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四集 巨竹谷
第八回 卿卿我我

“原来是一见钟情呀!”水若笑道:“这么说他肯定很喜欢你哩。”

“是么?”婀妍望着她问。

“一定是呢,你怎么好像迷迷糊糊的?”水若笑吟吟道,心里已开始有点喜欢这个单纯迷糊的女孩子了。

“我不太……不太清楚这个,以前没有谁对我那样。”婀妍冰靥微晕道。

“你长这么好看,怎么会没有?”水若觉得有点奇怪。

“可能……”婀妍迷茫道:“许多人都怕我师尊,连玩都不敢跟我玩哩。”

“你师尊是……”水若脱口便问,说到一半忽然想起贺天鹏的警告,心中倏凛。

“姐姐,适才你没哄我是么?”婀妍道。

“哄你什么?”

“你说他……他是真的喜欢我……”婀妍支支吾吾地蚊声道。

“我觉得是,听你那样说。”水若笑嘻嘻接道:“不过这个可得靠你自己去感觉呀,要不然,就直接问他好了。”

婀妍痴痴迷迷地思索了一阵,忽似定下了什么决心,目光闪闪直视水若。

水若不解,正要发问。

“咦?”婀妍突然吸吸鼻子,诧色道:“好奇怪的香气!”

水若仔细嗅了嗅,道:“没什么呀,就是草木的清香吧?”

“不是不是……啊!”婀妍叫了起来。

“怎么了?”水若问。

婀妍道:“我想起来了,这一带有种很神奇的草,果子好吃极的,我带你瞧瞧去。”

水若迟疑道:“不要吧,说不定他们就快好了。”

“不知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哩,我们何必眼巴巴的傻呆着,姐姐走吧,那儿不远,就在这附近。”婀妍亲亲热热地牵住她手腕,不由分说拉着就走。

水若只好跟着她行,走了好一会,却仍不见停下,忙道:“不是不远么?走太远等下他们找不着我们了。”

“很快就到了。”婀妍只是牵着她朝前走,又过片刻,终于叫道:“就是这了。”

原来两人已到了一处崖边,水若望向四周,见云雾如海弥漫崖下,心凛道:“这里好高呀。”

“嗯,不过前边一段才是巨竹谷最高的地方,也比这里更美。”婀妍应,放开水若,径向崖边行去。

“你做什么?小心啊!”水若忙唤。

婀妍不答,走到了崖边,趴跪在地探出身去朝下观望,欢叫道:“太好啦,已结了果子哩!”倏地纵身一跃,消失在崖边。

水若大惊,登时呆了。

然而不过数息,只见人影一闪,崖边已多了个人,水若定睛瞧去,不是婀妍是谁。

水若又喜又讶,拍着胸口叫道:“你做什么呀?真真吓死我了!”

“我下去采果子呀。”婀妍道,手里拎着一串火红的果子走向她。

“这么危险,为几个果子值得么?”水若惊魂未定。

婀妍瞧瞧她,目中似颇复杂,笑道:“害姐姐担心哩,不过这果子绝对值得冒险呢。”说着提起了果串。

水若见那串果子大小如龙眼,颗颗火红晶莹,美如珠玉,不禁赞道:“好漂亮的果子,它叫什么字名?”

婀妍只道:“这果子数年乃至数十年方有一结,我们运气好才能碰见。”说着摘下一颗递给水若,“你快尝尝,好吃极的。”

水若接在手里,迟疑道:“到底是什么呀?”

婀妍又摘下一颗放入自己嘴里,嚼了几下,浆汁溢出,竟将樱唇染得紫艳艳的,原本如冰似雪的脸上却骤然浮出两朵迷人红晕,黑白分明的美目此刻波光流荡,仿佛醉酒一般。

饶水若是个女子,见状亦不觉一呆。

婀妍催促道:“快吃哟,甜得很。”

水若将果子放入口中,稍微一咬,顿时浆迸汁滚,果然异样甜美,待把浆汁咽下,蓦感热气涌起,熏得五腑六脏无一不暖,面上亦滚烫了起来,讶道:“好奇怪哦。”

婀妍又摘一颗递给她,笑道:“再吃再吃,这果子可是极好极稀罕的东西,据说对我们女人很好,最是养颜哩。”

“真的?”水若怦然心动,望着对面女孩红得异样可人的娇靥,又把果子吃了,只觉体内暖流四下流蹿,舒服得似乎连心儿都酥了。

婀妍也在瞧水若的脸,目光似讶似妒,啧啧道:“吃了这果子,姐姐果然更好看了!”边说边将手里的果子一颗接一颗摘给她。

女人哪个不贪美貌,况且水若素来极喜甜食,美心起来,不觉连吃几颗,孰知眼中居然有些模糊起来,笑嘻嘻道:“好奇怪,吃这果子,怎么跟……跟喝酒似的有……有点醉……醉人呐?”

婀妍笑靥如花地应道:“待会还会更醉哩,姐姐敢不敢再吃呀?”

水若木着舌憨笑道:“怎……怎么不敢?这么好吃的……的果儿,好妹子,姐……姐姐还要……咦……”她摸摸自己的脸继道:“我脸……脸怎么这样烫?”

话音未落,人已软软蹲下,挣扎着想要立起,然却一扑伏地。

婀妍近前,轻声唤道:“姐姐,姐姐,你怎样了?”

水若只是不应,一副烂醉如泥的模样。

婀妍笑道:“姐姐不知么?这果子便是玉红草所结的果子,虽能养颜,却极醉人,传说用它酿造成酒,便能醉人三百年,我吃一颗都快醉了,你怎么敢吃这么多哟?”

水若呻吟了一声,口中呢喃着什么。

婀妍俯首去听,竟似“猪头”、“小玄”等语,面色微微一变,忽地将她扶起,架到悬崖边上,双手支住其肩,望着她叹息道:“姐姐莫要怨我,谁叫我今儿遇见了他,而他心里边偏偏又只装着你呢……”

水若耷拉着螓首不闻不语,身后便是无边云雾万丈悬崖。

婀妍紧咬樱唇,双手正要推出,突听远处有人叫唤,正是小玄与贺天鹏的声音。她呆了一呆,丽容瞬息数变,时而犹豫、时而冰寒、时而惊慌。

“水若?你在哪里?”小玄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婀妍脑海之中浮现出先前他寻找水若时的焦急模样,银牙一咬,双手即要推出。

“婀妍?婀妍?”小玄又叫。

婀妍骤时一呆,凝固般顿住。

“你们在哪里?快出来啊!”小玄的声音里充满焦急。

婀妍凝视着水若,呻吟般无力地轻叹一声,将她从悬崖边上架回,放声道:“我们在这呢!”

小玄同贺天鹏疾风掠至,见状俱吃一惊。小玄急奔近前,帮忙扶住水若,慌神道:“嘴唇怎么成紫色了?她中毒了么?”

婀妍道:“没哟,我们只是吃了几颗果子。”

小玄这才注意到她的嘴唇也变成了紫色,给晕了两朵嫣红的冰颜一衬,显得异样冶艳妖媚,不觉呆住。

贺天鹏却一脸疑色,立旁警惕四望。

婀妍扬扬手里的火红果串,吐着气儿道:“想不想尝尝?甜极啦。”

小玄竟从她的气息中嗅着一股醉人的芬芳,骇讶道:“这是什么?你们怎么乱吃东西!”

婀妍身子一歪,朝他肩膀靠去,吃吃笑道:“别紧张哟,这果子我识得的,它是玉红草的果子,没毒的,只是……有点……有点儿醉人,嘻嘻。”

“玉红草?”小玄诧道:“哪里来的?”

婀妍朝悬崖一指,“在那下边摘的。”

小玄瞪眼道:“怎能乱吃东西!你知不知道?传说玉红草的果子能醉人三百年哩!”

“原来你也知道呀,看来见识不少嘞。”婀妍憨笑道。

小玄眉头大皱道:“你们吃了多少?”

“我数数啊,一……二……三……”婀妍软软地倚他臂侧,扳着春葱指儿数道:“三……四……唉,数不清楚啦,反正就几颗。”

小玄看看水若又瞧瞧她,没好气道:“这下好了,你俩就在这里睡觉吧,哪都不用去了。”

婀妍叫了起来,“不行不行,我能走的,你答应人家的事想要赖么?”

小玄目示水若道:“那她怎么办?”

婀妍道:“她就在这里睡呗,我们继续走。”

一言不发的贺天鹏突然插话,冷冷道:“我是哪也不去了,你们一定要走,我便留在这里替你们照看程姑娘好了。”

“你照看她?”小玄怪叫,脑海里立时浮现出一幅画面来:一只淌着长长口水的大灰狼蹲在睡得香喷喷的小羊羔跟前。

贺天鹏点头,朗声应道:“嗯,你们尽管放心地去,只要有我留守这里,保证没有半点问题。”

小玄冷汗涔涔,毅然声明,“我也哪都不去!”

婀妍瞧了瞧他,忽然朝贺天鹏走去,笑眯眯道:“你真的不去?”

贺天鹏警惕地盯着她应道:“没错。”

婀妍从袖中摸出什么,握拳伸出,甜甜笑道:“少堡主,你猜猜我手里有什么呀?”

贺天鹏疑惑地望她的粉拳,冷冷道:“猜不出。”

“你这人啊……真真没趣,好吧,给你瞧好啦。”婀妍话出展掌,原来手心里放着一道花笺似的符儿。

贺天鹏莫名其妙,正摸不透她的意思,突见那符一花消失无踪,几于同时,不知从哪飞来一对五彩斑斓的蝶儿,倏上倏下忽左忽右,绕着自己翩翩飞舞,不觉间眼皮阵阵发涩,神志竟有些迷糊起来,心中暗叫不好,急忙去摸腰间的金刚陷魔网,然而已迟一步,身子晃了几晃便“咕咚”倒地。

小玄大讶,待要瞧定,却已不见那对斑斓彩蝶,大奇道:“怎会这样?”

婀妍笑道:“这下你可放了心吧?”

“他怎么了?”小玄又问。

“他已给我的符儿勾去了魂魄,若无解治,三天三夜都醒不回来。”婀妍笑嘻嘻道。

“你用的是什么符?”小玄骇然。

“适才的符儿唤做‘勾魂蝶’,有趣么?”婀妍答。

“勾魂蝶……”小玄挢舌道:“你怎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符儿?”

“有些是我师尊给的,有些是我自个做的。”婀妍得色道。

小玄擦汗道:“你不会用它来对付我吧?”

“那倒不一定,倘若你惹恼了人家呀……”女孩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眯了一眯。

小玄白着脸望她。

婀妍扑哧笑道:“放心好啦,我就是想害你呀……也不会害太惨的。”

小玄瞧瞧臂弯里的水若,道:“你有什么解醉的符儿吗?”

婀妍道:“这倒没有,你就放她在这睡觉吧,你陪我接着走,我呢,带你取宝瓶竹去。”

“放她在这里睡觉……你不是在说笑吧?”小玄大感不妥。

婀妍道:“姓贺的已失了魂儿,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不成不成,这谷中有许多奇禽异兽,倘在我们不在时来了,那我师姐可就糟了。”小玄道。

“好吧,我有办法。”水若边说边从袖里掏摸,很快又取出一道符来,对小玄道:“放下她,到我这边来。”

小玄不知她弄什么玄虚,依言将水若放在草地上,走了过去。

婀妍口中默念,突地扬手,骤见前边景象扭曲,如有一阵水波缓缓荡过,然后水若与贺天鹏就消失了。

地面花草依旧,小玄目瞪口呆。

“这样总该放心了吧?”婀妍道。

“他们哪去了?”

“给我用符隐去了,声形俱藏,便是有什么虫兽来此,亦无任何危险。”

小玄走到放下水若的地方,东摸摸西探探,紧张道:“不会是真的给你变没了吧?”

婀妍没好气道:“放心好啦,等下回来,我保证还你个完完整整的师姐,现在可以走了么?”

这女孩的符层出不穷,且一道比一道神奇,小玄心中震撼,失神地点了下头,道:“我们动作快点,莫叫我师姐醒来时着急。”

“她啊,怕是没睡个一天两天醒不回的……好啦,终于剩下我们两个……自己走了!”婀妍笑逐颜开。

小玄盯着她手里的果串,忽问:“你说这果子是从那崖底下采来的?”

“哈?……是啊。”婀妍似微一怔。

“等我一下。”小玄朝崖边走去。

“要做什么?”婀妍忙拉住他问。

小玄道:“玉红草的果子极其珍稀,典藉中有记,用它来酿酒、炼丹俱为绝佳,我要收集些备用。”

婀妍呆了一呆,眨眨眼道:“那下边没有了……全都给我采上来了,你若想要,我这些都给你呀。”

“这样子啊……太不好意思了吧?”小玄搓手道。

“你会不好意思么?我瞧你脸皮厚厚的。”婀妍含笑瞪他,爽快地把手里的火红果串递了过去。

小玄赶紧接住,迅速收入如意囊中,只笑得嘴合不拢,迭声道:“那我就不客气啦,多谢多谢……我们走吧,该往哪边?”

“背我。”婀妍却道。

小玄瞧瞧她道:“怎么又要我背……你的脚不是好了吗?”

“脚是好了,不过人家吃了那果子,身上没力气么。”婀妍道。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小玄只好将她背起,哼哼道:“瞧你下次敢再乱吃东西。”

“下次不敢啦。”背后的女孩腻声应道,滑嫩的脸庞贴上了男儿的颈侧。

小玄怦怦心跳,又问:“往哪边?”

婀妍指了个方向。

***    ***    ***    ***

山势越来越陡,几可用险峻形容,竹林亦比前段更深更密,但小玄乃是修炼之人,虽然背着婀妍,却不觉丝毫吃力。

两人一路说话,愈来愈感熟络亲近。

不知是否真是醉了,婀妍肆无忌惮地趴伏在小玄背上,软玉温香自是道之不尽。

“婀妍姑娘,适才你……”小玄问。

“你直接叫人家的名字就好了。”女孩截住道。

“哦,适才你那道能把人隐去的符叫什么?”

“叫做‘空空如也’。”婀妍答。

“空空如也?”小玄呵呵一笑,“果然是空空如也哩,它亦是你自己做的吗?”

“嗯,我做的,不过炼法却是我师尊所传。”

“不知这空空如也符用料如何?难不难炼?”

婀妍道:“炼造之法倒不算太难,只是用料颇珍,不过总有人送我很多材料的。”

“这么说,你……你有很多空空如也符是么?”小玄吞吞吐吐。

“不多。”婀妍应,忽然有所觉察,从旁觑眼他道:“多不多怎么呀?”

“能不能……”小玄听她说不多,又把下边的话咽了回去。

“你想要啊?”婀妍问。

小玄赶紧点头,关键时刻,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脸皮太薄嘛,况且婀妍给他的印象一直都很大方。

“你怎么啥都想要呀?”女孩笑。

“终于不肯了!”小玄心头一沉,讪讪笑道:“这符有趣得紧嘛,不过……

既然不多,那就不要了。”

“虽然不多,可也不是不能给你,这样吧,我出个谜你猜,猜中了就奖你一道空空如也符。”婀妍笑眯眯道。

“好啊好啊,正走得闷哩。”小玄迭声答应,岂甘放过机会。

“那你听好哦……”婀妍朗朗念道:“一双筷子臂两条,专把油水汤里捞,既惯挑肥又拣瘦,更喜戳戳再捣捣,香饭好菜它先尝,却吃不胖长不长,若要此君肯罢休,除非碗中已光光。打一成语。”

小玄紧皱眉头,苦思冥想。

婀妍笑嘻嘻地乜他。

“一干二净是吗?”

“不是。”婀妍判。

“衣食无忧?”小玄搜肚刮肠。

“错,哪来的衣?”

“捷足先登?”小玄瞎蒙。

“你乱猜哟。”

“无所事事?”小玄额头冒汗。

“不着边际。”婀妍啐。

“口福无边!”小玄急了。

婀妍奇道:“口福无边?这是成语么?”

“不猜了不猜了,你说答案吧!”小玄投降。

“你放弃了?”婀妍道。

小玄点头,一副心力俱悴的模样。

“那我说答案啦?”

“说。”

“耳朵来。”婀妍唤。

小玄凑首过去,把耳朵放在女孩的樱口边。

“贪得无厌。”婀妍轻轻道。

小玄呆了一呆,蓦地面红耳赤。

婀妍紧咬樱唇盯着他,憋了片刻,倏地咯咯失笑。

符没搞到还惨遭嘲辱,小玄老羞成怒,奈何此刻英雄气短,除了重哼一声再无作为。

婀妍却笑得更加厉害,身如花枝乱颠,软绵绵的酥胸在男儿背上时挨时触若即若离。

小玄满背生麻,满腹羞恼登化作了心猿意马,涨赤着脸找话,“怎么还没到?”

“快到了,你瞧上边,到那最高的地方便是了。”女孩举臂指上方,软罗窄袖滑落,露出一截无比诱人的冰肌白臂。

小玄一阵口干舌燥,心中慌得更加厉害,忙转移注意力道:“奇怪,这段路怎么没有碰见什么蜘蛛?”

婀妍道:“别高兴,前边又有很多哩,比先前的还难对付。”

“你来过是么?这样清楚。”小玄问。

“嗯。”婀妍只应一字。

小玄心里纳闷:“为何一提及此,她便把话刹住?”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