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四集 巨竹谷
第六回 诱捕

“我要去的就是那个禁地,倘若你们怕了,此时仍可反悔。”婀妍笑道,面朝着贺天鹏,眼角却瞟向小玄。

贺天鹏盯着她问:“据我所知,但凡私入那禁地者,巨竹谷必定格杀勿论,你要去那里做什么?”

“这个可不能告诉你。”婀妍轻应,停了一下接道:“不过,你们要的宝瓶竹,眼下也只有到那里才能取到。”

贺天鹏愕住,隔了好一会,方似有所领悟,“你是想去那里偷采?”

“何需偷采!”婀妍哼。

贺天鹏冷笑道:“去那里偷竹,就算巨竹谷的人不会发现,但凭我们几个,又能砍得了几根比铁还硬的宝瓶竹?”

小玄虽然讨厌此人,却不得不承认他言之有理,因为粗粗稍算,要为近十只开山神弩制做箭矢,最起码也需要两、三百棵宝瓶竹,而在没半只专门采伐的螳螂工匠的情况下,他们四个人几乎不可能完成如此巨大的工作量。

“这个不劳费心,本姑娘既已答应,便自有办法,只要去到了那里,我保证你们能取到所需的数量。”婀妍悠悠道。

贺天鹏望向水若。

水若却悄拽小玄袖子,低声道:“此行着实凶险,我们还是不去好了。”

“不去的话,宝瓶竹便没希望了。”小玄犹豫道,他望向婀妍,见她正悄睨着自己,目中似有深深企盼,心口一热,思道:“她定是非常需我相助,既然如此,本小圣岂有退缩之理。”

水若瞧瞧贺天鹏网住的赤蛛,怯色道:“可是这里有这种这么可怕的恶心东西,我的碧波刃又丢了……”

“这个不用担心,从这一刻开始,我便寸步不离你身边。”小玄保证。

水若听得心甜,细若蚊声道:“好吧,你这么想要取到竹子,我……我陪着你就是。”

小玄如沐春风,朝婀妍道:“继续走吧,大家小心提防,莫要走得太快。”

婀妍面露喜色,转身又奔。

贺天鹏瞧着水若道:“你受得了吗?”

水若见他满面关切,心中感激,道:“有你们在,我便不怕。”稍顿一下低声继道:“谢谢你救我。”

“这么客气干嘛。”贺天鹏微微一笑,随手将网中赤蛛收入腰间法囊,举止极是潇洒。

一旁的小玄面青面绿,想起适才他把水若搂在怀里,更是恨得牙齿痒痒,如非他真的救了水若,便要上前与之打架。

贺天鹏又道:“这妖精行止诡异莫测,不可不防,我去警告她则个。”言罢,当即追上婀妍,与她并肩奔行。

婀妍笑道:“少堡主有何见教?”

贺天鹏一扬手中金网,淡淡道:“晓得它是什么吗?”

婀妍扫了一眼,见那网丝如金,其上不时滚浮出若有似无的符篆图像,道:“敢情便是大名鼎鼎的陷魔网了?”

“看来你也颇有见识么,不过只猜对了一半,这网的确是陷魔网,但却是陷魔网之王,间中附有化妖、诛魔、炼鬼、锁怪等诸般大禁制,专门用来对付妖魔鬼怪,叫做金刚陷魔网!”贺天鹏缓缓道。

“听起来很厉害哦。”婀妍吐吐舌儿。

贺天鹏寒声道:“你最好别在本少跟前耍什么花样,莫以为我不晓得你是什么东西,要知捉妖降魔于我荡魔堡不过是家常便饭!”

“人家不敢啦。”婀妍做了个鬼脸。

贺天鹏盯着她,忽有些狰狞地笑道:“任何妖魔,一旦落入其中,便只有乖乖地束手待毙,间中苦处,或可用死去活来方可形容。”

“还有完没完啊?”婀妍掠了他一眼,娇笑道:“我劝你还是莫要吓唬人,吓坏人家你会后悔的。”

她笑得异样妩媚,却不知为何,竟令贺天鹏心头微微一寒,但他嘴上焉肯示软,冷笑道:“好啊,本少倒想瞧瞧怎么个后悔法!”

婀妍不再言语,笑容依旧继朝前奔。

此刻,后面的小玄也一言不发,不过却是面色铁青。

“怎么了?”水若觉察。

小玄紧闭巴嘴,目光直视前方。

水若莫名其妙,又问:“你干吗?”

“那家伙真真可恶!”小玄终于忍不住。

“啊?”

“我说那姓贺的是个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小玄咬牙切齿。

水若总算听清楚了,笑嘻嘻道:“咦,我怎么闻到酸溜溜的?”

小玄涨红了脸。

水若盯着他,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盛,脸上有一点得意,一点欢喜,一点甜蜜。

“我可告诉你,那家伙真的不是什么好人!”小玄几乎想把先前贺天鹏与柳长青的对话告诉她,转念却想:“我若凭告状胜了那家伙,岂算本小圣的本事!”

水若咬着笑,悠悠道:“唉,这下我可懂了,什么叫做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你没觉察么?适才他居然……居然对你动手动脚!”小玄气虎虎的。

“什么啊?他不是为了救人家嘛!”水若嗔道。

小玄粗着脖子道:“那家伙根本就是混水摸鱼,趁机占你便宜!”

“猪头啊你!”水若有点急了,脸蛋红红的。

“哼!”小玄越想越恼,越恼就越往牛角尖里钻,“而你呢,却还给人家哄得晕晕乎乎一个劲地道谢!”

“你……你……不可理喻!”水若恼了,“不睬你了!”

“不睬拉倒!”小玄即应,应完就悔。

两人各自梗着脖子朝前奔掠,半晌无语。

又磨了一会,小玄几乎想要投降了,忽见水若慢慢奔近,几乎跟自己挨到一块,赶忙把头仰得高高的。

水若瞧瞧他,目光似羞若嗔,却仍默不作声。

小玄眼角睨见,气恼登时消去了大半,艾艾道:“干吗?”

“就算别人想怎么有什么,可人家都……都已经陪你……陪你……那样……

那样子了,你还不放心么?”女孩红晕满面,声音几不可闻。

小玄骤如甘饴淋着,满心甜透通体舒泰,一阵神魂颠倒。

“好了没?”水若瞪他。

小玄傻笑不住,脚下轻快如飞。

“轮到我问你了。”水若道。

“问什么?”

“你是怎么遇见那个妖……那个女孩的?”水若斜睨着他问。

“就在林子里呗,我回到太碧巢中,见你睡着,忽然听见天上……”小玄当下把遇见婀妍的经过略说了一遍,因知她不喜妖怪,故而瞒去了婀妍师尊是妖圣那节。

水若听罢,秀眉轻蹙道:“不知她到底是个什么人?怎么处处透着邪门…”

小玄道:“她是山精也好水怪也罢,我瞧她不像是坏人。”

水若横了他一眼,哼道:“对啊,你最会看人了,一看就知人家贺公子是坏蛋,而那妖精就是好人。”

小玄满面堆笑,不敢吱声。

“适才,你就是那样一路背着她来哦?”水若脸上又浮现出似笑非笑的笑容。

小玄赶忙解释,“她跌伤了脚嘛,我又急着回来找你。”

“可是她现在怎么能跑这样快?怎么一点伤着的样子都没有?你别跟我说她已经完全好了。”水若冷笑道。

小玄哑口无言。

“好了,大英雄,你再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英勇救人的。”水若笑眯眯道。

小玄这回终于学乖,只哼哼哈哈地含糊带过。

地势越来越陡,竹林也越来越密,不时还会突然蹿出一、两只火蛛突袭,四人行速大减。

小玄紧紧跟随在水若身边守护,用八爪炎龙鞭将一只只突袭的火蛛抽击成真正的着火蜘蛛,然后把尸体收入如意囊中。

水若终于忍不住反对,“这么恶心的东西,收集那么多干吗?”

小玄道:“虽然眼下不知能将它们分解出什么材料,但如此稀罕,多收集点肯定没错,你瞧那姓贺的家伙不是也在收集吗?”

贺天鹏的金刚陷魔网果然厉害,看似随意一撒,便必定有火蛛落入网中,无论如何挣扎,最终都难逃一劫。

小玄卷回一只已给烧成黑糊状的火蛛,用手从鞭梢取下,收入囊中,酸溜溜道:“那家伙的兵器虽然难看,但用来收集东西还真不错。”

水若打了个寒战,秀眉大蹙,“你非要用手不可吗?”

小玄拍了拍手,笑嘻嘻道:“不用手怎么办?你要恶心,那就别瞧,待会我找个有水的地方洗干净不就成了。”

水若把脸转向别处,忽觉上方似有什么一晃,抬头瞧去,登时发出一声惊呼。

小玄反应极快,闻声迅速仰首,赫见一只巨蛛自上垂下,差点就触着自己头顶,实时将腕一抖,炎龙鞭呼啸着疾弹而上,正中其身,岂知仅仅抽起一溜火焰,并未如前鞭到就燃。

巨蛛厉嘶着半空一滚,八足轮番袭至,如钩乱搭。

水若见情势险急,鼓起勇气挥袖疾扫,用水灵真气将巨蛛扯着得稍稍一滞。

虽只一瞬,但小玄已抓住时机,当即挥鞭连击,分打巨蛛各足,爆出朵朵焰火。

巨蛛八足俱给震开,破绽大露,又给小玄一鞭狠狠抽在腹际,狂嘶着坠地,长长利足乱钩乱挠,情状煞是骇人。

小玄真气注鞭,雷轰电闪般再加几记重击。

这时贺天鹏与婀妍皆已赶至,方欲援手,已见巨蛛仰天倒翻挣扎渐止。

“好厉害,阿玄哥哥真棒!”婀妍拍手欢叫,右手指间夹着一道紫符。

小玄这才瞧清,眼前巨蛛与之前的火蛛大不相同,周身布满黑黄纹络,体型也比火蛛大了近倍,讶然道:“这又是什么蜘蛛?居然如此耐打!”

婀妍微笑道:“这就是虎蜘蛛了,不但凶猛灵活,而且壳坚力大,乃万蛛岭蜘蛛中最厉害的一类,亦是巨竹谷所造的恐怖之足和虎蛛战车的原型。”

贺天鹏一震,大讶道:“虎蛛战车是巨竹谷造的?”

婀妍笑道:“少堡主与巨竹谷这样熟,怎么却还不知?”

贺天鹏寒目盯她,似乎若有所思。

小玄闻言,赶忙将虎蜘蛛的尸体收入如意囊,意犹未尽地眺目四望,道:“原来是这么好的东西,那得再收几只。”

“走啦,前边一段多的是,到时够你收的。”婀妍催促,继朝前去。

四人又行,除了原先的火蛛,果然开始频遭虎蛛袭击,应付得颇为吃力,行速更是缓慢。

小玄怕婀妍吃亏,几步赶上,道:“别走太快,跟我们一起。”

“嗯。”婀妍低应一声,放慢了脚步,眼中满是欢喜之色。

一路上,贺天鹏手持宝网来回驰掠,似乎想在水若面前有所表现,除了应付突袭的蜘蛛,且去主动攻击隐匿周围的蜘蛛。

水若见他骁勇异常,又将一只可怖的巨大虎蛛捕入网中,忍不住欢叫道:“这只不会是蛛王吧?好棒!”

贺天鹏听见,心中更是来劲,出击范围愈扩愈大,一时搅得四下禽飞兽走。

婀妍喊道:“你干吗?这一带危险得很,小心惹来蛛群!”

贺天鹏微微一笑,扬着手中宝网道:“放心好了,我这神兵,用来对付成群结队的妖物,恰可一显它的真正威力!”

他边说边撒网,每朝竹簇草丛随手一抛,拽回时就必有收获,正在潇洒得意,突见竹簇中蹿出一道白影,堪堪躲过陷魔网,闪电般弧空掠过,稳稳地钉附在一棵宝瓶竹的主杆上。

众人十分意外,定睛瞧去,却是一只大小如掌的奇异蜘蛛,通体晶莹,白如寒玉,腹侧竟是透明的,里边似有液体在微微晃荡。

水若睁大眼睛讶道:“这是什么?”

贺天鹏又一网撒去,谁知那蛛倏化白光,弹跃到了另一棵竹上,仿佛在戏弄想捕捉它的人,并不逃远。

“好快!”小玄跃跃欲试,提鞭就要过去,谁知却给婀妍悄悄拉住袖子,转脸瞧去,见她微摇了下头。

“怎么了?”小玄问。

“不要惹它,危险。”婀妍小声道。

这时贺天鹏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盯着玉蛛,神情似乎有点惊疑不定。

那蛛纹丝不动,通体泛溢着近乎妖异的迷人光泽,与青翠欲滴的竹干相互映衬,宛如一只妙手天成的精美雕像。

水若奇怪道:“怎么不捉它了?这只蜘蛛好漂亮。”

“可能是食脑蛛,会隔空吸食脑髓的。”贺天鹏面色凝重道。

“啊?”水若一惊,生怯道:“那别碰它,我们快走吧。”

却听婀妍“扑哧”一笑,道:“不懂就别装懂了,什么食脑蛛呀,食脑蛛才不是这样的,食脑蛛虽然也是白色且透明,但头部生得奇大,而它这模样,绝对是酒蛛无疑。”

小玄问:“酒蛛又是哪一类蜘蛛?”

“酒蛛么,乃蛛中异品,数量最稀,传说是由不同蛛类杂交所产,受水精月华润泽而生,天生不食荤腥,只喜欢采撷各种花木浆汁,如酿酒般造蓄腹中,因此给人名为酒蛛。”婀妍娓娓道。

贺天鹏一听,心中定了许多,自我解嘲道:“原来不是什么魔物恶物,难怪我荡魔堡的典藉中没有记录。”

“身为蛛类,却不食荤腥,那岂不像是人类的和尚么,世上竟有这么奇怪的小东西。”小玄笑道,心中却不解婀妍适才为何警告危险。

水若即道:“什么和尚呀,这么难听,说它像蜜蜂不好么?”

婀妍瞟了贺天鹏一眼,轻哼道:“酒蛛怎么不算魔物?它的魔力才不可思议哩,据传若是用其为饵,辅以符篆,便能引诱各类妖魔精怪,任之如何机警狡猾,纵在千里之外,到时也会浑浑噩噩蠢蠢欲动地赶赴聚来。”

贺天鹏一听,不觉怦然心动,暗思道:“能引诱各类妖魔精怪?这不正是我荡魔堡梦寐以求的东西吗?”

婀妍接道:“我还听人说,因为它常采花木的浆汁为食,所以用其入药,不但能轻身健体,且还最养容颜。”

水若听见“最养容颜”四字,秀眸登时闪闪发亮。

“嗳,走啦,这么可爱的小东西,我们就不要伤害它了。”婀妍转身欲行。

“等等,既为魔物,且又如此稀罕,我们岂可轻易错过。”贺天鹏贪念已生,提着陷魔网蹑足向那酒蛛慢慢掩去。

“喂!你……你就忍心去伤害它?”婀妍叫。

“别吵!降妖除魔乃我荡魔堡义不容辞之责,而且本堡要集齐天下魔物做标本,眼下正缺这个。”贺天鹏头都不回地应,逼至酒蛛数尺之距,倏地一网撒出,孰知又是扑了个空。

那酒蛛似是知道危险,蹦跃得越来越快,开始朝竹林深处逃去。

贺天鹏焉肯放过,提起真气大步疾追。

其余三人只好跟随其后,此段地势起伏极剧,且草丛高密腐木纵横,愈是险恶难行,小玄持鞭紧护二女,不敢丝毫懈怠。

贺天鹏边追边撒网,然却连连落空,心头火起,脚下奔得更急,大喝道:“小畜牲,不信今日你逃得掉!”

水若见他越奔越远,身影时见时失,而周围蛛网四飘蛛影重重,异常之阴森可怖,心中害怕,朝前大喊道:“要不别追了,这儿好像有很多虫子!”

小玄笑道:“不怕,我有在呢。”

“我怕他一个人吃亏哩。”水若总是一副热心肠。

婀妍忽然笑道:“姐姐说得没错,我们不要跟得太近,那家伙有苦头吃了。”

“你说什么?”水若吃了一惊。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他一定要糟糕啦。”婀妍话音未落,便听一声惊叫,正是贺天鹏的声音。

水若俏脸发白,急道:“定是出什么事了,我们快去帮他!”心中虽然害怕,却率先就朝发声处掠去。

小玄急忙跟上,紧护玉人。

“你师姐还挺讲义气的嘛。”婀妍笑嘻嘻道,右手指间又多了一道法符。

小玄面色铁青,讲义气是不错,但是对那姓贺的卑鄙家伙讲可就大大不妙了。

三人奔到发声之处,却不见贺天鹏的影子,水若掌拢嘴旁大喊:“贺公子,你在哪里?”

“我……我在……在这!”贺天鹏的声音传来,竟是闷糊不清。

三人四下张望,忽听婀妍道:“瞧,前边好像有个坑。”

小玄同水若循她所指望去,果然在腐木草丛间看见一个黑洞洞地小坑,水若飞步奔去,快到旁边之时,倏地脚下空软,整个人往下就陷,发出一声惊呼,后边的小玄大惊,即刻挥鞭甩出,卷住了水若有蛮腰,巧劲一发,便将玉人凌空扯起拽回,稳稳地接抱怀中。

水若面无血色,紧搂着爱郎的脖子抖个不住。

小玄轻拍其背安慰,“没事没事。”

婀妍凝目地面,沉声道:“这地面有蹊跷。”

这时又传来贺天鹏的声音,“我掉下边了,动不了,快帮我!”

婀妍缓步踏前,倏地飞鹞般翻空跃回,道:“下面是空的。”

小玄道:“我瞧瞧。”放开水若,照前方地面一鞭抽下,只听枝木折声脆响,竟然抽出一条大沟来。

“这……这是什么鬼地方?你们快点行不行!”贺天鹏的声音再度传来。

“你急什么急,谁叫你充好汉!”小玄喝,示意二女退后,心中捏了个“搅海势”,抡起八爪炎龙鞭朝地面兜头四劈,登见草飞木折尘土泼扬,竟然将一大块地面揭皮般掀了起来。

孰料不掀不知,一掀全都吓了一大跳,原来腐木草皮遮盖住的竟是一个极巨的大坑,随着阳光照落,只见底下又有不少高大竹木悬壁而生,枝干间赫然结着一张大得匪夷所思的蜘蛛网,而贺天鹏就似昆虫般掉在其上,身体、四肢及头俱给牢牢地粘住,眼巴巴地动弹不得。

“我的天!怎么有这样大的蜘蛛网?”小玄吸气道。

贺天鹏这时才瞧清了自己的处境,顿时脸全白了。

水若却是浑身发软,惊半晌说不出话来。

“肯定是什么蛛王蛛后的窝。”婀妍道。

“快救我!”贺天鹏又再大叫催促。

婀妍蹲下身子,双手支颔笑嘻嘻地瞧他,一脸幸哉乐祸道:“少堡主,您的陷魔网不是专门对付天下妖魔的么,怎么今儿自己倒给网住了?”

“这会说什么笑!你们快想办法啊。”贺天鹏怒道。

“咦,这人想要别人救他,却怎么半点不懂礼貌?不如我们不管了吧。”小玄慢悠悠道。

“你……你……”贺天鹏气得脸色由白转青。

忽然间,猛一股中人欲呕的腥风滚涌而起,只见阳光未照及处似有什么在动,整张巨网都晃荡了起来,片刻之后,从黑暗中慢慢出现了一个奇巨的身影,随着移近,四人终于瞧清,原来竟是一只巨似小山的可怖虎蛛。

众人面色齐变,贺天鹏更是惊骇欲绝,张嘴傻了好一阵,蓦地嘶声大喊:“救我!快救我上去!”

水若满面急色,颤声道:“怎么办?我们快想办法帮他呀!”

小玄却咦了一声,指着巨蛛叫道:“你们快瞧它的头顶!”

余者望去,这才注意到巨蛛头顶有个什么东西,凝目一瞧,赫然发现竟是那只玉色酒蛛。

贺天鹏首不能动,只有斜目盯着,骤又暴凸着眼珠大叫:“是那……那只小畜牲!它……它……原来它是在引诱我!”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