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迷男 著
第三集 骷髅魔军
第一回 骷髅巨怪

一道道诡异的碧芒从对岸掠起,在夜空交织成张张妖艳的网,然后拖拽着长长的尾焰落到湖心小岛上,燃起无数朵如同鬼火的绿焰。

小玄渐渐松缓下来,浑身是汗通体欲融。

飞萝骤如从悬崖上坠落,呆了片刻方坐直起身,悻悻地用汗巾子擦脸拭发。

“师叔……我……我……”小玄嗫嚅道。

“你……你……你以后你别来闹我!”飞萝绷着脸,无从宣泄的情欲变成了满怀嗔恼。

小玄更加惶恐,失魂落魄地想:“原来有些事情太快了果然不妙……简直是大大的不妙!”

飞萝见了他那狼狈相,忍不住“噗哧”一笑,旋又绷起脸嗔道:“还愣在哪里做什么?穿衣服呀!害人精……”

这时亭子又微微震动,北面那个巨如高塔的可怖骷髅开始向岛心的阁楼进发。

小玄如梦惊醒,赶忙提裤束衣。

“等等。”飞萝道,忽然挪过身来,折叠起汗巾为他仔细揩拭。

“师叔……”小玄心头一酥,销魂中蓦地生出无边情意与感激,只想:“为这女人,日后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亦心甘情愿!”

“就想这么穿上吗?不怕捂出霉来么!”美人薄嗔着,盈盈水眸似恼似恨地瞪着他那条已经疲软的棒子。

小玄面上发烧,讷讷地想要为先前的窝囊表现解释,“适才我……我……”

谁知飞萝倏地纵身而起,掠到亭子西面,飞手按住了一根石栏杆顶端的夔首,刹那间,一道白光从夔首电般射出,距亭约四丈的地方突然亮起,只见一个背生骨翼的银甲骷髅从漆黑中现出,惨嘶着从空中疾旋坠落。

“是那些会飞的骷髅,我在地底见过的!”小玄大叫,急忙扎上腰带。

数道银光从夜空中闪现,夹着厉啸电射入亭。

两人腾挪避过,几支银矢深深地钉入了亭柱与石桌,尾翼犹剧颤未止。

小玄凝目望去,终于发现了十几个骨翼骷髅,手里皆抱着一张亮光闪闪的机括强弩,正边飞边瞄准亭子射击,怪叫道:“哇,过来了,好多呀!”

飞萝左驰右掠,玉手飞按向一个个夔首,操射出一束束离光迎击,哪得半点闲暇穿衣,不单松脱的束胸掉了,罗衫与中衣亦一齐滑落腰畔,羊脂似的上半截玉躯随着光芒闪耀不时乍现,胸前那对如瓜美乳更是惊心动魄地不住打圈晃荡。

小玄目瞪口呆,身上又开始燥热起来,眼角掠见掉在地上的紫绫束胸,心头一阵剧跳,遂俯身捡起偷偷塞入襟内,顿觉满怀腻香盈人熏起,不禁一阵神魂颠倒。

“愣什么?还不快帮忙!”美人忙得不可开交,忍不住大发娇嗔。

小玄赶紧奔到石栏杆前,以她教过的秘法操控那些夔首,激发出一束束离光还击,顿见眩目的白光满空交掠,终在十余下后,射中了一个逼近的骨翼骷髅,望着它兜头朝下坠落,只喜得哇哇大叫。

飞萝稍腾出手,却仍无暇穿衣,当即瞑目默念,身前忽然现出道道白气,流聚成晕朦朦的一大团,几乎遮住了整个婀娜身影。

这时,几只骨翼骷髅已逼得极近,不断有矢电掠入亭,险险射中两人,小玄手忙脚乱,操控的离光连连落空。

就在呼吸间,飞萝的法术已经完成,只听她娇声轻叱,随着丽目睁开,一个懒洋洋的魁梧巨人在半裸的美人身前立起,高逾一丈,通体湛蓝,仿如水晶雕琢而成,块块隆起的雄肌虬结盘错,正是那个在古兵营外大展神威的昆仑奴。

“差点忘了师叔有个这么厉害的怪物哩!”小玄掠见,心中登时一喜,不想一个骨翼骷髅已从高台下方冉冉升起,手中的强弩悄悄锁住了他的胸口……

“古勒普普!”飞萝娇吆一声。

昆仑奴倏地如电抢出,大半个身躯悬出了亭子,长臂一探,就叉住了那个瞄准小玄的骨翼骷髅,捏着它的脖子拖拽到跟前。

银光闪动,数支银矢激射入亭,一齐射中了昆仑怪奴,劲烈无比地钉入躯中数寸,但它却仿若未觉,两只大手几下撕扯,竟将那骷髅连躯带甲裂成数块。

小玄趁机反击,又用离光射中一只骨翼骷髅。

昆仑奴发狂似地将骷髅碎块掷向几只飞近的骨翼骷髅,力道之劲令它们纷纷躲避。

小玄压力大减,终能镇定下来瞄准,手法亦渐熟练,操控的离光开始连连命中敌人,又再射落了几个骨翼骷髅,爽得不住大呼小叫:“小妖们,有种再来呀!”

飞萝稍得闲暇,却遍寻不到掉落的紫绫束胸,急迫间只得拉上中衣,正要整束胸襟,突见南面又飞来一群骨翼骷髅,数目竟达三、四十个之多,急忙掠去南边的栏杆操控夔首迎击,朝小玄喊道:“鬼叫什么,这边啊!”

小玄转头望去,不禁吃了一惊,赶紧奔过去帮忙,无意间撇脸,猛然掠见美人跑出丝衣襟口的半只酥乳,心中轰地炸开,但觉诱惑绝伦,鼻血差点当即标出。

就在这惊艳间,他手上慢了一慢,几个骨翼骷髅立突近至三、四丈距离,强弩齐发,数道银光激射入亭,所幸目标都是体格惹眼的昆仑巨奴,一时险象环生。

飞萝觉察,不禁发怒,“还没瞧够么!”一手将乳塞回衣内,但无束胸缠裹,不一会又撩人万分地跑了出来。

小玄大慌,只好强摄心神,将视线硬生生地转移到那些可怖的骷髅身上去,在这种情形下,集中精神的确是件无比困难与痛苦的事情。

妖邪虽众,但两人有专克亡灵的离光相助,又有强悍无匹的昆仑奴在旁守护,不一会就稳住了局面,随着操控手法的熟练,命中率大大提升,骨翼骷髅开始一个接一个往下坠落,暴风骤雨的攻击渐渐变得稀疏。

飞萝终于得暇整束衣裳,虽在险境之中,但动作却异样的雍雅优美,举手投足无不散发出一种惊人的诱惑。

小玄干掉了最后一个骨翼骷髅,旋又心猿意马起来,眼角余光偷偷乜去,瞥见美人胸前尖起的两颗凸点,刹那一阵销魂,立时回味起适才在上面的恣肆与荒唐。

“我的束胸呢?”飞萝忽问,因为没有束胸的缠缚,她那过分耸硕的双峰令得襟口始终难以收拢。

“不知道啊,会不会是……是给风吹到台下去了?”小玄心中暗慌,装作帮忙寻找,却发现了一直放在石桌上那插着独蕾桃枝的青瓷瓶儿,赶紧悄悄收回如意囊中。

飞萝怀疑地盯了他一眼,烦恼地把罗衫塞入缠腰的束带,但如此一来,胸前那两颗撩人的凸点愈是尖突明显。

小玄怕她瞧出自己的心虚,背脸瞧向别处,目光掠出亭子,心头登时一紧,原来那巨如高塔的可怖骷髅在众妖的簇拥下,已经逼近了岛心的阁楼。

“这么大的家伙怎么对付?”他不禁为守在楼内的雪涵等人大为担忧,忽然道:“这里暂时不要紧了,我先过那边帮一下”。

飞萝没好气道:“慌个啥!你给我乖乖地待在这里,很快就有好戏瞧了”。

话音未落,场面已生剧变,只见在巨怪前方狂奔的数十个骷髅士兵倏地莫名其妙慢了下来,有的甚至一跤扑倒,情形怪异之极。

“啊!是大地之缚,它们撞上了那个上古禁制!”小玄欢声大叫。

这时,尚未反应过来的骷髅巨怪也踏入了大地之缚的范围,瞬息剧增的重量顿时将它一把拉倒,整个轰然坐地,响起一片细密的骨头折裂声。

黑暗中忽然闪现一条细细的笔直碧线,一个陷在禁制之中的双首骷髅立刻失去挣扎之力,胸前迅速蔓延出一片润郁的青碧,诡异地侵覆了周围的乌甲。

小玄兴奋又叫:“木母箭!二师姐出手哩”。

接下来碧光连闪,每一道掠过都令一个骷髅士兵彻底灭亡。在大地之缚的束缚下,剧增了数倍体重的每一个骷髅都显然无比笨拙,焉能抵挡得住名扬地界的木母神弓。

坐地的骷髅巨怪疯狂地挣扎起来,它身躯庞大,力气惊人,开始一点点挪动。

碧光渐渐朝它聚集,每一下都在它的巨躯之上侵蚀出一个碧色凹坑,但巨怪似乎无关痛痒,仍旧顽强地朝前挣爬,虽然趴着,高度就已超过了阁楼的二层。

“妈呀,这家伙比我儿子还要大上好几倍啊!”看着巨怪的离奇体型,小玄突然想起了给飞萝毁灭的无敌大将军来。

飞萝忽问:“梦棠有多少支箭?”

小玄道:“这个倒不用担心,二师姐的木母箭乃由太碧神木所生,她身上只带有一只由神木做成的箭壶,但只要有灵力激发,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产出箭矢……”他吸气接道:”但那魔物大得实在太不像话,木母箭好像也奈何不了它呀!“

飞萝面色微凝道:“木母神弓能克所有邪秽,如果时间足够,就一定能消灭这头巨怪,我只担心大地之缚困不了它多久。”

小玄极目眺望,见那巨怪乃由千万根人骨所组,内里塞夹着无数血淋淋的脏器,分明就是在地底见过的骷髅巨像,只不过现在已经“活”了。

他忽然冷汗直冒:“那地底甬道中约有十几具巨像,如果都是能‘活’的,那……那还得了!”

骷髅巨怪渐渐爬近了禁制的边缘,嶙峋的骨躯将地面犁出一道骇人的凹坑,许多蚀刻着符篆图案的石条已给碾碎,大地之缚的威力正在迅速减退。

碧光越来越疾,而且都集中向骷髅巨怪的头部,一个个碧色凹坑出现在它的面孔之上,一名骷髅术士突然中箭,倒头从巨怪的眼眶里栽落,在地面摔得粉碎。

就于此刻,骷髅巨怪的上半身终于爬出了大地之缚的范围,两条有如巨梁的粗臂猛一发力,整个脱出了大地的束缚,它摇摇晃晃地从地面站立起来,爆发出一声震人心魄的嗥嗷,踏着轰鸣的步伐再次扑向阁楼。

小玄功力稍弱,立给那声蕴含着威煞的咆哮震得魂魄俱动,心神一阵恍惚,口中叫道:“不好啦!我得去帮她们!”倏地一蹦而起,竟纵出亭子朝巨怪奔去。

飞萝大惊,一手捉了个空,急喊道:“傻了么?快给我回来!”但见男儿已跃下了石台,不禁连连跺足。

守在阁楼二层的李梦棠连续使用木母弓,灵力消耗极巨,娇喘吁吁地垂下了几乎与她等高的神弓,望着奔雷般冲过来的骷髅巨怪,心中不禁暗暗叫苦,一时犹豫要不要把守在底层大殿的雪涵唤上来增援。

这时底下一闪,突然有人冲向巨怪,李梦棠定睛瞧去,原来却是小玄,登给唬得花容失色,哪里还顾得肩酸臂软,急提神弓朝骷髅巨怪拼命射击。

小玄奔到骷髅巨怪七、八丈之距方才乍然惊醒,望着如山压至的魔怪,登时冷汗狂冒,心中叫道:“天呐!我在干什么?”当即转身就逃。

所幸骷髅巨怪并未注意他,依然猛扑阁楼。

小玄暗呼侥幸,忽又悬起心来:“看来二师姐的木母弓也奈何不了它,师父又正在大殿内运功驱邪,半点受不得干扰……啊,石亭的离光专克亡灵,更有飞萝师叔把守,何不将这怪物引到那边去?”

他主意一定,立时甩出袖中的八爪炎龙鞭,猛提离火真气,把鞭舞得火龙一般,追上刚刚从旁奔过的骷髅巨怪,朝它脚掌狠狠抽去,登见一溜火光爆起,在黑夜里格外惹眼。

骷髅巨怪刹足停步,有如高塔的身躯缓缓转了过来,在它眼眶内的五名骷髅术士几乎同时盯住了这个虎头拍蝇的家伙。

“小东西,有种的就跟圣爷爷斗啊!”小玄大呼小叫,在底下生猛无比地狂鞭骷髅巨怪的脚背。

几名骷髅术士默契地舞动手里的诡异法器,骷髅巨怪缓缓地提起了一只脚掌,悬上了高达七、八丈的空中……

小玄心头一紧,撒腿就逃。

骷髅巨怪一脚跺下。

小玄奔得极快,不想空中的巨足一下子就追上了自己,猛感大风从头顶刮来,压得呼吸几窒,大惊之下,死命朝前扑出,但听“砰”的巨响,整个人竟给剧颤的地面震得蹦了起来,随即有夹着无数沙石的劲风痛烈无比地抽打在身上。

他狼狈滚蹿,岂敢半点喘息停滞,爬起来就向飞萝所在的石亭狂掠。

骷髅巨怪仿如噩梦般从后面紧随追来,速度看似不快,但它身型超巨,轻描淡写地每跨一步,就是十几丈的距离。

小玄已将陆地腾飞术施展至极限,但依然无法摆脱追击,倒有几次险险就给跺成肉泥,脸上阵青阵白,心中不知所谓地乱嚷乱叫:“如果这次没事,我就一定再抱抱程水若!”

眼见快到石亭所在的高台,情势却越来越凶险,骷髅巨怪蓦又发出一声蕴着威煞的长嗷,小玄真气骤岔,奔速立减。

骷髅巨怪倾躯抡臂,拳头仿如天外流星般砸至。

小玄浑身俱僵,心中一阵绝望:“完了!这下再也抱不到水若啦……”

电光石火间,夜空突然一亮,只见一束白光电般射入骷髅巨怪的右边眼眶,登时有一名骷髅术士惨嘶着坠落下来,巨怪的拳头顿时偏歪,将旁边一座较矮小的石台砸去了半边,掀起满天尘土。

小玄只觉身上一紧,已给什么夹住,整个人腾云驾雾般向上升去,但见满空白光闪掠,纵横交错地电射向骷髅巨怪,在它脸上身上挖蚀出一个个深坑。

骷髅巨怪怒似地不断发出咆哮,张牙摆爪扑向发射白光的高台。

升势倏止,小玄猛给重重地掼在地上,他晕头转向地怒道:“不会轻点啊!

我……”旋即想起这样对待救命恩人可是大大不敬,忙把后边的话硬生生截住,定睛瞧去,不禁张口结舌,原来救他的竟是那只通体湛蓝的昆仑奴,心中感激蓦涌,脱口叫道:”大……大叔……恩公……小子谢谢您啦!“

“还是谢我好啦,没有我的命令,它谁都不会救。”飞萝婀娜动人的身影在石栏前不住变幻移掠,两手正飞快地操控着栏杆顶上的一排夔首,朝疯狂扑来的骷髅巨怪发射出一束束眩目的离光。

小玄一蹦而起,奔到飞萝身边,心情激荡之下抱住美人就是狠狠一吻。

飞萝轻吟一声,亦不挣拒,只咬着朱唇道:“倘若给那怪物冲过来,这回谁都救不了你了。”

小玄惊觉,赶忙扑到石栏之前,同她一道操控离光向骷髅巨怪拼命射击。

“别乱射,这怪物八九是由它眼眶内那几个骷髅术士操控的,我们只瞄它的眼睛打!”旁边的飞萝喝道。她乃玄教教主重元子的关门弟子,御甲术及机关术已修至非凡境界,一下子就找出了骷髅巨怪的要害。

小玄心底早已对她服服贴贴的,当即依言只朝骷髅巨怪的眼眶发射离光。

在密集的光束中,很快又有一名骷髅术士给射中,惨号着扑倒在巨怪的眼眶内,骷髅巨怪开始蹒跚起来,虽然已距高台很近,却无法做出有效的攻击。

“那几个骷髅术士果然是关键!”小玄手舞足蹈地大叫,丝毫不吝灵力地急剧消耗,把离光射得满空飞耀。

余下的三名骷髅术士倏将手里的法器舞得飞快,骷髅巨怪身躯一沉,凝肩猛地朝高台撞来,带起的劲风刮得周围树木齐朝一边歪斜,声势无比骇人。

飞萝与小玄面色微变,急放离光阻击,随着距离的迅速拉近,终于又干掉了两名骷髅术士,但最后一名骷髅术士狡猾地缩在巨怪的眼眶边上,躲避开直射的离光,依然操控着排山倒海的一撞。

小玄见势不好,大叫道:“快走!”

岂料飞萝却仿若未闻,只冷冷地盯着前边急剧放大的狰狞眼眶。

“再不逃就来不及了!”小玄大急,上前就要拉她。

飞萝终于动了,却是雍容优雅地从鬓上拔下一根莹光流荡的紫钗……

“又是这小东西!”小玄心头蓦动,已见一道闪灼紫电掠向天际,倏尔匪夷所思地一折,斜斜贯入了骷髅巨怪的眼眶。

正躲缩在眼眶角落里抡舞着法器的骷髅术士倏地僵住,姿势只保持了短短的一瞬,便如落地瓷器般摔得个粉碎。

完全失去控制的骷髅巨怪登时失去了准头,但一条臂膀仍然甩到了高台,竟把石亭掀去了一角。

小玄奔回栏杆前,没命地朝骷髅巨怪射击。

余势未止的骷髅巨怪重重地撞上了右边的另一座高台,在铲去半座后终于停顿下来,破碎的骨骸纷落如雨。

小玄犹朝它的巨躯无休无止地射出一束束离光。

飞萝喝道:“它完了,别浪费灵力!”每激发一束离光都需耗费灵力,但于此刻,每一丝灵力与真气都显得无比宝贵。

小玄停下来时,方才发觉自己几乎虚脱,气喘如牛地庆幸:“幸好有这座能发离光的亭子,否则真不知道如何对付这个可怕的庞然大物了。”

“这么说,你还有功哩。”飞萝道,紫犀钗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她手里,这瞬发的无上法宝又一次显示了它的惊人威力。

“嗯?”小玄没反应过来。

“你不把它引过来,这亭子也发挥不了作用呀。”飞萝将钗插回鬓上。

“对呀!”小玄一拍大腿,头立刻大了起来,只觉自己先前的表现确英勇无比。

飞萝斜睨着他继道:“竟然跑去单挑这么吓人的大魔王,真是智勇双全胆色过人啊。”

小玄如饮醇酒,浑身一阵酥爽,忽然发现美人脸上似笑非笑,再细细咀嚼她的语调,不由有点心虚起来,见她接着低低地咕哝了一句,忙问:“什么?”

“傻得可以。”

“啥?”

“傻得可以!”飞萝瞪眼大声道。

小玄面红耳赤,方明她之前的话不过是在嘲讽自己。

“给人家吼一声就引出去,真不知九师姐怎会收一个定力这么差的徒儿!”

飞萝恼火道。

“下回我一定不这么冲动了。”小玄赶紧保证,忽然盯着某处目瞪口呆。

美人继续训斥,“哼,知道适才多危险么?幸好那怪物一开始没有注意你,不然的话……”

小玄指着前方结舌道:“天……天呐……又又来一个!”

飞萝转首望去,不禁吸了口凉气,原来湖面上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超巨身影,其上似有许多什么东西在蠕动,显然又是一个形如高塔的骷髅巨怪。

“果然都是活的……那么至少还有十几个啊……”小玄喃喃道。

巨影迅速朝湖心小岛移近,转眼已到了岸边。

“什么都是活的?”这回轮到飞萝莫名其妙。

小玄倏地蹦了起来,大叫道:“啊!不好!”

飞萝瞪着他。

“它……它上岸的地方就是石廊呀!”小玄面如白纸。

飞萝没好气道:“那又怎样?”

小玄惊慌道:“水若在那!水若一个人在那边呀!”

“喂喂,你不会又想乱来吧?”飞萝话未说完,已见小玄纵出了亭子,掠下高台没命地朝石廊奔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