:“你走你的,既非玄教门下,谁的话你都无须理睬。”

小玄闻言,遂绕开易寻烟,径朝翠华庐外走去。

易寻烟身子欲动,倏地面前一闪,旋见崔采婷持剑拦在跟前,不禁面色微变,道:“我已任你将其逐出门墙,为何还要阻拦?”

崔采婷道:“岂敢阻拦师兄,只是分别多年,采婷想向师兄您讨教几招,还望师兄不吝赐教。”

易寻烟哈哈一笑,笑中怒色隐现,“采婷啊采婷,你素来知情达理言而有信,如今却为这遗孽胡搅蛮缠,你心里……当真永远放不下他么?”

崔采婷只静静道:“师兄莫要想得太多。”

易寻烟目中精芒乍长,道:“你以为你拦得住我么?”

崔采婷神色凝重,如临大敌般横剑于胸,道:“师兄请。”

“等等!”飞萝忽叫,笑嘻嘻道:“我也要来,昨儿师兄说武技非我所长,今天人家就用御甲术来跟师兄您再讨教一次。”说罢瞑目默颂,身前忽然白气道道,旋转流聚成晕朦朦的一大团,几乎遮住了整个婀娜身影。

易寻烟面色铁青。

呼吸之间,飞萝的法术已经完成,只听她一声娇叱,一个魁梧的昆仑奴懒洋洋地从气团中站立起来,高逾一丈,通体湛蓝,仿如水晶雕琢。

这罕恶怪物一现,立惹得周围骚动起来,逍遥峰众姝及方少麟还好,余者无不骇然变色,有人甚至悄悄挪退了数步。

“你也要为那遗孽跟我动手?”易寻烟冷冷道。

“我这奴儿原乃西方异神,铜皮铁骨力大无穷,好厉害的,上次居然把二师兄那只雷电狰狞打得鼻青脸肿哩……”飞萝自顾自道:“不过这奴儿恐怕连师兄的衣角都沾不着哩,师兄您千万手下留情,若是把他打坏了,我可要您赔哦。”

易寻烟盯注着她双眼,平静道:“飞萝,教中一直隐传你跟妖狐也有私情,因此教尊才罚你入真珍宫采尝百珍,难道此传非虚?”

飞萝玉容蓦晕,羞慌神色一闪即逝,大发娇嗔道:“师兄乱说什么啊,师尊是要我……要我……再乱说就不理睬你了!”

易寻烟微仰起首,轻叹道:“玄玄子,你真真了不起。”

崔采婷同飞萝皆是桃花上脸嗔色毕现。

“我不会跟你们动手的。”易寻烟道,竟然出人意料地盘膝坐下。

众人错愕,崔采婷同飞萝更是诧讶。

易寻烟不烟不火道:“你们不必守在这里,放心好了,今日我哪也不去。”

说着闭起两目,似乎就要在此打坐培元。

众人莫名其妙,崔采婷同飞萝心中疑惑,但知这师兄言出必行,心里均悄悄地松了口气。

“机缘自恒,因果早定,那遗孽……就随他去吧。”易寻烟继道。

崔采婷静立了好一会,终将入梦飞还入鞘,对门下道:“走。”黯然带领众姝离去。

方少麟朝易寻烟与飞萝各拜一揖,命众伏魔手扶起伤势极重的贺天鹏,率领部下匆匆下山。

一时只余飞萝呆立于旁,满面疑色。

“你怎不走?”易寻烟瞑目道。

“人家陪陪师兄嘛。”飞萝娇声道,悄颂真言,将昏昏欲睡的昆仑奴收了起来。

“你怕我会去追那小狐狸?”易寻烟淡淡道。

“才没呢,谁不知晓师兄你说一不二言出必行的。”飞萝随口应着,一双美目却是紧紧地盯注着他。

易寻烟不再言语,仿如入定一般。

飞萝疑色渐去,笑道:“嗳,还是不打扰师兄了。”转身就要离开,忽感哪里不对,回首望去,猛地发现易寻烟顶上有几根发丝在微微飘动,心中一跳,变色道:“师兄你!你!”

易寻烟不言不答,就在这时,顶上倏尔白光隐闪,无声无息地电掠远方。

飞萝大惊,人如飞仙纵起,疾追白光。

***    ***    ***    ***

小玄失魂落魄地出了翠华庐,一时不知该往何去,在山头发呆了片刻,方浑浑噩噩地从如意囊中召出鹿蜀车,跃上提缰,照空狠甩了下炎龙鞭,四头鹿蜀即时惊乍展蹄,风驰电掣般飞奔前去,眨眼便出了泽阳城。

“怎会突然变成这样?”小玄心中又悲又愤:“六师伯好不糊涂,若责我与妖怪鬼混我就认了,却怎么硬说我是妖魔遗孽!那玄玄子又是何等玄异人物,岂会与我有关?”

但他旋即想起崔采婷与飞萝先前的反应,再想想自己脐眼内的不明异物,遂又心虚疑惧起来,思绪更是纷乱如麻无从整理。

忽闻潮声大作,小玄定睛瞧去,前边一片烟波浩荡,原来鹿蜀车速度惊人,这一阵盲目狂奔,便已到了大泽边上。

小玄勒缰住车,自崖望去,只见波涛荡荡潮水滚滚,目极之处天水不分,令人陡生渺小之感,这番景象素惹感慨,此刻他心事满怀,情感更是随潮起落无以抑制,真个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

“硬说我是妖魔遗孽,哪我娘又是何人?难道她也是……也是妖魔么?”小玄心中疑问丛生,渴极有人来解,但遥无边际的大泽此刻仿佛唯独剩他一个,谁人来答,谁人能答。

“我爹娘到底是谁?”小玄倏朝大泽放喉大喊,喊声止处失声痛哭。

突然之间,一道电芒自天际闪现,隔瞬方传来隐闷的霹雳之声。

小玄心中伤疼,初时还没有注意,直至闪电又连现数次,且一次比一次清晰粗巨,竟似冲这边奔来一般,这才觉得有些奇怪,瞧瞧天空,虽有云朵,却是晴好无风,纳闷思道:“不像要下雨啊,再说闪电哪有这样子的?”

怪电跨步闪掠飞速接近,倏一下就在跟前炸出,小玄登给亮至极点的电光刺得闭起双目,猛感肌肤刺痛,心中惊警,即时飞身跃退,乱中似有什么物事如影随形追来,急一个星火飞溅继续疾退,瞬间已退出十余丈远。

这时光芒弱下,小玄睁眼瞧去,只见距己数丈处缩着个物怪,高约三尺,光顶尖耳,绿目獠牙,身披金色战甲,露肤之处长毛稀疏,左手持一面方顶牙脚的竖盾,盾面镂刻着罕异雷纹,右手握一条亮芒缭绕的长长链子,盾面与链身俱流荡着莹莹的紫光,模样无比凶厉怪异。

“呔!哪里来的魔怪?竟敢偷袭小圣爷爷耶!”小玄怒喝,左瞧右瞧始终瞧不出前面的怪物是何类妖魔精怪。

那怪满脸煞气一言不发,神情似是有点浑浑噩噩,倏地飞链击向小玄。

小玄斜蹿闪开,挥臂一抖,八爪炎龙鞭自袖中疾旋而出,反击敌人。

那怪扬盾一迎,格住炎龙鞭,两物撞着,顿闻一声霹雳,火光电芒齐爆。那怪退了两步,炎龙鞭亦反弹飞空。

小玄见状,心中暗凛,那怪右手扬处,紫链又发,闪电般飞击过来。

“难道这怪物也是骷髅老妖一伙的?不过看起来与骷髅魔窟里的其他魔将大不相同啊。”小玄纳闷,挥鞭迎击,见那怪的紫链与自己的炎龙鞭长度相仿,打法相类,但招法却是神出鬼没诡异非常,好胜之心忽起,当下抖擞精神,奋力拼杀。

旋见崖上火龙飞舞紫电贯掠,四下草掀木折沙飞石蹦,不时还爆出巨响电火,声势惊人。

转眼已激斗了数十合,小玄见丝毫占不到便宜,心中焦灼,悄自思忖:“八爪炎龙鞭当中炼化了八爪炎龙的足髓,最擅擒缚,何不以此夺这怪物的兵器?”

主意一定,暗捏心诀,瞧准怪物飞链抽来,即甩火鞭一招龙卷风迎去。

就在鞭链交击刹那,八爪炎龙鞭倏地一旋一卷,有如恶龙擒蛇般牢牢地缠锁住了紫链,但那怪毫无怯色,身子一沉手腕绞拧,似要同小玄角力。

“你还不死!”小玄心头一喜,发力绞动炎龙鞭。

殊不知那怪并非寻常魔物,手中之链大有来历,小玄突感有什么从鞭柄上传来,指掌顿时一痹,尚未回神,竟连手腕都麻痹了,心中大惊,一时不知该否弃鞭,这一迟疑,麻痹已迅速蹿延至胸口,真气骤减,整个人已给扯了过去。

那怪身子一扭,瞬已出现在小玄上方,右臂几下飞轮,手中紫链已一圈圈紧紧捆锁住小玄的身子。

小玄只觉有什么物事四下流入,通体寸寸麻痹,最后连心脏都似无力跳动了。

怪物落地,电纵掠出,右臂高挥,把已无丝毫反抗之力的小玄甩在半空,如放风筝般拖拽着疾奔,眨眼间脚皆离地,赫是飞行之术。

“放开他!”突地响起一声娇喝,霓裳晃处,有条翩跹身影拦住去路,正是飞萝。

怪物仍然不发一言,挺盾就撞,飞萝不闪不避,双手结印,瞬见一只淡紫光球飞出,正击盾上,登将那怪震得倒飞出去。

飞萝猱身飞起,探手直夺空中的小玄。

那怪反应极快,手腕一抖,立把小玄扯到身边,又再提盾撞击飞萝。

飞萝扑了个空,只好回身拒敌,不知是否因为心急,手中风雷火电四象法力暴风骤雨般接连击出,登见无数雷电流焰夹着风暴飞掠,威势极其骇人。

怪物左支右挡,虽给震得东倒西歪一路跌退,但他所持紫盾不知是何神物,竟然丝毫无损,防守得滴水不漏,倒是小玄给波及了丁点,周身气血翻腾。

飞萝攻势渐竭,娇喘吁吁地停止追击,忽从鬓上拨下一根莹光流荡的紫钗,煞容喝道:“再不放人,便叫你这毛神毁在此处!”

怪物只是凝神防备,依旧挟提着小玄,始终不言不语。

小玄头昏脑胀地望去,见飞萝在对面持钗峙立,心中顿喜:“飞萝师叔要用紫犀钗哩,这可恶怪物定然死翘翘啦!”

谁知等了片刻,却见飞萝并无进一步动作,不禁大急:“她在干吗?怎么还不动手?”

怪物竟亦纹丝不动,只用眼睛紧紧地盯着飞萝持钗的手。

小玄身上越来越麻痹,手足几乎完全失去了知觉,瞧见飞萝犹豫地掠了自己一眼,忽然明白:“定是害怕误伤着我哩。”张了张口,想叫飞萝不要顾虑自己,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飞萝见小玄面色越来越难看,自己的脸亦越来越白,倏地腾空纵起,从上方掠向怪物,这次出人意料的没有使出任何功法。

怪物一直处于防守,毫无压力下忍不住挥盾出击。

飞萝直扑下来,竟似要以血肉之躯撞击敌人宝盾。

怪物蓄劲轰出,一直天衣无缝的防守终于现出了一丝空档。

飞萝腰肢忽折,天仙般不可思议地凌空横飘,罗袖舞处,一股柔风似的暗力从稍闪即逝的空隙穿透而入,正是小四象功里最巧妙的一招——潜风入梦。

怪物猛感右手一紧,用链锁住的小玄已给卷离身边,错愕之下,左臂盾牌也击了个空。

飞萝在空中捉住小玄,心中正喜,猛感有股什么从捆在小玄身上的紫链传来,手掌至臂陡然麻痹,不禁一惊。

“快……放手!”小玄闷哼。

飞萝怎肯放手,急忙遇功相抗,但那麻痹无可阻滞地飞速上延,倏地心口一木,真气不继,两人齐给紫链扯拽下去。

“放开我!”小玄拼尽全力喊道,岂料飞萝反而一臂紧紧地环抱住了他,没有丝毫犹豫。

怪物挺盾纵起,势如奔雷地撞向两人。

飞萝掠见,急忙一拧,硬生生地移开了小玄。

但听一声可怖闷响,紫盾雷霆万钧地轰击在飞萝背后。

两人登如飘絮般飞坠远处,在空中溅洒出一抹触目惊心的鲜艳血花。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