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四集 巨竹谷
第三回 传说

婀妍望着小玄,眉俏目秀颇显妖娆,然又从中透出一股清爽之气,如露纯净,似泉甘冽。

“好奇怪的女孩……”小玄怔怔瞧着,忽然发现她脸侧有一痕污渍,想来是适才坠地时尘土所染,因其肌肤极白,那痕尘污显得无比碍眼,忙从袖中掏出手帕,为她轻轻擦拭。

婀妍一愣,但神色很快便恢复如常,只静静地任之擦拭。

“女人的肌肤好奇妙,同样是白,怎都不一样呢?”水若白里透红,飞萝白如奶浆,夭夭白得像雪,而这女孩却白得像冰,肌肤看起来竟跟透明似的……小玄胡思乱想,视线碰着女孩的目光,倏地惊觉自己的唐突,急忙收帕松臂。

“对了,我还不知道哥哥的名字呢。”婀妍若无其事地站直身子,忽从他手里抽走手帕,却是拿去擦拭粉额的细汗。

“我叫崔小玄。”小玄答,没了手帕的手不知该往哪儿放。

“崔小玄……”婀妍轻轻复念了一遍,忽问:“你来这里做什么呀?”

“来找竹子。”小玄答。

“找竹子?宝瓶竹吗?”婀妍盯着他继问。

小玄点头,刚要开口,却又给她截住,“你要宝瓶竹做什么?”

小玄遂将来龙去脉草草说了一遍,不知为何,只觉无需对这女孩隐瞒什么。

“原来这样啊,宝瓶竹具有克邪之功,用来打骷髅的确不错,只是……”婀妍沉吟道。

“只是什么?”小玄问。

婀妍道:“只是宝瓶竹十分珍稀,恐怕这谷中之人不肯给你。”

“这个无需担心,此次同来还有荡魔堡的贺少堡主,据他说与这谷中的少主人甚为相熟,求竹应该不成问题。”小玄道。

婀妍黛眉一扬,淡淡道:“是么?”

小玄望向满地燃烧未熄的竹隼,此刻终有机会发问:“不知这些小怪物是啥东西?为何要袭击姑娘?”

“它们唤做‘刀隼’,是巨竹谷机关守卫中的一种,我许久不来,没想这里增加了布置,因此中了埋伏。”婀妍答了一半。

“竟有如此厉害的机关!”小玄咂舌,他素喜机关术,兴奋问道:“这谷中还有其它机关怪物么?”

婀妍冷哼一声,道:“厉害个啥!刀隼不过是巨竹谷所有机关守卫中最简单的一种,虽然迅疾,战力却弱,若非我造的坐骑材质不如它们,且又猝不及防,这种末等机关守卫岂能奈何得了我!”

“这凤凰是姑娘造的?”小玄走到断裂成两半的木凤凰旁边,俯下身去观望,但见内里轴索纵横珠钩遍布,结构复杂之极,且异样的精致巧妙,他对机关术颇有涉猎,立时看出些许门道,不禁大为诧讶,转头回望女孩,一脸难以置信,“真是你做的?”

“你不信?”婀妍瞪着他。

“想不到姑娘竟是机关大师!”小玄忙改口吻,虽然心里仍然不大相信。

婀妍毫不谦逊,道:“那些刀隼是由宝瓶竹所造,强度与硬度远胜我用柘木做的凤凰,否则它们哪是我这坐骑的对手。”

“原来如此……”小玄复又去看那木凤凰,越看越感奇妙,越看越觉惊心,吟哦道:“损伤得好厉害,只怕一时半会修不好哩。”

婀妍道:“还修什么,等我夺回……”她突然顿了一下,继道:“等我有了好材料,再造一只更棒的。”

小玄呆了一呆,“不修了?这么好的东西就不要了?”

“嗯,今儿还有更重要的事。”婀妍若有所思道。

“那……那……”小玄欲言又止。

“阿玄哥哥,干吗吞吞吐吐的?”婀妍奇怪地望着他。

“那……不知姑娘可不可以把它交给我?说不定我能把它修好,到时……”

“你想要啊?那就尽管拿去。”婀妍爽快道:“适才你出手帮我,这么客气算什么!”

“真的?”小玄大喜,心想这趟跟水若来巨竹谷真是跟对了,不单白捡了一具浑身皆宝的千年鸾尸,还得到一只巧夺天工的机关凤凰,虽说损毁严重,但只要能拿回去研究,就一定能从中学到不少东西。

婀妍早已拭干了汗儿,瞥见手里的手帕,眼珠滴溜一转,忽道:“不过…”

“不过什么?”小玄心头骤紧,只道她要反悔。

“不过总不能白白给你,你得拿样东西来换。”婀妍嘴角弯起,一脸俏皮。

还好还好,小玄暗暗庆幸,忙道:“你想换什么?”

女孩歪头沉吟,乜眼打量着他,一副小狐狸模样。

小玄心又拎起,两手在身上东掏西摸,拼命寻思自己有什么能打动她的东西。

“这样吧……”婀妍抖了抖手里的帕子,微笑道:“就换这个好啦,今儿天气好热,我忘了带汗巾。”

“换这个?”小玄以为听错。

“不愿意?那算了。”婀妍一副不行拉倒的模样。

“愿望愿意!成交!”竟有这等好事,小玄急忙表明态度,生怕女孩后悔,脱口道:“我们勾下指头。”

逍遥峰上,他同水若不知勾过了多少次指头,早已勾成了习惯。

勾指头?这么大的男儿还干这个?婀妍愕然,咬着笑举起一只柔荑,伸出春葱般的尾指。

两人勾住尾指,小玄来回拉了几下,嘴里念念有词:“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婀妍任由摆布,只怔怔盯着他,竟似连笑都忘了。

小玄念罢,松指回手,旋即急颂法诀,将断裂的木凤凰收入如意囊内,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心满意足道:“姑娘要去哪呀?”

此刻的他只盼回太碧去找水若,等贺天鹏弄到宝瓶竹就立刻赶回泽阳,然后躲进屋子里美美摆弄今次的丰硕收获。

婀妍却似若有所思,不答反问:“阿玄哥哥,你喜欢机关术是吗?”

“是啊,喜欢得紧。”小玄心不在焉地应,那只木凤凰究竟蕴藏着多少机关秘术?千年鸾尸又可以分解出多少珍稀材料呢?哇哇哇,想不到一下山就发了笔横财!

“那么,你应该听说过虎蛛战车吧?”婀妍道。

小玄心头一跳,立道:“你是说奉天侯军中所向披靡的虎蛛战车么?”

婀妍点头。

“当然听说过,传说它们形貌骇人威力无穷,一旦出现在战场上,便会令敌军顷刻崩溃,十余年来助奉天侯征讨八方,威名镇慑天下,那可是绝顶的机关杰作!”小玄兴奋道,只不明白她为何忽然提起这个。

“那你可知晓这虎蛛战车的来历?”婀妍问。

“这个就不清楚了,据说它们的出处极为机密……”小玄道,他对虎蛛战车了解,几乎全来自广学博闻的二师姐李梦棠,至于身为奉天侯女儿的程水若,对此却是一问三不知。

婀妍淡淡道:“虎蛛战车的出处就是这里。”

“什么?”小玄身子一震。

婀妍娓娓继道:“制造虎蛛战车的主要材料就是强度惊人的宝瓶竹,而巨竹谷的造器术与机关术独步宇内,虎蛛战车的最初原型其实是用来守卫谷中要地的一种机关战兽,唤做‘恐怖之足’,后因要供与战场使用,方改造成今时的战车形态。”

“真的?你怎么知道这些?”小玄讶道。

“又不信么,要不要我带你去瞧瞧?”婀妍乜眼望着他。

小玄立要答应,然却一阵犹豫,因为想起水若还在太碧的巨巢内。

“不想去吗?那算了。”婀妍十分干脆。

“离这里远不远呀?”小玄极喜机关之术,虎蛛战车这等罕世机关杰作对他实是极大的诱惑。

“远是不远,不过可能会有危险……算啦,我看你还是别去为好。”婀妍好言相劝。

“等等,你说有危险?”小玄越发心痒,冒险可是他的一大爱好。

“嗯,说不定会很危险。”婀妍眨眨眼道。

“走!瞧瞧去。”小玄终于抵挡不住诱惑。

“真的要去?实话告诉你吧,那儿很危险很危险的哦。”婀妍望着他,不觉又笑得像只小狐狸。

“越是危险,我千翠山崔小圣便越是要去!”小玄心意已决,豪气吞云。

“那好,跟我来。”婀妍说走就走,话音未落,人已纵出,足下似有疾风,施展的竟是极佳的陆地飞行术。

小玄赶忙跟上,紧随其后,见前边女孩身影窈窕,带飘裳摆似欲乘风飞去,心下思道:“好俏的身法……她擅长机关之术,且知晓这谷中不少事情,却又似欲藏匿行踪,不知到底是什么人?”

想到此处,疑窦忽生:“她怎如此热心带我去瞧那虎蛛战车呢……难道仅是因为我适才帮了她么?”

两人一前一后急驰,半盏茶间已奔出老远,小玄回头望去,早已不见耸入云端的太碧,心中始终放心不下尚在巨巢内甜睡的水若,正有些迟疑,突听前边的婀妍低叫:“快上树!”

小玄见她身子倏纵,朝一棵巨竹疾飞上去,赶忙收住奔势,亦跟着攀游而上,方欲发问,却给一只冰腻手儿捉住手腕,拉入茂密的枝叶簇中。

“别动,有巡逻队。”婀妍在他耳边小声道。

“什么巡逻队?”小玄低声问,却见婀妍竖指立于唇前,示意莫再说话。

这时底下咯咔声响,缓缓过来一队人马,小玄从枝叶缝隙间望下去,顿时目瞪口呆,原来这队人竟然全是机关怪物,虽为人形,但个个有首无面肢体成节,通体青翠,似是由竹筒竹片组成,手中皆持过丈长枪,看起来也是用竹子做的。

他睁大眼睛,凝目细看这队怪物的各处构造,见它们接口巧妙,关节灵活,不禁大感震诧:“巨竹谷的机关工艺的确超绝。”

不过片刻,整队机关怪物便已全部过去,两人仍静等了一会,直至完全听不见它们所发的咯咔怪响,婀妍方才开口,“好啦,走远了。”

小玄迫不及待地问:“这些东西又是什么?”

“它们叫枪卒,也是巨竹谷机关守卫的一种,主要担任谷中各处的巡逻与警戒任务,数目最多。”婀妍答。

“竟能做得与人如此相像……”小玄喃喃道:“看起来还挺灵活,只不知经不经打?”

婀妍道:“你可莫要小瞧它们,别看这些卒子走起来摇摇晃晃,且不像刀隼能飞行,但它们的战力却胜一筹,也是用宝瓶竹造就,刀斧难伤水火不侵。”

小玄想起那些给自己鞭成朵朵火团的刀隼,微微一笑,“水火不侵?”

婀妍见状,立明他的不屑,忽道:“阿玄哥哥,请教一下,你修习的功法是不是火行系的?”

“是啊。”小玄一时没反应过来。

“五行互有生克,不知火克什么?”婀妍继问。

“火当然克木了,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小玄陡有所省,“你是说,我修习的功法正好克着那些木制机关么?”

婀妍点头。

“原来这样啊……”小玄旋即得意起来,“如此说来,这谷中的机关怪物全都怕我啊!”

“翘什么尾巴。”婀妍蹙眉轻啐,“宝瓶竹不怕火,但你不单功法属于火行,且幸还有样好兵器,不知那根冒火焰的鞭子叫什么?”

小玄面上一热,忙收浮态,“叫做八爪炎龙鞭。”

“八爪炎龙鞭……”婀妍微一耸容,“难道是用八爪炎龙做的?”

“正是,我师父说它是用一根八爪炎龙筋和三百六十片炎龙鳞做成的。”小玄暗自得意,但这回不敢再露丝毫。

“无怪那些刀隼不堪一击……”婀妍转眸忽问:“阿玄哥哥,请问你师父是谁呀?”

“我师父叫崔采婷,便是大名鼎鼎法力无边的如意仙娘,因为白发,我们千翠山一带的百姓又称她为白首娘娘,膜拜之众千千万万。”小玄傲色道。

“原来你是她的门下,那么也就是玄教门人了……”婀妍似自沉吟。

“你也听说过我师父么?”小玄越发得意。

婀妍却淡淡道:“对了,说到千翠山,那么你听说过一个叫袁自在的异人吗?”

“啊哈!”小玄一听,立时怪叫起来,“岂止听过,我同他还亲近得很哩。”

“亲近?”

“千翠山有逍遥八圣,他排第二,我排第八,他正是我的结拜二哥。”小玄洋洋得意。

婀妍睁大眼睛。

“不信?”小玄拍拍腰间的法囊,道:“这只宝贝名唤‘如意’,能装一园子的瓜果蔬菜,就是他在我下山前一晚送给我的。”

婀妍突喝:“好啊!你为仙家弟子,却去跟一只猿精结拜兄弟,难道不怕给你师父踢出门墙去么?”

小玄讶道:“你怎么知道我袁二哥是……是……你也与他相识么?”

“你先答我。”婀妍却道。

小玄道:“怕什么,跟我称兄道弟的山精水怪可多着哩,只要莫给门中之人知去便是。”

“你……不怕妖精么?”婀妍盯着他。

小玄从来就懒分孰仙孰妖,一脸不以为然道:“为啥要怕?他们许多都有趣得紧哩,只要不是恶人,我才不在乎他们原本何类。”

婀妍嘴角弯起,忽尔笑得甜甜俏俏,夺人丽颜宛如冰峰上的雪莲妩媚绽放。

小玄瞧着,不觉一呆。

“干吗?”女孩问。

“原来你笑起来这样好看……”小玄脱口而出。

“嚯!难道我不笑时就不好看么?”婀妍佯嗔,却笑得越发娇艳灿烂。

此时两人相距极近,小玄嗅着丝缕淡淡芬芳,倏地神摇心荡脸烧耳热,忙把注意力强自转开,又提先前之问:“你认识我袁二哥么?”

“不认识,只是几年前我随师尊赶赴逍遥大会,在快活岛上见过他,那次他施展独门异术,连败数名修为深厚的妖界高人,夺去了当年逍遥大会的第六坛快活泉之髓……”婀妍答。

小玄诧道:“竟有这等经历,我怎么从未听他说过?”

“兴许他不想炫耀吧?当年会上,他给人感觉就是不喜张扬,不过本事真的了得,那几个与他较技的妖界高手皆输得摸不着头,而且师尊说他其实未尽全力,因此我印象颇深。”婀妍忆道。

逍遥大会乃妖界每七年举行一次的盛会,发起人便是妖界之尊小妖后,传说她因恼妖界从无精怪受邀参加天界西王母的蟠桃会,某日倏怒,遂在拥有一十九灵脉之一的快活泉的快活岛举办了妖界自己的狂欢大会,邀聚万千山精海怪同来痛饮用快活泉酿成的快活酒。

快活泉既为一十九灵脉之一,自有它的奇功异效,据传饮过者除了能延年益寿,还能大幅增强灵力,而用其酿制的美酒,更是能令人快活绝顶烦恼尽逝。

因此快活泉又名灵泉、忘忧泉、不尘泉、濯心泉,目前虽为妖界拥有,却一直为他界觊觎窥视,大争小斗由始未绝,其中与魔界的一次大战,战况极是惨烈,震动寰宇。

每届逍遥大会除了狂欢痛饮,自然还有许多助兴项目,妖界精怪大多好勇斗狠争强好胜,因此比武较技俱为每次大会必不可少的一项。这项重头戏,每届决出十名前者,奖品便是小妖后亲手炼酿的十坛快活泉之髓与妖界的无上荣耀。

想不到袁自在曾经参加过逍遥大会,而且还夺得一坛人人垂涎的快活泉之髓,小玄兴奋得两手直搓,心中悄忖:“不知那坛酒儿喝光了没?我不时做丹药与他下酒,他却把宝贝藏着自个享受,哼哼!什么时候回千翠山,定要叫上桃花大姐、黑无霸他们一起开个审判大会,逼他把酒交出来请大家喝!”

婀妍见他时而咬牙切齿时而眉花眼笑,瞪眼道:“干吗呢?很意外你有个如此了得的结拜兄弟么?”

“你……你去过快活岛?”小玄忽然想起二师姐李梦裳说过,好像只有精怪才有可能受邀参加逍遥大会,难道眼前这如花似玉的女孩儿竟是个妖精么……

婀妍道:“我是跟我师尊去的。”

“你师尊?不知是哪位高人?”小玄悄忖,至少她师尊是个妖界精怪。

婀妍不说名讳,只道:“我师尊号为凌霄士,至于你们正道仙家,也许对他老人家另有称谓。”

小玄大惊,结舌道:“原来你师尊是……是……”

“大魔头是么?”婀妍黛眉一轩,面露恼色。

原来那凌霄士又号妖圣,可谓妖界的一代宗师,才学卓绝,精通三岛十洲百家术数,其中最擅炼符用符,开创逆相六合符道,用符之名尚在玄教名士摘星子之上,行事怪异毒辣,不但在妖、魔两界争夺快活岛之役中屠魔无数,更曾弑神诛佛,乃是个神魔皆惧的大魔头。

小玄赶忙收起讶色,干咳两声拖延时间,心中急思该怎么说话。

“年纪轻轻,学人老头子咳嗽做什么!”婀妍瞪着他。

小玄更是尴尬,终于挤出话题,“你师尊也去参加逍遥大会,那……以他…

他老人家的神通,必定夺得当年的第一坛快活泉之髓了?”

婀妍听他语气还算恭敬,脸色遂缓,“我师尊才不下场比试呢,而且他不只参加过一次逍遥大会。”

“不只参加过一次?”

婀妍道:“虽然我只跟师尊去过一次,但他早已参加过许多回逍遥大会了,因为他是小妖后十分敬重的人,每次都是受邀去做大会评判。”

小玄悚然,竖起大拇指赞道:“了不起!了不起!”心下更疑:“她是那大魔头的徒儿,却跑来这巨竹谷来做什么?”

“这还用说。”婀妍笑靥如花。

“听说那小妖后也是个……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小玄忽然没头没尾地冒出一句。

据传小妖后惊才绝艳风华绝代,不但为妖界仅有的几名圣尊之一,也是妖界的第一美人。

小玄想起,某日在千翠山上喝酒,飞天将军、闹海大帅和黑无霸跟他说起小妖后之时,除了敬畏之色,个个皆挂着长长的口水。

“当然了不起啦,她可是天地间最美貌最动人的女人呀。”婀妍目遥远方,似羡慕,似赞叹,似叹息。

“连你也这样说,看来那些传说真的不假……”小玄出神道,遥想那小妖后的容颜风姿,不觉一阵心驰神摇,暗暗遗憾:“可惜那逍遥大会只有山精海怪方能参加,如若不然,我定要想法子参加一次,亲眼去瞧瞧那小妖后的绝代风华。”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