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三集 骷髅魔军
第十回 钓鱼

“五姐姐!”小玄惊喜交集,猛从地上蹦了起来,却不知扯着哪里的伤处,痛得直抽气儿。

原来眼前女子正是绮姬,一只数百年道行的蝎子精,也是小玄出山前夜方才结拜的干姐姐。她上前扶住小玄,皱眉道:“你怎会来这里?而且还去招惹那头神鸟,不想要命了么!”

小玄遂将下山后的经过草草说了一遍,末了拍拍胸口道:“幸好遇见了你们。”

“好啥!若不是我及时认出你,你就给他们活活绞死了!”绮姬哼道。

小玄想起巨鸾在阵中疯狂挣扎的情形,心中一阵不寒而栗,迷惑道:“对啊,你同伴为什么捉我到这里来?”

“还说哩,差点就给你坏了大事。”绮姬嗔道。

“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要捕杀那头大鸟,谁知法阵还没布置好,就瞧见它给引出巢去,还以为有人要来抢呢,只得仓促出手,幸好我们当中有个御阵高手,才没出弄出什么事来。”

小玄仍是一头雾水,“五姐姐,你们为啥要布阵捕杀那头大鸟?”

“我们要取那神鸟的脑髓救人。”绮姬道。

“救谁呀?”小玄十分好奇,想知道是什么人能令她冒这样的险。

绮姬忽然闭起了嘴,停了片刻才道:“小弟,有些事情你还是莫知为好。”

小玄满腹疑惑,但也只好不再追问,转话题道:“桃花大姐、白二哥他们都还好吧?”

“好啊,前晚刚聚了一回呢,黑无霸老说没有你的仙丹吃,酒也喝得没味道。”

绮姬笑眯眯道。

小玄忆起与他们相聚时的快活情形,心中极是怀念,搓手叹道:“唉……不知什么时候大家才能再在一起喝酒了。”

“你喜欢么?”绮姬盯着他道。

“当然喜欢,喜欢极了。”小玄一副这还用问的表情。

妖精咬了朱唇,忽然低低道:“那晚,你干吗要逃?”

小玄稍微一愣,旋即想起桃林中的旖旎情景,不觉面红心跳,吱唔了半天才道:“那晚……那晚太晚了嘛……”

绮姬心里明白,却故意道:“好啊,那下次早些儿,你又逃不逃?”

这下小玄连耳根都烧了起来,半晌答不出话。

妖精咬牙切齿地轻啐,“胆小鬼!”

小玄以为她生气,偷目瞧去,见美人玉颊生晕水目含嗔,不禁一阵神魂颠倒,脱口就道:“下次不跑了。”但说完便后悔。

绮姬笑靥如花,忽凑首过去,朱唇几贴着他的耳朵道:“适才你说,你住在泽阳城里那……那什么府来着?”

小玄心头突突乱跳,老老实实道:“忠靖侯府。”

“过几天,姐姐去找你要不要?”绮姬低腻道,忽吐香舌在他耳垂上轻轻地舔了一下。

小玄一阵筋麻骨软,慌张道:“不要不要!万万不可……”

妖精抽身退开,脸色已沉了下来。

小玄心惊脉跳,赶忙道:“泽阳已经很危险了,那些骷髅随时会攻城的。”

怕她不信,又道:“所以我才跟人来这里求竹子,准备做些箭矢守城。”

绮姬一听,脸上立时由阴转晴,嘴角弯起道:“是为这个才不要我去么?”

小玄点头,其实心里另有所惧。

“我才不怕什么骷髅呢,到时姐姐帮你打它们!”绮姬道。

“不是啊,那些可不是一般的骷髅哟,它们的头头就是恶名远播的骷髅老……”

“好,我该走了。”绮姬满脸不以为然地打断他,指着巨鸾的尸体道:“这头大鸟是守护太碧的灵禽,倘若谷中之人发现它给擒杀,定会大举搜捕凶手,你也快快离开这里吧。”

小玄应了,还想劝她莫去泽阳城找自己,却听她道:“记得等姐姐呦。”倩影一掠,人已不见。

他呆在那里,额头冷汗涔涔,心中惊道:“五姐姐乃是蝎子精,倘若真的去找我,万一给师父或师姐她们撞见,那可就要命啦……”

正不知如何是好,忽听一声呼喊,便见水若从竹林里飞奔出来,心中大喜,也急步迎去,张开臂膀将玉人接在怀里。

这时竹林中又钻出一人,却是贺天鹏,看见小玄不禁大讶,待再瞧见巨鸾的尸体,眼珠子差点掉到地上。

水若惊喜万分,顾不得贺天鹏在旁,雨点般朝爱郎脸上亲吻。

小玄亦十分动情,紧搂着她报以炽烈热吻,两人分别尚且不到半个时辰,却如隔世一般。

“我以为你……你……永远见不着你了……”水若喜极而泣。

小玄吻着她满脸的泪水,微笑道:“不哭不哭,我好好着呢。”

“伤着哪里啊?”水若这才想起,推开男儿朝他上下到处看。

“胳膊大腿都还在吧?”小玄笑道,张开手臂让她瞧个够。

“到底伤着哪里啊?”女孩急道,发现他额角有一道刮痕,忙掏出贴身的汗巾儿帮他轻轻拭抹血迹。

“哪里都没有,真的。”小玄周身皆痛,但不忍心让她着急。

“你怎这么傻……”水若心疼万分地埋怨。

“那彩虹好美,给你做衣裳一定很漂亮。”小玄摸摸身上,似乎在寻找什么。

水若泪水又涌,嘤地一声扑回他怀里,两人再次粘作一团。

旁边的贺天鹏又惊又妒,忽然大声道:“你……你怎么没……这头灵鸾怎么啦?”

“你眼睛白长的?”小玄本就讨厌这家伙,更恼他此刻大呼小叫。

“它……它怎么死的?”贺天鹏把头都想痛了。

“怎么死的?还不是跟小圣爷爷我大战了三百余合,力竭而亡。”小玄随口胡诌。

“不可能!就凭你的修为,怎么可能战胜一头上千年的灵禽?”贺天鹏打死都不信他的话,但眼前所见,的确是一场大战后的痕迹。

“小圣爷修为深浅,岂是你能瞧得出来的!知道什么叫做真人不露相么?”

小玄见他着急,诌得更加起劲。

贺天鹏瞪着他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那你告诉我它怎么死的吧。”小玄悠哉游哉道。

“……”贺天鹏滞住,忽然瞧见巨鸾头顶上破了个大口子,心中一凛:“莫非这小子有什么极厉害的法宝?”

小玄见他盯着巨鸾的尸体,心头一动,急忙过去,悄启如意囊,念动真言,瞬将巨尸收了进去。

“你……你做什么?”贺天鹏叫道。

“这头鸟儿是我打死的,死后当然该归我。”

根据常识,这种寿达千年的灵禽必定全身是无上之宝,小玄素喜创制新物,正需要这样的东西做材料,忽然意识到自己发了笔大大的横财,心中一阵激动。

贺天鹏面上阵青阵白,突又大声道:“太碧乃巨竹谷之灵,是这谷中亿万宝瓶竹之祖,而这七焰碧鸾就是太碧的守护神禽,你竟敢把它杀了,倘若给谷里边的人知晓,还不将你大卸八块!”

水若一听,登时紧张起来,道:“小玄也不是故意的呀……那我们快离开这里。”

“可是竹子还没到手呢。”小玄道。

贺天鹏面色阴晴不定,想了一会方道:“既然来了,岂能功亏一篑?我还是去讨竹子吧。你们先找个地方躲着,等我回来再出谷。”

水若道:“巨鸟给小玄打死了,你又是跟我们一起的,会不会有危险呀?”

贺天鹏见她为自己担心,不由一阵感动,道:“放心好啦,这谷中的少主人是我极好的朋友,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那你快去快回,我们在这里等你。”水若道。

贺天鹏道:“要是能求到竹子,便需等他们采伐,至少得傍晚才能回来,你们切莫着急,更不可随便乱跑……”他扫了小玄一眼,接着对水若道:“倘若有人再惹出什么事端,我又不在你身边,那可就不妙了。”

“不会啦,我一定看紧紧的。”水若道。

小玄垂着头,一副乖乖听话地模样。

贺天鹏望望四周,道:“往南两、三里便是玉带湾,这谷中的人不敢随便去,你们还是到那儿等我吧。”

“玉带湾?”水若一听,立时欢叫了起来,“太好啦!我娘说那儿是天地间最美丽的地方之一。”

贺天鹏道:“你们只在外围等着就好,千万不要靠近中间的太碧。”

水若点头应了。

贺天鹏离开后,水若同小玄便朝南边寻去,虽然竹林异常茂密,但有高耸入云的太碧在前指引,自然不会迷失方向。

少了个讨厌的人,小玄情绪高涨,一路兴高采烈地和水若说说笑笑,跟来的时候天差地别。

“你老实交代,那头巨鸟到底怎么死的?”水若忽然道。

小玄晓得她最清楚自己的斤两,心知瞒不过去,只好把早先发生的事情坦白一遍,当然隐去了自己认识其中的蝎子精那节。

水若听得满面诧讶,沉吟道:“这么奇怪哦……你猜他们会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捕杀那头大鸟?”

“猜不出。”小玄东张西望,周围的景色越来越美,此刻哪有心思猜谜。

“我说呢,凭你那点本事,怎么可能打得过那头千年灵禽。”水若脱口道。

小玄闻言站住,一脸忿忿不平,“你别老是小看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大吃一惊。”

水若这才觉察到他不高兴,斜睨笑道:“好啊,我等着,你可别说话不算数。”

“哼,我明白你的意思……”小玄有些受不了她的眼神,一头钻进了牛角尖,“你心里边定是认为我不会有出息是不是?一直都是这么认为是不是?”

“我觉得你啊……”女孩笑眯眯的。

“觉得什么?”小玄瞪着她。

“不是没有出息,而是……大傻瓜一个!”水若笑出声来。

小玄正愁没借口跟她亲近,怪叫一声猛扑了过去。

孰知水若早有防备,闪身一让,蝶儿般向前飞去。

小玄大呼小叫地在后边追赶,惊得竹林中许多小动物四下逃蹿。

他们嬉闹追逐,不知奔了多久多远,眼前倏地豁然开阔,原来已出了竹林,只见前方环着一湾碧水,水中有块陆地,上边绿茵如毯,其间耸立着一棵径达四、五丈,高逾百丈的奇巨竹子,枝繁叶密,浓荫森森,蔽盖了周围数十亩水面,最奇的是自它中部生出一道七彩光芒,弧空纵向远处,正是先前在高崖上看见的彩虹。

两人刹足立定,面上俱是震撼与迷醉。

“玉带湾……我们到玉带湾了!”水若欢叫了起来。

小玄顺着竹干朝上望去,仰得脖子都酸了,却还是没能看清楚太碧的最顶处,喃喃道:“不愧是十九灵脉之一,若是比高,就连我们逍遥峰上的梦巢都不如它哩……”

“果然如我娘说的,这儿的确是天地间最美丽的地方之一。”才听见水若轻轻叹息,碧色的清辉洒落在她脸上,染映得肤美如玉。

“明明是一棵竹子,怎么会发出彩虹呢?”小玄满腹疑惑道。

“要不它怎么能成为十九灵脉之一呢,既为神物,自然有它的非凡之处。”

水若觉得理所当然,她朝前奔去,跪在水边,又是一声欢呼,招手小玄,“快来呀。”

小玄走过去,见她手掬一捧清水,轻轻地捂在自己面上,长长吐出一口气儿,“好凉,凉到骨子里边去了。”

小玄眼珠子一转,居心叵测地诱惑道:“这么好的水,倘若能下去浸一浸,那一定美死了。”

水若心里馋极,更觉得身上热,用手朝自己脖子扇着风,咕哝道:“适才一路跑来,出了许多汗哩。”

“若是能洗个澡就好了……要不,我们下去游一会?”小玄心怀不轨地试探。

水若若有所思地瞧了瞧他。

小玄心里一阵发虚,脸上热了起来。

水若终于似给打动,点头道:“好吧,这么好的水,不下去泡一泡还真不甘心呢。”

小玄大喜,万料不到自己的奸计这么容易得逞,死忍着才没笑出声来,忽见女孩的目光从自己肩上掠过,满面俱是骇讶之色,颤声叫道:“那是什么?”

他吃了一惊,急忙回头,心中念如电转:“莫不是又来了什么恶禽怪兽?”

忽地丹田一震,真气尽闭,立时软软歪倒。

“男女有别,这里又无遮无拦,所以……只好委屈你一下啦。”水若笑嘻嘻地收回手儿,接道:“我先去洗,过会儿再来换你。”

“你……你……”小玄瞠目结舌地盯着她,呼呼地直喘粗气,电光石火间心里已骂了一万遍:“小狐狸。”

水若将他搬到一片浓荫下,轻拍着他的脸柔声道:“乖乖地躺会儿,我可能不会很久的。”说完,便轻哼着曲儿向水边去了。

小玄竖起耳朵,听见一阵似有所无的悉窣解衣声,接着水声轻响,然后便听见了水若叹息般的欢呼。

他转动眼珠去瞧,只可惜无论如何努力,都看不见水里的情形。

“呜……真可恶!我怎么老是着她的道儿?”小玄回想起在山上时的日子,粗粗算来,中这小狐狸的计已经不止一百次了。

耳中接连传来水若发出的各种古怪声音,似软呓似娇叹,只听得小玄心旌摇荡面红耳烫,满脑子胡思乱想起来。

“等会她上来解开禁制,不管她生不生气,我就这么一扑……”他欲火焚身地意淫着,可是女孩却似将他忘记了一般,久久不见过来。

“喂!好了没有?”小玄忍不住大叫。

水若竟没答应。

“该轮到我啦!”小玄大声抗议,却仍不闻水若的声音,他心里纳闷,猛然发觉,刚才听见的各种声响皆已无踪。

“这丫头跑去哪了?”他倏地担心起来:“贺天鹏说这谷中有许多灵禽异兽,不会出什么事吧?”

小玄愈想愈惊,急又大声呼叫,但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时间一点点流逝,他越来越着急,心焦火燎间,体内忽然似有什么东西开始悄悄涌动,截然不同熟悉的真气,他大感新奇,脑海灵光一闪,赶忙宁神静气去感应体内的变化。

渐渐的,小玄有点掌握了体内的东西,开始尝试着去控制驾御,倏地丹田一畅,真气涌动,周身已恢复了力气。

他亦无遐去想到底是怎么回事,爬起来就跑到水边寻着水若,一眼就瞧见了水若脱下来的衣裳,一件件好好地悬挂在一根竹枝上。

“衣服都在这里,说明她还没上来。”小玄望向水中的参天巨竹,忖道:“她不会是一时好奇,跑到太碧上去了吧?”当下顾不得贺天鹏的警告,折了几截竹枝扔到水面,然后使出陆地飞腾术纵到了太碧所在的小岛上。

他瞧瞧眼前的巨竹,思道:“何不上去瞧瞧?”飞身游上了太碧。

这登高一望,立时就有了收获,只见她正扶着一截飘浮水里的断竹闭目养神,身上一丝不挂,裸着嫩肩酥乳,肤光如玉。

“哗,这丫头脱得还真够彻底!”小玄把眼睁得大大的,不住地猛吞水口,尚嫌瞧得不够清楚,见一根长长的分枝正伸到水若的上方,于是蹑手蹑足地攀爬过去,果然如愿以偿,玉人身上一纤一毫俱入眼中。

水若毫无觉察给人偷窥,仍美滋滋地眯目养神,她原本就娇嫩的肌肤经水浸泡,此时更是晶莹剔透吹弹得破,到处散发着诱人水泽。

“原来她跑到这边来玩了,害得我担心了大半天!”他心中埋怨,但很快就给迅速燃起的欲火焚毁,替而代之的却是在欲望中悄生的邪念。

小玄忽然想起了什么,默念真言,从法囊里摸出一条色彩不住变幻的物事来,正是他纵身一跃采得的彩虹。

“这么大,应该够做几件衣裳了,留一半给夭夭吧。”他撕下半幅收回如意囊中,将真气注入彩虹,猛以一招“飞龙汲水”的鞭法甩了下去。

水若在水中眯目小憩,迷迷糊糊地正欲睡去,突听顶上传来一声口哨,登给惊得睡意全消,才抬起头,就觉腰间一紧,似给什么东西卷住,“哗啦”一声水响,整个人已给提出水面。

随着千万颗水珠散落,一具无比迷人的绝美胴体完全裸露在半空之中。

小玄发力一提,便如钓鱼般把女孩甩了上来,张臂将“美人鱼”紧紧抱在怀里,刹那软玉温香纷至沓来,水若惊得几欲晕厥,如同鱼儿落入了渔网,滑溜溜的身子男儿怀里拼命乱挣乱蹦。

小玄强横地死死压制,忽一下抱紧女孩的螓首,不由分说用唇罩住了樱口。

水若忽然掠见了一抹令她心悸的邪魅眼神,刹那呆住。

小玄从她腰里抽出彩虹的头来,一圈一匝地缠绕到她身上别的部位。

“你……怎么是你?你……你怎么……”水若这才瞧清楚了他,惊吓中又多了无限的羞讶。

“小狐狸!”小玄朝她坏坏地笑,“适才竟敢骗我哦……”

“坏蛋!”水若咬着唇儿呻吟,赤裸凉腻的肌肤贴着男儿散透出热力的衣服,绷紧的娇躯骤然酥软。

“现在么……”小玄低下头,垂睨着堆挤在胸前那两团搓酥滴粉的雪肉,忽尔笑容尽收,恶狠狠道:“瞧我怎么收拾你!”

【第三集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