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四集 巨竹谷
第九回 美人之赠

“放我下来。”婀妍忽道。

小玄将她放下,哼哼道:“终于觉得……不好意思了吧。”

“哦,原来你不乐意背我的!”女孩嗔目道。

“谁乐意啊,那么小气……”小玄低低咕哝,对她的空空如也符始终耿耿于怀念念不忘。

婀妍只觉好气又好笑,脸上却是一副紧张之色,道:“你走前边,小心提防。”

小玄瞧见她的神情,心中不敢大意,凝神向前走去。

婀妍夹了道紫符于指,距他一丈跟着。

小玄望望四周,疑惑道:“搞什么玄虚……”

“别说话,小心走。”婀妍立即截住。

小玄抢着道:“这里离岭峰已不到半里,一段小跑也就到了,何需这等阵仗,不如我们……”话没说完,便听旁边草木轻响,即转头去,却不见什么东西。

“来了,小心!”婀妍叫道,指间紫光一闪,身子周围倏现出四粒紫艳艳的光球,上下盘旋飞绕。

“小心什么?”小玄凝鞭于臂,微感有风扑至,略一迟疑,左臂乍然生辣,似给什么划着,血珠从衣服的裂口里飞迸而出,却仍一头雾水。

后边的婀妍扬臂甩手,绕身盘旋的四粒紫光球中分出一粒,呼啸直飞小玄身侧,只听“轰”的闷响,凭空炸起一团紫焰,随即响起什么生物的凄厉叫声。

电光石火间,小玄掠见紫焰团中现出一只蜘蛛模样的怪物,心中骇然,急也挥鞭抽出,将之撕扯成数段。

婀妍将光球收回身畔,奔前瞧他手臂,问:“要紧么?”

小玄讶望着坠落地面的几段尚在燃烧的残躯,张大嘴巴问:“这是什么鬼东西!适才为何看不见?”

婀妍笑道:“是鬼蜘蛛,此类虽不似火蜘蛛有毒,也不如虎蜘蛛疾迅凶猛,但却是这万蛛岭上最怪异也最难对付的一种,因为它有隐形之能,令人防不胜防。”

“隐形?你怎么不早说!”小玄瞠目结舌。

“人家适才不是叫你小心吗?”婀妍道。

小玄这才瞧见她的变化,望着绕着她身子不住盘旋飞绕的四粒紫光球,呆了一呆道:“这是什么兵器?看起来不错啊。”

“不是兵器,是符,唤做紫雷罩。”婀妍答。

“符?好厉害,我曾听我二师姐说有的符能当兵器使用,今儿总算亲眼见识了。”小玄咂舌,又问:“它能持续多久?”

“若是不收,它能持续半个时辰。”

“能这么久啊,极品极品……”小玄搓搓手,吞着口水道:“这符你有多少?”

“你又眼红啦?快走!”婀妍大嗔。

小玄强压下心头贪念,继朝前走,这回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每有风吹草动,即朝空处乱鞭一气,怎奈那些鬼蜘蛛无形无迹,极难防备,身上接二连三挂彩,所幸后边有婀妍盯着,紫雷发处,必有鬼蜘蛛给击中现身。

又走一段,沿途的鬼蜘蛛越来越多,有时竟有三、四只同时袭击,小玄手忙脚乱疲于应付,所学武技无处施展,加上周身辣痛,虽然皆是皮毛小伤,却给惹得心焦气躁,一见有鬼蜘蛛给婀妍击中现身,必即上前加鞭痛殴,嘴里大呼小叫:“有种就别鬼鬼祟祟,小圣爷爷把你们统统碎尸万段!”

婀妍却是一言不发,只在后边凝神跟随,出手异样冷静狠辣。

小玄忽有所悟,转朝女孩大叫:“啊,我晓得了!原在你是要我当靶子,好诱它们出来给你打!”

婀妍“扑哧”一笑,软声道:“没办法呀,这里非得这么过,本来我那只木凤凰可以当诱饵的,可惜撞着埋伏毁掉了。”

“哦,所以你就把我哄来当你的诱饵!”小玄涨红了脸,“难怪我说你本事这样大,为何还要我帮你!”

“阿玄哥哥,这荒郊野岭的,你若不帮便没人帮我了。”女孩可怜巴巴道。

“我帮你什么了?我只不过是个肉盾!一个大笨蛋肉盾!”小玄气乎乎道,冷不防背上又挨了一下,此时衣裤皆破血迹遍染,模样异常狼狈。

“没有啊,你这就是帮我了,没有你顶着,人家根本过不了这里呢。”婀妍赶忙安慰,话语间已将偷袭小玄的鬼蜘蛛轰成火团。

小玄一想也是,窝囊之气顿时消了不少,心中冷静下来,突地灵光闪过:“这些鬼蜘蛛擅藏形迹,而飞萝师叔教我的无相之眼正是无上的侦测法门,不知能不能拿来对付它们?”

他精神一振,当即施展无相之眼,顿见旁侧隐隐现出几只鬼蜘蛛的身影来,心中大喜,怪叫一声飞扑上前,八爪炎龙鞭自臂上疾旋而出,立将几只鬼蜘蛛击成疯狂翻滚的火团。

婀妍一怔,见小玄箭步斜掠,鞭挥空处,登时光迸火涌,竟又把两只隐形的鬼蜘蛛击打现身,疑惑道:“你……你怎么……”

小玄威风凛凛转身,凝目望来,指她身侧叫:“左后,三只!”

婀妍闻言即击,御动紫雷朝他所指处乱抛一气,但见紫焰频爆,果然轰出三只鬼蜘蛛来,大讶道:“你瞧得见它们?”

小玄将几只鬼蜘蛛的残尸捡起,收入如意囊中,得意洋洋道:“吾教神通无数,妖蛛的隐形之能不过雕虫小技尔,岂能逃得过本小圣的法眼!”

婀妍愣愣瞧他,不觉刮目相看,欢喜道:“原来哥哥有这么棒的本领,那我们过这地方可就容易多了!”

两人继朝前冲,鬼蜘蛛的速度与力量只属寻常,并不比之前的虎蜘蛛和火蜘蛛厉害,一旦无所遁形,根本无法对他们构成威胁。

小玄一马当先,仗着无相之眼大展神威,速度比之前的步步为营不知快了多少倍,半炷香后,两人终于登上了万蛛岭的顶峰。

峰顶险绝,放眼望去,但见底下云雾滚滚竹海茫茫,偶有湖泊河湾点缀,如明镜如珠链,壮丽明媚,令人目清神越心旷神怡。

“好美!”小玄大赞。

“嗯,这儿是巨竹谷最美的地方之一。”旁边的婀妍轻应道。

小玄忽然望见远处有什么物事高耸出竹海,极目眺去,竟似一座城堡模样的宏伟建筑,讶道:“那是什么?”

孰知半晌不闻回答,小玄转头,见婀妍也正凝眸其处,但眼圈却是红红的,不禁吃了一惊,忙问:“怎么了?”

婀妍似乎强忍着,挨了片刻,倏地扑在小玄肩头,放声大哭。

小玄大讶,赶忙抚慰,“莫哭莫哭,到底怎么了?说出来我帮你。”

“那里就是巨竹堡,也是……也是我……我家。”女孩恸泣道。

“你家?”小玄张大了嘴巴:“原来你就是巨竹谷里的人,难怪对巨竹谷这么熟悉,但……你为何要哭啊?”

“我……我回不去……回不了家。”婀妍泪出泉涌,浸透男儿衣衫。

“回不了家?”小玄急忙开动脑筋,运转了片刻,突地恍然大悟,“啊,我知道了,敢情你顽皮闹了什么祸,怕你爹娘责罚,所以不敢回去。”

“不是哇!”婀妍跺足哭道。

“那到底怎么了?你先莫哭……”瞧她哭得有如梨花着雨,小玄心头大疼,脱口道:“你快说什么事,便是天塌下来我亦帮你顶着!”

婀妍抬头,泪眼模糊地瞧他,抽噎道:“真的?”

“嗯。”小玄即应,应完就感一阵心惊脉跳。

“你知道巨竹谷的主人是谁吗?”婀妍问。

“不太清楚,听我师叔说,好像是七绝界的人。”小玄答。

婀妍摇头,道:“不是,巨竹谷的主人一直是灵竹族人,也就是我的族人……”她指着远处的建筑继道:“这巨竹堡便是我们族人所建,已经历了上千年的风雨。”

“难怪看起来完全不像寻常城池,层层叠叠的倒似楼台多些。”小玄喃喃道。

“因为巨竹谷出产宝瓶竹,且在制造工艺上有独到之处,所以一直为外界垂涎觊觎,直至五年前,七绝界突然大举偷袭,一夜之间几乎屠光我族人,占去了这个天地间最美丽的地方。”

小玄张口结舌。

“当时我正在师尊那里学艺,因此才侥幸逃过一劫,可是我……我爷爷我爹娘都……都……”说到这里,婀妍又泣不成声。

小玄听得怒火中烧,道:“以前就听闻七绝界无恶不作,果真一点不假,待我回去求我师父来帮你报仇!”

婀妍摇头:“你师父不肯的。”

“我师父从来嫉恶如仇,怎会不肯?”小玄奇道。

婀妍道:“我们灵竹族在你们玄教门人的眼里都属妖类,怎么会肯。”

小玄呆了一呆,心想也是,遂毅然道:“就算我师父不肯,我也一定帮你!”

婀妍凝目瞧他。

小玄一阵心虚,烧着脸道:“你嫌我本事马虎,又只一个,帮不上忙是么?”

婀妍又摇头,噙泪笑道:“你有这份心,我很……很高兴。”

小玄忽然叫道:“有了!七绝界虽然人多势众,不过我也有几个兄弟姐妹,皆是妖王精首,麾下兵将无数,只要我去相求,他们一定肯帮忙的!”

婀妍笑了起来,道:“不用啦。”

小玄不解。

婀妍道:“这些年来,已有许多人答应帮我,夺回巨竹谷只是迟早的事。”

“原来这样啊……”小玄道,心中不觉有点失落,再一想:“她师尊乃妖界之圣,只要开口,自是一呼百应,何需我帮。”

婀妍瞧了瞧他,忽道:“阿玄哥哥,你陪我到此,其实就已经帮我很多了。”

“啊?”小玄一怔。

“跟我来。”婀妍拉住他手,转身向峰顶中心走去。

转过几坡林地,一座宏伟的巨大圆台赫然出现眼前。

两人走上台去,小玄见台面铸刻着许多符篆图案,诧道:“这里怎么有个法阵?”

“是守护禁制,你随我过来。”婀妍道,带他走到一处,足踏法阵某位,口中开始默默颂念。

小玄东张西望,突闻轰隆闷响,只见圆台边上陷下数个方坑,心正疑惑,猛见坑里有什么东西蹿起,每坑数根,长近二丈如钩似挠,接着从坑中爬出七、八只庞然大物来,将他同婀妍团团围住。

“有埋伏!”小玄大惊,气贯宝鞭。

“别紧张,是守护入口的机关。”婀妍微笑道:“仔细瞧吧,它们就是你想看的顶级机关杰作——恐怖之足。”

小玄定睛瞧去,见那些庞然大物果然是竹木造就,形如蜘蛛,通体虎纹,长肢如钩般尖利,体型要比早先瞧见的毛总管的坐骑还大数倍,令人心惊胆寒,压低声音道:“这些东西好像要袭击我们,干掉它们么?”

婀妍笑道:“你么,打不赢它们的,这八只恐怖之足强大之极,不单力大无穷迅捷异常,且还壳硬件坚刀枪难入,更对大多数法术有抗性,是谷中最厉害的机关护卫。”

“哪怎么办?”小玄白着脸道。

“你瞧够了没有?”婀妍问。

小玄见那些恐怖之足愈逼愈近,赶忙道:“够了够了!”

婀妍手探腰侧,不慌不忙地从小竹鞘中拔出一把短刀来,高高地举在头顶,口中念念有词,顿见那些恐怖之足停住了脚步,然后转身,乖乖地爬回坑里去了。

“它们怎么会听你的?”小玄惊喜道。

婀妍把臂放下,晃晃手里的刀,微笑道:“它们听的是我手上的这把刀。”

小玄见那把刀通体碧绿,似是竹木雕就,除了光泽灵动,余皆朴实无华,讶道:“这个又是什么宝贝?那些恐怖之足怎么会听它的?”

“这把刀叫做解木令,也是用太碧上的灵枝所造,与那毛总管手里的拘木令一样,乃我巨竹谷镇谷三宝之一。那些恐怖之足在点灵之时,便已给设下禁制,不得攻击持有此物之人。”婀妍道。

小玄问:“哪……三宝还有一宝是什么?”

“待会给你瞧。”婀妍蹲下身去,将手中的解木令插入一眼石缝,又闻一阵轰隆闷响,两人所立处突然往下沉落。

小玄尚未明白,落势已经顿住,只见四周井壁现出几个门道,婀妍拉着他走入其中一个。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小玄忍不住问。

“一个放东西的地方。”婀妍答,转了几弯,两人面前出现一扇大石门。

婀妍上前,将手中的解木令插入门旁的一眼石缝,又闻轰隆沉响,大石门徐徐升起。

小玄有所领悟,道:“原来这解木令是把钥匙。”

婀妍摇头:“不,钥匙只是它的一个功能,解木才是它名字的由来。”

“解木?何为解木?”小玄问。

“解木者,即是‘天地之木,遇其即解’的意思。”两人进门,婀妍拉着他朝前走去。

“‘天地之木,遇其即解’……这等厉害?”小玄咂舌,突然呆住,原在他处在的是一个极大的空间,眼所及处,放立着一排排竹禽、竹兽与竹人,数量怕是有数千之多,皆俱静穆无声纹丝不动,仿佛正在等待着什么。

“这……这里……”小玄震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地方叫做神工井,是我族的秘密工坊和库房,储备着灵竹族人千百年来血汗与智慧的结晶。”婀妍缓缓道。

小玄走到数排竹人跟前,依稀认出是早先遇见的枪卒。

婀妍道:“这些已是成品,只要给它们披上护甲,再点过灵,它们就会成为一个个枪卒战士。”

“这么多……”小玄讶叹,突奔到几只巨大的蜘蛛状车辆之前,兴奋叫道:“莫非这些就是虎蛛战车了?”

婀妍点头道:“嗯,这一款便是我族为奉天侯特地打造的虎蛛战车,最适合战场上使用,每产一辆皆耗材耗时极多,珍贵非常。”

小玄仔细观察,愈看愈觉神奇精妙,心中无比叹服,眼角忽然掠见不远处的一排高大竹兽,惊喜得又叫起来:“那些不就是螳螂工匠么?”

“那些也是成品,只差最后的点灵。”婀妍道。

“点过灵它们就能动了是么?”小玄兴奋道:“你知不知道如何帮它们点灵?只要有了这些神奇工匠,我们便能采到足够的宝瓶竹!反正这万蛛岭上没什么人来,我们偷采一点不会给发觉的。”

“今日来此,就是要为它们点灵的。”婀妍顿了一下接道:“当日我族突然遭袭,仓促之下来不及为这些储备点灵,族中的大祭司只好在逃出谷前暂封住这里,以待他日回来启用。”

小玄道:“你是想要使用这些机关助你夺回巨竹谷么?”

婀妍点头:“虽然已有许多人答应帮忙,但七绝界的实力非同小可,有了这些机关,我才更有把握。”

“那要如何点灵?”小玄问。

“需用木灵之源。”婀妍手探腰间,从小囊中取出一盏通体碧绿的竹筒小灯来,道:“就是这个,我族的三宝之一——启木令。”

小玄见那竹筒小灯并无什么起眼之处,好奇又问:“怎样用它点灵呢?”

婀妍道:“只要我念动禁咒,它便会源源不断地产生能与木感应的灵力,然后依照某种方法附入这些机关当中,它们便会‘活’起来,就像我们之前碰见的那些形形色色的机关护卫。”

小玄拍掌道:“早该这么做了,这数千机关战士一旦‘活’起来,七绝界如何抵挡得住!”

婀妍轻叹道:“当日遭袭,三宝之中拘木令被夺,而这启木令却给毁掉,灵力尽失,所幸残骸为我族中勇士抢出,几经辗转送到我手中,这五年来,我师尊广邀炼器名师,耗费珍材无数,至今方才修复,不过……”

她顿了一下,目中现出坚毅之色,“这启木令修好之日,也就是我族夺回巨竹谷之时!”

“那我们快快开动!”小玄搓着手道,心想有这么多螳螂工匠,采它两、三百根宝瓶竹还不是片刻功夫的事。

“嗯,不过这可急不来,点灵需时甚长,若要全部点完,恐怕得花十天半月。”婀妍道。

小玄听得心头一沉,面色灰败。

婀妍瞧瞧他道:“你担心宝瓶竹是么?”

小玄苦着脸道:“泽阳城日益险恶,恐怕等待不了这么久……”

“跟我来。”婀妍拉他又走,却是转入另一个大厅。

小玄登时欢呼起来,原来厅中堆放着一堆堆已经砍伐好的宝瓶竹,成千上万数不胜数。

“我没哄你吧?”婀妍笑盈盈道。

小玄兴奋至极,倏地转身,抱住她就是狠狠一口,亲在女孩额上。

两人俱是一愕,蓦地满面通红。

小玄异样狼狈,这才想起眼下不在逍遥峰上,对方也不是偶尔给他这么胡闹的水若、小婉与摘霞。

过了好一会,小玄方呐呐道:“对不起,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干这事还有故不故意的?婀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脸上似嗔似喜,目移它处道:“你去拿竹子吧,要走可以走了。”

“哪……你呢?”小玄呆望着她长长的睫毛问。

“我要留在这里点灵,十天半月都不会离开。”婀妍道。

“哦。”小玄含糊一声,急忙去取宝瓶竹,忙了半个时辰,终于将三百根竹子收入如意囊中,转身方见婀妍仍立原处,正呆呆地瞧着自己。

“弄好了。”小玄道。

“哦。”这回轮到婀妍只应一声。

“真是谢谢了。”小玄感激道。

“不用。”婀妍道。

小玄想想道:“如果需要帮忙,就告诉我,这几天我会在泽阳城。”

“好。”婀妍点头。

两人一时无话,小玄尴尬道:“那……我走啦?”

“嗯。”女孩应。

小玄转身,没心没肺就走。

“等等。”婀妍忽叫。

小玄赶紧回身,这才惊觉心中的不舍。

婀妍从袖中取出两道符来,递与他道:“你不是想要空空如也符吗?我也没多,只能送你两道。”

小玄大喜,急忙接过。

婀妍将空空如也符的施祭及解消禁咒传述一遍,问:“记住了么?”

“记住了。”小玄应,笑得嘴合不拢,连道谢都忘了。

“还有,这是解消勾魂蝶之法,你也听好了……”婀妍将禁咒念了一遍,接道:“我已告诉你了,你肯不肯饶那姓贺的是你的事。”

小玄点头,道:“那家伙虽然讨厌,但无大恶。”

婀妍似乎迟疑了片刻,又从怀中摸出三道符来,突然放指齿间,用力咬下。

“你做什么?”小玄吃了一惊。

婀妍不答,将流血的指尖分移三道符上。

血虽不多,但小玄却瞧得惊心动魄悸动莫名。

婀妍抬起脸来,将符递与,靥晕似桃眸凝如水道:“这三道,也送给你要不要?”

“这是什么符?竟……竟然要用血染的。”小玄赶忙接住,只见符面图纹呈银,底色如雪,血一染上,鲜艳异常。

“是传送符,没有禁咒,只要持符者以血点符,纵在天涯海角,纵然远隔万里,也能瞬间到达用血开符之人的跟前。”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小,后边几不可闻。

符自玉人怀中出,犹盈着缕缕醉人的幽香,小玄心中怦怦剧跳,脱口道:“竟有这样的符,它叫什么名字?”

“叫做……相思符,书上说的。”婀妍声细如蚊,满面绯红。

小玄呆望着她,一阵魂悸魄动。

婀妍羞不可抑,催促道:“你不是急着赶回泽阳么?快走吧。”

小玄点头,脚下却似给粘住般纹丝不动。

“对了,这种符珍稀无比,你可别随便乱用。”婀妍道。

“哪……什么时候用?”小玄茫然问。

婀妍如嗔似恼地羞横一眼,足尖忽跷,嘴儿凑到了他耳边。

“想我的时候。”

小玄心魂俱酥,抬眼望去,已见玉人翩然远去,动人俏影顷刻消失。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