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四集 巨竹谷
第七回 趁人之危

婀妍笑靥如花,嘲讽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荡魔堡少堡主,今儿会也上人家妖魔的当。”

“它……它究竟是甚魔物?适才你蒙我!”贺天鹏大吼。

婀妍娇嗔道:“谁蒙你啦,人家说得全都是实话哩,啊!不过有件事忘记告诉你啦,酒蛛还有个另外的名字,也它是真正的名字,叫做狡蛛,因为它们最擅于诱捕猎物了。”

“死妖女!你……你怎么不早说!你在故意坑我!”贺天鹏破口大骂。

婀妍仿若未闻,娓娓继道:“狡蛛乃杂交而生,本类极稀,往往只有与它类蜘蛛继续杂交才能繁衍下去,而且跟人一样趋炎附势,喜欢高攀高附,一找便要找那些最强大的靠山,结这张网的大虎蛛,八九就是它的老婆啦。您瞧,它帮它老婆引诱来食物,然后它老婆保护它,真真一对绝配哩。”

贺天鹏目瞪口呆,小玄与水若也听得惊心动魄。

这时巨蛛缓缓前移,朝它老公引诱来的猎物徐徐逼近。

“救我!快救我!”贺天鹏拼命挣扎,无奈那蛛网粘力异样黏稠,根本脱掉不得。

“快救他呀!”水若扯了扯小玄的衣服,只急得眼圈发红。

小玄醋意大发,盯着她道:“怎么救啊,你要我下去么?”

水若道:“你用鞭子拉他上来。”

小玄两手一摊:“这样深,鞭子够得着么?”

水若瞧瞧底下,见贺天鹏所在处距坑面约有六、七丈远,确实是鞭长莫及,一时愣住。

贺天鹏见巨蛛愈逼愈近,惊急交集地嘶声又喊:“快救我!求你们啦!”

婀妍笑道:“少堡主,您那什么陷魔网不是厉害得很么,适才吓得人家心里边扑通扑通地乱跳,这会怎么不用啦?”

贺天鹏整只手臂俱给牢牢粘住,莫说此际用不了金刚陷魔网,便是能用,又如何网得下那巨如小山的可怖虎蛛,咬牙切齿道:“你……你这妖女,害了我还……还要羞辱我,待我上去,定要把你……把你……”

“把我什么呀?您还是先上来再说吧。”婀妍笑嘻嘻地挑衅。

贺天鹏转望水若,声中已带哭腔,“程姑娘,你快救我啊!”

水若粉额皆汗,忙安慰道:“你别着急,我们一定会想出办法的!”话虽如此,却是一筹莫展,只急得连跺足儿。

小玄见状,心中不忍,遂道:“那我下去吧,瞧瞧那家伙的运气如何。”

水若望望巨蛛,六神无主道:“可是……可是那样太危险了……”

贺天鹏听见,赶忙叫道:“崔少侠,您本领高强神通广大,我晓得您一定行的!”

“我呸!以为拍几句马屁小圣爷爷就会救你么?哼!若非瞧我师姐的份上,谁会睬你!”小玄啐道,收鞭束回臂上,沿着坑边攀下。

贺天鹏软声迭应:“是是是,之前若有得罪,贺某上去后一定好好赔罪!”

小玄攀下两丈,见鞭仍够不着,瞧瞧四周,忽地纵身一跃,跳到更底处的一棵横生的竹枝上,摇摇晃晃道:“你赔罪值个屁,我要你离……”本欲叫他别打水若的主意,但想如此一来,自己的气势可就差了,遂将下边的话硬生生刹住。

谁料贺天鹏却误会了他的意思,忙道:“您若救我上去,贺某定当重重答谢!”

“别说话呀,小心脚下!”水若在上边喊,一颗心儿提到了嗓眼。

小玄听贺天鹏说重重答谢,心中突然一动,朝他道:“这话倒还合听,不知你要如何谢我啊?”

贺天鹏见巨蛛此刻又逼近了一些,惊慌叫道:“这个好说,您快点啊!再慢可就迟啦!”

“你还是先说清楚怎样谢好啦,要不我可没勇气再下去了。”小玄也望那巨蛛,见其似乎发现了自己,心中一阵紧张。

贺天鹏汗如雨下,哆嗦道:“只要救得我上去,您想要啥就要啥,我荡魔堡什么奇珍异宝都有!”

小玄压低声音道:“这样好了,小圣爷爷也不要什么奇珍异宝,只要你把那辆鹿蜀车送我便成。”

“什么!”贺天鹏顿时傻了眼。

小玄悠悠道:“没听清楚么?那我慢慢再说一遍……”

“您要其它的什么都成,那鹿……鹿蜀车乃是传家之宝,送不得人的。”贺天鹏颤声道。

“可我就要它。”小玄固执道。

“您要别的吧,要珍宝要女人,我都给你,但那车子真的不行。”贺天鹏面露哀求之色。

“真的不行?”小玄问。

“真的不行!”贺天鹏神情坚决,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那就再见。”小玄调头,作状朝上攀去。

“你……你这不是趁人之危敲诈勒索么!”贺天鹏大吼。

小玄充耳不闻,真的向上攀去。

就于此刻,巨蛛倏地蹦起,竟是异样捷迅,一下了就到了他俩旁边,数只长足如钩袭向小玄,显然不肯放走任何猎物。

水若惊呼失声,疾提水灵真气,旁边的婀妍却已扬起了手,只见空中白光倏闪,一道极粗的光柱垂直贯下,正落巨蛛身上,只听“喀嚓”数声,巨蛛突然周身笼雾顿住不动。

小玄惊觉转身,抖鞭急朝巨蛛击出,却听婀妍叫道:“别打,一打它又能动了!”他赶忙收鞭,定睛瞧去,见巨蛛竟给一块巨大的冰块封冻住了前半段身子,后半段尚露冰外的四只长足乱钩乱搭,正在疯狂挣扎,心中大讶:“是什么样的法力?才能发出如此强大的冰气!”

婀妍又叫:“我的符只能冰住它一会,你快上来!”

小玄闻言,心中愈加震撼,愣愣想道:“原来婀妍有这么厉害的法符,那为何还要闹着我帮她?”

“别走,快救我!”贺天鹏哭腔大叫,这下更是吓得半死。

“快上来,冰块开始裂了!”婀妍叫。

小玄见巨蛛身上的冰块果然出现了数道裂痕,心中一阵犹豫:“若是真的抛下他不管,水儿定然会很难过。”

旋听“喀喇”一声,一角冰块碎裂开来,巨蛛的一只前足从冰块中穿出,闪电般直袭贺天鹏,所幸距离差了一点,毛茸茸的巨足重重地钉在他脸侧。

贺天鹏几欲崩溃,面如死灰地朝小玄吼道:“车子给你!”

小玄一听,登时精神大振,心忖:“不救他水儿心里不好受,眼下又加上鹿蜀车,看来这险还值得冒。”遂笑道:“你这家伙卑鄙惯了,叫我怎么信你?不如你把车子先交出来。”

贺天鹏心里边诅咒了他一万遍,哭丧着脸道:“我这样怎么取得了车?”

这时巨蛛又一足劈空搭来,足尖几乎钩到他的鼻子,骇得他急声大叫:“我发誓如何?我发誓我发誓,若你救我上去我不给你鹿蜀车,便叫我贺天鹏五雷轰顶断子绝孙!”

小玄笑嘻嘻道:“好吧,瞧在这毒誓份上,小圣爷爷便信你一回。”当下把手松开,又再跃下三丈,落在贺天鹏上方的一根斜枝上,甩出炎龙鞭,卷住了他的腰,发力一扯,却未能将其拽起。

“再用力啊!”贺天鹏叫。

小玄连试几次,虽已将他高高扯起,但蜘蛛网仍旧牢牢地粘其身上,始终无法挣脱。

冰块上的裂缝越来越多,巨蛛又有一足穿出冰外,仅差寸余就能钩着贺天鹏的脑袋。

贺天鹏惊得面无人色,朝上边的婀妍大叫:“再发道符冰住它呀!”

婀妍笑嘻嘻道:“哈,你不是要把我怎样吗,怎么又来跟我说话?符是有的,可是用料极珍,我为啥要帮你啊?”

“我……我……你……”贺天鹏哑口无言。

婀妍望见巨蛛的一只利足逼近小玄,心中紧张,忙从袖内悄悄取出一符夹于指间,继笑道:“适才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吓唬人家,如今后不后悔呀?”

贺天鹏悔得肠子都青了,但听她口气似乎有点转圜余地,急忙软声求道:“我知错了我知错了!在下有眼无珠,姑娘您貌胜天仙大人大量,万万莫往心里边去。”

婀妍俏脸倏寒,厉声道:“哼!像你这种瞎了眼的不入流货色,本小姐不知收拾过多少,还以为我真的怕你么!今儿暂且饶你一回,往后别在我跟前丢人现眼!”斥罢,甩臂一扬,指间的法符眨眼无踪,骤见半空白光闪掠,又一道极粗光柱垂直贯下,正正击在巨蛛身上。

一阵白雾弥漫,巨蛛再度给冰住,几只露在外面的利足俱为一僵,挣拒大减。

水若趴在坑沿大喊打气,“小玄加油!”

贺天鹏也迭声急催。

小玄满头大汗,朝他没好气道:“粘太紧了,我若用真气,你受得了吗?”

贺天鹏拼命点头,“你只管用,我有神功护体,就是再厉害的真气也伤不了我!”

“操,这时候还不忘吹牛!”小玄粗口了一句,疾提离火真气,贯注入八爪炎龙鞭,蓦地大喝一声,朝上猛扯。

贺天鹏应声而起,身体终于挣脱了异样黏稠的蜘蛛网,眼见飞到小玄跟前,急忙张臂一把抱住,仿如抱着了根救命稻草。

小玄朝上攀去,脖子给他紧紧箍住,面红耳赤地闷哼:“放松点,你想勒死我么!”

贺天鹏却是恍若不闻,两条铁臂搂抱得更死。

小玄头昏眼花,只好奋力往上攀,终于到了坑沿,水若同婀妍急忙探臂帮拉,一人一边将他们拽了上去。

小玄一跤坐倒,指指紧箍脖子的臂膀,二女慌忙上前解救,好不容易才把贺天鹏的铁臂掰开。

“你怎样了?”二女跪在两旁扶着小玄问,说完才发现几乎是异口同声,互朝对方瞧了一眼。

婀妍下意识的放开小玄,晕着脸站起身去。

“这家伙定是想趁机勒死我!”小玄气呼呼道。

“乱说啥呀。”水若“扑哧”一笑,转面朝贺天鹏轻喊:“好啦,没事了。”

贺天鹏如梦初醒,蓦感腹际辣痛,低头瞧去,原来腰带衣裤已给炎龙鞭烧去了一围,急忙用手紧紧捂住,神情狼狈之极。

“快把车子交出来!”小玄喝道,一缓过气便立刻讨账。

贺天鹏一阵迟疑,面上阵青阵白。

小玄心急宝物,一蹦跳起,绷起脸威吓,“想耍赖是么?信不信小圣爷爷我一脚踢你下去!”

水若适才在上边,并没听清楚他们在坑中的话,迷惑问道:“什么车子呀?”

贺天鹏心念急转:“这小子虽为玄教门人,却未必能在我荡魔堡少堡主的手里讨得了好!哼,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日之辱,将来定要叫他加倍偿还!”

终于慢吞吞地念动禁咒,将鹿蜀车从法囊中召出。

“禁咒?”小玄不动声色地问,内里却紧张得心脏都差点从胸口蹦出来。

贺天鹏铁青着脸把禁咒速念了一遍。

小玄依言一试,果能将鹿蜀车收入如意囊中,心中狂喜,眉花眼笑道:“多谢少堡主啦。”

水若这时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朝他嗔道:“你怎么可以……可以这样!”

尽管小玄拼命死忍,无奈还是笑得合不拢嘴,“我这样辛苦救他,他能不有点表示么?”

水若瞪了他一眼,转朝贺天鹏道:“你别着急,就算是借我师弟玩几天,回头我定叫他把车子还给你。”

贺天鹏暗把咬碎的牙齿和血吞下,死撑着洒脱的笑容道:“不妨不妨,你师弟喜欢便尽管拿去,这样的东西我家里多得是。”

这时倏闻喀喇数响,四人朝下望去,见巨蛛又将冰块拱出了许多裂痕,其顶上的玉色狡蛛更是钻到了冰块边沿,贺天鹏变色道:“我们快走,冰块恐怕困不住他多久!”

小玄瞧瞧巨蛛,忽朝婀妍道:“你还有没有那冰符?”

婀妍却笑吟吟道:“你还舍不得走么?”

小玄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道:“你若能再冰住那大家伙一下,我就有把握干掉它们。”

水若一听,瞪目叫道:“什么!好不容易才逃上来,你又想要冒险?不行不行,我不答应!”

小玄搓手道:“这巨蛛与狡蛛皆是极其稀罕之物,错过太可惜啦。”

水若转视婀妍,道:“你别帮他!”

婀妍即刻笑应:“好,我听姐姐的。”

小玄愣住。

水若亦觉有点意外,又道:“这里太危险,我们快走。”

“嗯。”婀妍点头,模样乖乖的。

贺天鹏已如惊弓之鸟,立刻拔腿就走。

二女皆望小玄,水若道:“你还不走?”

小玄无可奈何,只好把手一挥,道:“走走走,大伙儿扯呼!”

四人当即匆匆离开。

贺天鹏提着裤头脚下如飞,一马当先奔出老远,仓皇不可名状,哪里还有半点荡魔堡少堡主的架势。

小玄却是一路东张西望,不时甩手跺脚,似乎浑身都不自在。

水若心中奇怪,蹙眉问道:“怎么了?”

“在找水呗,那家伙糊了我一身蜘蛛丝。”小玄没好气道。

水若低声道:“适才你很勇敢哩。”

小玄一笑,“这还用说,英雄本色么。”

“我知道你讨厌贺公子,肯下去救他完全是因为……因为我,我……人家很开心呢。”水若声音越来越低。

小玄如饮佳酿,飘飘欲仙道:“你开心我便开心。”

两人对视一眼,俱瞧见对方目中的浓浓情意,水若忽然瞥见奔在小玄另一边的婀妍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不觉脸上一红,赶忙调头朝前。

“有水了!”小玄倏地欢叫,急步掠出,直奔前方的一条小溪,边走边还脱衣解带。

贺天鹏闻声回头,见状愕然。

小玄已脱去了外边衣裤,“扑通”一声跳入水中,又叫道:“你们等等我,一下就好。”

二女见他身上仅余一条内裤,不由娇靥生晕,一齐转身。

贺天鹏奔到她们跟前,大急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他怎么还有闲功夫去洗澡?”

婀妍吊眼乜着他道:“都这么远了,用不着如此紧张吧?”

贺天鹏面上一热,讪讪道:“哪有紧张,只是这里不太安全哩。”

水若道:“他说很快就好的。”

贺天鹏只好不再言语。

婀妍蹙眉道:“你身上的蜘蛛丝比他还多,敢情不难受么?”

贺天鹏面红耳赤,窘色道:“我也去洗一洗。”当下亦向小溪走去,在溪边找了块大石挡着,一脱衣裤,这才感觉浑身黏腻腥秽不堪,更有许多蛛丝已注透了衣服紧粘在皮肤上,一剥便似揭皮般痛,忍不住咬牙咒骂:“老子操你十八代祖宗!”

孰知却听有人笑嘻嘻道:“你想操谁的祖宗啊,那只大蜘蛛么?”原来却是小玄游过来了。

贺天鹏冷目视之,不理不睬继续脱衣。

小玄瞧见有大石挡着,居然大剌剌地把内裤脱了,拿在手里抠剥注透的蛛丝,咕哝道:“什么鬼玩意!竟跑里边来了。”

“哼!竟敢在本少面前丢人现眼……”贺天鹏心中冷笑,昂立溪边挑衅般亦脱内裤,目光傲然向小玄底下掠去,蓦然虎躯一震。

小玄觉察,眼睛亦朝他底下觑去。

贺天鹏慌忙用裤捂住,飞快穿回。

***    ***    ***    ***

二女背对小溪,渐渐等得有点不自在起来,婀妍指了前边一下,道:“姐姐,这边太阳大,我们去林子里凉快些。”

水若点头,两人一起走入竹林。

水若埋怨道:“说一下就好,却怎么这样久还不来?”

“男人的话,有几个好信的。”婀妍微笑。

水若扫了她一眼,脸上不以为然。

婀妍也在瞧她,却是目不转睛。

水若戒备道:“干吗?”

“姐姐你长得真好看。”婀妍叹息般道。

水若一愕,淡淡道:“你也很漂亮呢。”

“皮肤这么美,就像那桃花的颜色。”婀妍继赞,目中满是羡慕。

女人最经不起有人称赞容貌,水若脸上绷不住,微笑道:“你的皮肤也很好啊,这么白,跟冰一样透明。”

“我的不好……”婀妍摇摇头,烦恼道:“没有颜色,跟生病似的。”

水若忙安慰:“不会哟,你皮肤很特别很少见,不过真的很美呢。”

“唉,要是我能像姐姐这样就好了……”婀妍含含糊糊地叹,忽然道:“难怪他那么喜欢你。”

水若一呆,道:“你说什么?”

婀妍朝小溪一指,笑道:“他呗。”

水若俏靥绯红,艾艾道:“你怎么知道?”

“我问了他哟。”

“你问他?”

“适才回太碧,他一路上为你着急,我就问他你是不是他的心上人,他…”

婀妍顿了一下。

水若忙问:“他怎么样啊?”

“他默认了哩,脸红得跟什么似的。”婀妍笑嘻嘻道。

水若心中又甜又喜,却又有点不满,“他什么都没说么?”

“是啊,不过我瞧得出来,他可是真心真意喜欢姐姐的。”婀妍盯着她道。

水若满心欢喜,对跟前的女孩大生好感,笑道:“你也有喜欢的人么?”

婀妍微微一呆,怔了片刻才道:“有了。”

“他一定对你很好喽?”水若问。

“我不晓得,初初遇见,他就帮我擦汗与我勾手指,说一百年不许变。”婀妍迟疑着缓缓道,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