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五集 妖魔遗孽
第三回 卿卿我我

小玄突然遭袭,离火诀即给自行引动,真气急速提起,刹那流贯周身,于巨力当中奋力挣扎。

易寻烟见他竟能在空中翻滚挣拒,不由微微一怔,似乎有点意外,袖子旋处真气蓬发,加强了力道的控制。

这时,旁边的飞萝已经瞧清了小玄,赶忙叫道:“等等!”

小玄只觉控制自己的力道剧增,立感胸闷气滞浑身难受,电光石火间手捏法诀,骤见百十朵焰火凭空幻出,鸟儿般顺着牵扯的巨力疾飞向易寻烟,威势煞是吓人,正是千山火鸟咒。

“离火诀?”易寻烟轻咦一声,然却不闪不避,仍旋长袖扯拿小玄,待到朵朵焰火掠至,方将另外一边袖子挥起,登将焰火扫得干干净净。

小玄见吓唬不了对方,心念急转,待再施法,但人已给卷扯到易寻烟的跟前,见其甩袖挥向自己胸口,不由脸全白了。

飞萝深知这位师兄的修为,心忖小玄若给扫着,必是非死即残,急叫道:“师兄不可!他是……”不及话毕,便已并指点出,直掠易寻烟甩向小玄的长袖。

易寻烟微微一笑,双袖挥甩,洒然应对。

飞萝猛觉腕际一紧,身子登时酸软了半边,而小玄已给长袖拂中,却是一沾即退,周身力气骤然全失,软软跪倒在易寻烟的跟前。

“不错不错,这孩子功力虽然尚浅,反应却是颇快。”易寻烟望着小玄微笑道。

飞萝心头一松,拍拍胸口笑道:“师兄好坏,吓我一跳。”

易寻烟收回双袖,朝小玄道:“你是采婷门下?”

小玄只觉压力尽去,力气立时恢复,赶忙朝易寻烟磕头拜道:“弟子崔小玄,叩见六师伯!”

“崔……小玄?”易寻烟似微一怔,道:“起来吧。”

小玄立起,欢笑道:“六师伯果真厉害,弟子仰慕已久,今日终得一见。”

飞萝笑道:“你这调皮鬼,竟敢躲在一旁偷瞧,幸好你易师伯认出了你的功法。”

这时,易寻烟已瞧清了小玄的容颜,神情微微一愕,道:“你也姓崔?”

小玄应道:“是,弟子乃是孤儿,师父见怜,便赐我随她姓崔。”

“孤儿……”易寻烟凝视着他,眉头不觉渐渐皱起,又道:“你叫小玄?”

数语间神情竟已冷淡了许多。

“是啊,弟子是叫小玄。”小玄觉察,心中一阵莫名惶惑。

易寻烟朝他上下打量,之前的和蔼笑容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疑惑且严厉的神情。

小玄给他瞧得浑不自在,委实不明身上有哪不妥。

飞萝瞧瞧小玄又望望易寻烟,问道:“师兄,怎么了?”

易寻烟却朝小玄摆了下手,冷冷道:“你先去吧,我同你师叔还有话说。”

小玄如释重负,赶忙叩首离去。

易寻烟遥望着他远去,突道:“我听闻采婷门下收的都是女弟子,怎么却有一个男的?”

飞萝道:“我也不大清楚,这孩子我也是今次上逍遥峰才见着的,不过他的根骨好像不错。”

“岂止不错,且是奇异之极。”易寻烟沉吟道。

飞萝笑吟吟道:“那日三师姐见了这孩子,也说他将来大有出息呢。”

“你觉得……”易寻烟道:“他像不像一个人?”

“像……像谁?”飞萝心中一跳。

易寻烟转面望她,目中精芒灼灼。

飞萝猛然记起自己第一次瞧见小玄时的诧讶来,心脏倏地莫名剧跳。

“那眉目,那眼神……”易寻烟森然道。

飞萝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好一会方道:“不……不可能的!”

“不可能?”易寻烟一声冷笑,“先天太玄至今下落不明,总让我觉得那只妖狐并未灰飞烟灭,至少无法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没有血脉遗下,而采婷却突然多了这样一个徒儿……”

飞萝呆了一呆,突尔失态地摆了摆头,似欲令自己信服般叫了起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知道他……他……不会的!”

易寻烟凝目盯视着她,半晌不语。

飞萝倏尔娇靥涨赤,畏惧似地退了一步。

易寻烟轻叹一声,转望向小玄离去的方向,隔了许久方才开口,声音中夹着一股令人战栗的寒意,“但愿,这孩子同那妖狐没有任何瓜葛……”

***    ***    ***    ***

小玄逃似地奔出林子,心中万分郁闷,见着师伯的兴奋早已荡然无存。

“哼,这六师伯修为虽高,但性情却是古怪得很,难怪师父不肯见他!”小玄边走边想,百思不解。

“猪头,原来你在这里!”有人忽叫。

叫他猪头的还有哪个,小玄心情立时好了起来,一抬头果就瞧见了水若,正兴冲冲地朝这边奔来。

小玄急迎上去,心中好生欢喜得意,笑嘻嘻道:“一分开便想我了是不是?

终究还是想我了是不是?”张臂抱去,却给女孩一闪躲开。

“别臭美!谁想你啦,人家是要给你瞧一样东西。”水若道。

“什么东西?”小玄问。

“这个!”水若抬起一臂,扬了扬握在手里的东西。

小玄瞧去,见她手里握着一把鳞鞘短兵,高兴道:“师父又给你新的兵器了?是啥宝贝?”

“不是师父。”水若应道,一手握柄一手持鞘,朝两边轻轻一拉,骤时光芒闪耀,寒意袭人。

“哗,好炫的刀!”小玄讶然赞道,眼睛顿给光芒刺得眯了起来。

水若洋洋得意道:“它叫辟邪冰焰刃,据传是用北海冰精与炎洲浣焰石打造的,已有无数邪魔伏诛其下。”

小玄眼睛渐渐适应光亮,见那宝刃近护手处镶着一蓝一赤两颗奇石,石中隐有光华流荡变幻,心知乃是非凡之物,咂舌问道:“上边这两颗石头又是啥宝贝?”

“这两颗宝石么,一个是冰精之髓,一个是浣焰石髓,皆经炼器名师炼化过的,能各蓄一个瞬发的水、火遁法术哩,我已在上面加持了一个冰爆术,你快帮我再加一个什么好用的火行术上去。”水若叽叽呱呱道,俏脸兴奋得异样迷人。

小玄啧啧称奇,又问:“这把宝刃不是师父给的?”

水若点点头道:“适才在山上分手,我走没多远便碰见了贺公子,他说这次去巨谷竹没能帮我弄到兵器,心里好生过意不去,就硬要将这把家传的宝刃送给我。”

小玄一听,立时沉了脸,冷冷道:“呵,他还真够大方的,传家之宝也舍得拿来送人!”

“是啊,其实他人挺好的,就你老是瞧不惯人家。”水若美滋滋瞧着手里的宝刃道。

小玄醋劲顿发,冷笑道:“得了这把神兵,如今你可高兴啦。”

水若道:“我才不好意思要勒,只是盛情难却,这才暂且收下,我跟贺公子说好了,只玩赏几天就要还给他的。”

小玄听她不要,心里舒服了点,哼哼道:“还什么还,要了就要呗,那家伙既然舍得,咱就别跟他客气!”

水若道:“什么话啊,这可是人家的传家之宝,咱们岂能随便收下。”

小玄听她也随自己称“咱们”,心里一阵高兴,得意思道:“那姓贺的家伙大献殷勤,却也不见得能打动我的宝贝水儿。”

水若忽似想起了什么,抬头望小玄道:“对了,上次你勒索人家的那辆车子,打算什么时候还回去?”

“不还!”小玄立应,道:“为啥要还?鹿蜀车是那家伙为了报答我这救命恩人,心甘情愿送给我的!”

“心甘情愿才怪,分明是你趁人之危敲诈勒索!”水若盯着他道:“你老老实实回答我,到底什么时候把那车子还给人家?”

“不还!”小玄斩钉截铁,别首他处。

“当真不还?”水若轻轻地又问一句。

声音虽轻,反令小玄一阵心虚,施施然转回脸来,见玉人面笼寒霜,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心中暗慌,但想那鹿蜀车何等神异,着实不愿把到口的肥肉就此吐出,当下堆出一副笑脸,柔声道:“好水儿,不如这样,日后我也寻一样稀罕东西送那姓贺的,算是补偿下他……”

话没说完,便见水若转身就走。

小玄急忙追去,飞手捉住她的手腕,叫道:“别别别,有话好好说嘛,我们再商量商量!”

水若用力甩手,绷着俏脸道:“这件事没得商量!”

小玄只是紧紧握住,心念急转道:“那……那得叫那姓贺的拿样宝物来换!”

“你放手!”水若涨红了脸儿,使劲抽手。

“好吧!”几经天人交战,小玄终于投降,闷哼道:“还他就还他!”

水若静了下来,盯着他问:“说话算数?”

小玄青着脸点点头,一阵心如刀割。

水若面色迅速回暖,慢慢靠近前去,歪着螓首仔细睨他。

小玄只觉浑身乏力,没好气地望着她。

水若“咭”地一笑,柔荑轻轻捂上他的胸口,嫣然道:“这里疼死了是么?”

“别把我瞧得这么小气好不好?区区一辆车子,我又会岂放在心上。”小玄强挤笑容,应得异样洒脱堂皇。

失宝已成定局,这会可不能连风度都丢了。

水若如何瞧不破他,柔声道:“别心疼,你喜欢宝物还怕没有么?我娘的宝物可多着呢……”

小玄想起她娘亲号为“百宝娘娘”,乃三岛十洲无人不识的炼器大师,自是异宝无数,脱口哼道:“就因为你家里的宝物多,所以才不稀罕那辆鹿蜀车哩。”

“猪脑啊你!”水若娇嗔起来。

小玄立省失言,好生后悔。

水若咬唇盯着他,眸中一片朦胧,低低声道:“傻瓜,只要你……对我好好的,这次入京见到我娘,到时我便帮你跟她讨多多的宝物。”说到此处,粉颊已是晕如霞蔚。

小玄怦怦心跳,情不自禁拥抱住她,心中的患得患失一扫而空,低笑道:“你不是不肯带我去见你娘亲的么?”

水若一怔,奇道:“我几时不肯了?”

小玄悻悻道:“上次你说你娘岂是那么容易见的,还骂我什么脑哩!”

水若这才记了起来,噗哧笑道:“谁叫你啊,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乱说。”

原来是欲盖弥彰啊!小玄也笑,注目瞧她。

水若见他笑得古怪,疑惑道:“你笑什么?”

“没有啊。”小玄否认。

“有!”女孩给他笑得心儿发虚。

“没有,真的没有。”

水若不依不饶道:“一定有,笑得这么坏!”

“我高兴啊。”

“高兴什么?”

“高兴有人要带我去见丈母娘了。”小玄笑嘻嘻道。

“你……你敢来笑人!臭猪头!不让你去见我娘了!”水若大羞,抡起粉拳砸他。

小玄任之捶擂,反将她抱得愈紧愈实,微喘道:“水儿,我好想你……”

“想就想呗,谁要睬你!”水若面烧耳烫地应道,娇喘着横睨男儿,触着他那炽热如焰的目光,心中乍然酥悸,不觉情怀盈荡,眯了秀目微仰樱唇,似在期待着什么。

孰知却听见……

“我们到后山去好不好?”小玄低低声道,呼吸如炙如焰,喷吐玉人颈侧。

水若错愕,立时在他怀里挣扎起来,羞慌交集地大嗔,“你这人!怎就老想着那……那个!”

正在纠缠,忽听脚步声响,水若同小玄转头望去,见数名武将装束的军官正沿径快步行来,两人赶忙分开,脸上皆红了起来。

几名军官却似个个面带忧色,只掠一眼,便经他们身边匆匆过去。

“来得真是时候!”小玄咕哝道,方要去拉水若,谁知前边又过来两名军官,也是行色匆匆忧心忡忡。

水若奇怪道:“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勒,怎么突然进来这么多军官?”

小玄道:“能有什么事,圣使不是到了么,他们定是来陪侍的。”

水若摇头道:“可他们为什么个个都似心事重重的?再说,圣使岂是什么人都能见着的?”

“管他们呢!”这种事情小玄才懒得理睬,见他们远去,便再上前纠缠玉人。

“还闹!”水若瞪了他一眼,小声道:“适才差点又给你害死了!”

小玄想极了她,为求欢好,口中甜言蜜语花言巧语如水流出。

水若只是坚决不允,最后哄道:“赶了几天,那些守神符全都抄好了,你若乖乖的,人家今儿便陪你一整天。”

小玄无可奈何,只好暂时妥协,肚子里边却在悄打小算盘:“一整天可长着哩,只要能在一起,未必没有机会。”

两人初尝情爱滋味,这日如胶似漆形影不离,真个蜜里调油一般。

待到晚上,小玄又邀水若出外散步,边走边说这里好那儿美,心怀鬼胎的只把女孩往僻静处带。

四周越来越静,小玄心猿意马,正打算再诱玉人,谁知水若突似想起了什么,抚掌欢道:“对了,带你去瞧一样东西!”说完便牵住他的手朝前奔去。

“瞧什么?”小玄问,见她拉着自己奔向林木深处,只道机会来了,心中暗暗窃喜。

“两只宝贝。”水若应道。

“两只宝贝?什么宝贝?”小玄一头雾水。

“我们的宝贝。”水若兴奋道,玉似的脸庞飞起一抹淡淡晕红。

小玄听得心头一荡,待要再问,忽给水若拉住,小声道:“到了,就在这。”

“这里有什么?”小玄东张西望,四周一片漆黑,除了树密草高,并没发见什么稀罕东西。

水若放开他的手,朝前走了几步,居然拽起裙角曲膝跪下,然后用手拨开草丛,刹那光华映耀,异彩缤纷,在漆黑的林中显得格外炫丽。

“快来啊。”水若朝目瞪口呆的小玄招手。

小玄奔了过去,探头一瞧,见她跟前的草丛里竟卧着两只通体青碧的椭圆物事,体型颇巨,奇的是内里隐有华彩流荡,并置于数道焰光蒸腾的法符之上。

“这两粒东西,不是……不是就那七焰灵鸾的蛋么?”小玄大讶道。

“没错,就是那两只蛋儿。”水若笑盈盈道。

小玄摸不着头道:“它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带它们来的呀。”水若望着他道:“你忘记了么?我们说好要想办法帮它们孵出来的!那天你丢下我自己溜去玩,我醒来后把它们装进囊里才下太碧的。”

小玄拍头道:“原来如此,我都忘了。”

“哼!没心没肺!”水若瞪了他一眼。

“它们下边怎么有符啊?宫格这等奇怪,我怎么从未见过?”小玄盯着两粒巨蛋下面的符。

“好像你见过多少符似的!”水若刺了他一句,接道:“这几道符叫做‘春暖花开’,可孵百鸟之蛋,我做的。”

“你做的?你会做这样的符?”小玄张大了嘴巴。

“当然是我做的!”水若一脸得意,直到小玄的下巴快掉下来方道:“是二师姐教的啦!我把这两只蛋带回来后,一直不知该如何才能将它们孵出来,后来想起二师姐最是博学多闻,便去向她请教人工孵蛋之法,于是她教我做了这几道春暖花开符。”

小玄闻所未闻,将信将疑道:“这春暖花开符真的能孵蛋?”

“你敢怀疑二师姐的本事?”水若生气道。

“没有啦,只是着实叫人难以置信。”

“你仔细瞧瞧,这两只蛋跟我们在巨巢里看见时有什么不一样?”

小玄凝目瞧去,咦了声道:“它们的壳里好像有些光芒透出来哩,而且是几种颜色在交替变幻!在巨竹谷时它们并没有发光呀……”

“没错,说明它们正在日益成熟,正在渐渐成长成它们父母的模样,我相信,等到它们孵化出来时,定然也是周身燃着光焰的七彩灵鸾!”水若兴奋道。

小玄心中信了许多,欢喜道:“要是真的把这两只蛋儿孵了出来,那我们便有了两头小灵鸾哩。”

水若柔情满面道:“它们的爹娘已经全都不在了,到时就由我们来好好养它们疼它们……”

“嗯,我们就是它们的爸爸妈妈……”小玄趁机大占女孩的便宜,充满感情道:“为它们遮风挡雨,喂它们美乳甘露,含辛茹苦了许许多多年后,终有一日将它们养育成傲视雕鹏的七焰神鸾,然后……”

小玄停了一停,深情地凝视着女孩。

水若亦柔情万缕地望他,轻声问:“然后什么?”

“然后,我们每人骑上一头,结伴去看名山大川遨游天地,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小玄目遥天际抑扬吟哦。

月亮正缓缓地从云后移出,光华朦胧若梦。

水若给他描绘的美景完全迷住,双手相握结于心口,晕着水眸痴痴道:“唔……真好,真盼着这一天能快快到来呢!”

“现在……”小玄含情脉脉地微笑道:“就让我们预先庆祝一下好吗?”

“好啊!怎么庆祝?”女孩欢悦且爽快地应道。

“水儿……”小玄喉中浑浊地呻吟一声,张开双臂扑了过去。

然后……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