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四集 巨竹谷
第五回 万蛛岭

“什么办法?快说!”小玄仿如抓着了救命稻草。

“就是……你背我。”女孩望着他道。

“背你?”

“既然一时半会医不好,你不背我怎么办?”婀妍道,已恢复常色的脸蛋上又浮现出淡淡的薄晕。

“对啊,这么简单的办法怎就没想到!”小玄一拍大腿,当即扶起女孩一把背在身上,焦急道:“快瞧瞧,去太碧该往哪边?”

“如果没有认错,应该是这边。”婀妍指了个方向。

小玄拔腿就奔,速如箭掠。

“小心呀,倘若你也跌倒动不了,那就真的没办法了。”婀妍在他背上乐悠悠道。

小玄不语,只顾疾奔,颠簸中但觉女孩身体软绵如酥,偎得他满背皆麻心慌意乱。

“喂,就这么一会,你三师姐不至于立刻就遭毒手吧?”婀妍没好气道。

小玄道:“你不晓得,我三师姐看似精明,其实却好哄得很。”

“好哄么?你经常哄她是么?”婀妍笑嘻嘻道。

小玄耳赤。

“干吗不说话?”

小玄忽感一阵柔风轻拂,原来却是女孩在他后边朝他耳朵吹气儿。

“耳朵这么红,热不热啊?”婀妍咯咯娇笑,异样放肆。

“别闹,快认路。”小玄轻喝,只觉耳朵给她越吹越烫,一阵心神不宁。

“这么着急你三师姐,你一定很喜欢她是吧?”婀妍忽问。

小玄哼哼哈哈,这下惹得脸都烧了。

“一定是呢。”女孩笑道,忽然在他耳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小玄吃痛,怒道:“做什么!”

谁知婀妍却不再说话,也不再嬉闹,只是垂下脸儿,默默地轻伏在他的一边肩上。

小玄莫名其妙,却也无暇细想,仍旧大步驰掠,过不多时,终于瞧见了太碧,他奔到水边,放下女孩,道:“你在这里等着,我上去找我三师姐。”

婀妍骇色道:“什么!你师姐在太碧上面?”

小玄点头,便欲跃出。

“等等!”婀妍惊叫道:“不能去,上边有头上千年的灵鸾哩!”

“没事。”小玄笑应,一跃纵到水面,掠向水湾中央的太碧。

“你疯啦?快回来!”婀妍大喊。

“别乱跑,乖乖等我!”小玄的声音远远传来,人已顺着粗巨如塔的太碧主干攀游而上。

“笨蛋!”婀妍娇靥煞白,目瞪口呆地望着男儿消逝在太碧的密密枝叶中,突地一跺足儿,从左边袖里疾摸出两道游散着细碎光屑的紫色符儿,分夹右手食、中、无名三指间,然后纵身一跃,亦贴着水面飘掠向太碧。

小玄很快就到了巨巢底下,足在叶上轻点,飞鹞般翻掠入巢,落定一瞧,登给惊得魂飞魄散,原来不但没瞧见水若,就连那两只青碧巨蛋也不见了踪影。

“水儿,你在哪里?”小玄高声大喊,脑海里电般闪过种种可能:是水若自个走了?抑或遭遇了突然回来的公鸾?还是贺天鹏摸上来瞧见她光着的身子起了歹念?

他愈想愈惊,冷汗淌水般直冒出来,忽闻身后似有动静,惊喜叫道:“水儿你唬我么?”急转过身,谁知看见的却是婀妍,不由一呆。

“怎么了?”婀妍游目四顾,一脸戒备之色,右手指间紧紧地夹着两道符儿。

“我师姐不见了!”小玄哭丧着脸道。

“别慌,这里没有半点凌乱之相,不像出了什么事。”婀妍道,此刻的她冷静镇定,竟无丝毫先前的娇柔怯弱。

小玄心神稍定,忽然想起什么,张口望着她道:“你怎么上得来?你的脚不是……”

“嗳哟……”婀妍赶忙弯身捂脚,满面痛苦地呻吟,“我……我……人家怕你有什不测,一着急就上来了。”

小玄赶紧上前扶住,心里一阵感激。

婀妍目光停在那只发出彩虹的奇镜上面,讶异道:“那是什么?”

“不晓得,我师姐猜它是一样上古神器,叫七焰……什么镜来着?”小玄答。

“七焰玄虹鉴!”婀妍脱口而出,星眸发亮。

小玄道:“对对,就是这个名字,你也听说过么?”

“听是听过,不过不太清楚……你们怎么敢到这上边来?没有遇上什么危险么?”婀妍问,显然在纳闷他们如何躲得过那只千年灵鸾。

“这个……”小玄涨红了脸,含糊应道:“我们见这棵太碧委实神奇,所以就上来瞧瞧,没遇见什么啊。”

婀妍直起身子,似欲向镜子行去。

“不要过去,那面镜子碰不得的,烫手得很。”小玄忙道。

“哦……莫非它身上附有什么守护结界或禁制?”婀妍一阵沉吟。

小玄担心水若,只急着要去寻找,对女孩道:“去别处找找,我背你下去。”

“嗯。”婀妍应,眼睛却盯着奇镜,似是十分不舍。

小玄将她背起,翻出巢外,在枝叶间点踏纵跃,次第落下,过不片刻,已至水面,接又贴水飞掠,回到岸上。

他沿岸绕着太碧疾奔,一路东张西望,只是不见玉人踪影,着急道:“到底跑哪里去了?”

婀妍没好气道:“这般没头苍蝇地乱蹿有啥用,动动脑子啊。”

小玄听她说得有理,当下拼命思索,各种念头电掠闪过,然却无一可用,更是心焦气浮。

婀妍从侧瞧去,见他眉头紧蹙汗如雨下,心中好气又好笑,忽道:“喂,干脆你求求我吧,我帮你把心上人找回来。”

“你有办法?”小玄喜道。

“承认啦?她是你心上人哦……”女孩笑嘻嘻道。

“快告诉我怎么办。”小玄叫。

“不求我,我是不帮的。”婀妍在他背上悠悠道。

“好姑娘、好妹子,求您行行好帮帮忙,您的大恩大德在下永生铭记没齿不忘!”

小玄行云流水一气吐出。

“不行,这么没心没肺的一点都不诚恳。”婀妍道。

小玄大急道:“别闹了,难道我适才那样帮你你忘了么?”

“嚯!这会儿来算账啦,敢情你先前帮我是心有所图哩!”婀妍宛似恼了。

真真不可理喻,小玄心悬水若,只好软下声来,“姑奶奶,那你到底要如何?”

“这样吧,你算是欠我个人情,至于以后么……”婀妍秀目盯着他,一字一句道:“我要你什么时候还,怎么样还,到时你可不能推三阻四狡辩抵赖。”

这不是趁机敲竹杠么?小玄无可奈何,“好吧,你快说。”

“你记住了么?”女孩不放心似地又道。

“记住了。”小玄点头,心里却想,等出了这巨竹谷,以后你上哪寻我去?

婀妍笑逐颜开,从袖中摸出一道符来,口中念念有词,突然间白光一闪,箭般朝上射去,旋听“轰”的炸响,在空中爆出一大蓬极亮光芒,层层铺洒次第散开,成巨伞之状,边缘处白芒如雪纷落,映耀得四下亮如镀银,无比壮观绚丽。

“这是什么符?”小玄张大了嘴巴,这样的符他还是头一回遇见。

“这符唤做‘雪烟花’,好不好看?我做的。”婀妍得色道。

小玄呆望着天空又问:“好看是好看,可是它能帮我们找人么?”

婀妍扑哧一笑,“傻瓜啊!它怎么识得找人,它是用于夜晚或暗处照明的,当然啦,无聊时也可以用来玩玩打发时间。”

“照明的?那跟找我师姐有什么……”小玄说到一半,忽已明白,若是水若在附近,眼前的异象无疑能将她吸引过来。

那蓬光亮如若实质,说话间竟仍高悬天上凝聚不散,只是亮度减弱了稍许。

小玄对各种材料近乎痴迷,忍不住问:“小小一道符儿竟能发出如此巨亮,且能持续这样久,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成分可多了,有地息草、朱木果、狡佞枣、火蓼……”婀妍扳着葱指数道:“嗳,不说了,统共有四十几种材料,其中必不可缺也最难得的一样就是雪蛟骨。”

“啊,雪蛟骨?你有雪蛟么?在哪弄到的?”小玄一连数问。

传说雪蛟生于极寒之处,只在天外海方有,全身俱为异宝,但性情凶猛且狡猾,极难捕获。

“在玄洲最北边的一条大冰河里,我守了足足三天三夜才捉到的。”婀妍得色愈盛。

“玄洲?你竟去过那么偏远的地方?”小玄只觉难以置信。

玄洲正是天外海三岛十洲之一,传说其上景色如幻异宝遍地,只是距此何止万里。

“只要有宝贝,去那里也不算什么难事。”婀妍道。

小玄想起有关玄洲的种种神异传说,不禁羡慕万分,喃喃道:“那里美么?

听说有许多极其珍稀的材料哩。”

“嗯,很美,我都还想再去呢……”婀妍顿了一下,趴在他耳边道:“阿玄哥哥,你若喜欢,等什么时候我带你去要不要?”

小玄只觉耳朵微微生麻,一转脸,便望见了女孩近在咫尺的娇颜,于梦幻般的光芒下,此刻更是如冰似雪清丽无匹,不觉心头一荡,正要说话,忽听有人大声喊叫:“小玄,是你么?”却似水若的声音。

小玄惊喜交加,即刻循声望去,见远处奔来一人,身影婀娜纤俏,果然是水若,不禁大喜,赶忙高声答应,“水儿!我在这里!”正要奔去,忽听背上的婀妍低声道:“快放我下去。”

小玄将她放下,飞步迎向水若。

水若飞奔过来,似欲扑到他身上,谁知望见了其后的婀妍,脚步倏缓,一脸迟疑。

这时小玄也瞧见了她身后跟来的贺天鹏,心头一紧,急上前捧住其手,“你没事吧,去哪里了?”

“还不是去找你,找半天都没找着,急都急死了,幸好贺公子赶回来了。”

水若娇嗔。

小玄扫了赶来的贺天鹏一眼,脱口问道:“那家伙没……没对你怎么样吧?”

“什么呀,他会对我怎么!”水若瞪他,眼角余光却频频打量婀妍。

小玄放下心来,赶忙介绍,“她叫婀妍,适才遇见的。”又朝婀妍道:“这就是我三师姐。”

“姐姐好。”婀妍含笑问好,双手相握垂放腹下,一副乖乖女模样。

“好。”水若只略一点头,神情颇为矜持冷淡,埋怨小玄道:“你呢,你哪去了?竟然一声不吭就跑了,还去得这样久!”

“回头再告诉你。”小玄瞧瞧贺天鹏,见他正盯着婀妍,心中老大不乐意,微笑道:“贺少堡主既已回来,想必是求到宝瓶竹啦?”

贺天鹏神色如常道:“这次真不凑巧,谷中主人不在,据说得十天半月才回来,只有到时再说了。”

小玄又问:“那这谷中的少主人呢?你不是说与他的交情不错么,难道他也不在?”

贺天鹏目中掠过一丝疑色,稍停方道:“嗯,他也不在。”

小玄盯着他笑,“原来是不在,我还以为他作不了主哩。”

贺天鹏错愕,心中惊疑不定,面上却仍不动声色,忽朝婀妍道:“敢问姑娘,可是这谷中之人么?”

“是。”婀妍竟然点头。

贺天鹏似感意外,冷声道:“但我来过这谷中许多回了,怎就没一次遇见姑娘呢?”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可不是什么人想遇就能遇见的人。”婀妍笑应,秀目掠了小玄一眼。

小玄微微一怔,忽感掌心扎痛,却是给水若用指甲悄刺了一下,转头瞧去,见她正乜着自己,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莫名其妙。

贺天鹏道:“可我还是感到奇怪,这巨竹谷钟灵毓秀,只怕不是你这种人能呆的地方。”

“请问贺少堡主,我是什么人啊?”婀妍笑吟吟问。

“既然你知我姓贺,那想必也知我是什么人了,安敢在本少面前装模作样!”

贺天鹏言词愈来愈厉。

小玄见他一上来就为难婀妍,心中恼了,忽大声道:“少堡主姓贺么?”

贺天鹏微愕,一时没反应过来。

水若也觉奇怪,望着小玄道:“你忘了么?”

小玄诧状道:“他怎么还姓贺?”

“什么呀,他不姓贺姓什么?”水若益发不解。

“那我就不知了……”小玄微笑道:“入谷之前,我曾听人夸下海口,扬言此番定要取得宝瓶竹,如若不然,便要就此改姓,难道那人说话像屁,可以乱放么?”

水若愣了一下,蓦地哑然失笑,赶忙以袖掩口,秀目狠狠瞪他。

婀妍却是咯咯娇笑,恣情肆意。

贺天鹏瞠目结舌,旋即大怒,然却哑口无言,面上阵青阵白煞是狼狈。

小玄走了他跟前,笑笑道:“老兄如果还想姓贺,那就莫要随便得罪人,眼前这位姑娘,或许能帮助我们弄到宝瓶竹。”

水若瞧向婀妍,大感意外。

“她能?我都弄不到她能?”贺天鹏大声道。

“没听我说或许么,老兄尽可不信,不过你若肯爽快地就此改姓,那便继续得罪她好啦。”小玄对此其实也没多大信心。

婀妍着恼似地瞪了他一眼,道:“不过几根竹子罢了,又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你做到答应过的事,我定言出必践。”

水若悄拽小玄袖子,紧张问道:“你答应她什么了?”

“我答应同她去一个地方,她就想办法帮我弄竹子。”小玄答。

“去什么地方?”水若一脸警惕之色。

小玄望向婀妍。

婀妍道:“去了便知,不放心尽可不去。”

小玄忙道:“去去,要去,本小圣也是言出必行之人。”

水若又扯扯他的袖子。

小玄毅然道:“宝瓶竹事关重大,值得我们一试。”话虽堂皇,其实却是心里有些不舍得婀妍,存心帮她。

水若望向贺天鹏。

贺天鹏犹豫了好一会,想是不大甘心就此改姓,盯着婀妍道:“你带路吧,不妨让我瞧瞧你的手段。”

婀妍微笑道:“荡魔堡少堡主在此,小女子岂敢耍什么手段,跟我来。”言罢,即展陆地飞行术向前掠去。

小玄急忙跟上,叫道:“你的脚怎样?我还是背你吧。”

“我好了。”婀妍头也不回地应,似乎有所顾忌,足若踏风奔得更疾,眨眼便将他拉下一段距离。

其余两人一齐提气展步,不即不离的跟随其后。

飞驰间,水若悄声问:“贺公子,这女孩有什么不妥么?”

“她么……”贺天鹏淡淡道:“非我同类,非精即怪。”

小玄心中一凛,冷笑道:“你怎晓得?莫要信口开河!”

贺天鹏傲笑道:“识妖辨魔,乃我荡魔堡绝技之一,数百年来从未出错过。”

小玄默然,心里已信了大半,想起先前婀妍讲她师尊乃是妖圣,其实就该有所预料。

水若道:“不知她有何企图?”

“走一步瞧一步便是,有我在此,谅她无法怎样。”贺天鹏寒声道。

小玄根本不信婀妍会害自己,哼道:“纵是精怪,亦未必都是坏人。”

水若似笑非笑道:“是啊,就像你那些千翠山上的猪兄狗弟,个个都是好人哩。”

小玄大吃一惊,结巴道:“你……你说什么?”

“就像那熊罴精啊、赤蛟精啊、花蛇精啊什么的……”水若慢慢数着。

“你怎……怎么知道的?”小玄忽然记起她素来最喜欢打妖怪,声都颤了。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水若瞪了他一眼。

小玄噤若寒蝉,岂敢再问。

水若似要再说什么,但瞧瞧紧随一侧的贺天鹏,终究还是闭上了嘴。

地势忽陡,四周开始陆续出现状如瓶叠的宝瓶竹,初还与谷中的寻常巨竹混作一块,其后渐渐成片成林,再接下去,眼中所见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宝瓶竹,且比别处繁密许多,顶上遮天蔽日,底下间狭隙窄,阴暗潮湿步步难行。

“这里跟别处很不一样哦……”水若瞧见了许多蜘蛛网,飘挂在梢头枝间。

贺天鹏眉头紧皱,不住观望四周,面色愈来愈凝重。

“啊,你们瞧那边!”水若突指向某处颤叫。

小玄与贺天鹏顺她所指望去,便瞧见了一张大如渔网的蜘蛛网,自枝头垂落,几乎触着地面,上面触目惊心地粘附着不知什么动物的残破骨骼。

水若一阵恶心道:“这么大的网……织它的蜘蛛岂不是大得吓人?”

小玄知她素来最是厌惧虫蛇诸类,不禁为之担心,遂提速疾追前方的婀妍。

婀妍见他赶了上来,乜眼道:“不用陪你师姐么?”

小玄却问:“这个方向好像与我们先前的不一样啊?”

“嗯,我改了路线,因为那边巡逻队太多,万一给发现就麻烦了。”婀妍答。

“可是这一带好像有点……有点不妥哩。”小玄瞧瞧四周,这一段的景像已经可以用阴森二字来形容了。

“你害怕啦?”婀妍道。

“我才不怕,不过我三师姐有点害怕什么虫啊蛇的。”

“你不是说她本领高强么?”婀妍笑嘻嘻道:“你哟……你一定喜欢她得不得了呢,什么都替她操心。”

小玄面上微热,正要说话,忽闻后边的水若一声惊呼,急忙回头,赫见一只通体殷赤大若熊罴的蜘蛛正从侧方扑向她,想要救援已是不及。

水若花容失色,疾提水灵真气,慌乱中一牵一扯,稍将赤蛛带歪,人即朝后退去,不料一手按到旁边的蛛网之上,吓得又是一声尖呼。

赤蛛一弹转身,电般追扑,几根长足如钩袭至。

水若手探腰间,不料却摸了个空,蓦然记起碧波刃已遗湖心岛上,哪里还有兵器可使,面对迅速放大的可怖蜘蛛,只骇得浑身发软,刚要闭目,倏地白影一闪,却是贺天鹏拦在前面,右手扬处,骤见金芒晃耀,什么物事如波散开,立时将赤蛛整个网住,却是一张金丝闪闪的渔网状兵器。

赤蛛嘶声厉叫疯狂挣扎,但金丝网却愈收愈紧。

贺天鹏一臂揽过唬得半软的水若,微笑道:“吓着没有?”

水若惊魂未定,直至瞧见奔近的小玄与婀妍,方觉察自己给贺天鹏搂在怀里,急忙轻轻一推,挣脱出来,玉颊已满是红晕。

“伤着没有?”小玄急问。

水若摇摇头,却举起了粘满黏稠蛛网的手,哭丧着脸道:“我的手……”

小玄忙掏手帕,摸了半天方想起给婀妍用木凤凰换去了,只好拿起衣角,捧住玉人嫩手为之细细擦拭。

水若恶心欲呕道:“不要呀!好脏的。”眉梢眼角却现出欢喜甜蜜之色,美眸水淋淋地直瞟爱郎。

这时赤蛛已了无声息,诺大的身躯竟给挤压成西瓜大小,只余露在网外的长肢偶有抽搐,贺天鹏将网提到面前,仔细打量了片刻,忽吸气道:“是火蜘蛛!

人一旦给它刺中,便会血脉如沸痛苦异常。”

小玄与水若闻言俱吃一惊。

婀妍笑吟吟道:“少堡主好见识。”

贺天鹏转面望她,目光突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婀妍仍笑:“少堡主知道么?”

贺天鹏冷冷道:“火蛛极其稀罕,出处不过几个地方。据我所闻,这巨竹谷里只有一个地方才有。”

“什么地方呀?”婀妍问,一副天真浪漫的模样。

贺天鹏青着脸道:“万蛛岭!”

“原来少堡主晓得哩。”婀妍道。

贺天鹏大喝:“万蛛岭通往巨竹谷的一处禁地,你带我们到这里做什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